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嬌喘吁吁,火熱的唇湊在戰天風耳邊,呢聲道:「姐不怕你壞,就算你以後真的變壞了,你也放心,姐雖然會親手殺了你,但也一定陪你一起死,生生死死,好好壞壞,姐永遠都跟你在一起,永遠都是你的。」

  她的真情流露,卻反讓戰天風停止了使壞的手,緊緊地箍住白雲裳嬌軟的身子,戰天風心裡充滿了幸福,道:「姐,你放心吧,我不會變壞的,有你在,我永遠不會變壞,我會聽你的話,好好地做一個天子。」

  「好弟弟,我相信你。」白雲裳看著他的眼睛,著重點頭,四唇相接,香醉滿園。

  既然下定決心要讓戰天風做天子,那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傳國玉璽從枯離夫人手中拿回來。當日枯聞夫人攜印逃走,逸參在代戰天風擬發的聖旨中便已曉喻天下,指責枯聞夫人是偷印的國賊。枯聞夫人倒也不懼,率弟子徑直回了無聞莊。但古劍門、修竹院則各回本院,沒再混在一起,兩派也明白,大勢已去,再跟著枯聞夫人也混不出個名堂了。但即便少了古劍門、修竹院幫手,想去枯聞夫人手中搶印也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白雲裳與戰天風商議,決定兵圍無聞莊,白雲裳纏住枯聞夫人,無天佛多率高手擒殺枯聞夫人的六大弟子,只要將枯聞夫人的六大弟子捉得幾人,十有八九可逼枯聞夫人交印。

  這邊還在調兵譴將,一天夜間,枯聞夫人六大弟子之一的張玉全突然來了。求見戰天風。戰天風讓無天佛放他進來。張玉全進來,先向白雲裳抱拳行禮,復向戰天風抱拳一禮,道:「戰少俠,我師父有一個賭約,不知戰少俠敢不敢賭?」戰天風呵呵一笑:「看來我和三個老和尚打賭的事,你師父也知道了。行啊,賭什麼?」

  「傳國玉璽。」

  戰天風點點頭:「你師父也只有這個東西拿得出手了。說吧,怎麼賭?」

  「我師父布了一座三絕陣,如果戰少俠能在一個月之內破了此三絕陣,我師父願雙手奉上傳國玉璽,從此息隱無聞莊,永不出江湖。」

  「我若破不了呢?」

  「那請戰少俠從哪裡來,還回哪裡去,天子仍由玄信當。」張玉全說到這裡微微一頓,補上一句,「當然,傳國玉璽我師父也會還給玄信。」

  「算盤打得還蠻精的呀。」戰天風「嘿嘿」笑,「可我若不和你師父打這個賭呢?」

  張玉全也微微一笑,道:「戰少俠的打算,我師父已經知道,只怕行不通,我師父說了,戰少俠若不敢賭而想仗勢硬來的,我師父會自己一把火燒了無聞莊,然後攜印遠赴海外,則戰少俠就算坐上天子寶座,傳國玉璽也永不能到手。」戰天風一愣,哈哈大笑:「行啊,你師父耳朵挺尖的。」於白雲裳對視一眼,道:「你先回去,十天之後,我會來看陣。」

  「十天之後,恭迎大駕。」張玉全一抱拳,轉身自去。

  「哈,意想與本大神鍋鬥陣,可算是找對人了。」看看張玉全背景消失,戰天風打哈哈。

  「風弟,不可輕敵。」白雲裳秀眉微凝,「枯聞夫人一代宗師,她既然敢擺陣與你打賭,絕對不會輕鬆。而且你也知道,陣分兩種,一種只是以變化困人,另一種卻有玉物押陣,可吸天地之氣,陰陽變化,那種陣就可怕了。」戰天風點頭道:「我知道。像那次你和我那未過門的岳父大人搶假傳國玉璽時,進的石矮子那石林陣,就頗具玄功,但無論如何說,陣法終是死的。只要懂的陰陽變化之理,破它也不難。」

  「那是因為石林中沒有高手,若石林中隱的有枯聞夫人那樣的絕頂高手,藉陣使力,你想破它就難。」

  「姐姐呀,這還沒去看陣呢,你怎麼就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

  「我不是要長他人志氣,我是怕你輕敵。」白雲裳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放心吧我的親親好姐姐。」戰天風把她攬到懷裡,親了一口,道:「我不會輕敵的,只是說到陣法,我真的不信這世上有誰能強過天睏星師父。」

  「那就好。」白雲裳點頭。「不過也無所謂,反正也不要你去闖陣,不論枯聞夫人的絕陣有多厲害,最多我與無天佛聯手,終會找到破它的辦法。」

  聽到不要他闖陣,戰天風輕輕的嘆了口氣。白雲裳看著他:「怎麼了?」

  「什麼都不要我做,我快成大飯桶了呢。」戰天風愁眉苦臉。

  白雲裳笑了起來,「當然啊,你是天子啊,你只要秉持中正,定下治國的方針,那些具體的事情,自然不需要你親自去做。」

  「那樣好像就要少好多趣味了。」戰天風越發苦起臉。「

  白雲裳知道他的性子,喜歡冒險,喜歡刺激,什麼事都不讓他做,確實要少好多樂趣,愛憐地撫著他的臉頰,柔聲道:「風弟,你要明白,天子只有你能做,別人做不了哇!」

  「這天子其實真的沒什麼做頭,卻還引得無數人搶。」戰天風了一聲。

  「他們搶天子寶座,是想要天子的權勢,而稱做天子,是要擔負天下的責任。」白雲裳看著戰天風的眼睛,「風弟,為天下百姓,你就委屈一下自己吧。」戰天風嘻嘻笑道:「無所謂,總之只要姐姐肯陪著我就行。」

  白去裳攬著戰天風的頭,讓他靠在她柔軟的胸懷裡,心中充滿柔情,低聲道:「姐姐當然會永遠陪著你,一生一世。」

  第二天,戰天風調紅旗軍一萬精銳,由赤虎親率,開赴無聞莊。這是江湖爭鬥,都是飛來飛去的玄功高手,普通兵士用不上力,但紅旗軍人手一具手弩,萬弩齊射,不論是隻什麼鳥,都可以給他射下來,這就是戰天風的想法。高手方面,從關外三十四國調集了六名一流高手,雪狼國調了兩個,關外高手差不多調盡了,加上淨塵、淨世、嗔佛,統由無天佛率領,作為破陣的主力,白雲裳主要陪著戰天風,若無天佛率領這些人仍破不了陣。她再出手。

  十天後,大軍到了無聞莊,紮下營帳。

  無聞莊靠山而建,戰地極廣,戰天風大隊到時,剛好是傍晚時分,遠遠看去,極像一頭靜臥的巨獸,隱隱有噬人之意。

  破天風看了一會,連打兩個噴嚏,一驚一乍地道:「阿呀啊呀,這是在幹什麼啊?」裡面沒有吃人的妖怪吧?不好,他們一定是聞到生人味了。「

  白雲裳」撲哧「一笑。輕捶他一下:」我看邪的是你吧!」

  「我很邪嗎?」戰天風一臉邪笑的看看她。「那就不客氣了,呆會就拿你做晚餐吧,」

  晚飯後,戰天風一躍躍欲試的神情,白雲裳慧眼如絲立刻察覺出,道「風弟,你想做什麼?想夜探無聞莊?」

  「可不可以?」戰天風一臉期盼的看著她,「我有一葉障目湯,再加上XXX,保證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去再出來。」

  「不可以,」白雲裳大是驚訝,似乎還生怕他走了,一把就抓住了他,

  「要不這樣。」戰天風不甘心。「你陪我一起去,我也煮鍋一葉障目,你喝了,有你陪著,就算給枯聞夫人發覺也不怕了吧。」

  「不行!」白雲裳堅決搖頭。」幹什麼呀!」戰天風大是喪氣,「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乾脆退出去得了,明天就宣布,神鍋大退風戰天風退出江湖,神鍋大追風這個稱號也不要用了,」

  白雲裳「撲哧」一笑:「你是天子,本來就不再是江湖中人了嘛。

  這話讓戰天風徹底暈倒,躺在白雲裳懷裡,唉聲嘆氣。白雲裳輕吻他。道:「好風弟,你現在是萬乘之九君,是絕對不允許出一丁點險情,你忍一忍,明天枯聞夫人必會叫人來引我們看陣。

  戰天風嘆氣:「看來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到我好姐姐身上探險了,」壞手從白雲裳衣服裡伸進去,白雲裳嬌筆起來,卻不攔他,不會兒便氣喘吁吁了。

  第二天,張玉全果然來到營前求見,戰天風與白雲裳攜手出帳,張玉全抱拳一禮,道:「戰少俠,白小姐,師父請三位看陣,。戰天風揮手,:」前面帶路。」

  張玉全抱拳躬身,起身引路,戰天風命赤虎紮住軍馬,只叫白雲裳和無天佛陪他看陣,枯聞夫人擺的三絕陣並不在無聞莊中,而在莊子十里外的一個小山坳裡,遠遠看去,只見一團青濛濛的霧氣,什麼也看不到,張玉全到陣前,陣中一聲雷響,霧氣翻滾,緩緩散開,現出一座XX。

  戰天風只看了一眼,就冷哼一聲:「什麼三絕陣,不就是一個XX嘛!」枯離夫人所佈這陣,確是一個三才陣,陣分三門,按天、地、人才之理佈置,陣並不大。方圓約為一里,但往陣中看,卻好像越來越大,有山容海納之象。

  「風弟,不可輕敵,這陣中有寶。」白雲裳兩眼慧光閃閃,注意著陣中,

  「我看得出有寶。」戰天風再哼一聲,「寶有什麼了不起呀,真正的高手是不屑於用什麼法寶的,你、馬大哥、無天大師,誰用過什麼寶物,就是枯聞夫人自己,好像也只是一把劍亂逞威風吧?我跟她玩過,從沒見她用過什麼寶物。」

  「阿彌陀佛!」邊上的無天佛宣了聲佛號,「天子不可小視此陣,據我所知,此陣中寶物頗為了得,而且這陣中好像還不止枯聞夫人一個高手。」

  語音未落,又是一聲雷響,地門陣中走出一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