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曲飛橋仰大狂笑,臉一沉:「戰大風,我告訴過你,除了三媒六聘迎娶我女兒,你休想拿得到七夕鵲橋圖!」

  原來他什麼讓戰天風封他未來的女婿為王,以及什麼化鵲之法,都是假的,目的就是要騙得戰天風的信任開圖,而七夕鵲橋圖靈異至極,只要開了圖,他就另有收圖的祕法。

  到手的圖竟然又被曲飛橋騙了同去,戰天風暴怒狂叫:「我斬了你,倒看你今天是要圖還是要命。」么天九變身法展開,急射過去。

  他身法如此之快,曲飛橋倒也嚇了一跳,不敢與鬥,哈哈一笑:「戰將軍多想想吧,老夫失陪。」大袖一揚,袖中白光飛出,遠遠射了出去,白光中喜鵲亂飛,他的身子消失不見。天地間只見無數喜鵲亂飛亂叫,戰天風玄天九變再快,也只有瞪眼看鵲的份兒,不多會兒光消鵲散.人鵲俱空。

  「抓住這老陰賊我要把他剝皮抽筋!」戰天風咬牙切齒。

  「好了風弟,別生氣了。」自雲裳柔聲勸道。

  「回去調兩千兵馬來。」戰天風猶是不肯甘心,「圍了鵲橋山莊,火攻箭射,我看他那些喜鵲能起什麼用。」

  「毀了鶴橋山莊容易,但是毀了莊子也得不到七夕鶴橋圖啊。」白雲裳拉了他的手,算了風弟,我們另想辦法吧。」

  戰天風知道她說的是事實,毀莊容易拿圖難,恨聲道:「那現在怎麼辦?」

  「還是先前的辦法。」白雲裳想了想,道:「回鵲橋山莊,等七公來。」

  「那好吧。」戰天風無奈點頭。兩人復回鵲橋山莊來,這麼折騰一陣,天又黑了下來,遠遠看著鵲橋山莊,點點燈火,頗有兩分安靜詳翔之氣。戰天風道:「七公不知去了挪裡找什麼寶物,還沒回來。姐我們還麼那竹林等好了,白天我看那溪中有魚,我煮鮮魚湯給你喝。」

  「七公該是沒回來,不過我們還是先到莊裡看一下吧。」白雲裳也在往莊中看「曲小鳳是偷了她爹的圖,也不知她爹會不會責罰她呢。」「有可能。」戰天風點頭,翻那就到莊裡看看,那胖丫頭胖是胖點兒,但比他爹討人喜歡多了。」

  自雲袋笑了起來:「怎麼,喜歡上人家了?」

  「你吃酷不吃?」戰天風歪著頭看她。

  「當然吃。」白雲裳毫不猶豫地回答,可愛的嘴唇還撅了起來,

  戰天風大笑,伸手摟著她腰,去她唇上吻了一下,道:「行了吧,我的好姐姐,還真是什麼醋都吃啊?呆會我給你做酸醋魚湯吃好了。」「真的啊?」白雲裳歡喜擊掌,嬌俏如小姑娘「酸酷魚湯我最愛吃了。」

  「當然是真的。」戰天風拍拍要間裝天簍:「我師父傳我這寶貝裝天簍裡。可是佐料齊全呢,只要有菜,就有料配。」

  當下兩個人攜手進莊,也懶得喝一葉障目湯了,別說莊中沒有守衛,就是有守衛,以戰天風兩個的身手,一般的守衛也絕發現不了,只要不靠近掛圖的部小樓就行了。

  兩個人從山莊測後摸了進去,過了兩處院子,戰天風飛庫手打鼻子忽地嗅了兩下,白雲裳道:「怎麼了,「這菜炒焦了,臭水平。」戰天風「哼」了一聲,扭頭看向不遠處的一棟房了,那裡該是廚房。

  白雲袋笑了起來:「你以為個個跟你一樣,是天下第一廚的徒弟呀?」

  「那是。」戰天風牛皮f烘烘地歪頭,斜眼看著那廚房,眼珠子亂轉,道,「姐.你身上有什麼迷藥沒有?」

  「我身上怎麼會有迷藥啊?』白雲裳失笑,猜到了他的心思,「你是想給曲飛橋的酒菜裡下迷藥?這主義不好,風弟,要知道你可是天子呢,便明搶也算了,給人下迷藥,那可是小混混做的事悄,你怎麼能做?」

  「那就算了吧。」戰天風撅了撅嘴。

  自雲裝留意到了他臉上的神情,怕他不開心,拉了他手道:「怎麼了風弟,不開心了?」

  「沒有。」戰天風搖頭,對自雲裳一笑,「這破天子當的確實有些煩人,頭上給戴了個禁箍咒似的。不過我要做姐姐喜歡的人,讓姐姐這樣的絕世美人喜歡,那是多麼了不起的一件事啊。」

  白雲裳心中歡喜,輕笑道:「你嘴巴可真甜,難怪鬼瑤兒那麼驕傲的女孩子,都給你哄的神魂顛倒的。

  「只有那鬼丫頭神魂顛倒嗎?」戰天風摟住白雲裳纖腰。滿眼威脅地看著地。

  白雲裳嬌笑起來,身子發軟,把頭伏在他頸後,嬌聲道:「姐姐也被你哄的神魂顛倒了,可以了吧?」

  「那還差不多。」戰天風「哼」了一聲,大是得意。

  廚房那頭忽有人影閃動,隔的遠,戰天風兩個又隱在暗處,戰天風便不動,只是摟者白雲裳看著,看那是什麼人。

  出來的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身上繫著圍裙,做廚師的打扮,可又不太像廚師,因為他太瘦了,比戰天風還要瘦,卻比戰天風矮。

  戰天風這一年多又長了一頭。是夠瘦高挑了,這人卻只是中等身材,比戰天風至少要矮半個頭。

  而廚師一般都是滿面油光的大胖子,就算矮,那也該是矮胖子,瘦而矮而做廚師,在戰天風想來,那就是沒夠本。

  這年輕人手裡還搬了一個條凳,條凳上擺了一碗飯,一碗萊、一壺酒,在房外放下,那年輕人又點了一柱香插了,趴下叩頭道:「廚神爺爺,小人牛二愣給你老叩頭了,本小人叩三個,另外替小姐叩三個,小人自己感謝,額外再加三個。」說著咚咚咚叩頭。

  這人說話有趣,戰天風忍不住「撲咕」一笑,道:「這數算得清楚。」

  他笑聲有些大,那牛二愣恍惚間聽到了,抬頭看過來,卻沒看到人,他以為自己聽錯了,撓了撓頭,卻有作揖道:「廚神爺爺,剛才叩幾個了?小人一時忘卻,該死該死,重新磕頭好了。

  本小人還有三個,替小姐叩三個,答謝三個,剛才失神忘卻,他好象算不清了,歪頭愣了一下,去懷裡掏一把東西出來。戰天尺凝神看,卻是一把蒜頭,只聽他數道:「本小人三個,替三個,謝三個,罰三個,哦,是了,一共是十二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