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她說的也有道理,戰天風只是點頭。兩人又回山裡來,盤膝靜坐,無時天明,戰天風又打了一隻野雞烤了,白雲裳仍只是吃了兩隻雞翅,餘下的全進了戰天風的肚子。

  吃了早餐,兩人又到鵲橋山莊轉了一圈。莊中一切如常,顯然壺七公還沒有回來。兩人便去莊後數裡的一片竹林中隱身,以白雲裳的功力,雖在數里之外,但只要莊中略有動靜,便絕瞞不過她。

  戰天風是個沒有坐性的人,竹林中閒坐無聊,大是氣悶,白雲裳知道他的性子,道:「我吹笛子給你聽好不好?」

  戰天風不通音律,但看白雲裳吹笛也是件賞心悅目的事,歡喜道:「好啊,不過沒笛子。」

  「竹林中怎麼會沒笛子。」白雲裳笑嗔,拔劍削了一枝竹子,不多會兒便做了一支笛子,盤膝坐下。戰天風在他身邊躺下,頭枕在她腿上,看她吹笛。

  小溪橫穿過竹林,藍天白雲倒映在溪中,微微的風吹過,拂動白雲裳如雪的白衣,還有她肩頭的黑髮。她的袖子略有些寬大,舉笛時袖子褪下去,露出一截小臂,光滑如玉,十根白嫩的指頭,在青綠的笛身上輕輕移動,更襯出她手指的修長柔美。

  笛聲輕揚,戰天風並不知道白雲裳吹的是什麼,卻已心神俱醉。

  一曲吹畢,戰天風擊掌:「真好聽!」

  「好聽嗎?」白雲裳微笑,「那我以後常吹給你聽。」

  「好聽是好聽,不過我有些吃醋呢。」戰天風皺眉。

  「吃醋?」白雲裳不解,笑道:「你吃誰的醋啊?」

  「這笛子啊。」戰天風伸指去笛管上一彈。「姐姐抱著它又摸又親,而且是大吃特吃,啊呀,酸死了,牙齒都掉了八十個呢。」

  「你胡說什麼呀?」聽著他鬼扯,白雲裳嬌笑起來。

  「不行,反正我要親回來。」戰天風伸手摟住白雲裳的脖子,白雲裳越發嬌笑,纏他不過,只得俯身吻他。

  纏了一陣,白雲裳忽地神情一凝,直起身子,順手整了一下衣服,戰天風看她神情不對,道:「怎麼了,七公去莊裡了?」

  「不是。」白雲裳搖頭,「是有人出莊了。」

  「曲飛橋出莊了?」戰天風一彈起來。

  「不像」白雲裳搖頭,秀眉微鎖,似乎有一個疑問難以索解,但眉頭隨即就鬆開了,笑道:「哦,原來是她。」

  戰天風卻沒明白,道:「什麼?」

  白雲裳笑道:「有人出莊,明明覺得是一個人,可風聲又實在不對,我先一下都糊塗了……」

  她話沒說完,戰天風已經明白了,駭叫道:「是那個曲肥風出莊來了?神那!」

  白雲裳看了他那誇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捶他:「人家只是胖大了一點,你也不要這麼誇張吧。」

  「還只是胖大一點?」戰天風張了嘴,「她那對xx子,每一個都比我的腦袋要大,還有那大屁股,要是她去哪家討債,只要把大屁股往人家門洞裡一坐,那就是一堵牆了,別人不給錢,就出不了門。」

  他說的有趣,白雲裳嬌笑不已,打他道:「風弟啊,你這張嘴也太會損人了,當著人家面你可別這麼說,會傷人心的。」

  「我可不敢當著她的面說。」戰天風做了個鬼臉,卻道。「別說,要是把腦袋砍下來,僅是那張臉,肥雖肥了點兒,倒不難看。」說到這裡想到一事,道:「這肥鳳出莊乾嗎?去她外婆家走親戚?」

  「不像。」白雲裳搖頭,凝神聽風,道:「她往山裡去了,不知做什麼。」我們跟去看看。

  戰天風按柰不住好奇心了。「不過要遠遠的,太近了我怕晚上做夢。」

  「你剛才不是說她臉蛋也不難看嗎,又會做什麼夢?」白雲裳笑著起身出林,遠遠的,果見曲小鳳的背影消失在對面的山後。她這麼肥大一個身子也遁起來,戰天風不由暗暗咋舌。

  兩人從山背後繞去,略跟得近了點,白雲裳突地「咦」了一聲,戰天風道:「怎麼了?」

  「曲小鳳在叫你、我的名字。」

  「什麼?」戰天風失驚大叫:「你聽錯了吧,她叫我們做什麼?真要送貨上門啊?」

  「哪有這樣的事?」白雲裳嗔他,「再怎麼說人家也是女孩兒家呢,自己到山裡來找你,怎麼可能?」

  「那可難說喲。」戰天風在自己臉上揪了兩把,笑道:「我發現我現在可是越來越帥了呢,雖然只見了一面,說不定那肥鳳真是迷上我了呢!」

  「行了吧你!」白雲裳差點笑倒,笑了一會,道:「行了,你別搞笑了,曲小鳳還在叫呢,她找我們可能是有事,過去問問吧。」

  這時掠近了點,戰天風也聽到了,曲小鳳果然是在山裡到處喊:「戰將軍,白小姐……」

  「能有什麼鬼事?」戰天風「哼」了一聲,卻也好奇,道:「這樣好了,姐,你修為深不怕做惡夢,你上去會會她,我就呆在這裡了,好不好?」

  白雲裳拿他無可奈何,只得一個人迎上去,戰天風不想見曲小鳳,耳朵卻不肯閒著,只聽白雲裳叫了聲:「曲小姐。」曲小鳳隨即也喜叫了聲「白小姐」。

  白雲裳問道:「曲小姐,你找我們有事嗎?我弟弟這會兒不在,你要有什麼事,我可以轉告他。」

  「曲小鳳道:「我也沒別的什麼事,就是把七夕鵲橋圖拿了來,請白小姐轉交給戰將軍,不過要請白小姐答應我,戰將軍破了陣後,還望把圖還回來。」

  「她把七夕鵲橋圖拿了來!」戰天風差點跳起來,腦中電轉,「她想要幹嗎?白本大神鍋示好?討我喜歡?」

  白雲裳嘻叫道:「曲小姐把七夕鵲橋圖拿出來了,真的啊?好,太謝謝你了!你放心,只要一破陣,我立即親自把七夕鵲橋圖給小姐送回來,只不過受之有愧,不知小姐……」她說到這裡停了下來,顯然她也拿不準曲小鳳突然送圖來的意思。

  叫戰天風想不到的是,曲小鳳雖胖,卻不傻,顯然聽明白了白雲裳話中的疑慮之意,道:「白小姐,你不要擔心。我知道我太高太胖了,除了我爹,這世上不會有男子喜歡我。我送圖來,不是要和戰將軍做交易,而是因為我明白,戰將軍太強大了,我不想我爹為了我,結下戰將軍這麼強大的敵人。」說到這裡她停了一下道:「圖在這裡,還有口訣。」

  後面的話戰天風聽不清了,一時卻有些發呆。

  白雲裳說了兩聲謝謝,隨即曲小鳳就走了,白雲裳過來,手中拿著捲軸,是七夕鵲橋圖了,道:「曲小鳳竟然是來送圖的。」

  「我聽到了。」戰天風點頭,看著遠處曲小鳳的背影,門板一樣寬大的背,戰天風雙手張開只怕也抱不過來的腰,還有那巨大的屁股,要說難看,確實真的難看。戰天風搖搖頭。「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長得這麼胖呢?」

  「作為女孩子,她其實挺可憐的。」白雲裳也在看著曲小鳳的背影,嘆了口氣。

  戰天風甩甩頭,轉身看圖,道:「真想不到,就這麼一幅圖,竟然有這麼強的靈力,它到底是怎麼修成的呢?」

  「所有寶物,都為有靈之物修成或給高人以術法練成,但像混沌玄機圖和七夕鵲橋圖這樣的寶物,是經過了很多年代很多高手以另外的寶物或靈力增強了圖的靈力,所以靈力才格外的強,單憑圖本身的靈物,修不成這麼強的靈力。」白雲裳解釋。

  「這樣啊?」戰天風明白了,也懶得再問,喜道:「有了這圖,破了混沌玄機圖,枯木頭就要成死木頭了,哈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