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破案結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這天深夜,朱少陽正在房內思忖著下一步計劃,忽聽門外傳報:「御史大人在前廳求見!」。

    朱少陽知道必有大事情發生,不然不會這麼晚還來見他。

    忙起身趕往前廳。

    當他到達前廳時,張御史正在廳內來回踱著方步。

    看來又有難事使他一籌莫展了。

    張御史見朱少陽前來,並讓他令人在外嚴加防衛,不准任何人隨便入內。

    朱少陽見此,心知此事必須非同尋常。

    待朱少陽揮退一切下人之後,張御史便迫不及待地對朱少陽說道:「我這麼晚也秘密來見你是有一件大事相商,希望你要保守這個秘密,暫不要說出去。」

    朱少陽聞之點了點頭。

    張御史這才說道:「這事得從前去年皇宮中丟失了一對九龍盃說起,這九龍杯乃當今皇上十分喜愛之物,相信你也聽過。」

    朱少陽當下頷首,不作言語。

    張御史接著說道:「此杯約有三寸高,係白玉雕成,每只杯上浮雕了九條龍,杯子白如雪,潤如膏,細如脂,且好象還有陣陣薰香沁人心肺,確是皇宮中的精品!而且據說這對杯子最特別的便是當酒倒在杯中,會立刻出現這九龍騰飛之樣,要是在月圓之際,將此杯放在月光下,還能聽到有龍嗚之聲,如同擊玉呢!」

    於是,對張御史說道:「那後來皇上對此事有何反應?」

    張御史嘆了一口氣,沉重地說道:「為此皇上曾龍顏大怒,還殺了後宮侍衛和宮女數百人,造成一大慘案。」

    朱少陽聽了張御史的這番話後,才知道這對九龍杯的珍貴之處,他也知道當今皇上最喜歡喝酒,而他用的杯子也正是這對九龍杯,皇上對杯子也是十分喜愛,如今丟了,他必定暴戾失常。

    朱少陽一聽,忙接口問道:「御史大人是不是知道了,那對杯子的下落了呢?」張御史微微頷首,緩緩說道:「而這對九龍杯現正在龍太師府中的棲鳳樓中。」

    朱少陽一聽,心中一驚。

    這龍千山膽子也太大了,竟然連皇上用的酒杯也敢派人來盜竊,當下說道:「那御史大人是想要我將杯子取回了?」

    張御史點了點頭,又神色凝重地說道:「這九龍杯當然希望你能把它取回來,但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還要告訴你,那就是龍太師可能有通敵叛國之罪,據我所知,龍太師派人盜取這對九龍杯,就是為了將此杯獻給倭國國君,讓他們派兵攻打大明,所以我希望你能取得龍太師判國的罪證,不然,可能後果頗為嚴重。」

    朱少陽聽張御史說龍千山居然有通敵叛國的嫌疑,不禁一怔。

    但張御史能說出此話,肯定有消息來源,不會有假。

    他又想起龍千山的種種行為,覺得也有很大嫌疑。

    為了能證實這一切是否真實,他決定去太師府中一趟。

    於是他對張御史說道:「御史大人,此事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太師府中一趟,希望能取得龍太師的有關罪證。」

    張御史見朱少陽要去,當下十分高興,又對朱少陽托附萬千。

    夜深了。

    朱少陽穿起了黑色的夜行衣,用黑巾蒙起了自己的臉之後,施展輕功向太師府中飛去。

    到了太師府中的一處屋簷上,朱少陽向內一望,只見護院的人頗多,守衛也似乎挺森嚴的。

    朱少陽趁著守衛來回巡羅的空隙,飄然落地,悄悄地向棲鳳樓走去。

    在繞過守衛之後,棲鳳樓終於呈現在了朱少陽的眼前。

    棲風樓是太師府內建築最壯麗的樓閣,龍千山特意叫人在府中造了此樓,將他半生蒐羅的奇珍異寶全藏在了此樓內。

    只見此樓樓閣連天,雕樑畫棟,四周密樹叢茂,遮天蓋日。

    朱少陽到近前,伏於密樹之上,仔細觀瞧,可樓內燈火全無,寂靜無聲,唯有遠處守衛走動和更夫的鑼響。

    朱少陽躍到飛簷之上,使了個金鉤釣魚,向裡細看,見一層大廳內,一片明光提亮,閃閃奪目,無數的珍寶古玩,陳列其中。

    朱少陽暗想也許九龍杯就在裡面,他縱身墜下,如一葉飄風,落在石階上,見兩扇朱門並未上鎖,心中不免生疑。

    原來,龍千山在派人盜得九龍杯之後,倍加警戒,四下廣布打手,在外圍看守,內部卻虛掩殿門,想引魚上鉤。

    朱少陽遲疑了片刻,暗忖道:「龍千山的家當盡放在這裡,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如今既然到此,又怎能空手而回,待我進去看個究竟廠於是他雙手將門推開,探身過去。

    進屋走了兩步,不敢冒險,逐停下來向四處觀瞧。

    只見大廳十分寬闊,靠邊擺著長長的黑漆條案,案上擺著千奇百怪的珠花寶器,銅爐周鼎,金瓶玉瓦,珍珠貓眼,映得大廳閃閃爍爍。

    中間有一古銅缸,人一進來便發出「嗚嗚」之聲,牆上一磁裊,兩眼一開一合,藍光照人。

    整個大廳顯得陰森恐怖,使人不寒而慄。

    朱少陽。心想:「

    「這空中盡是無價之寶,卻無人看守,屋門又是虛掩,莫不這裡面有機關!」

    朱少陽正在遲疑。

    忽聽牆上的碰裊「嘎嘎」大叫兩聲,接著,梟尾一翹,「嗖嗖嗖」發出一陣箭雨,直向朱少陽射來。

    朱少陽耳明眼快,急忙將身一縱,飛躍一丈有餘。伏於牆角之上。

    心中納悶道:「我未移動半步,這磁梟為何會自動發箭?」

    他喘息未定,那磁梟又「嘎嘎」叫了兩聲,牆的四角有物「啪噠」一響。

    同時發出十二支強管對角射出。

    朱少陽大吃一驚。

    忙縱身,想跳回原處。

    不料他的腳尖一著地,那磁裊「嘎嘎」又叫了兩聲。

    立即腿下滾板翻起,扇出一股狂飄,陰寒刺骨。

    隨著狂激發出一束束銀絲般的芙蓉針,迎風飛散,射人雙目。

    朱少陽機警過人,手腳靈便,見滾板一翻,早已縱身飛起,直奔磁果這邊奔來。

    他使了個「壁虎遊牆」,帖緊身形,伸手去按磁梟的雙目。

    說也奇怪,磁梟的兩眼,經這一按,立即合起來,而且也不再鳴叫了。

    大廳內立刻死一般的寂靜,這銅缸也不再了出「嗚嗚」之聲了。

    原來這機關叫做九連環,九處機鈕連在一起,只要一處起動,八處就立即感應,是機關暗器中最厲害的一種。

    這個磁梟設製精巧,非同一般。

    它的腹內裝著一種特殊裝置,只要吸生人的氣息,立即引起各處機地的連鎖反應。

    幸虧朱少陽剛剛破了它,不然再遲片刻,風火雷電,弓弩劍矢,陷阱刀山,一齊發動,恐怕就算他有十條性命,也得葬送於此了。

    朱少陽破了機關之後,又-一巡視了遍,並不見有九龍杯及龍太師的有關罪證,不禁有些失望。

    於是,隨手取了幾顆珍珠貓眼,轉身出了廳門,他剛出廳門。

    不久,便見有不少人向棲風樓奔去,他不禁覺得好笑,便向要中一處樓閣飛去,這樓閣乃是飛雲閣,是太師府中最高的一處樓問。

    朱少陽穿屋越脊,直向飛雲閣而來。

    在月光下望去,高人天際,地處高坡,樹木叢雜掩映,一處溝塹,水深數丈,並用鐵網圍護,凡人難以通過。

    飛雲閣下有房舍排列,打更護院之人,往來不絕。

    朱少陽藏身暗處,聽了一會兒,待到二更已過,遂縱身躍過溝塹,足踏樹枝輕捷如飛鳥。來到飛雲閣下,仰望絕頂,被雲霧遮掩,不知其高。

    他看看四下無人,縱身一躍,登上了廓簷。

    剛邁出一步,就覺腳下一顫,發出「啪噠」一聲響。

    朱少陽心中一驚,暗道:「怎麼這麼多機關。」

    他已經多少懂得機關的奧秘,腳踏下去,只要不抬起來,機關就不能發動。

    他從腳上順手摸去,只覺一物觸,知是機紐處所在,遂用力搬。

    只聽「嘩嘩」一聲,將機關的飛輪卸掉,只覺身子一沉,險些掉了下去。

    定眼一看,見彈簧板下裝著八支響箭,倘若此箭發出,直衝雲天,發出牛吼般叫聲,護院之人也會立即出動。

    朱少陽不覺嚇出一身冷汗。

    幸虧先將它破了。

    不然的話,立刻被發覺,未等上去,就得束手就擒了。

    他站在欄杆頭向一望,見每層樓的結構布局大致相同,心想:「既然破了這一道,下一道也照章辦理就是了。」

    他想著,一個筋斗翻上了二層樓,雙足踏上欄杆。

    正要伸手去摸那機紐。

    忽覺欄杆如車軸般猛地身下翻轉,直將他折了下來。

    他緊迫之中,腳尖在地上一點,使個飛龍鑽雲,縱身躍起,帖在廓柱之上。

    說時遲那時快,他腳尖點地時,一下觸動了機關。

    只聽一陣梆子響。

    「唆!唆!唆!」!

    十二支毒弩如飛蝗般橫空射出。

    幸虧他動作敏捷,早已避開。

    他聽了一會兒,樓下並無發覺。

    隱隱傳來一陣哈哈笑聲,料想那些守院護舍之人正飲酒玩樂,這才放心。

    他頓時改變了主意,縱身躥至牆角,倒身向下,雙腿鉤住牆角,縱騰而上。

    頃刻之間,已到了百丈絕頂。

    他向室內望去,見裡面點著燈燭,半明半滅。

    他輕輕攀援而過,縱身躍上窗台,向裡細看,室內並無一人,遂推門而入。

    剛一推門,門忽的自動拉開。

    只聽轟隆一聲。

    從門兩廂伸出兩隻鐵爪,同時向他抓來。

    他倉皇間欲進不以有,欲退之時,門已自動關閉。

    那兩隻巨手一合,將他擠在中間,而且越合越緊,只覺有千鈞之力,勢不可擋。

    朱少陽一時急得汗流頻頻,用盡全力將鐵爪抵住。

    但這只是瞬息的工夫,倘若力氣不濟,稍一放鬆,就會技成肉餅。

    朱少陽暗自傷感萬分,想不到自己果然中了機關,今夜就要喪生在這萬丈高樓之上了。

    他不禁陷入了絕望,勉強掙扎著直起身子向上望去。

    忽見門頂上有一鐵環,頓時心中一動,用力掙扎出右手,去拉鐵環。

    只聽「咯噔」一聲,似有機輪轉動。

    說也奇怪,那兩隻巨手,頓時鬆開,慢慢向兩廂退去。

    朱少陽心中一鬆。

    撲通一聲坐在地上,喘息了一會兒,暗道:「好險!好險!」

    他悄悄步進了屋子,見那燭光已將燒盡,好似曾有人來過。

    屋中陳設簡單,但很潔靜。

    壁上掛著名人字畫,案上堆滿了書籍,琴床香案,光潔無塵,書案上放著一個楠木匣,精緻無比。

    朱少陽見了,忙向前伸手去拿。

    忽然牆角四處燈光一亮,緊接著管箭齊發,從四面向他急雨般射來。

    朱少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急忙就地使了個「青龍戲朝」,將身軀一滾帖在壁上。

    轉眼功夫只聽噼噼啪啪,就地掀起了三塊滾板無數強弩如急風般向屋頂射出,嚇得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待箭雨過去,他才從壁根上跳下來,將各個機鈕解了,不由得鬆了口氣。

    這才伸手打開了楠木匣,只見裡面放的正是九龍杯,另外還有一封信。

    朱少陽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字:呈倭國國君:今日獻上九龍杯,以表吾之誠意,希望貴國能與老夫來個裡應外合,儘早發兵,吾必積極響應,希國君能慎重考慮。

    龍千山字朱少陽看到這,自言自語道:「今夜雖然有了些風險,但總算沒有白來一趟。」

    於是沿著來路悄悄出去,如走平地。

    到了室外,仔細聽了聽,已經是四更,當下展輕功,連夜將九龍杯和這封信交給了張御史。

    次日早朝後。

    萬曆皇帝召見了龍千山,在這些罪證面前,龍千山再也無法抵賴,終於認了罪。

    當即,皇上將龍千山革職,打入天牢交給刑部處理。

    再說,龍仙兒這段時間一直呆在金陵的府中,整日無所事事,不是出去遊玩,便是與幾位朋友一起打牌。

    可她的心中就是忘不了朱少陽。

    這日,她正想出去散心。

    忽然從亦中傳來消息,說父親要被皇上給斬首了,而且這事還是那個可愛又可恨的鎮親王朱少陽操辦的。

    龍仙兒聽了後,不禁昏倒在地。

    下人忙將她抬到房中。

    過了片刻,龍仙兒醒了過來,她的心中對朱少陽的恨意更加重了。

    想到父親被他一手害死,還傷了自己的心,她一輩子也忘記不了此人。

    她心中念道:「好一個朱少陽,本小姐不為父親大人報得此憂,誓不為人……」

    第二天,當下人進房收拾時。

    發現龍仙兒不在房中。

    府中尋了一陣,也不見這位龍大小姐的下落,就這樣,龍仙兒失蹤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