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魔焰敗逃 負氣出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往「貴池」的官道中……

  一身補袖破衣,蓬頭垢面的「天乞」莫間天,手內握著一隻五斤酒壇,不斷仰首豪飲,並且連連拭嘴笑叫還:「哈哈哈一科酒……直是好酒!自從師兄失蹤後,已好久沒有喝得如此痛快了。」

  一身雲自長衫,腰懸「雲龍劍的「白衣羅利白浩,緊隨在「天乞身後,又急又惱的連連嘆氣說道:唉……老哥哥,您說不須二、三日便會有消息,可是至今已五日了,您可否再問問了……’

  哈哈哈……小兄弟.你急什麼?昨日的消息傳至,說明附近三百里內,並無你所說的猢潭及任院,因此,尚要往遠處探尋,只要你安心的與老化子在一起.包你能如願尋到家人的,只不過……小兄弟,你真是在衡山’墜落絕崖下的?但是譚州分舵’傳來的消息竟不知有此事?而且也沒有像你說的絕崖呢?」

  「晦,老哥哥,當年小弟年幼,哪記得什麼?只不過脫困之後,欣喜飛奔,哪還會注意脫困的絕留之上是何等景況?大概是小弟訴說不清或有誤,才失之手裡吧。’「晤……有此可能,不過,在何處遇險倒不重要,只要能尋到你所說的有‘月’字的湖擺,以及你爹的名號中有‘劍’字,你娘名號中有‘花’字,那就八九不離十了。’

  然而「天乞」笑語之時,由法卻心中有愧,但這是未婚妻寶馨妹妹分手之前百般叮嚀的,因此也不好轉[]解釋了,只得流熱的說道:‘老哥哥,您為了小弟之事,竟頓勞資格各地分現,實個小弟有愧且不知該如何答謝?因此小弟但話未說完,已聽’天乞」莫間天笑叫道:「晦!小兄弟,如今你已是老哥哥的忘年之交,因此你的事也就是老哥哥的事,憑老哥哥是‘南丐幫’的六結長老,又是幫主的師叔,各地分航弟子豈會不道令辦事?因此你就別在意了,爾後你行道旺湖時,若遇到哪個分舵的弟子有麻頜時,多照應一番不就行了?

  「是……是!老哥哥您說得甚是,此乃小弟應為之事,自會為‘丐幫’盡份心力的。」

  二人一路笑談緩行天乞莫間天不時將江湖百態及官小門道以及黑白兩道的名人及武功獨特之處詳述,憑著「天乞江湖門道精湛,區對江猢武林瞭若指掌,再加上風趣之言,使得「白衣羅利白浩聽得津津有味,因此獲益不淺,已然逐漸對江湖武林有了概略認知。

  並且也已知曉武林中有一歌謠,將武林中的名門大幫及黑白兩道中的頂尖高手,皆包含在內,歌謠是:

  五門合一寺四庄會雙堡

  南北分天地翻江又倒海

  黃山百鳳翩七仙八仙醉

  鷹唳虎嘯爭蛇蜂兩不見

  首句的五門有三正二邪的倩城山「龍虎山華山「不昧山」以及」武夷山」而一令則是嵩山少林寺」。

  四庄會雙堡是抬貴池的「飛虹山莊潭州的「抱月山莊’華山東方的雲龍山莊以及霍山邪怪的情創秀一在七年前所建的情劍山莊。

  雙堡則是武陵山飛虎堡及大洪山「凌雲堡。

  南北天地則是指‘南丐幫1丐幫及「天乞與「地丐翻江又倒海是指大江一條龍「翻江龍賀世禮,以及東海巨定「海鯨」鮑天柱。

  黃山百鳳翩是指天都降的「黃山門以及九華山的百鳳幫」。

  七巧的是指黑道碩果僅存的老魔七巧魔八仙醉則是不正不邪的邪怪醉道人。

  鷹喚是江南‘蒼鷹會虎嘯是指太行山的「虎嘯幫’。

  蛇峰西不見是指兩個怪毒女子」美人蛇」牟倩妹以及蜂蕊仙妮梅仙妮。

  除此之外‘白衣羅利白浩也由「天乞D中逐漸知曉一些江湖武林規矩,井區知曉了一些以往從不知曉的禁忌及不得觸犯的建邪之事。

  然而雖得新結交的老哥哥有心指教,但卻因「天乞」口若懸河,為淘不絕的話語,使得白浩心有不解卻無暇開口詢問,因此有不少疑問只能聞在心裡,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熱。

  好不容易等到‘天乞’話聲一頓,白浩才回過神來歐將滿腦中的不解之事……

  詢問時,卻又聽「天乞’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張應急於,你不在你師叔七巧魔’身旁聽差,竟然一人獨行江湖?難道你不怕丟了你那條狗向哪叩白浩聞官頓時止住欲詢之言。

  只見對面三丈之外有一個身穿黑長衫.白面無須,年約五旬不到六旬的在謝老者,緩緩行至。

  那黑衫瘦削老者也早已望見「天乞’及自浩,原本無意理睬,但耳聞「天乞的挑釁之言,頓時冷哼一聲的陰森說道。‘哼,你這臭兒子,早已活得夠久了,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想找死是嗎?

  ‘哈哈哈……張小魔崽子,老化於果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奈何每日與廉於魔孫打交道逗樂,可是就沒哪個肯請老化子陪他們一起去閻老地那兒去坐坐?怎麼,你可是想道老化子走一起不成?」

  「嘿嘿嘿……臭化子想死還不容易?待老夫賞你兩掌便成了。」

  白浩耳聞老哥哥與那瘦削老者的笑言甚為好奇且不解?當耳聞那老者之言.似乎要出掌打死老哥哥,因此心中已甚為不悅,再因為天色」已連連灌輸他行俠仗義、嫉惡如仇的觀念,因此已對相貌陰森冷酷,看來絕非好人的瘦削老者起了反感,於是開口問道老哥哥.你方才說的是什麼意思?他為何要出拳打死你D他是不是壞人?

  要不要小弟打他?

  ‘天乞’莫問天聞言頓時心中大樂的正欲開0,修聽一陣有如九幽冥府傳出的陰森淒厲聲響起;’嘿嘿團……呵一呵一閻王要你之更死一,然而陰森如鬼叫大聲,恍如尖刺股的灌入白浩且內,頓令他渾身不舒服百腦中紊亂不適,因此劍眉怒挑,雙目大睜的怒喝.打斷了陰森之聲:呸……呸……鬼哭狼嗎牌難聽死了?快住口。

  然而陰森厲笑之聲依然響傳入耳,內心更是氣急的望向了老哥哥,而「天乞獎問天卻朝他一擠眼.已朝瘦削老者一佩嘴.白浩這才恍悟的續又提氣大喝一聲;‘往口!寬思於,你找死不成叩喝聲一出,有如九天巨雷,頓時震得那老者渾身一震!驟然止口……

  神色驚愕的盯望著年紀僅在雙十左右的俊逸英挺白衣少年,仔細打量半晌,才驚異的說道;」嘿嘿嘿……小娃兒,好功力?莫非你就是近來名響江南的‘白衣羅剎’不成?

  由法沒有想到老者一出口.便說出了自已被人所冠的名號,因此心中又奇,又立的傲然說道:「沒錯!晚……本少爺就是專門懲治惡人的‘白衣羅利’白浩,怎麼?你怕了吧?若想活命,還不快滾?」

  「嗨,小兄弟,你可別對這位名譽武林的‘幽冥魔焰’無理哦?他只要留館一出,不把你燒得縣化枯骨,也要燒掉你一層次呢?你還是快賠不是吧,否則老哥哥也要遭殃了呢?’

  幽冥魔焰張無心乃是黑道頂尖高手「七巧魔’的師任,自身功力也是在江湖武林中享有盛名的,少右人敢惹,也只有「天乞’及一些白道高手不在乎他,因此時有力敵交手之況,坦也皆無可奈於他。

  者座耳聞「天乞」之言,雖也知他故意使壞,欲挑撥眼前這著不出有何本事的娃兒?要與自己為敵,但憑自己的名聲,只豈肯示弱?因此只是冷哼一聲,未曾開口。

  但「白衣羅剎」由法卻年輕氣盛,毫不畏者應有何兇厲的怒聲喝道:‘哼!要向壞人賠不是?他休想!老哥哥,你且看小弟如何懲治他?喂,老……者應共,本少爺看不慣你凶狠之色,要撕你衣衫了你小心了……’白浩此言一出,頓今」幽冥鹿焰張無心暴怒不已,雙目怒睜盯望著白浩,大有一掌擊斃他之意。

  因為莫說他是個成名武林數十年的高手了,便是武林中稍有名聲之八,著與對手交戰時遭對方近縣觸及,便已等於失招敗落,但若被人當面指稱要撕於身上衣衫,也就等於被人不放在限內,那可比殺了他還難受。更何況是少有敵手的老鷹頭?

  因此「幽算魔焰張無心此時已是功力高提七成.雙目中暴射出兩道有如九幽厲電般的陰森冷芒,口中則響起了令人毛骨擁然,神昏心惡的尖銳陰厲笑聲「菜實姓……

  閻王注定三更死,誰能留人至五更?槳槳槳……

  「啊?是‘勾魂魔音’!小兄弟.快抱元守—……」

  「天乞」莫問天沒有想到張老魔一開始便施展出成名絕技之一的勾魂魔音聞者若不抱元守一,自禁雙耳阻隔魔音,勢必魔音穿腦,輕者神智昏迷,重者成為痴呆,咯血而亡,因此心驚急切的通知白浩。

  而此時的白浩也已覺得老魔尖銳淒厲的嘯聲員八月內局.渾身難受巨腦中昏然.因此心生怒氣的大喝道:「死者魔.你鬼叫什麼?難聽死了,看本少爺打你……」

  口中怒叱一聲.身形疾加迅電的掠至老魔身前,右手如爪,疾勁抓向他面門……

  「幽算魔焰」張無心每每施展出成名絕技「勾魂度音」時,對手十之八、九皆會運動相抗,只有一些同輩之上的成名高手,方能抗拒及出手反擊,因此施功之時,歎注意著天乞」的動向,並未料到那「白衣羅剎也能有反擊之力?因此耳聞怒叱之聲並見日影疾閃而至時,頓時內心駭然,難以置信的狂急斜掠丈餘,怔怔的盯望著它在羅利!

  「噫?小子你……」

  「叱!老魔,別想逃,再打你……’

  白浩爪勢一出,卻見對方疾知鬼冠般的斜掠避開,不由好勝大興的斜縱疾追,左手已迅疾扣向對方面頰。

  幽冥鹿焰’張無心腫雖震驚白衣娃兒竟不畏自己的魔音?當眼見他枉妄的拍向自己面額時,已是怒火狂湧「魂形魁影疾施,幻至左側,右爪疾狠的扣向他頸限……

  「哈哈哈……好!本少爺就和你玩玩,看你與大花、二花有何不同?’「白衣羅剎」白浩雖未曾專注習練什麼掌、拳、爪指的招式,但已將一些所抬的竹簡、皮卷、絹冊、殘書中的各種奇招怪式,全然融合入隨心所欲的戲要方式中並區與飛審迅疾如電的大花、二花,日日追逐戲要,自然而然的將所學融會貫通,可隨著不同的身形自然施出。

  再加上身俱近甲子的功力,因此更是身形迅疾如幻,出手也疾加迅電,變化萬端,因此眼見老魔爪勢疾抓而至。恍如大花、二花探爪之狀,不由內心大樂的上半身驟然科倒,右手已疾神抓扣老魔手腕,左手則由下而k並指點出,恍如大花、二花尖瞟一般,頸疾點向老座右助a

  「幽冥魔焰」張無心眼前一花,爪勢落空,頓覺不妙?修然雙臂由上往下,朝左右兩側分撥而出,右足狠狠的跟向對方下陰。

  ‘啥!真好玩……和大花拍翼一樣嘛……」

  大花、二花各有雙翼.雙爪及尖陵,等於兩個高手各有三種攻勢合圍.但皆無條白浩,且反遭……擒捉摟抱住,由此可知,白浩的身形變化問等迅速玄奧了?出手是何等玄奧莫測了。

  但自從由崖底脫困之後,與「蒼鷹公交手時乃是枉怨得心生殺機,出手無情,唯有與「荊山三友’交手時,乃是存有戲耍之心,並區由此增進了與大花、二花不同的交手經驗,發覺大花、二花每每皆是攻勢多有保留,因此較不驚險,只有與敵人交手時,方能在對方的無情攻勢中,真汪的發揮交戰經驗。

  因此白浩眼見老魔的身形,招式,較「荊山三友更迅疾凌厲.頓時內心大喜的心生習練與人交手的經驗,於是開始注意對方出手招式及身形,已隨心所欲的閃移、挪掠、反擊對方。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幽冥魔焰」張無心沒有想到初一交手,便察覺自己招式處處落空?並且對方雙手忽爪、忽指、忽掌、忽拳,由自己料想不到之處政至?因此內心震驚駭然中,連分心多想之嚥皆無,只能全神貫注的施展拿手巨凌厲的招式攻守。

  站立一旁觀戰的「天乞」莫問天,原本只是面含微笑的注視戰況,但是耳聞小巴嘻笑連連之聲中,身形幻化莫測,難以捉摸,出手招式怪異難察,竟然看不出是哪門、哪派的脈絡?有些格式似覺眼熟,但卻似是而非,與所知招式出手方位略有不同擔更為玄奧凌厲。

  尤其是變化莫測的招式中,竟然有浩然磅蹺立招,也有刁鑽毒或招式,有些若是執劍,早已將對方傷在招下,可惜只是爪勢;有些明明是遙攻之狀,但卻成為貼身出招之勢?

  但是不論何等怪異,目看似並無關連的把式,竟施展順暢,毫無破綻的一氣呵成,令人覺得原本便屬玄奧莫測,變化萬端的整套把式。

  更令天乞心驚的事,竟是發覺小兄弟恍如早已熟悉著魔的所學?竟都能出招攻入老魔招式中的芥子之隙破綻內,逼得著魔慌急收招變式.或是早有先見之明的避開老魔攻勢最盛之處.反擊者魔必拉要害而退傳。

  因此‘天乞」莫間天已知老康有敗無勝,今日必將落個灰頭上臉了。

  而小兄弟的名聲勢必也在今日一戰,震響江湖武林黑白兩道了。

  果然「幽界寬焰」張無心意打愈心驚,愈打愈駭畏得只有招架之力,而無能反擊了;不由枉怒得孤注一擲喝道:

  小子,再接老夫一掌……」

  「哈哈哈……莫說一掌,再五十拿也朽……」

  「啊……小允弟,接不得!是陰焰掌’……」

  就在」天乞」的驚急喝聲中,白浩已察覺對方所擊出的掌勁,夾著綠芒及附籌之氣,雖不知是什麼怪異掌勁?但耳聞老哥哥急喝之聲,驟然收掌,暴升而起,凌空倒翻向對方身後。

  ‘幽冥鹿焰’出招無功,恨恨的暗罵天乞」但身形已疾轉朝後,右掌再度前身形下落的白影處擊出了凌厲陰寒且閃爍如同克火綠芒的掌勁。

  但沒有想到白潔身形不但未落,反而略一旋飛,竟又衝升而起,並且斜度至若置上空.右民順勢勾向他預項,恍如要將大花或二花的身軀勾向自己手中一般。

  「幽冥魔焰」張無心拿出無功,眼見對方足尖勾向自己頸部,但已然來不及再聚衝出掌,因此只得疾退兩步,在掌頸疾砍向對方小腿,而回縮的右掌也比掌為爪.抓扣對方足踝「太陽太陽」兩穴。

  老魔這一把二式,卻恍如大花、二花凌空振翼下拍,雙爪前探,抓扣一般.因此自浩嗤笑一聲,右足疾縮,身軀順勢凌空旋轉至老壓在後方。

  老寬在拿刀茲空.在爪也因追扣對方尺踝不著而身軀半側,就恍如火花、二花翼爪落空,頸皆盡現白浩眼前的情況一模一樣,因此白浩內心大樂,伸掌疾扣……

  「啪……啪……」

  ‘啊……小子……老夫饒不了你。」

  兩聲拍擊脆響「幽暗區捐只覺得雙臂火辣辣的劇痛,霎時任駐月羞辱得怒叫一聲,暴然前竄中雙掌已朝後猛擊兩股掌勁,但是卻聽項方嗤笑聲傳入了百內:嗤……

  嗤……老魔別跑,本少爺還沒撕你衣衫呢?’「幽冥魔焰」張無心聞聲更是內心震駭得狂呼一聲,暴審之勢更疾的往右斜審,但是輕笑之聲依然在身後上方傳入了耳內,並且倏覺後領緊扯,嗤笑之聲又傳入了耳內。

  「唁!抓到了吧!」

  ‘嘶……滋……

  「幽冥魔焰」張無心此時可真是嚇得膽破心驚,全身生寒,面如死灰得也顧不得什麼顏面?身軀疾撲地面.翻滾兩匝,躲避對方攻擊自己頭頂及背後要害翻滾中已是灰頭上臉,滿身塵土,但卻見白影落地未追,這才暴縱而起,狂叫疾掠而去,耳內尚聽見脆笑聲說道:「晦,老哥哥,你看我撕了他的衣衫吧?要不要留下他腰間那個小布索?」

  「白衣羅剎」笑語中「幽冥魔焰」已嚇得狂掠數文之外,並且悲忿地叫道:

  「小子,你走著瞧!老夫誓必要將體化為枯骨,凌碎洩報……

  「哈哈哈……老魔你別跑.咱們再玩一會兒如何?嗤.看你,連大花、二花還不如?要想傷本少爺可難哦。’

  白浩笑語著卻又見老哥哥雙目徵望著自己……不吭一聲,並目富道兩旁也圍聚著不少神色駐然的行旅,不由面上羞紅的躡儒說道「老……老哥哥……你怎麼這樣看小弟?還有好多人在看呢?咱們快走吧……」

  雙目驚睜,任立當場的天乞莫間天沒有想到新結交的小兄弟,竟然比自己想像的還要高明近倍?不但身手高輿玄妙,巨功力高深得在自己之上許多?連功力與自己在伯仲之間的「幽寞魔焰」竟不到十把已是衣衫被撕,翻滾脫逃,這還是小兄弟童心未準的有心或更,若是心生殺機之下……

  「天乞」莫問夭思忖及此,不由渾身一修一健而神色駭然的強笑道:「哈……

  哈……哈……小兄弟.老哥哥這雙招子可沒睛.竟然結了你這個高深莫測的小兄弟?

  這‘幽冥魔焰張無心縱橫江湖數十年,何曾在敵手之下敗於十招之內?而目如此狼狽的翻滾狂而逃?小兄弟,經此一戰之後,你這‘白衣羅剎’的名聲,勢必震驚武林黑白兩道了!如此一來.老哥哥也將跟著你沾光了。」

  「啊?這一戰……沒有鞋?小弟又是和他玩一玩而已,並未持鬥呀?老哥哥,你怎麼會如此說?」

  「天乞莫間無聞言頓時哈哈大笑,並未解釋,但心中已為他如此重心來準.竟將持鬥當成了戲耍之事而耽心.定要評加勸告且詳述共湖武林中,爭名鬥狠之間的凶狠殘酷,否則以後若遇到了心狠手辣的陰險者度,勢必要遭到危險。

  望了望首道兩旁的地旅中,有不少黑白兩道及綠林之八,另外尚有一些面浮驚畏之色的黑衣人,心知乃是‘蒼鷹會’所屬,因此冷哼一聲後便笑說道:哈哈哈……

  小兄弟,經此一戰後,相信已使不少宵小之輩不敢再大膽招範你了,不過老哥哥還有一些事要告訴你.咱們邊走邊說吧。

  於是兩人在不少的敬佩及驚畏目光中重行上適,果然也如「天乞所言.不到二日已然格幽冥鹿焰’十招不到便衣毀,敗逃在白衣羅剎’拿下之事,恍如波濤般的四散戶傳,使得「白衣羅剎的名聲.在平靜的江湖中激起了一片片的漣低時已入夜。

  貴池城’已角燈火通明,遠遠望去燈火映射空隙,如同一座光環中的城池。

  西大街的一家客棧內白浩澇面笑意的步出了客棧,在大街兩側商家所列百貨前默默的觀賞。

  半年多的時光中,大多在荒郊野地闖出入,尋找湖潭,甚少有閒情逸致在城內閒逛,如今與老哥哥同行後,已有丐幫協助查尋.當然比自己四處胡亂詢問查看有效且快速多了也使空閒時間增加了。

  「天乞」莫間天有事暫由他去.白浩也不願孤層客棧,自是趁機在繁華的大街上遊玩.看看人生百態及少見之物。

  由西大街緩緩閒逛至南大街未幾.突見另一方的一門店家內竟擺置著不少的童玩之物,頓時心中大喜的急行穿過往來的行人之間。

  「叱!冒失鬼,你要死啦?」

  白浩聞聲一驚,並突覺一道拿影疾拍向面頰,頓時慌急間首問進,且在手本能的隨手推去,掌心壓在一團柔軟之處,並將對方推開。

  「啊?下流胚子……找死!」

  白浩續聞女子驚叫之聲時.已轉身退開數步,竟見一位年約二八的瓜子臉姑娘.滿面朱紅但美自怒睜,咬牙切齒的神掌報拍而至。

  內心中尚不知是怎麼回事」但已本能的急問,避開對方柏至的掌勁,裡溢息的說道:「這……這位姑娘……你為什麼要打我?我也沒惹你……」

  瓜子臉的美姑娘出掌無功原本欲追擊,但身處大街之上,往來行人眾多,因此也不便驚世駭俗的出手逼攻.但耳聞那白衣青年之言,芳心更怒,可是只不敢在大街上說出破辱及身軀之事,因此美目泛紅,淚光浮顯的咬牙怒道:你……你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心裡清楚,是人物,快說出名目,爾後自有人找你算帳。

  白浩病畜依然是困惑的不知自己做了什麼錯事?也不知她為何會氣得面紅耳赤.嘆牙切齒?因此甚為惶恐B疑惑的揖年L說道;」姑娘,在下只是穿越大街而已,並未做錯什麼事呀?而巨方才乃是姑娘突然伸手拍打在下面頰.在下慌急閃避中.推開姑娘而已,哪有對姑娘不敬或欺負你?

  美姑娘聞言,更是羞怒得恨叱道:「下流胚子,你自己做的事還不認罪.尚要狡辯?」

  此時二人身用已圍聚了不少著熱鬧的男女老少,其中也有初始行經二人身側的數人,且有一名五旬左右的錦衣老者將一切看在眼裡.再加上眼見白衣青年相貌堂正,已甚為真誠無邪,因此已開口打圓場的笑說道:兩位公子、姑娘,巨獎再爭執了,如此豈不令人著笑話了?其實方才之事老朽正巧在側,因此已看見前因後果了,倫理雙方皆有錯,這位公子不該冒失穿行大街.妨礙街心行人;而這位小姐心中雖有氣,但也不該伸手摑人面頰,以致引起了這位公子慌急中的胡亂報櫃,因此無心之錯,實非有意差小姐,故而怪不得這位公子了。’既然有人出面作證.當然引起了圍觀之久的議論,因為在世俗中,原本女子的地位便較男人低,況且女子一生氣便出手相男人面頰,所謂打入不打勝,因此已構成了羞辱對方之意,爾後再有什麼.也屬理虧之方,況且尚是慌竟無心之錯’於是眾人議論中.十之八九皆指那小姐高傲司蠻。

  但是再怎麼說.她是一位姑娘家,縱然男人有理.也只能委屈些了因此那位錦衣老者續又笑對白浩說道:這位公子.初始之錯乃是你不該冒尖橫穿大街了。以致引起了紛爭,故而依老朽之見,你當對這位小姐賠不是,方是大丈夫所為。

  白浩耳聞者者之言時,已回想方才之事,確實是自己不該心喜急迫的橫穿大街,才引起了對方的不悅.而日方才自己慌急推櫃中.似乎推在對方身軀共處,好像便是馨妹妹曾說女子不能遭人碰觸的重要部位。

  回思之後,再加土耳聞老者之言,頓時面浮惶恐之色的忙揮禮說道‘是一是……

  老文所言甚是.晚生受教了這位姑娘,一切乃是在下之過,因此在下甚為自慚賂罪,尚情姑娘見該獎怪。」

  美姑娘原本只羞,又想得不肯放過他,但有人居中說和,似乎初始之錯自己較多,而引起群眾議論,內心雖然差憤巨不平,但又不敢過份爭執,否則更將遭人視為錯方,因此,眼見對方連連躬身作揖賠禮,縱有十萬個不願意,也只能忍下,不再叱責對方了。

  苦心羞憤的盯望白衣青年一眼後又朝錦衣老者略微一福身,便賭氣的急忙穿出圍觀人群離去。

  白浩經又朝錦衣老者及圍觀眾入揖禮賠不是後,也差慚的行往另一方,與那姑娘背道而行,但遊逛Z心已然蕩然無存,默然的行返客棧。

  夜入二更,白浩尚無睡意的簡富仰望高懸的半月內心中紊亂不已的朝思亂想著,依稀記得的幼年時光.懸崖之下的陰森絕谷,以及馨妹昧.老哥哥,還有田間那位姑娘。

  突然眼見一道黑影.由數丈外的院牆翻入……

  白浩心中一怔,立時想起老哥哥曾說過.偷盜之輩的夜行人.因此好奇心大動的迅疾窗圄而出,尾隨那夜行人身後看他想做什麼?

  夜行人迅疾沒入一長排的右側上房暗隅中,白浩尾隨之下.正巧望見夜行人穿入一間上房的格窗內因此身形疾幻至窗台下.尚未及探首內望,已聽見內裡有人在低聲細語著似乎是相識之人?並非偷盜者,但心奇夜行人為何不大大方萬的入活拜訪.卻要暗中潛入了因此靜伏聆聽著。

  「哼……哼……喬老弟,憑老夫在‘貴池’地面的名聲.你還信不過嗎?」

  不……不……朱兄,小聲點,小弟豈有不信之心?但小弟此次來時,曾得會主嚴囑,自是要小心行事,而已先死‘鐵掌翻天能否領袖周遭黑白兩道,也將在此一舉了,況且在後的財富.權位不可限量.當然希望朱尼也能小心行事,莫要打草驚蛇,遭人起疑才是。

  嗯……喬老弟你放心.城內外的地痞混混,老夫可是一把罩,散發出一些消息自是輕而易舉,無慮出錯,倒是老夫擔心黑道白兩道兩道厚集之時.大約估算.少說也有三、四百之眾,而貴會有能力一舉降服他們嗎?何況其中有些黑道梁鸞不馴的邪魔.以及白道中的頂尖高手.因此老大擔心……

  嘿嘿嘿……此事朱兄大可放心.本會自有人能兵不刃血的……降服他們.如此河骷歸順聽從使喚,不滿朱兄,在西南之方.已有本會盟及早已低服了上千黑白兩道.至今尚無人有一絲不滿背叛,只要事成之後,朱兄便可如同武陵山‘飛虎堡’翁堡主一樣,學控西南上乾黑白兩道的高手了。

  哦?‘飛虎堡’堡主翁老怪?曬一怪不得這兩個多月中飛虎堡之人竟敢遠至潭州而無人過剛好吧,喬老弟,你就回覆貴上說,老夫依言行事便是了,老夫這就回去了,你路上要小心了,莫將身份洩低’

  嘿嘿嘿……朱兄放心了小弟乃是以貨販身份進城的,明晨便出城展報會主。

  在窗台外的白浩聞言至此.雖不懂二人說些什麼?但已知絕非好事、並且心知那稱為「鐵掌翻天」的朱投入即將離去,因此身形疾幻,隱入三丈餘外的樹叢之後,再迅疾返回所居上房內。

  翌日晌午.白浩在客棧前堂用早膳之時.突聽叱罵之聲由店門傳入……

  「呔,臭化子,快走開,莫敗了本店客官食慾。」

  哇一代狗眼看人低的臭小二?老化子可是財神爺,你竟敢表我出門?有好酒,好菜快拿來給老化子享用,待會賞你一些雜碎便是了。」

  「噫?臭化子,尚敢……」

  白浩聞聲知人,因此急忙開口搶道:‘老哥哥,你來啦?小二哥莫怒,快送些好酒,好菜來……’

  「啊……這位臭大爺與公子爺您……是……是……酒菜馬上送到。」

  「天乞」莫間天時時經歷如此之事.因此已習以為常的未曾動怒.跨著大步進入店堂,行至白浩獨坐的靠窗方桌前,大刺刺地坐在對面.並且笑說道「小兄弟,待會兒老化子帶你去拜望一名名譽武林的前輩,這位白道高手與老哥哥已有三十餘年的交情了,對江南略有名聲的黑白兩道皆知之甚詳,到時小兄弟只要將你爹娘的面貌描述一番,或許他便可知曉是什麼人呢外白浩聞言大喜.頓時慌急說道;‘啊?既然如此,老哥哥,快帶小弟去拜望那位前輩吧?

  「嗨,小兄弟你急什麼?老哥哥此時酒蟲尚未擺平,哪走得動?等等,等老哥哥酒足飯飽後再說。」

  「喔……是……是……小弟太急躁了。」

  兩個時辰後.回落西斜的黃昏時分「貴池城東郊五里外.沿江而建的一片大莊院「飛虹山莊’莊門前,有一對七旬左右的老夫婦及一對四旬餘的夫婦。

  還有一位年約二十二、三的英挺青年與天乞及「白衣羅剎相見,頓聽天乞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常老哥如今已是四代同堂了,台給弄孫可真愜意呀?哪像老化子至今尚是孤家寨人?浪跡江湖,可悲,可嘆哪……

  七旬老者聞言頓時笑罵道「你這具化子.每年都難得來個兩趟?每次都滿口醉言辭語的,沒一次正經過.快進莊至客堂坐吧.呢……這位小友器宇軒昂,相貌不凡,莫非是化子……

  哈哈哈……常老哥.這位乃是化子新結交的忘年之交,也就是近幾個月名譽江湖的‘白衣羅剎白浩。’

  「天乞」話聲一轉,隨即朝白浩笑道;小兄弟.化子給你引薦這位高人,這就是老哥哥跟你提過的‘飛虹山莊’莊主‘飛虹劍’常清波老哥,這位乃是老嫂子‘飛花仙子’還有這位則是常老哥任於‘掌劍雙絕’常春明及‘紫羅帶’唐秋鳳夫婦;這娃兒則是常老哥長孫‘追風劍常曉晨……對了,常老哥.咱們可是各交各的,讓他們年歲相當的年輕人自個兒去稱呼便可……’飛虹劍常清波~家王代.沒有想到與老化子同來的白衣青年竟是近半年中震譽江湖,凶狠殘歷.殺人不眨眼的凶人白衣羅什?頓時震驚注目,不知他怎會成為天乞的忘年之交?

  內心驚震中,眼見「白衣羅剎’笑顏……揖禮,也急忙……回禮寒喧.以免壞了利數。

  但是令人為難的是「天乞口稱伯衣穿什是結交的小兄弟?如此豈不要使「掌創雙絕」及「追風劍等稱他為叔及爺?可是能開得了口嗎?因此只能強笑的D稱久仰……

  尚幸「天乞’英問天早已思忖及此.因此忙又接口解困這才使掌劍雙絕及追風劍松了口氣。

  其實在江湖武林中.只尊重輩份,不論年齡.若天乞不開口解困,還真令一家三代為難.不得不開口稱叔道爺呢.但是又不能真的不顧「天乞」輩份.因為只有以白少快稱呼最為恰當了。

  飛虹創常清波夫婦倆陪著天乞進入了莊n,行往客堂時「追風劍」常曉晨已搶在乃父之前笑說道:爹。贓,這位白少使與孩兒年齡相近,孩兒正有心向白少使求教.因此您兩位先入堂陪莫爺爺便是。

  堂到雙絕’聞言頓知兒子心急,因此立時笑道也好.你可要好好招呼白少快才是,白少使如有何需要?儘管開口,不必客氣。’白浩心性純真,哪懂得他們父子間的心意?因此毫不在意的忙揖禮笑說道:前輩您客氣了,晚生有常兄相陪.也可求教一番,實不敢煩榮前華伉儷相陪。

  掌劍雙組常春明夫婦聞言,互望一眼後,也不廢氣的微微額首,@雙雙行往大堂內,而此時「追風劍常燒層則朝白浩笑道「白少俠,您的在名在近半年中.已然震響江湖武林.據傳聞中所言.您曾與蒼鷹會激戰數度,斃敵上百.如此已是大快人心,迅疾傳遍大江南北.但不知自少俠師出何方高人’白浩聞言頓時訕訕笑道:常無誇讚了,在下乃是……

  兩人邊談邊行時,只見正堂大房右側的庭院處,有一位身材美好的女子急行而至,並且脆聲笑叫道:十哥,他於爺爺來了是嗎之在……咦?你……體……好哇?

  無恥之輩,竟然又追至姑娘家院束了?著姑娠可饒得了你……」

  白浩聞聲任望,竟然是昨日在大街上,險些交惡的姑娘?正欲開口打招呼時,卻見她嬌軀一招,疾涼而至手掌已枉猛凌厲的罩至胸後因此,慌急暴退地避開攻勢,並急聲說道:住手一銀根!昨日在街卜之事.那位老文不是已言明你我皆有錯失了嗎?在下也已當眾向姑娘賠不是了你……你怎麼……

  然而那姑娘毫不聽信他說什麼?雙掌又疾又狠的連連追擊迅疾閃躲的白浩,而g意想愈怒,愈打愈狠,似乎不將自浩擊傷,誓不罷休。

  「追風創」常曉展原本不知是怎麼回事?但卻知昨日小妹怒沖沖的回莊後,竟在房內悲聲哭泣,任由奶奶、母親慌惠安慰,詢問,卻不肯說出究竟發生了何事?

  因此,眼見小妹憤怒之狀以及言詞中似乎昨日便是與「白衣羅利」結怨而返?

  但是白衣羅剎」乃是化子爺爺的忘年之交小兄弟,而區來者是客,豈可對來客不敬?

  於是急聲喝止道:「腕妹,快住手.由少使乃是客人,你快住手,有事慢慢說清楚便是……

  但是常姑娘認為這種淫賊竟敢在大街之上,伸手摸樂自己的胸乳,羞辱自己的清白,如此之事,怎好開口說出?因此更是意想愈悲戚,愈想愈忽很,淚光浮見咬牙切齒的狂猛追逐攻擊。

  而白浩竟然毫無防備,反擊之意。

  追風劍’限見小妹不肯罷手的疾猛征攻,尚軍‘白衣羅剎只是惶恐得四處閃躲,並未曾出手反擊,頓時放心地喝問道;由少俠.您與小妹究竟是怎麼回事?可否說說前因後果?’

  「啊?常兄,是這樣的,昨B……’

  不許說……體膽敢說出來?本姑娘就隨你拚了。」

  白浩耳聞她悲急的尖叫聲,頓時心中一慌,果然不敢再說,但卻懊惱地說道:

  不說一我不說、我可是姑娘,你不要再打我了,好嗎?事實上昨日之事.那位老文也說過怪不得我嘛……

  但是常姑娘又差、又氣,哪還聽得他不認錯?再加上狂猛攻擊了數十把.連他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因此更是羞憤難忍.顧不得什麼客人不客入了?反手執出腰際佩劍,一出手便是家傳「飛虹劍」勁疾凌厲的署向白浩。

  其實一個大姑娘家.當街被人觸及胸乳自是甚為羞辱,並已深覺清白有失,不過事已發生,若白浩賃上她拍打數下甚或更多.或許便可令她氣消大半。

  再者白浩乃是英俊惆設的青年,更易獲得姑娘家的好感,也許會有什麼出乎意料之外的好結果了

  奈何由法純真無邪,也不懂姑娘家的心思?雖然惶恐閃躲並未還手,但卻未能認錯賠不是.這要內心羞忿的姑娘如何平息心中羞似當然更是氣得常姑娘執劍狂歡了。

  而此時的追風劍」眼見小妹竟然執創狂歡,頓時驚急得叫喚住手,然而連連數把後,意見」白衣羅剎身形如幻.恍如熟悉家傳劍法也深知破綻,在井子之隙甯閃避創勢,招招無功而息。

  追風到愈看愈心驚,意看也愈不服氣?憑名警武林的‘飛虹劍法’竟然連對方的一片衣角也削不下來?而且對方尚未曾出手反擊,那豈不是砸了飛紅山莊的名聲?

  江湖武林中哪個人不為名聲爭強鬥很?哪個人肯使好不容易才在武林中闖出的名聲受損?更何況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

  因此迫風劍不但未曾再阻止小妹.也未曾呼喚爹娘前來勸阻.並且也想看看白衣羅剎究竟有何高絕武功?能出道半年左右便聞出如此響亮的名聲?

  白衣羅利白浩初時尚惶恐的未曾動氣,希望她能明理自製而罷手.沒想到她不但未曾住手,甚而執出長劍凌厲攻擊,似乎欲將自己刺斃,方能消氣罷手?

  側目望去,眼見「追風劍竟是默立一側,並無制止之意?因此內心怒意逐漸湧升,也不肯再忍受她刁蠻霸道的無情攻擊。

  因此,當她劍招疾變,續招再施之際.艦準了些微破綻,右手疾加虛幻的穿入了劍裕之內.握住了她手腕,猛然一抖回扯。待她身軀倒轉,將貼靠懷內之時,左手疾託將她圓滾柔軟的玉臂猛然推出。

  常姑娘將家傳劍法施展至第二輪,尚未曾制住對方,此時已是羞怒Z意大成,驚震之意漸生,因此已穩定心神的沉穩出招。

  使然,一支大手.似虛似幻的穿入了劍幕內芳心大吃一驚,尚不及變招,手腕已被緊緊扣住……

  接而一股暗勁疾科.立使全身真氣震科消散,身軀也被扯向了對方,苦心大駭?

  尚不及驚叫出口,一支大手驟然貼靠臀部,猛然托起身軀且推出……

  但是令她驚駭差額的不是頭招被指,而是臀間那支大手猛然託推中,竟有一指陷夾緊貼臀縫中,而且指尖竟項壓在會陰穴前的羞處?

  使得常姑娘羞驗尖叫一聲後,竟然腦內轟然一聲。

  全身一軟,昏迷不醒了……

  昏迷的常姑娘落在白浩手中之時。追風劍常曉晨也同時驚叫了一聲。

  急撲向前,恰好迎向凌空飛至的妹妹身軀,焦急的摟抱住放至地面,正欲向「白衣羅利」問罪時,竟見他神色凜然.並浮顯怒色,雙目中的精芒,恍如兩道利劍射至,頓時心中一顫.慾說之言已卡在喉內無聲發出。

  白衣羅利自浩冷然望望任內後,竟冷哼一聲,轉身疾掠而去,眨眼不知去向?

  片刻後,堂內眾人已得知消息……

  飛虹劍」常清波頓時神色大聲叱斥追風劍為何不制止妹妹或盡快稟告?如此開罪客人,豈不是個飛虹山莊名聲有損?

  天乞莫問天內心中雖也不悅,但又不好多畝,嘆息一聲後,便要告辭尋找小兄弟。

  「飛虹劍」常清波心知「天乞」如此一走,恐怕將使數十年的交情有了異變.甚而可能招惹一個功力高深莫測的仇了,因此急聲說道:‘老化子,你巨莫走,白小哥兒已然不知去向T你要往何處追尋,你何不且坐,將由小哥兒的來慶略說清楚,井區查明Y頭為何與白小哥兒有怨隙?若是丫頭之過.還要煩你以後代為向白小哥兒陪不是,若其中另有緣由……或許以後也要煩你居中代為牽線呢y天乞莫問天方才已然聽黨曉晨說出經過情形,也已判斷出其中恐怕並非是單純的怨隙……

  再加上方才「飛虹劍常老哥與老娘子等人,也曾在內堂追問丫頭率由始末,現在再聽黨老哥之言.已然恍悟其中另有難以開口的男女之事。

  憑自己與「飛虹劍常清被數十年的交情,一千小輩也等於是眼看著逐漸長大成人,婚嫁生子。

  而「凌風燕’常柔婉雖然黠慧俏皮,擔卻不會倚仗家門之勢數人,更非高傲司蠻之八,因此與小兄弟之間,恐怕是有什麼誤會.才引生雙方不悅的紛爭。

  因此「天乞」莫間天冷靜思忖之後,認為確實項洋間內情再做道理,否則中日一去.定然會分數十年的交情生異,於是啥啥大笑道:‘哈啥啥……常老哥,著來老化於今日此來真不是時候,不過老化子原本便是想帶小兄弟來讓你瞧瞧,但沒有想到會發生如此之事,其實老化了新交的這位忘年之交‘白衣羅剎’白浩,他……’當「天乞」莫間天緩緩將日浩的身世及心世,逐~的詳說之後,不但使飛虹外常清波祖孫三代驚異萬分了。

  而且傳入了內堂的婆媳女兒月內後,才使「凌風燕常柔婉知曉了那個白衣惡徒的身世心性!

  似乎真是自己錯怪了他,並又引發出自己受辱的情況。

  一家人終於明白了前因後果,但事已至此又奈何’只能感嘆天意中有了如此捉弄小兒女的風波……

  爾後要如何乎息此段是很、是怨的心結.則要看雙方如何化解了?

  當然「天乞」與「飛虹劍’一家人,以及「凌風燕」本人皆各有心意在胸,只是未曾說出口而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