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聽得原委,戰天風實在忍不住一樂,道:「一個嘴兒親死了,那姐兒厲害,到可以送他個匪號,奪命紅唇。」

  白雲裳白他一眼,問平波王道:「四王子屍體送走了,那偎紅呢?」

  「都關起來了。」平波王忙叫把偎紅帶來。

  偎紅大概十七八歲年紀,水蛇腰瓜子臉,確是有幾分姿色,不過這幾天驚嚇壞了,小臉兒蒼白得沒有半點血色,跪在地下,身子還不住的發抖。

  白雲裳柔聲道:「偎紅,不要怕,抬起頭來,看著我。」

  她平和的聲音中帶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力量,偎紅情不自禁抬起頭來看著白雲裳。

  「偎紅,這事錯不在你,跟你無關,你不要怕,那天晚上的情形你還記得嗎?好好想一想,說給我聽。」白雲裳的話語越發平和了,而偎紅的眼光卻漸漸亮了起來,她直直的看著白雲裳,眼光中有一種欣喜祟拜的味道,就好象信徒突然見到了佛祖現身一般。

  戰天風雖感覺到白雲裳的說話聲跟往日有點兒不同,卻也沒覺出異樣,他卻不知,白雲裳這話聲裡,包含了佛門中的一門祕法:禪心通。此法可攝人心神,以心傳心,被施術者為禪功控制心神後,會不由自主的把要說的話半點不加隱瞞的全說出來,不過這門禪功易引起他人的猜忌,所以白雲裳從來也沒用過,但今天這事過於重大,若不能查清真相解開死解,巨魚平波兩國交兵,紅雪淨海助力,內戰馬上發生,逼不得已,才用了這個法子。

  偎紅果然一字不漏的把那夜的情形全說了出來,說到哺酒,她道:「——我含了口酒,喂到他嘴裡,舌頭碰著他舌頭的時候,眼前突然亮了一下,我看到一個很奇怪的景象,在亮光中,有一朵蓮花,黑色的蓮花。」

  「黑蓮花?」不等她說完,戰天風猛地叫了起來:「難道是黑蓮花在弄鬼,可她何等身份啊,殺這小小的四王子做什麼?」

  他這一叫,白雲裳轉頭看他,秀眉微凝,眼中也有疑惑之色,戰天風懷疑的,也是她想不通的,荷妃雨莫名其妙的來殺了四王子做什麼?

  她轉開眼光,偎紅清醒過來,畏懼心重又生出,趴伏在地,顫聲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白雲裳轉頭,柔聲道:「與你無關。」轉眼看向平波王,道:「四王子的死,另有玄機,和偎紅無關,請大王下令放了她吧,還有其他的人也都放了吧。」

  平波王現在全指著白雲裳,她說和偎紅無關,那自然就和偎紅無關了,下令放了偎紅和另外的妓女及老鴇。

  「那到底是誰害了四王子,可怎麼向巨魚交代呢?」平波王看著白雲裳。

  「大王莫急,雲裳會想辦法的。」白雲裳安慰他。

  「這偎紅會不會在亂說啊。」戰天風皺眉。

  「不可能。」白雲裳搖頭,知道戰天風不解,略加解釋:「她為我禪功所製,所說的都只可能是她當時真實看到的,不可能胡編。」

  「可她說是什麼眼前亮了一下,會不會——?」戰天風還是想不通,歪著頭,道:「會不會是突然羊癲瘋發作了一下啊,我聽說有些人羊癲瘋發作的時候,都是眼冒金星的。」

  「你少胡扯了。」白雲裳白他一眼。

  戰天風嘻嘻一笑,搔頭:「可是沒理由啊,黑蓮花來殺這小小四王子做什麼?巨魚王當他是寶,可在黑蓮花眼裡,還當不得根草,黑蓮花真不屑於出手。」

  白雲裳秀眉又皺了起來,看向三神僧,潮音德印兩個眼中也均有迷惑之色,破癡突地衝口而出道:「黑蓮花是不是故意想挑起內戰?」

  德印潮音面色都是一震,齊看向白雲裳,白雲裳微一凝神,看向戰天風,她也拿不準,想看看戰天風的判斷,戰天風搔搔頭,道:「從小到大,我只見過紅蓮花,白蓮花,從來沒見過黑蓮花,荷妃雨人和花一樣怪,說句實話,一般人到我面前,看一眼說兩句話,大致我就能猜出他打的是什麼主意,但這黑蓮花。」說到這裡停了一下,大大的搖了搖頭,道:「看不透,真是看不透,也許她確是想挑起內戰,但也許呢,她就是突然之間羊癲瘋發作,猛然間抽風了,剛好碰上四王子,一抽不就抽死了。」

  「你就會胡扯。」白雲裳再白他一眼,微一凝神,想了一想,轉頭看向眼巴巴看著她的平波王,道:「大王莫急,我們現在就去巨魚國見巨魚王,先勸他暫緩發兵,然後再慢慢徹查真相。」

  「拜託白小姐了。」平波王長長一揖。

  白雲裳幾個隨即出宮,趕赴巨魚國,平波王率群臣一直送到城外,白雲裳幾個藉遁術而起,戰天風起在空中,見平波王在下面仍是巴巴的眼神,有些奇了,道:「雲裳姐,你不是說平波國背後有紅雪國撐腰嗎?那這平波王這麼怕得要死做什麼啊?真打起來,大不了向紅雪借兵啊。」

  「你說得輕鬆,打仗,苦的是百姓啊,就算能有紅雪國援兵,然而一旦開戰,會有多少人死你想過沒有,平波王是個仁慈愛民的好王,不忍百姓受苦,能不打仗,自然是不打最好了。」

  「呵呵。」白雲裳說得苦口婆心,戰天風卻只是打個哈哈,說平波王膽小怕事怕打仗他信,但說平波王有多愛民,他是不信的,平波王這麼怕得要死,必然另有原因。

  戰天風猜得沒錯,平波王怕得要死,確實不是怕什麼戰火苦了百姓,而是另有苦衷,平波國因為一直受紅雪控制,紅雪在平波國的勢力便也非常大,平波王雖生性軟弱,但也不甘於做牽線木偶,對朝中這股親紅雪的勢力雖不敢徹底撥除,一直以來也都是千方百計進行壓制,如果戰端一起,必須要借紅雪的援兵,那這股勢力又會坐大,對平波王來說,如果巨魚國是虎,紅雪國就是狼,狼和虎都是吃肉的,而平波王只是一隻羊,不是萬不得己,無論是狼還是虎,他都不願意放進羊圈裡來。

  白雲裳上次來過平波國,對平波國的情勢自然是知道的,但她希望能激起戰天風的憐民之心,所以不願說實情,聽得戰天風打哈哈,知道他不信,心中暗嘆,也不好再多說。

  夢陽澤方圓數千里,平波城到巨魚城,直線也有千餘里,白雲裳一行從空中穿澤而過,傍黑時分,便看到了巨魚城。

  巨魚城比平波城還要大得一圈,沿江傍澤,依地勢而建,成一個扁圓形,夕陽下看去,象極了一隻巨大的圓肚子蛤蟆,懶洋洋的趴在湖岸上。

  但湖中的情形卻是非常緊張,離著巨魚城還有百里,便有戰艦往來巡視,巨魚城外,停著一支支艦隊,幾個碼頭上都是戒備森嚴,商旅客船一隻不見,放眼看去,到處都是一隊隊的士兵,在給艦隊進行補給,碼頭上的補給物資,尤其是弓箭,堆得象一座座的小山,水上作戰,最重要的就是弓箭,白雲裳和三神僧雖不懂軍事,但看了這些箭山,也知道巨魚國是在認真的準備戰爭,不是在開玩笑。

  看到這種情形,白雲裳和三神僧臉上都隱有憂色。

  戰天風卻只是冷眼斜視,戰爭和他無關,愛打不打,打死了不管,打不死更不要管,惟一讓他多看了兩眼的是巨魚國的巨艦,巨魚國的這種巨艦是真正的巨無霸,船長兩百餘丈,寬數十丈,高亦有數十丈,尤其是船樓,要是坐小船從下面看,幾乎給人高聳入雲的感覺,船頭包以鐵板,畫成虎牙之狀,凶橫威武,一般所謂的大船,不要打,只要給這巨艦輕輕擦上一下,立即粉身碎骨。

  戰天風長這麼大,只除了在陀家見過的大型海船隊,還從沒見過比這巨艦更大的船,但陀家的海船隊是遨遊遠海的,巨魚國只不過是內湖稱雄,用得著這麼大的巨艦嗎?這一點叫戰天風大大的想不通。

  他卻不知,巨魚國以前曾是大國,國土比現在要大上四五倍,艦隊也還要大得多,從遊魂江上游下溯,左走騰龍,右溯虎威,縱橫天朝水系,更遠出外海,揚威遠洋,當真是好生威風,後來國勢衰敗,領土大幅縮小,艦隊也小了許多,但那種巨艦卻仍保留了下來,這樣的小國而保有這麼大的巨艦,不免就給人一種耗子扛大炮的感覺,但在巨魚國來說,負擔雖然沉重,卻是對過往輝煌的一種回憶,一直都不肯捨棄。

  水面上有艦船巡視,空中也自有玄功高手巡查,卻都認得白雲裳,也不敢來問,只是急報上去,因此戰天風一行剛到巨魚城,便有一群人迎了出來,當先一人,是個老年太監,卻是個玄功高手。

  白雲裳上次來過,認得這老太監,乃是巨魚王面前最得寵的太監頭子休公公。

  見了白雲裳,休公公微一躬身,道:「白小姐又來了啊,大王有請。」

  在戰天風耳中聽來,這休公公說話行禮都沒什麼刺可挑,可白雲裳和三神僧卻聽出了不對,他們上次來過,上次對白雲裳,這休公公可是有禮得多,有禮得幾乎可以稱得上巴結了,但這一次,神情語氣,都要冷淡得多,三神僧相視一眼,心中都有些擔憂,這一次的巨魚王,顯然不會象上次那麼好說話了。

  「有勞休公公。」白雲裳合甚為禮,臉上神情並無變化,始終是那種淡淡的微笑。

  進王宮,見到巨魚王,戰天風冷眼看去,差點想笑出來。

  巨魚王四十多歲年紀,身量不高,極胖,沒有脖子,臉直接過渡到肩膀,往下再放大,腰身最寬處,戰天風這號的,裝個四五個不成問題。臉相也十分誇張,嘴極大而嘴唇極厚,再加鼓眼大鼻子,耳朵也大,而且微微前頃,有招風之象,整張臉,不象人臉,倒象一條大鯰魚的臉。

  看了他這個樣子,戰天風突然就想到了巨魚城,心中促狹的想:「要是在他腳上打個眼,象吹豬一些吹到巨魚城那麼大,他和巨魚城鐵定一模一樣,到真不愧巨魚之王了。」

  上次白雲裳來,巨魚王到宮外迎接,白雲裳挾佛門之力,對淨海這樣的大國也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巨魚只是淨海的一個屬國而已,巨魚王對她自然是禮敬有加,但這一次,巨魚王卻坐在王座上沒動。

  早從休公公臉上,白雲裳就覺察到了巨魚王的變化,心中慧光圓融,無喜亦無憂,淡淡微笑,雙手合什,道:「白雲裳見過大王,阿彌陀佛。」

  巨魚王哼了一聲,也不回禮,道:「白小姐,休怪本王不給你面子,若是說到不要動刀兵的話,還請免開尊口。」

  白雲裳搖頭:「我不是來勸大王收兵的,只是想來告訴大王真相,害死王子的,並不是平波王,而是另有其人。」

  「真相是我兒子死在平波城裡。」巨魚王哼了一聲,眼光微抬著看著白雲裳,卻不敢與白雲裳對視,道:「白小姐,多言無益,白小姐也不必再跟我說什麼故事來勸我,人死不能復生,這件事,靠嘴巴是無論如何不能解決的。」說到這裡,他站起來身來,道:「白小姐遠來辛苦,請自去休息,本王不陪了。」不等白雲裳再開口,拂袖而去。

  白雲裳妙悟佛理,勸人從來都不是開門見山,而是多以講故事的形式,將佛理暗喻故事之中,再佐以玄功,往往能收奇效,上次來,她就是找機會給巨魚王說了個故事,打消了巨魚王起兵之心,這一次她也是想先勸得巨魚王暫息怒火,緩動刀兵,然後再察明真相,最終化干戈為玉帛,不想巨魚王心虛,根本不敢與她對視也不敢和他多說話,兩句話就起身避走,讓白雲裳有力無處使。

  休公公親送白雲裳幾個到城中最大寺院的住下,第二天白雲裳求見,巨魚王避而不見,三神僧動用佛門力量,通過各種途徑接近巨魚國大臣,希望側面迂迴,讓巨魚國大臣勸說巨魚王,也不起作用,佛門力量確實無孔不入,甚至滲透進了巨魚王的後宮,聯繫到了王后,但巨魚王卻象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怎麼也不肯見白雲裳,更不肯罷兵,而各艦隊已做好準備,隨時都有可能出發。

  這天白雲裳幾個又到王宮前,休公公出來,只說巨魚王身子不適,不能見客,戰天風看他冷著一張苦瓜臉,不由暗中生惱,心下暗哼:「就這麼一個醜八怪,我雲裳姐肯見他,他祖宗八代不知在佛祖前倒了香灰呢,竟然還說不見,惹本大神鍋惱了,哼哼。」

  不過他也只是在心裡哼哼,若是用強,白雲裳定然不高興,他可不敢亂動。

  休公公見說了不見客,白雲裳仍是不肯走,冷冷的道:「白小姐,三位大師,請回去吧。」

  白雲裳合掌念了聲阿彌陀佛,道:「今天雲裳一定要見到大王,大王若是不見,雲裳便站在這裡,一直到大王肯見雲裳為止。」

  休公公臉色一變:「白小姐是要恃強橫來嗎?」

  白雲裳再唸了聲阿彌陀佛,並不答他,言下之意是默認了。

  休公公臉色再變,轉身急回宮中。

  戰天風沒想到白雲裳也有恃強硬來的時候,大感興趣,想:「原來仙子也有動怒的時候,這下我倒要看看那蛤蟆怪怎麼應付,不會把他的王宮衛士叫出來打架吧,那到有趣了。」

  三神僧也沒想到白雲裳會這樣,三僧對視一眼,德印道:「白小姐,你是想強要巨魚王罷兵嗎?這樣似乎不妥吧,若傳將出去。」

  他沒有說下去,但白雲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一直以來,對諸王間的爭鬥,白雲裳都是以勸為主,諸王敬重的,即是她本人的絕世風采,也還有對她身後佛門的敬重,對佛的敬重,所以願聽她勸,但白雲裳若是恃強硬來,一旦傳出去,天下諸王心裡都會有想法,白雲裳以後也再不能維持先前那種超然的地位。

  「我知道。」白雲裳點頭:「但現在沒有辦法了,若不能見到巨魚王勸他罷兵,刀兵一起,紅雪揮軍南來,淨海北上助力,天下立時便會亂做一團。」

  「可是。」德印臉露猶豫,不知該怎麼說下去。

  「內戰若起,一時半會便停不下來,現已入冬,眨眼開春,若金狗趁勢而來,則我天朝危在旦夕。」

  「白小姐所慮極是。」潮音接口。

  「只是這樣一來,對白小姐的名聲以及我佛門。」德印說到這裡,沒有再說下去,臉有深憂。

  「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了。」白雲裳搖頭。

  「阿彌陀佛。」潮音宣了聲佛號。

  戰天風在一邊冷眼旁觀,可就暗哼一聲:「這些老和尚,除了會托佛,還會點別的不?天下和尚尼姑多了,若都象他們一樣什麼都托佛,佛祖便生一千雙腳也忙不過來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