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也十分高興,道:「是啊,有了此圖,破三絕陣就容易了,還真的要感謝曲小鳳呢。」「是要好好謝謝她。」戰天風眼珠子一轉,笑道:「到時我給她做個媒,在天安給她挑個好丈夫,娶了她的,我立馬封他一個大大的官。」

  「你這倒還真是片好心呢。」白雲裳笑了起來。

  兩人隨即回趕。飛出百里,白雲裳忽地感應到背後有靈力波動,有人急追上來,她對戰天風道:「風弟.好象有人在後面追我們。」

  「不會是七公八?」戰天風停步,笑:「要真是七公,以後可有得臭他了,哈哈……」

  「不像。」白雲裳凝神聽風,「七公的身法不是這樣的。」

  那人來的極快,說話問現出身形,卻是曲飛橋。

  「是這老小子。」戰天風冷哼一聲,「他追上來做什麼?想搶圖?哈,圖到我手裡他還敢來搶,那他也真是天膽了。」

  七夕鵲橋圖靈力雖強,但現在圖在白雲裳手裡,白麼裳也絕不信曲飛橋能搶了去,微微點頭,看著曲飛橋奔近。

  曲飛橋也看到了戰天風兩個,遠遠地便叫:「戰將軍,白小姐,稍留一步,」

  戰天風只是冷眼斜視,白雲裳則是微微提防,曲飛橋倒並沒有一上來就槍圖,略喘了口氣,一抱拳,道:「戰將軍,圖你拿到了,但我有句話要說。」

  戰夭風哼了一聲:「你說。」

  「女生外向,我沒有辦法,所以我先說清楚,我不是來搶圖的,我也沒本事能在白小姐手裡把圖搶過去,請將軍不必提防我。」

  他這話倒中聽,戰天風冷臉稍轉,道:「那你想說什麼?」

  曲飛橋嘆了口氣,苦了臉,道:「我本來確實是想招將軍為婿,我知道我女兒胖了點,但一個做爹的人的心,你該理解。當然,現在說這個沒用了,我只想這圖也是小鳳送來給你的,你也該還小鳳個人情是不?」

  「那倒是。」戰天風點頭,「你說吧,你想我怎麼還曲小姐的人情?」

  「其實最初的算命先生說的,小鳳不是有皇后的命,而是有王后的命,只是後來才改了的。」說到這裡,曲飛橋臉上略顯迷惑。「我謂來的都是高人,不知為什麼會這樣,不管了。我想求戰將軍一件事,我家小鳳出嫁後,不管嫁給準,請戰將軍封我女婿為王,哪怕只是個沒有封地的虛名的王也行。那我家小鳳就還是王后了。這一個小小的請求,戰將軍能答應嗎?」

  「你這個做爹的,還真是會替女兒打算.阿。」戰天風哈哈大笑,看一眼白雲裳,見白雲裳也是一臉微笑,點頭道:「行啊我答應你,曲小姐成婚時,你先知會一聲.成親之日,我派人來封新郎官為王,不過先說清楚,只是個空頭王爺啊,可沒封地給他。」

  「多謝戰將軍。」曲飛橋一抱拳,「既如此,白小姐,請你開圖,我把化鵲之法傳你。」

  「開圖?打戰大風眼中露出懷疑之色,「什麼化鵲之法,要開圖做什麼,就這麼說不行?」

  曲飛橋「呵呵」一笑:「小鳳教給你們的,只是開圖、收圖之法,因為他只知道開圖、收圖,但卻不知道化鵲,因為我還沒傳她,至於化鴿之法,就是以身萬鵲之巾,才可藉鵲入陣取混沌玄機圖啊,你若不化鵲,任你窖還是看得見的,怎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取圖呢?」

  「有道理。」戰天風看了一眼白雲裳。點頭:「原來你還留了一手啊。」

  「女生外向,涼賅難防,留一手留兩手,又有什麼用?其實我這個做爹的,還不是在為她考慮?」曲飛橋嘆了口氣。

  「但為什麼一定要開圖呢,你就這麼說不行啊?」他神情不似作假,但戰天風總有兩分提防。

  「那怎麼說得明白!」曲飛橋搖頭,「化鵲之法。共有七十二般變化,空口說絕對說不明白的。這樣好了我離得遠一點,遠遠地說,戰將軍就不必擔心了.」說著真的轉身後退,退的還比較遠,足足退到了百丈開外。

  「雖然說寶物都認主,不過我看這老小子不可能弄出什麼鬼來了。」戰天風看白雲裳。白雲裳點點頭,道:「我看他也不像在使詭計,他只是個處處為女兒打算的慈祥的父親而已.」說著這話,她心中競頗有幾分感慨。她出生三日就進了佛門,從小到大,只知道有事,不知有娘,更不知爹娘死活,身在何放,雖然禪功高深,師傅待她也非常好,但在一些偶然的時候,也會想到爹娘。尤其見洪飛橋事事為女兒打算.那樣一個胖女兒當寶一樣愛著.

  竟然還就相信女兒有皇后的命,這種包容一切的親情父愛,可就大大地感動了她。戰天風還略有幾分動疑,她慧目禪心,這時卻只看到曲飛橋的父愛。

  白雲裳捏了訣,把圖一拋,七夕韻橋圖在她身前展開,圖中一道白光飛出,如一道白色的拱橋斜垮空中,隨即便是無數喜鵲從圖中飛出,沿著白光飛過去曲小鳳告訴過白雲裳。那白光乃是鵲眼之先,是可以轉動的,只要捏訣轉動七夕鵲橋圈的一端,圖轉光就轉,喜鵲也就會跟若轉.不會禹開白光,無論去任何地方.光到鵲到人也就可以取著鵲橋過去。

  白雲裳雖然不疑心曲飛橋,但也留了個心眼,白光的另一端,不是對著曲飛橋,而是遠遠地落在了另一個方向。曲飛橋在白雲裳兩個的左手邊,白光的另一端則落在了右手邊,中間相隔已有數百丈。這個樣子,就是戰天風也完全沒去貶心曲飛橋,只是揚聲叫道:「圖開了,怎麼化鵲。說吧。」

  「好的」曲飛橋應了一聲,左手捏訣,右手大抽一張,異變突生,那白光突的轉向,閃電般地一掉頭,突一下鑽進了曲飛橋的袖子裡,幾乎只是一眨眼,白光只是一閃,白光。喜鵲全部消失,圖也隨著白光不見了。戰天風立覺不妙,急叫道:「曲飛橋,你敢弄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