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十三陰屍喝得高興,邊喝邊叫,戰天風看得高興,邊喝邊笑,全然沒去留意天機棺。壺七公於絕望中見到生機,也光顧高興了,也沒去留意天機棺。

  陰屍強悍無倫,刀兵水火一無所懼,但卻無法抵擋酒的醉意,而且酒量都不高,先前都是站著蹲著,很快就東倒西歪了,卻還貪嘴,仍是不住的猛灌,最先喝的那具陰屍最先躺倒,身子往下一倒,雙爪抱著的酒罈子也倒下來,餘下的酒全灑在頭上,灑得一頭一臉都是,鼻子眼睛裡到處有酒,它淡紅色的舌頭卻仍伸出來舔著,不過舔著舔著便打起呼來了。

  其它的陰屍也先後躺倒,個個呼聲如雷,爛醉如泥,到最後一具陰屍躺倒,一葉障目湯剛好失效,戰天風兩個現身出來,戰天風看一眼壺七公,喜叫道:「七公,成了。」

  「成了。」壺七公也是一臉狂喜,兩個相視大笑。

  戰天風扭頭看向天機棺,一愣,一跳起來:「天機棺到哪裡去了,胡天帝這老白臉溜了。」飛身躍上石台,壺七公隨後跟上。

  青石台下陷五六丈,是一間石室,天機棺擺在石室中,棺蓋半開,胡天帝卻不見了。

  「老白臉果然溜了。」戰天風又驚又怒,當先躍下,落到石室中,石室不大,兩三丈方圓,正對著天機棺有扇石門,敝開著,一條甬道直通出去。

  「這老小子跑不了。」壺七公也落了下來,鼻子一聳:「他逃到天盡頭老夫也能找到他。」搶先奔出,戰天風跟上一步,卻猛地停下,道:「七公,等一等。」

  壺七公這時已進了甬道,聞言回身,不解的道:「做什麼?」

  戰天風向頭上指了指,道:「我們若就這麼出去了,這些陰屍酒醒後,會不會沿著暗道跑出來啊?」

  「出口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壺七公搔頭,有些奇怪的看著戰天風:「你怕這些怪物出去為害?你小子什麼時候這般心懷天下了?」

  「不是我心懷天下。」戰天風搖頭:「但這些東西若出去為害,給雲裳姐知道了,肯定要怪我的。」

  「這小子雖然不願幫著白雲裳給玄信出力,但心中其實還是時時記掛著白雲裳。」壺七公明白了,暗暗點頭,道:「這個容易,把天機棺升上去,把那些傢伙再關起來就行了。」

  「這樣好。」戰天風點頭:「那老白臉跑不了,而且你的傅雪也一定不會有事的,我還是那句話,只要我兩個不死,藉胡天帝十個膽,他也不敢害了傅雪。」

  壺七公知道他說的是事實,倒也不急,兩個坐進天機棺,板動機關,天機棺升上去,壺七公跳出去,豹皮囊裡掏一根天蠶絲出來,將十三陰屍的腳全綁在一起,一串兒拖進了關陰屍的小洞子裡,陰屍醉狠了,腦袋在石板上拖得怦怦響,卻再無一個睜眼的。

  戰天風隨即板動機括,小洞子的門關上,戰天風罵道:「你們這些傢伙,再睡一千年吧,只是可惜了大爺的酒。」

  壺七公跳進棺中,兩個重又把天機棺降下去,隨後追出。

  這甬道卻是極長,足有三四裡,漸漸的看見天光,知道地道口到了,卻又聽到水聲,到地道口一看,原來是一道瀑布,象一道水簾一樣攔住了地道口。

  戰天風兩個穿簾而出,外面是一個小小的山谷,瀑布頃洩成一個水潭,天早亮了,紅日高掛,潭水倒映著白雲,給人一種十分清幽的感覺。

  壺七公深深的吸一口氣,他先前以為必死在洞中,這會兒重見天日,加倍的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偷瞟一眼戰天風,想:「這臭小子見了棺材都不落淚,老夫看來真是老了。」

  不過這話他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道:「這會兒算你小子料得準,秘道口果然沒有機關石門,若不把陰屍關起來,那些傢伙酒一醒,可就順路出來了,那可真是個大禍害。」

  「可見本大神鍋還是有點先見之明的。」戰天風牛皮哄哄:「真要給那些怪物溜出來為害百姓,雲裳姐知道了非罵死我不可,而且十有八九還要責令我把他們捉回去,那就要命了,不過也不怕,最多你給我準備酒,咱們再請那些傢伙喝酒好了。」

  壺七公可又看不得他那嘴臉了,怪眼一翻:「憑什麼要老夫給你準備酒,你以為老夫是你管家啊。」

  戰天風搔搔頭,斜眼看了壺七公,道:「七公,別說我沒告訴你,女孩子是不喜歡老爺爺的,所以你最好還是不要自稱老夫吧,最好七公這名字都不要用,對了,七少好了,壺七少,這名兒透著年輕有活力。」

  「敢拿老夫名字開涮,老夫踹死你。」壺七公一腳飛起,戰天風自然早已嘻笑著閃開,罵是罵,壺七公心裡卻真留了心,想:「也是,雪兒雖然愛我,但也不會喜歡老頭子的,我以後還是不要自稱老夫了,要保持年輕的心態,那個返顏丹也要天天吃。」心中打定主意,鼻子聳了兩聳,道:「廢話少說,捉那老小子去。」縱身而起。

  騰身空中一看才知道,原來這小谷已是到了那大山的背後,兩人翻過山,又回到莊中,莊中一個人也沒有,這也是意料中事,壺七公故技重施,四下轉了一圈,重又找到醉紅顏的氣味,一路跟了下去。

  胡天帝溜得還真快,不過也是壺七公兩個不能全速趕路,因為氣味是時斷時續的,不但不能全速趕路,還時時要停下來找,有時更要繞好大一個圈子才能重新找到味源,這麼一拖就慢得多了。

  直追了一天,天黑後不久,壺七公的速度明顯快了起來,戰天風有過先前的經驗,知道傅雪必在前面不遠,氣味強烈,所以壺七公才能毫不猶豫的全速循味追趕。

  果然,又掠出十餘里,前面現出一座大莊子,看壺七公直向莊子撲去,戰天風叫了起來:「莫非這裡又是那老白臉的一個秘窟。」

  「不論他有多少秘窟,只要他不把傅雪交出來,老夫就要一個一個全給他翻出來。」壺七公冷哼一聲,展開鼠竄功,全速掠行,戰天風一步不落跟上。

  兩人進莊,莊中一片死寂,好象沒什麼人,不過也有可能跟先前一樣,在地底下另有暗道,壺七公循著氣味,掠進大屋正廳,廳中無人,壺七公毫不停留的往廳後走,在二進院落的一個小屋前,壺七公猛地住腳。

  戰天風跟得快,差一點撞他身上,急道:「怎麼了?」見壺七公神色有些不對,戰天風鼻子一聳,這會兒他也聞到了香味,腦子一轉,立即就明白了,香味這麼濃烈,傅雪應該是在這屋裡,可是屋中明明沒有活人,難道胡天帝害了傅雪?

  戰天風心中怦怦跳,看壺七公似乎不敢進屋,戰天風略一猶豫,還是走到窗前,掀起窗子往裡一看,這一看卻大出意外,驚呼出聲:「左珠?」

  「不是雪兒?」壺七公象是給火燒了下一樣,一步跳到窗前。

  確實是左珠,赤身裸體倒在床上,地下是撕得稀爛的衣服,好象是經過了一場撕打,左珠雪白的臉有些發青,明顯已經死了。

  壺七公確認床上的屍體不是傅雪,懸著的心鬆了下來,看戰天風道:「這死的就是給你栽淫賊帽子的那個女孩子?」

  「是。」戰天風點頭,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這裡離左家該還有一段距離啊,她怎麼會死在這裡?」

  壺七公去左珠屍身上細看了一下,道:「是給人點了死穴,生前還給人強xx過,到是怪了,她身上怎麼會有醉紅顏的味。」話未說完,猛地明白了:「這又是栽臟嫁禍之計。」

  戰天風也已同時明白,急道:「快出去。」

  便在兩人閃身出窗的同時,莊中四面掠風聲急起,伴隨著此起彼伏的喝叫聲:「不要走了淫賊。」

  四面人影晃動,眨眼合圍,人群中,戰天風一眼就看到了左先豪,另外一些人好象也是那天早上見過一眼的息水群俠,但左先豪身邊多了把好手,這人五十來歲年紀,方臉長鬚,眼光如電,明顯是一流高手。

  戰天風已知中計,索性站在院中不動,他也不把新增的那名一流高手放在眼裡,掃了一下,說實話都沒看清人,只斜眼瞟著左先豪,看他怎麼說話。

  左先豪一臉悲憤的情形,指著戰天風對邊上那人道:「就是他,戰天風,江湖人稱神鍋大追風的,就是他強xx了我女兒,害得我的珠兒尋死覓活,又離家出走,現在都不知到哪兒去了。」

  「演得好戲。」戰天風哈哈大笑:「你女兒尋死覓活,離家出走,現在不知到了哪裡,然後呢,然後你就會突然發現你女兒死在這小屋裡,而我又剛從這小屋裡出來,那你又可以說,是我再次強xx了你女兒並殺人滅口是不是?」

  左先豪確實是這麼打算的,卻完全沒想到戰天風會自己先說出來,一時倒是一愣,看一眼邊上的那人,不過隨即就大叫起來:「你說什麼?我女兒死在這小屋裡?一定是你害死了她,你這個淫賊,你強xx了我女兒不算,還把她掠到這裡害死了她,你還是人不是啊?」

  他叫得悲憤無比,但卻不敢下來進屋去看左珠的屍體,很明顯,心虛,更怕戰天風順手給他一下。

  戰天風冷笑搖頭:「為了嫁禍我,竟把自己的女兒也害死,我真不知你那張人皮下面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戰天風,你休要狡辨。」左先豪邊上那人厲聲頓喝。

  「你是哪隻鳥?」戰天風這才正眼看他:「報上名來讓大爺我聽聽。」

  邊上的壺七公暗暗搖頭:「這臭小子,越來越狂了。」腦中同時暗轉念頭。

  這會兒的情形非常不妙,戰天風本來就給栽了頂淫賊的帽子,這會兒左珠一死,他兩個又給圍在這院子裡,害死左珠的帽子更又順手扣了上來,幾乎辯無可辯,這也正是戰天風發狂的原因,反正沒得說,那還不如拿出點氣勢來。

  「沒想到胡天帝竟會利用醉紅顏來布這樣的局。」壺七公這時也已明白,胡天帝必然已經知道他鼻子可以聞到醉紅顏氣味的秘密,所以才利用這一點佈下了這個局,一時暗暗責怪自己:「先前胡天帝誘我們進陵墓我就該想到了,卻又再上一當,壺七啊壺七,你還真是個老傻蛋啊。」

  「本人摩雲三劍老三關九融。」關九融給戰天風的狂態氣得雙眼瞪圓,噌一聲撥出背上長劍,厲喝道:「上來領死吧,看你手底功夫是不是比你嘴上更狂。」

  摩雲三劍的名頭,戰天風也聽說過,卻並不放在心上,哼了一聲,轉開眼光,看向左先豪,冷笑道:「胡天帝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你連女兒也不要了,不過算盤打到本大神鍋身上,你是絕打不響的,不交出傅雪,那你搭上的不僅僅是你女兒的性命,你自己一條小命也絕對保不住,不要以為胡天帝保得了你,胡天帝是給本大神鍋一路追殺過來的,他自身難保,所以我奉勸你一句,乖,聽話,老實交待胡天帝和傅雪在哪裡,或許我可饒你一命。」

  關九融自以為報出摩雲三劍的名頭可以嚇住戰天風,不想戰天風竟是不屑一顧,一時激怒得三屍神暴跳,再難忍耐,厲叫道:「淫賊休要發狂,看劍。」縱身而起,一劍刺下,劍尖帶風,頗具威勢。

  「來得好。」戰天風冷喝一聲,反手撥鍋,左腳往前一跨,玄天九變第一變:鷹翔。

  關九融身到中途,見戰天風左腳一動,身上忽地生出一股王者之氣,他劍勢含怒而發,本來有一往無前之氣,但戰天風身上這股王者之氣卻讓他心中生了不敢直攖其鋒的感覺,劍勢不由自主的一弱,不過他終是一流高手,立知是為戰天風步法所惑,急運玄功,心志一凝,劍勢轉強,不想眼前就突地沒了戰天風的身影,耳際卻意外的傳來掠風聲。

  原來戰天風鷹翔轉鷂翻,一翻竟就到了他側後,反手一鍋,斜削他後腦勺。

  關九融再沒想到戰天風身法如此靈變,長劍急回,反手後撩,他自信應變也不慢,可劍到中途,戰天風卻又到了另一側,煮天鍋兜頭蓋臉打下來,這一下要是砸上了,他一個腦袋絕對要變成個平底鍋。

  關九融大驚再變,卻怎麼也趕不上戰天風的變化,數招之間便全然處於守勢,一時間又驚又怒,一張臉脹得通紅。

  論功力,戰天風比關九融其實強不了多少,論鍋法,神鍋大八式雖給白雲裳調教過,但關九融以劍成名,劍術也並不在戰天風鍋法之下,若無玄天九變,戰天風要佔到上風,至少要千招以外,但玄天九變的身法實在太快,變化又實在過於詭奇,一快打十慢,關九融根本就沒有遞招的機會,又怎能和戰天風平手放對,自然是只有挨打了。

  左先豪先以為以關九融摩雲三劍的名頭,不說拿下戰天風,打個平手該不成問題,再沒想到數招之間戰況便一面倒,一時又驚又怕,但這時可沒了退路,一咬牙,叫道:「捉拿淫賊,沒什麼江湖規矩可講,大夥兒一起上啊。」

  「對,大家夥一起上。」他身邊息水群俠也看出關九融情勢不妙,呼叱聲中,紛紛湧上。

  「不要臉的東西。」壺七公又驚又怒,搶先出手,急撲向左先豪,左先豪說是大家一起上,其實他怕了戰天風,壺七公撲過來,到是趁了他的心,厲叱一聲:「老偷兒休要發狂。」劈面一劍,身邊更有兩三枝劍一齊搶上,壺七公心中雖怒,奈何技藝不強,不敢從劍從中直搶進去,一閃避開,左先豪率四五人隨後追殺,另外的人便圍向戰天風。

  戰天風卻是不怕人多,哈哈大笑:「來得好,混水摸魚,本大神鍋胃口好,即便不是魚,螃蟹泥鰍老蝦公通通要了。」笑聲中煮天鍋一晃,關九融劍到外門,不及回縮,急往後退,戰天風卻已晃身閃開,腳下奇變,似左而右,反手一鍋,正打在撲過來的一條黑衣漢子臉上,立時就打了個滿臉花,再一轉,又打翻一個,關九融始才回過身來,仗劍急上,戰天風一閃一繞,到了他側後,關九融急轉身時,戰天風又早閃開,啪啪兩鍋打翻兩人。

  關九融急得哇哇叫,身法不如人,半點辦法也沒有,幾乎是一眨眼,息水群俠已給戰天風打翻了七八個,看關九融哇哇叫,戰天風得空還做了個鬼臉,學了三聲青蛙叫:呱——呱——呱。

  壺七公先前惱怒,這會兒見戰天風佔到上風,也就不急了,只展開身法,引著左先豪幾個轉圈子,左先豪卻越追越慢,戰天風如此神威,把他嚇壞了,情勢不妙,他想要溜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