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枚能量彈,正以十倍光速朝高關星射來,驚破了改造儀內死寂般的平靜。依我的估計,我剩下不到八下心跳的時間。

    這絕不是一枚普通的能量彈,只看離我如此接近的距離,方引起我的警覺,便大不簡單。但最令我震慄的是隨著能量彈的接近,我的思感神經不住萎縮,顯示此彈對攻擊目標有封鎖性的功能,來前沒有徵兆,發覺時已給它封殺了所有逃路。誰有本領發射如此超卓的能量武器?

    我沒法摸清楚能量彈的能量組合,也因此無從化解,陷於絕對被動。真想不到甫過了奇連克侖的大難關,立遇上另一危機。現在我的能量不到九節,硬拚等於送死,逃走卻毫無把握,因不知彼也。更令我心憂如焚的是大黑球和獨角的安危。

    唉!自出道以來,還是首次處於這般不知如何進退的困境。

    五下心跳。

    運動磁元,料想不到下,我一下子吸人大量高關星的地磁能。我連忙將御神器收進心核。

    三下心跳。

    我化為極子能量束,穿破地板,深入泥石層,朝星球的熱核鑽進去。

    能量彈忽然加速,速度遽增一倍,刮開星球的大氣層,倏忽間刺破基地的圓拱形頂層,銜尾追至。

    改造儀空氣般蒸發。能量彈的威力遠超出我估計之外,且肯定受某一可怕生物遙控,故而像有靈性的刺客殺手。

    此時腦海裡已擬定完整的逃生計畫,能否奏效,就看我是不是命不該絕。

    當我置身於地核的一刻,能量彈臨身。奇妙的事發生了,雖然只是「地秒」千萬分之一的工夫,但我竟能清楚掌握到其中時間的流程,並作出適當的反應,這是以前從未出現於我身上的情況,如果仍是以前的我,幾乎是感覺到的一刻,已被命中。與地母陽魂結合後的我,思感神經以驚人的高速運作,我和能量彈的「時間」成一反比。我思感速度愈快,能量彈愈「慢」,我「看」著能量彈不住接近,完全掌握其路線和速度,將剛收集回來的地磁能,重組成一束鋒利的射線,由磁元噴射出去,迎向能量彈,自身則由心盾重重保護。

    「轟!」威力龐大的激烈爆炸在高關星的熱核內發生,摧枯拉朽般粉碎了整個星球,構成星球的物質化為粒子,往四面八方以爆炸波的形式迅速擴散。

    嚴陣以待的我被爆炸波送出去,在這樣狂暴的情況下,思感神經更無法運作,也不能遁入異空,我只好聽天由命,希望如上次分野區之戰般,遠離爆炸現場時,已脫離險境。

    幾下心跳間,我離開了星系的內空,思感神經逐漸凝眾,打定主意,只要回復常態,立即進入季候飛行,那時將沒有生物能截停我。

    正想得完美,驀地大吃一驚。

    我的速度竟減緩下來,這是不可能的,我仍踏著爆炸浪鋒的順風車,在沒有阻力的虛空速度可保持一段漫長的時間,直至遇上另一力場,唯一的解釋是我正陷身於一個覆蓋廣闊空間的強大力場裡,類似與上參無念交手時的力場罩,但威力卻要大上數十倍至數百倍。在力場的限制下,我不但沒法逃往異空,更沒法進行季候飛行,甚至極速投射。

    我被困死了。

    「蓬!」撞上了力場似的東西,我被反彈回去,值此魂飛魄散的一刻,勉力撒出思感網,登時心叫糟糕,這回真是插翼難飛。

    包圍我的是由數以萬計拜廷邦大小巢艦組成的集成軍團,像一個天羅地網般罩著我,直徑八分之一光年的空間化為的奇異力場,而我正身處於其核心處,力場最強大的位置隨我而轉移,鎖緊我鎖死我。最頭痛是我的思感能沒法逸出力場外,我甚至沒法看見力場外的點點繁星。

    沒想過拜廷邦人來得這般迅快,具備如此規模,大黑球和獨角肯定凶多吉少,我的心能再跳幾下,亦是屈指可數。

    我懸在虛空處,能量盔甲覆裹全身,夢還化為金光閃爍長達十「地米」的巨棍,握在右手,準備硬闖突圍,拚死力戰。縱然戰死當場,我也不會讓拜廷邦人得到我的本原元氣、地母陽魂。

    漠壁現身了。

    他在離我半個「地裡」的位置出現,這回他沒有變魔法,甫現身已是罩上寬斗篷的形象,覆蓋下的暗黑中血紅的邪目閃動著詭異的芒光,嘿然道:「伏禹你真的了不起,不但能逃出天象星,還破壞了本邦進攻大壁壘星河的計畫,又引得魔洞部人直闖本邦,以為可以從中得利,不知見好就收的道理,還妄想奪取本邦的『御神儀』,以動搖本邦立國的基礎。正因你貪得無厭,故落得今日的下場。可惜可惜!」他剛說畢最後一句話,包圍我的近二十萬艘巢艦全體分裂,變成千萬個以上的獨立作戰單位,形成一個大圓殼似的東西,且以我為核心收縮逼近,密密麻麻的,有如一個能量囚籠,每過一刻,加諸我身上的壓力便加重一點,不論在實質上或心理上,都構成很大的威懾力。

    我絲毫不為其所動,一邊在搜索《孫子兵法》內於此情況下最佳的對策戰略,一邊淡然自若的道:「漠壁你錯了,錯得非常厲害,我已成功動搖了貴邦立國的根本,原因在你不明白御神器是甚麼傢伙,我也不會告訴你,只要我這次能安然脫身,拜廷邦將陷入分裂的危局。看!」我伸出左手,御神器赫然出現掌上,閃爍著詭異的黑芒。

    我感覺到漠壁心中的顫栗,明白他的不安不單只是我得到「完整」的,而不是曾被分割成百多份的御神器,更是因這引起了他對奇連克侖的恐懼。不待他說話,哈哈笑道:「御神器乃絕宇異寶,更是神遊級的武器,不論你有多少人,我都可以透過御神器衝擊他們的靈魂,或許只有你能幸免於難。真有趣!要不要試試看?」包圍網立即停止進逼,代之是漠壁自身發出的力場,能截斷我發放禦神器的精神級力量,令我逃走的機會大增,只要擺脫漠壁,我可試闖包圍網。事實上我只是虛言恫嚇,欺的是漠壁並不徹底了解御神器,又摸不清我與地母陽魂合壁後的底細。如果我真的能透過御神器衝擊拜廷邦人的精神,早就這麼做了,怎會說出來?

    漠壁或許明白此點,可是他怎敢托大冒此奇險?整個高關星基地的拜廷邦人被弄瘋了,正是前車之監。

    漠壁雙目閃動著驚疑不定的芒光,沉聲道:「你究竟是愚蠢還是聰明?不過你能說出御神器之名,手上的御神器又是千真萬確,足令我大起戒心,也改變了主意,決定鏟除你這禍源,不惜一切也要毀滅你。」就在他說這番話時,化為能量棍的夢還抖顫起來,初時我不明白它發生了甚麼事,幸而我們的合作接近五十萬年,稍微定神立知它的心意。

    它想回到心核去。

    現在我和夢還的關係是全新的情況,它再不能在心核和核密間來去自如,亦沒法洞悉我心中的想法,只能和我「商量」。

    這是個要命的時刻,如果蘿還到我心核後造反,我勢陷萬劫不復之地;可是如果我拒絕它,代表我不信任它,以後如何合作?

    另一個念頭在我心中升起來,假設夢還確實來自石妖,那它的任務該是保著我,直至我抵達塵海,讓石妖有施法的機會。

    我猛下決定,將夢還收進心核去。長棍消失。接著是設法拖延時間,為夢還爭取空間。它的行為是難以揣測的,但只要有利於我便成。道:「漠壁你太過多疑了,事實上如果我曉得御神器的用法,早破了你的包圍局,我將等於半個奇連克侖。不是嗎?你並不是普通生物,而是拜廷邦之主,任何一個決定,影響的不是你個人,而是整個拜廷邦族。無可否認的是,我伏禹身藏的地母陽魂,已成了你們宇宙三國稱霸的關鍵。現在占上風的是上參無念,他正製造能毀掉宇宙的飛行魔洞,你們卻蠢至於此時刻毀掉與阿米佩斯人的盟約。哈!你毀掉我,等於毀掉自己,還請邦帥三思。」我這一番話,可說將《孫子兵法》發揮得淋漓盡致。「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首先要令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然後等待敵人出現可乘之機,一舉破敵。在眼前的情況下,我當然不是妄想可擊垮如此實力在我萬倍以上的敵人,戰略目標只是要突圍逃生。只要漠壁是要生擒我,我將大添成功的機會。

    此刻漠壁更摸不清我的底細,夢還忽然引退,連我都不知它想幹甚麼,遑論漠壁。這般的虛虛實實,加上說話的似真似假,肯定可達到惑敵而誤敵的目的。

    虛者實之,實者虛之。

    「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地母陽魂乃強如當年的奇連克侖也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勉強駕御的奇異生命體,現在我變成了她,她變成了我,等於為我諦造了藏動於九地與九天的條件。

    對漠壁來說,我再不是他可以掌握看透的生物,而是與他同等級高深莫測的對手。

    夢還進入磁元,積蓄動能。

    漠壁雙目厲芒劇盛,道:「飛行魔洞?你胡說甚麼?」夢還吸去了心核內近六節極子能量,僅餘三節許。我的老天爺,我是不是犯錯呢?用盡能量,我不單沒法進入季候飛行式的極速投射,更沒法維持真身的能量需求,等於奉贈地母精氣予漠壁。

    現在的情況又與決戰鬼少昊時大有不同。分別在地母陽魂已變成我的心核,我的真身,再不是可提取真氣的源頭。用盡能量,我將沒法運作,沒法維持意識,回復投進候鳥晶胎前渾渾沌沌的情況,只要漠壁能駕禦陽魂,可像奇連克崙般據為已有。

    這時已無暇去想其他事了,我也曉得漠壁亂了方寸,被我一句「半個奇連克侖」擾亂了心神,沒法掌握我對御神器有多深刻的認識,更懷疑我懂得運用御神器。為進一步擾其心神,我欣然笑道:「你們的情報工作真失敗,此事是歌天親口告訴我的,上參無念自從手下一個軍團撞上死亡空壁全軍覆沒後,明白到宇宙的威力,故與你們立下傷心星之盟,退返魔宮,像奇連克侖打造大帝號般全力創造史無前例的飛行魔洞,此為黑暗力量的極致,當飛行魔洞吞噬宇宙所有大小魔洞時,宇宙將變成一個大黑洞,不用我說你也知道這代表甚麼。可憐你還要撕毀與阿米佩斯人的盟約,來個自相殘殺,可笑啊可笑!」我感到漠壁整個力場抖顫起來,可知他心內的震驚,不過他的力量仍是非常強大,令我感到尚未是撇掉他的時機。

    漠壁轉瞬冷靜下來,施於我的壓力不減反增,顯示他動手在即。

    倏地漠壁頭篷內代表雙目的厲芒斂去,變回詭秘的黑暗,聲音卻在我四面八方響起,平靜的道:「多謝你提醒我,我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心叫糟糕時,漠壁發動了。

    以千萬計柔韌如蛛絲充滿黏貼力的能量束,無中生有般從不同的角度,天羅地網般向我纏過來,我想移動,卻沒法移動分毫。

    終於見識到漠壁的真功夫。

    同一時間,漠壁分裂開來,變成以百計的漠壁,鋪蓋了眼前空間般潮水似的往我捲過來。

    我首次生出不知如何應付、有心無力的感覺。眼看慘敗收場的時刻,蓄勢已久的夢還發動了,從心核噴發出來,透過能量血液,直往我握在左手的御神器衝去。

    御神器有如被觸動了其神秘結構的某一玄妙樞鈕,盡收夢還和其負載的極子能量,在我手上暴漲,化為光耀整個包圍網內的激烈彩芒。

    我的老天爺!這不是奇連克侖向我施展最後一擊的奇異兵器嗎?剎那間,我掌握了整個過程。

    「轟!」在我握穩變異了的御神器的剎那,能量反灌入我的心核去,磁元天然反應,又將超越我所認知、經御神器和夢還聯手改造的神遊級超能量,透過我每個毛孔,每根頭髮,以能量針的方式噴射出去,漣漪波浪般擴張。

    我感應到漠壁心中的恐懼,不代表他鬥不過我,而是起自對奇連克侖根深柢固長期積結的深刻懼意。

    他失神了「轟!」纏緊我的能量線束寸寸碎裂,漠壁空氣般消失。

    我當然不會天真得以為收拾了漠壁,只是連漠壁也不敢硬攖御神器的鋒銳,遂讓化身們硬捱此招,自己則避往我察覺不到的秘處。他也是沒得選擇,如讓能量針無限擴展,會影響本牢不可破的大包圍圈。

    全身一鬆。漠壁的力場完蛋了!我成功暫時擺脫他。

    御神器回復原狀,夢還亦力盡而竭,回到指節。

    此時不闖外圈,更待何時?

    一切要靠自己的本領了。御神器收進心核,能量爆發。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現在我的戰氣剩下三節多一點,只有硬闖一次包圍網的本錢,如不成功,將是劫數難逃,所以必須配合最佳策略。我不會忘記漠壁乃活了不知多少億個宇宙年的生物,戰鬥經驗無比豐富,縱然受到損傷,但絕不會就這麼退下去。想到這裡,心中有數。

    能量推動下,往包圍網其中一點投去,速度漸增,卻始終受包圍網的力場牽制,沒法達至極速投射,也沒法進入異空間去。

    前方盡是密密麻麻拜廷邦戰士分裂出來的作戰單位,我衝擊的雖然似是其中一點,事實上等於一艘超級的巨無霸巢艦,因為所有單位的力量均已連結起來。

    驀感有異,漠壁在前方包圍網處彈出來,化作能量彈,直擊而至,速度更在我之上,令我無法閃躲。

    我心叫來得正好,轉身弓背。我早猜到他有此一著。漠壁為何不讓我蜻蜓撼石柱般硬撞包圍網呢?道理很簡單,因他怕我再次動用奇連克崙的御神器,這叫算者勝,我唯一保命逃生之法,是鬥智而不是鬥力。

    「蓬!」漠壁狠擊在我背上,表面看是命中了我,實際上擊中的是威力大增的心盾。

    我看宇宙內還沒有多少件能量盔甲能直接承受他全力一擊。但「候鳥神之盾」卻肯定有此資格。心盾已與我的真身融合,等於與陽魂結成一體,候鳥族最終極的防禦武器值此最關鍵的時刻盡顯它的功力。

    能量彈反彈回去,現出漠壁充滿銳角、小遁天號般大小,彷如礦石結晶體般的真身,與能量一同被反撞力拋擲往後方包圍網的方向。

    我則真身欲裂,全身能量細胞趨向不穩定,能量血液凝固,朝另一方向疾射而去,速度不住增加。

    「嘭!」漠壁碰上包圍網,能量的猛烈撞擊漣漪般往整張包圍網擴張,眾拜廷邦人又只能承受而不得反擊,眨眼間組成包圍網的每個作戰單位全體受到影響,雖然變化微不足道,但已不似先前般固若金湯,而是有隙可尋。

    幾下心跳後,我回復正常,此時已橫過大半包圍網內的力場空間,心中清楚能不能落荒而逃,不是繫於我破圍的成與敗,而是繫於漠壁回復過來的速度。

    御神器從心核跳出來,落到我手中。在此刻我忘掉漠壁的威脅,排除所有雜念,心中只有一物,就是奇連克侖邪惡猙獰的可怕形象,再憑心力透過奇異的御神器,發射出去,直擊包圍網的一點。

    敵人包圍網最強大的一面,就是所有參與的拜廷邦人連結起來,與巢艦的組織無異。而他們此優點,恰是他們的缺失。當攻擊的是他們的精神,會像剛才漠壁倒撞回去的情況,擊中一點等於打擊全網。

    他們每一個都會「見」到奇連克侖,想想漠壁見到奇連克侖的兵器,已嚇成那樣子,他的手下們肯定更不悽慘。我要引起的是他們心中深處的恐懼,當每一個構成包圍網的敵人均看到奇連克侖直撲過來的幻象,會有怎樣的後果呢?我本是不懂如何運用御神器,卻由夢還啟發了。

    這更是我破天荒第一次如其他候鳥般純以心力催發能量,那是心盾和陽魂的力量,收發由心。

    神遊級的能量,直戳往面向的包圍網去。

    一切在無聲無色下進行,靠的只有感覺,擊中之初似全無異樣,但眨眼間包圍網凝結而成的力場冰消瓦解,包圍網本來牢不可破的能量化整為零,變成各自為戰的單位。

    我成功了正要加速破圍,後方壓力劇增,且是強大的吸攝力,那種感覺就像要振翅高飛時,發覺雙翼被黏,欲飛不得。

    漠壁從後殺至。

    功敗垂成的沮喪感淹沒了我,尤其在施展渾身解數,破圍有望之時。

    該不該立即自毀呢?只要用剩下的三節能量點燃磁元該可引爆陽魂,說不定漠壁還得作陪葬。

    「轟!」前方包圍網爆炸開來,露出缺口。

    我茫然不知發生了甚麼事之際,另一股力量從缺口伸進來,硬把我扯離漠壁的羈絆,拉得我穿缺口而出。

    心中響起芙紀瑤的聲音道:「快!遲則不及。」「轟!」漠壁被芙紀瑤發出的能量束擊得倒退開去,下一刻我已和夢縈魂牽的美人兒,並肩逃進網外的光明空間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