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有了七夕鵲橋圖,破陣已是易如反掌,七夕鵲橋圖在子夜時分威力最大,當下商定次日夜間破陣,仍由鬼狂調度,卻換了打法,白雲裳只率六人進天絕陣,纏住枯聞夫人及六大弟子,餘下高手,分一人隨無天佛師徒入地絕陣,餘下所有高手均隨鬼狂入人絕陣,利用破陣的瞬間,以多打少,先把莫歸邪錢不多一舉擊殺,然後兩路齊殺進天絕陣,再助白雲裳對付枯聞夫人,壺七公在陣外掌圖,藉鵲橋圖化橋取圖。

  戰天風上次死活要跟白雲裳入陣,這會兒卻不肯入陣了,只說要跟壺七公在陣外看熱鬧,自也隨他。

  當日戰天風便派人送書給枯聞夫人,約定次日破陣,枯聞夫人在陣中嚴陣以待,戰天風等人卻直到第二天午後才到陣前,卻又不破陣,只在陣外觀望,戰天風更又玩花樣,讓赤虎派人砍了濕柴來,以三絕陣為中心,數里方圓內,燒了無數堆火,濕柴燒火,煙霧漫天,一時間把半邊天都給罩住了。

  枯聞夫人不知戰天風玩的什麼古怪花樣,出陣來,厲聲喝道:「戰天風,即約好破陣,如何不進陣來,卻在外面燒煙,你玩的什麼鬼花樣。」

  戰天風哈哈笑:「陣是肯定要破的,不要急嘛,至於燒煙,那是因為我看破了你這三絕陣的玄機,你這陣,其實就是一群墳子蒼蠅在裡面做怪,我燒煙把墳子蒼蠅都燻死了,這陣也就破了。」

  他這話,即象胡扯,又象罵人,枯聞夫人猜他不破,卻也不懼,嘿嘿冷笑道:「那你就慢慢燻吧,看你燻到什麼時候。」進陣去了。

  別說枯聞夫人不明白,就是戰天風這面,也沒人明白,壺七公捺不住好奇,道:「臭小子,人都給你燻成臘肉了,你到底在玩什麼啊?」

  戰天風依舊打馬虎眼,嘻嘻笑:「就是薰墳子啊,剛才不是說了嗎?」

  「你小子敢跟老夫玩心眼,我一腳踹死你信不信。」壺七公抬腳。

  戰天風忙一閃躲到白雲裳身後,道:「我說七公,我們是斯文人呢,別整天跟個流氓似的,動不動就要踹人好不好?」

  他這斯文人三個字有殺傷力,剎時笑倒一大片,鬼狂一則拿著輩份,二則也惱著戰天風傷了鬼瑤兒,所以一直都不大有笑臉,自在一邊喝茶,卻也笑得一口水全噴出來,笑罵:「臭小子,你要也是斯文人,天下就沒混混了。」

  笑這一場,到底沒問出來,不過眾人都知戰天風詭計多端,他即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便也沒人反對,好在眾人都是玄功高手,呼息綿綿,不怕煙嗆了嗓子,只是苦了赤虎手下的兵,個個給燻得灶王公公一樣。

  捱到子時,鬼狂一聲令下,三路衝陣,壺七公與戰天風在陣外,看三路人馬進陣,壺七公把七夕鵲橋圖往空中一拋,唸動口訣,那圖上霍地射出一道白光,其粗如柱,其勢如虹,劃一個拱形,直入陣中,那情形,生似一條飲水的白龍。

  白光入三絕陣,四下掃動,頃刻間便找到了懸掛混沌玄機圖的高桿,混沌玄機圖生出的幻象,竟是遮不住七夕鵲橋圖上發出的這白光,不過除了白光罩住的這一團,陣中其它地方仍是幻影從生。

  白光一掃到混沌玄機圖,立刻凝住不動,壺七公再一念訣,圖中忽地飛出無數喜鵲,排成隊,沿著白光飛向陣中,壺七公同時低喝一聲:「戰小子仔細,老夫取圖去也。」捏著訣往白光中一撲,在戰天風眼中看去,他竟是化成了一隻喜鵲,混跡萬千喜鵲之中,一齊飛向三絕陣。

  鵲眼之光凝而不散,不過只能看丈許方圓一團,力凝則強嘛,所以陣中其它地方仍是幻象萬千,鵲眼盯視的那一團卻露出了本原,壺七公隨光入陣,落在枯聞夫人眼裡,也只是一隻喜鵲,再分不清真假。

  白雲裳等人入陣,枯聞夫人便全神盯著白雲裳,伺機出手,七夕鵲橋圖化出白光入陣時,枯聞夫人剛好現出真身向白雲裳發起攻擊,感應到另有靈力入陣,扭頭看了一眼,見陣中飛進一群喜鵲,鵲身隱有靈力波動,並不太強,不知是何玄機,但她為人機警,一見喜鵲往掛圖的高桿處飛,立即縱劍過來相護,那些喜鵲圍著高掛飛舞,一見枯聞夫人靠近,頓時齊撲上來,唧唧喳喳,爪抓翅掃嘴啄,雖是靈力所化,卻是惟妙惟肖,看上去凶神之極,與枯聞夫人在陣中化出的古劍有得一比。

  枯聞夫人自然不怕這小小喜鵲,長劍一掃,身周丈許方圓內的喜鵲盡竭掃滅,但那些喜鵲成千上萬,掃滅一百隻,湧來一千隻,上下左右,撲頭蓋臉,烏壓壓的,讓人眼花繚亂,雖然只是靈力化出的幻象,可是不理不睬是不行的,枯聞夫人只好把一劍長劍舞得風雨不透,不讓喜鵲近身,但喜鵲近不了身,卻也成功的遲滯了她,壺七公化成的喜鵲已無聲無息撲到高掛前,一把扯了混沌玄機圖就跑,傳國玉璽也掛在上面壓圖,自然也是順手捎了去。

  混沌玄機圖一離開高桿,三絕陣中幻象立時全消,不過陣中還是煙霧濛濛,是什麼煙呢,哈,是戰天風這傢伙叫人燒出來的溼柴煙,普通人自然是眼難睜嘴難開,不過對枯聞夫人這樣的先天高手可沒什麼用,枯聞夫人一見幻象消失,再見高桿上沒了混沌玄機圖,連傳國玉璽也沒了,頓時厲叫一聲,狂撲向鵲橋,手中劍以十成勁舞動,將塞上來的喜鵲盡數掃滅,喜鵲雖然成千上萬,撲到她的長劍前,卻如飛蛾撲進了火中。

  可又怎麼樣呢,喜鵲雖然攔不住枯聞夫人,但枯聞夫人也無法知道這萬千喜鵲中,到底哪一隻才是盜圖之人所化,這就象她的三絕陣,白雲裳等人找不到她的真身便破不了陣一樣,她現在找不到壺七公的真身,也就截不下圖。

  白雲裳反應何等迅速,幻象一消,她立即便如閃電般撲向枯聞夫人,長劍同樣運足十成勁,猛攻枯聞夫人後背。

  可以說,如果沒有白雲裳牽制,枯聞夫人雖然不知哪一隻喜鵲才是壺七公所化,但她卻可以跟著鵲橋一直殺到七夕鵲橋圖邊,那時壺七公就要現身了,壺七公身法雖快,可也快不得太多,而枯聞夫人以元神駛劍,壺七公十有八九會死在她劍下,但身後有白雲裳牽制就完全不同了,白雲裳的劍枯聞夫人是絕對不能無視的,只得回身架開白雲裳一劍,混沌玄機圖即失,三絕陣已破,傳國玉璽也丟了,一敗塗地,枯聞夫人急怒攻心,嘶聲狂叫:「大家同歸於盡吧。」手中劍只攻不守,狂風暴雨般猛攻向白雲裳。

  白雲裳劍法本來守強於攻,枯聞夫人這麼強攻,正中白雲裳下懷,手中劍似緩而急,似拙而巧,守得風雨不透,看似落在下風,但枯聞夫人竭盡全力,卻攻不進她劍圈半寸。

  張玉全六個對上白雲裳帶進陣的六大高手,也是半斤對八兩,一時間難分上下。

  但另兩陣卻在剎時間分出了上下。

  地絕陣只莫歸邪一人坐陣,無天佛師徒卻是三人入陣,無天佛本身的功力就要強於莫歸邪,何況還有兩大高手相助,幻象一消,無天佛立即狂撲向莫歸邪,莫歸邪若識風,轉身就跑,或許能撿一條命,但他不知道啊,沒去看掛圖的高桿,還以為又象上次一樣,只是圖上玄力給暫時壓制,枯聞夫人終會有法子應對呢,因此他不退反進,長刀一展,迎著無天佛雙掌便反攻上去。

  可惜這次他錯了,無天佛再不給他機會,無天大法全力展開,以攻對攻,邊上嗔佛和另一名高手更左右夾攻,而這時枯聞夫人的厲叫聲也傳了過來,莫歸邪百忙中扭頭一看,這才知道混沌玄機圖已經沒有了,三絕陣已是破了,幻象再不可能重現,而他已陷身無天佛三人重圍中,再也脫身不得。

  莫歸邪腦中電閃,知道今夜有死無生,族滅人亡,自己也要喪身於此,莫歸邪全身氣血剎時間就象給火點著了,一聲狂嚎:「戰天風,我做鬼也要吃你的肉啊。」再不看無天佛攻來的手掌,卻是一刀猛向無天佛光頭劈去,全然是同歸於盡的打法。

  無天佛當然不會和他以命搏命,收掌,閃身,另一掌斜攻向莫歸邪左脅,而後面嗔佛兩個也齊撲上來,莫歸邪這種玩命的打法只可以對付一般的高手,對付無天佛這樣的一代宗師還是差了點,無天佛算定,莫歸邪若這麼瘋打,最多三招,他就可以在莫歸邪身上打上一掌。

  但這次無天佛卻算錯了,無天佛一閃,莫歸邪長刀霍地轉向,一個翻身,反攻向身後的嗔佛,嗔佛先近身,他長刀高舉,再快也快不過嗔佛,嗔佛雙掌齊出,結結實實印在莫歸邪身上,雙掌著肉,嗔佛一喜,無天佛卻是一驚,急叫道:「小心。」

  他叫得太遲了,莫歸邪一口血狂噴出來,全噴在了嗔佛臉上,嗔佛也是一流高手,雙掌以全力打在莫歸邪身上,那是何等力道,本來無論如何要把莫歸邪打退,可莫歸邪竟以這一口血,消解了嗔佛雙掌的衝勁,他身子不退反進,大吼一聲,長刀往下一劈,一刀將嗔佛一個身子劈為兩半。

  不過無天佛這時也近身了,一掌印在莫歸邪背上,將莫歸邪打得直飛出十餘丈,半空中鮮血狂噴。

  莫歸邪身子落地,打了幾個滾,掙了一掙,竟又坐了起來,不過無天佛只是遠遠看著,並沒有過去再補一掌,他對自己的掌力是信得過的,即便沒有嗔佛先前的兩掌,莫歸邪中了他這一掌,也是必死無疑,莫歸邪掙起來,只是胸中一口悍氣不散而已。

  「我殺不了戰天風,但好歹也殺了他一條狗,也夠本了。」莫歸邪看著無天佛,慘笑,邊笑邊噴血,眼耳口鼻中也同時都有血湧出來,無天佛這一掌,已將他五臟六俯盡皆打碎。

  莫歸邪心氣強悍,知道活不了,也不可能殺得了無天佛,所以先前他攻向無天佛的那一刀其實只是個假象,他的本意就是要殺了嗔佛,自己死,也一定要讓敵人痛一下。

  先前莫歸邪回刀攻嗔佛,無天佛便已明白,心中慘痛,但他修為深湛,只是默然相對。

  莫歸邪慘笑數聲,仰天往後一倒,便是無天佛也以為他斷氣了,誰知他動了一下,竟又竭力翻了起來,抬頭看看天,似乎在辨別方向,然後身子用力往左側一倒,重重的嘆了口氣,再無聲息。

  他頭對的方向,正指著西北方,向著這個方向,他身子挺得畢直。

  那是五犬所在的方向。

  狐死首丘。他雖身喪異國,心卻已回去了故土。

  「阿彌陀佛。」無天佛低聲宣了聲佛號。忽有夜風吹過,捲起一陣青煙,颳向遙遠的天邊。

  莫歸邪落氣的同時,錢不多也已遭了滅頂之災,除吊靴鬼外,鬼狂另帶了四名高手入人絕陣,幻象一消,鬼狂吊靴鬼猛撲向錢不多,另四名高手兩人一組圍向魚玄姑舞弦,鬼狂身到中途,忽地一翻,背後吊靴鬼從他跨下直鑽過去,箭一般射向錢不多,而鬼狂卻翻向一邊的舞弦,雙爪一揚,二八一十六個爪影漫天蓋地,罩向舞弦。

  舞弦正全力迎擊另兩名高手的左右夾擊,再沒想到以鬼狂的身份,竟會突然來偷襲她,而且是和其他人合力夾擊,又驚又怒又慌,百忙中纖腰一扭,閃開左面的一劍,右掌一拂,格擋右面的一掌,左手舉琴,竟想以無弦琴硬接鬼狂一爪。

  論功力,舞弦其實還略輸於魚玄姑,只是勉強能挨著一流的邊,便是雙手舉琴,竭盡全力,想要擋開鬼狂九鬼搜魂手的全力一擊也是絕不容易,更何況還要分力格擋另一面的進攻,只能單手舉琴,這個和飛蛾撲飛,並沒有兩樣,舞弦當然也知道,但她沒有辦法啊,鬼狂的打法實在太出乎她意料之外。

  琴爪相擊,無弦琴如朽木船碎裂,鬼狂一爪直落,正抓在舞弦頭頂。

  舞弦身子重重一震,輕飄飄落下地來,鬼狂這一爪用的是陰勁,她頭頂並沒有破皮,甚至頭髮都沒亂,但頭皮下的整個頭骨卻已碎裂,她甚至都沒有叫一聲,無聲無息斷了氣。

  鬼狂一爪著肉,再不多看一眼,身子復往後一翻,再次撲向錢不多,錢不多剛與吊靴鬼交手一招,舞弦就死了,而自己卻又已失了逃跑的機會,不但鬼狂已撲回,夾擊舞弦的兩名高手中更還分出一人圍向他,已形成三面合圍之勢,錢不多一時間驚怒交集,怒視著鬼狂道:「鬼狂,你一代宗師,竟然和手下合力圍攻我一個侍妾,你要不要臉啊。」

  鬼狂嘿嘿一笑:「人活著才有臉,你是死人,那就不必要臉了。」雙爪一揚,九鬼搜魂手當頂抓下。

  錢不多功力雖不如鬼狂,但相去也不是太遠,即便有吊靴鬼幫手,想殺錢不多也並不容易,另四人對付魚玄姑舞弦也一樣,雖然是二打一,同樣無法在短時間內搏殺兩女,而只要錢不多看出情勢不妙,必然會全力突圍,所以鬼狂才使出這下駟對上駟之計,以吊靴鬼拖住錢不多,自己則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搏殺舞弦,這樣就形成了兩個三對一之勢,錢不多再想跑可就難了。

  鬼狂人如其名,性子中很有幾分狂性,別人認定不能做不屑做不敢做的事,他偏偏就要反其道而行之,錢不多也是成了精的人物了,可惜卻沒能看透鬼狂這一點,一著錯,滿盤輸。

  驚怒交集的錢不多勢如瘋虎,左衝右突,鬼狂步步緊逼,吊靴鬼加另一名高手左右夾擊,絕不給錢不多破圍而出的機會,十餘招後,隨著一聲慘叫,魚玄姑也死在了另三名高手的圍攻中,不過她臨死一擊,也重傷了一名高手,而另兩人則立時加入對錢不多的圍攻。

  錢不多眼見情勢越發不妙,情急拼命,雙手金瓜捶一盪,將身周幾般兵器一齊盪開,仰天一聲異嘯,口一張,嘴中突地吐出一個銅錢來,那銅錢迎風變大,剎時便長得有桌面大小,銅錢飛速旋轉,晃起金燦燦的黃光,錢不多雙手一振,兩枚金瓜捶脫手打出,猛擊向左面的一名高手,身子同時一擰一鑽,竟然鑽進了錢眼裡,四肢撐開,一個身子綣縮在錢眼中,銅錢旋轉越急,跟著那兩枚金瓜捶,急射出去,這個情形,似乎他是要借錢從這一面突圍,鬼狂斜裡兜抄,鬼狂身子一動,那枚銅錢忽地轉向,折而向右,去勢若電,這一變,錢不多用了全力,急速旋轉的銅錢發出嗡嗡的震動聲,讓人心血下沉。

  但出乎錢不多意料,他這聲東擊西之計,竟然沒能瞞過鬼狂,鬼狂的身子突就出現在了銅錢的正前方,雙爪一揚,急抓銅錢。

  錢不多再想轉向已是不及,驚怒交集,一聲狂嚎:「一錢橫行,擋我者死。」再催一把勁,銅錢迎著鬼狂雙爪便急撞上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