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生死相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冰冷的水裡,她出現了短暫的恍惚,覺得自己似乎不是在向上游去,而是浮上了天空,輕飄飄的沒有一絲受力。眼前的光亮越來越大、越來越亮,到最後,感覺竟如同飛向了澄澈的天空。

    如果她就這樣死了,魂魄能不能飄回洛陽去?

    「迦陵頻伽!」原重樓失聲驚呼,不顧一切地從地上撐起身,拖著斷腿爬了過去。然而那個黑影從洞穴的幽潭裡閃電般躥出,將毫無防備的蘇微吞噬,又閃電一樣地消失了。

    「迦陵頻伽……迦陵頻伽!」他發瘋一樣爬到了水潭邊,大喊著她的名字,卻只看得到潭中的那個旋渦急速變平,似乎有什麼巨大的東西重新潛入了地底。水潭裡空空如也,連裡面的點點星光都變得暗淡了。

    只是一轉眼,一個活人就從這個空間裡消失了。整個洞穴又變得漆黑如死,只聽得到鐘乳石上水滴一滴滴落下的聲音。

    「迦陵頻伽!」原重樓一遍遍大喊著她的名字,聲音在空蕩蕩的溶洞內回響,他再顧不得別的,忽然間撲通一聲跳進了水裡!

    漆黑的水裡,什麼也看不見,只是冷得刺骨。

    身體直線往下沉去,手腳的傷口急速失血,在水裡擴散出一層淡淡的紅。然而,當一口氣用盡,幾乎要窒息的時候,他還是沒在水裡發現任何異常。這個外面看起來不大的潭水竟然深不可測,如同吞噬一切的黑洞。

    意識在漸漸渙散,他吐出了胸腔中最後一口氣,被水流捲著往地底深處而去。

    忽然間,彷彿是被水裡的血腥味吸引著,黑暗裡又出現了那條黑影,如同閃電一樣地上潛,朝著下沉的人迅速而來。靠近原重樓時,那個東西張大了嘴巴,急速旋轉的水流將昏迷的人吸入,露出森然利齒,便喀嚓一聲咬落!

    然而,就在那一刻,閉合的利齒之間忽然有什麼東西一閃,那個巨大的黑影發出一聲吼叫,一下子從水潭裡像箭一樣衝起,重重地撞上了溶洞的頂部!

    鐘乳石紛紛折斷,掉落在水潭裡,那個巨大的黑影落回了水潭裡,繼續不停地扭動著,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劇烈地掙扎,長長的尾巴從水下甩出,啪的一聲擊在石壁上,竟然將堅硬的石頭都打得四分五裂!

    水潭裡的水被攪得急速翻湧,原本冰冷的水此刻竟然如同沸騰。原重樓被水流沖到了潭邊,咳嗽著吐出了嗆入的水,慢慢醒了過來。

    那一刻,眼前的情景令人震驚。

    原本昏暗的溶洞裡竟然有了點點的星光——那些光,來自於那個潭水裡不停翻滾的巨大黑影。從隱約的光芒裡,閃現出了一條從未見過的巨大的蟒蛇,頭上長有獨角,雙目赤紅,每一片鱗片都發出閃閃的金光,照亮了黑暗的洞穴。

    那條巨蛇在水裡翻滾,張大嘴巴嘶吼,似是痛極,不停地用頭和尾巴撞擊著石壁,似乎是想把什麼東西驅逐出去,然而卻未能如願。最後,那巨蛇再度發出了一聲嘶吼,整個身體從水裡彈起,如同箭一樣撞上了洞頂——這一下撞得狠,整個溶洞都發出了轟然的回聲,無數鐘乳石斷裂落下,砸落在地面和水裡。

    那條巨蛇也轟然落下,濺起了高達一丈的水花,再無聲息。

    原重樓喘息著,努力挪動自己的身體,一分分靠近過去。發現那個怪物已經昏過去了,在水面上半浮半沉,一顆巨大的腦袋擱淺在潭邊,猩紅的舌頭半吐,尾巴墜入了水潭裡——然而,光露出水面的蛇身幾乎就有十丈之長,幾乎是噩夢裡才有的怪物。

    「迦陵頻伽!」他已經衰弱到了極點,卻還是撐著最後一口氣慢慢挪動靠近那條巨蛇,手足並用,在身後留下了一長條血跡。他來到了巨蛇的旁邊。忽然間那顆巨大的腦袋動了一下,利齒忽然張開!

    原重樓悚然一驚,然而重傷的身體卻已經來不及後退。巨蛇的嘴驀然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張開,利齒上染滿了鮮血——從那條蛇的血盆大口裡,居然躍出了一個人來!

    那個人滿身是血,身上居然裹著一層奇特的綠色,完全看不出面目。

    「迦陵頻伽!」那一刻他脫口驚呼,踉蹌著衝了過去,「迦陵頻伽!」

    然而腿骨折斷,剛走了幾步便無法支撐,向前跌倒。那一瞬間,幸虧有人及時伸手將他扶住。

    「哎,你沒事吧?」那個人急切地開口,聲音赫然是蘇微。她的手上滿是鮮血,也裹滿了綠色的黏稠液體,觸手即滑,帶著詭異的腥氣。

    「我沒事。」他不敢相信地看著她,結結巴巴,「你……你沒事吧?身上這是……」

    「哦,」蘇微卻只是淡淡一聲,嫌惡地皺眉,「我劃破了那傢伙的咽喉,結果它嘴裡全是這些東西,噁心死了……你先坐遠點,等我去洗一下。」

    原重樓驚魂未定地看著她,然而蘇微卻神色從容,渾不似剛從鬼門關上打了一個來回。她扶著他來到遠離水潭邊的地方坐下,然後回頭走向水裡,一躍而下。一潭碧水離合盪漾,她解開了長髮和衣服,在水裡迫不及待地將身上的汙濁洗去。

    原重樓側頭看去,發現那條巨蛇耷拉著腦袋昏迷在水面上,巨口裡被一根利器刺穿,連著下巴被釘在了石頭上——那是一根粗大的鋼釺,插入石中幾達兩尺,死死釘住了那怪獸。

    那……是迦陵頻伽乾的?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想象著她在片刻間搏殺巨蛇、沐血而出的驚心動魄的場景,不由得往水潭裡看了一眼。

    溶洞裡光線昏暗,只有巨蛇身上的鱗片發出點點金光。明滅的光芒投射在水面上,如同繁星無數。而她就在滿天的繁星裡沉沉浮浮,長髮在水面上逶迤如墨,肌膚白皙如玉,宛如暗夜裡的女王,令人覺得美麗至極,又強大至極。

    原重樓側頭怔怔地看著,直到她從水中瞬地站起。

    「喂!你幹嗎?」她怒叱,扔了一塊石頭過來,「不許看!」

    他嚇了一跳,連忙扭過頭避讓,那塊石頭啪的一聲擦著他的肩膀落地。就在那一瞬,蘇微探出身子,一把將岸邊洗好的衣服抓起,唰地裹在了身體上。

    「這水也太冷了。」蘇微洗淨了身體上的血汙,裹著衣衫出來,忍不住抱怨,「都是這個畜生弄的吧?否則滇南那麼炎熱的地方哪來的冰水?」她躍上岸邊,輕盈地落在巨蛇上,一隻腳踩住它的七寸,另一隻腳抬起來,踢了踢那一顆被釘住的蛇頭。

    金黃色的蛇眼死盯著她,充滿了惡毒和憤怒。

    「差點就被這傢伙吃下去了,」蘇微在水裡洗去身上黏膩的東西,看著那隻一動不動的怪物,語氣裡卻鎮定如常,「幸虧我及時拔下了這根插在石壁上的鋼釺,橫過來卡住了它的咽喉,才沒有被活活吞下去。」

    一邊說著,她一邊踩住了巨蛇的頭,彎下腰來。

    「奇怪,這是什麼東西?」她皺著眉頭,喃喃地伸出手摸了摸——這條巨蛇的頭頂心上居然有一點朱紅,微微凸起了大約三寸。那個地方似乎是巨蛇極其敏感的地方,她只略微碰了碰,耷拉下去的蛇又重新彈了起來,身體猛地扭動。

    蘇微猝不及防,差點被甩了下去,連忙在半空中足尖一點,整個人如同一片葉子一樣輕盈轉折,迅速地重新落回了蛇身,一腳重重地踩住了它的七寸。

    巨蛇要害被制住,頓時又癱軟了下去。

    她用手指彈了彈那個獨角,有些詫異:「咦?看樣子,這畜生和那個靈均養的雙雙像是一類……可人家是雙角,它只有單角。」

    「單角為螭,雙角便為龍。我雕玉的時候經常遇到這些題材,」原重樓忍不住插嘴,打量了一眼這個怪物,「奇怪,這傢伙居然還是個靈獸?」

    「什麼靈獸?差點把我給生吞了,就是個畜生!」她冷笑,彎下腰從地上撿了幾塊石頭,在手裡掂了掂,手腕忽然便是一揚——只聽喀嚓一聲,巨蛇嘴裡上下兩對毒牙,瞬間如同鐘乳石一樣清脆地齊根折斷。

    巨蛇發出怒吼,劇痛之下巨大的身體重新盤繞起來,尾巴抽打得水花到處飛濺。然而蘇微踩住了它的七寸,站在那裡,任憑巨蛇掙扎扭動,穩如泰山。

    許久,巨蛇再也沒有力氣,軟軟地坍塌下來,尾巴重新垂入深不見底的潭水,一動不動,被釘住的下頜裡鮮血如注。

    「好了,這個畜生終於不能再傷人了。」蘇微冷笑一聲,從蛇身上跳下地來,「如果不是還留著它有用,我早就乾脆利落地割了它的腦袋。」

    「留著它有用?」原重樓愣了一下,「當儲備糧嗎?」

    「啊?」蘇微愣了一下,哧哧地笑了,「是啊,總比吃了你強,對吧?」

    「我保證它的肉質絕對沒我的細膩鮮美,不信你咬我啊!」原重樓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開玩笑,看了她一眼,情不自禁地讚嘆,「你真是很厲害啊!居然把這樣的怪物都降伏了——我還以為你剛才真的是被它給吃掉了呢。」

    「那當然!」蘇微朝著他走過來,語氣裡有一絲得意,「我不是和你說過嗎?在中原,我可是天下數一數二的高手!你難道以為我是在說大話嗎?」

    「有點。」他挑了挑眉毛,「誰會相信中原天下第一高手會連件衣服都沒有,還跟在我後面死皮賴臉地討東西吃、求收留呢?」

    「喂!」蘇微忍不住提高了聲音,「再耍嘴皮子我把你扔下去餵蛇!」

    原重樓卻依舊調笑道:「是嗎?我打賭你捨不得——」

    然而話音未落,身體忽然一輕,竟然真的被她攔腰抱起。他吃了一驚,頓時把底下要自吹自擂的話都忘了。

    「喂,喂……」原重樓愕然,「你要幹什麼?」

    「幹什麼?把你扔下去餵蛇啊!」她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真以為我做不出來?在中原的時候我手底下不知道殺過多少人,啥時候眨過眼了?」

    一邊說著,她一邊彎下腰,將懷裡的人湊近那條被釘住的巨蛇,將他的腦袋往蛇口裡送去。巨蛇受到了挑釁,猛然又是一掙,張開血盆大口對著原重樓就迎頭咬了下來。

    「喂!」他嚇得往後一縮,緊緊抓住了她的衣襟,「別……別開玩笑!」

    她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卻沒有放過他,反而不停地將懷裡的人湊近那條巨蛇,又不停地及時挪開——每次巨蛇狂怒探頭咬來之時都只差了一兩寸,腥味四溢,猩紅的蛇芯子幾次都舔到了原重樓的臉頰。

    「夠了!」他終於受不了,崩潰般大叫起來,「士可殺不可辱!」

    「哼,」蘇微冷笑一聲,「我就不殺你,就要辱你,怎樣?」

    「好吧,辱就辱吧!」原重樓眼睛一閉,忽然把衣襟一撕,做出凜然赴死的表情來,「姑娘您想怎麼辱?只是小的身上有傷,恐怕不能讓姑娘盡興——」

    「……」蘇微終於被他的不要臉打敗了,悻悻然將他從蛇口挪開,轉身走向那個水潭,「好了,不玩了。我先幫你清理下骨折的傷口,免得右手還沒好,左手又廢了。」

    原重樓被她橫抱著,藉著水面粼粼的波光,無聲地抬眼看著她:第一次遇見時,這個女子狼狽不堪,灰塵滿面,可此刻恢復了武功,竟然屠滅巨獸如同反掌,從裡到外散發出一種耀眼的光芒來,令人情不自禁地遙想起她在中原時又是怎樣的非凡人物?

    他默默看著她,眼神複雜,露出有些陌生遙遠的表情來。

    「唉,你真瘦。」蘇微小心地把他放下,清理傷口,卻忽然嘆了口氣。

    他回過神來,笑道:「怎麼,嫌瘦?現在不是有蛇肉了嘛,還嫌不夠吃?」

    「你孤身一人生活,應該對自己好一點。按時吃飯,少喝酒,別老自暴自棄。」她捲起他的衣袖,並指點了他手上的幾處穴道,用清水擦洗血肉模糊的傷口,將裡面的土輕輕洗掉,再用正骨的手法,將斷裂的骨頭接好,最後撕下衣襟,緊緊固定。

    她動作熟練,顯然曾經包紮過很多次傷口。原重樓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咬著牙,努力不痛呼出聲,一時間也沒法回答她的話。

    「這次如果能活著出去,就別喝酒了。」她繼續道,開始清理他的斷腿,「把手治好,重新做天下第一的玉雕大師——就像以前那樣,多好。」

    「嘿,」他苦笑了一聲,吸著氣,斷斷續續道,「說得……說得好像……我們真能活著出去一樣。哎媽……痛、痛死我了!」

    「我們當然能出去。」蘇微抬頭看著他,眼眸堅定,一字一句地承諾,「放心,你絕不會死在這裡的——就算我出不去,也一定會讓你出去!」

    那一刻,她的神態和語氣,讓他有一瞬短暫的失神。

    這是一個誓約,她已經決定用性命來完成。

    「哎,我們被困在這裡了。就算有那麼多蛇肉,也總會有吃完的一天啊。」原重樓看了一眼那條巨蛇,勉強開口笑,「你現在就算治好我的手,其實也毫無意義……過不了一個月,我們還是得死在這裡。」

    蘇微清理完了他手腳上的傷口,手腕一翻,扣住了他的脈門,另一隻手卻唰的一聲按在了他的心口上。

    「別廢話!」蘇微右手貼著他赤·裸的胸膛,壓低了聲音,「吸氣!」

    話音未落,他只覺得心口一熱,似有一股熱流轟然而入,灌注入左心室的天泉穴,那種奇特的力量令他呼吸一滯,竟然說不出話來。蘇微的手開始加力,那股內息瞬間散入奇經八脈,流遍了他全身。

    「閉上眼睛,按我的指令,把這股內力往少陽三焦經上引。過肩髎、天井、陽池,最後從關沖穴上引回我體內,」她低聲,左手抬起,順著一處處點過他身上的穴道,一字一頓,「記住順序,一處都錯不得。」

    原重樓看到她的眼神,當下收斂了笑意,慎重點頭。

    他閉上了眼睛,感覺到那一股熱流從心口的天泉穴衝入,沿著經絡迅速流過奇經八脈,所到之處身體的劇痛頓時緩解。當那股熱流回歸於蘇微扣在他脈門的左手時,他只覺得全身輕鬆許多,不覺長長舒了口氣。然而,很快第二次的內力又再度輸入心口,以比第一次更強烈的速度流轉而過。

    他不敢再動,只是閉著眼睛配合著她。

    黑暗裡,只能聽到鐘乳石上的水滴一滴滴凝聚,墜入水潭的聲音,以及那條被釘住下頜的巨蛇張著血盆大口在石上大口喘息的聲音。

    她將內力源源不斷注入他體內,為他推血過宮、打通經脈,原重樓只覺得身體越來越輕鬆,在片刻之間,元氣充足,竟然完全不似一個重傷垂危之人,不自禁地感嘆身邊這個女子武學的深不可測。

    然而不等他睜開眼睛,卻聽到耳畔的呼吸聲漸漸急促,蘇微坐在那裡默然不動,然而片刻下來,卻似乎是一個疾奔了上百里筋疲力盡的人,汗透重衣,那隻扣在他腕脈上的手也微微發抖,有細密的汗珠順著指尖滑落。

    「迦陵頻伽?」他忍不住輕聲問,想轉過頭看她,「你怎麼了?」

    「別動!」她喘息著,厲聲制止,「還有三個週天!」

    她按住他的心口,內息無窮無盡地注入他的身體,竭盡全力。他不敢再動,感覺到自己身體在瞬間健旺起來,氣息充沛。在三個週天結束後,蘇微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嘆息,整個人往前一傾,幾乎跌倒。

    「迦陵頻伽!」他失聲,連忙伸出手扶住她,卻忽地愣住。

    ——只是片刻之間,他居然已經舉動自如!

    「好了……現、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她卻在他懷裡吸了口氣,勉力撐起了身體,聲音有些虛弱,「我將真氣注入你的體內,封住你傷處穴道,止住血流……但這也只能保你在半個時辰內宛如常人,撐不了太久。得快點。」

    「走?去哪裡?」原重樓有些愕然,卻被她拉著身不由己站了起來。

    「去地獄。」她卻是笑了笑,看著他,「怕不怕?」

    「只要跟著你,去哪兒都不怕!」他露出一貫的憊懶調笑,一瘸一拐被她扶著往前走——雖然身體還不大靈便,但和片刻前的手足完全不能動彈已經天差地別。

    「你最多只能支撐半個時辰,我們必須加快速度——到時候千萬要抓住我,不能片刻鬆開。」她說著,逕直走向了那一條巨蛇,吸了口氣,和那一雙惡毒的金色眼睛對視了片刻,忽然伸出手,用力拔起了那一根釘住巨蛇下頜的鋼釺!

    巨蛇負痛,發出一聲巨吼,身體陡然得了自由,瞬地彈開。

    「小心!」一邊的原重樓不由得失聲驚呼。

    唰的一聲,黑影橫空而來。那條巨蛇一旦被解除了束縛,立刻爆發出了最後的一點精力,嘶吼著,尾巴從水裡橫掃而來,直接削向蘇微的天靈蓋!

    蘇微卻面色不變,在那一刻轉過手腕,如同握劍一樣握著鋼釺,凌空飛躍而起,唰的一聲直插進了巨蛇的背部!然而,這一次她插得不深,並沒有將它直接釘在了地上,只剛好穿透了它的身體。

    巨蛇吃痛,不敢戀戰,從地上一躍而起,嘩啦一聲躥入了水中。

    「快!」她握住鋼釺,隨之凌空而起,短促地低喝,「抓住我!憋氣!」

    原重樓下意識地伸手抓住了她,被蘇微一把拉上了蛇背。還沒有回過神來,巨蛇唰的一聲入水,將背上的兩個人同時帶了下去!

    只是轉瞬間,冰冷的水淹沒了頭頂,眼前已經是一片詭異的黑。

    重獲自由的巨蛇負痛,拼命向著深不見底的潭水深處鑽去,快得如同閃電。蘇微屏住了呼吸,用鋼釺深深紮入它的背部,雙手握緊,竟然借力騎在了它的背上!

    原重樓緊緊抱住她的腰,咬住牙,閉上了眼睛。只覺得水流向兩側分開,迅速滑過,如同刀一樣割著肌膚。很快窒息和恍惚就瀰漫起來,他幾乎就要鬆開手來,一頭墜入深淵。

    眼前的黑暗無窮無盡,只能聽到水流在耳邊迅速變幻的聲音。如果不是這種暗示著他們所處方位不停變化的聲音,他一定以為自己已經死去,靈魂被凝定在了某個黑暗空間之內,不能超生。

    這潭水不知道有多深,巨蛇負痛一個勁地往下鑽入,竟似永不到底。

    飛速的潛行中,他只覺得身體裡被注入的那一股真氣在漸漸消散,冷得顫抖,神志開始漸漸模糊。窒息之下,他不知不覺鬆開了抓住蘇微的手,情不自禁地在深潭底下張開嘴,想要呼入一口空氣。

    他被水流捲走,冰冷的水瞬地進入肺腑。

    然而,就在那一刻,前面的女子忽然也鬆開了握著鋼釺的手,不顧一切地撲向他,伸出雙臂,將已經漂出去三尺的他一把抱住!

    張開的嘴被堵上,一口溫暖的空氣代替了冰冷的水,吐進了他的肺部。蘇微在緊急關頭撲過來拉住了他,然後毫不猶豫地低下頭,將身體裡的最後一口真氣度入了他的唇間!

    然而與此同時,她也被巨蛇從背上甩下,和他一起漂落在漆黑的水底。

    巨蛇轉瞬已經游得不見了蹤影,只有水流在身邊激盪,將他們兩個人如同水草一樣撥弄著。她即便武功再高,在這樣的詭異水底也是完全無法定住身形,只是隨著水流急捲而去,唰的一聲,轉過了一個峻急的彎道。

    已經是不知道多深的地底,然而那一個彎過去後,眼前忽然出現了一點亮光。

    ——那一點光又重新出現了!是了……就是那裡!

    蘇微抱著原重樓,心裡迸發出一陣狂喜,從骨子裡掙扎出了最後一點力氣,用盡全力拼命地踩著水,向著光的來源之處,奮力游了過去。

    這最後短短的十幾丈路,漫長得似乎看不到頭。

    她的內息也漸漸急促,感覺到了窒息的逼近。冰冷的水裡,她出現了短暫的恍惚,覺得自己似乎不是在向上游去,而是浮上了天空,輕飄飄的沒有一絲受力。眼前的光亮越來越大、越來越亮,到最後,感覺竟如同飛向了澄澈的天空。

    如果她就這樣死了,魂魄能不能飄回洛陽去?

    她恍惚地想著,直到一波水流猛烈地捲起,將他們兩個人一起重重地拍在了堅硬的石頭上。劇痛令她短暫地清醒過來。

    電光石火的一瞬間,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並不是接近了天空,而是被大浪凌空捲起,從一道瀑布口裡沖下,正拋向一堵刀削一樣的石壁!

    而石壁下面,是另一個比溶洞大上十倍的深潭,裡面盤繞著無數巨大的蟒蛇,黃金的蛇眼冷冷地看著被從深穴中衝出的兩個人,張大了嘴,嘶嘶地吐著毒氣,似乎等著當空掉落的美食——而其中,就有那一條被她敲斷了牙齒的巨蛇!

    怎麼……怎麼回事?這個溶洞裡深潭的盡頭,竟然連接著另一個深潭?這裡才是這些巨蛇的老巢?那麼,原來的那條巨蛇又是如何越過石壁,跳入瀑布逆流而上的?

    但是她根本來不及多想這些問題,便和原重樓一起從瀑布上跌落。

    掉落的那一瞬,蘇微仰起頭,看到了頭頂那一方圓形的蔚藍色——這瀑布的上空,便是通向外界的所在!

    陽光照在臉上,帶來久違的溫暖,令她精神一振。

    無數次經歷生死劫難,她的意志力遠比普通人強悍,此刻在絕境之中只要見到一絲希望,便是激起了全部的潛在力量。只是一聲低喝,在快要掉落到蛇群裡時,蘇微忽地伸出手在石壁上一撐,手指灌注了真氣,竟然硬生生地插入了堅硬的石頭之中!

    然而,因為還抱著一個人,下衝的力量過大,刺啦一聲,隨著身形的下墜,右手在石壁上拖出了一尺多長的深痕,所有指甲都被掀開,五道鮮血沿著石壁流下,滴落水潭。然而,他們兩人也終於在墜入蟒口之前定住了身形。

    此刻,腳下離那些巨蛇已經不足三丈!

    聞到了血的味道,底下的蛇群起了一陣騷動,紛紛簇擁到了他們腳下。眼看仇人和美食已經近在眼前,那條受傷巨蛇再也忍耐不住,一聲低吼,箭一樣地弓起身子,從水面上彈了出來,一躍幾丈,直奔他們兩人而來,一口咬下!

    「迦陵頻伽!」那一刻,懷裡的人醒過來了,失聲驚呼。

    「別動!」她低喝。然而此刻她一手插入岩石,一手抱著原重樓,身形凌空,竟然是完全沒有地方躲閃,只能在最後一刻側過身體將他護住,用自己的身體迎向巨蛇的血盆大口!

    喀嚓一聲,巨蛇咬住了她的雙腿。

    「迦陵頻伽!」原重樓身體一震,便要掙扎。

    底下的潭水裡,無數的巨蛇發出了興奮的嘶嘶聲,紛紛弓起了身體,對著懸掛在峭壁上的食物蠢蠢欲動,當先已經有一兩條按捺不住,唰地衝了上來。

    「別動!」蘇微卻是咬著牙,忍痛低叱。一聲方落,那條咬住她的巨蛇頭部卻忽然爆開了一團血花!

    這條蛇在溶洞裡已經被她敲掉了尖牙,因此她雖然雙足被咬,卻沒有受任何的傷。在這生死關頭,蘇微凌空提起一口內息,雙足用力,唰的一聲如剪刀般在蟒蛇嘴裡交剪而過,竟然硬生生地將那條巨蛇從口部一分為二!

    巨蛇的上半個頭顱衝天飛起,下半個頭顱卻連著身體往下墜落。然而這一咬之力,卻也硬生生將她的手從石壁上血淋淋地拔了出來,拖下了水潭——她再也定不住身形,手一鬆開,他們兩個人立刻往下急墜。

    「小心!」蘇微低叱,看向了腳底的水潭。

    兩人凌空下墜,剛從這一條蟒蛇口中解脫,第二條巨蛇卻已經呼嘯而至——而這一條蛇顯然是群蛇之首,擁有率先享用獵物的特權,體型比原來那條大了一倍有餘,張開的嘴巴足足有三尺寬,猩紅的蛇芯子吞吐,劇毒的尖牙在陽光下閃著白光,來勢如箭。

    蘇微和他凌空向著蛇口墜落,眼看已經無從躲閃。

    那一刻,原重樓下意識地看向身邊的女子,眼裡有一絲複雜的情愫。然而,蘇微卻壓根沒有看他,只是聚精會神地凝視著飛速靠近的血盆大口,眼神如劍,一瞬不瞬。

    在快要被蛇咬到的時候,她低喝一聲,忽然間在半空中抱著原重樓凌空翻身,竟是再度側過身,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撞向了那張血盆大口!

    「不!」他失聲驚呼,奮力掙扎。

    瞬間,猩紅的蛇芯子已經在她臉頰上一掠而過,留下了腥涎一片,毒牙迎面刺來。然而蘇微連眼睛都沒有眨,低喝了一聲,右手翻起,豎起的手掌凝聚了真氣,鋒利如刀,竟唰的一聲刺入了那一雙金黃色的蛇眼!

    巨蛇發出了一聲大吼,猛然負痛向上彈起,一下子撞到了他們的腰間!

    那一瞬,蘇微抓住原重樓,手掌再度一翻,一掌按在了那條巨蛇的頂心,藉著那一頂的向上之力,同時縱身也是往上一躍!

    巨蛇的嘶吼在耳邊迴盪,全身如同碎裂一樣疼痛。然而,她用盡了全力,縱身而起,從頭頂的那個洞窟裡飛掠而出!

    當外面的陽光灑落在臉上時,她終於無法支撐,昏倒在洞口的草叢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到周身冰冷,如同重新墜入了潭水深處。有人輕輕地拍打著她的面頰,喊著她的名字:「迦陵頻伽!迦陵頻伽!」

    ——不對,那不是她的名字。她的名字是……蘇微?

    是蘇微嗎?還……還是阿九?

    竟然已經遙遠得快要想不起來了,連同在洛陽的種種。

    她睜不開眼睛,感覺內息非常紊亂。血很冷,似乎漸漸凝滯,不再流動。內息下意識地凝聚齊,巡行於任督兩脈,上下週天,推血過宮——在生死之間走了許多回,在瀕臨絕境的時候,唯有一身卓絕天下的武學不曾辜負她。

    「是中毒了吧?」耳邊聽到有人低聲議論,「手這麼冰!」

    「對,這兒附近有個蛇窟……去年還有人見過笆鬥那麼大的蛇探出腦袋來呢!你們從那座山上下來,肯定也遇到過蛇吧?」

    「是的。」有個熟悉的聲音焦急地說,「我去弄一些草藥來!」

    「喂喂,這位小哥,你已經不能走路了!要什麼草藥?我出去採就是了。」

    「半枝蓮或者重樓都可以。阿伯你不認識草藥,我跟你一起去!」

    重樓?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她恍惚中忽然想起來了。對,重樓呢?他、他怎麼樣了?在最後那一刻,她是已經把他從蛇窟裡一起拉上來了吧?

    應該拉上來了吧?難道還是……

    「重樓!」那一刻,她心中一急,猛然坐起,一口血箭一樣從口中噴出。

    那一口血竟然是黑色的,被內息生生從肺腑之中逼出。一口毒血吐盡,心中的煩悶和陰冷似乎一掃而空,她只覺得體內真氣流轉,輕盈通透。

    眼前是一間破舊的竹樓,外面正是清晨,鳳尾竹婆娑地掃過窗子,林間有不知名的鳥兒啼叫。她睜開眼,床邊坐著一個面色黝黑、眉心點著一點硃砂的老婦人,帶著兩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正在拿著布巾擦拭著她裸露在外面的雙手和雙腿,洗下來一盆血水。看到她醒來,個個面露喜色。

    「她醒了!老頭子,不用去了!」那個老婆婆立刻撲到了窗邊,對著遠處喊了一聲,然後回過身,喜不自禁,「天,姑娘竟然自己醒了?可把你家官人給嚇壞了。」

    「官人?」蘇微一時間還沒回過神。

    「唉,你們小夫妻兩個,沒事跑到這荒山野嶺裡乾嗎?」那個老婆婆讓孫子把那一盆血水端出去倒掉,指了指窗外的大山,「那座山上毒蟲出沒,如果不是你官人掙扎著爬了三里路來求救,你們兩個估計就死在那兒了!真是造孽啊。」

    「……」蘇微這才明白過來她嘴裏說的「官人」是指原重樓,不由得一時啞然。

    「他……他還好嗎?」她澀聲問,忐忑不安。

    「唉,比你也好不了多少,雖然沒有中毒,但手腳都受了傷。」老婆婆搖頭,看了一眼蘇微,笑道,「你官人真疼你!你不醒,他就不肯休息。剛才看你一天一夜還沒醒來,再坐不住,非要出去採草藥,拖著一條斷腿就出去了……」

    蘇微臉上微微一紅,剛想說什麼,竹門開了。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挎著一個空的藥簍子,一手攙扶著一個一瘸一拐的人,從門外走了進來,一路道:「老婆子,那姑娘醒了?那可太好了,否則我拖著這個傢伙非得累死在半路上……」

    「迦陵頻伽!」被扶著的人看到她,踉蹌著衝了過來。

    「重樓!」蘇微一眼看到他,也是情不自禁地失聲。她剛坐起身來,就被他一把緊緊抱入懷中,踉蹌著靠到了床頭。他抱得很緊,絲毫不顧及他自己和她身上的傷口,似是生怕一鬆手她就會消失不見。

    他身上有清晨露水和陽光的氣息,將地底帶來的黑暗一洗而盡。

    「太好了!你醒了!」他喃喃,語無倫次,「活著就好……太好了。」

    「哎,好了好了,」旁邊的老婆婆咳嗽了幾聲,斜覷著他們,「小兩口死裡逃生,先別忙著親熱,好好處理下身上的傷吧!特別是你家官人,左手左腿都斷了,不好好正骨接上,只怕以後會落下殘疾。」

    蘇微滿臉緋紅,連忙推開他。老婆婆指揮著那個老爺子,道:「快去看看藥吊子裡的虎骨熬好了沒?藥膏得趁熱貼上!還有,給這個姑娘打一盆洗臉水來,她剛吐了血呢。」

    樓上樓下一直忙到黃昏,才緩過了一口氣來。

    在這對老夫婦的照顧下,原重樓的半邊身體被重新包紮好,左手左腿都被木板固定,敷上了厚厚的膏藥,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反而是蘇微因為逼出了蛇毒,吐盡了瘀血,很快就行動自如,便接過了手來照顧他。

    「來,這裡有盆龍眼,你們先吃著。我去做晚飯了,」老婦人殷勤地將水果遞了過來,同時把桌子收拾乾淨,「等晚飯好了再端上來給你們。」

    「大恩不言謝,」蘇微遲疑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稱呼?」

    「叫我魏大娘就好,」老婦人笑道,滿臉深深的皺紋,「老頭子叫吳老廣,我們都是從滇南來的客家人。年輕時在礦上挖翡翠,老了挖不動了,就到這兒蓋了個房子住下來,種點菜打點獵,都已經十幾年啦。」

    「哦……」蘇微看了看兩個小孩,「這是您的孫子嗎?」

    「對。皮得像兩隻猴子一樣,沒一刻消停。」魏大娘嘆了口氣,摸了摸孩子的腦袋,「他們的娘去得早,爹在孟康礦上挖翡翠,平日等滿月那天,都會拿工錢買點油鹽醬醋帶回家來——也不知怎麼的,這兩天居然沒回來。」

    蘇微心下一驚,和原重樓交換了一下目光,兩人均是默不作聲。

    魏大娘卻沒有看出他們的異常,只道:「那你們休息下,我去做飯。」她帶了孫兒下了竹樓去做飯,出門時還不忘回頭叮囑了一聲:「對了,你家官人的手腳剛重新綁了綁帶,你要小心點兒,動作別太大,可別壓著他傷口——要是正骨正歪了,日後會落下病根的。」

    「好。」蘇微隨口答應,愣了一下,忽然有些臉紅。

    回過頭,卻看到竹床上有一對狡黠明亮的眼睛看著她,滿含笑意。原重樓笑吟吟地聽著老婦人嘮叨,看到她臉紅,便挑起了眉毛,學著魏大娘的語調,拖長聲音道:「哎,現在沒人打擾我們小兩口了,來吧——動作輕些,別壓著傷口。」

    蘇微臉頰緋紅,怒道:「你……你是怎麼和他們說的?」

    「我說我們小兩口是騰衝人,家裡窮,只能來這裡挖點翡翠,背回去賺點錢,結果在山上迷了路。」原重樓似乎毫不在意她的不悅,「否則荒山野嶺孤男寡女的,要怎麼解釋?我們兩個長得又完全不像,若說是兄妹,你當別人是瞎子嗎?」

    「你……」蘇微被他噎得答不出話來。

    「而且,當我的老婆難道委屈你了嗎?」他看了她一眼,忽然側轉臉頰,眼眸似風地瞥過來,笑了一笑,「要知道在騰衝,姑娘們都叫我一枝花——就算我後來窮成那樣了,也有好多人願意倒貼上來和我好!你信不?」

    「信信信。」蘇微看到他邪魅狷狂地一笑,見他湊上來,立刻想起他兩次毫無預兆的突襲,不由得往後縮了縮,轉開了話題,「不過,為啥要叫‘一枝花’?」

    「因為我的名字啊。」他挑了挑眉毛,「人如其名,不是嗎?」

    「啊?」蘇微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重樓。」他不得不提醒了她一下,「別名是什麼?」

    「是……」蘇微愣了片刻,忽然間明白過來,止不住地笑出聲來,「七葉一枝花?哈哈哈……好名字!」

    她捶著床沿,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連牽動了傷口都不顧上。

    「不會吧?有這麼好笑嗎?」他詫異地看著她,嘟囔,眼神卻一瞬間變得無比溫柔,「迦陵頻伽,你笑起來的時候真是很美,應該經常笑一笑才對。」

    「……」她收斂了笑容,心中忽然有些奇特的感覺,不由得低下頭去。

    「哦,對了!」原重樓看著她,彷彿想起了什麼,右手伸進懷裡摸索著,忽地鬆了口氣,從懷裏抽出手來,道:「還好,還在。」

    「什麼?」蘇微有些愕然,卻看到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荷包,小心地打開,從裡面拎出了一對青翠欲滴的明亮耳墜,笑道:「你的綺羅玉。」

    她愣在了那裡,看著那兩滴春水在他指間盈盈搖晃。

    「來,我幫你戴上。」他道,看著她。

    那一刻,蘇微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側過臉湊近了他的手指。原重樓靠在病榻上,半邊身子不能動,只能單手拿著耳墜,輕輕撩開了她散開在耳畔的青絲,將綺羅玉耳墜小心地戴在了她耳上。他的右手還沒有恢復,動作有些慢,她低下頭靜靜地等著,感覺到他的鼻息輕輕吹拂在鬢上,不由得心中一盪。

    「迦陵頻伽,在溶洞裡,你第一次被那巨蛇帶下去時,應該已經看到了潭水的另一邊就是出口吧?」劫後餘生的人在耳邊輕聲嘆息,「當時你明明可以自己一個人闖出去,卻又捨不下我,居然冒著危險再度返回來。」

    蘇微只是低下頭笑了笑:「我總不能把你一個人扔在那裡。」

    原重樓替她戴好了耳墜,轉過她的臉看著她,眼眸深湛,輕聲說:「在最後關頭,那條巨蛇咬過來的時候,你不惜用自己的肩膀去堵住它的嘴,只是為了不讓我被咬中,是嗎?」一邊說著,他一邊抬起手指,低聲說,「你這是用自己的命來換我的命啊……」

    她微微顫了一下,連忙往後退開,讓他的手指離開滾燙的面頰。

    「迦陵頻伽,你這樣不惜一切救我,僅僅是為了彌補昔年的過錯嗎?」然而,他卻並沒有因此止步,反而更加得寸進尺。她轉過眼睛不敢看他,只道:「我以前經歷過很多比這個危險得多的事,這真的不算什麼。你……你不用替我擔心,也不用想得太多。」

    她的聲音有不易覺察的微微戰慄,然而卻克制平靜。

    「……」他看著她,眼眸似是含著失望。

    「好了,」蘇微不想再說下去,將剝好的一盆龍眼放在了他懷裡,岔開了話題,「吃一點東西吧,補補力氣。聽說你爬了三里路才找到這裡?」

    「嗯,幸虧這方圓十里內還有一戶人家。」原重樓終於沒有再繼續逼問,順著她的話題說了下去,用還沒折斷的右手拿起一顆龍眼,嘆了口氣,「連滾帶爬,滿身泥水。到最後實在是爬不動了,想著要是再找不到人,我就只能原路返回去了。」

    「返回去幹嗎?」她皺眉,「你也沒法背著我下山,還不如一直往前走碰碰運氣。」

    「爬回去死在一起唄。」原重樓的薄唇上泛起了一個微笑,揚了揚眉毛,「我也不能把你一個人扔在那裡——反正我也是個廢人了,活著沒什麼大意思。」

    「別胡說!」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他說這種自暴自棄的話了,蘇微臉上忽然有了怒意,「我馬上就把你手上的經絡打通,你還能做回你的原大師,和以前一樣!」

    「和以前一樣?不可能的……」原重樓搖了搖頭,輕聲笑,「十年了,什麼都不一樣了。那些失去的東西,都永遠回不來了。」

    蘇微一怔,忽地想起了那個尹家的小姐,不由得也沉默了,心情有些複雜。

    「逝者不可追,」她停了一停,輕聲道,「但好在總能從頭再來。」

    「從頭再來?」他轉頭看著她,不置可否,忽然問,「迦陵頻伽,如今你的毒解了,我的手也很快就要治好了,接著,你是不是就要返回中原去了?」

    她微微顫了一下,沉默許久,最終輕聲道:「是啊。」

    那樣輕輕兩個字的回復,讓他眼裡的光芒瞬間暗淡下去,如同燭火的熄滅。原重樓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轉過頭,捻起一粒她剝好的龍眼扔進了嘴裡,喃喃:

    「你看,終歸是沒有什麼能從頭再來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