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稚兒墜崖 靈禽為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萬丈聳峰崖百深,滾雲卷多掩陰壑,

  罡風呼嘯厲如嚎,激澗碎株建如泣。

  猙獰惡岩幻厲鬼,尖核利齒噬生魂,

  森森白骨鋪陰石,青苔翠覆層層新。

  「落魂崖!」

  距崖頂如四百丈之下,罡風勁疾尖嘯,陡峭岩壁寸草不生。

  而下方則是滾湧如浪濤終年不消的風霧,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更難知曉下方壑谷是何等景象。

  滾湧濃霧足有兩百餘丈深厚,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在濃霧之中,竟有一處約七、八丈寬之地是無霧氣,恍如是在霧海之中的一粒光亮明珠。

  聳陡的岩壁上長有數十根粗有幾臂的垂藤,其中有十餘根垂藤竟斜往壁外蔓延,原來是與兩株伸出壁外的盤鬆纏繞,形成了一片縱橫交纏的藤網。兩株盤松被密實藤網壓垂得已然巨根鬆出了岩壁,但是竟又根壓在一片尖核目岩之上,才來鬆墜下方濃霧滾滾,尚不知有多深的谷底?

  再望向了藤網下方兩丈餘之處,竟是由岩壁突伸出一片足有七丈寬窄的岩地,並且有不少猙獰石筍聳立,兩株盤松樹幹便是斜架在~塊扁高的稜岩上。

  但令人駭然的則是石筍岩地之間,滿佈著零碎的森森白骨以及不少閃閃發光的金玉,珠飾及金銀,尚有不少已被厚實青苔掩蓋。

  上層的枯骨,金玉之物,似乎是近十餘年中,自崖頂捲墜的遊客屍骨,及隨身之物?

  突岩之外及岩下竟然尚是濃霧滾滾,不知遠方及下方尚有多深遠?是何景象?

  但已可聽見湍急的譁然水聲,以及尖銳的勁風呼嘯聲。

  奇怪的是,為何其他地方尚是雲霧滾滾,但岩壁突岩上卻是毫無水霧、清晰可見的異地?

  「嗯……嗯……哼……嗯……」

  倏然,一陣似有似無的輕哼聲響起?

  循聲望去,竟見藤網密實的翠綠藤葉上,有一個弱小的身軀伏在網上昏迷不醒,但卻不時的痛哼出聲。

  就在此時,在突岩及陡峭的壁角下,由一個五寸大小的岩洞內,疾竄出一條全身烏黑,粗如此臂的怪蛇,扁平的三角尖頭長有一支寸餘長的彎斜硬角,五尺餘長的烏黑蛇身上密鱗閃閃發光,唯有在高挺的蛇首下方近腹之處有一條菱形白紋。

  獨角烏蛇疾竄出洞,立時遊走至藤網下方,高昂三角扁首,口中細長紅信伸吐不已,嘶嘶嘯響,一雙恍如九幽陰魁的綠眼則盯望著藤網上的幼小身軀。

  忽然,弱小身軀掙動翻轉,竟然已翻向了藤網邊緣?已有一腿垂懸網外,若是再一翻身,必然摔墜網下,而成了獨角怪蛇的毒物食物。

  只見那弱小的身軀仰躺藤網上,現出~張回嘟嘟的可愛小臉,蒼車的面頰上尚有兩個小酒窩,並且尚有不少擦傷血絲及瘀青紅腫之處。

  又另一陣輕哼之聲響起……

  而岩地上的獨角怪蛇則是急切的嘶嘶鳴嘯,似乎在惱根口食為何尚不墜落?

  倏然!空際濃霧滾湧勁疾,接而便有一股勁風下罩,並從深霧中疾射入一片五彩光華亮麗之物,尚不知是什麼異物時?那條獨角怪蛇已怒嘶不止的盤成一團蛇陣,高昂扁平獨角三角首,張開森森尖齒;大口嘶嘶怪嘯。

  彩光疾射而至,候又上揚頓止的落在一株石筍上,這才看清是一支五彩,光華亮麗、尖噴略彎、長尾足有三尺餘長百色彩鮮豔的大麗鳥,除了體型較一般山雉大有兩倍外,細長須首上尚有豔麗的項冠聳立,似乎有點像天竺孔雀?但尾羽又無翎眼,竟然像是傳說中的變鳥?

  大寫鳥站立石筍頂側,偏著細頸下望,盯著獨角怪蛇,修然——引頸脆雞出銀鈴般的悅耳響亮鳴聲,並且五彩雙翼疾殿的疾撲向獨角怪蛇,雙爪前探,抓向了蛇身,而尖椽則啄向了蛇首……

  但獨角怪蛇也非好惹的;扁平獨角首往側一偏,疾竄,竟已避開尖橡且張開尖森利口咬向鳥腹。

  大鸞鳥見勢疾衝而上,但凌空飛旋後又疾衝而下,啄向了蛇首,便與獨角怪蛇對峙激戰。

  一鳥、一蛇似乎是長久宿敵?並且深知對方優劣之處,因此飛撲,啄抓及伸縮,竄咬也甚為顧忌,你來我往的攻守了十餘次也難有勝負。

  就在鳥、蛇互鬥之時,鳥翼振拍的勁風竟將藤網吹拂得搖晃不已,恍如一片搖籃一般,但已將藤網上的小童吹拂,搖晃得逐漸醒來一「爹……娘……浩兒怕……哎唷……好痛……」

  清醒中驚駭、尖叫,並且因扭動身軀,使得摔撞的身軀劇痛湧生,這才緊皺雙眉的緩緩醒來,睜開雙目。

  驚疑的目光轉望中,竟見一片彩光疾閃而逝?轉首急望,已見一支五彩亮麗的大鳥竟站立一株石筍上盯望著自己?

  但尚未驚呼出民竟又加眼角見到下方有一烏黑之物竄至身下,並且聽見一些嘶嘶響聲。仔細望去更是驟然的尖叫道:「哎唷……好大的一條蛇…爹……娘……您快來救浩兒……」

  但是獨角怪蛇嘶嘯連連,頓使小童浩兒心畏得退縮向高處,唯恐怪蛇竄至網上傷害自己。

  倏然……鸞鳥趁怪蛇目注幼童之時,已疾撲向了蛇身啄抓。

  但獨角怪蛇也機警的疾轉蛇首,張開森森尖牙利口迎向了駕鳥,於是一鳥、一蛇再度展開了一場激鬥。

  久經七緊年的激鬥當然是勢均力敵,才能至今尚互鬥不止,否則早已有一方敗亡了。

  神色驚駭的小童浩兒,此時不但望見了一鳥、一蛇的互鬥,而且也已望見下方零散白骨遍地……

  不問可知,那些人骨也是如同自己一般墜崖摔落至此身亡,縱若有人與自己一般僥倖未死,但可能僅都命喪蛇口之下了。

  思忖及此,頓時對那條獨角怪蛇心生畏懼及憤怒.當然也對那五彩亮麗的大鳥起了同仇敵愾之心,因此立時攀在藤網邊緣為彩烏助陣。

  「啄死它……對!用力啄死它……啊……可惜差一點……再啄……小心!咯……

  咯……好耶……用力啄它……」

  但是一鳥、一蛇突被小童脆叫聲驚得各自散開,一在空際旋飛盯望,一在地面盤起蛇陣,嘶嘶鳴嘯。

  獨角怪蛇與駕鳥久戰十餘年,因此毫不在意空際鸞鳥,竟然轉身游竄至藤網下昂首吐紅倍似欲審咬。

  小童浩兒眼見之下,雖心有畏懼,但心知怪蛇無法竄上藤網,因此甚為放心的突然伸手至腰際,由一隻小布袋內掏出一支八寸長的黑鐵管,迅疾對準了獨角怪蛇且按下鐵管上的一粒小圓珠。

  「毗……啪……

  倏聽一聲勁疾風嘯,立見一道馬光勁疾射向了蛇首,竟將蛇首擊中後仰翻垂。

  「哈……打中了—…咦?哎呀,這怪蛇皮好硬,竟然連鐵箭鍵也射不穿它鱗皮?」

  原來那道烏光竟是以機簧射出的一支三寸長小短箭,已然擊撞墜地未能傷及蛇身。

  此時,獨角怪蛇被鐵箭滾擊得昏頭轉向,頓時狂怒得兇性大發,身軀連連竄升,欲竄至藤網上咬死了小童。

  但卻聽小童清秀雙眉上批的嘟嘴叱道:「哼!本小俠不信打不死你?再吃我幾箭。」

  不服氣的怒叱聲中,已伸手由布袋內掏出另一支三寸短箭,迅疾填入鐵管內,然後將一個寸長小鐵桿往後猛拉,接而又對準了嘶嘯不止的蛇首射出了鐵話,果然又將獨角怪蛇射得蛇首震撞地面。

  「咕……射中了吧,看你還兇不兇?」

  小童歡叫笑樂中又取話填裝,但在此時五彩鸞鳥已然看出那個「人」也與宿仇為敵,且將它連連擊得頭昂握地,立時趁機疾撲而下,啄向昏頭轉向的蛇首。

  獨角怪蛇生存突岩上已有百餘年,雖然與兩支異鳥互鬥了五十餘年,但各知對方優劣,相互顧忌,因此至今尚無勝負。

  便是百餘年中不幸墜崖但又僥倖餘生的落難之人,全因不知突岩h倘有條異種「獨角黑虺」而遭毒吻,難逃一死。

  但沒有想到小童浩兒竟然身懷一支機簧鐵箭筒?身伏藤網之上,遙射蛇身。

  雖然未曾射穿刀劍難傷的鱗皮內,但也將毒煙射得劇震,摔撞得頭昏眼花……

  「獨角黑虺」以往何曾遭受如此重擊?因此已是凶性大發,已將小重視為大仇敵,但是五彩寫鳥已趁機疾撲啄抓而下,使得毒隆只好又仰首迎咬宿仇芬鳥,以免遭創。

  「哼!本小爺就不信射不死你……」

  就在蛇、鳥又開始互鬥僵持不下時,小童浩兒又裝妥了一箭,並望向了鳥、蛇撲鬥,突然靈光一現的叮望著與五彩駕馬激鬥之處,只見那獨角怪蛇高仰的蛇首之下有一條白紋。

  「啊!那白紋……咕……你身上的黑國文雖堅硬,但胸腹可否擋得了本少爺的小箭?別亂動……轉過……著……」

  「獨角黑政如同往谷一般,高仰著三角首,張牙竄咬飛撲面下的鸞鳥,並未曾注意藤網上的小童只對自己要害處射出了短笛,獲然胸腹劇痛,竄咬之勢倏頓的墜地絞捲身軀。

  正與毒虺撲鬥的彩鸞,眼見由那「人」之處疾曳一道黑線,竟射入了宿敵要害之內。

  果然宿敵便墜地捲續身軀,立知宿敵道至重創,頓時歡愧得吟鳴出清脆悅耳之聲.並疾樸而下,雙爪前探抓向了蛇身,尖瞟也同時啄向了蛇目。

  「獨角黑胞要害遭創,修又被宿敵抓扣住身軀,而且左目又是一陣劇痛,頓時心知大限將至,但仍凶後得是與宿敵同歸於盡,於是身軀使張的捲纏向烏身,森利、尖長的蛇口也臨危反噬的咬向了鳥頸。」啄死它……對……對……哎呀小心……啄它……將它七寸啄穿……啊……被纏捲住了……決抓住它頭……」

  小童浩兒眼見一鳥、一蛇近身搏鬥中,雖然蛇身已披綵鸞抓扣住,但長有五尺餘的蛇身也有近半捲纏住鳥身,因此激鬥得更為激烈,將地面上的青苔,碎石,枯骨撲翻得凌散不堪。

  但此時,小童浩兒已無法再用機簧簡內的短箭射向蛇身,以免誤射彩鸞,巨而愈幫愈糟。

  伏臥藤網上脆叫助威不止.但片刻之後,一鳥、一蛇的纏鬥竟逐漸遲緩?似乎皆已掙扎無力的緩緩靜止……

  小童港幾眼見之下,頓時心急的連呼彩鳥然而只見彩烏偶或振抖雙翼.但卻甚為無力似乎也遭致創傷了。

  浩兒心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但眼見一蛇,一烏逐漸不動了,因此急忙尋找下網之處.欲探查鳥、蛇的生死。

  藤網斜下之方緊纏著兩株巨松,下方則是濃霧瀰漫,不知有多深的險地?除了有一方是陡峭的山壁外.其餘三方及上下皆是濃霧滾滾.不知是何景況之地?

  陡壁間尚有數十根會藤垂至岩地,正可攀爬至下方岩地,於是毫不猶豫的順藤而下,踏著滿地枯骨及青苔.小心翼翼的行入了稜岩之中,接近一鳥、一蛇之處。

  途中,只見一株石筍處竟有一具盤騰而坐的枯骨?身上已長滿青苔.身前尚插立著一份鏽跡斑斑的長劍,於是將那柄長劍拔起.握在手中壯膽,續行往蛇、鳥倒臥之處。

  纏技團的蛇、鳥動也不前似乎皆已命斃?

  小童浩兒用手中鏽劍刺挑蛇身時,突見鳥翼微微抖動……

  立知彩鳥尚有生機,於是急忙用鏽劍將纏捲鳥身的獨角怪蛇逐漸挑好拋棄一分,再翻動彩鳥身軀察看。

  綵鸞會閉的雙目翻睜,五微微的掙動雙翼,但又無力的閉目不動,雖然尚未命安.但似乎也已命在旦夕了。

  「喂,大鳥你是否傷在毒牙之下?傷在哪裡?」

  心急且疑的翻動彩鸞身軀,果然發覺它左腿處的軟羽上染有一些身黑的血跡.再仔細翻著後已發現羽內肌膚腫著烏黑的傷處。

  「啊?你果然被那臭蛇咬到了,有毒呢!怎麼辦,啊……有了!」

  浩兒急忙山腰際布袋內取出一支短笛,將彩鳥腿忙烏腳傷處割開了一道傷口,霎時身血液流地面.並區由懷內掏出一隻小玉瓶欣喜的說著:「我告訴你哦,這是宏道爺爺送給我的生日賀禮喔,爹說老道爺爺鍊的月藥是武林聖藥.不但可療傷且可祛毒,可是我不知是否能解蛇毒?就先略你吃吃看再說。

  綵鸞被浩兒翻動時.雖也驚急的睜目掙扎,但甚為無力的難拒翻轉觸摸,當發覺那「人」並未傷害自己,而目似覺麻木的左腿處被抓握翻動……

  一陣清柔坦從未聽過的聲音傳入了耳內,尚不知是什麼意思時?關解已被撐開立被塞入一物,頓時驚急的掙扎.裡吃力的將卡在喉內之物嚥入腹內,才又虛軟得靜止不動了。

  浩兒見彩鸞掙扎之後又不動了於是摟抱著它行往岩壁前的垂藤處,續又攀抓上網靜坐,以免又遭什麼的物傷害自己及彩烏。

  「哇……流了好多毒血呢?不過,腫脹倒消減不少了,看來老道爺爺的藥丸有效呢,嗯……再餵你一粒。」

  續又取出小五瓶倒出了一粒藥丸塞入了烏呼內,此時變鳥又驚動掙扎,但已較有精神的低鳴數聲且盯望著那「人」。

  「嗨!你別亂動!作被那怪蛇咬到中毒了。現在毒性尚未消解,等毒血流盡之後便會好些了!」

  綵鸞似乎已由「人」的輕柔之聲及笑顏上感覺出對方並無惡意.而且被塞入喉內之物在腹中湧起了一股清涼之氣,不但使精神好轉裡有祛毒之效,因此已知那「人」在救自己。

  雖然也曾在山區中見過「人但從未如此接近過,更何況被摟抱著?坦在驚畏不適中卻只知曉人對自己無害,於是放心的任由「一摟抱來曾掙扎.只是好奇的側首盯望著「人」偶或哈鳴道謝。

  「服你現在好多了吧了蛇毒流盡之後……咕!現在已淡多了呢?雖然尚未流淨,但也不能流皿太多否則你會流血太多虛脫而亡呢!我幫你包紮止血吧。

  綵鸞聞聲雖不知何意?但也咕咕脆鳴數聲示辦.靜靜等候體內毒世逐漸消減.恢復體力。

  浩見由身上撕下了一片內衫布.輕柔的將彩駕腿上傷處包紮.並鉅歡愉的說道:

  晦I你全身青翠的亮羽上還有五彩光華,好漂亮呢,而目尾羽又長又華麗,真好看,你是什麼烏?不像山雉且比山推大,好像是畫上孔雀呢。可是又沒有圓圓的翎目!

  啊……你一定是畫上的‘鳳凰’或‘青鳥’對不對?

  ‘咕……咕……咯……帖……

  「咦?你跟我說話呀?咯……咯……真好玩,你……對了,我叫浩兒,我叫你大花好不好?

  就在此時,綵鸞突然摔到振翼,脫出了浩兒的懷內,站立藤網上,並區伸頸脆鳴數聲後,振翼飛向了藤網外的一株石筍頂上,緣又員仰如蛇細頸脆鳴不止。

  「晦!大花你別跑……你的毒傷尚未好呢!咦?

  正叫喚彩鸞時,修見深霧中傳至一陣較低脆的鳥鳴聲,接而便見濃霧滾湧迅疾,並有一支翠色大鳥破羅飛至。

  ‘噫?又是一支……啊……這支也是鸞鳥?怎麼沒大花漂亮?」

  只見那支青翠大鳥比受傷的駕烏略小些,並且尾羽也僅有尺餘長,青翠的羽毛上也無五彩亮麗的光華,但有黝紅的斑點,看來似是一支雌駕。

  雌鸞疾飛至彩啻站立的石筍頂,立時咕咕低鳴不止,而彩鳥也連連眼鳴的訴說著什麼?

  於是那雌鳥已倒首望向了藤網上的措兒,井連連咕鳴,似在道謝?

  彩駕似乎毒傷好轉,突然飛落岩地蛇屍之處.塵躡連啄後歡悅脆鳴數聲,雌鳥也聞聲飛至了蛇屍旁,二鳥不知在蛇屍上啄食什麼?

  浩兒愣望二鳥啄食蚊P時,實也覺得腹中咕啥亂響,這才想起自己怎會導在此處?爹娘在哪兒?因此心慌悲急的大叫著:「爹……娘……你們在哪兒?爹……娘……」

  二鳥被浩兒的悲意尖叫聲嚇得慌竄疾飛在空際盤旋數項後,便雙雙飛入濃霧中消失不見了……

  只餘小童浩地惶恐心畏的悲叫不止.陣陣回音連連回響震耳,但是除了白方不知多高的尖聞風聲外,並無其他聲音回應。

  嗚……鳴……鳴……浩兒要回家……爹……您快來救浩兒……鳴……鳴……怎麼辦?都看不到路……」

  浩兒只是個六歲小童,獨處在如此一個猙獰怪岩林立,枯骨滿地,除了一方的岩壁外.全是濃霧滾滾不見景況的陰森之地.尚幸岩地並不陰暗.減少了黝黑的恐懼。

  小童浩兒似乎心性剛毅.因此悲泣,哭叫一會兒後.已逐漸停止了哭泣的回思前事,心知是自已淘氣不聽爹娘之言,而被罡風捲落崖下。

  如今雖不知是否在「落魂崖下?或是被捲飛至一不知名之地?

  若想要爹娘前來搭救.恐怕也非短時間之事,因此自己要先能自衛,自救方能有生機。於是拭淨了淚水,環望四周景況後,便再度攀至岩地察看岩地各處景況,是否能找到出路,離開這枯骨滿地的險地?

  手執著方才挑蛇的鏽劍護身,在岩地小心翼翼且仔細的探家地形,約莫半個時展才仔細巡望一圈……

  發覺竟是身處於陸前岩壁窮伸出一塊只有七丈餘寬窄的岩地上,四周濃霧瀰漫,上方及身周三方皆不知有多高,多遠?但下方曾投石聞聲,發覺至少尚有三、四十丈深。

  浩兒身處三丈餘的實巖上無路可去,因此更是悲急得不知孩如何是好?而且此時已然又飢,又渴無物可食,心中已湧升起一股不祥預兆,大概耍如何滿地枯骨一樣品喪此地了。

  悲傷茫然地躺在藤網上胡思亂想,不知不覺中竟已入睡……

  但不知過了多久?竟被寒意凍醒,全身顫抖中竟發現了除了突岩地外,四周已然黑漆漆的更為陰森,似乎已是入夜之時,坦奇怪為何苦地上除了一些暗影之外,尚是恍如皎月照映的銀亮之狀?

  徵愕的好奇心使他忘了飢渴及寒意,並且在證思中也想起了四周濃霧滾滾,卻唯有突岩上毫無霧氣,莫非突岩上有什麼寶物不成?

  於是在好奇及興奮中急忙下至岩地,尋找光源從何而來?

  但在校岩林立.滿地青苔,枯骨中,除了一具倚靠石筍的枯骨外,再也未發現什麼異物閃爍光芒。

  小童浩兒甚為聰慧,並未因久尋無獲而煩喚不耐,沉思一會兒,已靈光一現的立時殲始觀察林立石筍,稜岩的暗影.終於逐漸的將四周暗影的方向全朝向一塊稜岩上。

  繞著稜岩仔細觀察後,在足有五人合圍的一塊稜岩四周看不到什麼異物?但已發現稜岩四周皆屬陰暗之狀.因此小童立時欣喜的攀爬而上。

  稜岩頂尖乃是尖岩突顯加齒的內控之地.一片有三尺左右的稜齒,岩隙內也有不少枯骨碎散.可知是由崖頂擇墜,撞得粉身碎骨的遇難者。

  但在兩根尖齒巖隙間卡著一隻腐朽大半的木盒,似乎是一隻名貴的紫檀木盒?

  另在尖齒岩隙中尚有一些腐布,而腐市內竟有一些銀光閃爍著?

  浩兒眼見之下,立時欣喜知曉找到異物了,於是緩緩將枯骨……撿拾拋至岩不,終於在岩隙內翻找到了一些金銀,珠飾以及兩粒約有鴿蛋大小的蒙塵珠子。

  在心喜擦拭之後,立使其中一粒更為明亮的閃爍出銀白光芒,使岩地更為明亮如晨。

  另外一粒則是閃爍出一片濛濛黃光,恍如夙氯黃霧凝聚而成的珠子,而g隔著擦拭於淨後.竟使四周濃霧滾湧遠高。因此已知蒙蒙黃珠可避霧,而銀白珠子可照明。

  尋獲兩粒寶珠後,當然甚為欣喜,但是卻止不了腹中的飢餓,因此又被極度的飢渴之意驅走了欣喜。

  哎唷……餓死了!這些金銀珠寶有什麼用?若能換個又白、又大的饅頭多好?

  唉……以前在家裡挑食……現在有什麼我都吃.只要能填飽肚子便行了,可是……

  哀聲嘆語中,已對手中之物毫無興趣了,隨手拋在地面後,開始尋找是否有可充飢之物?

  但是整個突岩上除了枯骨,青苔及~些劑市的金銀癌物外,怎麼會有可食之物?

  突然——

  一股談談的清香味湧入了飢渴難換的浩兒鼻內,不由飢腸咕咕乍響,且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急忙嗅聞的循著香味走去。

  行至藤網下的突岩邊緣,發覺香味竟是由岩下湧升的,因此無法由陡壁下撥尋找香味的來源,當然更別想有食物充飢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