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混沌玄機圖藉傳國玉璽中的紫氣,竟擋住了陰陽眼的銳光,這一點連鬼狂也沒想到。白雲裳最先返應過來,長聲叫道:「鬼門主,無天大師,大夥兒先撤出去!」

  戰天風等人先行撤出,白雲裳斷後,一齊撤了出來,另兩陣中鬼狂,無天佛等也撤了出來。

  白雲裳等人要出陣,枯離夫人也攔不住,但藉傳國玉璽穩住了三絕陣,也是意外之喜。枯聞夫人在陣中現出身來,「呵呵」狂笑,道:「鬼狂,白雲裳,本座說了你們破不了陣,你們就破不了陣,

  還是乖乖認輸吧。天意不可逆,玄信的天子寶座乃是天命,任何人想要搶他的寶座,必遭天譴。」

  鬼狂幾個都有些喪氣,戰天風卻是滿不在呼,「嘻嘻」笑道:「遭天譴啊?好慢好慢!不過傳國玉璽該是天子拿著吧?你拿著又算什麼呢?若有天譴,該是先譴你吧?聽我勸,早點把傳國玉璽交出來,否則天譴起來,讓你得個雞爪瘋什麼的,你看,就像這個樣子,那就難看了。」

  他說著歪牙裂嘴,聳肩縮脖,十指曲張,學了個雞爪的樣子。別說,學得還真像,總之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白雲裳「撲哧」一笑,嗔道:「快別學了,難看死了。」鬼狂幾個則是哈哈大笑,心中的懊喪頓時一掃而光。陣中枯聞夫人的臉卻是氣綠了。

  戰天風「嘻嘻」一笑,收了雞爪勢,諸人一齊回營來,卻也煩惱,鬼狂道:「想不到傳國玉璽有如此玄力,能把圖上三珠的靈力全激發出來,陰陽眼竟是壓它不住。」

  白雲裳道:「門主不必懊惱,傳國玉璽為天朝重寶,自非等閒。陰陽克制不了它,也不奇怪,我們另想辦法好了。」

  說到另想辦法,一時卻還真想不出什麼辦法。無論是鬼狂還是無天佛都是見多識廣的一代宗師,但對著這混沌玄機圖,卻真是想不出有什麼東西可以克制,而只要克制不了混沌玄機圖,陣中混沌一

  片,變幻萬千,則任何異寶去陣中都起不了作用。破不了虛影,找不到枯聞夫人幾個真身,便有通天的本事,也是老虎咬天,無處下口。

  到夜間,戰天風見白雲裳老是凝著眉頭,道:」姐,別想了,真要找不到克制那混沌玄機圖的法寶,我就給他來硬的,把水龍調來,放一把火再萬弩齊射,不信那枯木頭還撐得住。」

  白雲裳搖頭:「那沒用的。三絕陣裡起作用的是混沌玄機圖,其他沒什麼東西,枯聞夫人幾個又都是高手,箭一出就可以走,就算給你燒死一些普通弟子,又有什麼用,還是破不了陣。」

  她這話有理,戰天風也只剩哼哼的份兒,腦中突地靈光一閃,想到一事,對白雲裳道:「姐,我去吩咐赤虎件事,一會就回來。」

  白雲裳道:「我跟你去。」

  「不要啊姐。」戰天風抓著他的手,「我又濁要溜去無聞莊,只是去跟赤虎說件事。」見白雲裳還是望著他,只得搖頭道:「姐,實話說吧,我是去教赤虎一個乖,看有沒有死魚撿。這法子有點陰,你們都是高手,看不起的,但我們是低手,玩玩就無所謂了,所以不要你聽。」

  白雲裳明白了,笑:「你也不是低手吧?」

  「我有一雙魔手。」戰天風嘻嘻笑,雙手作勢要抓向雲裳高聳的雙乳,白雲裳嬌笑著往後一縮,戰天風一溜煙出帳去了。

  戰天風還在和赤虎密某呢,白雲裳忽派的來請,說有人要見他。赤虎聽了一臉慢笑:「怕不是別人要見老大,就是白小姐自己要見老大吧?」

  「我這姐姐什麼都好,就是這段時間看我看得太緊了點兒,真當我是三歲的娃娃了。」戰天風幸福地嘆氣。回帳中,卻見無天佛、鬼狂都在,還多了一個家僕耍花樣的生人,戰天風道:「什麼事?」

  白雲裳:「這位說他家主人能破陣。」

  「哦?」戰天風既喜且疑,看向那家僕,道,「你家主人是什麼人,有什麼法寶可破此陣,要什麼條件?」

  「小人曲三。」那家僕深施一禮,道:「小人東家姓曲諱飛橋,人稱鵲橋仙,祕藏有異寶七夕鵲橋圖。此圖可以於虛空中化出鵲橋,藉橋取物,易如反掌。」

  「你的意思是,可以化出一條鵲橋,到三絕陣中取出混沌玄機圖?」

  「是。」曲三點頭。

  「不是吹牛吧?」戰天風大是懷疑,「就算你家主人有那什麼鵲橋圖,但那三絕陣裡混沌一片,放眼只見幻象,怎麼找得到那掛混沌玄機圖的高手桿?「

  黃三搖頭:」這個小人不知,但我家主人說能藉橋取圖,自然不會是假話。將軍只須跟小人去,與我家主人一會,自知究竟。「

  他不肯稱戰天風為天子,顯然是他家主人教他的了。戰天風也不在意,不過他是個成了精的人,只在這小小的稱呼裡,他便看得出那曲飛橋不是來送餡餅的,而是來賣黃瓜的,要想吃黃瓜,那要出得起價。

  「你家主人在哪裡?」

  「此去兩千里,鵲橋山莊."

  戰天風看白雲裳,白雲裳點點頭,戰天風明白她的意思,去看看無妨,便道:「那好,你前頭帶路,我們今夜就去。」

  戰天風幾個商議,戰天風和白雲裳去鵲橋山莊,鬼狂、無天佛留守大本營,以防枯聞夫人偷襲。戰天風和白雲裳隨即出帳,跟曲三去鵲橋山莊。

  曲三雖然也會遁術,功力不高,因此三人直到第三天響午時分才到鵲橋山莊。

  鵲橋山莊規模倒是不小,小橋流水,狗吠雞鳴,頗有幾分詩情畫意。

  眾人來到莊中,客廳坐定。不多時,那曲飛橋出來,五十來歲年紀,身材不高,精巴乾瘦一張臉,留著一撮山羊鬍,人物不中看,眼中神光倒是不弱,也算得上是一位高手。

  見了禮,分賓主坐下,戰天風早知曲飛橋必有打算,也懶的繞彎子,道:「曲莊主,你說你的鵲橋圖破得了混沌玄機圖,不知是真是假?若是能破,不知要什麼條件?」

  曲飛橋:「呵呵」一笑:「大將軍隻手翻天,果然是個痛快人。」目光朝戰天風、白雲裳臉上一掃,捋了捋山羊鬍,道:「大將軍既然這麼痛快,我也直說。大將軍的事,我盡知之,天下也盡在將

  軍掌中,缺的只是傳國玉璽而已,但混沌玄機圖為天下異寶,玄力極強,除了本人的鵲橋圖,無物可破。」

  說到這裡,他又停了下來,戰天風微一皺眉,道:「要什麼條件,莊主直說就是。」

  曲飛橋哈哈一笑,不答他話,卻道:「請小姐出來!」

  他這一招,隔山打牛,戰天風一時倒有些發愣了:「請小姐出來,什麼意思?難道想招本大神鍋做女婿?可雲裳姐就坐在這裡啊,鳳凰在上,什麼烏鴉,喜鵲敢出來現寶?」

  他看白雲裳,白雲裳只是微微而笑,並不吱聲不多會兒,有腳步聲轟隆而來,這腳步聲戰天風有些熟,記得在跑馬鎮會紅衣佛,最初也是聽到這種腳步聲,心下驚異:「紅衣佛死了中,難道這裡又有一個紅衣佛?聽這腳步聲,個頭兒絕不會比

  紅衣佛小,曲飛橋請這麼大一條春漢給他女兒做保鏢,倒也是個趣人了。」

  腳步聲聲到了廳前,戰天風抬眼,一個身影擋在了門口,大廳立刻就是一暗,戰天風往那人臉上一看,霎時就張大了嘴巴。

  這人不是條大漢,竟是個女孩子,這女孩子身材之高大,與當日的紅衣佛剛好是一對,高矮胖瘦,幾乎不差半分,卻還是有兩個地方強於紅衣佛。哪兩個地方呢?一是一對xx子,每隻都有臉盆大,若是稱重量,少也有七八斤一個,堆在胸前,就像兩座大山。這些日子,戰天風經常沉醉於白雲裳的胸之間,可若是這女孩子這對豪乳,埋首進去,非悶死不可。另一個是屁股,那屁股之大,就不叫屁股了吧,若是用鋸子橫裡鋸開,絕對可是當門板用。

  「神啊,這丫頭到底吃什麼玩意兒發起來的?」戰天風咋舌,」曲老兒找了這丫頭做他女兒的保鏢,還真是要勝過七八條大漢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