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漸漸亮了起來,霧卻仍然沒有散去,直到響午,懶洋洋的太陽從遠處的澤面上爬起來,大霧才緩緩的開始消散。

  而天風號已再也找不到目標。

  有運氣特別好的中型戰船和小船遠遠逃了開去,但絕大部份船隻都已碎裂頃翻,無數的巨魚國士兵在睡夢中喪了命,僥倖只是翻船落水的,迷霧中也無處可逃,在寒冬冰涼的湖水裡掙扎得幾下,也都凍死了。

  荷妃雨一直站在船尾,一動不動。她先前無論如何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一舉全殲的巨大的艦隊,就在她眼皮底下,灰飛煙滅了。

  她一生自負,在這個迷霧籠罩的夜裡,她所有的自信卻似乎已完全消失。

  天風號轉了三圈,再也找不到哪怕一艘小船,戰天風拍拍手,道:「行了,湖乾魚盡,收工了。」從懷裡掏出壺七公上次給他的那袋金瓜子,拋給常平波,道:「大夥兒辛苦了,你把這些金瓜子分給大家伙,然後把天風號帶回鉅野澤去,跟大公子說,拆了九天轟雷機,至於轟天雷嘛,運到碼頭上,當鐵西瓜擺著好了。」

  「二公子你呢,這天風號是你的船啊,讓我們跟著你吧。」常平波抱拳。

  「我另外還有事。」戰天風擺手:「等事完了,我來坐船,一起出海去玩玩,到時再改個新玩意,到海裡打鯨魚去。」

  聽說還有新東西改出來,一乾水手的眼光全亮了,常平波躬身道:「遵命,大夥兒期待著二公子早日回船。」

  戰天風到船尾,對荷妃雨笑道:「妃雨姐,站了一夜,也辛苦了吧,好了,戲看完了,你是還跟我去玩玩呢,還是自個兒玩去?」

  荷妃雨不動,也不吱聲,只是呆呆的看著他,戰天風給她看得莫名其妙,去臉上頭髮上摸了兩把,笑道:「怎麼了妃雨姐,這麼賞花似的看著我,我臉上沒開花吧。」

  「早在一個月前,你就知道昨夜有霧?」荷妃雨的聲音有些發乾。

  「怎麼了?」戰天風沒明白。

  「然後針對霧的特點,改出了天風號,也就是說,早在一個月前,昨夜的一切,你便已知道得清清楚楚?或者說,早在一個月前,這些人在你心裡就已經是死人了,是不是?」

  戰天風終於明白荷妃雨心中在想什麼了,呵呵笑了起來:「妃雨姐,你是不是又想對我施展捧殺的無上玄功啊,你饒了我吧。」

  「是不是?」荷妃雨卻是不依不饒。

  戰天風搔頭:「妃雨姐,你別把我想得跟個天師或者神棍一樣,好象能掐會算的,其實這事蠻簡單的,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打仗,自然要因時而制,因地而守,因勢而攻,說白了就是天時地利人和都要考慮一下,而夢陽澤一帶的天候,在冬至後的十三至十五天左右,必有大霧,我知道了這一點,所以才因之施計,可不是能掐會算,更不會呼風喚雨請霧什麼的,其實我還算錯了一天,昨晚上才有大霧,其實應該算是第三十一天了,至於天風號的改裝你知道了,那是我師父天巧星的傑作,我只是照抄而已,所以說來說去,我自己並沒有什麼本事,都是借來的。」

  「都是借來的,都是借來的。」荷妃雨喃喃念叼:「說得真輕鬆啊。」

  「本來就是嘛。」戰天風搔頭:「妃雨姐,要不你跟我去城裡玩玩?」

  「看似平常最奇倔,成如容易卻艱辛。」荷妃雨似乎仍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口中喃喃,卻沒答戰天風的話,戰天風苦笑,又叫了一句,荷妃雨揮揮手:「你去吧。」說著轉身掠起,消失在了迷霧中。

  看著荷妃雨身影消失,戰天風到是呆了一下,心中轉念:「她到底想要幹嘛?」想了一會不得要領,跟常平波打個招呼,讓他率船自行回去,他自己便向平波城裡來。

  到他進城,已將近午時了,湖面上還有點子霧,城裡的霧到是全部散盡了。

  白雲裳見到戰天風,大喜迎上來,叫道:「風弟,你回來了。」

  「是啊。」戰天風搔頭:「不好意思雲裳姐,遲了一天。」

  「不遲不遲。」白雲裳連忙搖頭,道:「我們現在就去見平波王,看你要怎麼對付巨魚國艦隊,我要他盡一切力量配合你。」

  「不必了。」戰天風搖頭:「這世上已經沒有什麼巨魚國艦隊了。」

  「什麼?」白雲裳呆了一下。

  巨魚國艦隊停泊處離平波城有好幾里水面,加上平波城本身也是大城,週遭也有十幾里地,白雲裳居於深城之中,玄功雖了得,昨夜的動靜卻也是半點不覺。

  「風弟,你是說,你已經把巨魚國艦隊打敗了?」白雲裳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

  「不是打敗了。」戰天風搖頭:「是徹底掃滅,我說了,這世上已再沒有什麼巨魚國艦隊了。」

  白雲裳幾乎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三神僧也一樣,相視一眼,三僧縱身掠起,白雲裳看一眼戰天風,也隨後跟上。

  霧終於完全散去了,桔紅色的太陽光暖暖的照著湖面,與平日的波光鱗鱗相比,這日的湖面上,多了許多東西。

  是什麼呢?是碎木頭片子,但最多的,是夾雜在碎木中的死屍。

  滿湖的死屍,象一層死魚一樣,浮在水面上,一具挨著一具,一具擠著一具,無邊無際,看不到頭,也看不到尾。

  「阿彌陀佛。」潮音三個雖都是得道高僧,這時也不禁齊齊變色,同宣佛號。

  「阿彌陀佛。」白雲裳也宣了聲佛號,但佛號還不能緩解她心中的震驚,她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戰天風的手,道:「風弟,他們都死了,整個巨魚國艦隊完全都毀滅了,是不是?」

  「是。」戰天風點頭。

  「阿彌陀佛。」雖然已是親眼所見,但得到戰天風確認,白雲裳和三神僧還是情不自禁的再次同宣佛號。

  戰天風看了眼滿湖的死屍,搖了搖頭:「姐姐不必可憐他們,誰叫他們的醜八怪國王竟然敢汙辱你呢。」

  「風弟。」白雲裳的心重重的顫了一下,而邊上的三僧則同時劇震。

  當日戰天風暴怒,三僧親眼所見,並無太大的感覺,而這會面對滿湖的死屍,三僧才真正感受到戰天風那一怒的可怕。

  衝冠一怒為紅顏,那一怒的後果,竟是這滿湖的死屍。

  潮音三個都在往四下裡看,白雲裳明白他們在找什麼,對戰天風道:「風弟,他們呢?」

  「誰?」戰天風沒明白。

  「毀滅巨魚國艦隊的軍隊。」白雲裳向湖中指了指。

  潮音三個也一齊看向戰天風,他們四下尋找,也是在找那隻軍隊,能一舉全殲巨魚國艦隊,而且是船盡毀人盡亡,這實在是一股可怕至極的力量,他們很想看一看,戰天風手中的這支軍隊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哪有什麼軍隊。」戰天風笑了起來:「你以為天軍進關了啊,沒那回事,我早說過了,區區一條魚,用不著天軍。」

  「真的沒有調天軍進關?」白雲裳雖然相信戰天風不會騙她,但殲滅巨魚國艦隊的這股力量實在過於可怕,她以為戰天風到底還是調天軍進關了呢,看戰天風再次否認,大奇,道:「風弟,你手中到底還有多少神秘力量啊,你跟姐姐說實話。」說到這話,她眼光大亮起來。

  在白雲裳心裡,未來金狗再次入侵,惟一的希望就是戰天風手中的天軍,而現在除了天軍之外,戰天風手中竟然還有一股力量,而且這股力量強悍到竟可在一夜之間將一支龐大的巨魚國艦隊徹底毀滅,那就更增加了未來抵禦金狗的力量,這叫她如何不喜出望外。

  「什麼神秘力量啊。」戰天風嘻嘻笑,身子亂聳一氣,在後背上搔了兩下道:「我身上只有幾個蚤子,經常咬一口就不見了,來無影去無蹤,可以稱得上神秘,姐姐要找它們嗎?好,給你一隻。」抓過白雲裳的手,做勢在她手心裡按了一下。

  「啊呀。」白雲裳慌忙甩手,真個去掌中看,當然什麼也沒有,戰天風大笑。

  「你敢捉弄姐姐,看我打你。」白雲裳嬌嗔。

  「下次不敢了。」戰天風慌忙告饒,笑了一回,道:「姐姐,不要問了,反正這事兒解決了,我們走吧。」

  潮音三個也實在想弄明白戰天風手中的這股神秘力量,但白雲裳都問不出來,三僧也只有免開尊口了。

  戰天風轉身,白雲裳卻不動,凝眸遠望,戰天風奇了,道:「姐姐,你還在看什麼啊。」順著白雲裳看的方向望去,卻見一點黑影急掠而來。

  「荷妃雨?」戰天風訝叫:「她怎麼又來了,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白雲裳聽出他話中有異,道:「這些日子荷妃雨找過你嗎?」

  「何止找過我。」戰天風愁眉苦臉:「那天我離城起,到今天早上為止,半個時辰前,她都一直跟我在一起,還真就象我身上的一個蚤子呢。」

  「什麼?」白雲裳大吃一驚,回頭往戰天風臉上細看,看他好好的,始才放心,道:「她跟著你做什麼?」

  戰天風沒答,破癡卻哼了一聲:「原來是借助了黑蓮宗的力量。」

  「你以為他殲滅巨魚國艦隊是借了我的力量。」荷妃雨冷笑一聲,聲落,人已到面前,鳳目斜睇著戰天風,要笑不笑,招手道:「你過來。」

  「幹嘛啊妃雨姐,咱們不要弄得這麼親熱好不好?」戰天風嬉皮笑臉。

  「你過來不過來?」荷妃雨沉下臉。

  「你先說清楚你要幹嘛。」戰天風依舊嬉皮笑臉:「錢我身上是沒有了,不怕你劫財,但萬一你要劫色怎麼辦,我好歹也算是半個美男子呢。」

  白雲裳聽得這一個月戰天風都和荷妃雨在一起,見面又叫她妃雨姐,一時弄不清兩人之間的關係了,只是凝神留意著荷妃雨,但聽了戰天風這話,卻也撲哧一笑。

  荷妃雨也給他氣笑了:「你也算美男子,蛤蟆也可以稱做帥哥了。」

  「不要打擊小弟好不好?」戰天風裝做愁眉苦臉:「我沒得罪你啊。」

  「還沒得罪我?」荷妃雨冷哼一聲:「剛才說什麼來著?竟敢說我是你身上的蚤子,哼哼,你有膽子就過來,看我咬不咬你。」

  「原來姐姐想把我當早點啊。」戰天風嘻嘻笑:「那也行,誰讓我叫你姐呢,不過話要說在前頭,小弟我好象有三四個月沒洗澡了,姐姐要吃,可別嫌髒。」

  「三四個月沒洗澡,也虧你還敢說。」荷妃雨大大的白他一眼,見白雲裳在一邊抿嘴而笑,忍不住也笑了,而邊上的潮音三個卻是相顧失色。

  白雲裳荷妃雨幾乎同時出道,行走江湖兩年,兩人也幾乎同時竄升為黑白兩道的第一人,白衣黑蓮,並稱當世。

  白雲裳待人,和而不親,佛光雖普照萬民,凡夫俗子卻永遠只能頂禮膜拜,沒有人能走近她身邊去。

  荷妃雨威凌江湖,孤高冷傲,只有俯首貼耳的下屬,更沒有把酒言歡的友朋。

  但惟獨對著戰天風,這兩人卻同時改換面孔,或言或笑,或嬌或嗔,就如鄰家的少女,同時展放出女孩兒的萬種風情。

  如果說一夜全殲巨魚國艦隊讓三僧震驚,戰天風的這種魔力則更讓三僧覺得不可思議,冷眼看戰天風,嬉皮笑臉,粗俗無文,完全就是一個市井間的油滑小兒,若非親眼所見,任何人都不會相信,白衣黑蓮,這當世的兩大奇女子,會和這樣的一個小混混這麼親近隨便的說笑。

  荷妃雨轉眼看向三僧,冷笑一聲道:「三位大師想知道他究竟是用什麼東西毀了巨魚國艦隊的嗎?那就跟我來。」

  「妃雨姐,我說你幹嘛啊,怎麼專門幹這種揭人老底的勾當啊。」戰天風苦叫。三日前他到夢陽澤,在澤中守了三天而不來陪白雲裳,不象他說的是懶得和三僧羅嗦,而是根本不想讓三僧見到他殲敵的手段,以免荷妃雨再藉勢重提讓他做天子的事,不想荷妃雨不肯甘心,走了走了,竟然又回來了。

  「你的老底很見不得人麼?」荷妃雨扭頭看向他,卻又一笑,掃一眼三僧:「好奇的就跟我來。」說著轉身就走。

  三僧對視一眼,都在頗此眼中看到了濃重的好奇心,破癡當先追去,潮音兩個隨後跟去,戰天風沒辦法,只有垂頭喪氣的跟在白雲裳後面,心中暗想:「這蓮花中生出的美女,她這麼不依不饒的要我做天子,到底為什麼啊?」

  天風號這會兒剛進入遊魂江,荷妃雨在前,一晃即至,向天風號一指,道:「三位大師請看,昨夜無聲無息一舉毀滅巨魚國艦隊的,就是這艘船,它的名字叫天風號。」

  潮音三個看向天風號,都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潮音道:「就這一艘船?」

  「是。」荷妃雨點頭。

  「絕不可能。」破癡斷然搖頭:「這船雖然大,也確實有些怪,但說以這一艘船而毀滅一支艦隊,絕不可能。」

  「我看你這會兒怎麼說得清楚。」戰天風看著荷妃雨,一臉的興災樂禍。

  荷妃雨卻不與破痴爭辯,冷然一笑,道:「我請三位看點兒東西。」屈指一彈,一朵黑蓮花幻現,其中一辨蓮花上有一滴露珠,荷妃雨袖子一拂,那露珠忽地變大,幻化成一個巨大的水球。

  「留夢珠。」白雲裳低叫一聲,她上次在西風國看過,自然記得,卻想起戰天風做夢偷吃蘇晨的奶的事來,看一眼戰天風,不由抿嘴一笑,荷妃雨留意到了她的神情,也看一眼戰天風,卻是哈哈大笑。

  留夢珠裡的事,戰天風後來聽壺七公說過,這時自然知道白雲裳兩個笑什麼,不由抓耳撓腮,看向荷妃雨道:「我說妃雨姐,我沒得罪你吧,這會兒怎麼又祭出這玩意兒來出我的醜了?」

  「沒人要出你的醜,這一次是給你揚威呢。」荷妃雨哈哈一笑,看向三僧,道:「三位大師,這是我黑蓮宗秘術留夢珠,但留夢珠不但能留人之夢,也能記所見之事,昨夜到底發生了什麼,留夢珠都記下來了,三位大師自己看吧。」

  「什麼?」戰天風驚呼:「你這鬼珠子不但能讓人做夢,還能記事啊?」

  「怎麼,不相信?」荷妃雨笑:「那你自己看。」袖子又是一拂,留夢珠霍地亮了起來。

  戰天風雖曾身入留夢珠,卻只聽壺七公說過留夢珠顯夢的神奇,並未親見,這會兒便瞪大了眼睛,只見留夢珠一亮,裡面漸漸顯出東西來,就象是在鏡子裡看東西一樣,清清楚楚,纖毫可察,十分奇異。

  珠中先是現出天風號龐大的船身,然後戰天風等人都現了出來,荷妃雨也在其中,不過是在船尾,而戰天風在船頭,正把常平波等水手召到一起訓話,話聲也清清楚楚,正是先前戰天風激勵眾水手時的那一段,原話一字不差。

  「真的什麼都記下來了啊。」戰天風驚奇得張大了嘴巴。

  戰天風說完了話,眾水手大笑聲中,天風號啟航,然後霧氣越來越濃,不過珠中現出的情形,就象是戰天風當時在船上看到的情形一樣,這珠子好象是戰天風的眼睛,或者說,是荷妃雨的眼睛,所以霧氣雖濃,天風號上的情形仍舊看得清清楚楚。

  在霧中尋找巨魚國巨艦的燈籠,然後是第一次發雷,看見巨大的鐵球遠拋數十丈,將一艘龐大的巨艦一下子洞穿擊沉,無論是白雲裳還是三大神僧,無不吃驚的瞪大了眼晴,白雲裳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德印卻低叫了一聲:「好傢伙。」

  第一擊過後,天風號駛向第二艘艦,不過德印等人不要看,也能想象後面的情形了,但卻沒有出聲讓荷妃雨收珠,能想象得到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三神僧都是大德高僧,但戰天風這天風號的戰法實在過於驚世駭俗,無論是三僧還是白雲裳,都情不自禁的想看下去,直到親眼看到最後的結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