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怒誅水寇 江底遭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不寐披主坐,千林曙色封,

  山街將落月,風約欲疏鐘。

  虛白水明閣,高寒鶴唳鬆,

  回首望城堞,鴉散曉雲重。

  彎月斜約、高懸夜空。一身雲白的「白衣羅剎」白浩,默立在江畔一座高聳巨岩之上,眺望著溝溝江水東流及星星燈光閃爍的漁舟。

  江風吹拂衣袖,衫角飄抖,再被銀月九芒映照,使得英使惆儻的白浩.恍如天界仙人欲乘風而去。

  唉……又是半個月了,尋遍了附近三十多個大小湘潭,全然無功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尋到家園?拜見了多帆埃一當初真不接一氣之下與老哥哥分手.否則一咦?

  那條船上……」

  眺望江面風光前前低語時,竟見上游順流漂浮至一般江船,並見船而上有數過程光閃爍.並且聽見一些驚駭尖叫及怒喝聲.而且還有兩個身影墜入江水內。

  「哎呀,莫非是有戲人搶劫江船’或是黑部謀財害命,傷害船客。」

  「白衣羅剎」白浩驚愕的望著江船.由立身巨岩丁方順流而過。果然見到船面上有幾個船伕模樣的大嘆.正拉扯著兩大一男的出艙.接而便被砍倒艙板上。

  「白衣羅剎」白浩眼見如此情景,已然確定是水賊為非做歹殺害船客。

  因此,內心大怒中,竟不顧身處十七、八丈高的巨岩之上,身軀急縱,凌空下跌……

  但江船順著湍急的江水而不.日浩自是難以躍至江船上.必將落水。

  但是」白衣羅剎白浩雙臂一殿疾振,竟然恍如一支雲白大鳥,膠著江風疾飛追向江船.而目腳底湧泉穴疾噴出一股真氣加速疾飛斜射向江船。

  「啊?那是什麼怪鳥……」

  「咦?我的媽呀,是人……老大,有人凌空飛追來了。」

  你們胡扯什麼?哪有人會……啊?真……真有……快把穩舵入江心……快用暗青子招呼他。

  已然圍聚船面上正準備將數具屍身系石沉入江底的水賊,眼見凌空飛至一個如同大鳥的人……

  頓時騎然慌亂得驚呼連連,馭船疾馳,並巨各執兵器,準備萬一被他登王船上,便一擁而*,殺入滅口,以免行為外洩,落入官府之中。

  白浩衝飛之速甚迅.不到片刻便已飛臨江船之上,接而身軀一沉.迅墜船首之上,腳尖尚未踏至船板時.已然有兩柄明晃晃的大刀疾歐雙腿。

  「哼,萬惡賊於.饒你們不得,殺光你們……」

  「白衣羅剎」白浩怒叱聲中身軀黨凌空驟頓倒翻,頭下腳上,雙學爪勢已疾艱的抓扣在兩名大漢頭頂.猛一用力便兩聲淒厲慘嚎響起。

  雙手盪著來料的屍是支撐,迅疾下翻,以腳連連踢向了兩名大漢手中大刀,委時兩道精光疾如迅電,射向了悼湧而至的七名大漢。

  啊……

  唄……救……救……嗯……

  兩聲痛哼尖叫尚未息止,白影已瘦如幻影,迎向所餘的五名大漢,尚不知前面同伴皆己身亡的五人、只見白影一閃而逝,各自胸口、面門、頭顱例病連對方長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便已……命喪,倒墜能面上。

  「白衣羅剎」白措出手凌厲殘狠.……抓斃眾大漢後,身形毫不停頓的射向了船艙,並未遇見攔擋之人後,已掠往船尾之處。

  在船尾把航的水賊.並不知前方情況如何?但眼見一道自影疾涼而至時,已帳知曉並非自己人頓時心知不妙的急執插立身側的大刀。

  然而手掌尚未提及刀柄,煥覺頸喉驟湧之同覺喀喀連響,劇痛難忍,立時痛昏墜倒……

  「白衣羅剎」白浩環目張望後,眼見艙面已無人影.於是急掠入艙,歐搜尋有無存活船客或水賊?

  舵手已斃,江船無人字控.頓時成為漂泊舟船.順流而下而在船艙內搜尋的白浩,卻未曾思及船已失控的危險。

  白衣羅剎白治方掠入船舶,突聽內裡有女子悲位尖叫之聲傳出……

  立時毫不猶豫的循聲掠去,迅疾由一處下行梯道進入了一間大艙內,並已望見了一名粗黑魁梧的裸身壯漢.正暖笑不止的壓在一名蓬頭散髮的赤裸女身i.狂急的挺動肥臀……不知在幹什麼?

  救命……淫賊放手……泣……泣……救命哪……

  「白衣羅剎」白浩眼見之下,尚不明白兩人赤身裸體在幹什麼?但已知那惡賊在欺負那女子?

  因此怒火高熾的疾掠至壯漢身後,右掌疾伸五指已緊緊抓扣住他後頸內,左手抓住他左腳猛折而起。

  壯漢正自狂樂中.驟然後預劇痛,左腳被抓,身軀已凌空而起一驚駭病外四肢掙扎把動中,背脊處驟然項至一支腳,接而頸,腳猛然後扯,霎時腰省咋味乍響……

  雙目暴睜,張門伸舌.歌叫無聲.轟然昏迷.不醒人事……

  那名年約三旬的女子,驚見凌辱自己的壯漢凌空而起,接而便全身軟垂倒地。

  頓時狂喜的盯望向那一身雲自的俊挺青年.悲聲泣道:「壯……壯士……賤婦……

  泣……泣……謝謝您救了賤婦.殘好相公及使公僕從……」

  你快穿上衣衫吧,在下再去看……」話未說完.倏然船身劇震.轟然暴響。

  霎時船舷龜裂.江水源灌而入.兩人也被劇震撞至艙板,翻滾倒地.接而船身傾斜,雜物驟滑一側,將兩人壓在一團。

  「啊……糟了!船身撞裂了快沉了。」

  「天……救命……壯士救命……」

  「白衣羅剎」白浩驚急中……心知若不快逃出船艙.必定會被源灌而入的江水溺死.因此急忙伸手摟住了那婦人身軀,往梯道處掙扎前行……

  己然半斜且逐漸下沉的江船.甚為難行,而且江水洶湧的由裂縫及梯道口傾灌入艙更難行至梯道處一信縣續又連連刷震,碰撞,下沉之速更迅.使得船舶幾將被江水灌滿。

  白浩手中摟著已然嚇昏的婦人,隨著湧升的江水.竟也自然浮升至梯D處,因此心喜的施盡全力,迅疾浮水外說。

  但尚未及衝出廊道,船身再度劇震轟響,已然沉入江水內,白浩也只能閉氣潛水,游出船艙,順著滔升之力,終於浮出水面了。

  剛浮出水面.正萬眼見身側不到一大之處,有一大片的破損船板浮沉漂流,頓時欣喜的急游靠近,並將臂內赤裸婦人拋至船板上。

  就在此同時.突有一根斷裂的船振巨水微沖而至.竟然劇撞至白浩背後.霎時撞得他口噴鮮血.眼留金星,腦內轟然一黑,全身鬆軟的沉入江底……

  昏眩迷茫的白浩沉入江水內但被江水浸入口鼻時,驟然一驚。

  已然略微清醒.但依然昏昏沉沉.且全縣乏力,加上背背道劇撞時.已然傷及內腑,真氣難提,哪有能力掙扎浮出水面?因此被湍急江水沖流翻滾,不知流至何處了?

  無力掙扎浮出水面,口鼻浸水,即將窒息,屍陳江底但是突然發覺自己身軀胸腹之內並無濕意?而且左手小臂衣袖內鼓漲著一團尺餘大的氣囊」

  憋氣甚久滿面痛苦難忍,眼看即將口鼻灌水,窒息而亡的白浩,突然發現了在小臂處的異狀?頓時狂喜的急將手臂貼近面部。終於有如約地逢生似的,呼吸到如此美好的空氣!深深的長吸了一口氣後已使得神智清醒不少,並區發覺左手臂抬高時,被江水衝激滑開的衣袖內露出了小臂上那隻首尾相銜的龍形金環.而龍首雙目內,右眼的龍目亮珠竟閃爍出一片濛濛光彩?但左目內的亮珠依然如常。

  「白衣羅剎」白浩內心驚異的思忖著:喧?想不到這隻喜愛的龍形金環,在目內豆大的亮珠子竟可避水?還有……內裡穿的那付銀亮中衣,竟然入水不濕呢?太好了……如此便不怕窒息喪命了。

  正自心喜思忖時.候覺身後有一股強勁的吸力,將身軀疾吸,尚不及反應掙扎時,身軀已被吸入了一個水勢勁氨黝黑無光的潤過內,並且翻滾旋轉的往上疾衝。

  橋浩被如此突如其來的驟變驚得狂亂掙扎,尚不知是怎麼回事時?倏又發覺身驅脫水而出,凌空翻滾數伍後,竟又捧墜水內。

  尚幸再墜入水內後只覺水聲轟然震耳.身軀被波浪湧潮投靠至一片淺岩之地,已然可爬至無水的濕滑岩地沐歇了。

  一脫離江水浸身,到達岩地之後,頓時內心大寬。

  精神鬆懈後.卻開始覺得全身筋骨,肌肉疼痛不堪.不由哼聲叫道:「哎暗……

  好痛……我的背……什麼東西撞得……咬晴……對了,那婦人怎麼樣了?不知是否被人救起?那些賊子……他們以後再也無法殘害好人了。

  身軀雖痛內心卻甚為高興,休歇一會兒後,才想起了身處黯暗無光.水聲轟然的不明之地.尚圭林內塔褳和囊全在,於是取出了平田野宿照明之用的明珠。

  柔和如月的珠光.映射丈餘之地,但在白浩眼內卻可望出三艾之地,發覺竟是身處在一陸水潭邊緣,水潭左側有一水勢轟然的水柱,沖開斜瀉而下.而在測水面竟有一片游渦?

  水勢轟然的水柱瀉落後.卻不見水潭之水滿溢,似乎經由漩渦,不知再流往何方?而那漩渦正中竟形成了一個不知有多深的空洞?可見漩渦水勢甚為勁疾.能入難出。

  「哦……方才大概便是被那水柱吸入再衝激至此.尚幸未曾墜入那漩渦內,否則不知將歷經何等凶險呢?萬幸……去了。

  再望向身後.竟是一片石筍校岩雜亂的岩地.因毫無光線.故而雖濕滑卻無奇營生長,但不時見到一些奇怪的蟲線奔竄?

  供望一會見後,似乎並無兇物隱存?於是放心的靜坐惆息,緩緩帶果似散的真氣……

  也不知過了多久?真氣再度迅疾槍行,湧布全身而國縣軀各處碰撞擦傷的疼痛也已消減大半了這才放心的起身,望向了桂芝地內。

  手執著明珠緩緩前行,發現核岩之內有不少的國蝦P身@骸,原本好奇魚蝦怎會留P在校岩區內?但發現一些較高的核岩石筍且有高低相似的水印,終於恍然大梧的啥啥笑道:哈哈哈……原來如此?每當江水上漲之時.衝入此處的國蝦便順水流至岩區內僅退潮之後.使困在淺水z地逐漸乾涸而亡了,如此看來,似乎每當期望之期.江水便會滿溢至校岩區內怪不得連青苔皆難生長?

  細心張望,緩行察看,約莫半年時辰後,竟然發現身處一個約有七立大小的岩洞內四月連個岩隙皆無,更別說可行通路了。

  岩洞高約四丈餘,但難見有何嘗隙或洞道,於是頻頻躍至較高的石筍頂端仰望,續尋兩到後,竟發現深處岩壁頂方兩大多高.不到三丈之處有一個洞道.頓時大喜的縱至約有直尺餘高的小洞內。

  只能蹲弓而行的小洞,起伏折轉不定,巨忽窄忽闊忽高忽低,雖然行走不易,但也並無妨礙的可順利前行。

  行約二十餘立後.地面已逐漸乾燥,並且空氣中意充溢著清新的青草味,以及淡淡的果香.頓今白浩欣喜無比的脫口叫道:「啊!太好了……前方必然有樹林及青草地……

  欣喜得行進更迅.突然眼見前方有亮光.頓時歡呼叫道:」哈哈哈……到了,有亮光便有……咦?哎呀.不是出只?竟是一具屍骨……

  迅疾行至亮光處時.突然眼見沿道依然窄小.但地面上竟有一具骨髓,身上衣物及雜物早已腐爛成灰,而那在光竟然是手骨旁的一粒鴿蛋大小,塵掩大半的精亮夜明珠。

  哎呀……這具屍骨,莫非也是和我一樣.被江底水柱吸至那小山洞內,然後也發現到這小洞道,而進入探查叫可是他怎麼會倒斃在此外「白衣羅剎」白浩前哺低語時.已伸手翻動了骨髓,發現除了手骨旁的那粒極為精亮的珠子外,骨髓靠腹部處.尚有一隻巴掌大小的扁五盒,以及一些金鋁錠.其餘的全已腐朽成灰了可見此骨髓至少已有數十年,甚至幾百年之久了。

  扁五金甚為精巧且雕工細膩,屬於上等白玉所製盒身渾然一體,僅有一道細密線維,打開盒蓋後,只見內裡除了一面折疊的絲帛外,另有一塊兩頭尖的橢圓形紫亮大寶石。

  取出紫色寶石視著,竟然正中有一圈圓織,而圓紋內到有一個身穿模衣,雙掌朝天,往兩側伸屈左腳單上,右腳灣抬至左膝的女子立像。

  而那面絲帛抖開之後,意見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雖然不認識,但也看出是四個古文.古文下方則畫著一些奇怪的小字?而且字體相似.只有五字雜亂混在一起.連成一段百餘字,似文非文,稀奇古怪的古文?

  不知絲帛及紫色寶石有何用處?但憑盛裝玉盤,已可從定必有其珍貴之處,於是納入懷內並格起了那粒精亮的明珠,續往前行。

  續行中清新的青草咪愈來愈重,並且已可望見前方依稀的亮光.但有先前之狀,因此並未興奮前奔,以免欣喜一場空。

  但此時光線愈來愈亮.絕非一般的明珠之光.因此怦然心動的加快腳步前行.果然望見的方翠綠的雜草樹木。

  「哇……終於看到了!太好了……」

  眼見為實.終於看到了青翠的山林。

  「啊?不是一提一是樹林沒錯,可是……」

  「白衣羅剎」白浩共苦的疾行至洞口張望後.修又徵土愕望的呆立洞口處……

  只見眼前一大片雜亂叢生的雜草樹林確實沒錯.坦是四周卻是岩壁高聳內弧.如同一個倒扣的大碗一般.而匕方圓弧的山腹頂壁,有數道岩隙透入陽光,但並非可攀爬通行的出困之路。

  啊?怎麼又是一個大山洞……頂端雖然有岩隙……可是能通行嗎?哦……傳香一代死了!先摘果子充飢再說。

  早已飢腸鏡額的白浩,因此心喜的掠至一株果樹前.挑摘熟透的芭蕉吞食充飢,爾後,邊吃邊巡望山腹情況,家知山腹內並無蛇史背過,毫無危險,一處岩壁窄歐內滲出涓浴細泉,並隨著地面低處緩緩流入樹林內。

  整個山腹約有三十餘文寬闊,高有二十丈左右,四周岩壁無一可行可攀之處,乃是一處絕地,但奇怪的是除了雜草不說.這些色焦、黃橘以及一些不知名的怪果樹,怎麼會在此山腹內生長的?

  雖然心中百思不解,但首要的是如何脫出此山腹?因此,白浩不再費心多想,只是專心的尋找有無可行之處?

  尚幸有不少果子可供充飢,並鉅曾在沙崖下受困了十年多,因此內心並不焦慮耽優,平心靜氣的仔細尋查各處.縱然此處無路可脫困也可返回水洞Z祉,再設法脫困。

  時光一日日的消逝,由法已然對明亮的山腹不抱有脫u之想了,因此再度折返水洞之處尋找出路.唯有在搞來備食的果子食區之後,才會前往一趟.多摘些果子。

  直到第八天,似乎已達江水湧漲之煙.白浩縱至小洞內,靜待江水湧升後再續尋,但是發覺轟聲震耳的水柱沖貌聲,竟然逐漸息止……

  驚異好奇的浮淤至水柱之方時,不但水往已然消失,甚而那湍急游渦也已平復,使得整個水洞成為一個平靜無波的靜潭。

  「白衣羅剎」白浩心中一動,立時襲著左臂上的龍形環,避水珠.迅疾潛入原本有游渦Z處.迅疾下潛約有十餘丈深時,突然水洞級然抗轉斜上.順著浮勢上升十餘文後,便已望見一片波湧亮光,似乎上方已經接近陽光照耀的江面D果然續升兩丈餘啟,已衝出水洞,到達了大江急流之中了。

  欣喜脫困到達江岸上,整理身上濕淋淋衣衫的白浩,眼見大江浪淘依舊,往來舟船也不斷的穿過眼前,卻不知現在處身何地?

  費了半個多時辰,終於全然清理要當後,便穿林前行,只要踏入道路便可知曉所在何處了?

  然而在林木凌亂,雜草叢生的荒野中.緩緩前行時,倏然頭頂之上異響乍起!

  立時心中有警的本能斜掠閃移,委時,只見一股強勁氣團擊在方才行走之處。

  「噶?你是什麼人?竟然無緣無故偷襲在下?

  一株大樹上驟撲面下的一名五旬出頭老者,眼見白影一閃而逝.掌勢已然落空.頓時面浮驚容但迅又雙掌疾揮,再後疾次向白浩。

  「白衣羅剎」白浩眼見那老者是無緣由的偷襲自己不著竟然尚無上手之意的續又攻至,因此已是心中右氣的也不多說,身形不閃不退的前掠迎去。

  右掌疾加靈蛇出洞,未持對方學勢臨身,已疾扣住對方左腕,就在此時,倏聽左側立方響起了一絲似有似無的微弱破空聲,立覺左臂被一尖銳之物擊中,但已被內衫阻隔,因此並無刺痛之感。

  不間可知,對方尚有同黨隱伏暗處,施暗器偷襲。短暫的剎那間同時發生,因此思緒突如電光一閃而過。

  「白衣羅剎」白浩已是怒火高涌的右手猛然施勁振抖。

  現身偷襲的老者掌勢方出,竟被對才恍如虛幻的爪勢如住了左碗.內心大驚叫急施動力震向對方手掌,右掌也已疾報的浪向了對方面門然而一股暗勁驟然由左腕淺入了左臂.霎時全身痠麻,真氣散竄得功力全消。

  白衣羅剎自浩抖散對方提聚的功力時,修又聽左側立方.再度傳至勁疾破空之聲.心知那隱憂之八續又射出陽器……

  因此右手驟然擦揚,已將老者身軀掄起.凌空迎向了暗能,並區身形如幻疾掠向左側一株大樹身眼倏然暴升過樹梢,接而凌空斜施至大樹背面.疾射入枝葉之內。

  隱身在大樹枝內的人,驚見同伴身眈疾飛而至,迎向暗器,卻未見到白在青年已隨在同伴身後疾掠接近,因此白浩疾加幻影旋至村後.竄入枝葉內時,只見枝N鋼一抖動後,一個身影已然墜落。

  白影疾閃白衣羅利白浩已立身樹下,望著樹根處兩個墜伏的灰衣著者.冷哼道:

  「昨.你二人竟敢隱伏暗處,偷襲在下?在下與兩位有仇怨仇……莫非你二人是蒼鷹會之入?’

  兩名五句老者自拾皆未曾吭聲說話,此時凌空飛迎暗器的老者,似乎身中暗器後甚為惶恐的連朝同伴打手勢,且伸手討取什麼」

  由樹上墜落的老者.也是雙目驚睜的連連張口呀呀連叫一似乎兩人皆是限啞之人?

  身中暗骼之人.似乎也已知同伴穴道遭制,不能動彈.因此,慌急伸手往同伴懷內掏模,技驟然渾身顫抖,面色發黑.冷汗沁膚,略微掙扎一會兒後便靜止不動了……

  「廚?死了?哼、原來你的暗器有毒?在下與你兩無怨無仇.你竟然心狠殘酷的用毒器偷襲在下?哼,如此便怪不得在下了。

  白衣羅剎白浩倒首望向左臂,果然眼見左臂衣袖上,尚插懸著一支籃汪汪的薄窄如柳葉的暗器,立時神指捻起,略望一眼、接而使曲指彈出射入那老者的胸口。

  穴道被制的老者,眼見藍光疾沒人體,頓時神色駭然且面浮驚恐求饒之色呀呀連叫一規在求白浩解開他的穴道,以便能取出解藥服用。

  哼你們為何隱伏在此,暗算在下?

  那老者聞言後。目光立時斜望向右方樹林內……

  白浩見狀立時循他目光望去,竟是原先自己欲經過之處,頓時心知那古樹林內必有何等隱秘之事?

  心思疾轉後.竟不顧那老者的死活。身形疾掠而去,只聽陣陣驚駭俊死的呀叫之聲,不斷傳入耳內,但是並未勾起白治心生憐憫之意。

  十餘文外的樹林內,有一片樹不稀疏的空曠之地,此時突聽一個清脆,但含有喊聲的女子話聲響起:「……認為怎麼樣?王老爺子!三萬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哦產脆聲女子話聲方落,突又聽一個蒼老之聲畫聲說道:「你……你……老夫家中哪有什麼火鳳凰’?姑娘所言老夫實不知曉.老夫尚要趕路,就……

  咯咯咯……王老爺子,此事在金陵城’當然無人知曉,不過一消咯……小女子久尋此等大鳳凰十餘年,去年才由人口中查知,曾被兩名金陵富商在」揚州珍寶店購走,但小女子趕往‘金陵’後,卻變知其中一名富商,在月餘後遭盜匪打劫而〔.不過小女子卻由一些蛛絲馬跡的線索中.查出一些疑處,果然又在半年前認識你那位寶貝義子後……也就是您徒弟的口中,確定了您就是那兩名富商的其巾之一,而且也是……嗤……邱老爺子,您還要小女子多說嗎?

  原本蒼老國惶恐的聲音.突然變成了陰森森的話聲道:「哼……怪不得近來甚少見到那言牲?原來他竟被你……算了,憑他喜好漁色的心世.再加上你這位‘蜂蕊仙姬的手段,老夫若不承認也將弱了名聲了,梅仙姬,你想怎麼樣?’咯咯咯……邱老兒,你果然承認了,咯咯……其實本仙姬也僅與醜蝶見過數面而且你那半乾半徒的狂蝶邱勇成,竟然好狡無比,使本仙姬無從控制化如今邱者兒自行露出狐狸尾巴,也就不得入了」

  你……賤人!老夫終日打雁,卻遭雁啄瞎了眼?算你厲害,既然如此,你就別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蒼老之聲狂怒無比,且陰森殘狠的怒說後,倏又聽那女子脆笑說道:「咯咯咯……

  你‘夜梟’邱常坤有什麼本事,姑奶奶會不清楚?想殺人滅口,咯咯咯……邱老兒,你化名為王大善人在‘金陵’落戶二十餘年,每年以外出經商的名義,四處偷盜數次,至今尚無人知曉你化名隱身之處,姑奶奶既然在半途中攔下你,難道會沒有準備嗎?嗤,只要你敢對姑奶奶胡亂伸手,嗤嗤……姑奶奶擔保你明日便將有消息散播江湖武林中,到時你邱老兒……」

  「夜梟」邱常坤聞言心中一驚,半響後,才恨聲說道:「哼!梅仙姬,老夫也知曉你行事隱秘,不過老夫甚為好奇,你怎麼會獨獨看中了那尊‘火鳳凰’而且尋找十餘年,那豈不是一出道或是尚往日藝之時,便已開始搜尋了嗎?因此考夫已可斷定‘火鳳凰’之上必有隱秘,嘿嘿……改日老夫可要仔細的把玩一番,說不定……

  這樣吧.梅汕姬,你何不將內情說與老夫知曉,咱倆或可各蒙其利,如何?」

  「蜂蕊仙姬」聞言,頓時咯咯笑道「邱老兒,你果然厲害?不過真要如此.你可會吃大虧醒?因此何不依本仙嫩之意,以三萬兩割愛?」

  然而「夜梟」聞言,愈覺其中定然有什麼天大的秘密?否則,眼前這蛇幾口,蜂尾針的建奇盛婦,豈會僅為了一營古玩之物,意肯花費三萬兩巨銀?而區與自己相商割愛卻未曾動手?更何況她久尋了十年,若非其內果真有隱秘.豈會如此?因此又冷笑說道「哩哩……三萬兩銀子雖然不是小數目,但在老夫眼中卻算不了什麼?

  者夫藏珍之處的珍寶,少說也值一千萬兩,因此一潭一擔嘿一州姬還是依老夫之意才是,否則老夫便不再與你糾纏了。

  此時靜悄悄隱沒於樹後聆聽的名農羅剎」白浩,眼見身背自己看不見面貌的紅衣女子,以及那個身穿團范錦施,瘦削陰森的六旬老者,兩人計鋒相對的在一個」

  火鳳凰」上打轉卻非有何恩怨仇恨,性免相護之情況,工聽得滿頭露水?也不知那火鳳凰’究竟是什麼稀奇珍貴之物時?又聽那紅衣女子「蜂蕊仙姬怒叱道;」哼,邱治地,你若不與姑奶奶說個清楚做個交代?便想離去,那就莫怪姑奶奶要將你化身之事廣傳江湖武林,到時將有不少的黑白兩道或官府之人要追尋你,看你如何應付貿

  然而「夜梟」邱常坤卻毫不受脅的陰森笑道:‘嘿嘿嘿……老夫雖化身金陵城’內,但居處也只不過是一幢老院及一些日用雜物而已,貴重之物皆藏秘處,因此考夫大可一走了之,再至他處改名換姓,他人又奈何老夫?倒是老夫卻可報復你的所為,而將那尊火鳳凰’砸碎,使你久尋十餘年的心願,永遠無法達成.老夫說得到就做得到,你敢試試產

  蜂蕊仙販聞言一驚,頓時狂急怒叱道:‘邱老地,你敢?如此,姑奶奶這就殺了你.以免留下了後患。

  嘿嘿嘿……梅汕姬,你只仗情一些劇毒在武林中闖出了名聲,但本身功力卻算不了什麼?因此在江湖武林中,你只能勉強扶入一流,老夫的功力及身法俱在你之上,因此只要老夫佔住了上風,你便奈何不了老夫,也岡隨時一走了之,爾後你便再難尋得老夫丁,因此,聽老夫相勸,你還是先說出火鳳凰上的隱秘,如有所獲,老夫不會虧待你的。’

  兩人皆有投鼠局器之心,因此雖在口百上針鋒相對,卻未曾不顧了切的各走極端,兩人也各自為難之際,修聽蜂德仙姬」身後的林內,響起一陣清朗大笑聲:哈哈哈……

  兩位爭執甚久,尚無結果,不如由在下做個調人如何?

  「夜梟」及蜂蕊仙姬」聞聲僅是心中一驚!驟然循聲望去……

  只見一名身穿雲白長衫,英挺俊逸的年輕人,踏步出林,立時不約而同的怒叱道;「咦?你……你是什麼人?竟敢在旁偷聽我倆之言?還不快道出來歷?

  「吠!小子,你何時來的?方才我們說的話……」

  「白衣羅剎」白浩耳聞兩人之言,只是淡淡一笑的說道:「啥哈哈……荒郊野外,人人可去,原本在下井不知兩位在此有何隱秘D但方才竟有兩人貿然暗中偷襲在下,因此在下除掉他們時曾連間一番.才知林內有人隱身,於是前來家探一番.當然也將兩位所言,……聽人耳內了。

  一身朱紅勁裝,曲線美妙的女子驚急轉身後,白浩已望請她竟是一位年約雙十左右,圓臉嬌豔.一雙水汪汪的大眼.隱含令人心落的媚意,小巧尖鼻下的樂唇,帶著一股黠俏的笑意,而胸前雙峰突挺,飽滿.腰身細如蛇蜂,再加上圓滾、突翹的玉臀,令人望之蕩然心動,有股欲念湧升……

  然而它衣羅什白浩純潔如童,不解男女之事,雖然喜愛美好人物乃是人之天性,但也只是心悅的觀賞,而無邪念,因此只是微笑細望一會見後,便又轉望向了「夜梟」目續又說道:嗤!你二人爭執甚麼,並無結果,因此在下不耐久候,只得現身當個中人,以免二人尚未獲得‘火鳳凰’內的隱秋,便貿然出手互政,萬一各有傷亡,豈不太不值得了對

  「夜梟」邱常坤憑著老道經驗.不但將占優勢的蝶戀汕姬」扣住,甚而反行其道的令她不敢貿然出手得罪,可見委是老的辣。

  彼而此時這不知來歷的白衣小子?不但不顧忌兩人的名聲,旦敢隱身一側,暗探兩人的胸中隱秘,甚而狂妄的要居中為調人?若非心存邪念,欲從中獲得好處,否則豈會於冒身遭圍攻的危境而現身之

  不但「夜梟」如此思付.便連蜂蕊仙妮也有此想法,因此兩人皆不約而同的興起了殺入滅口之心。

  「夜梟」邱常坤首先面合獰笑的前行數步.巨陰笑道:‘嘿嘿嘿……小子你是何人?竟然不知死活的在老夫面前狂妄的要居中做調入?嘿嘿嘿……老夫倒要瞧瞧你何有本事.敢大言不慚?

  「白衣羅剎」白浩原本只誠心要居調入並未想到要獲得什麼好處?因此耳聞「夜梟」之言不由一任.不明白好心

  居中調解,尚要什麼本事?

  然而.就在他伍然沉思時它來已身形迅疾前掠,左手如爪疾刊向白治肩頭之處,先制住他,再逼間是否有同伴尚隱身一側?

  「夜梟」邱常坤乃是縱橫江湖數十年,憑著高奧的輕功身法神出電投,偷盜富豪之家.由此可知他的身手如何了?

  「白衣羅剎」白浩尚怔思中,修覺身影迅疾貼近,一股隱含的勁氣,已臨近左肩不及半尺之距,並顯「夜梟」那張得意獰笑的奸狡面貌,展現眼前……

  因此未曾思索,只是自然的身軀疾側後斜,身軀半轉,避開爪勢時,右手已順勢疾如電光石火般的扣住他的右腕,回身扯抖中,已將「夜梟」身軀帶著賺蹌主旋.將後背全現白浩眼前。

  「夜梟」邱常坤沒有想到已然十拿九穩的爪勢下,核然白影一晃而止,似未曾動過之但自己右腕已被一支鋼環扣住,且批得半旋側身,正內心狂驗尚不及思忖如何脫身之時?突然後背被人輕輕一拍!並聽清郎笑聲在耳旁響起:「嗆啥哈……左下意欲為調入,因此不願書外生枝,否則在平時一信哈哈……有你受的。」笑語聲未止.扣在右腕的鋼環已鬆。

  「夜梟」邱常坤已狂駭尖叫一聲,暴竄前撲,雙手尚胡亂的朝後揮拍……

  尚幸側前後望時,眼見那白衣青年立身未動.這才放心的退出兩大外.驚恐的盯望著白衣青年……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原本也有意出手的蜂蕊仙姬驚見邱老地驟然出手,眼看即將抓扣住白衣青年的「肩並穴擔沒有想到白影一晃即止,邱老地竟然已遭棺詮?如此驚為神鬼的身手……

  「蜂蕊仙姬」芳心大駭!哪還敢貿然出手自討苦吃!一雙美回貝是該死兵挺的盯望著他不敢吭聲……

  「白衣羅剎」白浩此時忽又笑說道:在下乃是白衣羅剎白浩,想必兩位也應聽過在下的名號吧?但不知能否居中為調入?

  「夜梟」及「蜂貧仙妮」聞言僅是大吃一驚.沒有想到眼前這不起眼的白衣青年,竟是半年多來,名震江湖武林的「白衣羅剎’?

  ‘蜂蕊加姬雖然名列武林歌謠內,但只是憑著淫、毒勉強列入而且,實際功力連「夜梟」都不如,再與「幽冥鹿焰’相較,更是相差一大截。

  「白衣羅剎」出道僅半年.使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的連連殘殺了蒼鷹會數百人,據說功力幾近一流的「鷹翎皆無能接下他五把夜已命喪。

  而減耍、笑鬧,未心性殺機的與「幽冥魔館交手時.僅五招不到,便撕破他後背衣領,由此可見「白衣羅剎的武功已達頂尖之境,恐怕歌謠中的特等高手也非他之敵了?。

  如此高深莫測的武功,再加上殘狠毒辣.殺人不眨眼的心性,若非他別有所圄,豈會輕易放過「夜梟」?

  因此兩人愈想取驚?也愈來愈心寒顫畏?因此老奸巨猾的「夜梟」心思疾轉後,巴格媚的拱手恭維說道:」哎呀?原來是白衣羅剎’白老弟當耐老朽真是有限元珠,險些錯失與白老弟結交的緣份了太好了,既然有白老弟肯出面經額.調解,老朽尚有何異議?梅汕姬你怎麼說?難道你不給白老弟一個面子嗎?

  「蜂蕊仙姬」聞言頓時心中暗咒.但卻媚眼斜膘,且嬌噴的咯咯笑道;‘唁……

  邱老此你可別胡說?姑……姑娘我方才就已猜測是自兄弟大駕親臨,因此已心中有數的已然首肯了,哪像你之還狂傲的朝自兄弟出手,待吃了大虧後恭的高捧自兄弟,自兄弟你說是嗎?

  「蜂蕊仙姬」媚笑橋嚷聲中,那惹火的嬌軀已扭搖行至‘白衣羅剎身側,半側身仰望時,一雙飽滿高挺的乳峰,已似有意,若無意的頂在他的右臂*。

  「白衣羅剎」白浩毫無心機,也毫無防備之心。「蜂德仙姬行至身側,他也毫不在意的笑說道啥啥啥……不知者不怪,況且在下只想為調人,並無意與兩位交惡.因此兩位還是先各自提出心意如何之在下或可從中代為提出意見。’來了!果然」白衣羅剎別有居心?因此喜怒不顯於面的未曾出手.只為了要從中獲得好處;況巨他明知蜂鏡仙姬」乃是武林中又建,又毒的毒婦,卸任由她行至身側而毫不顧忌.除非他不畏毒物。或是早已有心要引誘她出手後藉機勒索?

  因此「夜梟」及「蜂蕊仙姬’愈思愈畏!已然將」白衣羅剎」如此的划行為,視為好角無比,善用心機的奸邪之八.故意勾誘兩人出手.造成蒂怨勒索,難以抗拒的餡餅。

  此時「西採心思疾轉中,已心生毒謀.因此立時笑對兩人說道:‘這樣吧,老朽與白老弟一見如故.因此願意將‘火鳳凰’摸出,但是梅仙姐是否能說出其中隱秘呢」

  蜂德仙妮心思疾轉中,已知邱治地使壞.但卻放做不知的立時接口道「晦!邱老幾.你以為姑娘小家子氣呀?只要邱老此你能將」火鳳凰’取出,本姑娘必然當二位面前說出其中隱秘,不過……姑娘是握到時邱老幾及白兄弟吃虧.因此願意依照原意.以三萬兩銀答謝二位,而且‘火鳳凰依然歸邱者見你所有,如何?

  「夜梟」老奸巨猾,因此聞言後立知隱祕不在火鳳凰本身,而是含有什麼圖文之類的.只要過目熟記後火鳳凰便如同廢物了,雖然如此.但也只有知曉內情的人方能看出隱私為何?否則流傳數百年中,尚有何隱秘可吾,「夜梟」心思疾轉後。似乎也已同意的笑說道:‘哈哈……好……公,梅仙姬.若非白老弟現身,否則咱倆也難如此開誠布公的達成協議了,既然如此,為了答謝白老弟.老夫便引領兩位至老夫義子也不知的藏珍處,如何?如此不但可表示老夫的誠意外,也可避免往來費時及相互猜忌了,由老弟你說是嗎?」

  「蜂蕊仙姬麼行江湖,「夜梟」是何等人物,她豈會不知?他怎麼可能忽然如此大方的告將藏珍之處告訴他人?其中十之八、九必然有詐,因此已然心生顧慮.猶豫不決的未曾表態。

  然而名衣羅剎」由法卻已心生不悅的冷啥說道:‘哼!梅仙姬莫非有異議?邱老哥皆已前帶我們至外人不知的藏珍之處.取出火鳳凰而你卻猶豫不決心生異心不成。

  蜂蕊仙妮聞言芳心一驚!立時媚眼斜源的嬌障膩等說道嗯—……討厭!人家只不過是想到倉粹決定,但有些私事尚未曾安排.因此才……

  但話來說完「夜梟」邱常坤已搶先說道嘿嘿嘿……梅仙姬久尋‘火鳳凰十餘年.但如今老災已談心引領兩位前往,梅仙姬反倒畏縮,藉故推託?嘿嘿嘿……日老弟,看來你這中人也是白搭了。

  白灰羅利」白治本是善意為二人調解,至於能否事成,也不在意,如今「夜梟」

  已如此誠心,而「蜂蕊仙妮」卻另有心意?因此已神色不說的說道:‘梅汕姬,看來你是無意達成協議了?那就莫怪在下……」

  白浩原本職說撒手不管兩人之事了,但蜂蕊仙姬卻是心有畏意?以為他要出手傷害自己!因此芳顏驚駭的暴退丈餘,並圍已揚手揮出一片淡淡花香.罩向白浩顏面……

  「蜂蕊仙眼身上至少有十種不同性質的毒粉,每種毒料都含有不同的花香,除了毒性怪異國劇外,竟然沾到對方衣衫後,會因體溫自動滲入肌膚內,因此連屏息止氣皆無法抗拒毒性侵體,除非身俱護體神功,將花毒櫃之在外,且屏息住氣,否則必將中毒。

  中毒之人,除非「蜂蕊仙妮的獨門解藥外.尚未曾聽過有什麼藥可他解花毒?

  也因為如此.武林中少有人敢自今不畏花毒,這也是‘蜂蕊加姬雖然功力並不高,但卻能排入武林歌謠之因。

  可是她雖身俱如此可怕的劇毒.卻也不敢過於任性而為,萬一遇到功力高深者,心生除惡務盡之心.縱然身壞劇毒,恐怕也難逃命喪之危,因此她雖淫蕩狠毒.但也僅止於一些了肯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人.縱然也有一些正道之人命喪她手,但也只是少數,故而正道之入雖對她不屑,但也不願插手管她的閒事。

  蜂蕊仙姬」有自知之明,因此遇到心狠手辣,陰險無比的白衣羅剎時,震懾於他的心報手辣,雖然身懷劇毒.卻也不敢冒險施展,只乞望能利用自身美色以及柔懷之計穩住他,達到自己的目的。

  可是倏聽他有意出手之言,為了保命,哪還有什麼顧忌?因此已狂急揚出劇毒的花粉,如能以毒逼助他順眼,豈不更妙?

  站立另一側的波奧’原本見蜂蕊仙姬倉惶暴退且標手,立知她欲施花毒,在急暴退中,原歐張口呼叫警戒,但倏又心患疾轉,而未吭聲的退往數文外,準備隔岸觀火,再做道理。

  冗長之言權是在利那間難分先後的同時發生了,然而卻聽它衣羅利伍疑的哈哈笑道。咦?好香……啥啥哈……真好聞,梅汕姬,你的花粉真香,再多撤一些讓我嗅聞吧。

  蜂德燦姬’驚見「白衣羅剎立身不動,巨仰首吸嗅的笑說著,頓時若心大駭,面色蒼白的連連揮撤離各種劇毒.只見一片片不同顏色的香粉,漫天罩向了白浩……

  哈哈哈……好……份,好香!不錯……不錯……十多種不同的花香皆好聞,再撤……再揚呀,咦……怎麼?你臉色蒼白……喀……促……體捨不得?再做呀?

  興畜笑語的白浩,眼見她面色驚駭的連連退身.頓時身形疾如幻影.疾閃掠至她身側,伸手摟住她柔細如蜂的腰身.而中指無巧不巧的按在她章門穴’上,左手也已拎著一隻小革囊.笑說道「哈哈哈……你這隻革囊內的寶貝還有不少哪?不過只是一些普通的花粉嘛,你還有什麼特殊一些的,也撤出來讓我聞聞好嗎y「白衣羅剁白港十餘年中,每口皆以備種奇珍異果及靈芝為自,因此早已百毒不侵,原本也不知那些花粉皆是劇毒.只是單純的笑語,想多嗅聞一些。

  然而聽在「蜂蕊仙妮及「校採的耳內卻是認為他不畏劇毒所說的反話.要「蜂蕊仙姬’再拿出更為特殊的劇毒試試,看他會不會受制於她的劇毒?

  能在武林中有一席之位,全憑著獨門劇毒,然而在白衣羅剎面前,恍如小兒把戲一般,再加上腰際章門穴也被似按似鬆的輕貼著,已然受制在他的魔手下,將任憑他為所欲為了。

  已知名衣羅剎乃是心狠手辣,陰險無比的人.因此蜂蕊仙見的芳心驚駭畏懼!唯恐地在盛怒中毫不傳香藉工的殘狠凌辱自己豈不是要命喪他毒手之下了?

  蜂蕊仙姬面色蒼白,香汗滴流.一雙水汪汪的大眼中.媚笑之色已失,浮射出驚俊求饒之色,顫抖著雙屆說道:「沒……沒有了……白……白公子……奴家不……

  再也不敢了……您饒了奴家吧。」

  此時由法突然會首貼近她衣襟胸D處,立時笑說道:「好哇!你藏私一響日內還有……」

  笑說中,竟毫無顧忌的將手仰入她衣領胸口內掏摸.在圓滾雙峰之間貼肉處,扯出一見紅絲繩吊垂的小香包.但略微嗅聞後,便鬆手笑道;算了I這香包內的東西太平常了算不了什麼好東西?統統還給你吧。

  其實那只貼胸密藏的小香包.乃是蜂蕊仙姬所有花香劇毒的唯一解藥,只要放在鼻端吸嗅,便可解去不同的劇毒,若是武林人能獲得內壁間合的香粉,都如獲至寶,但白浩卻說是平常之物?

  此時邱、梅兩人俱是內心震驚駭畏的叮望著「白衣羅剎的舉動……

  耳聞他所言.僅是高深莫測,語含雙關D似乎次次皆在表明不畏劇毒,也不希罕「蜂蕊仙姬密藏的解藥,因此皆各有所思的不知有何妙策,可安然脫出他的脅迫控制?

  「蜂蕊仙姬芳心疾轉中想起他竟敢當著西某眼前.毫無顧忌的將手伸手自己衣襟內由柔滑的雙峰間掏出密藏解藥,由此可知他乃是心狠手辣。陰險無比且離經叛道,不忌世俗之人.或許喜好女色,但從未曾見他面上有些許驚豔淫色?但是一個年輕,血氣方剛的男人會不喜歡女色?除非他是不能人道或是對一般女色看不上眼?

  蜂德伯姬思忖及此,認為自己仗情的劇毒已在無功,那麼只有看自己的建媚之功,是否能迷住他?至少能使他不殘害自己便萬宰了,因此.神色一變,立時膩聲嬌障笑道:「嗯……白公子.您真是真人不露相呢?奴家這~些零碎,當然不在您的眼下嘛!公子您一表人才旦功高技深……奴家願意順服您,跟隨您身邊,您就別生氣了好嗎?您看,邱老兒還站在遠處等著呢?

  「白衣羅剎」白浩聞言,以為她怕自己一氣之下,不再居中為調人,又怕吃那「夜梟」的大虧,所以願順從自己,再目商機之門,於是啥啥笑道:哈哈哈一科姆!

  既然你願意聽我的話,那我就不再令你擔心了,此後聽我的話.我也可便宜代你做主.不會吃虧的。’

  蜂蕊仙姬聞言,已知他答應收留自己,並且也願以主人身份為自己做主,不會吃虧,頓時若心大喜的婚笑道是……是……奴家都聽公子您吩咐,一切以您的心意行事.當然也要為您的利益著想.您看那邱老幾,是否有脫逃之意?

  「白衣羅剎」白浩聞言,頓時未曾細思她言中之意?已熱望向了四大之外的「夜梟」。

  「夜梟」方才一失手而倒退,乃是踏入江湖四十餘年的頭一遭,便是當今各大門徵頂尖高手.也不敢奢口能在十把內推下自己,兩方才自己尚是驟然出手偷襲,卻依然一招失手道制,由此可知他的功力,武校高深莫測,恐怕已不做第二人想了。

  再加上方才蜂遊仙姬不使劇毒失效,且在白影如鬼就般的虛幻之後,已然被貼身摟制住,因此「夜梟」哪還敢憑自身武功脫身?萬一被追及的後果,恐怕甚為悽慘了,不如國提忍一時之辱.待前往藏珍祕地之後……

  因此「夜梟」耳聞「蜂德仙妮之言,頓時暗咒怒罵但面上卻浮現港色的笑說道「嘿嘿嘿……白公子,您可別聽她胡說?老朽方才已然說過,會誠心引領兩位前往藏珍祕地.若非梅汕姬別有用心,豈不是早已成行了?

  「白衣羅剎」白浩聞言,也知果然不含,因此已轉皇縣測之人笑說道:「對……

  對……你看邱老地並未如你所言有私心吧?因此你莫再誤會他了。

  「夜梟」聞言,頓時內心睛寫著:‘哼!現在賤婦已成為你的跟隨使女了,別以為你如此說?便可安老災的心,縱然你比老夫好狡數倍,但老夫也不是三歲娃娃,可任你欺瞞,安撫得了!哼,哼,待能知曉火鳳凰內的隱秘後,必然讓你倆屍骨無存。

  內心暗罵,但卻笑顏說道:白老弟既然你現在已可代梅仙妮做主,那就無須多費唇雲了,老夫這就引路同往如何’

  啥哈哈……好!好!邱老兒,你果然明理?那就走吧。

  其實「夜梟」及「蜂蕊仙姬」在行走江湖時,每日勾心鬥角、爾虞我怵的奸狡心機自豪自欺.將純真無邪的白浩視為好狡無比,滿面笑顏卻滿肚子邪惡的陰險之久了。

  這也就是愈善用心機之八.則愈疑心他人邪心陷害自己?愈狠毒之人,也愈畏懼地人在自己身上施展什麼毒棘手段?可說是自疑自陷,自食惡果。

  最可憐的是「蜂蕊仙姬」在此情況之下,竟自認已成為「白衣羅剎」的侍婢,白浩自己尚不知曉.她卻如此荒唐且迷糊的自認如此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