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天涯之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但下一個剎那,蘇微的呼吸猛地停頓:那隻鵝!那只朝著她走過來的白鵝趾高氣揚,旁若無人地經過她的馬前,鮮紅的腳蹼在路上印下一個個印記——每一個都鮮紅刺目,如同一枚楓葉。

    血!在白鵝的腳上沾滿的,竟然是血!

    魏大娘做好了飯菜,讓孫子端了一些上來,打破了他們之間短暫的沉默。

    飯菜很簡單,不過是一些米飯蔬菜之類,但都做得清爽可口,為了給原重樓養傷,還特意殺了一隻雞,用口蘑燉了,熬了湯端上來給他們。看到那兩個孩子饞得直吞口水的樣子,蘇微便撕了半隻分給他們,孩子歡呼著跑下了竹樓。

    蘇微服侍著原重樓吃完,自己才匆匆吃了一點。

    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吃過一頓熱飯熱菜了,她不知不覺將剩下的飯菜一掃而空,抬起頭,卻看到原重樓皺著眉頭,凝望著樓下的燈火。

    「怎麼了?」她輕聲問。

    「大娘說他們的兒子在孟康礦口上採玉,這個月反常地沒回來,我擔心……」原重樓低聲說,嘆了口氣,「會不會是在那一場潰堤裡遇難了?」

    蘇微的臉色微微一變,「嗯」了一聲。這件事,在剛一聽到這對老夫妻提起的時候,她心裡就已經想到了,然而此刻聽原重樓說破,卻依舊一沉——十年來殺人如麻,死幾個人渾不以為意,但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想到當時那個人可能就在她面前死去,而自己卻眼睜睜錯過了營救他的機會,心裡卻是有些難受。

    一飲一啄,俱是注定。

    難道,是上天註定她要被這對老夫婦所救,卻無以為報嗎?

    「等我回了中原,送一筆錢過來,免得他們無兒無女的以後日子不好過。」想了想,她最終只能這樣回答,「到時候你幫我轉交給他們,也算是報了這救命之恩。」

    「這事兒別指望我。」原重樓卻出乎意料地一翻臉,冷冷回答。

    「怎麼?」蘇微有些意外。

    「你自己的救命之恩,要還,也得你自己回來還。」他看著她,一字一句,「你是不是打算離開了這裡,這一輩子就再也不回來了?」

    「……」她沉默著,許久才輕輕嘆了口氣,「說不定還會回來的。」

    「是嗎?」他看著她,「那你會回來看我嗎?」

    沉默之間,卻聽到樓下傳來一陣喧鬧聲,馬蹄嘚嘚,似有人走進了院子。

    誰?蘇微瞬地站起,將原重樓護在了身後。這荒山野嶺的,深更半夜怎麼還會有人到來?莫不是孟康礦口上的那個礦主還不甘休,追到了這裡?或者……是那群千里而來的殺手,又神出鬼沒地出現了?

    然而還沒等走到窗邊,卻聽見兩個孩子在院子裡歡聲大喊:「爹回來啦!」

    「真的?哎呀,可算是回來了!」魏大娘的聲音隨即傳來,顫巍巍地點起了燈,「我兒,我和你爹的老眼都望穿了!謝天謝地!」

    兩個老人連忙提著燈籠出去迎接兒子的歸來,只見一個精悍的中年漢子在院子裡翻身落馬,然後伸手,把馬背上的一個小孩子抱了下來。

    「唉,礦上最近出了一點事,亂成一團,耽誤了時間。」那個中年漢子嘆了口氣,對兩個老人低聲道,「爹娘,讓你們擔心了。」

    魏大娘愣了一下,提著燈籠照了照,嘀咕:「這個孩子是……」

    「這是索吞的小女兒,蜜丹意。」那個中年漢子把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從馬背上抱下來,對父母道,「她的爹在前日的礦難裡去世了,成了孤兒,又不願去投靠親戚——我想家裡還有兩個孩子,不如先把她帶回來住一段時間。蜜丹意,來。」

    女孩怯生生地抬起頭來,一雙眼睛如同春水,看得兩個老人心都化了。

    「好好,家裡兩個皮猴子最近太不像話了,我好想養個孫女兒呢。」魏大娘連忙牽起了孩子的手,「來,乖孩子,要不要喝一碗雞湯?」

    「有雞湯?」那個中年漢子略微有些意外,「難道有貴客嗎?」

    「可不是?」老爺子笑呵呵地道,「昨天從前面那座山上救了一對年輕小夫妻回來,在家裡休養,佔了你那個房間……」

    「沒事沒事,救人要緊。」那個中年漢子大步走進來,放下了沉甸甸的褡褳,「買了三斤鹽巴,一升芝麻油,還有幾壺醬醋,夠下個月用的了——早知道這裡有病人,我就多買一些補養品回來。」

    然而話說到一半,他忽然頓住了,直直地看著門外。

    「怎麼了?」魏大娘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卻看到前日救回來的那個年輕女子從樓上走了下來,推門進了客堂。而兒子看著她,露出彷彿是見了鬼一樣的吃驚表情。

    「瑪!」蜜丹意歡呼起來,躍過去,一把抱住了對方的腿。

    蘇微看著他,點了點頭:「吳溫林?」

    「哎呀!是你?那……那原大師呢?他沒事吧?」吳溫林沒想到在這個地方還能碰到她,不由得急問,「我還以為你們兩個被礦主……哎,謝天謝地!」

    「我們還活著,」蘇微冷冷道,「但你們的礦主接著就得倒大霉了。」

    「那種人渣,死有餘辜!」吳溫林恨恨道,「千刀萬剮的傢伙!」

    一邊的魏大娘沒聽明白他們說什麼,但也看出來他們竟然是相識的故人,心頭也是歡喜,連忙重新擺了碗筷,熱了飯菜,給兒子和蜜丹意準備晚飯。吳溫林來不及吃一口熱飯,便急著上去看原重樓的傷情,確認他並無生命危險才鬆了口氣。蜜丹意一見原重樓就歡喜得要命,死活不願下來吃飯,魏大娘沒法子,只能又盛了一份飯菜端上樓來給她。蜜丹意黏在原重樓身邊,一邊用手抓著飯往嘴裡塞,一邊看著他笑,吃得滿臉都是飯粒。

    「慢些吃,慢些吃。」原重樓摸了摸她的腦袋,忍不住嘆了口氣,對蘇微道,「你看,人生的際遇真是奇妙,沒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他們。」

    蘇微並沒有回答,只是小心地查看著他身上的傷口,皺著眉頭。

    「怎麼,我會落下半身不遂嗎?」原重樓看到她臉色不大好,心裡也是一沉,嘴裡卻說得輕鬆,「如果我好不了,那就得一輩子賴上你了——你回中原我都要跟了去。你要是扔下我不管,我就敲鑼打鼓跟在你身後,告訴所有人你對我始亂終棄。」

    「……」蘇微翻起一個白眼看了看他,「放心,能好!」

    「唉。」他嘆了口氣,露出一個失望的表情,「真的?」

    「就是不知道好了會不會影響手腳的行動功能。」蘇微俯下身,一手握住了他的左足,手指扣住照海、金門兩穴,將內力透了進去。那一瞬間原重樓失聲驚呼,只覺得一股刺痛直透整個腿部,小腿下意識一彈,幾乎踢到了她的面門。

    「還好,只是骨折,經脈都沒損傷到。」她扔下了他的腳,「也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不用太擔心——只是要傷筋動骨一百天,臥床三個月不能下地。」

    「一百天……」原重樓頹然掙扎,「我會得褥瘡吧?」

    蘇微淡淡:「放心,有我呢——好了,該睡了!」

    「好,」他努力用右手撐著身體往裡挪了一挪,空出半張床來,拍了拍,「來吧。」

    蘇微再也忍不住,隨手拿起一個芒果就砸在了他的頭上:「滾!已經摔成半個殘廢了,小心變成全殘廢!」她恨恨地道,把他扔回床上,自己拿了一床被子鋪在地上:「睡覺!」

    夜已經深了,歸來的吳溫林吃完了飯,便摟著兩個兒子去孩子的房間休息。蜜丹意沒地方去,魏大娘便在自己的房間裡搭了個簡單的床鋪,讓這個孤女過去睡。

    外面群山寂寂,竹樓裡燈火深宵依次熄滅。

    吳溫林好不容易將兩個頑皮的兒子哄睡著,正準備拉下簾子休息時,忽地愣了一下。對面的房間窗口上有一雙眼睛,在黑暗裡一眨不眨。

    他吃了一驚,然而定睛一看,那卻是蜜丹意。

    一對老人都已經熄燈睡去了,那個小女孩卻偷偷地起來,獨自趴在窗口上出神——她一眨不眨地看著原重樓所在的房間,小小的嘴角緊抿著,流露出一種和年齡不相符合的冷靜深沉的表情來,令人猛然一驚。

    原重樓的傷勢恢復得很順利,氣色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吳溫林在深山的家裡待了幾天,在第五日上,便要準備行裝返回孟康礦上去。蜜丹意黏著原重樓,不願跟他再回去,他便只能將這個無父無母的小女孩託付給了父母代為看護。

    蘇微看著他從馬棚裡牽出馬,站在樓上微微蹙眉,似乎在想著什麼。

    「我和吳溫林回孟康礦上一趟,三天後就回來。」忽然,她回過頭道。原重樓正在看著蜜丹意編織採來的野花,聞言不由得微微一怔:「去那裡做什麼?不怕人家知道我們沒死再追過來打擊報復嗎?」

    然而話剛一出口,他就嘆了口氣:「哦,對了,我忘了你已經解了毒,如今天下誰也不怕了……不過,我想還是算了吧,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算了?有怨報怨有仇報仇,這筆血債怎麼能就這麼算了!」蘇微冷冷道,眼眸裡透出鋒利的光來,「那種畜生,再讓他在世上多活一日我都覺得噁心——這樣害我們,我會用鋼釺把他釘在溶洞裡,讓他掛上個幾天幾夜再死!」

    她的語氣裡殺機四射,聽得原重樓呆住了,眼神有些異樣。

    「怎麼?嚇到了?」蘇微忍俊不禁。

    他嘆了口氣,有些低落地喃喃:「是啊……有時候,我都忘了你並不是迦陵頻伽,更不是個普通人。你要做什麼,誰能阻攔得住呢?」

    「放心,我去去就回,不會扔下你不管的。」蘇微不由得安慰他,「你在這裡好好養傷,等我將那一窩蛇鼠收拾了,順路還可以從礦上弄點錢來,也算是報答魏大娘這一家。」

    「真是個劫富濟貧的女俠!」原重樓豎起了大拇指,忽地彷彿想起了什麼,道,「對了,能不能把我的那塊石頭也帶回來?」

    「什麼石頭?」蘇微手一按窗台,正要縱身躍下樓去,聽得此語愣了一下。

    「就是我幫蜜丹意挑的那塊石頭,賭石賭來的——可是罕見的極品料子!」一說到翡翠,原重樓的眼睛就亮了起來,比畫著,「有西瓜大,大約三十多斤重,灰色皮殼,沒有裂痕,有一條斑駁的蛇形的痕跡蜿蜒繞了一圈……」

    他說了半天,蘇微卻只是皺著眉頭,不耐煩地道:「你讓我去找人也罷了,去亂石堆裡找一塊石頭?開什麼玩笑。」

    「唉,算了,」原重樓嘆了口氣,「你只要早點回來就是。」

    「我盡量吧!」蘇微卻笑了一笑,一按窗台,整個人輕飄飄落到了院子裡,不偏不倚騎上了一匹馬,一抖韁繩,便向著吳溫林的方向追了出去。路過竹叢時順手摺了一枝,反手削去,枝葉紛紛落地,一把青翠欲滴的劍已經握在了手裡。

    「喂,早點回來!」他無法出去相送,只能在房裡最後說了一句。

    然而,她卻已經聽不見了。

    白衣女子負著青色的劍策馬遠去,青絲如墨,遠遠看去飄逸如仙子。

    原重樓遠遠凝視著她策馬消失在山路上,有些出神。直到膝蓋上的孩子仰起頭來,笑嘻嘻地將串好的一個花冠戴在了他頭上,才回過神來。「蜜丹意,」他嘆了口氣,摸了摸孩子的頭髮,「聽話,要做個乖孩子,知道嗎?」

    緬人孤兒點了點頭,漆黑的眼睛裡流露出無限的依賴。

    大山綿延,溝谷縱橫,從一個山坡到另一個山坡,看著不過相去幾里,走起來卻要費上十幾倍乃至幾十倍的時間。只不過隔了兩個山頭而已,蘇微沒有想到這個在溶洞彼端的地方,到孟康礦口居然要走上兩天一夜。

    等到他們走上一個山坡,看到霧露河邊的孟康礦口時,日頭已經西斜。

    兩人勒住馬,在高崗上俯視著下面那一片終於有了人煙的集鎮。草棚、茅屋、工具架……時隔七天,一切都和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霧露河水靜靜流淌,在大山腳下繞過一個彎,河道裡沉澱著許多珍貴的翡翠玉石,可河裡卻已經沒有了一個人。

    「奇怪,」吳溫林不由得嘀咕了一聲,「今天收工收得這麼早?」

    「的確奇怪。」蘇微冷冷道,「那個肥豬礦主可不像是那麼仁慈的人。」

    吳溫林眼看目的地已經在眼前,不由得回頭看了蘇微一眼,有些猶豫地問:「姑娘,你……真的要去見礦主?可要小心哪。」

    「嗯。」蘇微明白他心裡的想法,坦然一笑,道,「你不用怕,從這裡開始我們就分開走,不會讓任何人看到你和我是認識的——」

    「好。」吳溫林回答,頓了頓,又囁嚅道,「其實……其實,礦上的那些打手雖然可惡,但很多也是被礦主逼的。姑娘教訓一下就是……也……也罪不至死吧。」

    「知道了,」蘇微冷然,「你覺得我是濫殺無辜的人嗎?」

    「不,不。」吳溫林連忙搖頭,「姑娘這麼清秀的美人……」

    「唉,我討厭殺人。真的,不騙你。」她卻打斷了他,看著下面有人煙的地方,眼神幽暗明滅,歎了口氣,「你看,到了有人的地方,殺戮就隨之而來了——如果我永遠住在你家的那片深山老林裡,估計就能安寧一輩子。只可惜……」

    可惜什麼,她卻沒有再說下去。

    吳溫林看著這個異鄉來的女子,想說什麼,卻又不知如何接話。許久,蘇微忽然冷冷一笑,揚鞭一抽,策馬離開,並沒有把那句心裡的話說完。

    只可惜,她終究還是要回到那片江湖中去的。

    然而,剛策馬涉水而過,馳近孟康礦口,蘇微就驀然覺得不對勁。

    暮色中,連風的痕跡都沒有。但那種不安是一種不可言喻的微妙感覺,只來自於出生入死多年的人的本能——礦口很安靜,可以說,太安靜了。不但勞作區域裡沒有一個人,甚至連採玉工人休息的窩棚區都沒有一個人影,一切都是空空蕩蕩的,目之所及,只有一些雞鴨牲畜在漫無目的地遊蕩著,一隻肥碩的大白鵝甩著外八字的紅蹼,直直朝著她走來。

    那一刻,她甚至猛地聯想起剛到滇南時經過的那個空盪盪的苗寨。

    ——怎麼回事,難道這裡也即將有一場天災?

    但下一個剎那,蘇微的呼吸猛地停頓:那隻鵝!那只朝著她走過來的白鵝趾高氣揚,旁若無人地經過她的馬前,鮮紅的腳蹼在路上印下一個個印記——每一個都鮮紅刺目,如同一枚楓葉。

    血!在白鵝的腳上沾滿的,竟然是血!

    蘇微猛然勒馬,循著那一行血腳印逆行,小心地逼近孟康礦口。一路耳聽八方,將呼吸壓到很低,手指扣著馬韁,一隻手握緊了那把竹劍,蓄勢待發。

    棚戶區裡空無一人,木門大開著,地上還留著水罐、飯碗,乃至喝了一半的酒,顯然事發突然,這裡所有人在恐慌之中離開,甚至來不及帶上隨身的東西。她的眼角微微一跳,看到了地上的殷紅色。

    那是一大攤血,在地上黏稠著,已經接近凝固。

    她順著滴落的血跡往上看去,看到了一排被吊起來的屍體。一共二十三人。那些屍體看起來剛剛斷氣不久,被長達兩尺的鐵釘釘在木架上,有些身上的血還在流著,緩慢地滴落在地上。而一群群牲畜毫無知覺地在上面走來走去,踩踏著人的鮮血。

    她吸了一口氣,從裝束上認出正是礦主手下的那些打手。

    天色已經黃昏,風停滯,空氣中的血腥味越發濃重,令人覺得窒息。蘇微在那些屍體下看了許久,伸出竹劍,將其中一具屍體轉過了半個身,眉頭漸漸蹙起——空中吊著的那些人,都是被利器割傷致死的。下手的不止一人,手法卻都非常狠毒,似在故意折磨這些俘虜,每具屍體上都留下不少於十處的累累傷痕。那些傷口不多一分也不減一分,大多從胸頸刺入,斜斜向下,外表看起來很小,裡面卻震碎了經脈,並非普通的刀或者劍所能做到。

    這種出手,她曾經看到過好幾次——

    最後一次,是在半個月前的騰衝。

    這不是普通的械鬥或者尋仇,而是訓練有素的刺客和殺人者所為——是的!那些千里追殺她的刺客,竟然已經追到了這裡!

    她猛然一震,跳下馬來,步行前進,眼裡漸漸露出了殺氣。

    忽然間,不遠處有黑影一動,有人矮著身子,極其小心地貼著籬笆走過去。蘇微一聲低喝,身形快如鬼魅,那個人一步尚未跨出,身形已經離地,痛得幾乎昏過去,劇烈地咳嗽,整個人都弓起來,手裡抱著的東西也鬆開了,木匣裡散落出一堆銅錢。

    蘇微只看了他一眼,就移開了劍。

    那是一個緬人礦工,膚色深褐,骨節粗大,手腳滿是老繭,毫無武功在身,是半分不能作假的普通人,絕不是眼前這一切慘劇的製造者。

    「是誰殺了這些人?」她低喝,用劍一拍他的肩膀讓他站起來。

    然而那個緬人被她嚇得臉色蒼白,根本不敢站起來,腿一軟,反而癱在地上,連連後退,嘴裡結結巴巴地說著什麼,卻是一個字也聽不懂。

    「他說,是一群穿著黑衣服的魔鬼,乘著閃電闖入了這裡。」

    忽然間,有人在身後回答,語音微微發抖。

    「吳溫林?」蘇微回過頭,看到了牽著馬站在寨子口上的那個漢人。他的臉色蒼白,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震驚而無措,想要走進來,卻似乎又畏懼地上的鮮血和空中掛著的密密麻麻的屍體,躊躇不前。

    那個緬人一看到他,卻彷彿見了救星一樣,嘴裡一個勁地念叨著什麼,全身發抖,淚流滿面。吳溫林將那個人拉起,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聽著聽著,忽然沉默了片刻。

    「怎麼?」蘇微問。

    吳溫林低聲道:「他說,那群人是在兩天前的夜裡忽然進來的,說是要在這裡找一個有著綠色雙手的漢人女子,找不到就要殺了大家……那些人很兇惡,打敗了所有打手,將這裡翻了個底朝天,還抓了礦主過去嚴加拷問。」

    蘇微一愣:「綠色雙手的漢人女子?」

    吳溫林看了一眼她的雙手,嘴唇動了動,卻不敢說話。

    「那些人說他們跟著那個漢人女子的蹤跡一路追來,最後到了這裡,絕不會有錯,肯定是被誰包庇了,於是將礦主拷打了一天一夜。」吳溫林說到這裡,看了看半山腰,「礦主實在挨打不過,只能說了實話,承認前日是有這麼一個漢人女子路過,但已經被他扔進了洞窟深處,如今只怕已經死了——那些人一聽,勃然大怒。」

    「是嗎?」蘇微忍不住露出了一個譏諷的笑容,「自作自受。」

    「那些人押著礦主和一些打手到了半山的那個礦洞,搬開了那塊石頭,逼著他們走了進去。然後……」吳溫林嘆了口氣,「大家嚇壞了,趁著那些魔鬼跑開的時候紛紛四散逃走,一個都沒留下——他如果不是捨不得攢了兩年的工錢,也不會拼著性命回來。」

    「好了,我知道了。」蘇微嘆了口氣。

    吳溫林終於忍不住道:「那些人……是來找姑娘的吧?」

    「是。」她簡短地回答了一句,「幸虧你命大,正好回家,躲過了這一劫。」

    「那姑娘還是快跑吧!」他急忙道,「說不定那些魔鬼又會返回來……」

    「是嗎?那倒是好,送上門來,省得我再到處追殺。」蘇微冷笑一聲,直接朝著半山的礦洞走去,留下一句話,「你趕緊帶著這個人跑路吧!離得越遠越好,等事情弄完了,我去你家裡找你。」

    蘇微在荒涼的礦山上疾行,朝著那個溶洞奔去。

    路過工棚的時候,她頓住了一下腳步,看向那一間礦主住的房間——那裡也已經被翻得一塌糊塗,門大開著,裡面的燈燭也早已熄滅。她仔細一看,發現地上滾落著一塊石頭,西瓜大小,灰色的皮殼,表面粗糙,有一條蟒蛇似的色帶繞了石頭一圈。

    這塊,就是重樓描述過的翡翠吧?

    她心裡一跳,下意識地想去拿起,但又頓住了手——這塊石頭足足有三十多斤,沒有馬匹在身邊,攜帶很不方便,此刻大敵當前,實在也是顧不得了。

    她只往裡看了一眼,便繼續往山上奔去。

    礦山上一片荒涼,早已沒有一個人影。洞口那一塊巨大的石頭已經被移開了,旁邊留下了深深的碾壓痕跡,顯然是有很多人一起用力推開了它。地上散落著許多撬棍和火把,還有滴落的血,露出來的洞穴黑黝黝的,如同獸類的眼睛,在暗中窺伺著她。

    那一瞬,她心裡竟然有微微的冷意。

    九死一生,那樣可怕的黑暗洞穴,其實是她下意識所不想再度回去的。

    然而,她自幼接受嚴酷訓練,生性堅忍,遇強只會更強,絕無退縮,還是咬著牙從地上撿起了火把,用火石點燃,向著洞口走了過去,將竹劍插在腰間,卻從地上又撿起了一根鋼的撬棍——如果那些殺手沒有離去,就躲藏在黑暗裡等著她的到來,如同群狼在黑暗的荒野裡準備著伏擊獵物。那麼,她將要把這些傢伙全部殺死在這裡,血債血償!

    蘇微眼神凜冽,執著火把往裡走了一步,忽地愣住了。

    ——那一刻,她和黑暗裡的人打了個照面。

    火光明滅裡,緬人礦主那張肥碩的臉從洞窟後的黑暗裡浮現出來,慘白而扭曲,嘴巴大張著,眼睛幾乎要衝破眼眶,就這樣藏在巨石的背後,呈現出肩膀微微上聳,頭往前傾斜的奇怪姿態,從黑暗裡探出頭來,死死地盯著她。

    蘇微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出手如電,撬棍瞬地點了過去。

    噗的一聲,對方不躲不閃,任憑鋼鐵插入了血肉,發出令人作嘔的鈍響。而那張臉上居然還保持著這種表情,一動也不動。

    那一刻,她忽地明白過來,將火把湊過去照了一照。果然,有一根撬棍從他的胸口對穿而過,將碩大的身體就這樣釘在了石壁上!

    她一驚,急速地往裡看了一眼,腳下的黑暗洞穴無邊無際,空空蕩蕩。然而火光照到之處,屍體的旁邊卻留著很多沾血的足跡,沿著堆積的亂石錯落而下,綿延向黑暗的最深處,然後,又折返,重新回到了這具屍體旁邊,停留了一會兒,重新出了石窟。

    足跡都很淺,顯然這些人擁有極高的輕功,行動有素。

    她陡然明白過來:估計是那些殺手下了洞穴,徹底翻找了一遍,卻壓根沒有找到礦主所說的人,大怒之下自然以為他又說了謊話,酷刑拷打,然而這一回這個肥豬礦主卻是再也說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最後活生生被折磨致死。

    蘇微往外退了一步,審視著這些沾血的腳印的去向。

    那些腳印一出了山洞,竟是沒有折返工寮,反而直接朝著山上而去,顯然那些殺手已經確認了人不可能留在這個地方,繼續向著更遠的範圍搜索。

    她心裡微微一驚,連忙折身返回,朝著山下疾奔。

    路過礦主房間的時候,她略一俯身,迅速將那塊翡翠拿了起來,翻身上馬,將玉石放入馬背的革囊裡,繼續策馬,毫不停留。

    在轉過前面一道山樑的時候,她看到了吳溫林。天色已經暗了,那個漢子躲在一個凹陷進去的山洞裡,凝望著山下一片漆黑的礦口,抽著水煙袋。火光明滅地映照著他那張雖然只有三十多歲卻已經溝壑縱橫的臉,一雙眼睛深陷進去,盛滿了擔憂。那一刻,雖然是萍水相逢,蘇微看在眼裡,心中竟有一陣感動。

    「我們走吧。」她勒住馬,短促地說了一聲。

    「姑娘回來了?太好了!」吳溫林連忙將水菸袋在石頭上磕了一磕,站起身來,「那些人怎麼樣了?他們沒有為難姑娘吧?這事情鬧這麼大,要是驚動了緬邦藩王或者騰沖的尹家,只怕……」

    「快走!」蘇微卻沒有理睬他,在暮色裡遠去。

    她馳騁在山路上,忽然回過頭,問了吳溫林一句:「從這裡到你家,有幾條路?」

    「兩條。」吳溫林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愕然回答,「有一條是沿著霧露河走的,直抵礦山背後,要比我們來的時候近十幾里。但我擔心那條路下雨了不好走,說不定還有塌方,就繞了一下路——反正也不趕這半日的時間。」

    「糟了!」蘇微低聲驚呼,臉色瞬地蒼白。

    「怎麼?」吳溫林被她嚇了一跳。

    「另一條路在哪邊?」她厲聲問,語氣已經非常嚴厲,「快說!」

    「在……在這山崗下面……靠著河的。」吳溫林結結巴巴,指了指右前方一條隱沒在草叢裡的羊腸小道,「你看,都是爛泥路啊。」

    然而,蘇微卻沒有和他多說一句,立刻策馬而去。

    這條路,一頭通向礦山,另一頭卻綿延向蒼茫暮色裡的群山深處。她在泥濘的小路上勒馬,細細凝視:果然,有間雜著血跡的足跡和馬蹄印,沿著這條路迅捷而去!這些普通人不會注意到的東西,卻如同針一樣刺入她眼裡。

    顯然,那些屠戮過孟康礦口的神秘殺手,在一無所獲之後擴大了搜索範圍,而他們之中,至少有一隊曾經沿著這條路走過!看地上的足跡,這一隊人在不到三個時辰之前剛剛經過這裡,鬼使神差地和她擦肩而過——如果她沒有繞路,就會在半路上和那些人狹路相逢。

    而如今……蘇微猛然打了個寒戰。

    如果那些人沿著這條路搜索,很快就能找到她曾經落腳過的地方,那麼原重樓他們現在豈不是……她倒吸了一口氣,心急如焚,顧不上後面呼喊著追過來的吳溫林,箭一樣地沿著羊腸小道疾馳而去。

    太陽已經掛在了林梢,暮色四起,唯有馬蹄聲嘚嘚迴盪在群山深處。

    等到吳溫林翻過一座山,再度看到前面的人影的時候,只聽到一聲清呵,那個漢人女子如同白鶴一樣掠過蒼茫的群山。她手裡握著劍——那只是一把青竹削成的劍,但握在她手裡卻是清光閃閃,奪目耀眼。

    那個女子凌空下擊,衣裙獵獵,如同一朵盛開的白薔薇。

    然而,再仔細看去,他才看清楚有另外兩個穿著黑衣的男人正在圍著她進攻,每個人手裡都拿著雪亮的利劍,凶狠毒辣,招招奪命。

    「蘇姑娘!」吳溫林從馬鞍旁邊摸出了護身用的短刀,便要趕過去。

    然而還沒靠近,他再度驚呼了一聲——在蘇姑娘全力以赴地對付夾擊的兩個男人時,居然有第三個人悄無聲息地從樹梢裡慢慢垂落,如同一個巨大的蜘蛛拖著一條絲,無聲地進入了搏殺的中心。

    那個人的手裡,似乎有寒光一閃!

    「蘇姑娘,小——」他脫口驚呼,然而話未出口,奇蹟出現了:彷彿背後長了眼睛一樣,那個蘇姑娘身形一晃,腰肢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折起,瞬間同時避開了左右的襲擊,手腕一震,竹劍喀的一聲居中裂開,分別刺入左右兩人的眉心!與此同時,她身子前傾,左腿向後飛踢——只是一腳,便準確地踢中了背後那個人握刀的手腕!

    只聽一聲脆響,腕骨斷裂,長刀脫手而飛。

    兔起鶻落,一切只是剎那。吳溫林看得目瞪口呆。

    那個漢人女子一身白衣,全身上下沒有絲毫血跡,就這樣落在了地上,不驚輕塵。在她的身後橫倒了三具屍體,四分五裂。那個蘇姑娘施施然走過來,順手扯下路邊的一片樹葉,擦了擦手指上的血跡,清凌凌地問:「沒事吧?」

    「沒……沒事。」吳溫林嚇得幾乎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她抬起腳,將那些屍體踢下了路邊,滾入霧露河裡,然後伸出手將他拉了起來,道:「沒事的話,我們就快走吧!希望這一撥殺手就這麼幾個,可別還有更多才好。」

    他不敢不從,茫然地站了起來,重新爬上了馬背。蘇微低下頭,最後仔細看了一眼那些死人,忽然嘆了口氣:「居然真的是風雨的人?還是金衣?倒是稀奇——是誰這麼大手筆,能請動風雨的金衣殺手?」

    她想了片刻,不得頭緒,便再不多說,只是策馬疾馳。

    在夜色裡奔馳了十幾里路之後,吳溫林才緩過了一口氣來,驚魂方定,看了一眼前面不遠處策馬疾馳的人,眼裡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他遲疑了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剛才……剛才那個人在背後一刀砍來的時候,你怎麼能看都不看,就一腳踢中了他的手腕?」

    吳溫林比畫著,結結巴巴:「你怎麼知道他在哪個高度砍過來?萬一、萬一你踢得高了一寸,那、那不就是把自己的腿,往刀刃上送嗎?」

    「當然不會。」蘇微搖了搖頭,「不會高一寸,也不會低一寸。」

    「為什麼?」吳溫林還是無法理解,打量著這個清秀美麗的漢人女子,「你……你背後也看得見嗎?難道中原武功,真的可以練到背後再長出一雙眼睛?」

    「呵……豈止?」蘇微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揚眉,「能修鍊到全身上下都是眼睛,那才算是出師——你信不?要不要來砍我一刀試試看?」

    「信,信!」吳溫林哆嗦了一下,不敢再說話。

    黑暗裡,風呼嘯而過。這個女子彷彿陡然間變了一個人,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光芒,如同一把驟然出鞘的利劍,凜冽得令人不敢逼視。

    ——那個斷了腿的小子是個斯斯文文的玉雕師,吃得消這樣厲害的媳婦兒嗎?

    他納悶地想著,隨著她往莫岡飛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