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阿彌陀佛!」白雲裳忽地低宣一聲佛號,飄身而起,身起劍出,在潮音一刀堪堪砍上鐵鏈時,一劍架開。

  「大師,得罪了。」白雲裳長劍一回,支取又格開了這一刀,潮音心中驚怒,左手大袖忽起,那袖子剎那間竟變得有十餘丈長,舞出漫天袖影,自己卻在袖影中一刀斬向鐵鏈國。他這漫天長袖可不是幻象,而是他苦練出來的風雲袖,乃是真功夫,他知道白雲裳了得,也不盼能傷了白雲裳,只盼遮得住白雲裳視線,抽空斬斷鐵鏈就行。

  白雲裳當然也知道他的想法,又如何能讓他得逞,長劍輕舞,於漫天視影中,準確地找到潮音的刀,一劍格開,潮音自不甘心,長袖亂舞,身子急旋,圍著鐵鏈風車一般轉動,尋找機會。白雲裳則守定鐵鏈不放鬆,她雙腳站在鐵鏈上,鐵鏈雖不住地拖動,她卻站得穩穩當當,身子隨著潮音的進退而在鐵鏈上前後滑動,且進且退,但總之不離鐵鏈一步,叮叮噹噹聲中,潮音斬出的數十刀盡數被格開。

  身當大戰,白雲裳又換上了白衣,人在鐵鏈上滑動,下面是給轟天雷攪得黃泥泛起的護城河水,她的身影倒映在水中,卻正如一朵出汙泥而不染的白蓮花。

  遠處靈力波動,卻是枯聞夫人率六大弟子還有修竹院、古劍門兩派高手聞聲趕來,便要過來助力,這一面無天佛的徒弟嗔佛加上淨塵、淨世還有關外三十四國以及雪狼國高手也要齊起應戰。戰天風卻厲喝一聲:「都不要動」看向李一刀,喝道:「李一刀」!

  李一刀早有準備,聞聲下令,調整了發射角度的輕車弩以五不求上進輛一組,對空急射,在白雲裳、無天佛上方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箭雨。

  上次對雪狼國,僅以七喜一國之力,財力有限,車弩造的不多,但這一年多來,關外三十四國傾全力打造天軍,更新了大量裝備,不僅是連環弩馬換了甲,也造了大量車弩,現在李一刀手中中車弩有兩百輛,輕車弩更多達五百輛,所以他才能闊氣到以五十輛一組來進行齊射。

  所有趕來的人中,除了估聞夫人能以絕世神功仗劍氣震開勁箭強闖箭陣,其他任何人都不敢強闖這樣的箭陣,即便是手中有盾牌也不行。而在這時候,轟天雷也給拉出了護城河,潮音不得不退。

  破癡、德印合力,本來要略強於無天佛,但破癡受傷後功力減弱,兩人合力,也只勉強與無天佛打成平手。眼見轟天雷收回,無天佛哈哈一笑,雙掌齊出,兩股如濤的掌力狂砸向雙憎,自己卻往後一跨,退了回來,與白雲裳一左一右,官運亨通在了九天轟雷機旁邊。

  三僧知道破不得轟天雷,德印道:「先退回城去。」三僧手中沒了盾牌,都不敢再硬闖箭陣,只得從側面饒過箭陣形,回到城中。

  三僧回城,轟天雷第四雷又已射出,既有白雲裳、無天佛相護,又有箭陣檔前,三僧和估聞夫人也只有看著轟天雷砸城,毫無辦法。

  白燕城大將燕子磯感受著轟天雷轟擊城牆的震天世響,面色如土,「城要破了,城要破了!」他往後退,破癡忽地現身擋在他前面,厲喝:「你也再退一步,我先殺了你!」受傷後的破癡雙眼通紅,再無半點有道高僧形象,卻像一條傷後更加兇殘的瘋虎。

  「大師饒命!」燕子磯嚇得一個踉蹌,差點跌翻。

  潮音、德印也跟了來,德印道:「師弟!」破癡不應他,隻惡狠狠地盯住燕子磯,道:「城破,我陪你死;你若先逃,我一定先砍下你的腦袋!」「末將不敢,不敢。」燕子磯被他的兇神惡煞的樣子嚇破了苦膽,點頭不迭,枯聞夫人過來。臉上也是一臉急怒,看潮音、德印道:「想不到那小賊竟然把拋石機做得這麼大。」

  潮音道:「這東西叫九天轟雷機,上次平波國和巨魚國相爭,他就是藉這九天轟雷機,以一艘船一夜之間砸沉了巨魚國整整一支般隊。」

  德印搖了搖頭:「這小子雖然逆天不敬,但確是有非常之能。」

  「什麼非常之能,不過一點雕蟲小技而已。」破癡厲喝,對燕子磯道,「日燕有三十多萬官守軍,就算城牆破了,也可一戰,你調重兵來,哪裡城破就堵在哪裡,只要捨命力戰,我就不信那小賊今天能進城。」

  枯聞夫人點頭:「對,調重兵,哪裡城破就堵在哪裡。」

  潮音、佛印也一齊點頭,潮音想到車弩的箭雨,道:「弓箭威力大,多調弓箭手。」他幾個人這麼一說,燕子磯膽子也大了點兒,連命聲應命,看準轟天雷轟擊的那一段城牆,調集重兵佈在牆後,尤其調集了大量弓箭手,下決心拼死抵抗。他不下死決心也不行,破癡寸步不離地跟著他呢。

  在轟擊到第七雷時,一段城牆終於轟然倒塌,現出一個十餘丈長的大口子。天軍齊聲歡呼,城上歸燕軍卻是齊聲驚呼,歡呼與驚呼聲中,破癡的聲音破空而出:「拼死血戰,力護天子!」

  然後是燕子磯聲嘶力竭的叫聲:「誰也不許退,誰退我先斬了誰!」

  透過漫天的灰塵,戰天風、天雲裳都看清了斷牆後擁堵的歸燕軍,看清了嘶叫的燕子磯和他身後雙眼血紅的破痴。

  白雲裳黯然神傷,戰天風卻是微微冷笑,手一揮,早有準備的軍士推出十具水龍,一字排好,隨即往水龍裡灌酒。這是從關外帶來的燒刀子,當日燒死數萬雪狼軍的正是這種酒,雪狼王一眼看到,心中猛地抽了一下,即使是無天佛,看到水龍,也是臉色微變。

  「等等!風弟,等一等!」白雲裳急叫。

  「姐,沒有用的。」戰天風知道她想要做什麼,搖搖頭,但還是揚起了手,止住水龍的發射。

  白雲裳看向斷牆後的潮音、備印,長聲道:「三位大師!」你們親眼看到了,我弟弟說能破城,就能破城。你們還是收手吧,免得多所殺傷。「

  「你破得了城,但你破得了人嗎?」破癡厲叫,「城中還有三十萬守軍,還有上百萬百姓,你殺得光嗎?」

  「你敢再打一賭嗎?」戰天風霍地上前,戟指怒喝,「你若敢賭,我今天就將歸燕城所有的人斬盡殺絕。」

  「風弟!」白雲裳顫聲叫著。戰天風咬了咬牙,看向三僧,「嘿嘿」一笑,厲聲道:「看在我姐的面子上,我不會做的太絕,但你們既然不死心,那就讓你們這些木魚腦袋見識一下我的手段。」手一劈,「發射!」

  聲落,十具水龍一齊噴射,十條碗口粗的酒柱如白龍般急射出去,射進歸燕城。水龍沒有防護,所以排列在九天轟雷機的後面,離著歸燕城約有近兩百丈的距離,但水龍的酒柱一射千丈,將歸燕城城牆以內數百丈的地方,盡數灑上了酒。

  歸燕軍在城牆缺口處嚴陣以待,等著天軍衝進來,不想等來的卻是一陣天降的酒雨,一時間個個莫名其秒,有那好酒的,聞著酒味兒,竟還張嘴接酒喝,和當日在西風的雪狼兵一模一樣,但城外眼看著這一切的雪狼兵,色起昔日的記憶,卻是心膽懼寒。

  白雲裳曾將戰天風在西風創造的諸般奇蹟細說給三僧聽,歸燕宮不明白,三僧一看酒雨,立即就明白了。破癡狂嘶:「這小賊要放火,大家快退!」

  潮音、德印也同聲驚叫:「快退,大家快退!」

  枯聞夫人還沒明白,叫道:「放什麼火,怎麼放火?」

  三僧哪裡有時間和她細說,只叫眾軍快退,但燕子磯為破痴所逼,調了大量軍隊來,以斷城缺口為中心,五百丈內,成扇形佈置了四五萬軍隊,一層者著一層,又豈是說退就能退的?

  李一刀點了一枝火箭,看戰天風手一劈,鬆手放箭。他箭法了得,竟在空中笛中了條正在往城裡噴射的酒柱,那條酒柱立時淩空燃燒起來。水龍變成火龍,狂撲進城中,未等入地,又引出更多的火龍,只一剎那,將城牆缺口處千丈方圓,燒成一片火海。

  除了像三僧這樣會玄功的高手,包括燕子磯,千丈方圓內,所有人都在一剎那間陷身火海,慘叫狂嚎之聲,遠聞數里,聞者心膽俱寒,只以為到了人間地獄。

  「阿彌陀佛!」白雲裳低宣佛號,潸然淚下。

  三僧與枯聞夫人等一干高手遠遠立在空中,人人呆立,個個變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