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稚心涉世 親在何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登高四顧心茫然,浩浩神州何處歸,

  孤鴻不堪愁裡聽,問時得還在親側。

  拔劍擊柱長嘆息,安得蹀踱山河間,

  多歧路!雁歸路,行路難?難何處。

  站立一處山巔遙望一望無際的層層翠巒及頭戴白帽的插天巨峰。

  內心茫然得不知該行往何方」尚幸有雙寫高飛引路.終於在黃昏時刻踏上了一條遊山Z路。

  兩日後」黃山正北方的宣城因位處入山區的必經之地.成為各方風雅墨客遊人湊集之地.故而百商共旺繁華鼎盛。

  城南大街的一家綢緞在內,一間小室中有位店微滿面笑顏區不斷讚譽,並協助一位年約十八、九歲高挑.雄偉的白淨俊逸青年,穿扮著一套雲白錦鍛衫褲,口中不停說道:公子爺,掌櫃說得沒錯吧」您的膚色白哲.吉安深色便顯得蒼白,淺色的衣色中,也唯有雲白之色最能搭配您,況且現的飾劍也屬談白色更是相得益彰,如此一來甚為亮節瞄俗呢。

  「哦……小二哥,這……好嗎?會不會太……」

  「嗨!公子爺,憑小的在城內七、八年的時光,見過多少外地前來遊山的公子哥兒?憑小的吃這行飯的經驗,唯有公子患才有資格穿這套雲白色,已有隱獸暗紋的長衫呢,至於其他人穿著後有的顯得膚色黑,有的不夠高挑,略有粗腫之態,有的卻又柔秀不夠英挺之氣概,分子爺,小店這套衫褲乃是立在開市時名手巧匠製成的招隊曾有不少公子哥兒出價欲購,坦是掌櫃卻堅定不賣,至今已將近十年了,可是今日公子爺您一進門掌櫃黨驚異的要小的將這套取下供您試穿,公子爺,掌櫃的可真是眼利呢!一眼便望情唯有您才能配穿此套衣衫呢。

  被店夥滔滔不絕的口舌說得不知如何應對?

  並且又不善口舌,只能唯唯諾諾的應聲,於是在店四恭維讚嘆及以及獻言之下,竟一口氣定製了六套衣衫。

  滿面澀意略有紅霞的靜立,任由店因為他量妥了身材尺寸後.才恍如脫卸重任般的鬆了D氣,急忙掀布簾衝出室外。

  但是慌急步出時,倏見眼前一片紅影當面,霎時心中一驚的疾往側移,但已聽見清脆如鈴的怒叱聲響起:「唉唷……冒失鬼,胡衝亂闖……噫?好快……

  身穿雲白衣的青年正是由「落魂崖」底脫困的浩兒,此時急閃紅衣人已聽嬌叱聲.頓時面浮羞澀的叮望著眼前紅衣女子.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只見那女子一身朱紅.烏黑油亮的長髮挽成了雙合,兩道柳葉彎任的眉毛下,一雙國浪大眼怒睜,小巧尖挺的瓊鼻下.嘟翹的櫻桃小嘴令人攙涎欲滴,貼身的斜襟衣衫及薄紗羅裙長褲.將身材突顯得珍珠有致.令人心動。

  年約二八的圓臉美姑娘,此時驚異白衣人身形疾如電光石火般的一閃而逝,頓時急退兩步,望向了白衣人。

  只見他年約十七、八歲,創眉、星目、鼻若懸膽.面貌俊秀縣有種英氣浮顯,但白哲如女子的雙頰上卻浮顯出一些女子般的羞紅之色,而日雙目中尚有惶恐之色的盯望自己因此芳心中已無怒意,但卻湧升起提決之意的嬌喚道;呸之冒失的登徒手.竟敢如此盯望人家?我罵呀?」

  啊I沒……失……失禮……我不是……故意的,這位姊……妹……我……您請息怒。

  朱衣圓臉姑娘眼見地面色惶恐泛紅而且語無論次,分明是個勤讀詩書,少見世面的書呆子,不由若心竊笑的更有心遠弄他.因此故意怒瞪嬌嚷道:‘呸……呸……

  您胡說什麼?誰是你姊姊妹妹的?看你忠厚老實的模樣,竟然出口輕薄姑奶奶?浩地聞喜更是惶急的防瑞說道:「不……不是,姊……妹……是姑奶奶……我是不小心差一點撞到而已,沒有……沒有輕薄……」

  朱衣姑娘聞警一怔,沒有想到他竟然開口叫自己姑奶奶?因此再也忍不住的咯咯脆笑,而巨笑得美目合珠,面若彩霞的喘息笑道:「咯……咯……你……咯……

  咯……真乖……哎晴.笑死我了!哈……相……真是個書呆子……」

  浩兒不知為何她竟會笑得如此亂顫?不由任伍的盯望著她,突然脫口說道;‘姑奶奶……你好美!又笑得如花亂顫,好好看呢。’朱衣姑娘聞言倏然笑聲頓止,雙額已然紅如赤月的不知該生氣還是要笑?竟也不知該如何開口的愣望著地。

  就在兩人徵愕相對時,突聽另一方有眼笑聲響起.並聽清脆悅耳。有如黃駕輕嘯的話聲傳入了耳內:「咕……啥……姍妹,你這下可遇到了厲害的人了吧?著你以後還敢捉弄人否?」

  浩兒聞聲頓時側首望去,只見前堂長木櫃之旁,正有一位身材纖柔輕盈的青衣雙望姑娘,背著己方,垂首翻看櫃上的數匹絲綢,心知必是紅衣姑娘的同伴。

  浩兒惶恐茫然中,實不知該說些什麼?

  因此.急步行至撫領會笑的掌櫃之前,急聲說道;「老大爺.方才晚生已定製了六套衣衫,需多少銀兩?晚生這就付給您,喔,對了……還有……晚生身上這套衣衫……」

  掌櫃聞言,已是面含笑意的說道:「呵……呵……呵……這位公子您別急。待您三日之後前來小店時,再一併結算便岡。」

  啊?這樣……那不好吧?晚生……付些微定銀方是,老大爺請總晚生先告辭了。’浩兒急忙由懷內掏出一錠二十兩的銀元寶,放在櫃上,也不顧掌櫃急喚便出店離去,不敢再與別來衣姑姑說話。

  浩兒慌急慢編之言似也勾起了那青衣姑娘的好奇才側首望見他的面貌及羞澀神色.一雙丹鳳美國竟浮顯出一股詫異之色,望著他急步出店後尚怔思不止。

  「詩姊……詩姊……嗨!詩姊你怎麼啦?人家都走得不見人影了你還著哪?怎麼.捨不得呀?」

  青衣姑娘聞聲倏然回神,頓時秀麗迷人的瓜子臉如染朱紅.芳心恍如小鹿亂蹦的慌急噴道:「呸……呸……姍妹你又來逼弄我了?姊姊方才乃是聽你捉弄他時本想阻止,但卻聽他口出導言使你哭笑不得,原以為他是心狡油滑的紈絝子弟,但聽他與掌櫃之言,卻又似深居大宅,少涉世井的靦腆公子,因此才心知初時誤會化J看來真不能以淺見獨斷判定一個人的善惡呢。’掌櫃在旁耳聞兩女之言,也已有感而發的接口笑道:「這位姑娘所言中肯,那位公子自入小店之時便神色不安,靦腆得如同大姑娘,目結舌低編得令人好奇,一著便知是出身富宅.受八百般呵護,從未出過門的純真少年,便是小店形計不小心碰撞地一下,他卻連連賠禮告罪,自承過失.咳……老林活了這把年紀,也在城內見過不少遠道而來的高官顯貴.豪門世家子弟,但是.今日一見之下,可真開了眼界,這位公子溫文有禮,膚色白哲,照理應出身書香門第,但身材高挑.使挺已有股逼人英氣.又似出身將門子弟了像如此文武俱全且又毫無紈絝子弟的激氣陋習!

  嗯……真是世間少見的好樣兒。

  此時,已由小室內步出的店思將手中只寸搏進交掌櫃後也插口說道:掌櫃的,您不說小的還不敢說哪方才那位公於爺可真謙和有利,而且恍如大姑娘似的不時臉紅,方才在內間更衣時,噴……噴……身材雄壯結實,卻又由得比大姑娘還……失禮!失禮。」

  一青、一朱的兩位姑娘,一位瓜子勝、一位圓臉,一位端莊秀麗,一位卻甜美黠俏,當耳聞掌櫃及店嫩之言後,不由互機一眼後怔望一會兒,但並未吭氣的各自翻望櫃上布帛,似乎在內心中各有所思?

  慌急步出綢緞莊的浩兒,急行有數文後才放緩腳步,內心中還思忖著:方才那一那姑奶奶好兇……可是以前竣曾說過年紀者的要稱老奶奶.姑姑、姨姨,年紀差不多的要叫姊姊妹妹.而她年紀看來應該比我小,稱她妹妹沒錯呀,她為什麼生氣?

  還要我稱她姑奶奶?不對……她一定是……對I那位好美好美的青衣姑娘不是說.她喜歡捉弄人嗎?那她一定是在捉弄入了哼,下次……可是她笑得真好看,好高興的樣子……另外那位真美.好象以前家裡畫上的仙女一樣……

  內心思付時,雙目尚不停的望著商家內的百貨,來幾,已被吸引得緩緩而行.不時停在店前細望測覽不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瑤聽背後響起了一聲輕笑的脆語:路一消一職子還在這兒?

  詩姊你看!他竟對女人的衣飾也細看不止呢?

  浩兒聞聲回首愕裡,竟又見方才那兩位姑娘.正由身後行過,不由心慌得迅又回頭,低望店內琳瑯滿目的飾物。

  「咯……咯……詩姊你看他還真像店份說的一樣……

  「姍妹,你別欺負人家木訥老實,快走吧。」

  兩位姑娘雖輕聲低語,但卻一字不漏的聽人治地耳內因此已知那青衣姑娘叫什麼詩姊,而那末衣姑娘叫柵妹,並聽那詩姊竟責怪冊妹.不由小說的轉首望去。

  正巧此時那青衣美姑娘也回首源望,四目相對之下竟都慌急回首,而治地只覺一陣心悸裡顧斕自語道:「她好好看一持美!我怎麼會心頭怦怦跳?區又亂又慌的?’百思不解中?滿腦俱是那青衣姑娘的容貌,因此已無心觀賞什麼了……但突然想起了大花、二花尚在客棧內等候自己,於是急忙認清了方向返回落宿的客棧。

  步入客棧大堂.正由廊道行往後院客房時.竟見前方有位朱衣女子緩行,竟又是那位姐妹妹?而前行女子也回頭張望.頓時伍叫道:‘咦?你……你怎麼也到這兒來了?

  娜妹妹,你……你也住在這兒呀!

  柳姑娘聞育雙頰任紅,雙眉一挑.但忽又怒火消失的嬌障道:「別胡亂叫誰是你搬妹妹?」

  哩?沒錯呀.方才……那位詩姊不是叫你搬妹妹的嗎?

  呸……呸……那是詩姊叫我的,你不可以。

  「那……那……我要叫你什麼」但不能叫你姑奶奶……我知道你是在捉弄我的。」

  娜姑娘聞安頓時又好笑且又氣.但不知該怎麼說,不由斜瞪他一眼。嬌嚷道:」

  你滿腦子都是豆腐呀了馱子就是馱子.不跟你說了。」

  浩兒耳聞地不悅之言,頓時也有氣的賭氣強說道:」你……我名叫浩兒,也不叫馱子呀I你為什麼一直叫我馱子?

  我偏要叫你姍妹妹……姍妹妹……姍妹妹……」

  「你……真是騾子!」

  姍姑娘芳心有氣的雙眉怒挑,美目一臉.便欲怒叱.便眼見他那種像受委屈的模樣,似乎甚為可憐?因此恨報的旺他一眼.輕躁蓮足,身軀一扭便柱後院行去。

  浩兒見她有些生氣,頓時怔怔的隨在她的身後.行往客房處……

  此時在長排上方左側的庭園花木叢中.突然響起清脆悅五的歡叫聲:柵妹你回來了?你快來看!那間獨幢小樓上層窗台上.有支好漂亮的長尾大鳥,好像是又曾在畫上看過的樣離青鳥呢?

  「真的呀?詩姊.在哪兒?

  珊姑娘柳腰一扭已疾掠入花叢之處,已立身在站立一株樹下.仰望前方雙層小木樓上的播台,果然見到一支全身翠綠坦卻閃爍出五彩光華,蛇頸尖首,彩色羽冠,長尾羽翎,五彩亮麗的大芬鳥。

  但在此時,卻見白影疾幻小樓前.意見那白衣公子竟仰首叫道「大花,你不聽話,怎麼跑出來了P

  接而一陣清脆悅耳的輕鳴聲由青鴛口中響起……

  而浩兒卻又說道:不行!不行!你雖只站在窗台上.沒出樓……好嘛,好嘛,這兒有花園樹木,就讓你們出來玩一玩,可是不能亂飛出院峨。

  兩位姑娘眼見白衣公子竟與那支青駕說話?似乎聽得懂鳥語,頓時驚異得難以置信?不知他怎麼會眷養有如此美麗的群禽青駕?

  在此時,大花已朝樓內脆鳴數聲,立見二花也欣喜的躍至窗台上,咕咕鳴叫.並且連連展翼振拍.甚為歡樂。

  啊?詩姊你看,又有一支耶,不過比較小,羽色也較醜些。

  「噫……看來好像是雌雄一對呢?」

  剛歡欣飛上圄台的二花,竟聽到有「人說自己醜.頓時不悅的連連仲頸急鳴似的怒斥,而大花也是伸頸朝兩次脆鳴連連。

  而治地聞聲卻慌急的連連招手說道:」不是……不是……大花、二花,你們別生氣,這兩位詩姊姊,珊妹妹判是好人,她們一是說一縣說大花甚為雄威、國羽色亮麗甚為好看,二花則比大花差些而已。

  青在詩姑娘此時已然忍不住的脆聲問道:‘這位公子.這兩支燦禽責罵是你眷養的呀?而且它們皆能識人言,你也懂鳥語嗎嚴治地聞言頓時面有很邑的笑說道大花、二花都是我的朋友,它們會聽我的話.詩姊妹的話它們也懂呢、

  詩姑娘聞百股然芳心一悸!雙領霞紅,但尚未開口時卻聽姍姑娘不屑的嘲笑道:

  ‘咯……咯……咯……那麼漂亮的青駕,竟然取名大花、二花?真是又俗氣,又難聽.虧你還是個……」

  但是嘲笑之語尚未說完.侯聽窗台上一聲怒鳴驟響、一道紅白相間的花影已疾竄而上.朝概姑娘頭頂撲至,尖像已朝她天靈蓋狠厚而下。

  「啊……二花.不可以!她們是好人……」

  柳姑娘驚見那支雌駕疾撲啄至.芳心大吃一驚的身形暴退,但是卻慢很難以閃避.眼見即將遭啄之時,恢見一片白影一品而逝……

  尚不知是什麼東西時?卻見依然站立原地的白衣公子,手中已摟抱著那支雌鳥輕撫它羽毛裡柔聲低語者。

  神色震驚的兩大此時才知,眼前俊逸周瑞的白衣公子.竟是一位身手高深莫測的高手?

  而那雌啻不但飛審之勢疾如由光石山.甚而尚懂得朴擊之技.方才若不是白衣公子疾如幻影般的攔住了雌鳥,柵姑娘此時恐怕……

  美目驚睜.朱唇大張的盯望一人馬低語咕鳴肘,那支長毛青鳥也已伸展雙翼.幽雅美妙的緩緩盤旋落地.且連連脆鳴不上的朝白衣公子及自己姊妹倆伸首連發似是在說些什麼?

  那支雌鳥聞聲也掙脫落地的咕鳴不止,似在應合著雄鳥之意?

  但白衣公子卻是滿面圖色的連連搖手.朝雙寫說道:「不……下……不是這樣的設這回事。」

  青衣詩姑娘雖不知雙寫脆鳴之意為何?但似乎與自己姊妹有關,莫非是它們對自己姊妹有惡意?因此已聲如黃灣脆啼的笑說道「這位公子,賤妾江湖人稱‘振油仙子黃如詩.這位是結拜妹妹‘廬山赤風’曾饃珊,但不知公子高性大名?等號如何稱呼?

  浩兒聞言頓時而上一紅。且蝻蝻念道;「哦!「瀟湘仙子」黃如詩……好美的名字。‘廬山赤鳳’曾婷姍……嗯!也是好好聽的名字,啊!我怎麼忘了武林人皆有名號之事?喔……詩姊姊,姍妹妹、我叫……我叫……」

  話聲突頓……這才想起,竟不知自己姓什麼?

  以前只知家人叫浩兒.但如今人人有名有姓,而自己卻只翎小名浩兒,因此證證得不知該如門啟齒回答?

  澆油仙子黃如詩初時聽他前南讚賞自己妹妹的名字好聽,頓時專心一甜,並且還稱自己詩姊姊,不由全身發燙得差會煥首……

  可是半晌卻未聽他說出姓名字號之正欲抬管犟問他時.卻聽娜妹已想叱道;‘呸!具馱於.你挺激的嘛?黨紛追姓名都不屑告訴我姊店剛詩殊咱們走……」

  「啊……姍妹妹你別生氣,我方才是一是一領t我叫白浩,就是白衣的‘白’浩浩江河的‘浩」年六歲……崖底十年多……則在下已十六……十七歲了,方才是因為……」

  話來說完.卻聽大花連連瞧鳴,而二花也站鳴不止納應合著,自取姓名「白浩」

  的浩兒聞聲之後,黨面色發命的急忙說道:「不……不是這樣的、大花、二花你們放心,詩姊妹及跡妹妹都是好人,不會欺負我,但是她們和我配對不可以耶……因為‘人’和你們不一樣,不是相互喜歡按可以在一起生寶寶,還要……煤婆什麼……

  還要有花轎啦……辭堂、喜宴一位樣才可以呢;況且我要帶你問倆去找爹娘。所以也不行呀……又怎麼會和詩賦以概妹妹一起走,就不要你問了?放心吧……我一定會和你們在一起的,也不會和她們配對的。

  兩次耳聞他自報姓名後.竟又與雙鸞應答,初聽之下頓時嬌靨火燙髮赤,羞得心生惡意.本歌開口叱斥……

  但又想到他解釋人與禽獸不一樣之言,恍然大悟的知曉雙灣竟然誤會他要與自己姊妹配對,因此芳心又羞.人氣.整不是滋味……

  然而見他俊逸的面容上浮現出純真無邪的笑容.且振振有詞,一副正色的解釋著人禽的不同,實也不忍叱斥他胡言亂語,只得忍下怒氣不吭。

  但是又聽他說不會和自己妹妹配對時.苦心中噴又湧升起一種莫名的酸意以及羞債。他竟看不上自己姊妹,認為自己姊妹配不上他?

  因此「廬山赤鳳」曾婷姍深覺自尊受報的挑眉勝自,但尚未開口想叱時,已被塗科仙子黃如詩拉扯住!

  並且示意之下,二人已芳心又氣、又恨、又有些羞辱的行往上房之處,只留下了浩兒尚與大花、二花低語不止……

  「蕪湖」往「銅陵鎮的官道中,一道日影疾如箭矢的凌空疾曳,後方方丈左右.則有一道五彩亮麗的翠鳥,及一道暗紅尚帶有自圓點的赤鳥緊隨疾飛。

  日影突然急曳而下.短入了方一片樹林內後方緊隨的11鳥也相繼撲竄入林.不知在逃避什麼?

  樹林內一身雲白長衫.頭繫公手巾橫插一支龍首玉容腳穿長勝雲靴,腰懇談白色雲龍劍雙手各提一只大包袱的白浩,滿面慌急駭然的望著隨後而至的雙啻略微鬆了口氣的惶然說道:「哎晴……方才真的嚇死我了那些人好兇惡,不但要搶我們的包袱.還要殺我們呢?那麼多明晃晃的大力,兵器都圍砍過來……嚇死我了……

  蹲伏在身側的大花聞言立時用嗎連連……

  二花也咕咕連鳴……

  但白浩競搖頭說道:不行……不行!剛才我只是抓了三個人拋出後,他們更兇狠的要拿刀砍殺我們,那我們不逃.被他們砍傷或砍死怎麼辦?什麼一概死他們抓死他們?可是……萬一打不過他們後被抓住,說不定……你們就被殺了烤食,而我一俄也會被打死呢」

  大花聞聲似有不服之意,但是比自己夫妻都厲害的好友都害怕,那麼那些人一定非常厲害,也就是好友口中所說的壞人,因此已有些心畏的不再鳴叫。

  此時,二花忽見咕鳴詢問……

  白浩這才懊惱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何要欺負我們?他們要搶包袱……哎呀.我知道了以前爹娘曾說過.行道江湖時要財不露白一定是我打開包袱時被他們看到了金銀珠寶.所以找了很多人來拍我們包袱,對!沒錯,以前爹娘曾說.江湖中有好多禁忌及注意之事……嗯,包袱要重新整理萬千,好多盒內的果子及靈芝已略完了便可拋……哦!可以將一些珍寶盛於盒內嘛!真笨!」

  於是急忙在林內重新整理兩隻大包袱.除了將一條血紅玉佩的金項鏈套在頸上外.目將一隻龍首尾相銜的金環扣在腕上。

  然後盡量將珠玉寶石盛於盒內金銀之物則要在換洗衣物內,一些銀兩塞入懷內以供平時取用。

  如此便將兩隻包袱合為一隻,另外尚有數冊由崖底岩洞內排出的秘資也塞入了壞內這才放心的朝大花、二花說道:在城邑中可不比山裡,每天的食宿皆要花銀子才行,否則就沒得吃、沒得住……不過也可以在山林里西危及找東西吃,嗯……反正我們要在城邑郊外及山林尋找有「月」字的湘潭,以後就少進城便是了。

  此時大花突又脆鳴連連……

  白浩頓時面顯悲戚之色的低聲說道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到處尋找的嘛I我只記揮爹和娘的名號中有個「劍」及「花」家住在個名中有「月」字的湖或障之旁,水畔尚有許多樹,其他的我就不記得了。」

  雙送眼見好友神色哀傷,頓時行至他身側低聲咕鳴的安慰他……

  半晌才聽白浩嘆聲說道;‘大花、二花.你倆和找出來一個月了,累不累?習慣嗎?我真後海帶你們出來受苦,這段時日我在城雖中學到不少以前不知之事,發覺有好多人心腸好壞呢.若不是我要尋找爹底否則一定帶你們回崖底自由自在的玩樂,那有多好?咦……什麼聲音?大低二花,林外有好多人在跑呢。」

  果然不到片刻已由態西官道急奔至三十餘名黑衣大漢,並有人喝叫道:一路上都沒有著見那白衣小子的人影,你們快住林內找找看,本翎主就不信那小子能上天入地?

  「是!翎王。」

  屬下遵個大象快入林搜搜……

  「翎主.要不要分出部供人再往前進。

  樹林雖然不稀疏.但是一身白的人影在翠綠之中甚為顯眼,因此已被唱眼尖的黑衣大漢看見白浩.頓時驚喜的大喝道:看到了……在這兒……翎主!那白衣小子果然在林內!小子別逃……大家快圍住……

  「在這兒……快堵住……「

  只見三十餘名黑衣大漢迅疾由兩側包夾的將白浩困化並且有一名年約五旬的陰森老者,已掠至白浩丈餘之地,雙眼環望Z後,使盯著白浩手中大包袱冷冷一笑的說道。嘿……嘿……小子你還真能跑?不到兩到便進出五里之遙.你是何門們派的弟子?竟敢大膽的打傷本會之人?嘿……嘿……除非難讓本會滿意,否則就拿命來吧。

  白浩眼見被眾多種色凶惡的大議執兵器團團圍住,心中又急又駭得慌急叫道;我……我不是……你們怎……怎麼三番兩次的欺負人?

  嘿……嘿……小子I你方才在評家集打傷了本會之兒竟還敢反口咬說本會欺負你?你當本會可是任人訛詐的嗎?這樣吧……本翎王也不願落人口實.說本會仗勢欺人際國防本翎主前往本會香堂,與遭傷下屬對質如何?

  白浩聞言頓時心中大寬.以為遇到了講理之人……

  但卻見那陰森老者滿面奸較之色.似乎是有意將自己蒙騙人他們的組合中,再欺負自己,因此心中有氣的怒聲說道「呸……呸……你們想要搶我的包袱,還任我打傷你們的人你當……本少爺好欺嗎?你們若是再使壞,本少爺還會打你們。

  那陰森老者聞言頓時連連冷笑道:嘿……嘿……小子竟敢在本鋼主面前口出狂言?莫非你這小子有飛天太地Z能,還是三頭六臂?」

  圍立四週的三一蔔餘名大漢聞言頓時譁然大笑.且怪叫連連的譏諷不止……

  白浩聞聲又氣,又畏得緊摟住包袱,惶然四望。

  因此更使三十名大漢得意的在笑不止,並且已有人故意揮舞兵器嚇唬白浩。

  就在此時,恢見大花雙翼伸張冠羽及頸羽聳張示威.二花也相同的伸須怒鳴不止.白浩聞聲卻慌急的制止道:「大花、二花不行!他們手中有兵器,砍在身上會受傷呢。

  然而大花卻忍受不住眾大嘆的怪聲叫囂.驟然脆鳴兩聲後已化為一道彩光.疾如迅電的飛竄向左方入群內,採暖疾狠啄出,雙爪也連連撲抓,而二花也貼地疾竄,疾狠像向瞭如林粗腿。

  霎時只聽數聲慘Pll及驚狂痛呼之聲連連響起,並見精光閃爍的兵器胡亂揮舞追研雙死

  「啊!大花、二花小心……快回來……

  但是眾大漢慘叫驚呼之聲萬起.那名陰森的翎主已迅疾的撲向白浩.伸手扣地肩頸之處,並鉅怒喝道:「小子.還不快束手就擒?否則殺了你。」

  白浩眼見他緩緩神爪抓至,以為他尚歐通自己就範.因此惶急的往側疾斜.躲開他的爪勢。

  「噫?臭小子蒙上?受擒吧!」

  陰森老者沒有想到這惶恐畏懼的小子,駭然急躲時.竟然能躲開自己的爪勢」

  因此毫不相信的疾迫再抓。

  白浩本能的閃開對方爪勢後.竟又見對方如兒戲般的又緩緩遍抓而至,但此時已憶起自己與大花、二花追逐戲耍時的景況!

  因此右手疾探.疾如迅電的抓握住老者手腕,猛然住右疾帶震抖,修然掌心感覺對方手腕喀佩脆響,接而便聽驚狂呼痛之聲乍響。

  「啊……我的手……小子……」

  白浩在驚急中,手中勁道不知不覺的貫注了內力,並非平時與大花、二花開心且柔和的玩法,因此並不知道自己隨手緊扣震抖時,已震斷了老者手臂.並鉅慌急的往外搶飛。

  輕易的將老者抬起,凌空撞向一株小樹,頓時懂得陰森老者頭昏眼花的慘叫連連,但破小村反震之力拉回撲向了白浩……

  白浩見他雙手揮舞的又撲向自己了不由心中大驚!急忙閃開……

  當他由自己身側前衝時,突然抬腿猛增向他臀部.霎時陰森老者續又撞向一株大樹。

  此時只眼見四周圍立的大漢已然慘叫哀嚎連連.而大花、二花依然咕鳴不止的大漢群中穿竄.所到之處必有慘叫響起。

  眾大漢沒有想到,兩支不起眼的大山雉竟然如此厲害?

  十之八、九僅被啄抓受傷.再加土耳聞翎王的慘叫聲傳入耳內因此已是心生駭畏的相繼驚叫逃出林外。

  神色驟然惶恐的三十餘名大漢雖然無人喪命,但是俱有輕重不一的傷勢,有的眼珠鮮血淋漓似被啄瞎口有的頭首面頰啄洞,瓜痕不一.有的身上衣衫凌破,鮮血修濕,有的雙手皆是血洞,數處血流不止,有的則是雙腿血肉模糊得難以舉步。

  林內的白浩眼見眾大漢相繼奔出了林外,頓時驚喜巨心中大黨的大叫道:「你們以後再欺負我……我就還會打你們……要大花、二花啄死你們……」

  撞碰墜地的陰森老者,此時已逐漸清醒的凝神張望,當眼見白衣青年怒叫之時,雙目中竟閃爍出凌厲精光,頓時又驚又疑的?才知他恐怕是剛出道的年輕高手,因此已是心生畏懼.哪敢只剩左手與他持鬥.找回面子!

  小子……體今日傷了本翎王及手下,已然與太會結下了仇恨,以後必然有人找你算帳的到時看你如何在江南立足?

  白浩眼見那老者叫罵一會兒後便衝出林外,想到他說的話時.心中又生畏象已擔憂以後是否又有人要欺負自己?因此只是怔怔愕立林中.駭然思忖以後要如何逃避他們?

  沒想到自己已由崖底脫困才半月左右.從未曾欺人也不曾做過壞事,大都在荒郊野外尋找有湘潭之處,尋找記憶模糊的爹娘及家園。

  也只不過是推持了三個要搶自己包袱銀兩的人.這些人更窮追不捨的仗勢欺人,還要搶奪自己的財物,大概他們便是爹娘以前說的綠林黑道吧!

  內心沉思且氣憤,因此已對那些惡人有了敵視之心。再想起方才駭畏之時,閃躲及揮露那兇惡老者之情景.發覺對方並不怎麼厲害嘛?

  而且那三十幾個手執兵器的大漢只靠大花及二花就打勝了,因此他們也並非厲害之八。

  萬才比他們厲害的打傷他們後.他們便不敢欺負自己的逃跑了,如果以後再遇見惡人時,更像今天一樣狠狠的打他們,大概又可打跑他們了再不然就逃跑讓他們追不到不就行了。

  逐漸有了如門應對惡人的方法後,白浩才放心的朝大花及二花說道:「大花、二花,我已想到好法子了以後我們再遇見惡人時,便用力的打死他們,看看他們還敢欺負咱們不?你們說好不好?」

  大花及二花聞言後也立時脆鳴咕叫的回應,似乎也同意白浩之言.要反擊才能自衛。於是一人雙鳥已有了共識,欲以暴制暴,抗拒惡人的欺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