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圓門之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湯姆隆那丹城,人稱墮落城,位於湯姆隆那丹星系第三顆行星,也是星系裡最美麗和氣候溫和的星球,比聖土地球大上少許。

    若要用一句話準確的形容墮落星,那她就是一個超級火山的嫡親兒子。大火山矗立在占地表三分之一、星球上唯一大洲的核心處。在以億計的歲月前,大火山經過非常活躍的時期,千萬次的爆發,傾瀉出來的熔岩幾覆蓋了整片陸地,形成千奇百怪的地理環境、多采多姿的世界。

    除大火山外,陸上再無高山,有的是波浪般起伏的緩丘和低崗,散布著無數寬廣的谷地,坦蕩的湖盆窪地和草原。最動人的是以沉睡了的大火山山腰以上的積雪為源頭,傾流而下的八道大河,從不同方向橫過整片大陸,注滿所有湖溪,奔流出海。

    溫暖的氣候,四季宜人的變化,造就丁最佳的生態環境,陸地被奇木異花覆蓋。層林如染,競相爭豔,色彩繽紛悅目,依河、湖、溪疏密有致地分布,像聖土地球般,內藏各式各樣從優越的生態環境繁衍出來的生命。

    海洋和河湖同樣熱鬧,充盈生機,長滿水生植物和水生物,每個品種對我來說都是新品種,令我大開眼界,但又似曾相識。

    我隱隱感到這個迷人的星球出自某位候鳥母親的妙手,因太肖似候鳥的風格了!

    名聞宇宙,被阿米佩斯人視為燃燒生命的終極樂園的墮落城,就是天衣無縫地融入這個夢幻般美麗星球的各式獨(空)立建築組群。

    要明白墮落城的結構,須從飛行生物的角度去了解。以百萬計、規模不一的建築單元,沒有一個是相鄰緊靠的,它們以疏散的形式,分布在山上、水上水下、密林、谷地甚至你任何想得出來的位置。不同的形狀、色彩,巧妙的建築布局,令每個單元均與環境融合為一體,化為大自然的部分。像一個似蜂巢的單元,內裡有可容萬人的龐大空間,嵌在廣闊的原始森林間,彷如一個令人饞涎欲滴新鮮可愛的果實,由此可想像其他。

    不過據大黑球閒聊時提起有關墮落城的內部情況,墮落城絕不像她外表般和平美好。那是阿米佩斯人人欲橫流的地方,到這裡的阿米佩斯人會拋開一切顧忌,享受物欲的刺激,盡顯其人性的幽暗和光輝。

    這是個「能元至上」的地方,當人人不擇手段的爭取更大的「財富」,遂衍生出爭權奪利、聯群結黨、明爭暗鬥、欺凌弱小、偷搶拐騙等諸般惡行。

    墮落城是一個由大小勢力分割的、龍蛇雜處之地,每當勢力間達致鬆散的平衡,墮落城會出現歌舞昇平的局面,反之則是連場火併,不過那並不常見。

    現在究竟是怎樣的一番情況?我很快會知道。

    小飛船進入湯姆隆那丹城裡,立即被墮落城的管治中心、負責星球日常運作的智能系統發覺,登入小飛船的通訊儀,甜美的女聲在駕駛艙內響起道:「鋒原先生,歡迎重臨湯姆隆那丹城,請在藍海船坪降泊,進行入城的檢測。」鋒原的複魂串的確是件寶物,保證讓見慣寶物的大黑球心癢難耐,但不易應用,功力差點有物亦無所用。鋒原說來輕鬆,我卻花了不少時間,始能掌握其訣竅。

    復魂串由三個圓球組成,原本的數目肯定在三個之上,每複製一個軀殼,會用掉一個圓球,代表著宇宙某種頂尖製造肉身的技術,令我眼界大開,不由讚嘆宇宙的無奇不有。

    寶串並不是改造已存的真身,而是產生一個新物質軀殼,讓你可以以替身的形式去應付這個宇宙,進行某個任務。複製的過程絕不能出錯,首先要把真身散掉,以生命烙印的形式收藏於心核內,然後心核透過復魂串,將思感神經掃描得來有關鋒原肉身結構的資料,鉅細無遺地輸入複魂串內,在圓球能量的作用下,鋒原的軀殼於焉重生。不過假身就是假身,比真身脆弱多了。

    最巧妙是復魂串將心核和新的軀殼連結起來,一如靈魂和肉體的關係,又或大黑球和他改建肉身的關係。透過新的軀殼,就像以前般感覺這個宇宙,與真身的作用無異。假如這個化身被毀,真正的我依然絲毫無損,感覺的確棒極了。

    整個化身過程耗用了我近一節的能量,但只看能瞞過阿米佩斯人的身分監定技術,誤認我是真的鋒原,便值回票價了。

    當然,如非我擁有阿米佩斯人的精氣,是過不了關的。大黑球以前到墮落城來,總要偷渡入境。

    化為鋒原可盡快完成鋒原的遺願,更是一種方便,由於鋒原是墮落城的常客,不用對應檢測的諸般問題,不會引起懷疑。

    如此的變作另一個人,可以瞞過絕色嗎?絕色追蹤尋覓的本領,是不可小覷的,她肯定是神遊級的生物,視遙闊的距離如無物,故能多次找上來,可是若我憑複魂串搖身化作另一個人,絕色仍能找到我嗎?我很想知道。與她的交鋒愈遲對我愈有利,至少該在從浮游世界回來後。

    我整個的變了,唯一沒變是心核。幸好我的心核,等於以前地母的陽魂,極可能是宇宙最難測的秘處。

    我駕著小飛船,破開大氣層,朝離岸遠處築在海面上可供數百萬艘寧航船艦停泊、彷如一大片陸地的停機坪飛下去。

    負責墮落城日常運作的智能系統,眾人暱稱之為「甜心」,承繼自我們人類的城巾智能管理系統,當然遠較我們任何人工智能先進,等於知道揣摩主人心意的忠僕,事無大小,均處理得井井有條,默默為城裡人打點一切。甜心是由眾人供養,凡進城者,均要付入境費,盛惠兩大個能元。「錢財」方面我不用憂心,因為鋒原頗為富有,現在纏在腰間的能元袋囊脹鼓鼓的,足有近百個能元。囊內還包括藏在那裡的夢還和鋒原所謂的定情珠。

    鋒原的遺物尚有一對「能量刀」,給我裝在手肘的位置,至於他的能量盔甲,因過度破損,已隨他湮沒,我只好改造自己的盔甲,外形無異,功能也大同小異,以免惹人懷疑。

    入城有一定的手續和程序,在入境大堂進行,由甜心把關,過關後,我正式成為墮落城的一分子。

    我離開設在藍海船坪的入境大堂,飛度大海,依甜心的指示,先到被稱為「圓門」的建築物,進一步了解墮落城的情況。圓門是任何初到此境的菜鳥必訪之地,透過裡面的設施,可下載墮落城的玩樂指南到腦神經內。更重要的是讓軀殼接受墮落城獨有的「物身改造程序」,經改造後的阿米佩斯人,等於大程度的還原返祖為銀河人,重享「低等」物欲的樂趣、原始的感覺。由此可見阿米佩斯人對銀河文化的瘋狂迷戀。物極必反的情況自古皆然,我便曾偕美阿娜躲到聖土一個原始森林,過了十多個地年原始野人的癮。

    思感網撒出,搜索大黑球和星鷥的影跡。

    鋒原遣下要我交給美女採採的定情珠,四分之一個拳頭般大小,卻肯定非尋常之物,以我現時的識見能耐,亦沒法弄清楚它的玄虛。只知道是凝結成球的能最體,處於絕對的靜態,我嘗試以極子能分解引發,卻沒法破入它的結構。我有個直覺,不老實的人臨死仍變不了本性,鋒原在此珠上是有隱瞞的,絕不如他所說般簡單,加上他死前言詞閃爍,更添事情的撲朔迷離。由此推論,采采亦非墮落城最甚感迷人的美女那麼單純。

    我收回思戚網,暗嘆一口氣。

    難怪絕色在浪人城沒有察覺到我和大黑球的存在,痛失幹掉我們的良機,此刻我深有同感。

    思感神經是透過對感應網上能量的結構、變異、位置的變化、形態,憑經驗和識見,作出最接近事實的分析。例如大黑球在網上某處與敵動手,我因熟悉大黑球的能量動態,可以辨認出是大黑球,但不是真的看到他。故當他處於常態,混雜在以千萬計的阿米佩斯人中,又經我即將體驗的「物身改造程序」變化了真身的官能,想純從能量形態去分辨出誰是大黑球,與大海撈針差不了多少。但奇怪的是連他的飛船也沒有影跡蹤。

    「呵!」我飛進了圓筒形入口,一股能量立即緊攫著我,甜心柔美的聲音在我耳邊呢喃道:「歡迎你成為湯姆隆那丹城的快樂人,在這裡沒有過去,沒有將來,只有現在。當你從城門的另一端飛出去後,你將是全新的生物,過去於你來說沒有任何意義。開放你的神經,開放你的心,開放你的身體。」我在直徑十個身長的圓形長廊緩緩飛行,不住深入,陷身圓門充滿色光如幻似真的天地裡,粒子有組織地一浪一浪沖擊著我物質的真身,改變我的分子結構,大幅增加水分子的含量。

    這是一場進化的脫衣秀,時間不住往過去調撥,一層又一層剝掉進化的「衣服」,最後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人性」,於我這個人類來說,尤具深刻的意義。對阿米佩斯人來說,只是化身為人類的超卓技術和手段,於我則是重返五千多萬年前的銀河人狀態,變回那時受愛恨和欲望支配的伏禹。

    血液重新在我體內滾動,皮膚充滿感覺,所有感官從極子能量的層次回復到物質的水平,感受的奇異,不是任何語言能形容其萬一。

    難怪大黑球甫離開隆達美亞的海洋囚室,第一個想到的地方就是這裡。他千辛萬苦改造自己為阿米佩斯人,為的也是這個玩意、人類獨有的經驗。我為人類的生命形式感到驕傲,可惜只有我一個人默默偷歡。

    義。開放你的神經,開放你的心,開放你的身體。」我在直徑十個身長的圓形長廊緩緩飛行,不住深入,陷身圓門充滿色光如幻似真的天地裡,粒子有組織地一浪一浪沖擊著我物質的真身,改變我的分子結構,大幅增加水分子的含量。

    這是一場進化的脫衣秀,時間不住往過去調撥,一層又一層剝掉進化的「衣服」,最後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人性」,於我這個人類來說,尤具深刻的意義。對阿米佩斯人來說,只是化身為人類的超卓技術和手段,於我則是重返五千多萬年前的銀河人狀態,變回那時受愛恨和欲望支配的伏禹。

    血液重新在我體內滾動,皮膚充滿感覺,所有感官從極子能量的層次回復到物質的水平,感受的奇異,不是任何語言能形容其萬一。

    難怪大黑球甫離開隆達美亞的海洋囚室,第一個想到的地方就是這裡。他千辛萬苦改造自己為阿米佩斯人,為的也是這個玩意、人類獨有的經驗。我為人類的生命形式感到驕傲,可惜只有我一個人默默偷歡。

    每深進些許,我就變化了一點,生理和心理均被改變,感覺越來越熟悉,充滿著得而復失的歡娛,這樣全新體驗的「度假」,是我事前沒想過的,別開生面。忽然間我充滿了生趣,不論是找尋大黑球,又或為鋒原找尋採採獻上定情珠,都不是苦差而是樂事。我就像飛過時光和進化倒流的神秘通道,在平凡和超卓、卑俗與神聖的交叉點翩然起舞,現實與逝區的夢,一時間已難分彼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