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道:"什麼?"

  "一定是得罪了茅廁裡的茅神."

  "什麼是廁所裡的茅神啊?"白雲裳不明白.

  "姐姐你不知道,"戰天風一臉古怪地看著她,"來之前我上茅廁,無聊得很,就想到了和你親熱時的情形,可能茅神爺爺怪我不恭敬,所以罰"

  "小壞蛋,上茅廁還想壞事,看我饒你"他話沒說完,白雲裳已是在發嬌嗔,揮掌打來.

  "姐姐饒命,下次不敢了."戰天風拔腿就跑,白雲裳飛身追起,說笑打鬧一會,白雲裳卻又秋愁,道:"鵲橋圖拿不到,可怎麼破渾沌玄機圖呢?"

  戰天風試探地道:"要不我吃點兒虧,捏著鼻子娶了那肥鳳凰吧?"

  "不行!"白雲裳搖頭,"別的虧吃點可以,這樣的虧絕對不行."

  "為什麼不行?"戰天風倒是搔頭了,"她不會出了我吧?"

  "吃虧的不止是你,還有我們姐妹幾個呢."白雲裳越發搖頭,"別說我不肯,就是鬼瑤兒也絕對不肯.你不僅是你自己的,還是我們三姐妹的呢,但凡拿你做交易的事,想都不要想."

  "原來我的姐姐也會吃醋啊."戰天風大喜,摟住白雲裳的纖腰.

  "我當然會吃醋啊."白雲裳一臉的俏皮,"跟你說,我醋勁兒大著呢,你以後小心著就是了."

  "原來女人喜歡上了男人,都和鬼瑤兒一個德行啊."戰天風吐了吐舌頭,不過心裡卻是非常高興,白雲裳肯為他吃醋,這可是件大好事呢.

  回程倒是快,回到營中,一個人迎了出來,戰天風一看,眼珠子猛一下就瞪圓了,這人竟然是壺七公.可戰天風為什麼瞪眼呢?原來這會的壺七公和幾個月前的壺七公是大不相同,幾個月前的壺七公幹瘦蠟黃縮頭縮腦,再加上灰不灰白不白的鬍子,頭髮,乍看上去最多不過四十歲,說三十歲也一定有人信,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都會一眼認定,這是個成功人士,手中有權,袋中有錢,正是所有愛慕虛榮的女孩子勾搭的最佳對象.

  "怎麼著?不認識老夫了?"壺七公大怒,一腳便踹了過來.

  戰天風慌忙閃開,抱拳討饒道:"原來真是七公啊!"

  白雲裳也被他逗笑了:"你這人,看來真是欠打呀,不踹你不認得,踹你你就認得了."

  "不是我欠打,實在是先前跟他混,被他踹熟了,所以招牌一打我就認得,否則這麼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誰敢認啊?"

  "臭小子,是不是還想再挨一腳呀?"壺七公又咬牙了.

  "七公七公,你老高抬貴腳吧."戰天風忙嬉皮笑臉作揖,勾著壺七公的肩,嘻嘻笑道:"嫂夫人呢?肚子裡有小壺七了沒有?"

  "在家裡."說到傅雪,壺七公立即眉開眼笑,"當然是有孩子了,你以為老夫跟你這臭小子一樣沒用啊?"壺七公說著,眼光卻往白雲裳小腹上溜了一眼,白雲裳立即察覺,臉一紅,慌忙側轉身子.

  "真的呀?厲害厲害,呆會兒一定討教三招."戰天風喜叫,擠眉弄眼兒,想到一事,道:"奇了,你不在家陪你的寶貝夫人,跑這裡來做什麼?"

  "還不是因為你這小子!"壺七公哼了一聲,"老夫聽得你小子被阻三絕陣,所以趕來助你小子一臂之力啊.不過那鵲橋仙既然自己找上門了,倒也不必老夫來說了,有了七夕散錢橋圖,破三絕陣易如反掌,老夫這一趟倒是白跑了."

  原來壺七公雖攜傅雪閒居,卻一直留意著戰天風的消息,戰天風大顯身手連創奇蹟,他也陪著高興,也就不必出來了,到戰天風被阻三絕陣後,他聽到消息便立馬趕來.老偷兒識見之廣,卻還在鬼狂,無天佛之上,後聽陣中是混沌玄機圖,便知七夕鵲橋圖可破.不過創見來時戰天風和白雲裳剛好去了鵲橋山莊,所以他有"這一趟白跑了"的話.

  "什麼白跑了,你老來得正好呢."戰天風大呼小叫,"快,快,快,請你老出馬,把那個什麼鳥圖偷過來."

  "圖沒到手?"壺七公既驚又疑且喜,老眼盯住戰天風看,"那鵲橋仙不是要送圖給你拍馬屁嗎?怎麼又不拍了?"

  "什麼拍馬屁?"戰天風"嘿"的一聲,"有條件的呢,總之你別再問了,出馬把圖偷來吧,"卻又斜眼去壺七公身上上下一看,道,"只是七公現在的模樣,怕是天天陪著小嬌妻,溫柔鄉里不思歸,活計還在手上不?可別栽在了鵲橋山莊,毀了一世的英明啊."

  "臭小子,你等著,最多三天,老夫亮圖給你看."壺七公勃然大怒,更不多方,飛身就走.

  看著壺七公如電而去,戰天風一臉賊笑,白雲裳在一邊抿嘴一笑,嗔道:"你啊,七公也就是聽了你哄."

  "怎麼只七公聽了我哄?"戰天風越發笑得見眉不見眼,摟住白雲裳的纖腰,"我的好姐姐不也一樣喜歡我哄嗎?"白雲裳又羞又喜,急忙推開他.

  戰天風想到一事,道:"七公那什麼返顏丹還真管用呢,變了個人似的,不知道我吃了有沒有用,等他回來,我也弄兩丸吃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