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眉毛微凝,道:「七公呢?」

  曲飛橋一愣:「什麼七公?」

  「天鼠星壺七公。」

  「天鼠星壺七公?」曲飛橋一愣,「他來做什麼?啊,我明白了,他想來偷圖?」一時怒形於色,不過隨即卻又哈哈大笑,道,「天鼠星之名我也知道,不過他就算偷遍天下,也絕對偷不走我的鵲橋圖,哈哈……」

  戰天風奇了:「為什麼?」

  「不必問為什麼?」曲飛橋得意的一笑,「他偷不到就是偷不到。」臉一扳,「你既然想偷,那就來偷吧,送客!」袖子一拂,反身回裝。

  「壺七公呢?」站天風再問。

  「我沒見過什麼壺七公。」曲飛橋哼了一聲,莊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戰天風以來就在留意曲飛橋的神情,他神情不似做假,而且壺七公如果真的失陷在庄中,曲飛橋更該藉勢要挾,所以他說沒見過壺七公,曲飛橋真的沒見過,事實上戰天風也不相信曲飛橋能有本事捉到壺七公,曲飛橋雖也算一把好手,但功利與壺七公差不多也就在仲伯之間,而且壺七公這樣的人,不是功力高就捉得到的,以馬橫刀之能,當日窮追萬里,不也拿壺七公無何奈何?

  「看來七公並沒有失陷在庄中」白雲裳秀眉微凝,她也看出曲飛橋不似作假。

  「可這老狐狸跑哪兒且了呢?」震天風撓頭苦想。隨後,戰天風和白雲裳圍著鵲橋山轉了兩圈,始終不見壺七公,老偷兒竟是平白始終了。

  看看天黑,戰天風不耐煩了,對白雲裳道:「姐,乾脆我們直接闖進莊裡去,就向姓曲的要人,不叫人出來就先交圖,算是補償,你說怎麼樣?」

  他一副無賴嘴臉,倒把白雲裳逗笑了,笑道:「你敲大戶呢。」

  「他算什麼大戶!」戰天風一撇嘴,卻也笑了,道:「本來就是嘛,若沒他那鬼圖,七公就不會來,七公不來,自然就不會神秘失蹤了。」

  「不許你說這樣的賴皮話。」白雲裳抓著他的手,「你是天子,全天下的百姓都看著你呢,你這麼胡來,會招天下人笑的。」

  「這破天子當的,半點兒都不痛快。」戰天風哼了一聲,一轉眼,看到不遠處飛過幾隻野雞,道,「姐,天黑了,我烤雞給你吃吧,七公那老狐狸最喜歡吃我烤的雞了,說不定聞著雞肉香就出來了呢。

  「好啊」白雲裳拊掌歡叫,兩個到山中,戰天風抓了隻大野雞烤了,白雲裳吃的不多,只要了一個雞翅膀,戰天風卻是大塊朵X,含了一嘴雞肉看著白雲裳:「怎麼,不好吃嗎?」

  白雲裳點頭:「好吃,特別香。」

  戰天風作怪:「香嗎?我怎麼沒聞到?」抓著雞腿到鼻子前面連聞了幾下,搖頭,「不香啊」

  「真的好香啊,怎麼會不香呢?」白雲裳笑。

  「難道雞翅膀格外香些?」戰天風一臉好奇,湊過臉去,裝作去聞白雲裳手中的雞翅膀,聞著聞著卻聞到了白雲裳的臉上「噠」的親了一口,道:「恩,是好香」

  白雲裳猝不及防,「呀」的一聲驚叫,嗔道:「小壞蛋!」又喜又羞,火光下一張俏臉,豔若紅霞。

  「姐,你真美。」戰天風看的一呆,忍不住再伸過嘴去。白雲裳俏臉噴火,轉唇相就,深深長吻。戰天風腹中衝動,手還想作怪,卻被白雲裳攔住了,掙開戰天風的醉,喘氣道:「風弟,不要,萬一七公來了……」

  「不怕」戰天風不甘心,手還想繞過去。

  他不怕白雲裳怕啊,只見白雲裳拼命的抓住他的手,道:「可你一手的油……」

  這理由起了點作用,戰天風看看自己的兩只油手,只得算了,放開白雲裳,抓過烤雞狠狠咬了一大口,道:「終有一日,我要把你像這烤雞一樣整個兒吃進肚子裡去。」

  看著他猛嚼雞肉的樣子,白雲裳只覺得身子一陣陣發軟,嬌嗔道:「小壞蛋,別說的那麼嚇人好不好?」

  戰天風卻還補上一句:「吃雞還吐骨頭,吃我的好姐姐啊,嘿嘿,骨頭都不吐。」

  「不許再說了,大惡魔。」白雲裳捶他,身子卻越發軟的坐不穩了。

  兩個人輕言淺笑,吃著雞,調著情,夜色溫馨如夢。

  不過壺七公始終沒有出現,這讓戰天風怎麼也想不通,壺七公到底會去了哪裡呢?戰天風忍不住了,道:「姐,我們進莊裡去看看,不搶他的圖,偷偷進去,找找七公看,也許這莊裡另有機關,老狐狸得意忘形,陷在裡面了呢?」

  白雲裳點頭同意,兩個到山溪洗了手,戰天風取出煮天鍋,煮一鍋一葉瞳目湯,與白雲裳喝了,掠回鵲橋庄來

  戰天風以為鵲橋山莊必然守衛嚴密,因為他白天說了壺七公的名號,天鼠星偷遍天下,曲飛橋不可能不加防備,但奇怪的是,莊中竟全無防備,半個守衛也沒有。

  「這老小子好象猖狂的很呢」戰天風哼了一聲。

  「風弟,你記得曲飛橋白天的話嗎?他說七夕鵲橋圖不怕七公來偷。」白雲裳眼中慧光閃動,掃視莊中「這莊中必有古怪。」

  「能有什麼古怪?」戰天風再哼一聲,飛掠進莊,白雲裳隨後跟進,其實以戰天風和白雲裳的身手,就算莊中有守衛,想要發現他們也是很難的,何況兩人還喝了障目湯,不過曲飛橋不派幾個守衛,戰天風心裡就有點子不平衡了,他是在想來莊中偷圖,然後回去向壺七公吹噓呢,既然是偷,當然守衛越嚴密越好,那才刺激不是?如趟白地,偷起來也就沒勁了。

  兩人在莊中轉了一圈,仍舊沒有發現壺七公的蹤跡,戰天風撓頭:「七公這老狐狸看來真的是沒來鵲橋山莊,這倒怪了,難道老偷兒走錯了路,要不就是中途被哪個狐狸精迷住了?嘿嘿,要是真敢在外面包狐狸精,到時我告訴傅雪,看他剝了他的老狐狸皮。」

  他說的有趣,白雲裳輕聲嬌笑,搖搖頭道:「不會吧,七公對傅雪可是真愛呢,你只看他這次出來,變化之大就知道了,別的女人再美,只怕也不會放在他眼裡。」

  戰天風呵呵一笑:「是,七公對傅雪寶貝得緊,找其他女人的可能性不大,我只是奇怪這老狐狸到底在搞什麼鬼,走錯路不可能啊?可怎麼就沒來鵲橋山莊呢?」

  「走錯路應該也不可能。」白雲裳微微搖頭。「原因可能還是在這莊裡。」

  「不」白雲裳微微搖頭。「這莊裡隱隱有一股靈力,若隱若現,十分玄奇。」

  「哦?」戰天風奇了起來。「我怎麼沒感覺到,在哪裡?」

  白雲裳心神微凝,慧光放開,感應到那股靈力,向左邊不遠處一指:「該是在那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