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單如露忙道:「小虎乖,媽媽抱。」

  戰天風笑了,道:「對了,叔叔見了小虎,怎麼可以不抱一抱呢,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這個小大人啊。」過去抱了小虎,坐下,小虎到他懷裡,眼睛卻不看他,只是看著邊上的荷妃雨。

  戰天風見小虎只看荷妃雨,故意誇張的叫:「喂喂喂,我說小傢伙,眼睛往哪裡看呢,小小年紀就學會了重色輕友,這可要不得呢。」

  「你在胡扯什麼呢?」荷妃雨又氣又笑,白他一眼,戰天風斜眼看她,道:「妃雨姐,你抱過小孩沒有?來,抱抱。」三不管便把小虎往荷妃雨懷裡一塞。

  別說,荷妃雨還真沒抱過小孩,接過小虎,一時還真有點彆手彆腳,戰天風自然看得出來,大笑,荷妃雨大是尷尬,瞪他一眼,心中卻生出一種奇異的感覺。

  說說笑話,逗逗小孩,這正是最普通人過的日常生活,她卻從來也沒有感受過,也從來沒想過要去感受,但這會兒,卻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相對於威凌天下縱橫四海,另有一種情趣。

  荷妃雨心緒紛飛,單千騎卻是心神狂震,偷看一眼荷妃雨,又偷看戰天風,心中無比震驚:「這小子,白雲裳是他姐,白雲裳的死對頭黑蓮花竟也做了他姐,這小子到底有什麼魔力啊,天下頂兒尖兒的人物,竟都和他這麼投緣。」

  戰天風可沒注意單千騎在看他,對陀光明道:「說正經的,大哥,我要跟你借艘船,不對,我要調艘船用用,陀家海船隊中最大的船是哪艘?」

  「這就對了,再說什麼借不借的,我可不認你這個弟弟。」陀光明點頭,道:「最大的船是你的天風號。」

  「什麼我的天風號?」戰天風莫名其妙。

  陀光明笑了起來:「這是你嫂子的主意,說要專造一艘最大的船,以你的名字做船名,頭幾天剛造好呢,不想你就回來了。」

  「真的啊,這可謝謝嫂子了。」戰天風狂喜,跳起來抱拳一揖,道:「好嫂子,菩薩保佑你明年再生一對胖兒子。」

  「什麼呀。」單如露羞笑。

  「快去看船。」戰天風幾乎急不可待了。

  荷妃雨把小虎交給單如露,陀光明帶路,單千騎也一起跟去。

  荷妃雨一直猜不出,戰天風有什麼辦法能在一個月之內變出一支可以打敗巨魚國艦隊的力量,這會兒看戰天風的情形,竟好象只要一艘船就夠了,心中更是又驚又疑,若說僅憑一艘船就可以打敗巨魚國艦隊,荷妃雨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的,可看戰天風的樣子,真的好象就只要一艘船,若換做別人,荷妃雨只會認為他不知天高地厚,可戰天風不同,戰爭中的戰天風,極其謹慎細心,西風國那一戰,荷妃雨細細琢磨過所有細節,戰天風竟是沒有留下半點破綻給敵人,面對戰爭,他絕不是輕狂之人。

  陀家離鉅野澤不遠,翻過一道崗子,陀光明向前一指:「看,那就是天風號。」

  他指的是碼頭的方向,戰天風放眼看去,但見一艘嶄新的大船泊在澤中,那船是如此之大,即便隔了里餘看去,仍能感受到那種龐然的氣勢。

  「好船啊。」戰天風喜叫一聲。

  一行人奔近,細看那船,是那種典型的大海船,船長約摸有三百餘丈,比巨魚國的巨艦要長近百丈,也要寬得多高得多,打個比方,若把巨魚國的巨艦比做一隻兇惡的鯊魚,天風號便是龐然的巨鯨。

  在碼頭上看了一遍,又上船看了一圈,戰天風滿意至極,叫道:「大哥,謝你了,這正是我要的。」

  「二弟滿意就好,若說謝就見外了。」戰天風滿意,陀光明也十分高興,招招手,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過來,陀光明道:「這位便是我給天風號選的船老大常叔常老大,是陀家船隊中經驗最豐富駕船枝術最好的船老大。」又對戰天風一指,道:「常叔,這位便是天風號的正主人,我的二弟,戰天風。」

  「小人常平波拜見二公子。」常老大拜倒。

  戰天風忙扶他起來,大是意外的道:「你叫常平波?」

  「是啊?」常平波不知戰天風為什麼意外,道:「小人是在船上生的,生前風浪大作,一生出來,風浪卻一下沒有了,所以我爹給我取名平波,若公子覺得這名不好,小人改個名字好了。」

  「不用改,不用改。」戰天風搖手:「好極了好極了,你這名字正合天意呢。」看向荷妃雨,荷妃雨也是大覺意外,笑道:「這世間還真有這麼巧的事。」順口便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你真的只要這一艘船就想掃平巨魚國龐大的艦隊?」

  天風號雖比巨魚國任何一艘巨艦都要大得多,但再大也只是一艘船,想以一艘船打敗一支艦隊,那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的。

  「對了。」戰天風卻毫不猶豫的點頭:「有它足夠了,而且有餘,哈哈,它實在太讓我滿意了啊,真的是出乎意外的好。」

  他仰天大笑,荷妃雨卻始終難以置信。

  戰天風看向常平波,道:「常叔,不知這船的性能如何。」

  「不敢,請二公子直呼小人名字便是,要不叫小人常老大也行。」常平波一抱拳,道:「此船大,卻絕不笨重,可以說,這是小人有生以來見過的性能最好的船,鼓滿了風,真正行駛如飛,比陸地上跑馬還要快得多。」

  看他一臉得意,戰天風點點頭,道:「這麼大船這麼大帆,風大是跑得快,不過若風小呢?」

  「二公子放心。」常平波道:「同等風力下,天風號絕對比任何船都跑得快,風大更快,風小也快。」

  「若無風呢?」戰天風再問。

  他這個好象點抬槓的意思了,常平波不明所以,愣了一下,看著戰天風,小心的道:「答二公子,無風也可以行駛的,只是更慢些。」

  「逆風呢?」戰天風又問。

  他這麼不依不饒,真的象是抬槓了,常平波不敢再答,看一眼邊上的陀光明,抱拳躬身,不敢再答下去,他不明白是哪裡得罪了戰天風,陀光明也不明白,看著戰天風道:「二弟。」

  戰天風呵呵一笑,點頭道:「這船不錯,不過要改一些小地方。」

  「改?」常平波抬頭看他。

  「是。」戰天風點頭:「帆要改,逆風要比順風跑得還快。」

  「逆風跑得比順風還快?那怎麼可能?」常平波衝口而出。

  「怎麼不可能?」戰天風笑:「萬事皆有可能,關健在於是否得法,不但逆風要跑得比順風快,無風也要跑得不比有風慢。」

  「無風也不比有風慢?」常平波嘴巴張得更大了,邊上的陀光明單千騎也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只荷妃雨暗暗點頭,似乎有些明白了:「傳聞天巧星巧手無雙,他是天巧星徒弟,必然學了點東西,但不論怎麼改良,一艘船終究只是一艘船,想以一艘船打敗一支艦隊,無論如何都不可能。」

  偷眼看著戰天風,荷妃雨心下疑惑:「這一次,他是不是想得有些太天真了?或者是在西風所向無敵,得意忘形,過於高看自己了?」

  戰天風並沒留意荷妃雨在偷眼看他,點點頭,道:「是的,逆風要快,改一下帆就行,但無風要快,就要加點東西了,常老大,造船的師傅們都還在嗎?」

  「都在的。」常平波點頭,道:「我們陀家有專門的船廠,他們都是船廠裡的師傅。」

  「很好。」戰天風點頭,道:「船廠裡不知鐵多不多?」

  「很多的。」常平波點頭:「至少有上千斤。」

  「上千斤?太少太少?」戰天風大大搖頭:「至少要一萬斤。」

  「一萬斤鐵?」常平波再次張大了嘴巴:「二公子,你的意思是,要在船上裝一萬斤鐵嗎?」

  「是。」戰天風點頭。

  常平波幾乎要暈過去了,他不敢再看戰天風,只看向陀光明,陀光明也是大為不解,道:「二弟,船上裝那麼多鐵,怎麼跑得動啊?」

  戰天風自然知道他們心中在想什麼,打個哈哈,道:「大哥,這個你現在不要問,我只問你,有沒有辦法找到一萬斤鐵。」

  「找是找得到的。」陀光明點頭,不等他說完,單千騎道:「戰少俠,這事你交給我,你給個日期,別說一萬斤,便十萬斤我也一定給你找來。」

  「好,這事就有勞龍頭,一萬斤鐵,十天之內,你運到船廠來。」

  「戰少俠放心,我立刻去辦,一定如期運到。」單千騎一抱拳,真個轉身就去了。

  戰天風對常平波道:「常老大,我們去船廠,跟師傅們聊聊。」

  常平波轉身帶路,戰天風幾個隨後,荷妃雨悄對戰天風道:「船越輕跑得才越快,你卻要在船上裝一萬斤鐵,到底玩的什麼玄機?」

  「佛曰,說不得,說不得。」戰天風照舊嘻嘻哈哈,荷妃雨氣極,不由噘起了嘴巴,戰天風一眼看到,笑了起來:「妃雨姐,你這個樣子最好看了,這樣好了,你親我一下,我告訴你。」

  「我打你。」荷妃雨做勢揚手,戰天風哈哈一笑,做勢一閃,笑道:「俗話說打是親罵是愛,姐姐看來是肯親我了。」

  「呸。」荷妃雨輕啐一口,臉卻微微一紅,不過戰天風到沒看到她臉紅,早跑去了前面,否則又可以引為稀奇了。

  看著他背影,荷妃雨心下暗暗思忖:「他是真想親我,還是故意跟我耍滑頭?」想了一想,點頭:「他是跟我耍滑頭,這小子,疑心太重了,看似姐姐叫得親熱,其實根本不肯真相信我。」

  荷妃雨一直看戰天風不透,這也是她放下架子跟著戰天風的原因,不過戰天風身上有一點特質她是看清了,就是疑心重,輕易不信人,雖然從最初的美女到後來的蓮花姐再到進一步的妃雨姐,嘴巴上象塗了蜜,越來越甜,但從骨子裡,他並不相信她。

  「哼,我就不信你脫得我手。」荷妃雨暗哼一聲,跟了上去。

  陀家船隊大,造船廠也大,人也多,手藝好的工匠就有上百,戰天風讓常平波把手藝最好的幾個老師傅叫來,閒扯了一通,他滑頭得很,好象是東問西問毫無章法,陀光明常平波聽不出,但荷妃雨何等樣人,很快便抓住了戰天風問話的重點,戰天風想要改船,但有些機密又不想洩露,便在閒扯中把要改的一些東西問出來,把把脈,看師傅們能不能做,然後他才好出真東西。

  「狡猾的傢伙。」荷妃雨暗哼,但卻越來越好奇,因為戰天風問的一些東西,簡直匪夷所思,例如一會兒說給船插上翅膀,讓船比飛鳥還快,一會兒又說給船裝上輪子,讓船象馬車一樣跑,真不知他腦袋裡在想些什麼?

  荷妃雨不明白,別人更加不明白,陀光明還好一點,他到底對戰天風了解多些,常平波不太了解戰天風,他又是個一板一眼的正經人,聽著戰天風越來越象天方夜淡的話,簡直就要崩潰了。

  所有人都糊塗著,戰天風卻把想要問的都問明白了,心滿意足的點點頭,道:「謝謝各位師傅,天風號我很滿意,大家辛苦了。」扭頭對常平波道:「常老大,今晚給各位師傅加菜,略表我一點謝意。」

  聽了半天,只這一句話常平波算是聽明白了,用力點頭:「小人遵命。」

  回到陀家,單如露早已命人備好酒菜,戰天風平日量大,這日略喝兩杯便說夠了,不過無論是陀光明還是荷妃雨,都不知道戰天風的酒量,也不以為異。

  閒聊一會,分頭休息,戰天風卻說要睡陀光明書房裡,還說什麼他有個睡前看書的習慣,不看會書睡不著,這簡直是鬼扯嘛。

  「這小子想避開我,趁夜繪圖,明天好讓那些工匠照圖改船,哼。」荷妃雨心中暗哼,卻也不以為意,她跟著戰天風,是想徹底摸清戰天風這個人,也確是想親眼見識一下戰天風在戰場上的本事,對改船啊什麼的這些奇巧之技,並無興趣,也不放在眼裡,當下自去休息。

  荷妃雨猜得沒錯,戰天風確實是連夜繪圖,而先前他和工匠們閒扯,荷妃雨猜他是拐著彎子問改船的可能性,也沒猜錯,所謂的給船裝翅膀是鬼扯,但說給船裝輪子卻是真的。

  世間的船,划水都是用漿,天巧星異想天開,從車水用的水輪車上,想到了用水輪車代替漿的方法,專門設計了一種水輪船,名為飛羽轉輪船,就是在船的兩側,各裝幾對水輪,船員在船艙裡板動小轉輪,帶動外面的大轉輪象輪子一樣車水前進,這種法子,有如給馬車裝上了輪子,輪轉如飛,便也帶著船飛速前進,比划漿要快上兩三倍不止,尤其要是順風的話,藉風轉輪,那真的就象是插上了翅膀。

  水上作戰,戰法不多,一是船撞,大船撞小船,二是箭射,三是搭舷後跳上對方的船面對面廝殺,水戰變成陸戰,但天巧星卻另劈蹊徑,獨創雷擊船,雷擊船的原理,說白了其實很簡單,就是把拋石機的原理用到了船上,陸戰用的拋石機,可以把千斤巨石遠拋到數百丈開外,天巧星便引用了過來,在船上裝拋石機,卻又加改良,不拋石頭,因為水戰中敵船是不停划動的,拋石太遠沒有準頭,他拋鐵球,用大船裝大的拋石機,拋更重的萬斤鐵球,鐵球上栓以鐵璉,長數十丈左右,剛好是鐵球拋出的距離。萬斤鐵球,遠拋數十丈,那是何等的力量,不論怎麼樣的巨艦,一球落下,也是攔腰打做兩截,其勢若天雷擊頂,所以稱為雷擊船。鐵球擊碎敵船後可藉璉收回,再裝再拋,加上飛羽轉輪的快速,敵船再多也沒用,只是多兩三個靶子而已。

  戰天風當日聽巨魚王辱及白雲裳,狂怒衝頂,怒火激發靈智,搜腸刮肚,將天巧星這法子找了出來,兩船合而為一,誓要給巨魚王一個慘痛的教訓。

  馬橫刀外,白雲裳是戰天風心中最敬重的人,巨魚王若當面罵戰天風,他未必放在心上,但辱及白雲裳,卻觸到了戰天風最大的忌諱。

  一夜未睡,戰天風將轉輪和拋石機的各種圖紙都畫了出來,天毛毛亮,圖紙畫好,戰天風煮鍋一葉障目湯喝了,再運起斂息功,悄悄翻出陀家,奔向船廠。

  荷妃雨的感覺是正確的,戰天風確是不相信她,雖然她著實幫了戰天風幾個大忙,但戰天風始終不相信她,因為戰天風找不到她幫他的理由。

  女幫男,本來有一個最大的理由,喜歡,可荷妃雨會喜歡戰天風嗎?嘿,戰天風絕對不信,白天他故意相戲,說要荷妃雨親他一下,荷妃雨臉都不紅一下,只這一點他就看得出來,荷妃雨絕不是愛上了他,死要纏著他也絕不象以前的鬼瑤兒一樣是為情所迷身不由己,絕對是另有目地。不是愛上了他又不計本錢的幫他更纏著他,嘿嘿,這中間可就有講究了,有些人會天真的往好裡想,可戰天風打小就沒天真過,他只會往壞裡想,尤其是馬橫刀死後,他對現實有了更深切的看法,雖然他暫時還不明白荷妃雨到底要做什麼,但在明白之前,他永遠都會防著一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