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再訪遼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萬曆皇帝在斬首了龍千山之後不久,便收到了廣寧總兵張承蔭的奏摺。萬曆皇帝看過之後,不禁臉上又露出了憂悉之色,隨即退了早朝,又將朱少陽留在也殿中。

    朱少陽見此,低聲問道:「皇兄,不知又有何事如此困惑啊!」

    萬曆皇帝反問朱少陽道:「少陽,你可知道努爾哈赤這人?」

    朱少陽一聽。

    知道這事必與努爾哈赤有關,當下說道:「多與努爾哈赤曾見過幾面,皇兄,是不是與努爾哈赤有關啊!」

    萬曆皇帝冷嘿了一聲,說道:「不錯,此事是與他有關,努爾哈赤現在建都稱汗,明明在與我大明為敵之意,現在他的地盤不斷擴大,聯想如若不儘早除去此人,可能大為所患,因此朕想派兵去剿滅努爾哈赤一夥,不知你有何意見?」

    朱少陽聽到努爾哈赤的名字。

    馬上腦海裡浮現出那英姿颯爽,濃眉闊眼的年青人,沒到這麼長時間不見,他竟然已經建都稱汗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可是當他聽說皇上要派兵去攻打建州之時。

    他不禁有些擔心,想了想,才回答道:「皇兄,我看此事還得從長計議為好?」

    萬曆皇帝聽了,問道:「為什麼還要計議?朕剛接到張總兵的奏摺,說努爾哈赤不久就要攻打遼東了,總不能等他攻佔了遼東各城之後,聯再派兵攻打不成?」

    朱少陽聽罷,說道:「皇兄,我看咱們還是‘先禮後兵’為好?」

    萬曆皇帝聽了,不知是何意思問道:「如何‘先禮後兵?」’「咱們先派人去建州拜訪,向他講明咱們的態度,再說如果萬一打起仗來,雙方都有人員傷亡,這樣都沒有好處。」

    朱少陽忙向皇上解釋道。

    萬曆皇帝聽了朱少陽的建議後。

    想了片刻,點頭說道:「少陽,你所說的不失為條良策,只是該派何人去呢?」

    朱少陽心想:「自己如去與努爾哈赤一見,正好可以問清圖中的秘密。」

    於是說道:「皇兄,我與努爾哈赤見過幾次面,也有點交情,就由我去吧!」

    萬曆皇帝見朱少陽主動請纓,而如今朝中又無其他人可以重用。

    於是點頭答應了他。

    翌日。

    朱少陽帶著萬曆皇帝賜給努爾哈赤的線羅綢緞及一些古玩,另外又帶了百十個隨從及護衛向赫圖阿拉城進發了。

    經過了十多日的奔波。

    這天,朱少陽一行終於來到了赫圖阿拉城下,只見城樓上的哨崗上軍士來回走動,戒備十分森嚴,守城的衛士見城外突然來了這麼多人,忙用女真語問他們是幹什麼來的。

    朱少陽聽不懂女真語。

    於是叫了一名譯官去告訴了守城衛士他們來的目的。

    衛士聽說是明朝的官員來拜訪他們的將軍,忙叫人會通報給努爾哈赤。

    此時努爾哈赤也在為是否攻打撫順城而舉棋不定。

    忽聽軍士來報說明朝派了官員來拜訪他,一時也不明白究竟是何事。

    但他仍整衣下了魁星樓,並叫了衛士開了城門,他自己帶了眾大臣及八位旗主到了城門親自迎接。

    隨著努爾哈赤的一命令,城門一打開了。

    當努爾哈赤看見明朝派來拜訪自己的官員竟是朱少陽時,他的心裡真是驚訝萬分。

    萬萬沒想到這麼長時間不見,他居然當起了朝廷的官員來了。

    但更驚訝的是朱少陽是鎮親王,乃大明皇室一族。

    努爾哈赤聽罷,按照漢人的禮節接受了萬曆皇帝賜給他的物品。

    隨後便領著朱少陽一行向城內走去。

    努爾哈赤命令下人宰牛殺羊,設宴款待了朱少陽一行人。

    在席中,朱少陽提出要與努爾哈赤單獨談談,努爾哈赤答應了他。

    酒席散去之後。

    努爾哈赤便帶朱少陽來到了魁星樓,雙方坐下之後。

    朱少陽客氣地對努爾哈赤說道:「佟兄,許久未見,真是風采依舊,如今又當汗王,真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啊!」

    努爾哈赤也說道:「朱兄不是也是一樣,如今它至鎮親王,想必也是風光不少啦!」

    朱少陽見氣氛有點不對。

    他急忙緩了緩口氣,說道:「好了,佟兄,咱們不說這個,這次在下是奉皇上之命來拜訪你的,另外皇上希望你不要輕舉用兵,這樣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努爾哈赤這才知道朱少陽此行來的真正目的。

    於是他笑了笑,說道:「朱兄,我知道你這次來必有目的,但沒想到你是為了勸我而來,我想問問你,如今的朝廷是怎樣的朝廷,黎民百姓又是生活在怎樣的處境之下,我相信這些你肯定比我更清楚。說話回來,如果不是朝廷腐敗無能的話,我也不會冒然起兵的。」

    朱少陽聽了努爾哈赤的這番話後,覺得他說得也有道理,但也有些偏激之處。

    當下仍然勸道:「佟兄,我知道你有你的抱負,你也有你的雄心,但我也希望你能慎重考慮用兵的問題,畢竟打起仗來,老百姓還是最大的受害者。」

    努爾哈赤聽了朱少陽這些至誠的言語之後,也覺得有些道理,但又覺得似乎不必在此問題上爭論不休。

    於是說道:「好了,朱兄,咱們就別在在此問題上爭論了,對了,我應謝謝你幫我報了殺父祖之仇呢!」

    說完,便要跪拜在朱少陽面前。

    朱少陽忙伸手托住了努爾哈赤的身子,說道:「佟兄,萬萬不可,如此大禮,在下又怎能接受得起呢?再說,我們雙方都是互有條件的,不用如此道謝!」

    努爾哈赤只好站起了身子,說道:「那好,朱兄,就算在下欠你一個人情吧!對了,朱兄,我告訴你的四幅圖你可取到了嗎?」

    朱少陽聽起努爾哈赤提起此事。

    這才想起,忙說道:「對了,傅兄,我正想問道此事,四幅圖我已取到了兩幅,可是我怎麼看也沒有什麼秘密之處啊!」

    努爾哈赤聽了,想了想,說道:「朱兄,說句老實話,我也不知道這四幅圖中有何秘密,但有一點我卻可以肯定,那便是你要尋的那隻鼎的所在肯定在這四幅圖中。」

    朱少陽見努爾哈赤如此肯定,他也不知道畫中的秘密,看來只有靠自己去找出來了。

    當即又說道:「佟兄能有今日的成就,想必必有過人之處,我相信佟兄日後必能成為一代豪傑的。」

    努爾哈赤聽朱少陽如此說他。

    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忙說道:「朱兄,千萬不要這麼說,兄弟能有今日的成就,也是靠一群兄弟的支持,逐漸發展起來的,其實說句老實話,我一直希望朱兄能加入批們的隊伍裡面來,能夠力挽狂瀾!」

    朱少陽笑了笑,換了口氣道:「佟兄能邀請我加入軍中,是我的榮幸,只不過我不能答應佟兄的要求,我知道佟兄對當今的朝廷頗有不滿之處,但我仍希望佟兄能慎重考慮出兵一事。」

    努爾哈赤見朱少陽仍不肯加入他的軍中,心中不免大失所望。

    但他仍勸道:「朱兄,現在朝廷腐敗無能,就算我不起來推翻它,也會有他人來推翻的,朱兄,你要知道,這是大勢所趨,並不是你一個人所能阻止的,我會一直等你來加入我軍的,我也希望你能認真考慮一下。」

    朱少陽見對方如此的誠懇。

    可是自己身上又有使命,絕不能再拖延時間。

    於是應付地點了點頭,兩人又繼續作了一番長談,直至半夜。

    第二天,朱少陽一行便告辭了努爾哈赤,回京去了。

    而這時,萬曆皇帝卻下了聖旨。

    他讓張承蔭騷攏建州,挑起事端,以便一舉殲滅努爾哈赤。

    同時,努爾哈赤也得到了消息。

    於是,立即招集眾人商議。

    眾人一起來到了魁星樓,努爾哈赤待眾人坐下之後,對眾人問道:「各位,撫順一戰,何為良策?」

    坐在人群中的范文程說道:「汗王,上次我已跟你說了明軍人心浮動,厭戰的軍情,這是一點,再加上撫順游擊李永芳本是李成梁的本家,現在李氏家族在朝內已經失龐,再則大明朝內貪官當道,塗炭百姓,民心已喪。只要向他申明大義,曉之以理,李永芳會棄暗投明的!」

    努爾哈赤聽了,不由站起來,踱著步子,沉思不語。眾人見他如此費神,都坐在椅上,凝視不語。

    「啪!」努爾哈赤突然猛擊腰間的刀柄,笑道:「有了,我要親自去一趟!」

    「汗王」眾人馬上跪下,齊聲說道:「汗王,去是得!去不得呀!」

    「為什麼?」努爾哈赤笑盈盈地問道眾人。

    「他們會殺害你的!」

    努爾哈赤哈哈笑道:「為了顧全大局,不冒點兒風險,能行嗎?」

    眾人仍執意勸努爾哈赤不要去。

    「請放心!」

    范文程胸脯一挺,說道:「我和多羅甘珠已做了周密的安排,汗王,您放心,保你無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