第八章 聖土文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前方躺著一個大湖,湖水晶瑩清碧,在柔陽照射下閃閃生輝,秀麗的山巒迤邐湖畔,山岸林木參天,繁花似錦,湖面彷彿懸空天鏡,配上山林景色,妖嬈神秘。

    以百萬計前所未見,超乎我想像之外的奇禽異獸,群集在這個世外桃源,生機洋溢。這是星球上的無人地帶,墮落城墮落而不下流,嚴禁殺生。阿米佩斯人到這裡是要投入銀河人的舊夢中,享受從宇宙任何一個地方都沒法得到的銀河人獨有的生命感覺。我則像離鄉別井忘記歸家的遊子,於六千多萬年的外遊後重返故鄉。有好一會兒的光景,我真的以為自己在聖土的上空飛翔,當人醒夢碎的一刻,心中充滿椎心苦澀的哀傷。

    俱往矣!

    與我並肩飛行的比爾耳語道:「變身術是我們阿米佩斯人自得到銀河人的精氣,開始第一階段進化後興起的一種專門技術,曾流行一時,可是當進化在二百萬個宇宙年前踏入第八階段,這門技術因需求大減逐漸式微,更因其效果不彰而被人捨棄,這方面你該很清楚。」

    我清楚個屁,坦然道:「我對變身術從來不感興趣,你為何要特別解釋呢?」

    比兒耐著性子道:「我只是希望你明白,變身大師在我們的計劃中能起的決定性作用。對我們來說,透過分子的重新組合,稍有點功夫的都可以改變自己的形體外貌,但在變身術的角度看,那只屬量的改變,而非質的改變,既不能予別人新的感受,更須損耗能量去維持,毫不划算。不過一般的變身術事實上好不了多少,雖然能製造出一副新的軀殼,持恆永久,卻是表裡不一,真假分離,真身只能透過假身間接地去感受反應,猶如隔著一堵無形的障礙。」我記得大黑球的情況,經過四度變身改造,仍沒法享受阿米佩斯式的男女之歡,令他引以為平生大憾。

    雪花忽然從天空灑下來,由疏轉密,一忽兒我們陷身在白雪茫茫的天地裡。冰雪觸上肌膚,寒颼颼的,使我重溫逝去了不可挽回的感覺,聽著比爾對變身術的評析,尤感復魂串的了不起。

    比爾續道:「變身大師最近才在墮落城聲名崛起,他的技術已臻登峰造極的層次,將變身術的缺陷完全扭轉過來。經由他,真身可以直接投射轉化為另一副新軀殼,真假如一,最厲害是可以瞞過甜心的檢身器,變成另一個人,再沒有人可以看破你是鋒原。」我心忖如此變身大師等於活的複魂串,由此推之,變身大師該是極子級的高手,那墮落城的確是臥虎藏龍的地方。

    比爾見我沒有反應,還以為我懷疑他的話,鼓其如簧之舌來說服我,道:「變身大師之所以被尊為大師,是因他的投射轉化術亦可以應用在玩偶人的製造上。寶瓶一夜情人的玩意,其意念起自通天長老對銀河人精氣原性後遺症的研究,但要實現,還須變身大師的技術支援,才能成就大業,使他成為墮落城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為此聽說寶瓶要向變身大師獻上真身,哈哈!」我雖然對寶瓶的一夜情人沒半丁點興趣,卻對甚麼精氣原性後遣症感到好奇,因為與我們人類有關係,且涉及芙紀瑤,當然知道得愈多愈好,忍不住旁敲側擊的間道:「通天長老的理論有甚麼特異之處?」

    比爾欣然道:「通天長老指出,銀河人有一種與生俱來原始孤獨的感覺,我們吸取銀河人的精氣後,雖屢經演化,這種基本的感覺仍是揮之不去。情人正是寮治此症的聖藥,可舒緩那種伴隨銀河人精氣而來又永遠無法全然解脫的寂寞,故生意長做長有。你鋒原正是此道的愛好者,該比任何人更明白通天長老的情人理論。」

    我記起在芙紀瑤的隆達美亞殿水池內銀河先祖的塑像,當時我猛然驚醒自己正是這個被滅絕種族的遺孤,那種失去了一切的孤獨和悲哀。直至遇上芙紀瑤,我方找到宇宙內的唯一解藥,對通天長老自然有另一番深刻的體會。有機會定要找個有智慧的人詳談,聽聽從另一個角度對人類的分析看法。

    比爾強調變身大師的作用,或許是因先前太輕易就說服我,因而怕我不是全心全意與他合作。事實上憑他的身手,要護送鋒原逃出墮落城,該是可以辦得到的。

    但從他這般謹慎行事,可猜到與比爾競相爭奪鋒原者,不乏高手,尤顯得事不尋常。涅尼迦南究竟是甚麼東西呢?會不會與鋒原的定情珠扯上關係?若我找到采采,或可知道大概。

    比爾又道:「沒有人能預測下一刻會有甚麼變化,所以我們必須有應變的計畫。」我道:「你有甚麼好主意?」比爾沉吟片晌,道:「如果遇上事故,你甚麼都不用理,只須發揮你之所長,全力遁逃。我脫身後,會到天堂島居號三0八八來與你會合。它的門鎖已給我做了手腳,你出入沒有問題。記著,不要觸犯墮落城的戒規,如開罪甜心,唯一的生路將是殺出墮落城,那是最不智的行為。」比爾如真的是我猜測的那個生物,怎會怕開罪甜心?他怕的該是另有其人。有甚麼人能令比爾顧忌呢?確實煞費思量。

    前方出現一個奇異的建築,繞山而建,其狀如環,金光閃爍,體積龐大,遠看宛如套在山形手指上的金指環。而事實上此建築物正以金指環命名,內藏各式娛樂場所,可容五萬訪客。

    比爾加速朝金指環飛去。

    金指環是個擁有十個表演台、三十個大廳、六十個貴賓室,幾可說是集古銀河音樂文化大全的超大場所,從小型樂隊到大型交響樂團,從個別舞者到數十人組成的歌舞團,應有盡有,任君選擇。入場費半個能元,頗不便宜,但任飲任食,且無限量地供應各式有刺激神經作用的菸草。不論大場小場,均是煙霧瀰漫,充斥汗味、菸味。喝采聲和口哨聲混和在重金屬味道的樂聲裡,那種末日式的放浪和頹廢,活生生的見證墮落城的一切。

    表演者和招呼客人的侍應全為仿真度達百分之一百的生化電子合成人,且是以我們人類作仿擬對象。我見到他們,有點像見到同類,感覺既動人又悲哀,難以形容。

    我逐漸明白,阿米佩斯人追求的是早被我們捨棄了的古文化——聖土文化。

    所謂聖土文化,指的是人類成功殖民太陽系內第四顆行星火星前的歲月,被稱為銀河文化第一階段,以超光速的發現作時代劃分。在第二階段人類衝出太陽系,對銀河系其他星系進行探索和殖民,建立起接近數學性完美程度的跨星系社會,鄙棄舊有文化和宗教,以億計的人就如一個人似的生活,一切都被嚴格規範和限制。

    銀河文化史稱此為「極權時期」。

    第三階段由人類成功研發長生不老術開展,新人類於焉出現,靈魂學成為主流學術,極權統治逐漸崩潰,殖民星紛紛獨(空)立。因著各殖民星不同的地理特性和環境的影響,銀河人進入多元文化、百花競放的時代,但因異生爭,星系各大勢力展開為期近三十萬年的戰爭,那是最光輝的時代,也是最黑暗的時代。

    第三階段以「自由戰士」的全面勝利結束,開展第四階段的文化進程,星系以鬆散的聯邦制維繫,共尊人類發源地的地球為聖土。我就是在這個團結時代於聖土出生的人類,屬第五期的新人類,也是最後一期的新人類,活了不到十萬年便遇上滅絕的浩劫。

    聖土文化就像一個久遠至沒法有任何現實意義的夢,想不到在離開被毀滅了的聖土不知多少個宇宙光年的一個陌生星球上,我又體驗到人類早荒棄丫的文明。

    我首次生出重訪聖土的念頭。

    「叮!」比爾和我碰杯後,一飲而盡,道:「這叫啤酒,真是好東西。」我們選擇的是勁舞廳,在彩光閃爍、忽明忽暗裡,數百男女在舞池隨樂起舞,人人奇裝異服,舞姿千奇百怪,純粹的肌肉運動,每個人都進入歇斯底里的狂熱狀態,盡情發洩。一隊六人樂隊在池心的旋轉圓台起勁演奏,鼓樂震天,確有令人聞樂起舞的衝動。

    我們坐在角落的桌子,直至喝下啤酒,仍弄不清楚比爾為何要帶我到這裡來。

    入口的啤酒有點澀味,但冰涑令苦澀不但不難入口,還有爽口的感覺,大量的氣泡使我有飲進液態氣的豐饒和痛快,確實不錯。不由記起在哈兒星大黑球親手釀製的美酒,真的想念那個傢伙。

    我道:「希望你不是舞興大發吧!恕我沒有閒情奉陪。」比爾為對抗震耳欲聾的樂聲歌聲,俯前湊近道:「變身大師行蹤飄忽,要找他並不容易,而且他不像你般正式入境,是偷渡進來的黑戶,諸多顧忌,又不受甜心保護,不得不偷偷摸摸。幸好我熟悉他的脾性,曉得他每隔一段時間總會到金指環來,在這裡等待,比在任何地方更有機會碰上他。」變身大師竟是見不得人的黑戶,令我大感意外,我有的是耐性,等一萬個宇宙年也沒有問題,問題在我根本不想變身,目的只在比爾,隨口問道:「變身大師愛跳舞嗎?」比爾為表現出熟悉變身大師,言無不盡的道:「變身大師從不跳舞,卻愛上酒王釀的酒。酒王正是金指環的大老闆,只有在這裡才可喝到他特製的那種酒,是獨家的。」稍頓續道:「變身大師是個怪人,每次到金指環來,都是坐在一角默默喝悶酒,對其他事不聞不問,一副傷心人別有懷抱的樣子,他定有段不可告人的往事。

    唉!在漫長無止境的生命裡,誰沒有傷心的事?只是沒有人像他那般看不開。」我心中一動,道:「他愛喝的酒有沒有名堂?」

    比爾不以為意的答道:「當然是酒王最拿手的白蘭地。」我失聲道:「甚麼?」比爾大訝。

    異象出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