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不敢不敢。」戰天風忙求饒,笑了一回,正色道:「姐姐,你放心,天軍有這個樣子,其實已遠出我意料之外,這一仗敗是無論如何不會敗的,但想一舉全殲五犬再斬了金狗的狗頭,那也是做不到,不過我要盡量爭取殲滅金狗一半以上的實力,損軍一半,則至少三年以內,金狗無力再犯我天朝,而在這三年時間裡,我會親手訓練天軍,三年後,同樣是這二十五萬軍隊,我可以徹底掃平五犬,拿金狗的頭來獻給姐姐。」

  「啊呀,我要金狗的頭做什麼?噁心死了。」白雲裳嬌嗔,卻是笑靨如花。看到天軍氣勢如虹,她高興壞了,聽戰天風說天軍仍不是五犬精騎對手,她又愁壞了,直到戰天風這麼親口保證,她一顆心才算放鬆下來,這一年多來,她最擔憂的,就是五犬啊,現在再不必擔憂了,雖然戰爭還沒開始,但她相信戰天風,絕對相信。

  她對戰天風有著盲目的信任,戰天風卻不會盲目的信任自己,他把從五犬到天安以及沿途關外諸國的地圖都調了來,又找來與五犬接界的各王,地形天氣人口,什麼都問,一直這麼折騰了三天。白雲裳寸步不離的跟著他,他問得越細,白雲裳就越放心,因為戰天風的這種情形讓她想到了巨魚國那一仗,那一仗戰天風莫名其妙的看了一晚上水文氣象,結果一夜之間,不可一世的巨魚國艦隊就消失了。

  看著戰天風忙碌,白雲裳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馬橫刀:「馬大哥,我們又回到西風城了,這一次的敵人是五犬,風弟說三年內可以將五犬徹底掃滅,我相信他做得到,我也知道,你生平最恨的,就是五犬打破天安那件事,這一次風弟會讓他們嚐到報應,你在天界,可以開懷的喝一杯了。」

  三天時間,戰天風對五犬的情形已了然於胸,五犬與雪狼國不同,雪狼國和九胡,是正面對著關外三十四國的,五犬卻在三十四國的盡北側,中間隔著綿延數千里的亙野山,五犬若要打三十四國,一是從雪狼國的地盤入侵,一是由狂風峽入天朝,再回頭從天朝境內,經黃沙關返攻回去,亙野山不是不可翻越,中間的野人道可以穿山而過,但野人道奇險無比,最險處名野人峽,三十四國中的亙野國又築有石頭城,城不大,只能駐軍千餘,但地勢實在是太過險峻,雖只千餘守軍,五犬便來五萬人也是攻不破的,所以五犬對天朝是個巨大的威脅,對關外三十四國卻危害不大,事實上玄信割讓關外三十四國土地,是金狗主動向玄信要求的,就是因為打不下來,所以只能讓玄信自己割讓。

  隨後召開軍事會議,諸王及王志還有魯能鮮于誠均參加了會議,戰天風先不說自己的打法,只讓眾人先說,諸王眾將紛紛獻計,氣氛十分熱烈,對戰法差不多有一個統一的看法,就是揮軍入關,在天安城下與五犬決戰,殲滅五犬更一舉收復天安城。

  議了半天,最後諸王都看著戰天風,星沉王道:「請天子下詔,儘早誓師入關,收復天安城,一洗先帝血仇。」

  諸王齊聲道:「請天子下詔。」

  看著諸王一張張激昂的臉,白雲裳暗暗點頭:「若四大國君王有關外諸王一半的熱血,則天安城何至於一破再破三破。」

  戰天風哈哈一笑,道:「諸位血性可嘉。」略略一頓,道:「有句俗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在戰爭中,這句話要倒過來,己所不欲,必施於人。」

  諸王都看著他,眼中都有迷惑之色,諸王大半不怎麼懂軍事,但魯能鮮于誠是久經沙場的老將,可也聽不懂戰天風這話的意思。

  牆上早掛了一幅巨大的地圖,戰天風轉身指向地圖:「諸位請看,從黃沙關到天安城,最短的距離也超過一萬里,我們若揮軍入關,即便以中等的速度行軍,不讓軍士太累,到天安城下,土兵們的體力也至少要消耗一半。」

  諸王相視點頭,魯能道:「是的,萬里行軍,無論是人還是馬,體力消耗都非常大,所以長途行軍,當日絕不宜接戰。」

  「你不戰,但五犬要戰呢?」戰天風看著他。

  「當日不接敵,離敵五十里或百里紮營。」

  「五犬都是精騎,對他們來說,別說五十里,便是五百里吧,他們也可一夜趕到,天明就可發起攻擊。」

  魯能臉色一變,道:「是,五犬確實做得到,天朝之所以屢敗於胡夷,根本原因,就是胡騎來去如風,胡人一般一人帶有兩到三匹馬,途中交替換馬以節省馬力,一日一夜間,可以趕出一千五百里以上,並且可以趕到後馬上發起進攻,隨即又可飛速撤走,這一點,即便是現在的天軍也做不到。」

  「這就對了。」戰天風點頭:「我們兵力本來略少於五犬,戰力也略有不如,再加上遠程奔襲,人疲馬乏,若五犬突然夜襲,則又如何,氣昂昂進關的天軍,只怕是一仗就敗了。」

  聽了他這話,諸王相顧失色。

  戰天風又道:「而且五犬也不一定要等我們到天安城下再襲擊,他們的行動非常快速,完全可以在我們離著天安還有千里或者更遠的距離時便伏兵襲擊,我們只顧往前趕,無備之下,敗得將會更慘。」

  諸王臉色更變,一時無人吱聲。

  戰天風掃眾王一眼,道:「遠途奔襲,還要時時防備敵人的伏兵,這是兵家的大忌,我所不欲也,但我所不欲,必施於人,也就是要反送給五犬,於是我們就可變被動為主動。」

  諸王眼光齊齊一亮,一齊抬眼看著戰天風,魯能鮮于誠對視一眼,眼中均有驚喜之色,鮮于誠道:「請天子明示,己所不欲,怎樣才能必施於人。」

  諸王或許只關心戰爭的結果,他們身為統軍大將,卻更關心戰爭的過程,或許說,更關心具體的戰法。

  「很簡單,五犬佔我天安,我就踩他狗窩。」戰天風揮手一點五犬京師黑狗城:「我們踩了五犬的狗窩,諸位說,五犬會不會狂怒回兵來救?」

  「那是肯定的。」眾王恍然大悟,一齊點頭。

  「胡狗騎兵再精銳,萬里狂奔之下,也一定是人困馬乏,我們以逸待勞,中途突襲,則我軍必勝。」

  諸王一齊點頭,議論紛紛,人人臉有喜色,魯能鮮于誠卻都有深思之色,似乎有所領悟,戰天風這種戰法,其實並不很高深,無非就是攻敵所必救,但非凡的成就,往往就藏在簡單的道理之中,能想到,或者能這麼去想的人,就是成功者,想不到不會想的,就是失敗者,古今多少事,大抵如此。

  己所不欲,必施於人,這話出自九詭書,不是戰天風自己想出來的,不過他能用,便是個好學生。

  「具體戰法如下。」戰天風掃一眼眾人,諸位眾將神色齊齊一肅,靜聽戰天風佈置。

  「鮮于誠,你率五萬精銳,經野人道翻越亙野山,穿狗頭峽殺入五犬腹地,做出攻擊五犬京師黑狗城的架勢,打到黑狗城下就可以了,不必真攻。」

  「是。」鮮于誠起身接令。

  戰天風看著他,道:「你殺到黑狗城下,等我軍令,五犬一從天安撤回,你接令即悄悄撤兵,到狗頭峽外埋伏,這是五犬回老窩的必經之路,你等五犬大半入峽後殺出,截住尾巴大殺一陣,切記只能截尾巴,瘋狗回窩最是兇惡,你若是迎頭攔截,十九會反遭狗咬。」

  「是。」鮮于誠抱拳:「天子訓令,末將謹記。」

  戰天風又看向魯能:「魯將軍,你也領軍五萬,經黃沙關入關,深入兩千里有月牙湖,五犬回軍,或會在這裡飲馬,你可趁夜偷襲,若五犬不經月牙湖也沒關係,反正你派偵騎暗探五犬來路,趁夜突襲,不求大勝,只讓五犬變成驚弓之鳥就行了,然後你遠遠跟著五犬,一直跟回狂風峽來,待我軍主力與五犬接戰,你隨後殺入,可收奇效。」

  「末將領命。」魯能起身應了。

  戰天風掃向眾王,道:「本天子將親率餘下的十五萬天軍,在狂風峽靜待五犬,迎頭痛擊,我軍雖少,但以逸待勞,必獲大勝。」

  眾王一齊點頭。

  「魯將軍在月牙湖勝一陣,我軍主力在狂風峽截殺一陣,五犬敗兵入狗頭峽,無所防備之下,給鮮於將軍再截殺一陣,此三仗下來,三十餘萬五犬精騎,至少要損兵十萬甚或更多,則此一仗後,五犬至少三年內不敢再窺我天朝,而有三年時間,本天子將親練天軍,三年後便是徹底蕩平狗窩之時。」

  「聖天子英明神武。」逸參領頭,諸王一齊拜倒,人人臉上放光,似乎已看到了三年後的情景。

  第二天一早,鮮于誠領五萬大軍出發,其餘天軍暫時不必動,只派出偵騎打探五犬的動靜。

  送走鮮于誠大軍,早朝又議了一會,才要宣布退朝,突然報雪狼王求見。

  戰天風倒是一奇:「這條狼來做什麼?」看向馬齊,馬齊明白他的意思,道:「事前沒有通報,他該是以玄功自己摸進來的,請天子諭示,要不要拿了。」

  戰天風越發奇了:「一個人摸進西風城來,這條狼想幹什麼?」

  邊上的白雲裳道:「他確實是一個人,無天彿沒來。」

  「這次來得蹊蹺。」戰天風揮手:「讓他進來。」

  雪狼王進來,依舊一臉的精幹之色,腳步也依舊沉穩有力,稱得上狼行虎步,但姿態卻是大變,一見戰天風,竟是拜倒在地,道:「雪狼王叩見天子。」

  逸參等人不知真假,把戰天風當真天子供著,但雪狼王卻是知道戰天風真實身份的,他怎麼也叩起頭來了呢,不僅戰天風奇,邊上的白雲裳也是十分好奇,戰天風一顆心風車一樣霍霍轉,白雲裳卻是把一顆心放開去,慧光融融,細細體悟。

  「黃鼠狼給雞拜年,你說這條狼想幹嘛?」戰天風看著雪狼王拜,以傳音之術悄問白雲裳。

  白雲裳撲哧一笑:「你又不是雞,哪有這麼打比喻的?」

  戰天風也笑了,道:「我的姐姐,你不知道,你弟弟我以前在龍灣鎮上混,有個外號就是叫雞公呢。」這話更逗得白雲裳一笑。

  「雪狼王,你起來吧。」戰天風揮手。

  雪狼王起來,四目對視,戰天風嘿嘿一笑,道:「雪狼王,這些日子不見,你精神依舊,仍然狼行虎步,但好象比以前多懂禮數些了呢,難不成這些日子請了個先生在家裡,學了幾招見面禮?」

  雪狼王當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也知道戰天風會奇怪,一躬身,道:「稟天子,臣並沒有請什麼先生到家裡教禮數,先前不懂禮,是不知天高地厚,後來蒙天子教訓,才知天子英明神威,遠非我等愚昧之輩可以放肆,因此見了天子誠惶誠恐。」

  「原來你是挨了打記了痛啊。」戰天風哈哈一笑,他當然不信雪狼王這話,眼珠一轉道:「那你這次是來謝我的了?」

  「天子教訓,狼族永誌不忘。」雪狼王躬身。

  這樣的話,可以正聽,也可以反聽,聽雪狼王口氣,不象反話,他也不敢啊,一個人摸進西風城來威脅戰天風說永世記著仇?不可能啊?可戰天風又實在摸不清雪狼王的真實想法,盯著雪狼王,眼珠子亂轉,道:「你這麼遠一個人摸進來,不會只是來說一聲謝謝吧?」

  「天子英明。」雪狼王再躬身:「臣聞得天子召集天軍要打五犬,臣想替天子效力,因此特地連夜趕來,請天子允許,讓臣效犬馬之勞。」

  戰天風大奇:「你想助力打五犬?」

  「是。」雪狼王點頭:「狼族上下,願為天子效盡死力,臣特此來請為先鋒,請天子恩准。」

  「真的假的。」戰天風大揪耳朵,看雪狼王,卻是一臉至誠,不象有半點做假的樣子。

  「行啊。」戰天風心眼轉動,馬上就有了主意,打個哈哈,道:「你有此心,本天子很高興,這樣吧,本天子命你為左先鋒,率雪狼軍攻五犬的狗窩,但不必過於性急,兵到黑狗城下,你可圍而不攻,再等我軍令。」

  「臣遵命。」雪狼王躬身應命:「臣立刻傳令回去,出兵黑狗城,圍而不攻。」

  他應得爽快,戰天風只是冷笑,卻忽地意識到雪狼王話中的一個意思,奇道:「你自己不回去親自領軍?」

  「是。」雪狼王點頭:「臣願留在天子駕前。」

  他這個意思,竟是要把自己留為人質,以證明雪狼軍絕不會弄鬼,這會兒戰天風真個呆了,揪了揪耳朵,暗叫:「是這匹老狼吃錯藥了,還是我腦子出毛病了。」轉頭看向白雲裳,白雲裳眼中也有疑惑之色。

  雪狼王當然不會是一個人來,就算沒有無天佛跟著,也一定帶有從人,這會兒便出去傳令,戰天風便問逸參:「這雪狼王搞什麼鬼?」

  逸參與諸王相顧搖頭,道:「臣也不知。

  星沉王道:「大概就是他自己說的,上次給天子打怕了,畏威而懷德,所以來給天子效力吧。」

  「真有這麼好嗎?」戰天風心中咕嘀,一甩頭,道:「不管了,即如此,傳令給鮮于誠,讓他先不要過亙野山,先就在山下紮營吧。」微微一頓,又道:「讓他派一千人加強野人峽上石頭城的防衛,有備無患。」

  這邊傳令下去,那邊雪狼王卻真個回來了,戰天風暗暗點頭:「有種,猴子唱戲,本大神鍋到要看你的屁股是紅是黑?」

  這會兒卻又得稟報:「九胡血狂赤虎求見。」

  「血狂赤虎?」戰天風一愣之下,狂跳起來:「快讓他們進來。」

  血狂赤虎進來,兩人還是老樣子,一臉的莽撞之象,戰天風一看兩人的樣子就想樂,血狂兩個見了戰天風也是一臉的喜悅,一齊拜倒:「血狂赤虎拜見天子。」

  「行了。」戰天風一跳下來,一手一個把兩人拉起來,喜道:「老規矩,你兩個還是叫我戰老大,對了,你兩個怎麼來了?」

  血狂兩個剛進來時還有些拿不準,不知戰天風到底會怎麼對他們,一見戰天風這個樣子,兩人心中立時生出親切的感覺,一齊抱拳喜叫:「戰老大。」

  血狂道:「戰老大,我們聽得風聲說你召集天軍和五犬打仗,所以特來請命,九胡願為天子效力,你親訓的紅黑兩旗更願為先鋒。」

  「什麼?」戰天風又驚又喜又疑:「赤馬汗他們對我好象一直有敵意啊,怎麼突然間——?」

  「老大你不知道。」血狂咧嘴笑:「上次你離開九胡後沒多久,刀扎汗就死了,洞新汗做了新汗,對你最不服氣的就只是刀扎汗,而洞新汗對你是服氣的,赤馬汗他們就更不用說了,尤其後來你大敗雪狼國,赤馬汗他們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九大族長共議,一定要想辦法取得你的原諒,九胡只能和你做朋友,而絕不能做你的敵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