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託孤重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從空中鳥瞰八百里秦川上的秦國帝都——咸陽城,猶似一條盤踞關中腹地、安穩沉睡的巨蟒。四周地勢開闊,河流密布,田地肥沃。隨著秦國統一大業的進展,宮殿自渭河兩岸不斷向四周延伸擴展,血淚記錄著秦國逐序併吞六國的輝煌戰績。

    這日,咸陽城上蔚藍的蒼穹,一隻小鷹整日盤旋不去,像是執意要驚醒地下沉睡的巨蟒。

    今日就是燕國使臣預定到達咸陽城的日子。在咸陽城伺機多日的韓申,終於又等到了潛入咸陽宮的機會。

    韓申又見到了麗姬。眼前的麗姬愈加耀眼奪目,歲月不曾在她容顏上刻劃下一絲痕跡,反而是洗滌出一種澄淨而透徹的精緻美感。這麼多年來,韓申雖來看望過麗姬多次,但當熟悉的容顏出現在眼前,仍是令他如此癡迷。此刻靜靜地駐足門外,韓申仍是忍不住將視線流連了許久,一時間,竟忘了邁步向前。

    他輕咳了一聲,提醒麗姬自己的到來。麗姬抬首望去,認出衛兵打扮的韓申,不禁驚喜萬分:「韓大哥,你怎麼來了!」

    「啊——」麗姬身邊的侍女見到韓申,驚了一下,韓申正欲出手制止。麗姬立即嚴厲地道:「出去守著!不許讓任何人進來!」

    「是、是……」侍女從沒見過麗姬這般嚴厲的模樣,嚇得立即退出房外。哆嗦著身子侍立在門邊,大氣也不敢多喘一口。

    麗姬神色不安地向韓申道:「今日是燕國使臣到達咸陽的日子,守衛想必更為森嚴,你在這時潛入宮中,豈不更加危險?」

    韓申突然激動萬分,道:「麗姬,你道那燕國使臣是誰?」

    麗姬滿面疑惑:「是誰?」

    韓申一字一頓地道:「他便是荊軻!」

    「啊……」麗姬一愣,眼眶立刻盈滿了淚水,繼而失聲道,「怎麼會?他怎麼可能代表燕國出使秦國?!」

    韓申道:「麗姬,不必懷疑,我探得的消息正是如此。屆時,我就能和他一起設法將你救離秦宮了啊!」

    「要我離開秦宮……」麗姬遲疑了。

    「韓大哥,請你告訴荊軻,萬萬不可冒險進宮見我,我是不會跟他離開的。」麗姬沉著道。

    「麗姬,難道你真的變了不成?天明剛剛出生時,你說是為了天明,所以留在宮中。現在天明長大了,在你們一家人即將團聚之時,你卻告訴我你不想離開,這到底是為了什麼?」韓申頓時情緒激動,高聲說道。

    麗姬卻絲毫不為他的話語所動,兀自鎮定道:「韓大哥,就算你怪我,荊軻怪我,全天下人都怪我,我也不會離開。」

    韓申見到她目光中的執著,知道自己無法改變麗姬的心意,重重地嘆了口氣。

    麗姬接著說:「韓大哥,我卻想將天明託付與你,你帶天明離開這裡吧。」

    韓申疑道:「這又是為何?」

    麗姬道:「當年師兄練劍成痴,便是為了有朝一日,刺殺秦王,為我祖父報仇。如今,他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了!」麗姬心中一痛,這兩個男人,無論誰受到傷害,都將給自己帶來無盡的痛楚。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此時的形勢,又豈是自己這個柔弱女子所能挽救的?她續道:「此番刺秦,不知誰死誰生。如若師兄生還,秦宮必定大亂,此地再非我與天明安身之所。」

    韓申沉吟不語,但心知麗姬所言不虛。

    麗姬道:「韓大哥請隨我來。」她引領韓申,向外走去。

    經過曲曲折折的迴廊,麗姬在一扇門前停下腳步,還未開門,韓申便聽到室內有孩子讀書的聲音傳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麗姬將門推開,這是個書房,室內有一老者,手提竹簡,雙目微合,聽著天明的大聲朗誦。

    天明見娘親進來,忙放下書簡,迎上前來。麗姬為韓申與伏念先生相互引見一番,將天明支到院中玩耍。麗姬見天明如籠之鳥般跑了出去,突然便向韓申與伏念跪拜下去。韓申與伏念連忙將她扶起,並道:「夫人不必行此大禮。」

    麗姬便將天明身世,以及自己猜測荊軻欲刺秦王之事又說了一遍,向韓申與伏念苦苦求道:「韓大哥、伏先生,你們是我此時最為信任的兩人了,麗姬求求你們,天明只有隨你們離開秦宮,方可活命啊!」伏念此時亦被這驚天秘密所震心旌搖動,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父王,您來看天明啦!」門外忽傳來天明的叫聲。

    「韓大哥,伏先生,你們快帶天明走,快!」麗姬急道。

    已經來不及了,秦王已緩緩步入書房,環視著室內每個人,眼神陰冷,面色黑沉。四周頓時瀰漫著一種黑色的恐怖氣氛。在場的人無一不在心中蓄滿著畏懼與不安,屏息靜氣像是囚犯一般在等待未知的宣判。

    秦王緩步向前,寒著一張臉不帶一絲表情。沒有看麗姬一眼,眼光直射向韓申。

    「來得正好!今日就叫你喪命劍下!」韓申不免一驚,旋即冷靜地拔出了劍,就要殺向秦王。

    「不!不要!別傷害他!」麗姬忽挺身擋在秦王身前,韓申的劍架在她頸上,韓申一愕,急忙抽手。

    秦王的心為麗姬突如其來的舉動微微一震,兀自面不改色,冷聲道:「你以為你殺得了寡人嗎?」

    隨手一招,身後立即閃現數個宮中侍衛,個個都是身懷絕技的高手。

    「韓大哥,伏先生,求你們快帶天明走!」麗姬無助哭喊道。

    「想走?!」秦王大聲一喝,侍衛們將門口團團圍住。

    「不!大王,求您放了他們吧。韓大哥、伏先生,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麗姬歇斯底里地失聲喊道,她撲到在地,一把攫住了秦王的衣角。

    秦王冷冷地看著韓申,半晌無言,心中卻已不禁波瀾狂湧。侍衛們未得命令,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麗姬猛然起身,奪下侍衛手中的長劍。那侍衛武功本遠高於麗姬,只是震懾於秦王愛妃的威勢,愣在當場,任由她將劍奪去。

    「大王,求您放了他們,否則麗姬立即死在您的面前!……」麗姬長劍一橫,輕刎頸間:「天明,聽娘親的話,快跟韓叔叔與伏先生走!」

    言畢,麗姬不捨地望向天明。

    「不要,娘親——父王——」一旁的天明被這震撼的一幕驚嚇得哭了。他在心中不停地吶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父王怎麼了?娘親為什麼在哭?最終他只能以號啕大哭來宣洩心中巨大的惶惑。

    哭聲震碎了麗姬決堤的淚水,也融化了秦王冰凍的心。

    「麗姬……」韓申不忍。

    「走——」麗姬用盡最後的力量,嘶聲道。

    秦王出神地望了天明一眼,天明以為父王會像以前那樣伸手將他抱起。只見秦王似是極度不忍地別開臉,對侍衛揮了揮手,旋即轉過身去。

    侍衛們立即閃開,讓出去路,韓申見勢,立即一把抱起天明,與伏念朝門外奔去。隨即,他們兩人縱身躍上屋頂,倉皇離去——「不要——娘親——父王——」哭聲一徑盤旋空中不散。襲入秦王的眼中,激出了淚水。眼淚滑落得甚快,而他一直沒有轉過身來,故沒有人看見,甚至連他自己都不曾察覺。他只感覺到,他的心在淌血。

    時近晌午,荊軻一行人逐漸接近咸陽,再往前幾里路,城門便已在望,每個人的心都不由緊繃了起來。

    廷尉李斯出城相迎。

    對於李斯,荊軻是聞名已久。他來秦之前,曾聽太子丹縱論秦國大臣,得知李斯原本是楚國上蔡人,師從大儒荀子。學成之後,眼見楚王昏庸,胸無大志,六國日趨衰弱,無從建天下奇功,乃遠遊秦國,先拜在秦相呂不韋門下,後得寵於秦王嬴政,因獻離間諸侯君臣之計,拜為客卿。呂不韋死後,李斯以輔佐之功,升為廷尉,掌管秦國律法。

    如今,秦王派李斯親迎,顯然是對燕國此次出使十分重視。荊軻心中暗暗欣喜,想必銅匣中的禮物已順利起了作用,不由加重力道,穩穩捧住手中銅匣。

    荊軻仔細打量李斯,見他舉止從容,氣度不凡,不怒自威,銳利的眼神,彷彿能一眼看進人的心裡。荊軻明白此人不易對付,但要見秦王,首先便要過他這一關,當下深深一禮,道:「小國使臣,怎敢有勞廷尉大人遠迎!」

    李斯沉穩道:「燕王委先生來朝,從此秦燕兩國結成同盟之好,那是何等大事?大王十分重視此事,李斯理當如此。」

    荊軻微笑道:「能得貴國大王如此看重,敝國深感榮幸。不知大王欲何時召見,我期待親手獻上敝國朝禮。」

    李斯微微一笑,故弄玄虛道:「此時大王尚未下旨。燕國來朝,乃頭等大事,禮節上是萬不可輕疏的,接見使臣一事還有待充分準備。」

    荊軻心中微微一沉,知道秦王仍舊對自己此行多有防備,唯有不動聲色,等待召見。

    李斯將荊軻一行人安置在秦苑內,與秦王所居的王宮相距約五里。接連三日毫無動靜。

    與伏念帶著天明逃離秦宮後,韓申一直隱身在咸陽宮附近,一面觀察宮中的動靜,一面等待與荊軻見面的機會。接連三日的等待後,他終於探聽到荊軻一行已置身秦苑。

    韓申全然無法得知那日他離開秦宮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他更不明白,當日麗姬為何會在危急之際,毅然挺身護著秦王。

    他不知道,麗姬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難道,她也和自己一樣,變得更加在乎一個人的一切?而那令她在乎的人卻不是荊軻,當然,更不會是自己,即使他是如此地奢望。但,為什麼是秦王,他本該是麗姬最大的仇人,不是嗎?

    麗姬現今如何了?那暴虐的王,該是震怒之極吧?韓申知道,必須趕在荊軻進入咸陽宮前,見他一面。或許一切的不幸,還有挽救的機會。

    刺秦前一日,秦苑中。

    荊軻漫步庭院沉思之際,驀然驚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大哥!」荊軻驚訝道。

    「賢弟,終於讓我見到你了!」韓申握住荊軻的手,激動道。

    「大哥,你怎會出現在此?」荊軻警覺地探了一下四周,強忍激動道,「這裡說話不方便,先進屋去吧。」

    「你一直都在咸陽嗎?」荊軻進屋後問道。

    「是,我一直都在咸陽。因為……」韓申遲疑了一會兒,忽道,「麗姬,她在咸陽,你知道嗎?」

    「啊!麗姬!大哥你怎麼會知道?」荊軻被「麗姬」二字刺痛了胸口。

    「十年前,我湊巧在齊國邊境遇到麗姬被一批齊軍送往咸陽,本已出手將她救下,只可惜……」韓申難忍失望的神情,忽又想起進宮營救麗姬一事,連忙道:「賢弟,這十年來,我偶爾會潛入秦宮去見麗姬。」

    「真的?她果真在咸陽宮內!」荊軻激動地道。

    韓申沉默地看了荊軻一眼,緩緩道:「我告訴她,你來秦國了。還告訴她,我們會一起設法救出她。」

    「大哥願意和我一同營救麗姬?」荊軻喜道。

    「當然,不過……」韓申不知如何開口告訴荊軻麗姬要他轉達的話,話題忽轉:「對了,賢弟,麗姬為你生了一子,我已將他帶離秦宮了。」

    「孩子!我的孩子!怎麼會?他現在身在何處?」荊軻的心像是被人硬生生敲了一記。孩子?他和麗姬有孩子了!

    韓申冷靜地道:「你放心,孩子安然無恙。因為目前處境極為危險,不方便將他帶在身邊,他現與儒學大師伏先生在一起。目前更重要的是,你必須設法進宮去見麗姬一面,我擔心她會有危險。我與伏先生帶離孩子的時候,秦王也在場……麗姬,現今不知怎樣了?」韓申終究抑制不住擔憂的心情。

    「天啊!麗姬……她的處境定是萬分危險的!」荊軻也明白了情勢。

    「賢弟,大哥對不住你。是大哥無能,沒能為你救出她。」韓申愧疚道。

    「大哥莫要這麼說,我們的孩子還是靠大哥才保住的,荊軻感激都來不及了,怎敢怪罪大哥?」荊軻忙道。

    韓申適時提出了建議:「讓大哥陪你進宮去吧,事成之後我們再一起帶著孩子離開秦國。」

    荊軻只覺一顆心在胸中砰砰亂跳,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大哥,我……我不能離開秦國……」

    秦時明月之荊軻外傳(第十一章)

    秦時明月之荊軻外傳(第十一章)

    「既然刺秦之舉已是勢在必行,那麼……就讓大哥代賢弟執行吧!」韓申忽然語出驚人,連他自己也感到莫名的震撼。這一句話是為兄弟說的,更是為了心中不為人知的執著說的。他一直都期待能夠見到麗姬和荊軻團聚的一天,如今已是近在眼前了,身為大哥的人當然有成全的必要。

    「大哥!」荊軻睜大了眼,激動道,「大哥何苦如此?荊軻若答應此等荒唐之事,便是萬死也難辭其咎了!刺秦是荊軻注定的使命啊!就請大哥成全荊軻最後的希望吧!」言語至此,他幾乎要失去理智。

    「賢弟重託,大哥必會全力以赴。但你也千萬要記住,大哥期待與你再度相見。」刺秦之使命豈是輕易能替代的?韓申登時也明白自己的一句話說得有多荒唐。他已不忍也不能再多言。成全,已是如今唯一有意義的作為。

    「萬事拜託大哥了!」荊軻又一次囑託。

    「大哥,那孩子,叫什麼名字?」韓申正待離去,荊軻問了最後一句話。

    「天明,荊天明。」韓申堅定道。

    看著荊軻執著的神情,韓申忽有些害怕。他不能確定,除了生離死別外,一旦荊軻踏足秦宮,他還會承受怎樣的打擊。

    除此之外,荊軻和韓申各自在心中還有著同樣一件牽掛的事,誰也沒說出口,誰也不願讓對方察覺。一個是將死之人,所以不能允許自己有牽掛的資格;一個是忠義之士,因此無法承認自己有牽掛的慾念。

    晌午時分,衛莊自外頭回來,見荊軻獨自一人駐足庭中,神情黯然,濃眉緊鎖,顯得心事重重。

    衛莊略一沉吟,上前探道:「荊兄,還在為秦王召見一事煩惱嗎?」荊軻蹙眉道:「剛才李斯大人已經來過,說秦王已經決定就在明日舉行盛大慶典,接受朝晉。」

    衛莊心念電轉,道:「既然如此,荊兄為何還愁眉不展呢?」

    荊軻若有所思地看了衛莊一眼。從燕國至秦國的一路上,他早已察覺了衛莊異常的行徑,礙於時間緊迫,一直沒有機會多假思索、仔細留意。眼下,見衛莊主動關心,本有所顧慮而不願說出心中隱秘,但一想起明日自己便要血濺秦宮,此時也沒什麼值得隱瞞的心事,當下嘆了口氣,道:「荊軻是想起了一位故友,知道她如今身在咸陽宮中,卻不知此生是否還能相見,因而滿懷愁緒。」

    衛莊奇道:「是什麼樣的故人讓荊兄如此念念不忘?」

    荊軻低嘆道:「她名叫麗姬,是我師父公孫羽的孫女,我們在燕國失散後,便再無消息。多年以前,聽說她已經被秦王納為妃子,居於宮中。」

    衛莊點頭道:「原來如此,宮闈森嚴,若想再見上故人一面實是困難之極啊!」頓了頓,他繼續道,「不過,也許在下能助荊兄一臂之力,設法讓荊兄見到這位麗姬姑娘。」

    荊軻精神一振,道:「衛兄有何良策?」

    衛莊笑道:「這幾日我在咸陽街市閒逛,居然遇見一位幼時的好友,此人現是秦王宮中的一名宦官,還是後宮的總管。我想若有他的幫忙,定能叫荊兄如願。」

    荊軻更感奇怪,不禁疑惑道:「衛兄是如何結識這位宦官的呢?」

    衛莊知道荊軻為人謹慎小心,當下詳細說道:「此人名叫趙高,父親原本是個馭手,專替趙國權貴駕車。當年我從衛國流落至趙國時,衣食無著,只得依靠母親為權貴之家做針線度日,因緣際會和趙高一起玩耍長大。後來我離開趙國去習劍讀書,而趙高則淨身入宮當了宦官,被指派去服侍當時還是人質的秦國公子子楚。後來聽說子楚在呂不韋的幫助下回國即位稱王,趙高也就來到秦宮服侍嬴政。如今嬴政即位,他也就水漲船高,成了內宮的總管。」

    荊軻點點頭,道:「原來如此。只怕事過境遷,舊日之情容易淡忘,他是否還願意幫這個忙?」衛莊笑道:「這點我倒也沒有十分把握,不過趙高此人貪財好利,只要使點金帛,應該容易買通。」

    荊軻把心一橫,堅定道:「好,那就請衛兄代為引見!」

    刺秦前一日,咸陽宮中。

    「大王,一切都依您的吩咐仔細辦妥了。」李斯躬身道。

    秦王低頭沉思,一時無語。「大王?」李斯不見秦王回應,輕輕喚了一聲。秦王緩緩抬起頭來瞟了李斯一眼,冷聲道:「知道了,下去吧!」

    李斯本還有事稟告,不知為何,看著秦王一張冷峻深沉的臉,李斯似乎隱隱感受到秦王的神情略帶幾分落寞,還有那命令的聲音,彷彿也透著些許無力感。李斯暗想是否自己多慮了,眼前的人,是天下的王啊!他靜靜地退了出去。

    秦王,是天下的王。天下的王,不能有落寞、無助的時候——這是天下人硬生生給他扣上的王者形象。

    一個王能擁有的,必然數不勝數;但凡人的喜怒哀樂,是他畢生可望不可即的夢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