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笑擊倭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朱少陽的心裡十分著急。

    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在研究兩幅畫,發現這兩幅並沒有什麼秘密之處。他不禁懷疑努爾哈赤所告訴他的這消息是否確實,但現在又不能去找他,朱少陽的心裡也是矛盾之極。

    這天,朱少陽在府中剛吃完早飯,坐在太師椅上,思考著如何去取得另外兩幅圖。忽然下人來報:「龍太師帶著兩位倭人來求見。」

    朱少陽一聽是龍太師,心中暗忖沒有好事,但仍示意讓下人領了進來。

    隨著腳步聲的臨近,龍千山及兩位倭人來到了廳中。

    龍千山見了朱少陽,依然微笑著說道:「王爺,一段時間未見,似乎氣色不太好,可要保重身體啊!」

    朱少陽聽罷,心中暗道:身體不好豈要你來過問,口上卻客氣地道:「太師,今天真是難得啊!竟然讓太師到府中來,真是不知有何要事啊?」說罷,忙讓下人沏茶去了。龍千山見朱少陽問道自己登門之事,忙說道:「喔!王爺,老夫今天來是有要事相商的,還是先讓老夫向王爺介紹一下兩位遠方來的客人。」

    說著,便將手引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一位身著和服的年輕男子,說道:「這位是倭國柳丁一派的柳丁一郎,」

    接著又指著另一位稍長的男子,說此人乃倭國第一武士鬆降太郎。

    朱少陽聽罷,知道今天這兩人是有番來頭的。

    龍千山介紹完兩位倭人之後,繼續對朱少陽說道:「王爺,柳丁一郎和松隆太郎,這次來本國是奉他們天皇之命來向皇上朝貢的,另外他們此次還想藉機來討教一下中原的武功。」說罷,望了望來少陽。

    朱少陽聽了龍千山的這番話,終於明白了這兩位倭人來的目的。

    朱少陽轉了轉話題,說道:「那麼皇上又有何意見呢?」

    龍千山忙接口說道:「皇上同意了他們的要求,另外皇上還讓王爺全力操辦此事。」朱少陽聽到這,心中不由升了一陣怒火,暗罵這皇上到底是個昏君,問也不問我一下,便又推給了我。

    看來,跟這樣的皇帝做事,不累死也要被氣死。

    算了吧,等應辦完了這些事,找到另外兩幅畫後,打死我也不做這個龜王爺了。朱少陽略微沉思了片刻,緩緩說道:「既然皇上下了令,那麼本王使只有全力辦好此事了,本王會安排合適的人選來與他們進行比試的,至於地點嘛……」

    朱少陽的話還未說完,柳丁一郎便開口說道:「王爺,據我們所知,王爺本身就是一位武林人士,而且功夫也很高,因此我們很想見識一下王爺的身手,希望王爺能夠夠答應我們。」

    朱少陽聽了柳丁一郎的話後,不覺心裡感到驚訝,怎麼自己會武功他們會知道的。於是,對柳丁一郎問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本王會武功的。」

    這時,坐在椅子上的龍千山說道:「王爺,你會武功之事是老夫告訴他們的,這事朝中官員都知道,再說如果王爺能夠代表大明朝與這兩位倭人比武,那肯定是一件盛事,王爺,你說是嗎?」

    朱少陽見是龍千山告訴他們,知道他還在為上次綁架之事記仇。

    龍千山又說道:「王爺,另外皇上也希望你能參加這次比武,還希望王爺,不要讓皇上失望啊!」

    朱少陽聽完這些話,知道自己的處境真是進退兩難。

    不由看了看龍千山那略顯得意之色的表情,他的心中的怒氣就象即將暴發的火山似的。但他還是壓抑了下去,沉思了一會,對三人說道:「那好!本王就答應與二位作一番比試,時間就在三日之後,地點嘛就還在西效皇莊吧!龍太師,比武場的佈置就由你來負責吧!」

    龍千山見朱少陽答應了比武一事。

    於是也很爽快地答應了朱少陽所提之事。

    此時,在場四人中也許只有他的心情最好了。

    原來,這兩位倭人是龍太師與倭國國君聯繫所派來的。

    自從明英宗年間,倭國國君便派人在明朝海岸境內四處劫掠,並伺機侵略中原領土,他們一直想擴張自己的領土範圍,可是被抗倭將領戚繼光一舉給殲滅,並趕出了中原沿海一帶,雖說實力受了損傷,但他們侵略的野心一直未滅。

    他們便聯繫了太師龍千山,並將之收買作為在朝中的「耳目」。

    當他們知道朝中官員腐敗無能,社會形勢動盪不安之時,覺得正是進攻之所,可是不知怎的突然又冒出了位鎮親王。

    且據龍太師說他為人十分厲害,在朝中頗有官員欽佩於他,皇上也是十分器重這位所謂的兄弟。

    因此倭國國君十分擔心會有所不利。

    再加上龍千山上次拉攏官員,擴大勢力未果,龍千山與倭國國君於是商議以朝貢為名,派兩位武功高強的倭國武士以比武之時趁機謀害朱少陽,這樣就可以順利的實施進攻計劃。再說龍千山從朱少陽的府中出來之後,便將兩位‘倭人接到了自己府中設宴招待,席間三人更是暢談如何要將朱少陽鏟除,在酒足飯飽之後,龍千山便去佈置起比武台了。龍千山出手果然闊綽,他以二兩銀子一天的工錢請了要有二百名民工來布置比武台,要知道莊稼人幹上一年,也不見得能攢下二兩銀子。

    如此看來,龍千山不知平時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當然,這比武台的佈置三天後,也就能順利完工了。

    三日後,西郊皇莊內已被龍千山布置好了一切,比武台仿效了擂台的方式,堆起了一個兩丈多高的土台,一座椅山,山前設置貴賓席,兩端則由禁衛軍結成人牆巡羅防守。午時時分,朝中的官員以及萬曆皇帝都已坐在了貴賓席上,議論聲頗為吵雜,大多是談論這次比武的輸贏。

    過了片刻,正主兒都來了,龍千山及兩俠倭人步入了場中,接著而入的便是朱少陽了。只見他穿了身白色的緊身練功服,腰佩長劍,氣宇軒昂地走到了貴賓席前。在萬曆皇帝的點頭示意下,比武也就在正式開始了。

    這次比武是猛劍清當仲裁,由於孟劍清與朱少陽曾交過手。

    因此孟劍清特意向朱少陽說了些客套話,隨著旗牌官的一聲「開始」,朱少陽首先躍上了比武台,隨之而躍上比武台的正是柳丁一郎。

    柳丁一郎客氣地向朱少陽以中原武林的方式抱拳示禮。

    而朱少陽也抱拳還禮。

    這時柳丁一郎說道:「王爺,我們柳丁家族向來以‘忍術’聞名全國,也就是中原武林所謂的輕功和暗器,當然,我們柳丁家族的空手道也是十分厲害的,因此,小人想與王爺在這方面進行比試一番,不知王爺意下如何?」

    朱少陽聽了柳丁一郎的介紹後,覺得憑自己古今不同的武術應該可以來應付柳丁一郎所提出的比武方式。

    於是點頭說道:「好吧!就按閣下說的方式吧!只是不知閣下想先比試哪樣。」柳丁一郎想了想,說道:「先比輕功和暗器吧!咱們雙方先由一人發暗器,另一人以輕功進行躲閃,如若被暗器擊中,就算一方輸了,王爺,你認為怎樣?」朱少陽點頭答應了。

    並讓柳丁一郎先發射暗器。

    柳丁一郎先從懷裡掏出了三枚暗器,以「追星趕月」的手法向朱少陽身上射去。所謂追星趕月便是先發射一枚,再發射第二枚,最後再發射第三枚。

    但由於所加的勁道不同,因此反而是最後一枚最快。

    因此對躲閃之人來說有時反應不過來,但朱少陽卻施展出飛天步從容不迫地閃射了過去,三枚暗器都釘在了不遠的樹木上。

    而柳丁一郎一擊木中,再次掏出五枚的暗器,閃電般地分上中下三路向朱少陽飛來。朱少陽似乎早有防備,猛吸主口真氣,將身形向上拔起,五枚暗器帖著朱少陽的鞋底下飛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柳丁一郎見朱少的身形在半空,暗討這正是絕好機會。於是,手一甩,再次五枚暗器向半空的朱少陽射去。

    朱少陽見又有暗器向自己飛來。

    於是使出氣為兩用之法,將真氣再次從氣海穴中吸上與丹田之氣匯合。

    只見朱少陽的身形在半空中再度拔起,這次竟然比第一次還要躍得高,五枚暗器再度落空了。

    而場下的眾人都被朱少陽這不可思議的輕功,驚呆了。

    就連柳丁一郎也都嘆為觀止。

    朱少陽輕輕地落在比武台上。

    對著發呆的柳丁一郎說道:「承讓了,閣下!」

    柳丁一郎被朱少陽的話給說醒了過來,忙抱拳說道:「王爺的輕功真乃一大絕技,小人十分佩服,下面就請王爺發射暗器吧!」

    朱少陽想了想,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練過發射暗器之術。

    於是說道:「這樣吧!暗器本王不想再作比試了,下面就讓本王來見識你的空手道吧!」柳丁一郎似乎沒想到朱少陽會放棄這樣的好機會,不禁疑惑地問道:「王爺,難道你要放棄這樣的機會?」

    朱少陽堅決地回答道:「閣下不用多說了,咱們還是在拳腳上見真功吧!」柳丁一郎聽罷,不禁對朱少陽的這種行為有些欽佩起來。

    但他仍運氣貫注全身,準備盡全力擊倒朱少陽。

    貴兵席上的龍千山聽朱少陽說放棄發射暗器,不禁暗自高興,心想:「這麼好的機會都不要,看樣子朱少陽啊朱少陽,你可是在自尋死路。」

    而其它的官員見此也是議論紛紛,都弄不懂朱少陽為何要如此做法。

    而這時台上的朱少陽卻並沒有考慮什麼,他知道自己要在下面的比試中打倒對方。因此集中精力來準備應付對方的招式。

    他知道空手道之術比中原武術要來得簡練實用,也更盡威力,它不注重招式的變化,而是講究直接實用,「快、準、狠」便是空手道之術的三大要素,而且它靈活運用了人體的各個部分,將這些都變成了攻擊武器的一部分。

    想到這些,他決定利用自己在軍中所學的技擊之術來應付。

    柳丁一郎的一聲怒吼。

    將朱少陽的思緒打斷了,他知道柳丁一郎已經主動發起攻擊了。

    柳丁一郎疾步向前,來到了朱少陽的面前。

    一個擺拳便向朱少陽的面部打來。

    朱少陽抬起左手擋住了對方的這一拳,隨著兩人的近身搏戰,使得觀看之人都十分震驚,朝中的官員都不知道對方施展的是何種武功,而松隆太郎則看得心中大為震驚,他沒想到朱少陽也會施展空手道,而且所打出來的比空手道更為厲害,也更為全面,他不由全神貫注地注意起朱少陽的一招一式來。

    而這時台上的柳丁一郎也是十分震驚。

    他的拳路都被朱少陽給封死,對方彷彿都知道他的拳會打向何處。

    於是,他一咬牙,發揮出全身功力,拳腳並用,飛快地打向朱少陽。

    而來少陽在與柳丁一郎的一番交手後,發現這時的空手道還不全面,利用身體的部分也不充分。

    於是信心更加充兄,決定用奇招打敗柳丁一郎。

    只見朱少陽在擋住柳丁一郎的一番快而狠的攻擊之後,他也開始主動攻擊,時而直拳,時而擺拳,時而倒踢,時而時擊……這些組合拳腳路數他在軍營之時已是十分熟練,如今施展出來,回上所練的內力,那真是勁道十足,打得柳丁一郎只有招架之術,柳丁一郎被朱少限的一番急攻打得暈頭轉向,在胸部挨了一記肘擊之後,又被朱少陽一記轉身側踢給踢下了擂台,倒在地上,半天才爬起來。

    朱少陽獲勝後,並沒有太多高興,他反而站在台上沉思了起來。

    原來他是在有些責怪自己剛才出手似乎有些太重了。

    台下觀看的萬曆皇帝及其官員見朱少陽獲勝,不禁齊聲鼓掌,拍手叫好。只有龍千山在一邊憤怒地看著他,恨不得能將他一口給吃了。

    這時,松隆太郎躍上了台來。

    只見他身軀雄偉,身穿一套和服,他先朝朱少陽施了施禮,然後說道:「王爺果然是好武功,在下十分佩服,不知王爺準備如何比試?」

    朱少陽淡淡地說道:「悉聽閣下尊便!」

    松隆太郎決定先給對方一點下馬威。

    於是哈哈一笑,說道:「在下先獻演一點小技,等王爺過目後,任選一項賜教如何?」說完也不等朱少陽同意,就對貴賓席上的龍千山說道:「太師,請叫人把東西抬上來吧!」

    龍千山點了點頭,朝台下的一名守衛使了個手勢,守衛便向一邊跑去。

    不一會兒,台下走出了一列位漢。

    前面兩人抬著一口鍋爐,爐中燃著熊熊的熾炭,後面是四人抬著一方石磨,那磨盤大小如桌面,是用騾馬牽著轉的那一種,再後面是四名肩扛長矛的軍士,最後面還有四名手挽強弓的健漢。

    松隆太郎見東西抬了進來。

    於是,傲然地說道:「王爺,在下對中原武學心儀已久,故而今天能趁此與王爺討教,真感三生榮幸,現在拋磚引玉,獻演薄技,聊搏一笑,下面就由在下表演單掌碎磨!」他叫人把磨石擺在了台線的正中,還叫了一名旗牌官拔出腰刀,對著磨石砍了兩刀,鏗然作聲,以證明那是貨聲價實的石磨,然後舉起右掌,叱喝一聲,猛拍而下。台下觀看之人都為之一震,那磨石已裂成了無數拳頭大的小塊,坍碎在台上。沒有人叫好,只有人暗暗心驚。

    朱少陽見松隆太郎表演了這一幕,知道對方是給點下馬威給自己看看。

    於是,心生一計,微微一笑,說道:「閣下真是神力驚人,不過這些碎石堆在台上,會影響接下來的比武,還是由本王代為收拾一番吧!」

    松隆太郎見這著沒有將朱少陽嚇住,。動中十分不服,也不知道朱少陽要要什麼花樣,口裡只好客氣地說道:「這種賤事怎可勞動王爺大架!」

    朱少陽笑著說道:「沒關係,這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說著變腰伸手拾起那些石塊,也不用眼睛看,信手亂擲,動作很快,剎那間已丟得乾乾淨淨。

    台下立即發出喝彩聲。

    原來朱少陽擲出的石塊,都落在一個固定的位置上,而且還巧妙的壘成一座石塔,底面大,上面尖,十分整齊,彷彿是用手一塊一塊堆砌起來。

    他拿了最後的一塊石頭笑著對松隆太郎說道:「塔頂不可無寶為鎮,在下以此一捧石珠,權充佛門的舍利子吧!」

    只見朱少陽運起內力,將石塊捏碎了,放在掌心一搓,居然搓成六個渾圓如珠的石球,隨手一拋,那堆石球平平整整一落在塔頂,下三上二,頂尖安著一顆,這一手更贏得了不少喝彩聲,連萬曆皇帝也是對此讚不絕口。

    松隆太郎見自己安排好的驚人項目,竟替朱少陽作了露臉的機會,氣得臉上變了色。他知道朱少陽的內力深厚,運用也十分巧妙,但多少還是沾了自己的光。原來松隆太郎表現的硬功並不是十分十美,一掌碎石,功力運用的尚未均衡,雖然將一塊磨石震碎了,但著掌的那一塊受力最先,碎得也就厲害一點,石質也已變脆,也就很容易捏碎。

    而朱少陽偏偏將那一塊留在最後,這樣就很容易搓成石球。

    松隆太郎這一著真是被別人拿了他的矛去捅他的盾,有苦說不出。

    於是,他冷冷一笑說道:「王爺的武功真是已到出神入化之境界了啊!」朱少陽見對方的神情,心知對方是在嘲笑自己,但仍哈哈一笑,大聲說道:「哪裡,哪裡,這完全是託閣下之福,如若不是閣下掌下留情,這座塔又怎能功德圓滿呢?」松隆太郎見朱少陽得了便宜還賣乖,氣得臉色發青,冷嘿了幾聲,說道:「下面在下還想為王爺表演一段氣功,希望王爺能有所指教。」

    只見那兩名荷戈的軍士將長矛擲下,對地上一插,矛尖刺透木板,直入土中,樹立在台上。

    這一舉證明了矛尖的鋼銳,也證明了那兩名軍士的臂力之強。

    松隆太郎道聲失禮,脫去了外面的和服,裡面竟是精赤著上身,露出了胸前健壯的肌肉。

    然後他退後幾步,叫那兩名軍士拔出了長矛,對準他的胸腹上刺去,松隆太郎挺立不動。

    那兩名軍士卻因用力太猛,為他的體內反彈,喀喀兩聲,白臘潤澤的楊木矛桿都折斷了,那兩人卻由於穩不住身形,踉蹌地跌下台去。

    松隆太郎傲然面向台下,叫人看著他胸前,居然連個印子都沒有,這一手鐵布衫的硬功夫倒是真才實學。

    台下的官員雖然不太熱烈,但多少也有幾個人為他鼓掌叫好了。

    松隆太郎回頭一笑說道:「王爺您看如何?」

    朱少陽見松隆太郎又露了這一手,知道他想露臉,這一手功夫以前他在軍營裡就練過,更別說他以他現在的內力修為了,於是笑著說道:「這一手本王也可勉強一試!」松隆太郎似乎有些不相信,說道:「王爺也要照辦一次?」

    朱少陽又道:「閣下一共帶個四個人上來,兩個人表演過了,剩餘的兩個當然也要表演一下了,本王即使拼了命,也得奉陪一下!」

    松隆太郎冷笑說道:「在下本無此意,但王爺既然有意一現神功,那在下自己想一飽眼福了!」

    朱少陽往台沿一站,並不脫衣服,運氣貫勁全身,瀟灑地一揚手笑道:「來吧!」松隆太郎見此說道:「在下所以要脫掉衣服,是為了證明在下裡面並沒有穿護心甲之類……」

    朱少陽微微笑道:「彼此習俗不同。本王認為人前裸體是很不禮貌的,所以不敢學此,不過回頭閣下可以搜查,本王裡面絕對沒有穿著護身衣甲之類的護具。」松隆太郎冷笑道:「不必了,王爺說的話,在下一定信得過。」

    這時,台下人聽說朱少陽也要進行類似的表演,不禁替朱少陽暗地裡捏了把汗。兩名軍士早已擺好了姿勢,朱少陽使了個手勢,他們便手挺長矛真衝了過來。這時朱少陽也是挺立不動,那兩名軍士則跟前面兩人相同,由於用力過猛,矛桿折斷,都跌下了台去。

    上下的人都為之一怔,沒想到朱少陽也能辦到,台下的官員見此,真是掌聲雷動。而松隆太郎也是客氣地說道:「王爺武功果然厲害。」

    朱少陽則笑說道:「剛才這些展示的不過是些換打的武功,現在該咱們兩人進行一番正式比試了,閣下是嗎?」

    松隆太郎說道:「在下先前展示末技,就是告訴王爺,在下對兵刃一無所懼,因此王爺不管用什麼兵刃賜教,在下悉以一雙肉掌奉陪!」

    朱少陽想了想笑道:「那麼本王也以空手奉陪好了!」

    松隆太郎並沒有感到意外。

    因為從剛賜的幾番比試中他就知道眼前的朱少陽不可小視,不僅功力深厚,而且所學頗雜也很精,於是說道:「那好,王爺咱們就在雙掌之上見高低吧。」

    隨著話音剛落,松隆太郎便施展了一套八卦掌向朱少陽攻來。

    而朱少陽也早有防備,一式「風起雲湧」封住了攻來的掌影,隨即便施展出震天掌來應付對方的八卦掌,八卦掌乃是中原武林的普通常法。

    但由松隆太郎使來,卻是頗有威為,雖然變化不多,但很實用,再加上松隆太郎的一身鐵布衫,朱少陽反而並沒有佔得太多便宜,雖然震天掌招式精妙,變化很多,但有時打在對方身上,不為所動,這樣下去,可對朱少陽頗為不利。

    朱少陽見此,於是施展了絕技「元武罡術」,將自己的內力也提高至十二層。這一下,松隆太郎就有些挨不住了。

    於是他突然變招,便出「百幻掌法」企圖來化解朱少陽這些攻勢。

    但是「元武罡術」畢竟是採取天下各派的武功精化所採集的,有些招式都沒有見過的,因此千變萬化。

    這不,在朱少陽連施了兩招「推雲望月」和「九指連環」之後。

    松隆太郎被掌勁逼得給退到了台沿邊,而朱少陽並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雙掌「雙龍出海」挾集十二成功力又向松隆太郎攻去。

    松隆太郎見此,咬緊牙關,運起全身功力,抵了過去「轟」的一聲,四掌相接,雙方旗鼓相當。

    但朱少陽使出氣為兩用,將功力又提高了九層,松隆太郎再也抵擋不住了,一個踉蹌跌到了台下。

    孟劍清見此,宣布了朱少陽獲得此次比武的勝利,一時台上,掌聲雷動,而龍千山則氣得直咬牙,沒想到又被朱少陽給逃過一劫。

    他看著朱少陽,心裡又在思考著如何除去這個心腹之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