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破痴口中猛地狂噴鮮血,仰天栽倒,直往地下落來,邊上的潮音手快,慌忙一把接住。

  白影一閃,白雲裳飄身而至,面上淚痕未乾,眼中卻是寒光如刀,盯住潮音和德印二人道:「我說過了,我弟弟有讓歸燕城所有軍民百姓盡死地本事,但你們想要嗎?想要所有人死絕嗎?」

  德印老臉漲得通紅,白鬚顫抖,略一猶豫,終於合掌宣了聲佛號,道:「我們認輸」他看向潮音點點頭;「念經信的事,佛門再也不管了。」

  兩憎齊宣佛號,帶了破癡,轉身而去。

  看著三僧背景,白雲裳心中卻不知是悲是喜,三僧堅持的,當時又何嘗不是她堅持的,三僧失敗了,而從某些方面來說,她也一樣的失敗了。

  同時意識到失敗的,還有一個枯聞夫人。戰天風這一把火,已徹底燒掉了歸燕軍的軍心,兩面城頭上的歸燕軍早已逃得乾乾淨淨,城中雖還有數十萬燕軍,但枯聞夫人明白,不可能再有人會有鬥志了。她悄然揮手,所有人一齊後退。她一動,白雲裳霍地轉頭,道:「你自己可以走,但要想帶走玄信,那至少你的弟子中一定會有人留下。」隨著她話聲,無天佛出現在她身邊,後面跟著嗔佛、淨塵、淨世等一大群高手。

  枯聞夫人「嘿嘿」一笑:「戰小子果然了得,本座當日還小看了他。但本座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殺了玄信。」言畢,轉身自去。白雲裳、無天佛,等遠遠跟著,枯聞夫人要走,他們是留不住的,只要留下玄信就行。枯聞夫人果然沒有帶走玄信,只是帶走了傳國玉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傳國玉璽在她身上,她若不想打,白雲裳與無天佛合力也拿她無可奈何。

  (WC一下。回來繼續)

  大火緩緩熄滅,戰天風卻並沒有軍入城。這是白雲裳要求的。歸燕軍已完全潰散,不可能再有抵抗,那就不必要再揮軍進城殘殺。

  午後,歸燕王自縛出降。玄信躲在王宮裡哭,陪著他哭的還有個皇后越萍。越萍身有玄功,可以跟著枯聞夫人走,可她是歸燕王的女兒,玄信的妻子,她又能走到哪裡去?

  戰天風讓逸參給歸燕王鬆綁,也不殺他,讓他仍回宮去,以後老實聽話就是,歸燕王感激涕零,諾諾點頭。他手握三十萬大軍,更有歸燕雄城之險,卻被戰天風不到半個時辰打破,戰天風這種不可思議的手段,徹底嚇壞了他,又哪裡還敢不老實聽話?大軍駐在城外,戰天風與白雲裳進城,到玄信王宮。玄信嚇的軟做一團,與越萍伏地痛哭,哀求饒命。

  這一年多來,玄信倒又胖了好些,只是一張臉過於慘白,也不知是陽光見得少,還是嚇的。戰天風看著他,牙齒咬得「格格」響,從裝天簍裡抽出魔心刃。見他抽刀,白雲黨心中一顫,道:「風弟?」

  「姐,你放心。」戰天風點點頭,走到玄信面前,伸手揪著玄信的頭髮一下把他身子提直了。玄信驚痛哀叫:「饒命……」

  聲未落,戰天風刀光一起,「嚓」的一聲輕響,玄信身子猛又落下去,玄信又嚇得一聲慘叫,不過他馬上意識到脖子並沒有斷,戰天風並沒有殺他,隨後便覺頭髮披散下來,遮住了眼睛。

  戰天風一刀只是割斷了他的頭髮。」古話說斷發如斷頭。馬大哥,我以你的魔心刃割斷了玄信這王八崽子的頭髮,也算是給你報了仇了。你在天之靈,安息吧。」戰天風仰首向天,兩行熱淚緩緩流下。

  「風弟……」白雲裳過來,抓著戰天風的手,眼眶也含了淚。

  兩人攜手出宮,再也不看玄信一眼。

  第二天,大宮北歸,一輛車載著玄信和越萍,戰天風卻仍與白雲裳坐天風號北去,船未到天安,淨海、紅雪、三吳的順表便已先後送來。搞笑的是,三國的順表幾乎是一樣的言詞,都說是受了玄信這假天子的騙,戰天風才是真的皇十四子玄信,才是真天子,請真天子誅假玄信,即大位,以安天下。

  看了三國的順表,戰天風哈哈大笑:「這些傢伙,明顯是串通好了,哈、哈、哈、哈……」

  白雲裳坐在他腿上,雙手勾著他的脖子,也自嬌笑,笑了一會兒,看著戰天風道:「風弟,現在天下已盡在你掌中,你打算怎麼辦?」

  戰天風明白她的意思,托著她的俏七的下巴,往她唇上吻了一下,嘻嘻笑道:「天子我是一定不做的,但我的好姐姐的親老公我是一定要做。」說著裝做色迷迷的往下看。在他這個角度,可以直看進白雲裳的衣領裡去,這些日子的愛撫揉搓,白雲裳的雙乳又豐挺了很多,越發得層巒疊峰。

  「小色鬼!」白雲裳揪他的鼻子,卻皺眉道,「但你若不做天子,這場面又怎麼收拾呢?無論是關外諸王還是血狂他們,肯定都不會乾,不論你選個什麼人來代替玄信,他們都不會同意的。」

  「不乾怎麼著?還想造反哪」戰天風哼了一聲,卻又嘻嘻笑道。「姐,我們不說這個,說說什麼時候上白衣庵去吧,我可真的讒死了呢。」

  他做出一副口水橫流的樣子,逗得白雲裳一陣嬌笑,卻故意逗他道:「上白衣庵也沒用啊。我清硯師叔在坐關呢。至少要三年後才會出關。」

  「什麼」?那我豈不至少還要再等三年,我已經活煞煞的餓死了。「

  白雲裳越發嬌笑。一看她笑,戰天風明白了:」原來是騙我的,好啊,看我撓你。「去白雲裳腋下一撓,白雲裳立刻笑得軟做一團。

  說笑親熱一會,白雲裳仍是發愁,東海三僧雖然願賭服輸,言明從此不再管玄信的事,但白雲裳知道他們口服心不服。他們不服,以他們為首的佛門也不會服。而藉著佛門巨大的影響力,不服戰天風的將大有人在,天下便仍有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何況還有枯聞夫人等人,枯聞夫人加上古劍門、修竹院,同樣是一股極大的勢力,他們對江湖中人的影響,不會比佛門弱。然而若戰天風不做天子,逸參等人卻又絕對不會心服。

  躺在戰天風懷裡,給戰天風愛撫著親吻著,白雲黨身軟如穌,但一顆心卻總是飄飄的,無法安定下來。戰天風理解她慈悲的胸懷,但也沒辦法,只是下令讓逸參給天下諸候發信,尤其是紅雪等三大國,絕對不許再有戰亂發生。所有諸候國的兵都只能呆在自己國境內,誰若敢妄動刀兵,便要讓他國破家亡。四大國為首,天下諸候一一稟遵,無人敢說半個不字,整個天朝,一時間河清海晏,既無外患,也無內亂,百姓終於享受以了久違的安寧。

  天風號回到天安城,無數百姓到岸邊迎接,慕傷仁自然也來了。戰天風有些不太習慣這種場面,對慕傷仁道:「慕大哥,你搞這麼多人做什麼?是不是大家吃飯飽了都沒事幹?沒事幹種田去啊,咱也不可能天天免費發精食啊。」

  慕傷仁呵呵笑顏:「戰兄弟,你冤枉我了,他們不是我叫來的,是他們自願來的。你不知道,有飯吃,沒戰亂,這兩樣,對於天安的百姓來說,是多麼的難得呀!你帶給了他們這些,他們怎麼會不從心裡擁戴你、歡迎你?」

  他的話叫白雲裳神色一動,天安百姓如此,天下百姓也一樣,誰帶給了他們安寧,他們就會擁戴誰,即使有一部分人不服,但一小部分人終扛不住整個天下的民心。

  「我的風弟,難道真的要做天子了嗎?」白去裳在心底喃喃的低語,神情一時有些恍惚,她似乎看到了戰天風真正登上寶座的樣子,是那般帥氣,是那般威武,是那般明智,又是那般仁愛。在他的治理下,古老的XX大地煥發出勃勃生機,一切欣欣向榮,百姓安居樂業……

  回到一百天安,戰天風頭又大起來,逸參等人張羅著要讓他正式祭天登位,受天下諸侯朝拜,戰天風不知怎麼推,他根本就說不明白,說了也沒人信。真要說出來,逸參等人第一件要做的事,肯定是叫太醫,戰天風只好打馬虎眼,讓逸參等人選吉日,要大大的吉日,什麼是大大的,拖的越久就是越大,越靠近就越小,拖著再說。同時派人尋找先皇血脈,八竿子打著打不著的,統統找來,想要從中間選一個可以代替玄信的人。所以找來的這些人,戰天風都讓白雲裳先看一眼,他相信白雲裳的眼光,白雲裳說誰有天子相,他就拿誰換玄信,至於換不換得下來,逸參等人服是不服,到時再說。

  但白雲裳將這些人看了一遍,卻沒有一個人能讓她多看一眼的,反倒是越看戰天風,越看越有天子相,也是,這小子這會牛皮烘烘的,說一昏話,又很有點明君之相。

  拖的越久,白雲裳就越沒主意,好多時候她真的覺得,不如就讓戰天風做了天子,但偶爾的時候,好書主中又會生出顧忌,還隱隱有一點不好的預感,似乎前途有一個極大的阻力,但具體是什麼,她卻又不清楚。

  戰天風可不像她想得那麼多,他一面和逸參等人打馬虎眼,一面派人去找皇親,同時更傳令天下,尋找蘇晨,然後就是整天纏著白雲裳喝喝酒,日子過得不知多麼的逍遙。

  這天白雲裳突然說要坐關,要一個人靜一靜,戰天風急壞了,接著白雲裳道:「怎麼了姐,生我氣了?那我以後老老實實的,在你正式嫁給我之前我再不碰你了,好不好?」

  「不是。」白去裳搖頭,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你雖然很壞,但姐姐喜歡你壞,你不要把姐姐看得很高,姐姐不是仙子,只是一個平常的女孩子,你親我愛我,我真的很開心。」

  「有一件事,姐姐一直想不清楚,所以我要坐關,好好地想一想。」

  「什麼事情還要坐關去想啊?」戰天風搔頭,道:「那你要坐多久?別一坐兩三年,那等你出來,我早已經是死人了,得相思病死的。」

  「不許說死啊死的。」白雲裳輕輕封住他的嘴,親他一下,道:「好了,最多三天,最少一天,姐一定會出關的。」

  她說得一臉懇切,戰天風只好同意。白雲裳坐關,戰天風一時間心裡便空落落的,好在有血狂、赤虎這兩個大酒鬼陪他喝酒,勉強挨日子。

  白雲裳並沒有第一天就出來,第二天也沒出關,一直到第三天夜間,戰天風正喝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應到白雲裳在召喚他,霎時清醒,扔掉血狂和赤虎就往後宮跑。

  御花園的亭子裡,白雲裳白衣如雪,盤膝而坐。

  「姐!」戰天風歡叫一聲急掠過去。到近前,他卻猛地停了下來。白雲裳的眼睛仍是閉著的,玉臉上佛光湛湛,有一種不可親近的尊嚴。

  「風弟,」白雲裳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向戰天風,四目對視,戰天風一恍忽,白雲裳近在眼前,可他卻覺得非常遙遠,不過他馬上就明白了,白雲裳是在觀雲心法的夢境中。

  「姐,我哪裡做錯了嗎?」戰天風聲音發顫,他或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白雲裳以觀雲心法對他。

  「風弟,來,坐下。」白雲裳讓戰天風在自己面前坐下,看著他眼睛搖搖頭,「你沒錯,你很好,非常好。」

  「那你為什麼……為什麼……這樣?」戰天風不明白。

  「因為姐有些話要跟你說。」

  「風弟,你做天子吧。」

  「什麼?」戰天風又叫,心卻不跳了。

  「風弟,請你做天子,好不好?」白雲裳非常懇切地看著他,又說了一遍。戰天風終於有些明白了,叫道:「原來你坐關,又這麼嚇死人的和我說話,就是要我做天子啊?」

  「是的,」白雲裳占頭,「我想過了,你做天子,沒有什麼不可以的。雖然有人會反對,可民心思安,天下的大勢是不可違逆的,你一定會是一代明君,為天朝百姓帶來無量的福祉。」

  「那可難說的很。」戰天風搔頭,道,「姐,實話說吧,我打仗好曆害,一是因為我確實比一般人機靈點兒,二則是因為天算星師父指點和佔巧星師父的利器幫了忙。但我其實真的只有一點小聰明,或許是個好徒弟,但我真的沒有大智慧,而說到治國,那是真的要大智慧的。真的讓我做天子,我未必做得很好。」

  「風弟,你真的很好,比我想象的還要好。」白雲裳握住戰天風的手,一臉欣慰地看著他,「能認識到自己的短處和長處,那就是一個明智的人。」」那你還要我做天子嗎?」

  「是的。」白雲點頭,「這就是我要在觀雲心法裡和你說這件事情的原因,我要你記住我跟你說的話,不是在開玩笑。」

  「這樣啊。」戰天風明白了,也終於放心了,道:「好啊,姐跟我說的話,我當然會牢牢記住的,但你要說什麼呢?」

  「你做了天子,如果以後變得昏庸暴虐,我會親手殺了你。」

  白雲裳眼中慧光如電,恍似直要看入戰天風的心裡去。戰天風神情嚴肅,用力點頭:「好的,姐,如果我以後變成個壞傢伙,那你就親手殺了我。」

  「不過我相信你不會變壞的,我的風弟,一定會成為天朝有史以來最英明最偉大的君主。」白雲裳撫著戰天風的臉,一臉迷醉。

  她從南雲心法裡出來,戰天風立即感應到了,手一伸,把白雲裳摟在了懷裡,先狠狠地親了一口,恨聲道:「壞姐姐,就一張爛椅子叫人真還當什麼大事情,嚇死人了。我就要壞,偏要壞,看你怎麼辦。」一雙手無處不至,到處使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