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中計得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話說朱少陽與周梨花在長樂鎮分手之後。

    便向祁連山方向趕去,他的心如亂麻。

    因為他剛與周梨花分了手,對他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女子動這麼深的感情。

    可是由於種種原因,卻不得不分手,他的心裡怎能不痛苦?

    這天,朱少陽來到了通往祁連山路邊的一個小酒店是,他點了些飯菜坐在了靠裡的位置上,一邊吃著飯菜,一邊獨自想著心事。

    這時,酒店裡進來了一位絕色女子,看容貌真是有如仙女,肌膚如玉,一襲青衣,只是雙目間有些淫蕩之氣。

    女子進來之後。

    惹得店裡的一些人紛紛注目,議論紛紛。

    而女子也似乎對這些人的反應感到很習慣,雙目往店裡打量了一番,發現只有坐邊裡邊的朱少陽並沒有抬頭,她不禁感到有些不服氣。

    於是特地挑了個與朱少陽面對著的位置,並點了些酒菜,坐了下來。

    她偷偷地看了看朱少陽。

    只見他英俊豐凡,雖說眉銷之間似乎隱藏了些心事。

    但仍不失個美男子,女子心中暗忖:「果然是個美男子!」

    而朱少陽也發覺了有人在打量自己,於是迎著目光望去,發現不知何時在自己的面前坐了位貌美女子,女子見朱少陽望著自己,心中也是一陣歡喜。

    當即拋了個媚眼給了朱少陽,朱少陽心裡不禁覺得這女子雖然貌美如仙,但舉止似乎太過輕佻。

    於是忙低下頭,吃起飯菜來。

    朱少陽用完飯後,便繼續上路。

    他施展輕功向祁連山的方向飛去,在就在他要穿越一片樹林之時。

    忽然眼前一閃。

    一個人影攔在了他的面前。

    朱少陽不得不停了下來。

    他定眼一看,眼前所立女子正是在店裡打量自己的女子。

    他心裡直納悶:「這女子不知為何要攔住自己的去路?」

    但他還是對女子抱了抱拳,說道:「姑娘,不知攔住在下有何事?」

    那女子聽了之後,不由淫蕩地笑了笑。

    對著朱少陽說道:「小哥,趕路趕得這麼急,又有何事呀?」

    朱少陽覺得對方似乎在有意糾纏。

    當下冷冷地說道:「姑娘,如無要事,在下要告辭了!」

    說罷,身形便向前衝了過去。

    可他眼前又是一閃。

    那女子又攔在了他的面前。

    朱少陽心裡不由一陣怒火,對女問道:「姑娘為何總要阻攔在下?」

    那女子聽了之後,又浪聲地笑了笑,說道:「小哥,我這可是為你好。」

    朱少陽聽了,反問道:「為我好?」

    那女見朱少陽似乎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繼續說道:「小哥,你可是去祁連山?」

    朱少陽點了點頭,那女子又說道:「那就對了,小哥,你可知祁連山可是不能亂去的,還是聽我說不要去了,省得丟了性命,讓人覺得怪可惜的!」

    說完,又向朱少陽擠了個媚眼。

    朱少陽見那女子似乎對祁連山的事所知甚多。

    於是又問道:「為什麼在下不能去祁連山?」那女子笑笑,說道:「小哥,你可知祁連山已被神鷹幫給重重防守了,任何人想上山都是死路一條!」

    朱少陽這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但不管如何他也得去祁連山,從魏世駿手裡拿到那副四景圖。

    於是他稍稍客氣地對那女子說道:「多謝姑娘相告,不過在下有要事,必須得去一趟祁連山。」

    那女子聽了,又浪笑了幾聲。

    扭著腰肢走了朱少陽面前,說道:「小哥,既然要去祁連山,我或許能幫得上忙,不過我得有個條件。」

    朱少陽忙問道:「什麼條件?」

    那女子看了朱少陽一眼,說道:「那就是你我共度一宿。」

    朱少陽聽了,不禁一怔。

    他沒想到這女子竟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其實,這女子乃神鷹幫的巡查總監。

    名叫林鳳怡,乃江湖上有名的艷婦。

    雖說已經年近四十,但外表卻仍象姑娘一樣,江湖中有不少男子死在她的石榴裙下。

    名號人稱「追魂艷姬」今日她奉魏世駿的命令,在祁連山下阻止上山之人,卻沒想到遇上了像朱少陽這樣的美男子,不由春心蕩漾。

    於是在這裡攔住了朱少陽。

    朱少陽毫不猶豫地說道:「對不起,姑娘,這個條件在下不會答應的。」

    林風怡似乎沒想到朱少陽會拒絕她,當下說道:「小哥,你可知道這樣做對你可沒什麼好處。」

    話中竟透露了一些威脅的語氣,「這個是不可能的。」

    朱少陽堅決地拒絕答。

    林風怡冷冷地笑了笑,說道:「既然小哥不答應,我只有強取了。」

    說罷,纖手一伸,一掌向朱少陽身上拍來。

    朱少陽沒想到對方會突然變臉。

    略一遲疑,一掌就拍在了他的胸前。

    幸好林鳳怡這一掌沒用全力,不然朱少陽就有可能命喪黃泉了。

    不過這一掌仍把朱少陽給打得眼冒金星。

    朱少陽不由火了起來,運起功力,一掌反攻林鳳怡。

    林鳳怡見掌勢迅猛,忙一挪身形,閃避了過去後,又對朱少陽媚笑了幾聲,說道:「小哥,別發這麼大的火嗎?要動手,你可不是我的對手。」

    說著,便又向朱少陽扭著腰肢走了過來。

    朱少陽見對方如此輕佻,心中也是十分厭惡。

    於是雙掌夾著十成功力向林鳳怡攻了過去。

    林鳳怡對這兩掌似乎並不在意,也出了雙掌想將對方的掌力化解。

    誰知掌力相接,她才知道自己估計錯了。

    她的身子被朱少陽的掌力給震退了好幾步。

    心中不由暗驚朱少陽的內力竟然如此深厚,她知道如果要靠自己的武功絕對勝不了他,看來只有靠絕技了,當下主意一定,雙掌反而又向朱少陽攻去。

    朱少陽見對方的內力不如自己,於是也不閃避,雙掌迎了過去。

    誰知掌力未接實,鼻子裡突然聞到了一股香氣,之後身子不由一軟,便暈倒在地。

    林鳳怡見了暗暗笑了幾聲,自言自語道:「任你小子厲害,也躲不過老娘的‘掌底乾坤!」’說罷,便走到了朱少陽的身旁,雙手將朱少陽攔腰抱起,便要離開這裡。

    突然,從林子一邊傳來了聲音:「林鳳怡,把那小子給老夫留下!」

    林鳳怡聽了,不由一怔,沒想到林子裡居然還有人。

    但她很快定了定神,大聲說道:「既然知道老娘的來歷,便現身一見,幹嗎躲在一邊?」

    林子裡的人「哈哈」笑了幾聲說道:「要老夫出來,除非你家幫主親自來請,不然老夫是不會出來的,不過你還是先聽老夫的話,將那小子給我留下!」

    林鳳怡聽對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心裡,不由怒問道:「憑什麼你讓老娘只你的話,你說留下就留下,我偏不,你能把我怎樣片林子裡的人並沒說話,只是突然一道白光射在了一棵要有幾人才抱得住的樹身上。

    隨後樹身上赫然出現了一個手指頭粗般的洞。

    林鳳怡見了不禁失色地叫道:「彈指神通……你是……」

    林子裡的人冷冷說道:「林鳳怡,你既然知道我是誰,還不走!」

    林鳳怡忙將朱少陽放下,頭也不回地飛奔而去。

    林子裡的人待林鳳怡走後,才緩緩地從林子裡走了出來。

    只見此人身材不高,一副慈善面孔,年紀約有五六十歲。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朱少陽。

    從懷裡掏出了一粒白色的藥丸,納入朱少陽的口中,讓他吞了下去。

    過了一會兒,朱少陽醒了過來,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知道是他救了自己。

    當下對老者抱了抱拳,說道:「在下朱少陽,謝謝前輩救命之恩!」

    老者對著朱少陽望了幾眼,說道:「你就是‘元聖天尊’的徒弟朱少陽了!」

    朱少陽下山以來還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談及師父的名號,當即說道:「前輩怎會知道家師的名號?」

    老者哈哈地笑了笑,對著朱少陽說道:「我怎麼會不知道,我和他幾十年前就認識了,我跟他還是對老對頭呢!」

    說完,又哈哈地笑了起來。

    朱少陽聽得對方的這一席話。

    腦海中不由想起了一個人來,脫口對老者問道:「前輩可是‘武林天尊’魏師伯?」

    老者爽朗地笑了笑,說道:「小子,還好你師父告訴你我的名號,不然,我非得去找那鬼老頭打一架不可。」

    朱少陽見老者果然是自己的師伯。

    忙跪拜道:「弟子朱少陽拜見師伯。」

    魏廷貴扶起了朱少陽,說道:「好,好!死老鬼果然收了個好徒弟!」

    接著,便問起朱少陽拜師的經過。

    朱少陽便將自己拜師的經過告訴了師伯。

    魏廷貴聽了之後,也是對朱少陽說道:「你真是幸運,能拜在那死老鬼的門下,你可知道,這死老鬼收徒可嚴了,你真是有運氣呀!」

    朱少陽見師伯一提到師父便說死老鬼,覺得師伯似乎有些與師父不對,但他又不能明說,於是諉婉地說道:「師伯,你與師父可有過些爭執?」

    魏延貴聽了,望了望朱少陽,隨後說道:「還不是為了那招‘元武歸一’?」

    「什麼?為了一招武功,怎麼會這樣呢?」

    朱少陽反問道。

    魏廷貴見朱少陽似乎不明白。

    於是他解釋了是何回事。

    原來,「元武罡術」乃元聖天等與武究天尊合創的武術。

    裡面記錄了各種武功以及他們二人的絕招。

    但最厲害的還是要屬他們二人集齊這些武功之後所創立的種種招式。

    但在最後一招「元武歸一」的創立上,兩人起了爭執。

    元聖天尊認為在震天掌的基礎上應該加入武當派的八卦遊龍裳。

    而武究天尊卻認為應該在自己的絕學彈指神通裡摻合八卦遊龍掌,這樣也許更厲害些。

    由於兩人見解不同,所以一直未能使這招融貫起來,兩人也因此互不來往。

    朱少陽聽了魏廷貴這番話,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不能將口訣理解。

    原來在口訣裡有兩句不同的話,怪不得。

    想到這裡,他不由突發奇想,如果左掌能施展震天掌的絕學「驚天動地」,右掌則使出八卦遊龍掌的「龍遊四舟」,雙掌合使,暗加彈指神通,這可真是招奇招,可是又如何才能在出掌的同時夾彈指神通呢?

    突然他又想到自己可以氣為兩用,那便在出掌的瞬間,真氣急走氣海之穴,再由丹田之氣合而為之,使得彈指神通的速度比掌力更快,那麼就可就可掌中有指,指中夾掌了,更叫敵人防不勝防。

    想到這,他把這番想法告訴了師伯,魏廷貴聽了之後,忙叫朱少陽命名出來看看。

    朱少陽於運起功力,將這招依照自己所想的使了出來。

    「轟」地一聲。

    只見兩棵大樹被朱少陽的掌力給齊根拔起,同時樹身上竟分別有了兩個指頭大的洞,魏廷貴見了之後,心中也是十分讚賞。

    這一把變化無窮,而且暗藏殺機,果然是招快如電。

    魏廷貴不由脫口讚道:「你小子果真是聰明,竟然能創出此等好招!」

    朱少陽見師伯對這招的招式頗為滿意,心中也是十分高興。

    自己能將師父與師伯之間的矛盾化解,也算是報答師父之恩。

    當下對魏廷貴說道:「師伯,師侄還有急事要辦,要先行一步,請師伯原諒!」

    魏廷貴笑著問道:「你可是要去祁連山去找那魏世駿?」

    朱少陽回答道:「是的,師伯!」

    魏廷貴聽罷,從懷裡掏出了一樣東西,遞給了朱少陽。

    朱少陽接過一看。

    只見手裡面竟是一塊令牌,令牌上雕著一隻老鷹。

    魏廷貴笑著對朱少陽說道:「師侄,師伯與你第一次見面沒什麼送給你,就將這個神鷹幫的令牌送給你,憑此碑,神鷹幫中之人不敢攔你,希望能幫得上你。」

    說罷,便施起輕功離開了這片樹林。

    朱少陽望著武究天尊離去的背影,真是感到這個師伯真是怪人。

    想到這,不禁搖了搖頭,將令牌收入了懷中。

    騰起身形向祁連山奔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