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痛擊蒼鷹 結交忘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寒蟬淒切對長享晚驟雨初歇

  留戀情執手相著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幕築沉沉楚天閉

  多情離傷哪堪冷清薄荷凝珠

  圓月殘楊柳岸孤影斜良辰好空虛

  自憐湖海報相隔欲問歸期問日是

  白浩神色悵然,魂留嬌娥身伴.憂惚而行,不時憶起馨妹妹淚眼滂論,堤娓低語的模樣,奈何?腦海中不斷的湧起馨妹妹的悲戚詞歌,多感傷。

  胞中紊亂.胡思亂想的緩緩前行,突然被一陣陣噁叱,狂笑及金鐵交鳴聲驚醒!

  頓時好奇的循聲細聽?發覺是由道旁樹林內傳出……

  原本無意多管閒事的續往前行,但卻又被女子悲泣及混亂的怒喝狂笑聲勾引得忍不住,於是小心翼翼的進入了樹林內,探望究竟發生了何事?

  並不高大濃密的樹林內,有一片林木稀疏.荒草雜亂的空地.此時正有二十餘名一式黑衣的壯漢。俱手執兵器圍困住一名傷痕累累血水淨衣,滿面悲憤之色的青年。

  另一方則有兩名年約四句的黑衣壯漢.滿面淫邪之邑的架著一名花信少婦,並國神和在少婦突胸及小腹處撫動不止的淫笑連連。

  在右側尚有一名年約五旬出頭的陰森老者,面浮猙獰之色的說道:嘿……嘿……

  小輩還不快束手就擒?否則莫任老夫出手無情要傷及你了I還是快棄械吧。」

  無恥之徒」蒼鷹會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通害同道.難道不怕引起武林公憤嗎?

  你們快放了拙妻.有木竹互胡勝負,一決生死。

  身陷危境的青年連連排死前衝,欲救遭擦的妻子.但皆被眾大漢狂笑攔阻遏退.因此悲憤的狂怒的叱喝著然而那明志老者卻冷笑道;「嘿……哩……陶少局主,貴局所保的暗謀,騙得了綠林,卻瞞不了本會,聽老夫之勸.你還是乖乖的交出紅貨吧,否則,饋……噴……如此一朵盛開的鮮花,不知能否受得了群峰狂採?而已只要劈了你,還怕擔不出紅貨嗎?」

  那青年聞官更是雙目怒睜,咬牙切齒的顫聲喝道;你……你……江湖道義一l等蒼鷹會形同盜匪.且甘犯武林大忌做出這等建行?本……本少局主……總有一天蒼鷹會將遭天下武林群起攻之……

  「哈……哈……哈……小娃兒,死到臨頭尚嘴硬?要知本會行事毫不拖泥帶水,乖乖聽話,老夫尚會給你們一個痛快,否則要你們死也死得難堪,因計們別……’就在此時,倏有一道烏黑之物疾如箭矢的射入老者口內,要時使得老老話聲頓止.神色驚駭得倒退數步,巨臉紅脖子粗的神指扣嘔不止,吐出一堆於馬糞……

  突如其來的情況,不但令眾黑衣壯漢驚愕伍望,便連那青年也愕然環望.心知有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

  「兄弟們注意啦1有不長眠的要架樑子……」

  「吠!什麼人?竟敢招惹本會之事……」

  「快搜!快找出來,大卸八塊……」

  就在眾黑衣壯漢狂怒嘩叫之時.窮聽樹林有人狂叫道:「哎呀……殺入了!林子裡有惡人害人啦……」

  此時,陰森老者已是枉怒得咬牙睜目,神色猙獰的疾掠出林,眼見林緣有一個身穿雲白衣的少年,正朝官道兩側大聲呼喊,因此心生殺機的怒喝道:小輩住四!

  你竟敢干涉本會的買賣?納今來……

  白浩狂急呼叫中,果然引起官道兩方的行旅注意,但尋常百姓商旅走卒.豈敢插手江湖的不平?

  因此眼見由樹林中衝出一些手執兵器的大漢後,不但不敢靠近,反而慌急的退往來路遙望。

  此時,那陰森老者已是狂怒的揚棠報劈向白衣少年,意欲一掌結束他的性命後,再入林續完未竟之事。

  但由港口中呼叫時,早已望見那老者補至,還有數名黑衣大漢手執兵器枉怒圍至,因此,身形疾如箭矢般的閃過老者撲攻,竟未曾還手的疾幻入林。

  陰森老者撲勢落空,腳尖一點地面反身欲追,但只見到七名手下兵器揮揚中,那白衣少年已然竄入林內,因此狂急喝道:‘小子哪裡走?快追……」

  就在此時,已聽林內織然傳出一陣慌亂痛呼聲,並且驚叫大喝之聲,連連傳出……

  「啊……什麼人竟敢……好痛……」

  「哎嘈……我的手……」

  「啊?是個白衣小子!快砍了他……」

  「咦?小子找死……啊……」

  「哇……痛死……」

  大家快挺住……小子別逃……快架住那娘們!快……畦……救……救我……

  「吠!哪來的不長眼小子?竟敢……唉唷……」

  「圍住……圍住他們……」

  陰森老者聞聲已知不妙,更是狂怒得急掠入林,已然眼見手下們又畏只怒的吶喊,追逐著方才那白衣少年及即將遭擒的青年夫婦,先後由右側方奔往首道中。

  白浩身形如幻的突擊林內大漢,迅疾救出青年夫婦,坦搶入官道時又被對方急迫圍困住,並見那陰森老者滿面猙獰之色的跨大步逼近,且咬牙怒叱道:「不知死活的無知小子?你不僅敢破壞本會好事.而且還傷了本會之八縱然一死也難卸罪過!

  還不快報出名號及師門來歷?看著是否能免去一死之罪。

  白浩聞言頓時內心有氣,明明是他們仗勢欺人,巨要搶奪大哥哥,大姊姊的東西,竟然還振振有辭的責怪自己?因此心中更是興起了除惡便是救著之心,內心暗罵著:哼,你們這些惡人欺壓善良百姓,若不殺光你們,必然還會危害其他百姓.對,殺光你們便可使往來百姓不再遭危害。’白浩內心中湧升起除惡務盡的想法後,雙目中已閃爍出一股凌厲錢眼的精光,環望向陰森老者及四周黑衣大漢,嘴中尚哺哺低語道「哼,我已非兩個月前.不知善惡,心慌畏懼的人了,你們一手了你們便可以使百姓、行旅不再受害了一個……

  你們都死吧……」

  內心憤怒殘根之意興起,也未曾回應陰森老者之言,竟然身隨意起,疾如幻影般的幻至右惻黑衣大漢之前,雙手伸張如爪,疾如迅電抓出,並區順著圍立的黑衣大漢,……抓扣而出。

  霎時,只聽聲聲修啤哀鳴之聲響起.一些壯漢只見由彭加幻,慘叫連響,尚不知怎麼回事?也未曾防備時,修熱須喉或胸D劇痛.只能手腳掙動或慘叫一聲,便倒地而亡……

  圍立一圈的黑衣大漢,耳聞另一方的同伴……慘叫倒地,雖不知發生何事?但也驚駭得心知有警!因此,已全神戒備及揮刀自衛。

  而那陰森老者功力較高,已然發現那白衣少年化為一道白色幻影,所到之處手下已……倒地,因此內心律駭得枉急叫道:大家小創快揮刀自衛……小子,你當本會好欺一附,接老夫一掌……

  陰森老者驚見白影疾晃而至,震驚駭然的急揮雙掌之時,耳中已響起了清脆如重子的怒叱聲;哼!你這老頭最壞了殺了你便除掉一半了……」

  陰森老者雙掌疾劈落空.並聽脆語人耳,修然喉間劇痛,竟然連抬手自衛立能皆無,腦內駭然的知曉,今日遭遇了一名功力高深莫測的絕頂高手。

  但眼間的劇痛,已使他吭也難吭一聲.全身劇顫,四肢發軟無力,腦中轟然,眼冒金星,終於無聲無息的倒地而亡。

  此時,已有黑衣大漢見圖成一圈的同伴,連貫倒地不知死活.見疾如迅電的蔓延至自己不足兩丈。

  因此駭然的仰首翻倒,爬滾遠離一安然僥倖未曾遭難的留得一命.但已嚇得原屎齊出的駭然尖叫若;啊……天哪……救命……饒了我……饒我……

  「媽……媽呀……饒……救命哪……」

  疾如電光石火的繞*一圈,也只過有三名大漢,機價的逃過一劫,其餘二十三名竟然在茫然無知,連閃躲之機皆無的情況下倒成一圈,恍如中了邪一般.眨眼間先後倒他身亡。

  如此令人駐然的景況,不但使僥倖逃過一劫的黑衣大漢嚇得魂飛魄散,全身顫抖,冷汗直流的軟倒地面,近似瘋狂的尖叫求饒.便是死中得生的青年夫婦,也嚇得面無人包.相擁而立,疑似導處夢幻之中似假非真?

  身俱五十年左右功力的白浩.以往與大花、二花追逐戲耍時,皆是諸多保留點到為止.前些時日與「荊山三廣交手時,也僅是戲耍逗樂之心居多,因此至多施展出五成功力。

  然而此次心生殺機,全力以赴再加上獨特的習功立法,使身手較一流高手尚要迅疾近倍,而巨除了那陰森老者勉強尚可稱為一流身手外,其餘的黑衣大漢也僅是身手低弱的三流之輩,因此怎麼可能抗拒得了白浩的全力攻擊,當然有如狂風掃落葉般的九成後歿。

  天哪……羅利……厲鬼……凶殘的羅剎……

  啊……去了……全完了……翎主也完了……

  「殺……殺……殺人不……不眨眼……完了……公子爺饒命……饒命哪……」

  「少俠!我們只是供人驅策的低下之人,您大人不計小人過,燒了我們三人吧。」

  三個僥倖餘生的大漢,在驚駭尖叫聲中,已是麵包死灰的跪倒在地,頻頻叩頭求饒,為的只是能殘喘求得一命。

  而此時獲救的陶少局立夫婦倆,雖然大難不死,得人相助,但眼見恍如森羅地獄般的淒慘景況,竟也嚇得渾身回科,緩緩倒退……

  唯恐這一身白衣恍如厲克羅利般的白衣少年,也是為了身上紅貨而來.那豈不是方脫狠群,又八虎口?

  然而,此時的白浩,竟然被自己全力攻殺所造成的淒慘景況,驚徵得呆立滿地屍身之中.尚疑似並非自己所為?

  也不知過了多久,神思緩緩回復的環首張望.身周竟然已無一個活人,便連官道兩側皆是空蕩蕩的不見人影。

  白浩徵望中,也憂悟知曉所有的活人都嚇得敬走一空,便連那受賦人所欺的大哥哥,大姊姊也不見了,但內心中卻有股行俠仗義.除惡衛善的得意充溢胸中,並且已抱定往後也要如此了才能使好人不再受惡人的欺凌了;內心欣喜的續行上道,不多時已踏入了一小村內。

  但沒有想到小村的百姓眼見白浩進入村內,竟然慌急駭然的走避一空,只有一些看似粗壯大膽的漢子,尚能盯視不會。

  白浩雖然不知村民害怕什麼?但心胸坦蕩的緩緩前行,待見到一間小飯堂,才跨步入店,欲入食襄腹。

  店堂內,稀疏的三桌七名食客,眼見一身雲自的白浩進入了飯堂內,原本譁然的言語之聲驟然靜止,已見一雙雙驚畏的目光,逐一轉向了垂直,並進食不語……

  渾身顫抖.腳如有乾斤重的店從則神情惶恐的強笑緩行接近,結聲顫語的問道:

  「客……客官……公子……您要吃……吃點什麼?小店有……有麵……飯及……現成滷味……」

  白浩此時甚為心疑店內撤計及食客,為何會對自己心生畏懼。雖不明原由,但也不好多問,因此只是含笑說道:「小二哥,有什麼現成的飯菜給我來一些,只要能填飽肚子便成了。」

  現在的飯菜迅疾送至,白浩此時腦中胡思亂想,因此食不知味的匆匆食畢,隨後便招來店想結帳,並笑順附近可有什麼湖潭?並區可知何處有名有‘月」字的湘潭?

  原本心畏惶恐的店間,眼見白衣公子甚為英俊調燒,笑顏中甚為和藹有禮,因此畏心漸消的連連說出幾個潭名可藉皆非白浩欲尋之處。

  白浩含笑謝過店圇離去,方行出餘.便聽店內食客及店腳又開始竊竊私語,但憑他此時的功力,在三、四大之內的輕微聲響,皆難逃其耳目,因此已將店內食客的低語聲,一一聽清。

  「不像嘛?如此俊逸且面善的公子哥兒,怎麼可能是殺人不眨眼的‘白衣羅剎’?

  一定是那些人胡言亂語。

  是呀,方才我還心畏得不敢多看他一眼,可是偶然與他目光相對,卻感覺不到兇殘之色……」

  對……對!看他面善的笑顏,使對小二哥也甚為有禮,因此怎可能是個凶狠殘酷之入之看來又是蒼鷹會’的賦予做了什麼惡行?遭報而已嘛,哼……那些賊子多死幾個豈不大快……」

  「噓!禁聲……老焦,你不想活啦?」

  老焦,你少說幾句免得道來根拐啦,咱們這些升斗小民,可惹不起那些江湖入,惡人自有道報之時,用不到咱們自找禍事.就算那位白衣公子是殺人不眨眼的‘白衣羅剎’,但他殺的是惡人.又有何不好?走啦……走啦。

  白浩聞言,至此這才知自己所殺的那些黑衣人又是‘蒼鷹會’的威子,而且自己尚被人視為殺人不眨眼的兇殘之八,至於「白衣羅剎大概就是那些人見自己連連殺了二十幾人後,心生畏懼.才順口呼叫的名稱吧。

  不過.方才店內食客說得也對,就算被人視為殺人不眨眼的「白衣羅利」.但是殺的是惡人,又有何不好呢?

  白浩思忖及此,認為確實沒有什麼不妥?因此便放開了心環繼續行上道,繼續自己浪跡江民尋找爹娘家園的目的。

  涼風習司令人心舒氣爽,獨身緩朽的白浩.也心境安寧的回思著一些幼時的情景,且不時笑顏浮顯。

  修然……一道勁疾尖嘯聲迎面而至……

  白浩驚急望去,已見一道馬光臨近胸口不到一丈,因為曾被「荊山三友所射的鐵建墓快到手掌的前例,因此.明明可伸手迎抓,但卻身形一側,使得那疾射而至的烏黑且含有藍光的短夫,貼胸射過。

  短矢剛貼著白浩胸口不到一尺之距掠過,修然又有尖嘯勁風違響而至.竟然又是三道烏光,成品率形的射至。

  頓時白治心中大怒!身形疾幻,一閃而逝.已然凌空飛撲向短失射出的一株大樹處。

  「啊?沒傷到他,快現身圍住……」

  「小子哪裡走?按本翎生的‘飛煌石’……」

  「圍住一快拿暗器,一舉射殺他……」

  就在暴喝連連中.由道旁兩側的樹林及草叢中,迅疾奔竄出五十餘名黑衣人,最先現身的一名瘦弱五旬老者,已抖手射出五粒灰石,疾打撲向巨樹的白浩後背.胯此同時.巨樹密葉內又疾射出二支短夫。

  白浩狂怒飛補巨樹立時,已然望見連連現身的黑衣人群,但此時地忿恨那晗中射出染毒短矢的人,竟然敢偷襲?因此,毫不理會眾黑衣大漢,依然疾撲巨樹。

  倏然身形驟升.不但避開了身後射至的陪器,也閃過迎面而至的兩支毒矢,凌空穿入了枝葉中,果然見到了一個黑衣人正迅疾的將數支短矢,裝入了一支機簧筒內。

  穿入枝葉的颯響聲,已驚動了那黑衣人,仰首張望中,委時神色驚急的急往下跳,險隆的躲開了臨頭抓至的一雙爪勢。

  白浩一台無劫但怎肯放過那無恥之徒?因此也迅疾下落追擊.但也在此短時間內,先後現身的五十餘名黑衣人,已然迅疾圍至,將白浩困在巨樹根處。

  白治眼見賊勢不弱但毫不畏懼的怒聲叱道你們這些無恥賊子,竟然暗中偷襲本少爺?哼……尤其是你這著狗最可惡.本少爺燒不了你的。’身材瘦削三角眼.神色報瑣的五旬老者,聞言立時奸笑說道;「嘿……嘿……

  本翎主方才只是試探你這娃兒的警覺性及功力如何?不過現在已知你這小子,確實有本事殺害本會的一名翎主及二十餘名鷹忌,嘿……嘿……與本會為敵之八,十之八,九皆逃不過本會的追殺,因此,你小子就認命吧。

  另一名也是瘦弱的翎主,此時也接口說道白衣羅剎’你出身何門何派?竟敢不知死活的與本會為敵?識相的快來手就換,尚可留得一條活命,否則……哼……哼,必將你誅絕此地,凌屍略蛇蟲野獸。’

  白浩原本便不善與人應答,再加此時四中怒火境因,因此環目四望後,已然有了心計的怒叱道:「你們這些威子,竟然敢暗算本少爺?因此本少爺也不提多說廢話了,殺了你們一了百萬。

  說打便打,白浩話聲剛落,已然身形如幻的往右疾掠,並且已伸手執出「雲龍劍功貫劍身,化為一道森寒凌厲的精芒,狂疾殘狠的罩向了黑衣大漢。

  怒火高熾,忿很「蒼日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情眾欺凌,因此眼見對方人多勢眾,區皆執兵器,暗器要殺害自己,已然興起了速戰速決,不容對方有機會圍攻之意,於是將尚未曾用以對敵的「雲龍劍執出,毫無憐憫之心的狂根攻殺。

  雖不知「雲龍劍是何年代的神兵利器?但蒙塵不知多少年代.尚無一絲銹斑.便可知曉是一柄百級精鋼所打造的鋒利寶劍,再加上已貫注了六成真氣,因此劍身已閃爍出一片森寒耀目的精芒,化為一片刺目劍幕.凌厲殘狠的湧罩向前方十餘名黑衣大漢。

  並未聽見金鐵交鳴之聲,卻聽慘叫枉隱之聲連連響起,只見精芒所到之處,血雨紛飛斷對殘劍,散墜滿地。

  身如幻、劍如龍,匹練飛閃,恍入無人之境.兩名翎主驚見白衣羅利說打就打,毫無先兆,當狂急暴喝追擊時.手下鷹羽已是慘曝連連,不知傷亡多少了?

  敵方衝入鷹羽之中,又不能施暗器射殺.只是急展兵器追逐,然而白鏈疾加迅電,狂猛如詩,所經之處,血雨飛源斷肢殘期,散根滿地.慘叫哀啤聲不絕於耳.使得眾黑衣大漢嚇得尿屎齊瀉.四肢發軟,哪還有不要命的心境圍攻?

  兩名熟主滿面駐然之色的狂急追逐.但卻只能見到前方白影如虛如幻,閃移不定無能造及。

  修然,精亮如日的創幕暴衝而上,接而化為一道九天迅電,疾射而下,將狂急追逐的兩名翎主罩在劍勢之中,頓令兩名翎主駭然得不敢輕擦其鋒,急往兩側閒逛。

  但劍勢如龍,凌空折轉疾追那名身懷機責毒失的翎主,當他雙目驚惶.急揚手中殘心錐化為一片錐幕,迎擋劍勢,身形尚門退不止的避汗如電創勢時,修然精芒暴漲,疾閃而過,迅又衝霄而上。

  另一名翎主閃退中,眼見精芒追去同伴,因此腳尖疾點,由側搶攻白影,然而白鏈驟然衝升,攻勢落實,縣軀衝勢未止的衝向了同伴時,竟見一副雙目大睜.咬牙切齒的驚駭顏面.盯望著自己補至。

  「梁兄……你……你沒事吧?」

  驚急中,尚未看清時,驟然一片血而由同伴胸前噴至.問避不及的駭然張望,血霧濛濛中,竟見同伴一分為二的仆側身前。

  膽顫心驚的張口歐叫,卻有如骨便在喉,難以出聲……

  尊然—……片精芒凌空下軍,心中一動,雙腳暴彈,手中」景鈞劍已狂急揮揚而起……

  然而手中劍微微震,精芒一閃而逝,族飛他方,倒縱之勢未止中,欣喜對方並未追擊.突然眼見手中「吳鈞劍’怎麼只剩半截?

  狂急的便欲止住身軀.但是為何身軀輕飄飄的?並沒腰際涼臟颶的?而巨全身真氣似乎消散一空,提不起真氣,使得身軀往下墜落,難以控制……

  心疑的朝下一看?怎麼會有一條條長物抱在腰下?怎麼不見自己的下身雙腿?

  說來話日,實則在眨眼的瞬間,修然……

  一聲淒厲駿叫聲尖響:啊……下半身……不見了……救……救……’然而,身軀落地劇震,再也聽不到他的叫聲了……

  四周,斷肢殘軀遍地,慘叫衰竭聲依然不止,駭然尖叫悲泣之聲,隨著連滾帶爬的黑衣大權逐漸遠去……

  終於,聲息漸止,歸於寧靜……

  但是血腥味卻是充溢難消,再加上滿地淒慘無比的駭人殘軀,令人有如置身碎身地獄之中。

  來幾,蟲鳴鳥叫,逐聲響起,使得荒郊山道中恍如未曾發生過問事一般.只有一個全身雲自的背影.已遠去數十文之外,逐漸消逝在折轉之處。

  日落西外黃昏之時,一個微波敝虯映爍落霞的小水潭畔,白浩已將沾染血清的衣衫洗淨晾曬,並換妥了乾淨衣物.斜靠在一株樹幹欣賞著落霞美景。

  倏然——

  心中有警的望向了左側後方兩支左右的一堆草叢.劍眉想排,心生殺機的嘆牙略罵道;哼9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喊子,竟然還放暗襲?饒不了你們。

  心中雖怒,但暗忖對方竟然能逼近兩丈之地才被自己家覺.可見對方身手不弱,因此行動調息,靜立等候。

  突又察覺異聲,再也忍不住的身形疾幻.閃至草叢前凌空下補,在瓜已到疾的抓向草叢內的一個次影。

  ‘哇……殺人啦……救命啦……羅剎又要殺人啦……

  白浩聞言一驚,只見那灰衣人雙手胡亂揮揚中竟然封住了自己的爪勢,並見一個灰物疾撞胸前.因此統爪、疾抓、驟抖.霎時便聽一聲撕響,手中已抓下了一片灰色補銷破布。

  哇……哇……我老化子在此睡個好覺,你這白衣小子.竟無緣無故的欺負老化子?而且還撕破了老化子的寶貝布置?

  白浩斜身落地,竟見一個身穿百飽破農,滿頭枯亂長髮,滿面短髯,面上汙垢勝黑,但一雙大睜的目光中,則是閃射出驚證難信及好奇的神色?

  「呔!好小子,老叫他這個百寶囊,可是祖傳之物.竟然被你撕破了?老化子可用你沒完沒了。」

  白治眼見是個破衣活面的六旬榮老化子,頓時玉面發赤的徵愕果立,而內心中卻疾思著:糟了,只是個老化於,並非是那些賦人,人家在草叢內睡覺又沒惹我,睡覺中伸肢幫縣.乃是正常之事,我卻不察,貿然出手,怎麼辦?啊,有了……

  內心疾思後立時滿面氰意的急聲說道:失利一個禮!老人家您別生氣,這都是木一份生的過失,貿然出手,撕破了您的市囊,但……晚生不是故意的,晚生陪您一些銀子做為補償好嗎盧

  老化子驚任之色漸淚,眼見白衣少年滿面蓋慚之色的賠禮致歉,因此心知這來歷不明,但已震驚江南一帶的白衣少年「白衣羅剎」似乎並非邪惡之入?只是出手狠毒殘酷而已,坦是爾後……

  老化子心思疾轉後,立時哇哇大叫道:‘啊?賠銀子?你小子賠得起麼?要知老化於這祖傳百寶囊,內含乾坤,餓了伸手一掏便有食,隨地為枕便可入睡,登臨西天瑤池,赴王母盛宴,飲瓊液、食蟋桃,這下可好了,乾坤一破,靈氣便失,再也難來乾坤之氣了,你小子可賠得起?啊?這……這……老人家,您這寶袋真如此靈異呀?晚生一俊生不知您……請您饒恕晚生之過……」

  老伙子聞言,頓時心中大樂,捉狹的瞇著雙眼盯望著惶惶不安,手足無措的日在羅剎」突又怒叫道:「什麼?饒恕你?老化於看你挺老實的,且又懂得敬老首賢,是個好小子.原本可原諒作的無心之過,可是老化子這主線一破,再也無法如往常一般,伸手一掃便有食,你要老化子往後日子如何過?恐怕要不了三天,使俄英路旁了,如此,不就等於你這小子殺了老化乾嗎?’‘啊?這一位……那晚生這就請您入城暫住一日吃食、住宿由晚生負責,然後再請人略您寶袋縫補妥當,如何?

  老化子聞言更是心中大樂,已好奇這小子怎麼如此純真?連如此虛言他都毫不心疑的視為真實?因此又故意嘆聲說道「唉……你這小子,怎麼如此不懂事?如此的奇珍異寶,又豈是尋常百姓所能碰觸,縫補的了之要知此袋須用花筋為線,方能等補,在現今天下,唯有蓬萊仙山尚存有力筋線,那還是因為者叫化乃是老主顧,才能登仙山求助縫補,尋常之人,豈能尋到仙山,又如何求助了白浩聞言,更是傻急的脫口叫道;啊?要登蓬萊仙山求龍筋線才能縫補?這……

  如何是好?老人家,晚生……晚生。

  老化子聞言,頓時強忍笑意的正色說道:「唉……怪不得,昨夜王母娘娘說老化子將有一動?但也將有貴人相助,看來劫數及貴人全在你小子身上應驗了,既然是劫數,當然躲不掉,但這貴人……這樣吧,老化子自己遠行渡海至蓬萊仙山求助,但是這一路上的花費……」

  白浩聞言頓時大喜,只要能分老化了滿意,便可了去這無心之過,因此立時搶說道:老人家您放心,既然老人家不責怪晚生撕毀您的主袋,且願自行前往求助縫補寶袋,因此路上的花費,晚生願意承擔,但不知……

  「啊……也罷!如此坦蕩自承過失的有為青年已是少見了,因此老化子也不願為難你,這路上的花費……就算一千兩吧!

  白浩聞言立時鬆了D氣,已欣喜的忙由林內掏出一隻由未婚妻馨妹妹為自己準備的防水搭鍵包,由一疊銀票中挑出~張一千伍百兩銀票,剛遞向老化子,正欲開口時,竟見老化子麵顯邪笑之色的盯望自己手中的一疊銀票.並鉅邪笑地,道:

  「不行……不行!老化子說的是一乾兩金錠,一乾兩銀子哪夠?一兩金子宮價折銀三兩二,一乾兩金子便是三千二百兩銀子,你小子就都給老化子吧。老化子笑叫中右手疾如迅電的抓向了白浩手中那疊銀票。

  但白浩已然心中生疑的警惕戒備?因此老化子右手方動.已然劍眉怒挑,肩不晃、身不揣、腳不拍的疾遲兩尺,恰好娃開他右手抓勢,已怒聲叱道;叱!原來你這老化子也不是好人?竟然與那‘蒼鷹會’的賊子一樣,要搶我的銀兩?哼!本……

  算了……這一乾兩還是還給你,但你若再要訛詐本少爺?哼.那就別怪本少爺不容紮了。’

  老化子沒有想到自己驟然出手時,卻見對方疾退兩尺,不但避開了自己的爪勢,而且指著一乾兩銀票的左手,根伸半屈,竟似招非把的將自己欲迫近的攻勢全然封擋在外?看不出何處有破綻可攻?

  內心驚徵的盯望著年輕俊逸的「白衣羅剎問憑他這一手看似隨意橫櫃的架勢.便會自己受拒在外,而且似乎隱含守中有攻的變化,且蓄勢待發,有種變化莫測的雷霆威勢。

  徵思片刻……實在看不出招勢出自河門何振?而且憑那股隆會雪霆攻勢的威勢,已非現今數大門派所能施展得出,更何能調教出如此之門人?除非是深山異人,隱性高手調教的門入。

  心知自己動手捉弄,恐將自取其辱,因此立時哈哈大笑的說道:‘哈哈哈一將小子,你的身手竟然在老化子之上?但老化子以往未曾聽過有你這個年輕高手,而且」白衣羅利’這名號也僅是這半個月中在江南的傳聞再看你神色.似乎不知老化是什麼人?因此者叫化猜測你大概是初高師門的雛兒吧?啥哈啥……老叫化也不返你了,說正經的吧.你叫什麼名字?師出何人?可否說給老叫化聽聽D」

  老叫化原本是得知近來在江南出了一個心狠手辣的年輕高手「白衣羅利」而目晌午之時,竟然巧經滿地殘屍的山道,內心震驚中,尋到一名尚未斷氣的重傷大漢,才知四十餘具「蒼鷹會屍身,竟是被「白衣羅利一入殘殺,並在兩名翎主的殘狠死扶中,竟未發現其餘傷處?完全是一招斃命,可見它農羅剎的功力非同小可了。

  內心震驚中,循速追至,但沒有想到憑自己的功力剛接近兩支便被發覺,因此更是深信白衣羅什動力不凡。

  然而沒有想到略一交手後的幾句話,便使他慚新愧色得惶惶不安,哪像是好險狡詐,心狠手辣的邪惡之入?分明是一個初踏江風涉世示深的純真之八.而巨言語中毫無惡言,巨能坦承過失,不間可知.定是心地善良的人,豈會是邪惡之八?

  但是如此一個功力高深莫測的純真青年,若在江湖武林中交得益友尚好,但若交友不慎,而破奸邪之人均誘為惡,逐漸淪落為黑道。

  或是因不識江湖規矩,不懂世間險惡而與人絡怨生仇,甚至可能與當今名為白道門人擔卻跋扈、蠻橫、仗勢數人的劣徒結怨.因而遭不明事理國護短的尊長出面攻伐,如此必然被通為白道之敵.那麼勢必使白道武林增加一個少有人敵的大禍患了。

  老叫化思忖及此,當然不願果真發生如此之事,因此有心探明他的出身來歷,及引帶他成為白道中人,當眼見他尚面浮警戒及略有敵意之臣時,於是續又笑說道:

  ‘哈啥啥……小老弟,方才老化子是故意逗你玩的難道你師父沒有教你在奸險的江湖武林中,要注意什麼嗎?如今世上哪真有用龍筋縫補破線的?看你的外貌似甚為聰慧,怎麼如此容易便相信了老化子的胡言運語?萬一真的遇到奸邪之八,你豈不是要墜入邪惡之中了嗎?

  白浩聞言怒邑略消,但依然心存戒備的冷漠說道:「你……你方才擔我,巨訛詐銀兩.甚而要搶我所有的銀票,你一定不是好人,我不要跟你這壞人在一起,我要走了。」

  者叫化耳聞他有如童語之言.更是心中大樂,且篤定他的心性善良因此又哈哈笑道:哈哈哈……小哥兒,你怎麼知道老化子是好人還是壞人?人生在世並非做件好事便是好人,也非做件壞事便是惡人.憑老化子在江湖武林的名聲,怎麼會是壞人?難道你沒有聽過南乞北丐’的大名嗎?老化子就是南丐幫’的長老天乞’莫間天,這下你總該知道老化子是好人了吧!

  白浩目的困陷絕崖下,十一年中連個生人皆未曾見過,還談什麼拜師、學藝、受教?

  脫困入世至今雖已有半年餘了但大多浪跡荒郊山林中,尋找湖潭.縱然在城邑,村鎮中,也因不善言詞而少與人畜語。

  唯有與林夫人母女倆,從識後才相處了將近兩個月的時光,得母女倆教導了一些人世禮俗及善惡之分.但也未曾談及江湖武林中的人事如何?

  因此白浩又怎會知曉武林人物為何?不過,他原本區屬武林地女,幼時也曾聽過「丐幫」之名,因此至今尚有印象。

  可是卻未曾聽過什麼「南乞北丐」或」南丐幫」?因此已徵證的低語道:陪一戰好像記得以前有個丐幫’?但不知和‘南丐幫有何不同?‘天乞’……沒聽過耶……

  天乞「莫問天耳聞他呼哺低語之言,不由一怔!但已慚愧的訕訕說道:你……

  小哥兒.你覺知曉‘丐幫’之名?但你不知‘丐幫’已在六年前內鬨中一分為二之事?唉……說來此事也屬‘丐幫之恥……想當年‘丐幫’乃是江湖武林第一大幫,然而卻因幾年前者幫主也就是老化子的大師兄‘天雷丐’無故失蹤,幫中各地分舵弟子尋找兩年餘,皆未能查出幫主下落。

  爾後因幫中豈能無主統帶?故而由幫中六位七結長者重立幫主.當時老化子與師榮‘地丐’乃是六結長治,卻因各擁師兄一名弟子為幫主,故而造成了’丐幫’之分裂。

  師兄有二徒,若依常理,應大師里接掌幫主之位,然而有一次.師兄曾對老化子說,長徒‘迅雷丐’心性基烈衝動,因此不太適合掌理幫中大權,而次促‘追風丐’則正直穩重,心思敏捷,乃是天生的掌權之八,因此有意將幫主之位傳於次徒。

  可惜尚未曾明告六大長老便無故失蹤,為此老化於當然要舉次徒為幫立了。

  但師弟卻不顧兄弟之情,在六大長老面前駁斥老化子,井B不信大師見曾對老化子示意之事.甚而為此也引起了六大長老的爭執,各有半數擁立雙徒。

  爾後,雙方爭執不下。便議定暫以大江為界,一分為二,成為南、北兩幫,然後雙方各派弟子詳查者幫主下落只要任何一方能尋獲老幫主,且能有憑證.另一方必然放棄幫主之爭,再復合為一。

  唉……想不到一技六年,雙方至今皆未能尋得老幫主的下落,以致造成今日的‘南丐幫及‘北丐幫’的羞名。

  尚宰雙方雖各有生者.但各地分航依然如同往昔一般,未曾真正分家.有事也是相互支援,互通訊息,因此,小兄弟你可明白了?

  白浩聞育才知曉「丐幫內鬨之事,愕然說道:哦A……原來‘丐幫’因內鬨一分為二,那麼老人家便是‘南丐幫’之人了?可是晚生久居一山崖內十一年.因此不知此事,也不知江湖武林有什麼人?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壞人?所以……

  「天乞」莫間天聞言後,頓時驚異且惑的望著他?但心思疾轉中已笑問道:

  ‘哦?你久居山崖下十一年,那麼體師父總該常提及江湖武林之事吧外「嗨……老人家,晚生哪有師父?晚生一個人……還有好朋友大花、二花在一起,每天追逐,玩耍、逗樂,至多見摸索過一些殘破竹筒,皮捲及絹冊上的一些姿勢而已,哪有師父教我什麼?說些什麼?

  ‘噫?你沒有師們只有朋友……大花、二花?這是怎麼回事?憑泳現在的公手,莫說是年輕一輩了,便是老一輩的高手也不見得能勝過機晤……這樣吧,老化子閒來無事,就陪你好好聊聊,咱倆也可以當個朋友.你說是不是?

  白治眼見者叫化不像是壞人,因此也不反對,但是自從在馨妹妹家住了將近兩個月的時光,得休夫人及馨妹妹時時教導,並且臨行前馨妹妹也曾叮嚀自己有些事不能告訴別人,以免引起壞人凱覦,暗害自己並且不反對自己交朋友,坦一定要與好人在一起,以免被帶壞。

  於是便欣喜的應允了「天乞’之意,收拾行囊後便與他同行上道,聽他訴說江湖百態與武林軼事,增進所知。

  而「天乞」莫問天更是有心灌輸他行快仗義,除惡揚善的觀念,並且教導他如何分辨是非善惡及勾心鬥角之事,最重要的乃是想查明他所學如何?是否與當今門派有何關連?

  然而,初次驟然出手抓握他腕脈肘,竟然發覺他腕脈之中,驟然湧出一股反震之強勁?而巨手腕已堅如精鋼,無法扣住穴道,甚而被他疾松虎口脫出,且面含怒意盯望。

  當笑顏釋你行道江湖的,應時時注意不知從何而來的暗襲,以及對初交不明善惡之人皆應有防備之心,否則甚易遭心存邪念之火制住。

  果波爾後再驟然出手時,已甚難得功,縱然有數次看似得功,但卻被白浩體內怪異的勁道展退?有時則有如妮鰍沿鱔一般輕易脫出。

  因此令「天乞」深為震驚及佩服,心知憑自己的武功絕非‘白衣羅剎’白浩之敵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