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從黑暗空間躍出,回到正空間,飛進滿坦星所在的星塵區去。

    這個角人稱之為「迷離幻境」的水世界,是我在這茫茫宇宙找到大黑球和獨角的唯一希望。如果他們要找一個地方等我脫險後去和他們會合,就該是這個變幻無窮的隱蔽星球。她不但是最適合的藏身之所,且是我們齊心協力改造星驚的天然工場,還有比這個更理想的會合地點嗎?

    我神遊的道行仍處於小兒科的階段,或許如奇連克崙所說的,二百萬年後我或可純以神遊的方式去尋找那兩個傢伙,可是現在我連候鳥的思感能也不敢妄用,怕惹來對此特別敏銳的天妖絕色,那可就糟糕了。我怕她更甚於漠壁和他的巢艦大軍。

    事實上直至此刻,我尚未能百分百證實她是妖不是人,皆因我失去了她自盡後的記憶,那段記憶被夢還盜走了。

    夢還在我指節間閃閃生輝。對它我是敵友難分,心情矛盾,更隱隱感到它可能比絕色可怕。不過在進入塵海前,我是不會和它決裂的,而它也不會在抵達浮遊世界前害我,只會幫我,否則就太沒道理了。

    我穿越一道寬若半光年的隕石流,滿坦星系出現前方,在漫空星塵和游離粒子的深處,星系的太陽輝散著濛濛黃光,一副力不從心的樣子。能在這樣的環境下存在的恆星,是個離奇的事實,宇宙有時真的不可思議。當我思索其中的物理奧秘,會得到一種深刻的滿足。

    與美麗的女王充滿啟發性的對話,令我對宇宙有全新的觀感和視野。自孩提以來,我便愛聽神話故事。而事實上,我眼前見到的正是活生生的神話,宇宙便是一個龐大無比、無窮無盡的謎。她是虛無最具體的表現,而虛無卻包含著所有的存在。極可能一切從「無」而來,再變為真實的存在。這是多麼令人難以理解,因為完全超越了我們日常的觀念。芙紀瑤指出真空包含了宇宙所有物理,因為真空正是宇宙最難以了解的成分。從這個角度去看,能令空間傾斜的黑龍藏布,該是比上參無念更可怕的生物。這個想法產生另一個疑團,黑龍藏布怎會容許上參無念製造飛行魔洞呢?那不單毀滅宇宙,也力能毀滅他。

    進入滿坦星系的內空了,我有限度的撒出思感網,登時又喜又驚。喜的是星球上確有生命在活動,驚的是只有一個生物。

    我沒法測得切實,因為對方正處於潛隱伏擊的狀態,幾與滿坦星的海洋混合為一,且武藝高強。

    我穿破大氣層,落在對方藏身的海洋旁一塊巨石上。

    「蓬!」

    一道黑影破水而出,卻沒帶起半滴水珠,凝定半晌,再橫空飛至,渡過以「地裡」計的海面,直撲而來。

    我張開雙手,準備和此生物來個久別重逢的歡迎抱禮。

    豈知竟抱了個空,被對方探伸過來可長可短、粗壯有力的尾巴捲個結實,舉上了半空。神采飛揚的獨角以他的方式呵呵呵笑道:「伏禹呵!你竟然還沒死,真想不到!」

    我苦笑道:「你的尾巴!」

    獨角如夢初醒的放我下來,鬆開大尾,尷尬的道:「我忘了你不是角人,這是我們角人族歡迎至親的見面禮。」

    我聽得心底一陣溫暖,獨角顯然視我為至親好友,方會如此「情不自禁」。又想到他們角人都長有尾巴,誰先捲舉誰該是個有趣的情況。莞爾道:「哈兒哈兒那傢伙呢?」

    獨角頹然道:「我苦勸他多等你一會兒,他卻不肯聽我說。五百個宇宙年前他駕星鷲離開,不知到哪裡去了。」

    我坐下來,道:「發生了甚麼事?」

    獨角在我身旁坐下,嘆道:「事實上我也感到你會回來的機會很渺茫。你進入高關星基地,一去九個宇宙年,其間我和哈兒哈兒用盡一切辦法,仍沒法接近高關星。阻止我們的是非常怪異的力量,超乎我們認識的任何能量,不是頭痛欲裂,就是生命烙印受到解體的威脅。就在我們憂心得要命,無計可施的當兒,拜廷邦的大軍來了。哈兒哈兒還想拚死力戰,我則認為這樣犧牲是無謂的,如果你仍在世,該有保命逃生之法,遂硬架走他。當我們再返回高關星,整個星球消失了。我從未見過哈兒哈兒那麼沮喪,像失去了靈魂般。我載他來滿坦星,在這裡等待你二千多年,他沒說過半句話。直至五百年前一個早上,他一句『我受夠了』,便駕著星驚而去,再沒有回來。」

    我心中一陣感動,當初認識大黑球時,作夢都沒想過他是如此重情義的生物。不論他走到宇宙的哪個角落,踏破宇宙我也誓要找到他。

    獨角見我一言不發,說下去道:「我也是傷心得要命,只好化悲痛為力量,日夜練功,多儲點本錢去和拜廷邦的渾蛋拚命。現在見到你安然無恙,整個宇宙部不同了。」

    我心中一動,道:「我曉得那傢伙到了甚麼地方去。」

    獨角大喜道:「他到了哪裡去?」

    我道:「一定是阿米佩斯人的墮落城,只有那種醉生夢死的牛活方式,哈兒哈兒才可麻醉自己,忘掉悲痛。當日他在隆達美亞受了十多萬年牢獄之困後,第一個想去的地方就是此城。」

    獨角道:「我聽過墮落城,與浪人城齊名,卻沒有去過,因為那是只容阿米佩斯人去的地方。據說是個追求物欲的處所,烏煙瘴氣,藏汙納垢,奇怪的是阿米佩斯的貴族統治階層一直對此視若不見,置若罔聞。」

    又興奮道:「我和你去找他。這小子只肯聽你的話。」

    我搖頭道:「不!由我一個人去找他。」

    獨角愕然道:「為甚麼?」

    攤掌,御神器現身其上,閃動異芒,奪人眼目,牢牢吸引了獨角的目光。

    我微笑道:「這就是思想改造儀的靈魂,拜廷邦因它而擴展霸權,亦會因它而失去霸權,一切要看你老哥的努力。」

    接著詳細解釋御神器的來龍去脈,又指出御神器是奇連克侖威懾宇宙的神兵異器。

    最後道:「此寶經阿米佩斯至高無上的女王芙紀瑤親手改造,只要你拿它觸碰族人或任何被改造生物的身體,可解開其思想禁制,不用我說你也知眼前首要之務是去幹甚麼,當然不是陪我千河萬系的去找那個沒有耐性的傢伙渾球。」

    說畢把御神器放在獨角手裡。

    獨角全身一陣抖顫,興奮得沙啞著金屬聲音嚷道:「你的宇宙!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不但沒死,還成功了。」

    我沉聲道:「行動須小心,不容有失。以你目前的功夫,加上超凡的探敵能力,該可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族人聚集的地方,再發動一次突如其來的叛變。到你解放全族,必須遷移到拜廷邦人勢力不及的遙遠僻處,趁拜廷邦人白顧不暇的千載良機,全力復國,憑你新得來的知識和對拜廷邦人的了解,建造針對性能旅航明暗空間的飛艦,切勿急於求成,於準備未足下發動,又或力圖解放其他種族。最好址等我和哈兒哈兒從浮游世界回來後,再從長計議。我要的是一擊即中,今漠壁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

    「颼!」

    獨角的大尾疾伸過來,反捲我一個結實,感動的道:「伏禹是我獨角在宇宙內最尊敬的生物,讓我給你一個遙遠星系的坐標,我們大概會以那區域作復國的基地,我們在那裡等候你的指示。」

    每個生物,都有個動人的故事。這是生命的特性,生命最不平凡之處。你認為平凡,只是出於不瞭解。

    大黑球從一條沒法子豎立的爬蟲,經三億多年自覺的努力,進化為能縱橫宇內的強橫生物,躋身高手之林,其間的歷程,超乎任何生物想像之外。

    我是最了解他的生物,從大家爾虞我詐,到幾經生死,建立超過六十萬年的深厚交情,雙方的夥伴關係已是牢不可破。沒有他,我絕不會到浮游世界去。因為我曉得如他錯過勇闖浮遊世界的機會,會視為生命的缺陷。在我們間有份無形的合約,不論成功失敗,我們會共渡解放宇宙的輝煌歲月。

    我和大黑球都是宇宙孤獨的流浪者,同是宇宙的淪落人,但走在一起,便不再是形單影隻。經過二萬個宇宙年的飛行,我出入明暗空間,這段旅程絕沒有虛擲光陰,我集儲了達百節的極子能量,更精微的戰氣,同時不斷改良肉身宇航的技術,學習如何融季候飛行和極速投射於一爐共冶。到此時已頗有得心應手的初成境界。

    對正空間我亦有全新的反思和新的領悟,全賴與心愛女王的一席話。

    「沒有生物能截下正進行季候飛行的候鳥神。」

    這是宇宙各種族認同的看法。但身為最後一頭候鳥的我,卻不認為這禁得起考驗,一如候鳥神之盾,還不是給黑龍藏布破了。記憶猶新的是,在漠壁包圍網的力場內,季候飛行壓根兒派不上用場。

    之所以有沒法截下作季候飛行的候鳥此一錯覺,原因在於對正空間的不了解。

    以前我對季候飛行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被芙紀瑤一語驚醒,季候飛行事實上乃神遊級的飛行,源於候鳥神本身是天生神遊級的生命體,故能令候鳥神傲然獨(空)立於所有生物之外。

    神遊級的飛行,飛行的是神遊級的空間。就像黑龍藏布能傾斜和扭曲正空間,那是正空間不同的能量層次。只要那生物掌握多維正空間的密碼,便能擊落季候飛行的候鳥神。這個認知非常重要,否則我死了仍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對我們人類或大多數生物來說,習慣了以光速為極限的空間,養成了長、寬、高和時間的簡單四維觀念。可是複雜的多維空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大帝號的終極宇航技術宇宙搖滾,洩露了這方面的玄機。

    空間的多維結構絕不是「三文治」式的,最上和最下的兩層是光明空間和黑暗空間,夾在其中的是正空間。假設真是這樣子,每次大帝號從明到暗,必須像我們眾生物般以正空間為踏腳石,正空間成為必經之路,這是宇宙物理,沒有東西能違反。但是觀乎大帝號搖滾於光明和黑暗,可見空間至少是「馬蹄形」的能量結構,兩個盡端分別是光明和黑暗空間,既分隔又可直接跳躍。

    空間是立體的,當這個馬蹄變成立體空間,其複雜度完全超乎了我思考的能力。無論如何,我總算對空間結構有個初步的定案。

    煉金星河出現前方。星河位於阿米佩斯王國的邊緣區域,除墮落城所在的星系外,其他均是未經開發的星系,部分存在低等的生命。在芙紀瑤的默許下,煉金星河成為一個沒有王法的空域,也使墮落城與成為過去的浪人城齊名宇宙。兩城最大的分別,是墮落城為阿米佩斯人的私家樂園,嚴禁外人。

    思感網撒出。

    對絕色我再沒有顧忌。

    我和她的事始終要解決,不過最好是到塵海後解決。經過二萬年的修行,我和陽魂進一步融合,再不是以前的伏禹。她如敢來找我,我只好和她周旋到底。

    在下方二百光年處陣陣能量的激烈波盪,透過思感網傳送回來,極不尋常。

    我想也沒想的躍往光明空間去,施展極速投射,化為極子束,往目標投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