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醉夢之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唉……你還小。外面天地廣大,有著你從沒有見過的人和事,」師父拍著她的腦袋,凝望著滔滔的黃河之水,遙遙指著看不見的彼岸,「看到了嗎?那個地方,叫作‘江湖’。」

    夢很長。她在夢裡,再度見到了久別的師父。

    在她的心裡,師父永遠是個神秘的人。她甚至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從何而來——她第一次看到他時,他從月下而來,戴著木雕的面具,穿著一身黑衣,從滔天的黃河之水裏凌波而來,衣袖飄飄,宛如御風而行的神仙。

    那一刻,七歲的孩子目瞪口呆。

    他走過來,彎下腰,從面具後凝望了這個小女孩片刻,輕聲地歎了口氣,抬手摸了摸孩子的頭,對姑姑嘆息:「你說的,就是她嗎?」

    「去年黃河大水,順手救了回來。」姑姑回答,淡淡道,「已經在這裡熬了兩年了,我覺得是塊好料子,所以才叫你過來看看——你覺得如何?」

    「我喜歡這雙眼睛。」那個黑衣戴面具的人卻說著不相干的話,一直凝望著她。

    「那你是同意了?」姑姑推了她一把:「去,拜見你的師父。」

    師父?這就是她的師父了嗎?她愕然地看著戴面具的黑衣人,卻不敢違逆姑姑的意思,老老實實地走過去磕了一個頭,道:「師父。」

    「你叫什麼?」師父問。

    她猶豫了一下,小聲地回答:「姓蘇……沒有名字,家裡排行第九,大家都叫我阿九。」已經過去兩年了,自從被姑姑帶來後,她就再也不曾記起過自己的家人。此刻一說到自己的本姓,七歲的孩子又覺得心裡一陣難受。

    「蘇……不是舒?」師父沉吟了一下,摸了摸她的柔髮:「那麼,就名‘微’好了。不是血薇的薇,是微笑的微——但願你這一生能多些微笑,不要再和她一樣。」

    她?她是誰?童年的她茫然地想著,卻不敢問。

    「都過去幾十年了……人世滄桑變幻,回想起那時候的事情,真像是前世的夢境一樣。」姑姑在輪椅上嘆息,抬起頭來看著夜空,停頓了片刻,只道,「進來坐坐吧。我知道,你是來看血薇的。」

    後來,她趁著姑姑心情好的時候問過她師父的來歷。姑姑卻在黃河邊的日光下搖了搖頭,淡淡地笑著,似是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只說,當年第一次認識師父是在洛陽,那個時候,他易容成一個乞丐,在她經過的路上埋伏刺殺,她受了重傷,差點死掉。

    「為什麼?」她震驚了。

    「為了報仇,」姑姑冷笑了一聲,「七年之中,他先後十六次刺殺於我。」

    她啊了一聲,脫口:「那……你們誰更厲害呢?」

    「你說呢?」姑姑卻忽地笑了,「這麼多年了,他殺不了我,我也殺不了他。打著打著,就漸漸都老了……」她低下頭,輕輕撫摸著手裡的那一把劍,眼神遼遠,喃喃:「後來,他也明白了,就算不殺我,我活著未必就不痛苦。」

    姑姑嘆了口氣,凝視著血薇:「我們兩個的一生,都已經被這把劍羈絆了。」

    她聽不懂,只是茫然地問:「可為什麼他想殺姑姑,卻又答應做我的師父呢?」

    「自然也是因為血薇,」姑姑笑了一笑,看著她懵懂如水的眼睛,喃喃,「我們都老了,說不定哪一日就要走了……這一身的武學,都想傳給同一個人,讓血薇尋到一個不辱沒它的主人。而你——」

    姑姑罕見地揉了揉她烏黑的頭髮,溫柔地嘆息:「就是那個幸運的孩子。」

    幸運嗎?七歲的她不知道。

    此後,每一個月圓之夜,師父都會準時出現在風陵渡,教授她吐納、內息、武學——和姑姑不同,他精通的並不是劍法,而是暗器、毒藥和刺殺。雖然教的東西毒辣可怖,但師父卻溫柔而耐心,一直叫她「我的小丫頭」,就算偶爾她跟不上進度也不責罵。偶爾她做得好的時候,他就會點頭讚許:「很好,很像她。」

    她?她是誰?女孩滿懷不解,卻無從解答。

    有時候她也會忍不住地想,這個師父到底是什麼來歷,他嘴裡的「她」又是誰?是不是他還有另外的弟子,要比自己更聰明進步更快?

    「厲害啊……我的小丫頭!」十四歲的那一天,當她一口氣破了師父的六十四式折梅手後,師父飄身後退,凝視著自己袖子上的裂痕,面具後的眼睛裏露出了驚喜,第一次盛讚了她,「阿微,你姑姑果然沒挑錯,你在武學上真的是個天才!」

    她粲然一笑,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歡喜,扯住他的袖子:「那師父你要做好吃的給我!就上次那個淮山鴨羹好了……哦,平橋豆腐也要!」

    「好好好。真是一個小吃貨,」師父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接著卻嘆了口氣,看了看黑沉沉的風後祠,「不過我能教給你的都已經差不多教完了,接下來,你應該可以開始學你姑姑的壓箱底本事了——驂龍四式,不能久絕於江湖。」

    「驂龍四式?」她有些愕然,「為什麼姑姑從沒有提起?」

    「笨丫頭,你以為誰都可以學血薇劍譜嗎?」師父笑了笑,忽然凝視著她,「阿微,你有想過去外面看看嗎?——你已經十四歲了,很快就要及笄了。到時候,聽雪樓那邊的人一定會來迎接你的。」

    「聽雪樓?」她茫然,「那是什麼?」

    自從五歲經歷過黃河水患後,她就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個小小的風陵渡,連故鄉是什麼樣子都已經記不起,更不用說外面的世界。

    「唉……你還小。外面天地廣大,有著你從沒有見過的人和事,」師父拍著她的腦袋,凝望著滔滔的黃河之水,遙遙指著看不見的彼岸,「看到了嗎?那個地方,叫作‘江湖’。」

    「什麼江湖,還能有黃河大嗎?」她卻不服氣。

    「那當然。很大很大……大到你無法想象。」師父微笑起來,抬起手,在虛空裡畫了一個圈,卻又嘆息,「其實人心就是江湖啊……你說它有多大?師父無法告訴你,只能留待你將來自己去體會。」

    「我……我一定要去那兒嗎?」她有些退縮,「我不想離開你和姑姑。」

    「是的,你一定得去。這樣的一身本事,足夠你縱橫天下。你是血薇的主人,不該就此埋沒——而血薇也一樣,」師父的聲音充滿肯定,一字一句,「你要去那裡,替我們、替血薇的前任主人,再度君臨這個江湖!」

    他指著遠方,眉宇間似乎有電光映照。

    那一刻,她呆呆地看著師父,第一次從他以前波瀾不驚的語氣裡聽出了不同。這一刻,師父的心裡,似乎有巨大的波瀾湧過,令他的語氣透出了面具都難以隱藏的渴望。

    「好吧,」十四歲的她低下頭,「那我去就是了。」

    「我的小丫頭,」師父回過頭看著她,眼裡有一絲擔憂,低聲道,「江湖很大。但願你不會在那裡迷路。」

    她抓著他的衣袖,殷切地看著他:「如果迷路了,師父會來找我嗎?」

    ——少女的眼神明亮乾淨,如同小鹿,收斂了一貫的冷銳,流露出罕見的依賴來。師父轉頭看著她,面具後的眼神似乎微微變幻,最終,只是揉著她的頭髮,長長嘆了口氣。

    「會的,」他輕聲對她許諾,「我會找到你,找到血薇。不要怕。」

    她舒了一口氣,笑了:「嗯,我不怕!」

    那一年,她十四歲。沒有朋友,沒有玩伴,在孤獨和嚴苛中長大,漸漸地也變得沉默,性格倔強而內向,不討人喜歡。如果不是除了姑姑之外還有一個師父,曾經給予她在嚴酷教養之外的一點溫暖,她覺得自己肯定是撐不下去的。

    十五歲生日那天,姑姑說這是女子的及笄之年,讓她歇息了一天。那一天,師父也來了,親自下廚,為她燒了一桌子的菜——師父做菜的手藝很好,擅長做的竟然是極其費工夫的淮揚菜系,這幾年來她只吃過四五回,卻念念不忘。

    那天師父破例喝了一點酒,然後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小的錦盒,放在她手心裡,道:「阿微,我剛從滇南回來,給你帶了一件禮物,正好今日送給你——這是綺羅玉,中原再難見到的寶貝。」

    她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那個錦盒:黑色的絲綢上,是一對翠綠色的耳墜。在暗淡的星月之下,玉墜子發出盈盈的光,如同兩泓春水在緩緩流動,看得她幾乎忘了呼吸。

    「喜歡嗎?」師父聲音溫柔。

    「喜歡。」她情不自禁地回答,卻又轉過頭看著姑姑,小聲,猶豫著問,「我……我可以拿嗎?」

    「凡是師父給你的,你都可以自己拿,」姑姑沒有看她,只是淡淡回答,「記住,除了我,世上你只可以聽師父的話。知道了嗎?」

    「知道了。」她把那一對耳環握在手心,愛不釋手。

    師父彎下腰來,柔聲:「小丫頭,你有穿耳洞嗎?」

    她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從小到大,她每天除了練武還是練武,哪裡還有穿過耳洞、戴過一件首飾?

    「那我幫你穿,」他捏著她小小的耳垂,「別怕,不會痛的。」

    「嗯。」她閉上眼睛,點了點頭——師父的手指溫柔而溫暖,有一種童年在父母懷裡才有的感覺。然而,剛想到這裡,耳邊忽然微微一痛,彷彿有蚊子叮了一下。

    「好了。」師父放開了手,那一對碧綠的耳墜已經在她面頰旁搖曳,幽幽映綠了少女柔嫩美麗的臉頰。

    「你這一手凝氣之術已經到十層了吧?」姑姑看著她耳上那一滴細小如針的血珠,忍不住道,「你不是已經退居幕後、不再管事了嗎?怎麼進境還那麼快?」

    「閒來無事而已。」師父淡淡,「就如你一樣。」

    「閒來無事,你也該在北邙山待著,怎麼就去了苗疆?」姑姑看著那一對綺羅玉,淡淡地問,「去南邊那麼遠的地方幹什麼?」

    「去看看她去過的地方。去了一趟沉沙谷,又去了一趟靈鷲山月宮。還見到了一個故人,他託了我一件不能推辭的事情。」師父喝了一杯酒,停頓了一下,低聲,「這些年來,我陸續把她生前在中原走過的地方都走了一遍,也就剩下苗疆沒去了。」

    「……」姑姑沉默下去,許久才嘆了口氣,「都過去那麼久了,你還放不下。」

    「你又何曾真的放下?」師父的語氣似乎也有些蕭瑟,帶著苦笑,「你離開聽雪樓已經多年,如果真放下了,何必還為血薇的傳承費心?為何不讓血薇夕影、人中龍鳳永遠成為逝去的傳說?」

    姑姑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師父轉過頭,定定地看著夜空,低聲說了一句:「我們都老了,才應該成為逝去的傳說——而這片江湖的未來,是屬於阿微他們的。」

    他嘆息著,眼睛裡有著從未有過的疲憊和寂寞。

    她沒有想過,那一夜就是她最後一次見到師父。

    師父再也沒有回來過。當一個又一個滿月從夜空裡消失的時候,她在風陵渡口上眺望黃河之水,忐忑不安,那一對綺羅玉的耳墜在腮邊搖晃,映得臉頰一片青碧色。

    「不用等了,」姑姑坐著輪椅出來,在身後道,「他不會來了。」

    她茫然地回過身,滿懷失落:「為什麼?」

    「他有事在身,要離開中原了。」姑姑淡然回答,「他說,他能教的都已經教給你了,如今也該走了。他有他自己的人生,一輩子都浪跡江湖,你我都不過是他的過客而已——」

    江湖?就是師父說過的、比黃河更大的地方嗎?

    剛剛十五歲的她幾乎無法承受這種失去。在師父走的時候,她甚至都沒有機會和他告別。那一夜,她在風陵渡口上一直站到了天亮,有淚水滑落眼角,拳頭緊握著,手心裡默默攥緊了一個沒有說出口的誓言——

    終有一天,她會去江湖找到師父。哪怕它再大、再遠!

    「但願她不會被血薇的詛咒所困。」

    踏入江湖之後,她終於漸漸明白了師父那句話的意思。

    握著血薇劍,獨自一個人前行,江湖寥落,天地青白。她走了很久很久,模模糊糊中,似乎又看到一襲黑衣在不遠處走著,袍袖翻飛,宛如御風離去。

    「師父……師父!我迷路了——」她追上去,拉住他的衣襟,苦苦哀求,「帶我回去吧!」

    他卻回過頭,摘下了臉上的面具:「我不是你的師父。」

    ——木雕面具下的,竟然是一張空白沒有面目的臉!

    她一聲驚呼,猛然間醒了過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

    夜露有些微涼,起來的時候蘇微只覺得全身的關節都在痠疼,不由自主地低低呻·吟一聲,撐起身子來。睜開眼睛,只見一彎上弦月掛在頭頂,自己竟然是睡在了簷下的一垛草堆上。

    這座竹舍位於鎮子的最外延,貼近叢林,冷僻非常,晚上和白日裡一樣行人稀少,然而竹舍樓上卻房門緊閉,裡面黑乎乎的沒有點燈,似乎主人又已經外出。

    蘇微不由得覺得心寒:那個人,居然就任憑她昏倒在了自己門外?

    她坐起,下意識地摸了摸耳畔,發現那一對綺羅玉還在,不由得又有些驚詫:那個人雖然對自己袖手旁觀,卻沒有趁機順手牽羊劫財劫色,倒還算是一個君子——兩相對比,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啊。

    月上中天,夜已經深了,周圍一片翠竹在風裡簌簌搖擺,沒有一戶人家點著燈,寂靜得近乎詭異。

    蘇微勉力撐起身體,將那一件筒裙裹在了自己身上,然而發現手臂卻有些不聽使喚。她低頭,才發現自己的指尖竟然隱隱透明,呈現出詭異的碧色,不由得心裡暗自一冷。

    這一路上,她幾度違反醫囑動用內力,雖然被師父再度用銀針封住,但這毒發作得已經比想象中快了很多——可是她現在身無長物,身上連一文錢都沒有,又該怎麼度過接下來的數百里的荒蕪崎嶇的山路?莫非還真的要去搶去偷不成?

    蘇微茫然地想著,覺得又餓又累,站起身在空蕩的街道上往前走,一時間心裡也是空空蕩蕩。苗疆的夜,很黑很安靜,四周也沒有燈火,就像一個空無人煙的寨子。

    黑暗裡,又聽到鳥兒的叫聲,輕靈美妙,不知在深山何處。

    蘇微不知道去哪裡,只是一個人踉蹌著走過空盪盪的天光墟,四顧一圈,然後朝著樹林下唯一有光的地方走去。

    天光墟旁,唯一一座夜裡有燈的,是個小小的酒館。

    和洛水旁的漢人酒館不同,這座小酒館門口懸掛著風乾的臘肉和香草,還有成片的牛羊肋骨,以及各種奇形怪狀的野味。在沒有踏入的時候,她就已經聞到了奇特的酒香——那種香氣不同於洛水上菊花釀成的冷香,辛且烈,濃且馥,彷彿一把刀子一樣直接刺入人的心肺。飢腸轆轆的她咽了一下口水,不由自主地轉過了腳步。

    踏入這座酒館的時候,她看到裡面只有一個客人。

    桌子上遍佈著七歪八倒的酒罈,那個唯一的客人已經喝醉了,伏倒在骯髒油膩的案上,腳邊一攤嘔吐汙物,手指痙攣地摳著裂開的桌面,不知道喃喃地在說著一些什麼,酒汙和油漬淋淋漓漓,染遍了雪白的衣襟。

    是他?她不由自主地頓住了腳步。他的臉浸在酒汙裡,蒼白而沒有生氣,雙眉緊緊蹙在一起,頹敗的面容如同凋謝枯萎的暗夜之花,帶著一種說不清的自暴自棄表情。

    那個人,竟是白日間在天光墟遇見的賣面具的男子。

    她不由得駐足多看了這個人幾眼——深夜的酒館,獨自喝醉的人,這樣熟悉的場景,豈不是一個多月前在洛水邊酒館裡的自己嗎?

    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何,這次她再看他一眼,心頭忽然就有了一種奇特的感覺——這個人顯然不是她所要尋找的師父,但是她竟然覺得這個邊陲陌生小城裡的男子竟似依稀熟悉,彷彿是很久前在哪裡見過。

    她看得出神,卻聽有人招呼:「哎呀,姑娘快這邊坐!」

    當壚的是一個苗女,笑語盈盈,熱情地將她迎進來,瞥了那個人一眼,道:「不必理會他。這人總是這樣,天天賣了點錢就全部拿來換酒喝——不過喝醉了倒也安靜,不會打擾別人的。」

    蘇微坐到遠處一張桌子上,卻情不自禁地還是轉頭望:「他是……」

    「他呀,別看現在成了這樣,以前還是這方圓百里一個很出名的人物呢!」苗女隨口回答,一邊拿出抹布替她擦了擦油膩的小方桌,「這酒鬼原本是這裡一個最出名的玉雕大師,好多人排著隊捧著銀子求他雕刻一件東西都求不到——就算如今落魄成這樣,天光墟裡的人還個個都敬他三分。」

    「玉雕大師?」蘇微心下微微一動。

    「是啊,他姓原,叫重樓。」

    她吃了一驚,脫口:「就是雕了綺羅玉的那個原大師嗎?」

    「是呀,連姑娘也知道綺羅玉?」苗女頗為意外,然而一眼瞄見了她耳邊的墜子,眼神頓時一亮,更加熱情了,「看來姑娘一定是個不凡的人物——別看這騰衝小,可來來往往的都藏龍臥虎呢。」

    「謬讚了。」蘇微訥訥,看著那個醉倒的人,「原大師居然這麼年輕?我還以為是個五六十歲年高德劭的老人家呢……」

    「嘿,在這個騰衝,年紀輕輕就被人稱為大師的,好像也就只有他一個——雕刻那塊綺羅玉的時候,他才不到二十呢!」苗女嘖嘖嘆息,看著那個人,眼裡也有些惋惜,「又年輕又俊秀,加上日進斗金……那時候,整個騰衝的女人哪個不暗地裡對他懷著心呀。只可惜後來被人尋仇,成了一個廢人。」

    「尋仇?」蘇微忽然覺得心裡一驚。

    「是呀,聽說他有天抄小路去尹府,結果半路上就莫名其妙地被人砍了一刀。」苗女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道,「大家都說,肯定是哪個同行嫉妒他手藝好,搶了大家飯碗,於是趁著他去會情人,便在半道上砍了他的手!」

    「什麼?!」蘇微忽然間坐直了身子,臉色頓時蒼白。

    「好了好了,不說了……請問姑娘要一點什麼?小店的野味和自釀的酒都很不錯。」那個苗女發現自己跑題太遠,連忙向她介紹起了店裡的東西,「姑娘可以嚐一嚐竹筒飯和黑米腸,這一些東西漢人們來了都吃得慣。如果姑娘要嚐鮮呢,炸竹蟲和五毒都不錯。」

    蘇微飢餓難當,卻遲疑:「我……我沒錢。」

    「沒關係,可以賒賬嘛。」苗女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神一轉,卻熱情地笑道,「姑娘你一看就是個靠得住的人,先吃,先吃——等過幾日有錢了再還也不遲。」

    「真的?」蘇微略微一怔,鬆了口氣,再也不能抵禦腹中的飢餓,「那……那我想吃個竹筒飯,然後再要一壺酒。」

    「姑娘要喝酒?」苗女忍不住吃了一驚,漢人的女子一貫溫婉,還不曾見過這樣半夜來喝酒的顧客。她轉了一轉眼睛,笑道:「姑娘可真是有眼光,小店自釀的酒在騰衝可是遠近聞名!有十八仙、香蛇酒、古辣酒、瑞雷,每一種滋味都不同。」

    蘇微隨口便道:「那每一樣都來一瓶好了!」

    「都來一瓶?」苗女看著這個漢人女子,碧色的眼裡閃過好奇的光,終於忍不住也笑了起來,轉身入內,揚聲對後屋的人道:「阿爸,今晚有客人了!四種酒都各來一瓶!再給這個姑娘送上幾碟臘肉野菜下酒。」

    蘇微坐在那裡,還是看著那個醉倒一邊的人。

    他的手在醉裡痙攣地摳著桌邊,手指微微地動,彷彿在描摹勾畫著什麼——令她側目的是那一隻手:蒼白、修長、有力,手指關節之處微微凸起,就像是瘦竹,佈滿了老繭。這種手,如果在江湖裡,定然是短兵器高手才有的手。

    然而,這個人露出袖子的右手手背上,卻赫然有著一道又長又深的舊傷!

    那道巨大的傷從虎口開始,延入消瘦的肘部,被袖子蓋住,彷彿被利器一下子劈開,幾乎連著骨頭都割裂——癒合多年後,傷痕猶自扭曲猙獰,彷彿一條巨大的蜈蚣伏在蒼白的肌膚上,可以想見當初的傷勢是怎樣可怖。

    不會吧?這刀傷分明就是……

    蘇微忽然間站了起來,衣襟帶翻了茶碗,錚然碎裂。是的!她終於想起來了……難怪她隱約覺得這個人面熟,原來是——

    「怎麼了?」苗女吃了一驚,從後屋奔出來。

    「沒……沒什麼。」蘇微遲疑了一下,心裡翻江倒海,忍不住指了指那個醉倒的人,道,「把我的酒菜放到他那邊去,我要和他喝一杯。」

    「啊?」苗女睜大眼睛,覺得今晚的這個漢人女子實在不可思議。

    蘇微挪過了座位,細心地將桌上那些七倒八歪的酒瓶都清理乾淨,重新擦拭了桌子,方才在他身側坐下,給他倒了一杯酒——那個人似乎是醉得厲害了,在酒倒上來的時候連眼睛都不睜,隨手便是拿過,往嘴裡一倒。

    酒水有一半順著他的衣襟往下流,汙漬斑斑。

    他又開始喃喃自語,似乎是叫著一個名字。喃喃半日,忽地從懷裡拿出一把雕刻用的小刀,趴在桌上,開始一刀一刀地刻著木質的桌角,眼神專注——然而他那隻受傷的右手抖得如此厲害,幾乎握不住刀,每一根線條都歪歪扭扭,不成形狀。

    然而那個人卻鍥而不捨地刻著,充滿醉意的眼神裡有一股狠勁,每刻歪一次,下手就越發用力。忽然間一刀刻得偏了,一下子便滑到了左手食指上,那道傷口深可見骨,血長劃而落,殷紅染遍,觸目驚心。

    然而那個人卻彷似根本不覺得痛,還在全神貫注地繼續一刀刀落下。血沿著刻刀灌注入每一條刻出的線,凌亂顫抖,最後竟隱約匯集出了一張人的臉來——那張血雕出的臉浮凸在酒桌上,鳳目柳眉,竟有著一種別樣的嫵媚,彷彿天魔女一樣誘人。

    那,赫然是一張女子的側臉!

    蘇微在一邊怔怔地看著,心下滿是疑慮。

    那個喝醉酒的人也停下了刀,怔怔望著桌上刻出的那張臉,充滿醉意的眼睛裡交織著說不出的光芒,喃喃:「春雨……春雨。」忽然間,他爆發出一聲長笑,把刀一插,直接插入了那女子的眉心!然後將臉埋在酒汙裡,再也一動不動。

    蘇微看著這一幕,忽然間覺得刺心無比。

    「哎呀!你這個瘋子,怎麼又划壞我家桌子?」苗女衝了出來,一把拽開他,忍不住地數落。酒醉的人卻根本沒有理會她,只是自顧自地趴在桌上,一遍又一遍地摩挲著那張雕刻在木桌上的臉,嘴裡喃喃念著兩個字。

    蘇微怔了怔,聽出他說的卻是「春雨」,不知道是人名還是什麼。

    「喲,還惦記著你的老情人呢?」那個苗女不知為何忽地氣憤起來,一把將他推開,擦拭桌子上的血跡,尖刻地數落著,「尹家大小姐早飛上枝頭變鳳凰啦,你這個泥濘裡打滾的窮酸樣,就別打她主意了!——劃壞我家桌子,你說怎麼賠?是不是又要我去找尹家大少爺?」

    「不……」桌子上趴著的人忽然出聲音了,喃喃,「別找他……」

    「不找他找誰?你倒是說啊!」看著對方這個樣子,苗女更沒好氣,「看你這窮酸樣,除了尹家大少爺,還會有誰替你結賬?」

    「我說了,別找他!」醉醺醺的人忽然一拍桌子,低吼了起來。

    苗女還要搶白幾句,但是看到他驀然抬起的眼睛,忽然間就住了口——喝得那麼多的人,眼睛卻是那樣黑白分明,凜冽生寒,一眼看過來讓人心裡平白無故地一跳。

    然而那個人只是撐起身看了她一眼,便彷彿沒了力氣,重新軟軟癱了下去,趴在桌上。這一回,他似乎是真的醉厲害了,任怎麼也沒有反應。

    「喂!你這個……」苗女氣塞了片刻,回過神來想想更是憤怒,叉起腰,點著他的腦袋,正準備開口罵,卻被旁邊一人牽住了袖子。

    「不要罵他了!」蘇微再也聽不下去,「也記在我賬上吧。」

    「咦?你要替他出頭?該不是看上這個沒用的小白臉了吧?」苗女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忽地笑了起來,把手一攤,獅子大開口,「也好!四罈子酒,六碟子野味,加上被他刻壞的這一張桌子……算你一個折扣,一共是五兩銀子!馬上給我!」

    「五兩銀子?那麼貴?」她怔了一下,「你……你不是說可以先賒賬的嗎?」

    「誰說過可以賒賬了?開什麼玩笑!我開店又不是賑災,哪裡有給陌生人賒賬的道理?」苗女卻忽然變了臉,一口否認,冷笑一聲,「沒有錢?你知道我家阿爸是幹嗎的嗎?——阿爸,阿哥!有人要吃霸王餐!」

    屋後應聲奔出了三條壯漢,團團將她圍住,怒目猙獰,手裡握著彎刀。

    沒想到對方翻臉不認人,看著面前忽然上演的「全武行」,蘇微一下子回不過神來——旁邊的人還是醉得人事不知,只有那張人血雕成的臉還在桌子上靜靜看著她,神色詭秘,彷彿露出了一絲譏誚。

    「沒有錢也沒關係,要不,就把這一對耳環留下當抵押吧!」苗女斜覷著她耳畔那一對墜子,輕笑了一聲,卻從背後抽出了一把刀來,在她面前晃了一晃,「否則……」

    蘇微看著面前明晃晃的四把刀,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不過幾兩銀子,你們難不成還想為此動刀子殺人不成?」

    「殺人?」苗女忽然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刀尖指向她的面頰,唰的一聲挑開了她的長髮,露出那一對青翠欲滴的耳墜來,「殺人又怎樣?阿爸,阿哥,你們來看——這個漢人女子居然戴著一對綺羅玉!今天別說她欠了五兩銀子,就是一分錢沒欠,我們也不能放跑了她!」

    蘇微往後退了一步,眼神漸漸凝聚——原來這裡是個黑店,看到她一個孤身外來的女子身有重寶,就見財起意。

    她身子剛一動,四把刀立刻動了,從各個方向逼過來。

    蘇微暗自冷笑了一聲,也懶得拔劍,手指只是微微一動,喀嗒一聲輕響,桌子上的筷子自動躍起,跳入了她的手裡,尖端對外——兩雙筷子,四個人,倒是剛好夠用。

    「夠、夠了……回家!」忽然間,一個人站了起來,擋在了她的面前,卻是那個喝得爛醉如泥的人。那幾把刀若不是收得及時,差點就砍到了他身上。

    爛醉如泥的男人似乎終於想回去了,用盡力氣站起身,卻搖搖晃晃站不住腳,手在空中亂揮,居然抓住了蘇微的肩膀——然後,就像抓住了一根拐杖似的,瞬間將整個人的重量壓了過來,靠在她肩上。

    「你……」蘇微往後退了一步,抬起手臂,才勉強將這個爛醉的人扶住。

    「回家!」那個人一手抓著她的肩膀,一手在空中揮舞,往前踉蹌走了開去——他似乎醉得看都看不清了,手一揮,差點撞到面前的彎刀上去。那個苗女驚叫了一聲,連忙打開了阿爸的刀:「小心點,別傷了他!」

    那苗人氣得跺腳:「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顧著這個小白臉!」

    原重樓卻壓根不知道這剎那的危險,只是扶著蘇微往外走,一步一踉蹌,剛出門就腿一軟,哇的一聲吐了個翻江倒海。蘇微本來想解決了這幾個不知好歹的苗人,然而看到這種情景,也顧不得別的,連忙扶著他到路邊吐了個乾淨。

    店裡的四個人面面相覷——蘇微攙扶著原重樓站在路邊,兩人靠得很近,生怕一動手又會誤傷,不由得遲疑了一下。

    「阿蕉,連這小白臉一起砍了得了,」阿兄有些不耐煩了,「你別心疼!」

    「不行!不許砍他!」苗女驀然跺了跺腳。她的兩個兄長齊齊上前,一聲怒喝,想要把蘇微從他身邊拉開,手裡的刀便往她身上招呼了過去。

    就在那一瞬間,蘇微再也壓不住心裡的怒意,一手扶著原重樓,騰出另一隻手,手腕一轉,便並指夾住了當頭砍到的彎刀——握刀者只覺得手腕一麻,只聽錚然一聲脆響,這把百鍊成鋼的緬刀居然被這個女子赤手折斷!

    「廢銅爛鐵。」蘇微手指間夾著斷裂的刀尖,揚手一甩,唰的一聲掠過對方的咽喉。

    兔起鶻落間,四個苗人彷彿被點了穴一樣怔在了原地,不敢動上一動。許久,直到蘇微扶著原重樓離開,阿蕉才勉強抬起手,顫抖著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滿手都是血。

    只差了半分,便會割斷他們的喉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