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我說了,那天早上的事,就是胡天帝布局陷害,息水群俠是他特意找了來的,他們自然是有證人了,我弟弟身陷局中,又怎麼可能有證人。」白雲裳搖頭:「但我相信我弟弟絕不是那樣的人,我們只要找到胡天帝,總能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

  「你的意思是,你僅憑戰天風自己的話,就斷定他是被胡天帝陷害的。」破癡沉著臉:「息水群俠這麼多人的話,你是一字不信了。」

  「獨聽則迷,兼聽則明。」白雲裳毫不妥協:「我當然不能只信我弟弟一個人的話,但也不能全信息水群俠的話,所以我說要先找到胡天帝,真相自會大白。」

  「兼聽則明,這話有理。」潮音看出破癡臉色不對,插口,還要往下說,關九融搶先接口道:「我們同意白小姐進行調查,但我們要先拿下嫌犯,白小姐卻公然袒護淫賊,執劍強闖,白衣庵領袖佛門,竟是這般行事,實在讓人心冷。」

  「不論你是心冷還是心熱,我白衣庵從來都是一般行事,明心見性,光明磊落。」聽他辱及師門,白雲裳臉也沉了下去。

  莊清林嘿嘿一聲冷笑,一抱拳,對三僧道:「白小姐領袖佛門,我們是沒資格議論,但我摩雲三劍和息水群俠這幾十張臉,也要有個地方擺,今天就是這麼回事,戰天風是淫賊,我們親眼所見,所以我們一定要拿下他,白小姐要公然相護,那也無所謂,我們鬥不過白衣庵神劍,那就死在她劍下好了,三位神僧便請做個見證,免得天下悠悠之口,不三不四的胡說,辱及白衣庵清名。」說著撥劍,眼發冷光,厲喝道:「淫賊,看劍。」一劍便向戰天風刺去,另一面關九融同時撲上。

  白雲裳臉一沉,斜跨一步,擋在戰天風前面,身動劍已在手,一晃,兩星劍點同時出現在莊清林關九融面前,關九融領教過白雲裳劍上神技,早有準備,斜身一閃,莊清林卻是不閃不避,橫劍一格,仍往上衝,面前那星劍點一晃,莊清林並沒格到,卻又到了他右肩,莊清林劍到外門,除了後退,再無它法,他心中陰狠,估量白雲裳在三大神僧面前,不敢真個傷他,竟是不閃不避,嘿的一聲,反向前直撞過去,卻突地右肩一痛,扭頭一看,白雲裳長劍已刺入他肩膀,痛疼之下,握不住寶劍,劍也鬆手落下。

  「我說過了,誰要傷我弟弟,先要過了白雲裳手中長劍。」白雲裳看著他,清明的眼神裡沒有半點表情:「我說話是算數的。」

  莊清林又驚又痛又羞又怒,一聲狂吼:「那你就殺了我吧。」仍要前衝,一邊的牛不惑看出不對,慌地撲上,一把抱住他,看向三大神僧,怒叫道:「三位大師,這事到底怎麼說?」

  白雲裳竟會真的劍傷莊清林,莊清林自己想不到,三大神僧也沒想到,一時都呆了,牛不惑這一叫,三僧才醒過神來,破癡怒叫道:「白雲裳,你真的要毀了白衣庵千年清譽嗎?」

  「難道任人宰割就能維護白衣庵的千年清譽?」白雲裳回看著他。

  破癡更怒,霍地跨前一步:「老衲今天誓要拿下這淫賊,你有本事,也殺了我好了。」

  白雲裳眼中一片清冷:「我說過了,任何想要傷我弟弟的人,都先要過了白雲裳手中長劍。」

  這已是公然與三大神僧決裂,而佛門對白雲裳的支持,大部份便是緣於三大神僧,與三大神僧決裂,也幾乎就是與佛門決裂。

  戰天風的心再一次被深深震動,看著白雲裳清麗的臉龐,他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表達心中的感受,他只有一個念頭,不能再讓白雲裳為他這麼不顧一切的走下去了,身子一閃,霍地到了白雲裳前面,煮天鍋在手,看了三僧道:「我的事與我雲裳姐無關,你們有本事,便來拿我吧。」晃身便要衝出包圍圈。

  「風弟。」不等戰天風動,白雲裳忽地伸手握住了戰天風的手。

  戰天風一掙沒掙開,急叫道:「雲裳姐,我的事不要你管。」

  「你是我弟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叫我姐姐,就聽我的話。」

  看著白雲裳堅定的眼神,戰天風熱血湧上喉頭,再不能做聲。

  白雲裳轉眼看向三大神僧,單手一禮:「白雲裳先告辭,但這件事我一定會查清楚。」扯了戰天風便要斜里繞開,潮音忽地跨步,攔在了前面。

  白雲裳神情一冷,道:「潮音大師,你真的要攔著我嗎?」

  「阿彌陀佛。」潮音雙手合什,宣了聲佛號:「雲裳小姐,還望三思。」

  他看著白雲裳的眼神裡,竟是滿含痛苦,誠摯無比,白雲裳看得出來,對她的執著,潮音是真的痛心疾首。

  白雲裳微微一愣,停住身子,看一眼潮音,再看一眼德印破痴,搖了搖頭,道:「三位大師,你們休怪雲裳這麼固執,因為雲裳已經錯過一次,絕不能再錯第二次。」

  「你錯過一次了,什麼意思?」潮音不明白。

  白雲裳仰頭向天,明眸微凝,似乎看到了一些遙遠的東西,長長的吁了口氣,道:「三位大師,我曾和你們說過,我風弟在關外做過天子,而且得到了關外三十四國的真心擁戴,可以說,至少他在關外,已坐穩了天子之位,是我和馬大俠堅持從他手中拿走了傳國玉璽,送回給了玄信。」

  白雲裳這話其實是舊話重提,她先前已和三僧討論過數次,只是不知道她為什麼在這會兒又說了出來,德印過來,道:「這事你沒錯。」

  「不,錯了。」白雲裳搖頭,看著德印的眼神裡,是滿眼的沉痛:「而且是大錯。」

  「雲裳小姐。」潮音叫,不等他說下去,白雲裳便開口打斷了他,道:「我和馬大俠都錯了,我們絕不該把傳國玉璽拿回來給玄信,這個錯誤造成的後果就是,天安第二次城破,數十萬人被殺,上百萬人無家可歸,更有十數萬人給金狗擄去了五犬為奴,生不如死。」

  「這不是你的錯。」潮音搖頭。

  「是我的錯,也是馬大俠的錯,但如果我不對馬大俠說那番話,大敗雪狼國後,馬大俠十有八九不會再拿走傳國玉璽,他是個胸懷天下的人,只要能實實在在有利於百姓,他是不會拘於成見的,是我說佛門不會支持一個假天子的話影響了他。」

  白雲裳凝眸遠望,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夜,看到了她和馬橫刀的那場對話,一直到後來,天安第二次城破後,痛定思痛,她才明白,馬橫刀當時其實帶有試探她的意思,如果她堅決支持戰天風,馬橫刀十有八九便會改變主意,她只以為她一眼看穿了玄信,但馬橫刀何等眼光,又怎麼會看玄信不清?但她說佛門不會支持一個假天子,更說天下都不會支持一個假天子,這才徹底打消了馬橫刀的想法,最後馬橫刀不惜故意中毒而死,如其說是對玄信的失望,不如說是對她白雲裳的失望,對整個佛門的失望,對固執於傳統而不知變通的所有人的失望。

  窮則變,變則通,可她,還有她身後所有的人,卻是如此的固執,明知玄信只是一具腐屍,卻仍堅持要給他穿上龍袍扶上寶座,只是因為玄信是皇十四子,結果是馬橫刀死,天安城破,戰天風灰心絕望,而金狗虎視眈眈,天下四分五裂。

  而想到這一切,都是當夜自己一言之錯,白雲裳真的是痛心疾首。

  「我為什麼會錯呢?」白雲裳似乎是在喃喃自語,又似乎是在對三僧訴說:「還是格於傳統的想法,還是畏於世俗的眼光,說白了,還是未能悟得佛的真諦,缺乏勇氣,不能明心見性,不能直指本原。」

  她略略一頓,又道:「象今夜的事,我弟弟絕對不是那樣的人,可我僅憑嘴巴說,無論如何都說不清楚,因為息水群俠同樣中了胡天帝的詭計,他們是親眼所見,絕不會相信我的話,這件事不但今夜說不清楚,也許以後永遠都說不清楚,但我就要跟著他們錯下去嗎?是的,不跟著他們錯,就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面,對我個人和白衣庵都會有極大的影響,甚至從此與俠義道及佛門決裂,可是,就因為這樣,明知錯了,我仍要錯下去嗎?」

  說到這裡,白雲裳看向三僧,眼光堅定清明:「不,我錯過一次,就絕不會錯第二次,我只會跟從我的心,而絕不會再順從世俗的眼光,三位大師,雲裳的心,你們明白了嗎?」

  明月當空,萬籟俱寂,沒有一個人吱聲,只有清輝籠罩天地。

  戰天風在側後看著白雲裳的臉,白雲裳身上並沒現出佛光,他卻彷彿看到了佛光,他只是感動於白雲裳對他不顧一切的迴護,但這會兒,他從白雲裳身上卻還看到了另外的東西,只是,這些東西他不太理解。

  德印潮音等三僧也給白雲裳的話深深震撼了,相對於戰天風,他們更能理解白雲裳話中的真意,但正因為理解更深,震撼也就更大。

  也許白雲裳離佛更近,但離世俗卻也實在太遠,三大神僧雖都是佛門高僧,但僧不是佛,佛在西土,僧卻在世間。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白小姐禪功又進一層,可喜可賀,可敬可畏。」遠遠的有聲音傳來,聲未落而人已至,靈光一閃,一朵黑蓮花倏爾出現,蓮花綻開,荷妃雨廣袖長袍,飄然而出。

  鳳目在三大神僧臉上一掃,荷妃雨微微一笑,眼光最後卻落在戰天風身上,笑道:「戰兄以機靈詭變聞名江湖,不過這次好象反給別人算計了啊。」

  對荷妃雨,戰天風觀感比較複雜,荷妃雨天生是白雲裳的敵人,但上次刺殺玄信和後來枯聞夫人設計截殺他,荷妃雨都出了大力,尤其是後一次,如果沒有荷妃雨,戰天風肯定活不到現在,因此這會兒看見荷妃雨,白雲裳又在場,他一時到不知要以一種怎麼樣的態度來面對了,看一眼白雲裳,搔搔頭,道:「你來做什麼?看我的笑話?」

  「不。」荷妃雨微笑搖頭:「我上次就說過,我真心想和戰兄結交,又怎麼會看你的笑話呢,我是來給戰兄解圍的。」

  聽到荷妃雨說真心想和戰天風結交這話,白雲裳目光微凝,她先前有些激動,這時卻又恢復清明,一點慧光,圓融廣大,感受著荷妃雨話語背後真實的意思。

  「胡天帝落到了你手裡?」戰天風眼光一亮。

  「是。」荷妃雨點頭:「戰兄反應可真快。」

  「胡天帝怎麼會落在你手裡?」戰天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上次你說沒有跟著我,可每次都來得這麼及時,是不是會算啊,看來離成仙不遠了。」

  「戰兄疑心可真重。」荷妃雨呵呵笑,長袖一揚,兩朵黑蓮花從袖中飛出,變大綻開,一朵黑蓮花裡有兩個人,一個是胡天帝,另一個是胡嬌嬌,另一朵黑蓮花裡卻只有一個人,是傅雪。

  「雪兒。」壺七公急叫一聲,晃身過去,一把抓住了傅雪的手,關心的道:「你還好吧?」

  「七公。」傅雪看見壺七公,也是又驚又喜,應了一聲,一眼看到很多人,卻又害羞起來,俏臉泛紅,給壺七公抓著的手微微掙了掙,沒抽出來,也就算了,卻一眼看到胡天帝,急叫道:「師父。」

  胡天帝情形可就不太好了,他盤膝坐在黑蓮花中,臉色慘白,牙關緊緊咬著,似乎在強忍痛苦,額頭上汗珠滾滾而下,前胸後背更是給汗濕透了,貼在身上。

  胡嬌嬌的情形和胡天帝差不多,不過她沒辦法坐起來,而是躺在黑蓮花裡,全身縮攏,象一隻忍痛的紅狐。

  一眼看到胡天帝,左先豪臉色大變,情不自禁退了兩步,一抬眼,卻看到了白雲裳一雙慧眼,白雲裳眼光淡淡的,並不逼人,卻象天上的明月,牢牢的罩定了他,左先豪下意識裡是想要撒腿就跑,但這會兒一雙腳卻似乎不是自己的,再不能移動半分。

  荷妃雨鳳目掃視全場,呵呵一笑,看向胡天帝道:「天慾星,你是開口,還是強撐下去?」

  她聲音不高,胡天帝身子卻是重重一抖,如聞驚雷,隨即睜開眼睛,哀叫道:「黑蓮宗主饒命。」聲音嘶啞,恍似負重百里,給人一種虛脫的感覺,這顯然是荷妃雨加諸在他身上的禁制造成,只不知是什麼?

  「那你就說吧。」荷妃雨屈指一彈,胡天帝身子又重重一抖,隨即長長籲了口氣,好象去了身上重負一般,眼光一抬,在戰天風壺七公面上溜了一轉,垂下眼光,道:「是的,一切都是我的計策,因為戰天風殺了我的記名弟子馬玉龍,我要給馬玉龍報仇,另外枯聞夫人說她屢次殺不了戰天風,我也是不服氣,所以設計,左珠胡嬌嬌其實都是我的弟子,左先豪也是我的屬下。」

  說到這裡,他有些接不上去,略略一停,關九融卻叫了起來:「他這話不可信,他是被強逼的,黑蓮花在他身上加了禁制,誰都看得出來。」

  「你眼光很尖啊,竟然看得出我在他身上加了禁制。」荷妃雨冷笑一聲,看了胡天帝道:「別人說你的話不可信呢,你再另想辦法吧,可別說你沒辦法,你連詭計多端的戰天風都能陷害,我很佩服呢。」說著眼光溜到戰天風臉上,卻就撲哧一笑,戰天風哭笑不得,搔頭道:「我說美女,你這到底是捧我還是踩我呢。」

  戰天風最初叫荷妃雨美女,帶有很大的調笑的味道,但荷妃雨接連幾次幫他解圍,尤其這一次,不僅僅是幫到了戰天風,更是幫到了白雲裳,因為荷妃雨若不及時出現,白雲裳帶了戰天風硬闖,那就等於公然和三大神僧決裂了呢,這一點上,戰天風尤其感激荷妃雨,只不過他一時半會還改不了口,但這時的美女兩字,至少不再帶有調笑的味道,荷妃雨靈慧無比,自然是聽得出來,鳳目在戰天風臉上溜了一轉,卻又掃到胡天帝身上。

  胡天帝感受到她目光,身子不自覺的一抖,抬眼看向左先豪,道:「左先豪,你說吧。」

  左先豪聽到他的話,身子也是重重一抖,道:「我——我。」看看四周,卻是說不下去。

  「你要不想說,那也由得你。」胡天帝哼了一聲:「不過你想來不會忘了血聚神陽吧。」

  聽到血聚神陽四字,左先豪又重重抖了一下,隨即雙腳便不停了抖了起來。

  血聚神陽,是胡天帝給左先豪下的一種毒,胡天帝號稱天欲星,這種毒便也因人的欲望而來,所謂神陽,其實就是指的男人的陽物,血聚神陽,就是中了這種毒,全身的血都會湧到陽物上去,使陽物脹大數倍,那種難受,當真沒有任何言詞可以形容,左先豪當日為胡天帝所制,有些不甘心,一月後不得解藥,陽物脹大,痛得他喊爹叫娘,就此屈服,不過天欲星的毒都有正反兩種功用,中了血聚神陽,固然要每月服用解藥,就此受制於人,但這血聚神陽同時也有助陽之功,男女性慾,本來損耗精元,可這血聚神陽卻可採陰補陽,左先豪這些年納了七八房侍妾,而且功力明顯見長,終於搏得息水大俠的名頭,血聚神陽助力極大。

  左先豪雙腳抖動半天,終於站不住,跪了下去,叫道:「是的,這些都是我預先安排的,先讓嬌嬌半夜引戰天風來,然後我以做壽之名,將息水群俠全部請到家中,第二天早上趁戰天風熟睡,便去捉姦,珠兒再叫起來,說是他強xx,這樣就算當時殺不了他,成了淫賊,江湖中便再也無他的立身之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