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刀劍如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她能感覺到夕陽照在臉上的溫暖,然而視線裡卻已經感覺不到一絲光亮——原來,對她來說光明和溫暖都只是一剎那,宛如煙花,只有黑暗才是最漫長的。

    這條路果然難走,很多地方遇到了塌方,道路阻斷,不得不涉水從霧露河裡走。等到了莫岡時,反而比原來的那條路多用了半天時間。當他們日夜兼程地趕路,回到那個山坳,看到遠處的炊煙時,已經是斜陽夕照。

    這一路上都沒有再看到其他殺手出沒,讓蘇微鬆了一口氣——謝天謝地,往這個方向搜索的殺手小隊在半途被她截住全滅了,並沒有追到這裡。否則這兒都是婦孺老弱,要是真出什麼事……想到這裡的時候,蘇微的眼皮忽然一跳,有一種說不出的不祥感湧上了心頭。

    「怎麼了?」吳溫林眼看家門在望,她卻勒馬不前,不由得有些吃驚。

    不,那不是炊煙!而是……而是……

    那一刻,她發出一聲驚呼,跳下馬,狂奔而去。

    燃燒的是茅屋。院子裡一片狼藉,門板倒了,籬笆也倒了,房間裡亂七八糟,地上散落著各種東西,柴堆被弄得四散,連灶台都碎裂了——顯然是整個房子被從裡到外地搜索了一遍,幾乎連柱子都拆了。

    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之後,那些人放火燒了房子。

    「重樓!」她失聲大喊,衝入了熊熊燃燒的房子裡,飛身掠上二樓,在滾滾濃煙之中撞開門。然而,房間裡一個人都沒有,只有編織的花環散落在地上,被踩踏得稀巴爛。

    那是蜜丹意編織的花環。

    可那個小女孩,連同原重樓一起,再也看不見蹤影。

    這……這……她站在烈火燃燒的房間裡,攥緊了拳頭,指甲直插進掌心的肉裡,血一滴滴地從指縫裡滴落,她只覺得全身發冷,如墜冰窟——難道……還是來晚了?除了那一隊被她殲滅的殺手,竟然還有其他的殺手早一步找到了這裡!

    大爺大娘,三個孩子,還有……重樓。

    她始終,還是來不及!

    不久之前,還是在這個房間,還是暫別時他的最後一個眼神,用調侃的語氣說著要以身相許,如初遇時一貫的沒口德,那時她嗤然冷笑,躍出窗戶揚長而去,聽到他在背後說「早點回來」——那一刻,她並不知道,那就是他們之間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這世間,又有誰會知道命運之曲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在什麼時候戛然而止?當命輪轉動的時候,所有人隨之相聚,起舞,而一到終場,曲聲停歇,所有人就如提線木偶一樣頹然而散。

    甚至,都來不及好好說一句告別的話。

    與其如此,還不如就在那個不見天日的山腹裡死去吧?那樣,至少,他們會知道和對方說的最後一句話會是什麼。

    濃煙和烈火裡,她茫然地想著,沒有察覺自己的眼角有淚水長滑而下,滋啦一聲,在火焰裡化為細小的白煙。她只覺得心彷彿也被烈火煎熬著。瞬間,大片燃燒著的屋頂轟然落下,迎頭砸了過來。

    「蘇姑娘……蘇姑娘!快出來!」模模糊糊中,聽到有人大喊,「危險!」

    然而蘇微站在那裡,眼眸裡映照出熾烈的火焰,似是失了魂魄。身中碧蠶之毒的時候,雖知時日無多,她心裡卻懷著強烈的求生念頭;然而此刻,碧蠶毒已解,她站在烈火之中,卻是心灰如死,一瞬間竟然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蘇姑娘……蘇姑娘!快出來!」

    樓下傳來吳溫林驚恐的喊聲。他想衝進來,卻被不斷坍塌的竹樓所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站在那裡的女子,漸漸也被火焰吞噬,卻無能為力。

    當從天而降的烈火吞噬了蘇微的時候,千里之外的洛陽斜陽脈脈,夕照滿樓。寂寂的白樓裡,啪的一聲,有人手中的筆忽然滾落在地。

    「公子,怎麼了?」研墨的趙冰潔微微詫異,抬起空茫的眼睛。

    蕭停雲彎下腰撿起了朱筆,低聲:「沒什麼,只是心裡忽然一跳,有不好的感覺。」

    旁邊的女子沉默了一下,道:「也不知道蘇姑娘如今怎樣了。」

    「是啊,已經是兩個月多了——無論解沒解毒,也該有點消息才對。」蕭停雲喃喃嘆息,無法掩飾眉目間的擔憂,「我連續派了好幾批人去找,連石玉宋川這樣的精英都派了出去,卻都如泥牛入海一樣毫無消息,也太奇怪了。」

    「或許是遇到了截殺?那些對蘇姑娘下毒的人,肯定不會讓我們輕易找到她。」趙冰潔蹙眉,低聲問,「拜月教那邊,打聽過了嗎?」

    「我派石玉去苗疆,第一時間就是去靈鷲山找的拜月教,」蕭停雲看著窗外,重瞳裡有說不出的惱怒,「可是明河教主閉關已久,孤光大祭司雲遊外出,對方推諉主事的靈均不在宮中,難以決定,竟然將我們的使者拒之門外。」

    「是有不妥。」趙冰潔臉色微微一變,低聲,「拜月教和聽雪樓,雖然三十年前有過一場仇殺,但自從迦若祭司和蕭樓主定盟之後,相互之間也算友善——此次蘇姑娘有難,來到他們的地盤,斷無道理如此推三阻四。」

    蕭停雲皺起了眉頭:「關於孤光祭司的那個弟子靈均,你有多少了解?」

    「很少,蒐集來的消息基本都沒有用。」趙冰潔想了一想,似乎也被難住了,許久只道,「這個人一直不曾在江湖上露面。即便是在月宮,也從沒有弟子看到他的真容——只聽說他經常不在宮中,一直到三年前孤光祭司退隱,離開中原去往海上尋訪仙山,他才不得不擔起了唯一弟子的責任,回到了月宮主事。」

    「是嗎?」蕭停雲低聲,「聽起來,倒是一個沒有野心的主兒呢。」

    「如此便好了,」趙冰潔嘆息,「可惜我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蕭停雲皺了皺眉頭:「怎麼說?」

    「據我所知,雖然是自己唯一的弟子,孤光祭司對他一直有所保留。」趙冰潔默默道,「聽說孤光祭司有一次勃然大怒時,對他下了一句評語,被教眾廣為流傳——」

    他蹙著眉頭:「什麼評語?」

    趙冰潔頓了頓,一字一句:「‘天賦出眾,可謂驚才絕艷,不遜於昔年迦若大祭司。只惜用心過於刻毒,恐不得永年’。」

    「用心刻毒……不得永年。」蕭停雲喃喃重複了一遍,眼神慢慢凝聚如針。

    「還有一句評語,」趙冰潔道,博聞強記地複述,「‘若不負天道,則為我教古今第一人;若墮入魔道,則三十年前那一場天劫,便是要重現了。’」

    三十年前?蕭停雲一震,瞬地想起了勒馬瀾滄的誓約。

    三十年前,聽雪樓主為報殺母之仇,在統一天下武林後傾全樓之力遠征滇南,而當時拜月教的大祭司,便是迦若。此戰慘烈,蕭樓主雖與靖姑娘聯劍並轡,同去同歸,卻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經此一役,人中龍鳳由此種下了芥蒂,隔閡暗生,終至他年自相殘殺。

    那一戰後,雙方立下了停戰的誓約,如今已經三十年不曾有戰事。

    如果拜月教裡如今出現了這樣野心勃勃的掌權者,那麼,這前代人血戰換來的三十年太平,便是要由此灰飛煙滅了……

    「聽說靈均代替孤光祭司執掌拜月教以來,教民們都對其奉若神明。因為他多次正確地預測到了天災,從火山洪水裡救下了不少百姓,」趙冰潔蹙眉道,「在滇南有很多關於他的傳說,幾乎都接近於神話,比如說他靈力高絕,預言過往將來無不靈驗——甚至還說,如果有不同村寨同時向他祈禱,他竟然可以化身千萬,去往不同的地方拯救教民。」

    「化身千萬?」蕭停雲卻是不為所動,冷笑,「我看不是他修習有分身術,便是早已備好了不少替身,替他四處奔走,裝神弄鬼。」

    「嗯,雖然也可能存在著替身,但我覺得還是幻術的可能性最大。」趙冰潔嘆息,「資料上說,靈均身為孤光祭司的唯一弟子,在術法上的造詣非常高超,而最擅長的便是幻術——他甚至可以不用結印,便可以無聲無息地施展。」

    「結印?」蕭停雲有些不解。

    「施展術法總要經過一定的流程,越是重大的法術,過程便越是煩瑣複雜——比如皇帝祈雨便有九九八十一道儀式,」趙冰潔淡淡解釋,用雙手比畫著,「普通的修道之人,要施術之前也必須要通過念咒或者結印畫符——用單手結印的人都已經罕有,而據我所知,那個靈均已經到了無須結印隨時隨地可以施展,瞬間令身邊之人陷入幻境的地步。」

    「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的人物!」蕭停雲肅然,微微吸了一口氣,「那麼說來,豈不是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瞬,都有可能陷入幻境而不自覺嗎?」

    「是。」她緩緩點頭,語氣凝重,「如果傳言是真的,那麼,和他在一起的任何時候都可能會是幻境。而在他身上發生的一切,也都有可能會是不真實的。」

    「……」他沉默了下去,許久才道,「這天下,果然還有與武學一爭長短的東西存在——昔年的大祭司迦若已經是傳說中的人物,沒想到今日拜月教又有高手輩出。」

    「不過公子也無須過於擔心,」聽到他的語氣,她不由得柔聲安慰,「越是高深的術法施展之後耗費的靈力越是巨大,反噬也越厲害。面對蘇姑娘這樣的絕世高手,那個靈均只怕非全力以赴不能應對……」

    「可阿微她現在中了毒!」蕭停雲打斷了她,一拍桌子,「她身邊沒有血薇!」

    很少見到從容文雅的公子有這樣失態的時候,趙冰潔不由得微微顫了一下,咬緊了嘴角,半晌才低聲:「那麼,只能希望拜月教非我們之敵了……如果他們真的要殺蘇姑娘,在洛陽也就毒殺了,何必還要等那麼久?」

    「是,此事疑雲重重,不可輕斷。」他嘆了口氣,憂心忡忡,「幸虧我已經說動四護法遠赴滇南——希望在這之前阿微不要有事。」

    「四護法已經遠赴滇南了?」趙冰潔愕然,「怎麼樓中竟然無人知曉?」

    「此事極度機密,只有你我知曉,」蕭停雲蹙眉,壓低了聲音,「我前日去了一趟北邙山,親自請求隱退的四位護法出手相助,此刻他們已然出了洛陽。」

    她臉上神色微微一動,眼底似是掠過一絲淒涼的笑意。

    「蘇姑娘是血薇的主人,定然會有貴人相助、遇難呈祥。」她淡淡地說著,站起身來,扶著欄杆開始一步步往樓下走去,「既然四護法都已經出馬,公子自然不用為此擔心。只等三月後歸來,血薇夕影便可再度聚首,號令江湖、再不分離。」

    「但願如此吧。」他淡淡道,默默握緊了手裡的摺扇,「你——」

    話音未落,素衣女子卻猛然一個踉蹌,從白樓上直跌了下去!

    「冰潔!」蕭停雲失聲驚呼,閃電般地掠過去,俯身將她一把攔腰抱起——然而趙冰潔已經沿著台階滾落了三四級,額頭沿路撞在了扶手上,一片青紫色。

    「怎樣了?沒事吧?」他急忙查看她的傷勢,揉著她的額頭,緊張不安,「你……你也來往白樓那麼多次了,怎麼還會摔倒?」

    「沒事,」她伏在地下,輕輕道,「不小心扭了下腳而已。」

    蕭停雲扶起她,靜默地凝視著她蒼白寧靜的側臉,重瞳裡似有波瀾翻湧,忽然道:「冰潔,如果你心中不安,不妨說出來。我會聽你說的每一句話。」

    「冰潔心裡平靜,」她轉過頭向著夕陽,淡淡,「並無不安。」

    「是嗎?」他嘆了口氣,彷彿死心一樣轉過頭,「那我送你回嵐雪閣吧。」

    他扶著她,從白樓最高層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去。趙冰潔遲疑了一下,卻沒有拒絕。她纖細蒼白的手指被握在他的手心,如此溫暖而熟悉,彷彿遙遠的過去——十幾年前,剛來到聽雪樓的她未曾熟悉各處,眼睛又不好,經常不停地摔跤。在那個時候,十四歲的他就曾經這樣牽著她的手一路走過去,如同一個小小的護衛。

    只可惜,一切都只能存在於記憶中了。

    生於黑暗中的她,是注定無法和他匹配的。被血薇光芒壓過之後,她甚至再也無法和他並肩而行。當那個少女入主緋衣樓的時候,她就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從十幾歲開始,作為聽雪樓的主人,他就在等血薇。而如今他終於等到了要等的人,得償所願。

    那是他的夢想和期待,也是他的野心和霸圖。

    男人所需要的,都不過於此吧?

    趙冰潔淡淡地想著,被他牽著一路走去。她能感覺到夕陽照在臉上的溫暖,然而視線裡卻已經感覺不到一絲光亮——原來,對她來說光明和溫暖都只是一剎那,宛如煙花,只有黑暗才是最漫長的。

    她唇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握緊了身邊人的手。

    這,也許是最後一次了。

    「好好休息吧。」他卻似乎並沒有察覺到她的異常,將她送入嵐雪閣後,彷彿還是有什麼話要對她說,然而在黑暗裡躊躇了片刻,最終是放開了她的手。

    但在走出去後,卻又回頭默默看了她很久。

    當嵐雪閣的門被關上後,她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黑暗裡。他的氣息彷彿還縈繞在耳側,她默默地抬起手,在黑暗裡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嘴唇,如此寂寞,也如此空無——是的,那些話語,都還被鎖在唇齒之間,終究未曾吐露半分。

    她沒有告訴他,自從用了那個神秘人給予的藥之後,雖然未曾全部解毒,但自己的眼睛已經漸漸開始有了模糊的視覺——所以,能看得到台階,也能看得到他最後的回眸和眼裡的表情。

    剛才他凝視時那種欲語還休的期待和悲哀,讓她的心幾近撕裂。那一刻,她幾乎想把心裡所有的話都向他傾吐。怕什麼呢?事到如今,她還有什麼好怕的?就把所有不能見光的秘密都曝曬於前,讓那些骯髒血腥的往事和自己一同在陽光裡死去!

    然而,她最終還是咬緊了牙,將那些秘密咬死在唇齒之間。

    在黑暗的嵐雪閣裡不知道坐了多久,趙冰潔才回過了神,用手指慢慢從袖子裡摸索出了一個紙捲,細細地展開,上面寫著一行字:

    「第二次刺殺即將開始,請告知樓中人手布局。」

    她的心猛然往下一沉,知道那只扼住她咽喉的手又要收緊了。

    這十幾年來,她永遠都處於黑暗之中,處於生死不能的邊界。無法忠誠,也無法背離。無法去恨,也無法去愛——那個如幽靈一樣的傢伙真是殘忍啊……利用了她心裡的惡毒和妒忌,卻並沒有殺她滅口,反而治好了她的眼睛。

    可是,苟活著,用這雙眼睛看到的,又是怎樣的結局呢?

    她獨自在黑暗裡坐了許久,全身木然,連衣裙皺褶的痕跡都一絲不動。僵硬的衣裙下,只有手指在細微地動著,一分一分,將那張捲起的紙條撕得粉碎。窸窸窣窣,碎屑如同雪一樣,密密麻麻落了滿地。

    她垂下了頭,從胸腔中長長吐出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趙冰潔拉上了簾幕,點起了燈,拿起筆,抽出一張素白的信箋,很小心地寫著回復,一筆一畫,一絲不苟——

    「四護法已去往滇南。吹花小筑亦空。靜候指令。」

    暮色裡,有一隻雪白的鳥兒撲稜稜地飛來,落在窗口,用朱紅色的眼睛看著她。

    她知道那是魔的信使。

    趙冰潔站起來,將密信綁在了白鳥的腿上,鳥兒看了她一眼,放下了嘴裡銜著的一顆丹藥,轉頭展翅飛去,消失在夜空裡。

    她站在那裡,默默地看了半晌,才將那一粒藥丸吞入口中,然後回過了身,走向了嵐雪閣的最深處。那裡堆放著層層疊疊的古卷,記載著三十年前的江湖往事、武林掌故,除了她之外,樓裡已經十來年沒有一個人翻閱過。

    她吃力地移開了書架,從最隱蔽的角落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匣子。用微微發抖的手拂去了上面的灰塵,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寸一寸地打開了它——

    快十年了,這還是她第一次打開這隻木匣。

    匣子裡躺著一把瑩白色的小刀,只有四寸長,在黑暗中如同一滴露水般晶亮。她抬起手,無聲無息地撫摸著那把刀,眼神漸漸變得如同蒼苔上的露珠一樣澄澈而冰冷:刀上刻著「朝露」兩個字,字跡和「夕影」一模一樣。

    刀名朝露。

    沒有人知道,這把才應該是和夕影成為一對的刀——是雪谷老人賜予門下兩位弟子的寶物。其中一把在大弟子蕭憶情的手上,成為號令江湖的至高無上象徵;而另一把朝露,則賜給了最小的女弟子池小苔,很早就湮沒在了歷史裡,隨著它的主人在神兵閣內寂寂終老。

    朝露夕影,剎那芳華,終難長久。

    這個世上不曾再有人記得它,所有人記得的只有那一對人間龍鳳,只有那一對血薇夕影——它和它的主人一起,被這個江湖遺忘,鎖在這個寂寞的所在。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這世上,沒有一個人知道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其實是有一把刀的。而且她和蕭停雲,其實是同門師兄妹,雪谷老人的第三代嫡系弟子。

    她想起那個在神兵閣裡孤獨死去的、叫作池小苔的蒼老女子。

    沒人知道,那個女子曾經在無數個黃昏和黑暗裡,和這個寄人籬下的孤女有過那樣隱秘的交情,亦師亦友;更沒人知道,在她臨死之前陪伴在身邊的最後一個人竟然會是她——這個被軟禁在神兵閣裡一生的叛亂者,甚至將自己的衣缽都傳授給了她。

    其中,就有這把朝露之刀。

    「我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要傳授你這些……或許,我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咳咳……我和你一樣,永遠都是無法介入命運的旁觀者啊……」

    垂死的人喃喃地開口,凝望著她,把自己的佩刀交到她手裡。

    「我知道你心裡的事,但我不覺得你可以解決它。」

    「握緊這把刀,等到痛不可當時,就以此做一個了斷吧!」

    ——做一個了斷?

    如今已經是絕路,而痛,也早已不欲生。是否,真的到要動用這把刀的時候了?她在黑暗中無聲地微笑了起來,用纖細瘦弱的手指捧起了那把朝露,將蒼白而柔嫩的臉頰貼上了冰冷的刀面,輕輕嘆了一口氣。

    這世間,人心易變,是否只有這些冰冷的刀劍才是永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