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你奉天子令?」金狗一諤,驀地裡仰天狂笑:「你是說玄信小兒嗎?哈哈哈哈,你蒙誰啊,玄信正叫我爹呢,他敢叫你來打我?哈哈哈,不信你看。」說著從懷中掏出一道明黃詔書,正是玄信請求認他做義父的降表。

  「你錯了。」雪狼王冷哼一聲:「玄信小兒只是女人懷中的一條哈叭狗,抽他一鞭他除了哇哇叫,牙都不敢衝你齜一下,可以說狗都不如,但給我下令的,乃是天降的真龍,金狗,你只是一條狗而已,得罪了真龍,你只有死路一條,聽我勸,早早投降,或可給你族人一條活路。」

  「不是玄信,還有什麼天子?」金狗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神情忽地一動:「難道是戰天風那個小混混,他又來了關外?」

  無天佛當日請莫歸邪助力對付戰天風,自然說及了戰天風假冒天子之事,後來雪狼王大敗,西土震動,金狗對戰天風的事自然又知道得多了一些,所以這會兒便猜到了。

  雪狼王神色一肅,厲聲道:「金狗,你敢辱及天子,本王誓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雪狼王當日大敗,對戰天風可說是又恨又怕,這次主動來給戰天風效力,是逼不得已,知道惟有依附於戰天風,雪狼國才有可能保存下去,否則遲早會給九胡五犬吞掉,騙術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的,但俯首效力,卻不是說不記仇了,只要恢復元氣,一亙有機會,他一定會報仇,進關前雪狼王就是這麼想的,然而見了戰天風,親見戰天風部署對付五犬的戰法,步步殺機,神鬼莫測,就如當日葫蘆峽一戰,死到臨頭方知刀從何處而來,當時就驚出了他一身冷汗,對當日葫蘆峽一戰,雪狼王心中實在還有兩分不服氣,但這次看了戰天風對付五犬,他便徹底服氣了,也徹底打消了以後找戰天風報仇的妄想,他從心底裡畏懼敬服戰天風,所以也聽不得金狗說戰天風是什麼小混混的話。

  金狗看他反應激烈,又是一諤,嘿嘿一笑:「你這匹狼看來是給那小混混打掉了野性,變成搖首乞憐的家犬了,嘿嘿,我倒要看看,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馬鞭一揮:「攻峽,先殺了雪狼王,再回頭捉那小混混。」

  雪狼王轉身回峽,金狗揮軍猛攻,雪狼軍戰力之強,還略在五犬之上,雖然人少得多,也沒有車弩那樣的利器,但狼尾峽比狗頭峽要險峻得多,易守難攻,金狗攻了一日,死了數千人,未有寸進。

  當天夜裡,金狗悄然撤走,掩回狂風峽來,他的想法,由狂風峽進天朝,再從黃沙關殺回來,橫穿雪狼國,則不但可解黑狗城之圍,更可掩襲雪狼王和狗頭峽天軍的後路,一舉扭轉不利之勢。

  大軍未到狂風峽,前鋒來報,狂風峽也攔著一支天軍,金狗驚怒交集,揮軍掩至,果見峽前立著一支大軍,也是關外諸國的聯軍,但這支打著天軍旗號的聯軍與金狗印象中關外諸國的軍隊極不相同,立在峽前的這支軍隊有著一種超乎想象的鎮靜,看著五犬大軍掩至,竟是一動不動,這時太陽剛剛出來,晨陽照在鐵甲上,竟彷彿是靜止的。

  金狗的狂怒和殺氣,碰上這種超然的鎮靜,突然之間就給撞得粉碎,有一縷寒氣,從他的後背心裡嗖嗖嗖的升上來,他不由自主的就打了個冷顫。

  不過金狗的悍氣馬上又升了起來,打馬出陣,厲喝道:「誰是戰天風,出來答話。」

  「春眠不覺曉,突聞狗聲吵。」戰天風曼聲長呤,緩步而出,斜眼瞟著金狗,伸指一點,道:「咄,此峽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狗要從此過,留下狗頭來,你是哪來的野狗,報名。」

  白雲裳緊跟在戰天風身後,白衣古劍,玉容如雪,晨風輕輕吹動她的裙衫,飄飄若仙,包括金狗在內,五犬數十萬大軍,絕大部份人的眼光沒去看戰天風,反都落在了白雲裳身上。

  但白雲裳卻只看著戰天風,嘴角微微含笑,眼光是那麼的柔和,那麼的親切。

  金狗好不容易才把眼光從白雲裳臉上移開,看向戰天風,眼光一凝,即驚且疑,喝道:「你就是戰天風。」他想象中的戰天風,該是一條威風凜凜的大漢,但眼前的戰天風,單單瘦瘦,可也太不相稱了。

  「天子在此,胡狗還不下拜。」一邊的魯能厲聲喝叱。

  戰天風卻是呵呵而笑:「狗要會下拜,非妖即怪,啊呀,還是不拜的好。」

  邊上的白雲裳撲哧一笑,戰天風扭頭看她,晨陽照在白雲裳臉上,她的臉彷彿會發光,戰天風不由大讚:「雲裳姐,你真的好漂亮,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唉,可惜現在沒有大雁飛過。」

  白雲裳一時沒明白,道:「大雁飛過怎麼了。」

  「大雁要是飛過,一定會落下來,沉魚落雁,這可是古話了。」

  「你啊,淨胡扯。」白雲裳咯咯嬌笑,兩邊數十萬大軍,無不為她笑聲所吸引,彷彿有一陣清風,拂過所有人的心中,戰場上空濃重的殺氣竟在這一剎那消於無形。

  金狗呆看著白雲裳,愣了好一會兒才道:「你莫非就是天朝第一美女白雲裳?」

  白雲裳抬眼瞟了他一眼,眼光隨即又回到戰天風身上,不理不睬。

  金狗嚥了口唾沫,轉眼複看向戰天風,道:「你真的就是戰天風?」

  他羅里羅嗦,卻不知他對剛才問白雲裳的話,勾起了戰天風的怒火,白雲裳當日說要來嫁給金狗,雖然戰天風也知道白雲裳只是激他一下,可只要想到這件事戰天風就怒火上衝,眼發銳光,向著金狗一指,厲喝一聲:「金狗,不要再叫了,識相的,自己砍下狗頭來,或許我能饒你一族性命,若說半個不字,我會將你一窩狗崽子斬盡殺絕。」

  戰天風這一指,腳並未動,但卻帶了鷹翔之意,隱含威凌天下之勢,金狗一眼看到,心中竟不由自主的生出怵意,一時又驚又疑,他一直看不起戰天風,直到這會兒,戰天風突然於一指之間現出王者之象,他才知道戰天風果非等閒,心下暗叫:「難怪雪狼王一敗之下,由野狼變成了家狗,這小子果然有幾分邪門。」

  白雲裳雖只看著戰天風,金狗心神的變化卻逃不過她慧心,抬眼看向金狗,微微一笑,她這一笑的意思,金狗自然明白,不是因為喜歡他所以對他笑,而是他好笑所以看了他笑,一時又羞又怒,暴叫一聲:「進攻,給我把這小子撕成碎片。」

  隨著他的馬鞭,五犬精騎呵呵狂呼,真如一群爭食的惡狗。

  與五犬的狂呼亂叫不同,天軍始終悄立無聲,看著五犬撲近,中軍令旗晃動,排在最前面的一萬輕騎往兩邊疾馳開去,露出後面烏壓壓的連環甲馬。

  當日戰天風情急抱佛腳,只打了一堆鐵片子披上算數,這一年多來魯能精練十萬重騎,人和馬的披甲全部重新打造,更將所有的披甲都漆成黑色,這是他從戰天風教他的心戰之法中學到的,黑人黑馬黑甲,敵人看上去,烏壓壓的就是一片黑。

  黑色,死亡的顏色,當一片黑的連環甲馬狂馳而至,敵人心中感受到的,就是死亡的氣息。

  「連環甲馬。」一眼看清烏壓壓的鐵甲騎兵,金狗大吃一驚,當日雪狼王在戰天風的連環甲馬下全軍覆滅的事,他當然是聽說過的,雪狼王的精騎對付不了連環甲馬,他當然也做不到,驚惶急叫:「退,快退。」

  這時五犬前鋒離著天軍已不到百丈,馬馳如風,軍令傳下,又往前奔出了數十丈,急急勒馬時,魯能令旗一揮,五萬連環甲馬已迎頭撞了過來。

  五犬前鋒被後軍擠著,撤退不及,剎時間人仰馬翻,後軍狂撤,好不容易與那些鐵甲怪物脫離接觸,早等在一邊的十四萬天軍輕騎又殺了上來,五犬敗勢已成,無力迎戰,一直退出二十餘里,金狗始才收住殘兵,卻已折了近萬人,金狗三十萬精騎,數日之中摺了五萬有餘,全軍已不到二十五萬,清點殘兵,金狗暴跳如雷,與諸將商議一日,卻是無力脫困,雖仍有二十多萬精騎,但狗頭狼尾兩峽打過了,打不通,狂風峽更不用說,有連環甲馬堵著,兵力再多十倍也衝不過去,翻越亙野山不可能,若要去攻那奇險無比的野人峽,那還不如回頭再攻狼尾峽。

  商議一日,沒有辦法,金狗下令,進軍進入大戈壁,繞道回黑狗城去。

  戰天風一直擔著心事,怕金狗急怒之下回頭再攻狗頭峽或狼尾峽,金狗兵多,若不惜代價狂攻,很有可能打通一峽,雖然金狗若回頭攻峽,戰天風自會揮軍牽制,但十九萬天軍對著金狗二十多萬精騎,他可沒有勝算,連環甲馬以靜打動是利器,若是平原野戰,重甲反是拖累,而戰力最強的紅黑兩旗軍又已深入大戈壁,無論如何不及回援,那時情勢就要糟得多,雖然就算金狗回到黑狗城,戰天風借雪狼九胡之力仍有絕滅五犬的把握,但那勢必是一場又一場的惡仗,那不是戰天風想要的。

  但金狗卻真的揮軍進了大戈壁,得到消息,戰天風仰天狂笑:「天奪其魄,五犬當絕。」

  他並不知道神狗巫師死前說的這句話,但從他口中冒出來的,竟與神狗大巫師的話一模一樣。

  詭異之至!

  金狗遁入大戈壁,戰天風率十四萬天軍輕騎跟進,魯能五萬重騎則去了鐵甲,由狗頭峽入五犬,與鮮于誠雪狼王合兵一處,齊攻黑狗城。黑狗城雖是五犬的都城,其實不大,城牆也不高,若放在天朝,這樣的城池,前一百名都進不了,守軍也不多,都給金狗帶去天安了啊,魯能鮮于誠雪狼王各攻一門,幾乎是同時破城,沒用一天的時間,隨即回軍黑狗原,迎擊金狗從大戈壁繞回來的殘軍。

  金狗率大軍深入大戈壁,果然走鳴沙湖一線,不過這個任何人都猜得到,馬要飲水啊,不走鳴沙湖走哪裡?只是毒死的五犬軍並不多,到是毒死幾萬匹馬,鳴沙湖給金狗真正的打擊,正如戰天風說的,主要是心理上的,深入大戈壁,金狗自認為已完全脫出了戰天風的包圍圈,無論天軍還是雪狼軍都不可能再在這茫茫大戈壁裡出現了,不想鳴沙湖竟預先放得有毒,戰天風的手竟伸進了大戈壁,這叫他如何不驚惶,前途還會有什麼呢?所有五犬軍心裡都打了個問號。

  「小賊狡猾之極,竟然在鳴沙湖裡放了毒,但他也只能放點毒了,不可能再有什麼作為。」金狗驚怒之下,只能用這句話給五犬軍打氣,也算是給自己打氣。

  金狗率軍再往裡走,雖然損失了幾萬匹馬,好在五犬騎兵每人至少都帶了兩匹馬以上,到也不太在乎,直奔照月湖。

  金狗雖然認定戰天風的手不可能再伸到照月湖去,但還是多派偵騎趕在大軍之前到照月湖查看了一番,偵騎中自有玄功高手,不但圍著照月湖看了一圈,還將照月湖周圍數十里範圍都巡視了一遍,除了野鳥野兔,沒有發現半個人蹤,當然湖水中也試了沒有毒,偵騎回報,金狗大笑:「我還以為那小混混真有通天徹地之能呢,原來也技窮了啊。」率大軍放心趕到照月湖,當夜更在照月湖邊宿營。

  那麼赤虎的五萬紅旗軍哪兒去了呢?原來臨出發前,戰天風已叮囑赤虎,將紅旗軍移到照月湖五十里外設伏,因為他料到金狗在鳴沙湖吃了虧,來照月湖之前必要先查看一番,離湖太近,定會給金狗發覺,那時不但收不了伏擊之效,只怕還會吃個大虧,金狗可是有二十多萬大軍呢,赤虎的紅旗軍雖配得有手弩,人數終究少得多。

  探得金狗大軍在照月湖邊宿營,赤虎五萬大軍連夜悄悄摸近,黎明時分突然發起攻擊。

  這天早上有霧,赤虎殺字出口,太陽剛好躍出一角,晨霧濛濛中,那一角太陽竟是血紅血紅的。

  金狗完全沒有防備,數十萬大軍是真正的放心大睡,以至於赤虎大軍殺到,很多五犬士兵還在睡夢中沒醒過來。

  睡夢中的士兵,加上赤虎紅旗軍人手一具的利器手弩,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得出這一役有多慘,金狗的親衛拼死掩護金狗突出,到百里外收攏殘兵時,二十五萬大軍已只剩下十五萬不到,而且還有不少人身上帶有箭傷,那十萬人,除少部份逃散,大多死在了赤虎紅旗軍手弩彎刀之下。

  當戰友率天軍趕到照月湖,赤虎還有些不滿足,一臉抱撼的對戰天風道:「可惜沒能殺得金狗,我真笨,怎麼就讓他跑了呢,這下血狂那小子要得意了。」

  「不可能。」戰天風搖頭笑:「你取得這麼大戰績,一是因為手弩,但最主要的,是金狗在鳴沙湖受了驚嚇後,眼見照月湖沒事,防備之心完全鬆懈了下來,讓你撿了隻死魚,但照月湖一戰後,金狗成了驚棒之狗,血狂可沒什麼便宜撿了。」

  聽他說到什麼驚棒之狗,白雲裳抿嘴而笑,赤虎則是喜壞了:「真的,那太好了,呆會我去血狂面前吹牛皮,氣死他。」

  大笑中,突然想到一件事,神神秘秘拉戰天風到一邊,悄聲道:「老大,來,我跟你說件事。」

  「什麼事啊?」戰天風看他一臉詭密的樣子,大是奇怪。

  赤虎從懷裡掏出一樣東西,卻是一條繡花腰帶,那腰帶編織得極為精美,裡面還摻有金絲,塞給戰天風,道:「老大,這是蜜雪兒託我帶給你的。」

  「蜜雪兒?」戰天風眼前一下子顯出一雙火辣辣的眼睛,道:「我上次從你們九胡逃出來,還多虧了她呢,對了,她和血狂成親了嗎?」

  「早成親了。」赤虎嘿嘿一笑,湊到戰天風耳邊,道:「蜜雪兒還讓我給老大帶句話,說你有機會一定要去見她一次。」

  戰天風嚇一大跳:「幹嘛?」

  「這還要問嗎?」赤虎衝他一眨眼,一臉詭異的笑。

  「可她不是和血狂成親了嗎?」戰天風一臉恐怖。

  「成了親就不可以偷情了啊?」赤虎到象看怪物一樣看著他:「誰說的?」

  他的眼神讓戰天風搔頭:「這還要人說嗎?」

  赤虎笑了起來:「老大,那是你們天朝人的看法,我們九胡不這麼看的,象我,就有好幾個情人,當然,我的寵姬裡面也有和別人偷情的。」

  「你不介意?」

  「那有什麼關係?」赤虎搖頭:「在我們九胡,老婆情人多,有些男人還會很得意呢。」

  「神啊,這是什麼怪論?」戰天風眼睛瞪得有燈籠大,他雖在九胡呆過一段時間,但是在那兒充老大,故作高深,與別人疏遠,別人也就與他疏遠,所以九胡的很多事情其實他並不了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