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所有人都忙,惟有戰天風無事可做,正如他自己說的,天子天子,天大的架子,擺個架子就行,其它的一切不必他操心,沒什麼操心,便和西風國的酒乾上了,喜壞了西風國的御廚,巴兒巴兒的搜羅各種好酒獻上來。

  這天晚間,晚飯後就沒見著白雲裳,戰天風以為她早早休息了,便一個人慢慢喝著小酒,有些想睡了,心中突然生出感應,白雲裳在叫他。

  「雲裳姐還沒睡啊。」戰天風奇怪起來,感應到白雲裳是在後花園,過去,果見白雲裳在後花園裡,她穿著一襲月白色的晚裝,一頭烏髮鬆鬆的挽著,站在滿園的繁花中,卻不知花是人,還是人是花。

  戰天風眨巴眨巴眼睛,又四下看了看,白雲裳奇怪起來,道:「風弟,你看什麼呢?」

  「雲裳姐,原來真是你啊。」戰天風嘻嘻笑:「我還以為是花仙幻化的呢,這麼漂亮。」

  白雲裳明白了,咯咯嬌笑,道:「風弟,我發現你很會哄女孩子開心啊。」

  「那又有什麼用?」戰天風愁眉苦臉:「到現在也一個女人沒撈著,半夜醒來,床上好象有個東西,反手一摸,冰涼,原來是個酒罈子。」

  白雲裳越發嬌笑,道:「你要女人還不容易,這宮裡要多少有多少啊。」

  「真的啊?」戰天風眼睛一亮:「姐姐真的不管我?那我可左擁右抱了。」

  白雲裳卻搖了搖頭:「不,我要管你,我可不許你成為貪戀酒色的荒淫大帝。」

  「看來還是只有抱著酒罈子睡了。」戰天風苦起臉。

  白雲裳咯咯笑,雙手抓了戰天風手,看著他眼睛,道:「風弟,你真的這麼聽姐姐的話嗎?」

  「當然。」戰天風點頭:「你是我姐,只要你開口,任何事我都會做。」

  戰天風回看著白雲裳的眼睛,白雲裳的眸子裡清明如水,但白雲裳想要說的話,戰天風卻能從她的眼眸裡看出來。

  事實上戰天風之所以不願揮軍入關,一不是為了當天子沒意思,二不是怕耽誤找蘇晨,而是因為白雲裳,這中間真正的障礙是白雲裳與佛門之間的矛盾,戰天風必須要白雲裳想清楚了,他才能最終決定。

  「謝謝你,風弟。」白雲裳眼中透出感激之色,道:「姐姐求你件事,揮軍入關去,好嗎?」

  「好。」戰天風毫不猶豫的點頭:「不過雲裳姐,這中間有個麻煩,逸參那些傢伙認定我是真天子,一旦入關,不把傳國玉璽搶回來把玄信趕下位,他們是不會甘心的,也不會聽任何人的話,而我若真去坐那張爛椅子,東海三神僧一定不願意,到時你怎麼辦呢?你先要跟我說清楚,我可不想看我仙子一樣的姐姐愁眉苦臉的樣子。」

  這中間的矛盾,白雲裳已經想了幾天,今夜叫戰天風來,是她心中自認已經想好,可戰天風一說,她卻仍覺得身子一陣陣發軟,情不自禁的靠向戰天風,道:「風弟,抱著我,好嗎?」

  戰天風伸手,抱著白雲裳,薄薄的晚裝下,她的腰肢是如此的軟弱。

  「是的。」白雲裳輕輕的嘆了口氣:「到今天,只怕是先帝重生,親口跟西風王他們說你是假的玄信是真的,西風王他們也不會信,而天子的正統是絕開不得玩笑的事情,他們一定會搶回傳國玉璽把玄信趕下位。」

  「是啊。」戰天風也嘆了口氣:「上次還可以找個開溜的藉口,這次不同啊,這次在他們眼裡,擺明了是玄信搶了我的椅子,他們怎麼肯甘心,但是東海三神僧代表的佛門也是絕不會妥協的,到時衝突起來,雲裳姐,你要怎麼辦呢?」

  白雲裳抬眼看向遙遠的夜空,好一會兒,才道:「天地為輕,民生為重,想想戰火中悲苦無依的百姓,其它任何東西都不重要了。」

  懷中的身子是如此的柔軟,卻又是如此的堅強,戰天風心中一陣感概,道:「雲裳姐,你和馬大哥一樣,都是了不起的人。」

  「不。」白雲裳抓著戰天風貼在她腹前的手,道:「風弟,你才了不起,我為你驕傲,真的,我想馬大哥在天之靈,看到天朝因為你而恢復平靜,百姓因為你而安居樂業,他也一定會非常開心的。」

  戰天風本來還有些猶豫,雖然白雲裳下定了決心,但他知道白雲裳將來必定會受到的壓力,他不願意看到那一天到來,但聽到這句話,他心中突然就下定了決心,點頭道:「好,那我們明日就進關去,把那些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傢伙通通打服了,天下再沒有戰爭,那麼馬大哥在天境喝酒的心情也會好起來。」

  說到這裡想到一事,抱著白雲裳的手一緊,道:「雲裳姐,有件事要先說清楚,到時和佛門起了衝突,你一定不能做傻事,決對不能傷害自己,你答應我嗎?」

  「我答應你。」白雲裳點頭,她的頭微微後仰,臉貼著戰天風的臉,輕輕的摩挲著,戰天風的臉有點子發涼,但她心中卻感受到了無比的溫暖。

  第二日,戰天風下令揮軍進關,天軍經過補充,仍為二十五萬,血狂赤虎的紅黑兩旗軍也同樣補足了十萬人,雪狼兵五萬,共四十萬大軍進關。

  早在發兵之前,逸參等關外諸王便聯名給歸燕紅雪淨海三吳四大國寫了信,說明玄信是假天子,傳國玉璽是以卑鄙手段從真天子手中搶去的,真天子現在關外,已得關外三十四國擁戴,讓四大國立即率關內諸國來關外迎立天子。

  四大國得信,又驚又怒又怕,他們當然不相信什麼真天子在關外的鬼話,明擺著是戰天風想要爭天下而已,但五犬被戰天風掃滅的消息早已旋風般傳回關內傳遍天下,戰天風這不可思議的手段又不能不讓他們害怕,一接到信,四大國立時把先前打得頭破血流的事忘到腦後,湊到一起商量起來,一致的意見是,戰天風竟然能滅掉五犬,實力太強,大家必須盡棄前嫌,聯手應對,否則若給戰天風個個擊破,那大家就全完蛋了,於是就在戰天風揮軍入關的同時,四大國也調兵遣將,趕赴天安,準備給戰天風一個迎頭痛擊。

  四大國這次下了血本,紅雪歸燕淨海都是頃家底而出,各調三十萬大軍,三吳也湊了二十萬,總數一百一十萬,號稱兩百萬,先一步在天安城外擺下戰場,以三吳歸燕為中軍,紅雪淨海為左右兩翼,總結上次敗在五犬手中的教訓,四國商議,這次一定要相互應援,攻左則右應,攻右則左應,攻中則左右齊應,再不能讓戰天風個個擊破,而白雲裳當日告訴他們注意背後突襲的事也想到了,各有部署,總之一句話,自認為萬事俱備,信心十足,定要一仗打垮戰天風。

  戰天風得報,並不放在心上,惟一擔心的是大戰一起,多所殺傷,到時白雲裳會難過,和白雲裳說起,白雲裳卻已經想清了,道:「亂而後治,若一戰而天下太平,比長久的戰亂,百姓要幸運得多,風弟,你儘管放手而為。」她倒是擔心四國聯軍太多,道:「不過四國聯軍有一百多萬人,怕有一場惡戰,風弟,你說這一仗要怎麼打?」

  她希望戰天風能再出奇計,戰天風卻哈哈一笑,道:「雲裳姐,這個不要你擔心,耗子再多,那也是餵貓的貨。」

  他笑得輕鬆,白雲裳卻反而擔心了:「風弟,你可不能大意,四大國雖然見了五犬象耗子見了貓,但他們打了這麼久內戰,也還是有些戰力的,人數又多得多。」

  「不是我大意,而是我手中有利器。」戰天風笑。

  「利器?什麼利器?」白雲裳沒明白。

  「連環甲馬啊。」戰天風嘿嘿一笑:「連環甲馬對付輕快的胡馬,說實話是有些趕鴨子上架,必得先造勢,再藉地利,步步算好才能起作用,而天朝軍隊不同,步兵為主,擺一個陣,就象一隻大肥豬一樣,想要挪一步都非常困難,連環甲馬用來對付步兵,那才是真正的好鋼用在了刀口上,用對了地方。」

  白雲裳明白了,不再擔心,只是宣了聲佛號,戰天風明白她的意思,道:「雲裳姐,你放心,只要打垮了四國聯軍,我不會趕盡殺絕的。」

  「謝謝你,風弟。」

  「要你謝我做什麼?」戰天風笑,哼了一聲:「只盼四大國識趣才好,若是敗了仍死纏不休,嘿嘿,血狂赤虎那兩小子殺人可是有癮。」

  白雲裳又唸了聲阿彌陀佛,她也只能念一聲阿彌陀佛了。

  這日戰天風大軍進了白虎關,天安外圍四關,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時卻都已形同虛設,上次四國聯軍在白虎關外敗給了五犬,這次乾脆放棄了白虎關,任由戰天風大軍長驅直入。

  戰天風並不急,得到四國將聯手應戰的消息,他就一直讓大軍慢慢走,一點兒也不性急,血狂赤虎不明白,急得做猴子跳,惟一明白的只有雪狼王一個,戰天風這是在消磨四國聯軍的銳氣,同時也可以節省天軍的體力,免得趕到天安城外,天軍卻成了疲兵,仗就不好打了。

  戰天風進白虎關,索性下令在關中休整三天,第二天晚上,戰天風正和白雲裳閒聊,白雲裳忽地神情一凝,對戰天風道:「風弟,我出去一下。」

  「怎麼了?」戰天風疑惑的看著他,但話一出口他就明白了:「東海三神僧找來了,是不是?」

  「是。」白雲裳並不瞞他:「他們想要見我,有些話要跟我說,而我也剛好有些話想跟他們說,我去去就來。」

  「雲裳姐,你要記得答應過我的話。」她說得輕鬆,戰天風卻一臉緊張:「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小傻瓜。」白雲裳心中感動,伸臂抱了抱他,柔聲道:「放心好了。」

  看著白雲裳離去,戰天風卻怎麼也不安心,一咬牙,取出煮天鍋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悄悄跟上白雲裳,他知道白雲裳可能會發現他,但他並不怕白雲裳生氣。

  白雲裳出了白虎關,關外數里外一個小山包上,潮音等三僧並肩而立,白雲裳過去,宣了聲佛號,道:「三位大師相召,不知何事?」

  三僧相視一眼,似乎一時不知如何開口,德印宣了聲佛號,道:「白小姐這次促使令弟收回關外三十四國之地,尤其一舉掃滅五犬,不但報了先帝之仇,更徹底絕滅了五犬對我天朝的威脅,實在是功德無量,阿彌陀佛。」

  「這是我弟弟的功德,我並沒有出什麼力。」白雲裳也宣了聲佛號,看著三僧,道:「但三位大師召喚雲裳,不會就只這件事吧?」

  三僧又相視一眼,破癡衝口而出:「我們想問,戰天風率軍入關,想做什麼?他真的想爭天下做天子嗎?」

  「我可以讓我弟弟明天就撤軍。」白雲裳直視著他。

  「什麼?」她這話過於直接,三僧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白雲裳接下去道:「並且可以讓天軍和胡騎不進黃沙關一步,至少在我弟弟這一生的歲月裡,可以做到這一點。」

  「胡騎不進黃沙關一步?」德印低呼一聲。

  「是。」白雲裳微微抬起下巴,她並不是個輕浮的女子,無論是驕傲還是沮喪都是負面的情緒,以她的修為,這些情緒輕易不會泛起,以前在任何情況下,三僧都沒見她有過這些情緒,但上一次在燕江邊上和這一次,三僧卻已兩次在她臉上看到了這種驕傲的情緒。

  「那真是太好了。」潮音一臉欣喜,高宣一聲佛號:「阿彌陀佛,白小姐此舉,可真是天大的功德了。」

  「但天軍撤出關外以後呢?」白雲裳看著三僧,眼中發出銳利的光芒:「關內就此大平了嗎?四大國之間再也不會打仗了嗎?所有諸候都會甘心臣服於玄信腳下嗎?」

  「這。」三僧都是一愣。

  「九鼎現世,紅雪淨海三吳爭霸之心已給九鼎激起,玄信無德,歸燕也沒有助他攝服天下的實力。」說到這裡白雲裳微微一停,掃視三僧:「上次四國爭霸,三位大師是看到了的,我可以肯定的說,只要天軍一撤,四大國馬上就會在天安城下打起來,三位大師認為我說得對嗎?」

  三僧都有些發愣,呆了一會,潮音點點頭,道:「很有可能。」

  「那麼天軍撤出關外有什麼意義?胡騎永不入關又有什麼意義?」白雲裳語氣有些激動起來。

  三僧默然。

  「我弟弟其實並不想揮軍入關,是我求他出兵的。」白雲裳語氣一轉。

  「是你讓他出兵進關的?」三僧諤然。

  「是。」白雲裳點頭:「天朝外患已除,但內患未消,所以我求我弟弟揮軍入關,掃平內患,讓百姓從此過一點安居樂業的日子。」

  德印道:「你的意思,是讓天軍威攝四大國,讓四大國就此收手,永不生爭霸之心?」

  「是的。」白雲裳點頭:「四大國當然不會甘心臣服,但我弟弟會打到他服,誰不服,誰就會國破家亡。」

  三僧都有些發呆,白雲裳說這話的語氣,真的不象他們認識的那個白雲裳。

  「四國都是控甲百萬的大國,想要打服他們,並不容易吧。」潮音看著白雲裳:「如果內戰長久不息,百姓可能更苦。」

  「亂而後治,遠勝於久拖不決。」白雲裳斷然搖頭:「至於我弟弟的本事,三位大師應該看得清楚,兩個月前,天朝還在五犬的鐵蹄下哭泣,但僅僅兩個月後,這世上已不再有五犬存在,在此之前,他還以一艘天風號就掃滅了巨魚國龐大的艦隊,這都是不可思議的奇蹟,但在我弟弟手中,卻是易於反掌,四大國百萬大軍,當日擋不住五犬三十萬精騎,又憑什麼來阻擋我弟弟的天軍,借我弟弟一句話,耗子再多,也只是餵貓的貨。」

  三僧久久無言。戰天風創造的奇蹟實在過於驚人,僅僅兩個月不到,五犬居然被滅族了,這實在是任何人都不敢想的事啊。

  看三僧無言,白雲裳激動的情緒略為平復,道:「三位大師,我知道三位大師的來意,是希望我弟弟撤軍,不要打內戰,現在我的話都說明白了,我弟弟可以撤軍,明天一早就可以撤出關外去,只要三位大師應我一句,四大國從此收手,內戰永不發生,我只要這一句話,若三位大師自認這一句話也應不了,那就不必再多說了,請冷眼旁觀就是,最多三個月,我弟弟會掃滅天朝所有的戰火,天朝百姓,將因為他而重亨和平。」

  「然後呢。」破癡忽地崩出一句:「就算戰天風有通天之能,將四大國盡數打服了,然後呢,然後就該戰天風做天子了?」

  「百姓為重,君為輕。」白雲裳回視著他:「如果我弟弟能帶給天下百姓平和安樂,他做天子,又有什麼不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