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華夏廣闊河山中,除了西北黃沙瀚誨,北荒冰原以及南荒瘴厲之地外,名山勝水風景綺麗之處乃是以長江沿岸為最,起有「巫山江峽」東流「東海」止,婉蜒敷千里之地,各地皆有令人嘆為觀止的勝地。

  每到春、夏之季,時可見雅士、墨客結伴成行,或攜家帶眷的高官富賈,皆前往風景綺麗的山水之間踏幽賞景,當然也有人冒著寒冬風雪人山,觀賞平地難得一見的銀冬翠山異景。

  姑不論何等人,在何時節踏幽賞景,卻不能大意身陷一些猙獰險地或是險崖,惡水之處,否則必是魂歸奈何,徒增親友之悲傷了。

  尚幸一些遊人常往的勝景之處,大多皆有引路指標或是警告牌示,甚而有些險地尚以柵欄阻隔遊人接近.以免犯險。

  但是警告牌示或柵欄,卻阻不了心性大膽或不屑視之的漢人,因此年年遇險喪命之人未曾少於千人。

  尤其是名聲盛傳全國的「衡山」更是常見遊人悲泣哀嚎下山,不問可知又有人身陷險地一命歸陰了!

  一個夏日炎炎的晴朗天氣!

  有一對年約三旬不到的青年文士夫婦,由山道蜿蜒上行前往「始信峰」居後的美貌輕裝婦人尚手牽著一位年約六、七歲的幼童,不停地勸告幼童安份莫奔跑,前行的三旬俊挺文士則不時回首笑望母乾倆,且笑叱幼童:「浩兒,在大山裡可不比家中,處處皆有人力難抗的險地,若非此次順道而至,機緣難得,否則爹也不會帶你深入山內觀賞天下絕景呢,你若再不聽話,爹可要帶你下山交給奶娘看管羅。」

  有如粉裝玉琢的胖嘟晦小童,耳聽文士之言,頓時默默的緊依美婦身側,但他那雙閃爍出聰慧光彩的黠慧雙眼骨碌碌一轉後,粉色雙頰浮出一雙酒窩的笑指文士身後右側路旁一座木牌笑道:「爹!您看這上面有好多字耶?是什麼‘落魂崖’的警示呢。」

  文士夫婦轉首望去,果然望見了一株巨樹桿上,嵌有一片紅漆板,上面刻有不少的字跡,於是行前觀望字義為何?

  小童見狀頓時得意的黠笑,且坎欣的順著山道往上行,不到三丈便已到達一片岩地之處,且好奇的奔往前方一囤木柵欄之處觀望。

  此時,美婦已發覺小童不在身邊?頓時懂急地四望呼喚著:「浩兒……浩兒……

  你在哪兒?’

  急呼聲中,青年文士也已急尋小童身影,·待眼見小童遠在三丈之外的一處柵欄前探首下望,原本略微放心的正欲告訴嬌妻,但忽然思及警示牌上涵意,霎時慌急的大喝道:「浩兒快回來!那兒危險有罡風……」

  半個身子探出柵欄外的小童聞言已轉首笑嚷道:「爹……娘……你們快過來看看……下面好深……竟然有雲霧滾湧?好好看耶……」

  夫婦兩眼見愛兒竟伏身探望告示牌上所稱的「落魂谷」險地?頓時狂急的雙雙暴掠向前,欲將愛兒護返安全之地。

  然就在此時,倏聽木柵下方湧起子勁急尖嘯風聲,因此更令夫婦倆駭然疾掠。

  文士身手較迅,暴掠中已然離小童後背僅有丈餘之距,但是由崖下驟然湧升一股勁狂罡風凌空上沖,霎時將小童身軀吸捲入罡風之中衝升天際。

  「啁……爹……娘。」

  「浩兒……天哪……浩兒—…」

  「浩兒……我的兒……娘來救你……」

  就在小童及文士夫婦驚駭尖叫聲中,美婦已不顧凶險地疾掠撲追小童身軀。

  文士見狀頓時駭然大叫道:「芝妹小心……」

  身形掠出了木柵,便已身,臨深不可測的絕崖深谷之上,並且被勁狂的罡風湧吹衝天七丈餘高。

  倏然罡風息止。

  離崖緣三丈餘的婦人及身經湧衝十餘丈外的小童竟同時朝深谷下墜,看來即將同墜深不可測的迷濛濃霧之內了。

  就在此時,一道青影疾迎下墜的美婦身軀,左手急摟,右手長袖疾抖,身軀凌空仰翻藉勢回沖,立時倒掠回崖緣,僅餘不到一丈之距,但是兩人旋掠之勢已盡,在無處可藉之下,身軀已往下墜落。

  文士急駭中毫不思索的將左臂中愛妻往崖頂猛拋,眼見悲急茫然的嬌妻已墜向崖頂,無慮墜落深崖下,文士立時提聚全身的功力,挺身振臂,原本已墜落崖面之下的身軀,突然疾頓墜勢且斜撞向崖壁。

  文士似是早已有備的覷準了一塊突岩,不畏疼痛的急扣突岩,止住了墜勢;這才喘息的仰首叫道:「芝妹……芝妹……」

  深崖下風聲尖嘯,深霧滾湧如怒濤,但已不見那小童的身軀墜落何處?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