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奇連克崙道:「在說出提議前,我還有一件至關重要的事,必須告訴你,好讓你明白我的提議,你是沒理由拒絕的。」

    我不知奇連克侖的智慧是不是在我之上,但他的識見和經驗毫無疑問遠勝於我。從穿門進入高關基地後,我可以說一直被他牽著鼻子走,陷於被動。他現在的招數,該是孫子說的「利而誘之」,且不愁我不上鉤。他對人類的了解,遠超過我對他的了解,只是這點,已令我幾無還擊之力。如果我不是尚有心盾一著,我現在最該做的事,就是有多遠溜多遠,永遠不回來。

    我道:「我在聽著。」

    他是否失去了部分記憶,還是只挑可以告訴我的事選擇性地說出來,我根本無法判斷。

    這是一場延遲了五千多萬年的決戰,也是當年滅絕我們人類之戰的延續,是奇連克侖和我這個人類最後代表的生死決戰,決定哪方是真正的勝利者。

    奇連克崙道:「地母在宇宙中,屬最本原的力量,超出了所有生物的觀測能力,只有在一個情況下,我才可以研究它,了解它,就是藉著御神器,透過你們與它微妙的聯繫,掌握它的奧妙。很多細節我忘掉了,最清楚記得的,就是當地球毀滅的一刻,與地球同時毀滅的百萬個銀河人,他們的烙印雖被毀掉,但靈神卻同時回歸到它的生命汪洋裡,在那一刻,地母從無跡變作有跡,無形轉為有形,地球和子女們激烈的死亡,引起它的注意,我就趁這個從未出現過的機會,成功分解它為陽魂陰魄兩個部分,控制了它,帶走它。」

    我憤怒了。

    我不知奇連克侖是否故意重提舊事來引起我的仇恨,但他的話不但觸動了滅族之恨,最令我憤慨的是像地母那麼與世無爭的高貴靈體,竟然受到這麼慘暴不仁的對待。

    奇連克侖續道:「要吸取太陽系以外的銀河人精氣,雖然不容易,但由於離開了地母,只剩一點點的生機靈氣,花點時間和耐性,總可以辦得到,可是地母卻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不過我的努力終於得到成果,經過二百萬年無數的嘗試和失敗,我成功將地母規限在一個巧妙的烙印內,那就是大帝號。」

    我暗下決定,我絕對不會不戰而退,一是我戰敗身亡,一是奇連克侖的元神永遠不存在宇宙內。

    奇連克侖嘆道:「就在這個我以為萬事俱備,只欠登入大帝號的一刻,我駭然發覺在它陽魂的最深處,隱藏著一個奇異的人類烙印。這是不可能的,只有一個解釋,就是地母並非沒有反擊之力,它不但保留了一個人類烙印,還蓄意隱瞞,令我功虧一簣。幸好我及時發覺,用了逾千年的時間,將烙印和地母的陽魂隔離,就在我要抽取烙印,無暇分身分神的最關鍵時刻,大敵乘虛而入,接著是一片空白,我沒法記起發生過什麼事。」

    我明白「登入大帝號」這句遺言的意義了,那是奇連克侖真身毀滅前念念不忘的念頭,至於還有沒有其他含義,由於連奇連克侖也忘掉了,將永遠沒有人知道。

    奇連克崙道:「你現在的情況,是由我一手造成的,你雖然擁有地母的陽魂,卻永遠不能與它結為一體,只能得到它有限度的支援,亦永遠沒法登入大帝號,尋回失去的陰魄。事實上現在你的能力已達至你這種情況下的極限,憑你現在的實力,遇上石妖肯定會變成頑石,更遠非上參無念之輩的敵手。宇宙之內,只有我是你唯一的機會,令你可以突破這個宿命。」

    我暗自盤算。

    奇連克侖的確對我瞭如指掌,卻只限於人類的部分,我候鳥的部分是超出他認知的能力,他壓根兒不曉得我這方面的情況,所以沒有一句話提及候鳥神,更不曉得心盾的存在,證明他的思感力量大不如前,智慧亦遠遜全盛期時統一宇宙的奇連克崙大帝。眼前的他,只是當時的奇連克崙殘破不全的部分,我不是沒有一拼之力。

    他是不是在耍詐呢?

    這個是肯定的,現在我和他等於對弈、使詐是必然的,可是由於奇連克侖對我心有定見,我的情況又是離奇特殊,經過近五十萬年的演化,我的人類烙印早蓋過候鳥的烙印,奇連克侖大有可能因此失彼,輸掉這場仗。

    我在心中道:「說出你的提議。」

    奇連克侖沉著的道:「我提議我們進行一場精神力量的決戰,在交鋒的過程裡,我必須解開以前加諸你的禁制,進入你靈魂的深處,才能佔據你的烙印,與地母的陽魂結合為一,如果這真的發生,我等於復活了,亦是這場決戰的勝利者。」

    我大奇道:「既然如此,為何你還不動手?現在我明顯地被你操控了心神,陷身於你營造的幻覺而沒法自拔。」

    奇連克崙道:「在答你這個問題前,請先讓我說出你贏得這場決戰的好處,禁制當然失效,在接下來的二百萬年,你將逐漸與陽魂結合,那是人類生命可以攀登最美妙的過程。即時的效應是你會回復失去了的記憶,並得到御神器,再憑此物顛覆整個拜廷邦,解放被漠壁改造為奴隸的所有種族。」

    稍頓片刻,又道:「這是你必須接受的挑戰,如果你過不了我這一關,等於過不了石妖的一關,後果沒有任何分別。如果我沒法奪取你的烙印,我僅餘的一點力量將煙消雲散,不留半點痕跡。當你的心神完全被我控制的一刻,就是你死亡的時候,可是如果你能清醒過來,我便輸了。你敢接受挑戰嗎?」

    我深吸一口氣,道:「我接受你的挑戰,爽快點開出你的條件來。」

    奇連克侖輕描淡寫的道:「脫下你戴在指上的異石,投向遠方,我們的決戰可以立即開始。」

    我的心神劇震。

    明白了!

    我對夢還的猜測沒有錯,它確實神遊級的異物,當年助我避過奇連克侖的思感,避進地母的陽魂去。甚至法娜顯之所以送我到穴蟾星去,也因與它生出感應。遙想當年它落入芙紀瑤手上,趁芙紀瑤稍一分神,立即脫身回到我心核中。如此本領,在在顯示它非一般異寶。

    夢還這麼照顧我,背後有什麼目的呢?

    我伸出戴著夢還的手指,能量爆發,夢還離指而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