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朝中突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少陽出使赫圖阿拉城,與努爾哈赤進行一番交談之後,便帶著一行人回京城覆命了。

    這日,朱少陽一行來到了京城的正門。

    守城的軍士一見朱少陽,忙叫人將朱少陽圍了起來。朱少陽見此不知發生何事。

    不由大聲對守城的將領王維龍喝問道:「王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維龍對朱少陽說道:「對不起,王爺,末將奉聖旨來緝拿王爺的,希望王爺不要怪罪!」

    朱少陽一聽王維龍說是奉皇兄之命來抓他的。

    心中不禁感到奇怪,不知皇兄為什麼要抓他,想到這,不禁問道:「王將軍,可知皇上為何要抓我?」

    王維龍接口說道:「這個末將倒不知道,不過,末將希望王爺不要讓在下為難!」

    朱少陽想了想,說道:「這樣吧!王將軍,本王先去見皇上,如果確有其事,本王不會讓你為難的。」

    「王爺,不必了,皇上已經說了,只要見到王爺,便可將王爺擒下,押至大牢,並等候國師的處罰。」

    王維龍說道。

    朱少陽聽王維龍說了這番話後,知道多說已經無益。

    可是心中卻很納悶:「皇上為何會突然下令抓拿我,怎麼又出了個國師?」

    於是,決定一定要將此事弄個明白。

    當下對王維龍說道:「王將軍,看樣子本王要硬闖了。」

    說完,便運起功力,施展輕功,飛快地向城內衝去。

    守城的兵士還沒有反應過來,已被朱少陽衝出了包圍圈。

    王維龍見此,忙命人去啟稟皇上。

    朱少陽進了京城後,使住在了一個小客棧裡。

    換下了官服,穿上了一套普通人的行裝。

    他坐在房間裡,怎麼想也想不通究竟是發生了何事。

    於是,決定晚上去張御史的府中間問張鶴鳴究竟發生了何事,皇上要下令抓拿他。

    等到了深夜。

    朱少陽打開房間內的窗戶,翻窗入外,向張御史的府中飛去。

    朱少陽入了府中,便向張御史的寢室走去。

    此時由於快近二更,因此張御史的府中並無人看守。

    朱少陽輕輕地推開了門,進了室內。

    張御史此時還未入睡。

    他眼見一個黑影進來,忙叫道:「什麼人?」

    朱少陽忙說道:「張大人,是我,我是朱少陽。」

    張御史一聽是鎮親王,忙說道:「啊!是王爺,快請坐!」

    說罷,忙起來,點了燈,並讓來少陽坐了下來。

    朱少陽坐穩之後。

    便向張御史問道:「張大人,你可知皇上為何要抓拿與我?」

    張御史替朱少陽倒了一杯茶後,說道:「王爺,具體緣由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聽皇上說你冒充皇室成員,與努酋通敵叛國,所以要將你擒拿,而且此事由國師負責。」

    朱少陽一聽,忙問道:「對了,張大人,這國師是何許人也,朝中不是沒有國師嗎?」

    張御史嘆了一口氣,說道:「唉!要說這國師,也是在你走後不久才被皇上任命的。聽說前不久,皇上去西效皇在狩獵,不知怎的,突然冒出一批刺客來,要刺殺皇上。由於這些刺客武功高強,禁衛軍們根本抵擋不住,這時又突然出現了一人,將這些刺客殺退,保住了皇上的性命,皇上回到宮之後,又命那人表演一下本領,發現那人不瓜武功高強,而且身懷異術,皇上不由欣喜萬分,便命那人做了國師。」

    朱少陽聽罷後,又問道:「那國師叫什麼名字?」

    「名字叫陰虎,不過這個人挺奇怪,就是他平時並不外出,也不喜歡發表任何意見,只不過在對你一事上,態度很奇怪,皇上當初下令是要殺死王爺你的,後來,國師同皇上說了幾句話後,皇上便說只須將你抓拿,但你的處置卻由國師來負責。」

    張御史接口回答道。

    朱少陽聽了這番話後,更不知道是如何一回事。

    想了想,又問道:「那麼,張大人,皇上又是如何知道我冒充皇室成員,通敵叛國呢?」

    張御史忽然感到口有些渴。

    於是端起茶杯,喝完茶之後,又繼續說道:「這個早職就不太清楚了,只不過聽宮裡的太監說,皇上曾經在一天晚上做過一次夢,夢中大叫‘少陽休要殺朕!’之類的言事,醒來之後,第二天,早朝之時,皇上便以這些罪名,派人捉拿你。」

    朱少陽聽罷之後,覺得此事真是有些奇妙,而且還有些不可信。

    但他對這些並沒放在心上。

    忽然張御史說道:「王爺,你可知道皇上已經下令派兵攻打努爾哈赤?」

    朱少陽聞之。

    心中一怔,反問道:「大人,這又是怎麼回事?本王臨行前曾與皇上談過此事,並沒說要用兵呀?」

    張御兄見朱少陽不知此事,忙說道:「王爺,這也是在皇上下旨捉拿你時,下的聖諭,看來,老百姓又得遭殃了!」

    朱少陽見此事已無法挽回了。

    心中也為黎民百姓難過。

    忽然他想到如今自己應該去尋找另外兩幅四景圖了。

    於是起身向張御史告辭道:「張大人,在下還有要事去辦,如今大明只有靠您這樣的人了,希望您能奉勸皇上能挽回這樣的災難。」

    說罷,便施展輕功,離開了張御史的府中。

    朱少陽剛離開張御史的府中,在他的身後便尾隨了一個人影。

    朱少陽知道有人跟蹤。

    於是決意看看是何人跟蹤他。

    當下,將他引到了一條死巷中。

    隨即迅速轉身。

    後面的人似乎沒有料到此著,要想躲起來,已經來不及了。

    朱少陽冷冷地對尾隨之人問道:「你是何人?為何要跟蹤我?」

    等了片刻,那人並未有答話。

    反而一步一步地向朱少陽走來。

    那人在靠朱少陽約有二、三尺的距離停了下來,聲音很冷而且沒有點感情似的說道:「你便是朱少陽吧?」

    朱少陽很奇怪。

    對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他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就是朱少陽!」

    那人見朱少陽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便接著說道:「那好,你跟我走一趟吧!」

    說罷,便不由分說一掌向朱少陽的肩膀拍來。

    朱少陽見此,忙將身形移到一邊,躲開了對方的這一掌。

    那人一掌沒有拍到朱少陽,立即又出右掌向朱少陽打來。

    朱少陽弄不明白對方為何要與他動手,但對方的武功不可小試,掌勢迅猛有力,萬一被他打中,受傷必然不輕。

    朱少陽只好又躲閃了過去,而對方仍出掌緊逼。

    根本不容朱少陽喘息,朱少陽心中不禁一陣怒火,大聲喝問道:「你這人是怎麼一回事,好好的,為什麼要動手啊!」

    而那人並不回答,仍是向朱少陽出掌緊逼過來。

    朱少陽忍無可忍,於是猛地出掌,八成掌力向那人打去,只見那人並不作任何閃避,「嘭」的一聲,一掌打在了那人身上,那人不由被震得退了一丈多遠。

    但很快又向朱少陽出掌逼了過來。

    朱少陽很奇怪對方為何剛剛不作任何閃避。

    但眨眼間,對方的雙手又向自己的雙肩抓了過來。

    朱少陽忙一個箭步向後退了出去,而對方仍是窮追猛打,根本不的朱少陽的閃避和掌力。

    朱少陽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他知道這樣拖延下去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

    於是,打定主意,三記震天掌連環使出,將那人打得連退幾尺遠,然後迅速施展飛天步,向城外飛去,待那人穩住身形,朱少陽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那人見沒有抓住朱少陽,便也施展輕功消失在黑夜中。

    夜半三更,這時在的太師府中的客廳內。

    剛剛尾隨朱少陽的人,正跪在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人的面前,對此人說道:「主人,小的未能將朱少陽帶來。」

    身著紫袍的人耳大方臉,面目和善,只是眉宇間似乎有些陰糜之氣,身材也十分魁武,聽了這人的消息,並沒有說什麼,笑了笑,說道:「你下去吧!」

    說罷,便手一揮。

    只見一道紅光從他的飽中射出,穿透了那人的胸膛,那人當場死了過去。

    胸膛上赫然穿了一個大洞。

    隨後,他仰天而望。

    嘴裡咬牙切齒地說道:「朱少陽,有我陰虎在,你休想回得去!」

    原來,這人仍是陰狐星族人派來的特擊使者陰虎。

    陰狐星族人得到密報說地球人已派人通過時空隧道去尋找那隻母鼎,也是制服陰狐星族人的唯一武器。

    陰狐星族人為了能順利佔領地球,絕不容許地球人有一絲反抗的可能。

    於是他們派人佔領了實驗中心,並通過時空機器,讓陰虎也回到了明朝。

    陰虎在回到古代之後,運用他全身的高科技的裝備,打聽那隻鼎的消息後來,他在一個李成梁的部下嘴裡知道有一個名叫朱少陽的人也在四處打聽那隻鼎的下落。

    因此陰虎肯定朱少陽便是新民眾共和國派來尋鼎的地球人。

    後來他又打聽到朱少陽在朝中當起了鎮親王。

    於是他運用從一位邪教高手那裡學來的「攝魂術」控制了一批江湖中人並派他們在皇上狩獵之際行刺皇上,自己則出面救了皇上。

    後來,他又用攝魂術令萬曆皇帝讓他做了護國法師。

    掌握了朝中政權,同時,又用腦電波發射器打亂了萬曆皇帝的腦電波,讓他做了一個朱少陽冒充皇室成員,刺殺他的惡夢,並讓他下旨捉拿來少陽。

    如今陰虎知道朱少陽已有了那隻鼎的消息。

    而且那隻鼎的下落還有一人知道,這一點是從宮中的一位老鐵匠那裡知道的。

    為了讓那只能制服他們族人的母鼎永遠消失,陰虎決定將那些知道鼎的下落之人-一殺掉,而朱少陽則要捉活的。

    因為他要從他那裡知道鼎的所在,並將鼎給毀去。

    樣他們的族人就可以順利侵占地球了。

    因此他一邊讓人捉拿朱少陽,一邊又讓皇上下令攻打努爾哈赤。

    可如今,居然連一方都沒有解決,因此他也十分煩躁。

    在讓下人收拾好了屍體之後,陰虎又叫了一人進來。

    此人是陰虎有中原收買的一個殺手組織,「斬」

    的首領,名叫熊飛。

    此人的一手「霹靂斬」的武功,獨步天下。

    只是抵擋不住陰虎的錢財官位之誘惑,便跟隨了陰虎。

    陰虎叫熊飛進來之後,對他說道:「你叫你的手下四處打聽朱少陽的消息,一有他的下落,盡量將他活捉,如若不然,也可先報給我。」

    說完,便讓熊飛退了下去。

    隨後,他又坐在了椅子上沉思了起來。

    這時,他的臉上竟出現了一條條紅色的豎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