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巧遇雙邪 緣獲豔侶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衡山東北方,人煙絕跡的深山蠻荒山區內,聳峰插天,峻嶺控峨,陡崖深澗,步步危機,若一失足,必將身陷萬劫不復的喪命險境中。

  有如被巨斧一劈兩片的陡峭岩壁,約有十丈餘黨,左側岩壁並無可行山道,但是由‘夜梟’引領的三人,皆在一些突岩.盤鬆.若穴.石隙之間縱躍.逐漸往高處躍升。

  居中的「白衣羅剎」白浩,滿心欣悅的隨著‘夜梟’之後縱躍,心中都想著,昨日竟途經自己久困十一年左右的落魂崖因此已心生此事辦妥之後.便要告別二人,舊地重遊一趟。

  突然眼尖的望見對面陡壁之上,長有十餘株小果樹.並且依稀見到了一些朱紅果子.似乎便是以前大花、二花曾根結自己吃的果子之一?

  倏然身形暴縱斜掠,遠離岩壁.區在蜂蕊他姬的脫口尖叫聲中,身形竟有如一支大鳥般的凌空盤旋,愈開愈高,井裡在開心的朗笑聲中疾瀉而下.衝向對面的岩壁。

  ‘夜梟’及‘蜂蕊仙姬’驚見‘白衣羅剎’竟無視下方數百丈深的陡崖,身形玄奧無論的在峽谷空際旋飛,不但不墜,反而逐漸沖升數文.爾後竟又電曳而下.衝向對面山壁,貼壁而立,不知在幹些什麼?

  如此險惡之地.他竟如同兒戲一般的大膽組出,而且身形玄奧的如同大鳥一彤盤旋開飛如此從未曾見識過的絕妙身法,當今江湖武林中尚有何人能施展得出?又有何人敢在如此險地大膽嘗試施展?他為何突然於冒危險施展?是示威?或是警告兩人莫想嘗試蒂險地暗害他?

  兩人證愕的呆立默望時……

  白浩又已玄妙的衝升旋飛,緩緩立於一塊突岩上,峽谷中強勁的陰風,吹得他衣衫拍科,恍如仙人欲乘風而去。

  如此飄逸調談的景像,頓令障蕊仙姬」芳心深處,突湧起一股莫名的心悸,一臉難以言喻的顏意充溢心胸,如癡如迷的叮望不眨……

  突然,白影疾閃而至,一支大手托著數粒小朱紅果子,伸至地面前,然而「蜂德仙姬卻依然癡迷得未曾動彈……

  ‘白衣羅利’白浩見狀,以為她不喜食用因此微微一笑,便將衣袖內三十餘粒朱紅果子,緩緩盛入懷內的那隻扁五盒內並且疑說道:咦?你們……你們怎麼不走了。

  突然驚醒的兩人,俱都自覺失態的立時又續往前行……

  ‘夜梟’內心卻沉思著:「哼!你這臭小子?莫想時時傳功嚇老夫,縱然你有天大本事.但只要進入老夫藏珍秘室,哼……」

  而「蜂蕊仙姬」則是沉思著:「他好高深的武功……心計也深沉得令人心畏,不過方才他……我從示曾見過如此的男人?如果早在十多年前,該多好……」

  三人各有心思的默默縱躍,未幾,已登臨陡崖之上,竟是一座峻嶺之巔,來處之方的插天「天都峰」依性清晰可見,南方遠處蓮花峰也在服內,此方雲海中中,尚可見到數座峰影,西面則是一座雖不高坦寬闊的矮峰遮擋了視線.看不見遠方是何景象?

  ‘夜梟’待兩人體歇一會兒後,續又往西下嶺,不到三十支.已行至一片校岩雜亂的石筍林內,並且已接近那座矮峰不到百丈之距了。

  「白老弟,老夫的藏珍祕地就在那山峰峰腳之內、再有片刻便可到達了。」哈哈哈……你這秘地可算隱秘哪?不明之人.怎麼可能思刻海竟然會在深山之中藏珍?」

  ‘夜梟’聞言頓時脫口說道:「這可是老夫在一片遠古竹簡上得知。前來探滾而得的一處秘地,可惜另有數片竹簡已然腐朽很難辨圖形呢?所以老夫……喔……

  快走吧。

  ‘夜梟’自知失言。倏然頓口後迅疾前病隨後的兩兒只見他驚至峰腳一處岩壁時,突蜒抗轉消失。

  因此急迫而去時,已聽見一陣轟聲傳至……當折轉至一座巨石筍時,已見‘夜梟’笑立一處高有三十餘丈,底部內陷,上方突神的岩壁前,而岩壁上萬二十丈之處,有一個兩人多高的大洞並且依稀裡見一塊豐斜的岩塊.不間可知方方」夜泉」

  搶先族至時,已將不知在何處的機鈕開啟,打開暗門露出外人難知的洞道。

  ‘夜梟’略微揮手招呼,便暴然上縱.但衝開五大,勢已將盡時,突然伸手抓向了岩壁t一決突出的核岩.猛然施力斜升而上.如此兩次已翻入岩洞內了。

  啊?公子!奴家……奴家功力不足……

  「蜂蕊仙姬」自知無此功力,燕力翻上突伸出峰腳三丈餘且高有二十丈的岩洞內,因此慚愧五懊惱的說著。

  但是話聲方止,修黨腰身一緊,身軀已然緩緩上升.直上洞口處。

  功力高深.衝升而上時,需速度迅疾方能衝升更高,若是緩緩衝開,必然躍升不了多高使勢盡下墜,但「蜂蕊仙姬」卻見兩人身軀恍如輕羽一般的飄升而上、若無甲子之上的功力恐難達至?但「白衣羅剎」尚好抱自己施功,因此可見他的功力,至少高出甲子方有此能力。

  又畏又敬中「蜂葛仙姬」苦心中再度湧起一股悲傷,他有如此高的功加那麼自己豈不是再難脫出他的控制,將永遠成為他的待婢?除非是他死了或是自已隱匿不出、才有可能恢復自由之身了。

  但不論往後如何?如今定項籍他之力獲得」火鳳凰’內的隱秘。因此當兩人驚入洞內時‘蜂蕊仙姬’已低聲說道:「公子,您可要小心了,那孤老兒使壞。

  白浩原本並無疑人之心,但耳聞她所言,也忽然想起了馨妹妹及老哥哥之言,因此微微一笑.輕拍她背部表示知曉.然後率先行入洞內。

  其實此時‘夜梟’也只想先得知火鳳凰內的隱秘後,再啟動機關,除掉兩人,因此兩人毫無涉險之兆的進入洞道內。

  洞道內每隔三大便有一粒鴿蛋大小的明珠,嵌鑲在洞頂,因此使三人並行的洞道甚為明亮,清晰可見洞道連連折轉三次後,已到達了二十餘文內的一間大石室內,石室經由人工整修過.雖非光滑.但也平整。

  而且令兩人驚異的是整個石室竟然有如富商巨賈的大廳室.高約兩文,但黨深約有十丈左右的大石室內,四周壁上掛著十餘幅古畫,並有兩片石壁論深鑿的格櫥內,擺置著不少珍貴珠玉嵌鍵的珊樹、佛像及古玩。

  石室正中有一張難得一見的玉五圓桌及五張玉石圓凳,右側另有一張玉榻;圓玉桌凳後方另有一扇五折七片高有六尺的龍鳳雕花屏風,並且嵌有一些五顏六色的寶石花樹。玉屏風後方石壁,有一圓洞門,門內又是一間略小的石室,而石室四周皆是按鑿的石櫥格,並直擺置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珍玉、珠寶、飾物,以及不知盛有何物的大小金玉盒匣。

  另外尚有一面遍內,則直有十餘種一色雲自的工製樂器,整個秘室內奇珍、異寶的價值,雖不見得能富可敵國,但價值連城則是毫不諱言了。

  此時「皮條神色警戒的由內室櫥格內,取出一尊以整塊大紅寶石所雕鑿,高有七寸,細頸夫首,兩翼伸展欲振.長屬斜揚的鳳凰,通體晶瑩,閃爍紅光,雕工精緻,紋路細膩,果然一見便知價值不菲。

  而此時的蜂蕊他姬美目大睜.盯望著「夜來「手中的」火鳳凰半晌才驚喜叫道:

  「是……是……果然是師門遺失的‘火鳳凰’!天……我終於找到了師門遺失的‘火鳳凰’……泣……泣……」

  ‘夜梟’眼見」蜂蕊仙姬」的神色及驚喜叫聲,內心冷笑中並未停步行出屏風外,三人分坐圓玉泉周後,才將「火鳳凰放置渠上。

  此時「蜂蕊仙姬」未持兩人開口已顫抖雙手撫摸著「火鳳凰」並圍四聲說道:

  「唉……公子,邱老兒,其實此尊‘火鳳凰’原本便屆賤妾師門之物,事發因由,追溯至兩百餘年前的玄姹門’當時門中因異變而引起一次激烈火護.因而造成了玄姹門」的分裂.從此師門重寶火鳳凰’便在混亂中不知去向?雙方久尋不得後.便爭論不休,但也達成了協議,只要一方尋獲師門至寶火鳳凰’,另一方便無異議尊奉為門主.然而歷經兩百餘年,石落沉海,毫無火鳳凰’的蹤跡,武林歌謠中的‘蛇蜂兩不見’乃是戲妾及美人妾’牟倩站.而她則是本門另一方的同門臨姊,只因‘火鳳凰’之故.一相遇使計鋒相對,怒目相向,但外人不明就理,和以為我倆皆屬建毒之八,常為了比鬥表功及爭風吃醋而不合,但卻不知我倆同出一門,所習相同,只有兩百餘年中,各自改進所習略有分歧而已。

  ‘白衣羅利’白浩聞言倒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

  但‘夜梟’邱常坤至此才知曉,其中不為人知的隱秘,但所求不在此,於是急聲問道;「哦……如此說來?此尊‘火鳳凰’之上隱含貴門的隱秘,所以……」沒錯。「蜂蕊他姬」額首輕嘆一聲後,續又說道:邱老地.其實本門初創之時.男女皆有,但爾後只收女徒了,原因在於本門內功心法只適合女子習練,而男子則無進展.然而本門內功心法中的精粹.不知從哪一代便已失傳?但‘火鳳凰之上便存有某代祖師所著全篇心法,因此便成為本門極欲尋獲的宗旨遺命!

  說到此處時「蜂蕊仙姬」不知撥弄何處?已將‘火鳳凰’右足扭下,並從內裡掏出一捲落皮,展開之後.果然是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右端六字略大,乃是‘玄姹歸陽神功。’

  ‘夜梟’邱常坤聞言頓時懊惱的嚷道:「嗨……原來是貴門吸陰補陰的內功心法呀?那對男子有何益處?唉……老大可要吃虧了。

  「白衣羅剎」白浩此時也已笑說道:「原來‘火鳳凰」乃是梅仙姬師門之物如此看來,實應歸還她才是.不過奇怪的是這將心法怎麼會是‘玄姹歸陽’?是何意思?

  而此時‘夜梟’似乎也發覺有些怪異?但卻不動聲色的笑說道:「說得也是,梅仙姬若早說出內情,說不定老夫早就將‘火鳳凰交給了仙姬.現在,幄……對了,白老弟.你目坐坐,老夫尚有一物想請兩位細觀,然後看有否不解的怪異之處」

  「哦?請便……」

  「蜂蕊仙姬」此時興奮無比的全神貫注,細閱羊皮薄捲。而「白衣羅剎」白浩毫無心機,因此兩人皆穩坐圓玉桌旁未動。

  修然,兩人座處驟然下沉蜂蕊仙姬驚呼一聲.尚未及起身.身軀已跨同桌椅.同時往下迅疾墜落.並已另有一片石塊迅疾墜落密合。

  而此時也已聽見上方‘夜梟’的得意狂笑聲響起,然後倏又聽‘夜梟’的狂笑聲驟然頓上,且驚駭尖叫道:「你……你怎麼脫身的?老夫跟你拚了……」

  哼!本少爺原本並未想到你不安好心,但方才上桌剛一抖動,本少爺區已知不妙的疾縱兩起,剛好搭扶住邊緣石板.並且在這張玉床尚未曾下落密合時便斜竄至那王榻地如此便未曾遼你謀害,囚禁下方凶險之處了;老鬼,你就納命吧。隨同桌椅墜落陷歐內的蜂蕊仙姬內心駐然驚慌中,只見上方已然閉合,再無聲音傳至,雖然乞望」白衣羅剎」儘速殺了‘夜梟’救自己出去.但也本能的急忙縱至圓玉泉上,聚功護身。

  別黑無光的空際,充溢著腥臭無比的異味.頓知不妙.因此迅疾取出行道江湖必備的火把子,隨手一抖霎時火光閃爍,逐漸盛旺,力使處身之地依稀可兒啊……蛇……好多蛇……天哪……救命哪……放我出去……」

  「蜂蕊仙姬」藉著火光望見地面上滿佈著仰首鑽遊的毒蛇,頓時嚇得她寒毛聳立,尖叫連連。

  在火光照耀下,只見處身之地乃是一個約有兩大寬窄的小洞穴,突核不平的岩地上,為數難以估計的大小毒蛇。在不少骨髓中遊審,並且已有不少毒蛇淤竄至桌旁,昂首仰吐紅信,尚幸玉桌離地有兩尺多高,大小毒蛇尚未能竄至五桌上,暫時無礙。

  女子天性便畏懼蟲蛇之物,但「蜂蕊燦娘總算是在好較凶險的江湖中,打滾了十餘年,遭遇過不少生死一線間的凶險,因此雖然額畏,但也隨即冷靜的楊撤出一片花香毒粉。

  霎時只見滿地鑽動的毒蛇,開始纏繞扭動,其而有些競相互噬咬,自相殘殺,並已腥臭之味也波花香掩消。

  然而卻有些毒蛇不但未曾中毒垂危,甚而凶性大發的開始疾審白玉泉。‘蜂蕊仙姬’心驚中,忙又撤出另兩種毒粉,終於將滿地毒蛇全然毒斃,這才放心的盤坐桌上,伍望四周。

  就在此時.玉桌突然抖動,接而開始緩緩上升,若心驚喜仰首上望時.那塊壓封岩地也緩緩上升.由縫隙中射入了亮光。

  喂!‘蜂蕊仙姬’你還好吧?

  恍如天音般的聲音傳入了耳內,頓使‘蜂蕊仙姬’激動的興奮歡叫道:「公子……

  公子……妾無恙,只是這下面有好多毒蛇,但是已被賤妾毒斃了。」

  玉桌及上方岩去同時緩緩上升,待升至一半時‘蜂蕊仙姬’已迫不及待的縱上地面激動的撲摟向滿面笑意的‘白衣羅剎’欣喜叫道:「公子!若非你救賤妾,否則賤妾將與那些骨髓一樣睏死了……公子,那邱賊子呢?」

  「哦?邱老兒已被我抓斃了,我方才機警的縱離之後,巴望見他站立在一幅畫之前,因此怒殺他之後,便至他方才站立之處搜尋,果然在那幅畫之後,看到*一個小方穴內有一支鐵把柄.嘗試拉推後,果然見那張由上方墜落的歪風又緩緩上升了。

  「玉床?您說方才壓封在地穴上的岩塊是玉床?」

  「嗯,沒錯.頂上岩壁由四支鐵柱.緊扣吊垂而下.落在原先之處,而石板上則是一張灰紋玉床,但無被褥。」

  ‘蜂蕊仙姬’聞言,頓時好奇的依言行至一幅福祿壽三星圖前。

  掀開掛圖.果見一個尺條方穴內的鐵柄呈現眼前,扳動後便見頂上岩壁驟然墜下一片一大見方的厚岩板.四支科如手臂的鐵柱,將厚石板穩穩的垂墜平貼在玉桌下落的古洞上,而厚石板上甚為光滑,一張灰白相間的玉石大床已呈現石室之中.使得客堂之貌竟變換後了臥室之狀。

  「臆?太妙了……」

  「嗨!你別高興了,方才進來的洞道已被一塊厚重巨石封死了我倆一樣會被困死在此地呢?

  「啊?什麼……」

  ‘蜂蕊仙姬’聞言大吃一驚.疾掠向洞道之處,果然眼見洞道之處,已被一巨石窯村任、而且玉屏風後的圓潤門也是一樣,兩人竟被困在石室電無路可出了。

  芳心大急的孩至玉榻旁的「夜梟」身處,只見他雙目驚睜,左胸口及頭頂皆有五個血水溢出,已然乾涸的傷勢,一看便知是正風很插而人造成的致命傷處。

  此時已頗不得「夜梟」的死因了,急忙在他的身L翻找.恆久久是無所得,於是悲急的望向了「白衣羅剎」卻見他毫不心焦的在一片石壁前仔細摸索。

  ‘蜂蕊仙姬’見狀,頓時慚愧的也開始平心靜氣的各處搜尋著,未幾,便發現了玉榻之旁的岩區問,有一處異洋石山’非目也尋到了一處小太大,終全打開了一片石板,內生竟是一個賭棍?除了有一個石油內若有岩壁間的滲水外,另有兩層石路內放置著一些乾糧、麵饃。

  咯咯咯……大好了,公於您看.這兒有不少於糧及食水,短期間不怕飢渴而亡了呢。」

  「白衣羅剎」白浩聞聲疾掠而至,略一張望便笑說道:「嗤……比我幼時遇險時好多了,如此便可安心的慢慢尋找機關把手了、‘蜂蕊仙姬’眼見暫無性命之危.因此芳心大黨,且心生異謀的湧現出一股心蕩的媚色膩聲說道:「公子!方才戲妾被突如其來的異變,嚇得心兒亂跳,到現在尚未曾平復呢。因此聯妾想先行功調息一番、公子想……」

  哦……好吧,你自己行切調息,我再尋找著看。

  「蜂蕊仙姬」眼見它在羅利不疑有他的行往石壁處細見於是急忙盤膠坐在玉榻上,細思方才細閱過的師門「玄姹歸陽神功心法」後.便開始依心法提氣行切,循行真氣,欲將師門神功習練貫通。

  約莫半個多時辰後,‘蜂蕊仙姬’滿面疑惑不解的息功回神,美目張開後,竟只「白衣羅利正斜靠石壁.將一粒粒的朱紅果子投入口內吃食,一雙星目竟盯望著自己不眨。

  「咦,公子您……您可曾尋到機關把柄?」」嗯,找到玉屏風後的洞門機鈕,密封圓洞門的厚岩,已縮入左側巖隙內了,對了,你方才在練「玄姹歸陽神功心法?但卻真氣槍行不暢,未能貫通是嗎?」

  「蜂蕊仙姬」聞言一驚,驚惶的盯望著他時,又聽他解釋道:「方才我見你原本氣機順暢.鼻息平穩,但未幾便具息急促,時緩時急,而且面上也浮現出痛苦之色,因此已知你無法將初獲的心法.融入原本所習心法之中.才有此現象.此乃我曾有過的異狀,因此一望便知,但也由此可知.你初獲的師門心法,卻與原本所習大為不同,實不知你師門心法怎會有此異狀?若是依我曾習有十餘種心法的經驗,應該是兩種不同的心法,才有此現象,所以……」

  ‘蜂蕊仙姬’初時也百思不解,當耳聞他所言.也回想起初習的師門心法,確實與原本所習大為不同,原本行經三陰脈為主.但現在卻要循行三陽脈為主,當然無法適應順暢了,而且最重要的一段口快中要驟提‘少兩腎經脈但新習心法卻要驟提「太陽膀眈經脈兩者完全相異.怎麼可能是師門失傳心法?

  思忖及此,內心中甚為懊惱失意,但又不知該如何是好?忽然聽他又笑說道:

  咦?你怎麼了一俄,我明白了,你且將心法給我看看,或許我能助你貫通兩種心法哦。

  ‘蜂蕊仙姬’聞言一驚.且暗思著「糟了他竟然意圖初獲的師門心法.怎麼辦?

  若不給他……罷了,先保命要緊,爾後再伺機取回吧。」

  然而白浩眼見她猶豫神色,頓時又笑道‘怎麼?你怕我不還你是嗎?放心吧,我看過之後只消嘗試習練之後便還你。然後再告訴你其中特異之處。

  ‘蜂蕊仙姬’聞言不知真假?但又不敢不從,於是便將懷內小皮卷結地觀看。

  在江湖武林中、各門各板或世家家門,皆各有獨特的內功心法.繳或有些大同小異,坦也絕不肯落入外人之手,有些甚而傳佳木傳乾,或是傳乾不傳徒,以免流於外人習練。

  白浩並無師門傳藝告誡.也不懂武林門規如何?只是好心求閱,欲以自身經驗.助她如何司統融匯,卻未曾想到有何不妥?

  伸手接過度捲,打開鋼望後,眼見其中大部價的循行心法,自己早已貫通順暢,毫無困難.但唯有其中一小段甚為奇怪?而是要在真氣循行至「太陽脈會陽穴’時.便驟然束氣.與相隔僅兩分的」少朋陰谷穴驟然提氣,然後真氣源衝而上。(如同現今所流行的提膽之術,但以真氣鯨吸。)

  它在羅剎白浩眼見之下心中好奇,兩條經脈並不相通.如此驟然提氣有何作用?

  內心好奇不解中,已意由心動氣隨意循,當驟然提氣之時一他不試還好,一試之下.胯間之物驟然然挺而起,並且頂端小洞湧起一股強勁吸力似欲將外間之氣吸入巨物內,頓時嚇得他急忙伸功不知為何會如此?

  其實莫說白浩了便是「蜂蕊仙妮」自己也不知曉師門的遠古正宗心法「玄姹歸陽神功原水便是男子專習盜來女子元陰真氣的鯨吸邪惡心法,不適女子日統。

  源自於「玄姹門遠祖本是男子,爾後收徒男女皆有亂論相交,直到數代之後,男徒漸少,女待增加,於是才研習出適合女子習領的吸陽朴明心法,但僅有原心法的三成功效,至於「玄姹歸陽心法便密封於火鳳凰內。

  因此之故,使得直姹門」已成為女子為主、男子為副,終於引發一場內鬨分裂.從此「火鳳凰」便失蹤了。

  不論來陰補陽,或吸陽杯陰,在江湖武林中,皆屆邪惡異端,因此不容於武林,也因此玄姹廳日漸衰敗,幾近無人.因此追尋師門失傳心法更為迫切而成為遺旨。

  然而數百年前之事.早已不明真正內情,故而蜂蕊仙姬」並不知師門原有正宗心法,乃是男子專習之功.無端浪費了十餘年的光陰,而未曾精習自身功力。

  若論武林中曾有的吸陽杯陰或採陰補陽之功,雖各有獨特之處,但其來由大致相同,皆為了盜取對方精元.圖和自縣,唯有雙修之士才注重陰陽互補,各蒙其和男女因體質的不同,因而大多各走三陽或三陰的異端,真氣強弱不說,其真氣可分為剛陽陰柔或陰陽合修等三類.但各走異端的剛陽或陰柔真氣,隨著真氣功力的增進,更使本質分歧各走極端。

  內功真氣各走極端後,便開始有弊病顯現而不利己身.功力愈高愈易顯現,甚易走火入魔或有任命之危,也就是孤陰不生,獨陽不長的玄奧涵理的延伸。

  為此.習有極端心法之人,也有了醒悟,坦是修正心法已緩不濟急,於是有了亟歌吸取異端精氣,以達平衡自身的需求。

  如有伴侶尚可雙修相濟而無礙,否則便只有盜取異端夏氣調和自身真氣,於是便有了如此邪功產生。

  而玄姹汀遠古心法,便是如此一種最為厲害的採陰補陽鯨吸邪功,只要一經施功,十之八九要將對方吸得元明洩盡而亡,除非對方功力甚高,可行功相抗,或可免於元陰大洩.洩盡而亡。

  此等秘聞莫說外人不知,便是遠傳至今的玄姹門門人也不知曉,當然也不知玄姹歸陽神功的功效為打了?

  因此,當自浩嘗試習練後.竟被突如其來的異狀,嚇得急忙收功?

  如果是」夜果有如此經歷.必然能悟解心法的作用為何?

  然而白浩卻是從不知男女情愛為何的童性青年,當然也不知一習便已貫通的心法,乃是殘害女子的邪門心法。

  正當他收功證思之際.倏然一股陰柔氣動筷拍向後背靈台穴」身軀遭致外力立生感應.真氣也已自動親往後背,抗拒即將臨體的勁氣。白浩身上所穿中農是件世間少有的天山冰蠶農,再加上內家真氣已有甲子之境,因此‘蜂蕊仙姬三十餘年左右的功力,哪能傷得了他?

  由港被陰柔氣勁擊得身軀一震即止,並無任何不適,但已神色不說的回首盯望。

  卻見‘蜂蕊仙姬’面色蒼白,神色駭然的顫身倒退.原本要開口叱責她,但是看到手中皮捲,頓時恍然大悟的冷哼說道:「哦……呼,小氣鬼,你這師門心法比我所學的心法差太多了,無可取之處.還給你便是了。」

  話聲一落,立時將慶捲拋給了‘蜂蕊仙姬’。

  但此時的她,卻是頗畏得不知他怒湧之後,將如何殘害自己?因此急援陵卷後,已媚限連拋的前行數步,將身軀緊貼他後背,吐氣如蘭.嬌聲喊語的在他的耳旁說道:「喲……公子!奴家已依章將師門心法給您過目了,公子您武功絕倫,自是看不上奴象師門膚淺的心法嘛。’

  ‘蜂蕊仙姬’此時有心要以僅有或許能佔上風的淫綢之功,扭轉困境.縱然不期望能令他臣服於自己,至少望能使他享盡豔福.而捨不得傷害自己,然後再伺機……

  因此.開始施展淫媚之功勾訴他了。

  「公子,奴家自從進入了此石室後.不知為何胸口慌亂怦然,久久無法平復?

  而且渾身發燙難受.分子您摸摸著.到現在還砰跳不止呢!」

  嬌哼膩語聲中,已伸手解開了胸襟衣衫,往下拉扯,立時露出了雪白柔滑的雙肩,以及飽滿圓挺.似欲進出胸圍的半個乳峰,並鉅扯住他手貼在雙峰之上扶動著。

  ‘白衣羅剎’白浩何曾見過如此異景?但卻未有一絲色急之狀.反而好奇的說道:「咦?你……你不怕我……不伯我羞辱你嗎?」

  白浩原只是想起馨妹妹曾說過,女子深受禮教約束,非親近如夫妻之八.絕不可能令外人,尤其是男人碰觸肌膚,因此奇怪她為何會拉著自己的手貼在她的胸口?

  然而‘蜂蕊仙姬’聞言一驚,以為他語帶雙關的表明,並不在意自己的淫媚功夫,或許有可能使自己的淫媚之功無效,反遭羞辱而退?

  但是如今唯有憑持自己獨有的建媚立功,或有可能反敗為勝,怎麼可能不戰而退?永遠臣服在他魔掌之下?因此聞言後,不但不退縮,尚媚限連膘的伸手探問他胯間.目膩聲笑道:公子.奴家對您可是又故又愛.就算死在您虎威之下也……哦……

  好大?」

  ‘蜂蕊仙姬’乃是身經百戰的淫蕩女子,歷經過無數魁梧勇猛壯漢.認為他再厲害也強不過多少?除非他也曾習過什麼禦女之邪功,那就要看準的功力高強了?

  然而浪笑聲中倏令她大吃一驚,垂首組望,頓時神色又驚,又喜的恍悟,他為何有方才之言了。

  世間男子跨間之物大小粗長不一,並無標準,除了與體形有關外.再者便是天生異稟了。

  據醫經所載.男子胯間之物乃氣血、精元聚會之處,氣血盛旺則充然堅挺,反之則虛軟不舉.除非天生有異症而軟垂不堅。

  「鶴守神.龜守氣,鹿守精」神清氣足精則滿.而修真方土及道門丹主、則注重金丹之道.而金丹之術以凝神調息,蓄精還丹為修鏈之道,神清則益氣,氣足則精旺,便可延年益壽。

  白浩雖不曾修鍵方上月道.但在崖底十一年中.每口皆以靈果、靈芝為食,在年僅十二、三歲時,便已真氣旺盛,精力充沛.加之胡亂習練的眾多捲織冊殘書中.有些竟是邪門歪道的」九龍吸水’因精鎖陽以及一些殘破邪功禦女功。

  少年之期正是生長迅速的時光,再加上旺盛的精氣及所習異功因此使得他氣血旺盛,日日充脹,胯間之物便逐漸粗長,並區團十餘種內功混合為一後,更是在不知不覺中淬鍊著跨間之物.已然有常人兩倍之鉅,但自浩並不知曉有何不對?認為是年齡增長,體型漸高的自然高化。

  ‘蜂蕊仙姬’手中握著足有兩提出頭.堅挺如鐵棒的火燙巨物,芳心中七上八下的思忖著……

  「天哪……真看不出他覺天生導稟,有此巨物,若僅是祖長尚或無礙,怕只怕他習練過什麼禦女邪功?那麼自己豈不永無翻身之日了?後半輩子皆要目服於他魔掌下了……我不信?我不信他如此厲害……不試怎知真假?

  此時的白浩,尚不明白她為什麼要緊握著自己膀間之物?但是被她手掌緊握時,竟然有種莫名的舒靈感充溢全身,那種感覺從未曾遭遇過,也無從比擬,尤其在她手掌上下讀動時那種感覺更是激奮。

  突然見她檀口大張,竟將巨物圓如雞蛋的頂端含吞,且嘉吸舔吮得滋滋有聲,並且隨著身軀扭揉不止,身上的衣衫已逐漸滑墜,露出有如柔玉雕鑿而成的豐盈肌膚。

  一雙圓滾飽滿的雙峰不停的顫晃著.盈盈若握的蜂腰扭搖欲折,國深如桃的玉臀縫中,烏黑一片的麥草,竟被不知從何來的初液期在肌膚上,使得兩片微夾緊密的粉白,若隱若現。

  白浩又興奮,又好奇的睜望著她廚軀?終於忍不住的伸手撫向了回突的玉臀.模向了垂而不墜的雙峰,滑向了柔細的胸腹蜂腰。

  此時的‘蜂蕊仙姬’已然鼻息科喘哼聲連連,媚眼瞇張中突然挺身而起,修長的工腿微抬屈除一數滿淫露商垂中,胯間xxxx已頂在粗脹發亮的國物上,只聽暖味一聲,粗巨之物已然被吞入了大半。

  「啊……公子……你真好……」

  白浩只覺得從未曾經歷過的異狀中,胯間之物被濕潤濕稅的感覺緊緊束裹得甚為舒適.而且尚不斷的編纂夾嘆,使胯間之物源生起一股舒爽感覺傳布全身,因此興奮激情得使跨間之物更為克敵硬挺。

  ‘蜂蕊仙姬’當然也已感覺到體內的事物更為粗挺、充漲.頓時心驚得以為他已開始施展什麼異功了?因此毫不怠慢的開始施展淫媚之功。

  陣陣輕哼、呻吟、盪語、淫叫之聲,不停地由地口中自起,而國玉臀抬業扭都迅疾,夾、吸、蠕、嘉更為激烈,使得白浩又驚喜又興奮的享受著美妙滋味。

  ‘蜂蕊仙姬’施功三成,但眼見「白衣羅剎」不為所動的含笑靜躺著。因此便又增功至六成,勁疾蠕嘉實吸,但是逐漸增功時,不知他是毫無所覺或是早已知曉了竟未曾有何不說或敞止之意?於是貝肯輕咬朱唇,芳心一狠,立將功力提至十成,狂猛扭搖夾吸……

  「白衣羅剎」白浩只覺她玉臀挺坐,扭搖愈來愈還逐,而體內蠕策失吸之勁愈來愈強勁,陣陣舒路之題也愈來愈激烈,因此共奮激動得連連笑說道:「好……你……

  真好……不要停,愈快愈好……

  ‘蜂蕊仙姬’聞言心中一驚,但跨即放心區毫無醫忌的施展出全身木事,恍如狂濤級派的小兒激狂的擔播英動,而且愈來愈很薄的弟聲沒看不絕於耳……

  此時的白浩也不時的睜望兩人膀間,只見自己科長的事物,被那‘蜂蕊仙姬’不斷的誕坐吞沒,而且時時盡極而沒時,更為舒爽。因此也衝動的連連高挺臀部迎合,便可次次皆盡極而入,享受最舒英的快感。

  施展陰功吸取對方精元,原本對淫心大動之人員為有效,或對自制欠佳之人也可輕易達成,但若遇到也曾習繞過異功之八,皆有異心時,那就要視雙方的淫動深淺而定勝負了。

  但是不論對方是何等人?功力定力如何?卻都是以身軀最敏感之處短兵相見在扭搖裹吸之中了雙方皆會有舒爽的極清源開,身俱經功者.當然有其獨特的定神因精之術.只待對方精華洩出後,便可盡吸獲益,然而最怕對方功力,定力或淫功皆高出自己,那就有偷雞不著蝕把米的後果了。

  「白衣羅剎」白浩早已習有數種御女導功,但自己並不知曉,而且將十餘種心法融合為一時,每日調息行功中.自形而然的淬鍊胯問之物.因此已身俱全格不倒的異稟了。

  ‘蜂蕊仙姬’施功半個多時辰後,尚未能吸出由港元陽,但自身已是激爽之感湧罩全身.閘門浮動了,芳心驚意中急忙頓止,平息定氣……以免元陰洩出。

  ‘白衣羅剎’初嚐如此美妙滋味,逐漸對男女之間的奧妙,有了一層新的認知.並且沈悟此乃夫妻之間的美妙之事,坦是為何馨妹妹不曾與自己做這種事?反倒海仙姬與自己相處不到三比便對自己這麼好?讓自己享受如此美妙之事,莫非她也想當自己妻室才會不忌世俗?

  內心思忖中、已對她產生了好感、因此眼見她面頰霞紅,香汗做沁時,認為她大概累了?於是愛憐的柔聲笑道:「你累了吧!那由我來好了。」

  芳心一凜,尚未曾開口很擔時,修然身軀凌空而起,竟已位置互易的仰躺地面上,而白浩也已學她的動作,挺動長書勇猛鮭挺已探扭不止.而目主動的次次召根而沒,次次深頂陣心。

  ‘蜂蕊仙姬’心知已難停歇調息固止精關.只得提聚十成的玄姹神功以速待勞扭搖夾吸。

  然而不到片刻,竟被他疾如戰鼓,次次深項內裡敏感要害的粗長臣戈,頂刺得酥麻Z感逐漸湧升.而且提聚的玄姹神功’竟也被枉刺疾頂之勢,衝得其氣逐漸散消,再也難以平息固守了……

  ‘蜂蕊仙姬’自從拜師習藝之後,憑待著玄姹神功吸取了無數男子元陽,但至今尚未曾精關鬆動洩過元陰,如今被他勇猛如虎,長書如龍、狂風暴雨、疾加迅電.次次挺刺至底的狂驗抽挺下,已然是全縣鬆軟.鼻息粗喘,陣陣嬌哼呻吟,凝聲浪語.響不絕耳……

  倏然‘蜂蕊仙姬’螓首連晃.雙手連連亂撥亂抓,腰身弓挺而起,玉臀如磨盤般的狂扭搖挺,一陣狂洩而出……

  「白衣羅剎」被她如此激狂之態,驚得頓止挺動之勢!怔望著她……並且感覺到她體內激衝出一股液計,使得巨物浸泡得甚為舒爽。

  忍不住那種快感酥麻漸消的失落感,於是再度迅疾聳挺衝刺,頓時使得她高xdx潮尚未息止.便又再度被勾出難以忍受的激枉,已然難以自製的盪呼浪叫連連,不知身在何處了?

  白浩激奮得勁疾聳挺著,連連接近半個時辰後,只覺一陣心悸顫抖後,不自覺的更是扶猛兇狠,次次盡根而役.接而~股尿意源生.火級的元陽已突勁衝射而出。

  早已枉洩,四度神智迷茫,吃語呻吟,巨全身顫抖不止的」蜂蕊他妞突破少燙元陽激射深處敏感之處,委時被燙得渾身一顫美目大睜,四肢如八爪魚般的狂控緊夾他的身軀旅扭不止,終於又是一股精華傾瀉而出……

  「白衣羅剎」白浩雙手緊摟住吊掛縣姐上,全身因科不上.且偶或驚悸劇額,似已昏弦的「蜂蕊他她「默默的享受著方才洩的餘波快感,並且回思著方才那種有生以來,首遭的激狂美妙滋味。

  而此時五度失神色的「蜂離他姬’已是神魂飄飛,如臨太虛幻境之中,迷茫得如癡如醉,至今才知身為女入,竟能獲得如此美妙的繳任夢境?以往的時光真是虛瘦了……

  一個從不知男女歡樂為何的男子?及一個以往只知吸盜元四.但從未曾洩出元明的經藥女子,僅是初嚐妙果.回味無窮,竟然雙雙互摟,不捨分離的緩緩進入了夢鄉中……

  調息已畢的‘蜂蕊仙姬’只覺功力似平較以往精進,因此伍疑不解的沉思著?

  「咦……奇怪?自己不但未能吸得他元陽,反而狂洩五度,照理說,縱然元陰不虧,也應無功力增進之理?可是……莫非?啊……是了!他元陽洩出……莫非是他趁元陽洩出時,將部份界氣渡入了我的體內?這……可能嗎?像他如此奸狡殘酷之人,豈會自損功力?」

  然而‘蜂蕊仙姬’萬萬沒有想到白衣羅剎只是被動的與她享樂雲雨之歡,更未曾刻意渡錢功力,便連「白衣羅剎」也沒有想到因十一年中皆以靈果、靈芝為食,不但已是百表不侵,甚而全身肌肉血脈中,無處不充溢著未曾行功煉化的芝、果精氣,因此元田項洩而出後,其內也含有不少芝、果精氣。

  無心括柳柳成蔭‘蜂蕊仙姬’百思不解後?竟然自以為是的誤認為白衣羅剎」

  與自己建樂後,有了傳香藉玉之心,便暗渡真氣以補償自己元明虧損。似乎已對自己有了呵護之心?

  因此‘蜂蕊仙姬’半信半疑中?又想到方才那種魂飛大虛的妙境,頓時苦心顫悸的傳偎至他的懷內,喊聲說道:「公於您真好,奴家謝謝您的成全。’「白衣羅剎」白浩聞官一怔,不知他謝自己成全她什麼?但也未曾多想的只是伸手摟住她的蜂腰.笑說道:‘你謝我幹嘛?其實你比馨妹妹好多了,不擔累得香汗淋漓,巨讓我享受到如此的滋味,當然是我要謝謝你啦。

  ‘蜂蕊仙姬’雖不知他口中的馨妹妹是什麼人?但必定是他身邊的女人.可能是不懂淫媚之功的嫩貨,從未曾使他如此盡興過.所以當他方才也盡興洩出無陽後,心中高興使波給自己真氣了,由此可知自己無須枉費心機.盜吸他元陽,只要施展酒媚之功,令他舒爽……當然自己也可再度享受那種登仙滋味,然後他一高興,或許便又會波些真氣給自己了?

  ‘蜂蕊仙姬’思件及此,頓時全身一酥,渾身發燙得建歐再升.並區也想知曉自己的猜測是否屬實?於是便僑聲喊語地說道;公子,您喜歡奴家嗎?

  喜歡,當然喜歡,我有生以來還是初次如此歡暢,馨妹妹她從不曾如此過呢?

  ‘蜂蕊仙姬’聞言一喜,頓知已被自己料中一半.心知憑他的人品,相貌及武功必然會有許多女子圍繞身側,但皆無一人能討得了他的歡心,無能令他享受建歐,如果自己能仗持一身淫媚之功服待他,必可獲得他的愛憐依捨不去.到那時候必可從中……

  思忖及此.蜂藍仙吸立時媚眼含春.笑靨如花,赤裸的身軀已非始在他的林內扭揉,巨不停的碰觸他臘間之物.膩聲說道「公子……您……您天生異稟,雄威凜人,方才奴家差點被您……可是……奴家卻因此已臣跟您雄威之下,還想要您愛憐奴獲一人家又想要了嘛……」

  初嚐禁果的白浩,當然也種思那種滋味,希望能再度嘗試一番.因此被‘蜂蕊仙姬’略一挑逗,便已興致盎然的連連應允。

  於是在經驗老道的‘蜂蕊仙姬’有心施展中,兩人再度展開了一場激狂肉搏戰。

  此次‘蜂蕊仙姬’已是畏懼之心全消,也無須心存邪念,刻意施功.B須放寬心懷盡心服侍他,裡放心大膽的享受他那天生異真雄威,享受那種欲私欲死,魂飛大虛的美妙境界。

  沒有想到‘蜂蕊仙姬’放開心懷的迎納之後.心境與初時不同,毫無患得患失的顧慮,因此更能享受到無比的歡愉,不到兩刻便已洩出了首度無明。

  高xdx潮來褪,粗巨之物依然更猛如虎,疾刺如龍,因此使得了蜂蕊仙姬枉哼尖叫,落語連連.全身肌肉緊繃得難以自製,一次次的枉洩而出已然魂飛太虛。神智迷茫了……

  直到她連洩六度後.臉色蒼白,朱唇發紫,只有出氣,少有吸氣,全身顫抖不止,且時時痙攣劇顫,更國全身明涼似乎即將脫陰而亡?

  倏然—……道勁疾火燙的元陽,激射入體內穴深處,燙得她渾身劇戰。又再度枉洩而出後,才雙目驚睜清醒,情不自禁的挺身而起.緊接著他又抓、又咬,且淚水滂論的激情叫道:「公子……奴家愛死你了,您不要拋棄奴家.奴家願意為奴為婢的跟隨您身伴,水生不渝,只乞望您能……您能愛憐奴家!」

  元了再洩的白浩,又嚐到了相同的美妙滋味,在回味無窮中,竟恍如靈智大開,突然成長為大人一般.開始沉思著以往所遇見的女子神情.以及有夫妻名份的馨妹妹,她們時有秦霞橋噴模樣,似乎全因世俗禮教,男女之別的關係,而今日之事,似乎除了夫妻名份外,便以此為最重要了。

  應同夫妻之間的美妙之事,馨妹妹尚未與自己發生,但她卻毫不差法的與自己為之?」

  內心思緒逐漸擴增,也逐漸恍悟一些以往精橫無知之事.靈智一開,思緒更活絡了,也已了悟了一些以往好奇不解之事.因此甚為欣喜的緊摟著她。

  當耳聞她激情之言後,立時緊盯著她雙目正色說道:「你當真要跟我在一起而不悔?」

  ‘蜂蕊仙姬’自幼從師司藝,從未有過知心之人,況日出師之前,因某種原因而失貞於年齡大有近倍之人.從那時起更是增恨男人,因此每每盜取元陽時從不心軟,與數百男人皆建樂過,但從未曾如同今日一般.不但令她嘗盡了美妙的滋味,而日竟也使得她從未曾打開過的芳心,突然被他的容貌以及雄威填滿了,一縷情絲已將她緊緊束纏在他身上。

  雖然她已年過三旬,但初開的情絲卻是狂烈難收,將芳心全然奉獻寄託在他的身上.對年齡比自己小十歲以上的俊逸雄偉的人兒,有了難以割捨的柔情蜜意。

  內心中已然毫無一絲邪念,只有戀情.但不論是難以相配的畸戀,或是貪戀肉體上的淫欲,她確實已毫無一絲危害身側入地的邪念。

  因此一雙淚水盈眶的美目中,閃爍出柔情,毫無畏懼的迎望著他雙目幽幽地說道:「公子!奴家A……如今師門心願已供,因此……公子……奴家一定一改往昔的汙名,立誓誠心跟隨您身側.無怨無悔,公子!您會歧視奴象嗎?會賺奴家年齡……」

  「白衣羅剎」白浩怎曉得她在武林中的名聲如何?只知她對自己很好.因此並未細思有問不妥?便開心地笑道:「你以前如何找不在黨.只要你真心……我當然也願意和你在一起.至於年齡……你看起來也只比我大不了幾歲而已嘛?不認識你的人。怎麼會曉得你的確實年齡呢?」

  於是兩人在柔情蜜意中並不急著脫困,已然沉醉在美好的郎情妾意中,且頻頻享受著肌膚相觸所湧起的激情淫慾中。

  爾後‘蜂蕊仙姬’竟在掏心娓娓細語中說出了自身隱秘.井裡也已知曉了心愛人兒的身世及一切,這才驚異願託付一生的心愛人地,竟是一位純真無邪的有為青年。並非是江湖傳言中心狠手辣,奸較無比的人,否則嫉惡如仇的「天乞」莫間天,也不可能與他結為忘年之交了。

  至此‘蜂蕊仙姬’才知曉.自己與收貨俱是被先入為主的邪心所誤導而未曾祥思,未曾發覺出他的本世如何,便心駭顫畏.但事已至今,自己一顆心已全然奉獻給他了,又何須悔恨自怨?或許這也是自己一生中的轉折,才有此遭遇?

  在自慚含笑的膩聲撒嬌中「蜂蕊仙姬恍如回復到尚未曾出師之時的二八年華,一股含苞待放的心態表現無遺。

  但是事實卻是無法抹殺的,以往蜂德仙姬對江湖武林的批責評語,皆嗤之以鼻.毫無顧忌但如今知曉了心愛人兒的心性為人後已由內心而發的有了羞恥感.若自己跟隨在他的身邊,豈不是會遭人指指點點,毀敗了心愛太地的名聲?

  有情有義的情愛,使‘蜂蕊仙姬’的心境大為改變.因此已斷然正色的說道;「公子,奴家自知往著聲名狼藉,遭人鄙視,但奴家誠心歸順您,跟在您的身邊後恐將遭人蜚議。因此……因此奴家‘蜂蕊仙姬’的汙名便沉埋此間將以……公子!

  娘家本名梅迎雪,以後便以本名跟隨您身側,並且以巾蒙面,當您的侍婢。」

  「白衣羅剎」白浩聞言,頓時緊接她蜂腰笑說道「嗨……梅迎雪……好好聽的名字!那以後我就叫你雪姊姊好了,至於以巾蒙面……

  自棄名號的海迎雪,心知他並不嫌棄自己往昔的汙名,但自己卻不能不為愛郎著想,因此芳心激動中,已搶說道:「好公子!奴家知曉您並不嫌棄奴家,也不畏世俗之言。但奴家已立誓要拋棄以往活名,重新做人,因此名號易棄,僅容貌只能遮掩或是……易容後才能令人不識。」

  「白衣羅剎」白浩聞言後,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她,因此只得笑說道:「好吧,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才有此決定的,那就依你的心意決定吧。」

  「哦!公子您真好!」

  梅迎春聞言頓時若心激動,情不自禁的獻上了香吻,而且面上浮顯出少女般的嬌羞之態,令人有股愛憐的心意。

  兩人在情意纏綿中再度源升起兩情相悅,靈肉交融的歡樂時光。

  二日之後,兩人也終於尋到進出洞的機關暗柄,打開了密封的巨岩,並且也在出口的下方岩地中,找到了機柄,便可由外打開密封的岩壁,自由進出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