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湖消失了,我彷似懸在虛無中,失去重量,變成純精神的存在。不過我卻是絲毫不懼,與奇連克侖算賬的時刻到了,我真想不到老天爺仍肯予我這個機會。

    多算勝,少算不勝。我清楚自己正是多算的一方。

    奇連克侖的聲音直鑽入我心中,滿足的嘆道:「人類呵人類,五千多萬年了,你仍是那麼愚蠢和無知。你的末日到了!」接著聲音化為長笑,充滿瘋狂和殘忍的味道。

    我緊守心神,一點不為他的得意忘形,勝算在握的高姿態左右。近五十萬年的修行豈是白過的?在我人類的意志外,實有一顆候鳥的心,且有候鳥神最終極的武器。只有令奇連克侖飲恨而亡,始能洩我心頭的不平之氣。

    奇連克侖的狂笑音浪轉大,充塞著我心靈的天地,一時間除他的笑聲外,我再沒法保留其他思想。

    我心叫厲害,忽然間,時空變化,我有點像回到滅絕了的小遁天去,在一個美麗熟悉的星球上飛行。

    下方是一望無際的綠野,一條大河從地平遠處蜿蜒而來,散布兩岸的叢林濃綠濕潤,以萬計各式各樣的爬行動物,舒適優閒的在喝水吃草,水裡充盈生命,天空群鳥飛翔。在明媚的陽光下,動植物的生態是如許壯觀,生氣勃發。

    我的心神被眼前的景象攫緊吸引,似從感官的某個神祕入口深鑽進去,從另一端逸出來,看到不同的另一個世界。思感大幅縮小,然後發覺自己正駕著只有小遁天三分之一大小的飛行工具,飛越大地。

    記憶潮浪般打上心靈的陸岸,洪流似的淹沒意識的土地。

    我本來的意識被排擠,變得遙遠迷糊,似是眼前的動人世界,方是我的現實。高關星的伏禹,只是個遙遠的夢。要保持本原的意志,像在熾熱的陽光下保持一小塊殘餘的冰雪不被溶掉般困難。但我更清楚,這是個零和遊戲,當僅餘的一點靈明火焰般熄滅的一刻,奇連克侖將完全控制我,竊奪我的烙印為己有,我也完蛋了。

    人類將真正的滅絕。

    小飛船飛越高山,一幅又一幅奪人心魄的壯麗景色展現眼前,生機無限。

    這是我夢縈魂牽的聖土地球嗎?我不曉得答案,可是另一個呼之欲出的「我」卻知道,還清楚這是兇殘的敵人大舉來攻前自己最後一個憑弔聖土的旅程。

    如果沒有經歷過夢還還給我的夢,只是眼前的景象已足吸引我,令我深陷進去,直至慘敗身亡。但現在我卻清楚眼前一切的思受想行識,只是記憶中某個片段,發生在五千二百多萬年前,屬於我失去的記憶部分。奇連克侖現在是全力出手,以神遊級的力量,施展渾身解數,務要使我迷失在不能挽回的過去某些最神傷魂斷的回憶片段裡。

    不論奇連克侖,又或是我,當這場別開生面,只能發生在我和他間的精神決戰一旦展開,大家都沒有回頭路走,只能堅持到底。到奇連克侖用盡了心力,或我失守被控,這場激戰方會告終。

    下方的山勢愈趨陡峭,地質結構複雜,山體切割嚴重,形勢險要,驀地前方並排橫列著白雪皚皚的群峰,雲蒸霞蔚,晶瑩的冰川從高處延伸往下,兩旁林木鬱鬱蒼蒼,蔚為奇觀。

    倏忽裡我心中湧起絕望的悲痛。

    人類的發源地聖土地球,已是我們最後一個立足點。十日前,我們最後一支艦隊在冥王星的位置被敵人擊垮,全軍覆沒。聖土等於被解除了武裝,再沒有防禦能力。

    敵人會怎樣處置我們呢?

    沒有抵禦能力的沮喪,任由宰割的無奈,聖土上包括人類在內千千萬萬動植物生靈不測的命運,合而形成此刻我內心無法排遣的悲情。

    夢還仍密藏在我心底里嗎?

    這個想法令我清醒過來,暗抹一把冷汗,差點便完了。

    夢還!夢還!你在嗎?

    沒有任何反應。

    我深深的思索。

    是這時的我真的失去了與夢還的連繫,還是奇連克侖製造的「回憶夢」並不完備,又或是他蓄意剔除夢還?照我的理解,聖土毀滅前的伏禹,是該擁有夢還的。

    「我」駕著飛船,分段往下降落。

    此刻的情況非常古怪,一邊是五千多萬年前聖土被毀滅前的「我」,一邊是五千多萬年後接受奇連克侖挑戰的我。我保持靈明時,是半個旁觀者,雖然感覺著以前的我在呼吸、動作,透過他的感官去感受眼前的世界,卻與他的思想情緒隔開一段距離。可是他的腦神經有一股強大的吸攝力,一個失神,我的思感會與他融合,變成了他,品味當時發生的一切。

    這顯然不是取勝的方法,只要當我完全變成了他,亦即是變成以前的我,我才能進入自己的記憶,得回失去的記憶。只有我能從以前的自己「醒」過來,回復現在的我,我才能真正打贏這場硬仗。

    想是這麼想,要下決定這一步真不容易,最怕是一個失神,迷失在記憶的深淵,永遠「醒」不過來,飲恨在奇連克侖手上。

    駕駛屏幕顯示房舍的圖像,閃亮著「鎖定」的字眼,飛船進入自動飛行模式,朝房舍飛降,速度減緩。

    這是「我」的家嗎?還是別人的居所。

    心中有個疑問,如果奇連克侖技止於此,憑什麼收拾我?所以肯定他有更厲害的手段。如果我不能先一步勘破他的手段,一旦跌落他的陷阱中,立告完蛋。

    他有什麼手段呢?

    現在的我,是完全被動的,茫不知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只有化被動為主動,我始有機會先一步看穿他的手段,不冒點險怎成?想到這裡,心中已有決定。

    下一刻,我鑽進五千多萬年前的「我」的原始思感神經內去。

    終於回家了。

    飛船降在房舍外的平台上,我從敞開的門走出飛船外,從房舍所在的半山位置,俯瞰沒有邊際的綠野河流,聖土是如此的美麗,在清澄的藍天下,一群飛鳥結隊成陣的從前方掠過,絲毫不覺即將降臨到它們身上,降臨到聖土每一個生靈身上的彌天大禍。

    我嘆了一口氣,心如鉛墜的朝大門走去,每一步都像負著千斤重擔。

    她站在門口,雙目呆瞪著我,又似望著另一個空間,那表情令我感到椎心的痛苦,偏又無力改變現狀,不知可以說什麼安慰她的話。一陣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激動的情緒湧上心頭,頃刻後我緊緊擁抱她,不須任何言語,她已曉得我此行的結果,我感到兩顆心同時掉進絕望的深淵。

    肩頭濕潤起來,她默默垂淚,強制自己不要哭出聲來,但身體卻不受控制的抽搐著。

    「美阿娜!不要哭!即使死我們也要堂堂正正的死。敵人可以消滅我們的肉身,卻不可以侮辱我們的尊嚴。」

    美阿娜淒然點頭,飲泣道:「伏禹呵!我並不是為我們的命運哭泣,月亮已連續三天沒出現了,敵人這樣做有什麼意思呢?」

    我輕撫她的背,道:「月球被氣化了,沒有人明白外河系來的邪惡軍團為何要這樣做,或許只是要引起恐慌,讓我們曉得無路可逃,無處可躲,只能等待死亡的來臨。」

    她停止飲泣,離開我的懷抱,牽著我的手,走進屋內去。

    她的手輕輕抖顫,每一下抖顫,都令我的心顫動。

    三千多平方尺的古典木構房舍靜得異乎尋常,美阿娜關掉了太陽能供應器,關掉了一切對外的通訊,令這位於青藏高原上的居所變得與世隔絕,但我們知道這種安全感是虛假的。世上再沒有安樂窩,即使深藏地底的密室,仍裸露於敵人無堅不摧的利器下。

    我明白美阿娜的感受。

    自有歷史以來,月兒一直不離不棄的伴著我們,看著她被凶殘的敵人無情地毀滅,那種失落和哀痛是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的。

    清新芳香的空氣從外面的林野透窗流入室內,隨著太陽的落下,天地漸轉昏沉,她拉著我直抵西窗,我們緊緊依靠,齊觀日落的美景。

    我們沒有說話,也沒有什麼話好說。

    遠近的山巒林野沒入黑暗中,最後剩下的是沒有月亮、廣婺深邃的夜空,和漫天星斗。

    兩顆心劇烈痛楚的躍動。

    美阿娜輕輕道:「伏禹!你在哭嗎?」

    我偷偷抹掉眼角的淚漬,道:「沒關係了!一切都沒關係了。我忍不住流淚,是因為我從沒見過這麼美麗的日落景色,如此美麗的星空。在這最後的時刻,仍有你陪著我,不論明天發生什麼事,我們也要攜手走完這段路程。」

    美阿娜默默聽著,好一會後,悄悄離開我的身旁。

    我仍站在窗前,仰望星空。

    我出奇的平靜。

    那是當一切希望都化成泡影,一切努力均於事無補,任何想法均沒有半丁點意義,當你放棄了一切後的平靜,心如枯木的感覺。

    美阿娜回到我身邊,左右手各拿著一個高腳玻璃酒杯,秀美的玉容掛著一絲苦澀的笑容。我茫然接過她遞來的酒杯,香醇的酒氣送進撲鼻而來。

    美阿娜道:「這是我特別調整的酒,喝了它,在十秒的時間內,生命將重歸我們的掌握中。吻我!」

    她持杯的手穿過我拿酒的手的臂彎,送上香唇。

    我神傷魂斷地吻上她的香唇,熾烈的感情在兩唇相接處激盪,淚珠從她眼睛淌下來,更添生離死別的斷腸滋味。

    就在這一刻,我隱隱記起我曾和她如此這般的親吻,卻是發生在完全不同的時空,有著完全不同的滋味。

    唇分。

    記憶模糊了。

    美酒在眼前蕩漾。

    美阿娜一雙淚眼凝視著我,輕柔的呢喃道:「我的好情人,永別了。」

    我們分別喝下對方遞過來封喉的毒酒。

    《封神記》卷四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