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琴音一起,所有豔女包括胡嬌嬌都已遠遠退開,傅雪自然也給帶走,但這會兒卻又進來了四個艷女,這四個女子身上都不著寸縷,只各自手上一塊紗巾,到戰天風壺七公兩個面前,兩人一個,圍著戰天風兩個跳起舞來,兩女越跳越近,邊跳,口中更一邊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這四個艷女都是聾子,四女手中的紗巾上,更都沾了春藥,四女越舞越近,手中紗巾揮動,慘了春藥的香粉也罩住了壺七公戰天風兩個,壺七公知道不好,睜了睜眼,強又閉上,心中氣血如沸,又睜開眼來,一個艷女已舞到面前,他忍不住伸手便要去攬住那艷女,手伸到一半,卻又強行忍住,復又閉上眼睛,他心中還有一絲清明,知道只要一攬住裸女,那就再也抗不住琴音,而戰天風卻已完全迷亂,春藥入鼻,更是全身發火,迷迷糊糊中,一見裸女舞到自己面前,哪裡忍得住,一把就攬住一個,亂摸亂親。

  當年春雨夫人的琴音並不配豔女,豔女加春藥,是胡天帝自創,而且是專為戰天風所創,戰天風太強,胡天帝怕琴音克制不住他,才想出在琴音上另加裸女春藥的計策,可實際情形剛好相反,戰天風一下子陷了進去,壺七公反而在苦撐,這個時候胡天帝如果不把裸女叫出來,那麼他和壺七公之間,他的勝算還是要多些,可胡天帝精明一世,偏就糊塗一時,戰天風明明已經迷亂,他卻仍把艷女叫了出來,這就犯下了大錯,因為戰天風的功力,絕大部份來源於金果,而佛門是戒色的,戰天風的本性抗不住琴音,金果近百年的修行,卻對裸女有著絕大的反感和抗力。

  戰天風攬住一個裸女亂親亂摸,情慾高漲,身若火焚,而就在慾火達到頂點之際,頭頂百會忽地一炸,一道靈光劈入體中,戰天風身子一抖,一個金色的佛光圈罩住全身,無邊慾火剎時熄滅。

  「阿彌托佛。」戰天風低宣一聲佛號,眼光凝定清明,再不受琴音所惑。

  琴音魔力雖強,撼不動金果百年清修,老僧枯禪,而佛光圈中的戰天風,差不多就是金果的化身,只不過阿彌陀佛仍是托佛,清修改變不了無知。

  便在他的托佛聲中,壺七公卻猛地睜眼,雙手一伸便抱住了一個裸女,上親下摸,琴音加春藥加裸女,壺七公終於是敗了,這也說明,胡天帝在琴音上加上春藥裸女的法子是正確的,可正確的法子並不是在任何時候都是正確的,至少在這會兒,明明戰天風已然迷亂的情形下,真的不必要再用,不過胡天帝又怎麼能想到,裸女春藥會激出戰天風身上的佛光呢。

  看到戰天風身上現出佛光,胡天帝一呆,立即明白自己錯在了哪裡,心中哀叫:「我好蠢。」

  戰天風神智一清明,心下也暗叫一聲僥倖,一眼看到壺七公摟著一個艷女亂啃,顯然也已神智迷亂,更驚,晃身過去,一掌將那艷女打死,再出掌,將逃之不及的另三個艷女也全部打死,再看胡天帝,卻已影蹤不見,只留下那一夜春雨琴在己上。

  不過戰天風這會兒也沒心思顧及胡天帝,琴聲雖停,但先前的琴聲已擾亂了壺七公心神,加上春藥,壺七公神智已完全陷入迷亂中,那艷女雖給戰天風一掌打死,壺七公卻仍抱著死屍亂親亂摸。

  「七公,七公。」戰天風抓著壺七公雙手,壺七公一掙沒掙開,抬眼看他一眼,眼光發直,似乎不認識戰天風,猛又一掙,用的力還大,差點掙開,戰天風眼見壺七公竟似乎不認識他了,又驚又急,一時也不知要怎麼辦,伸指先點了壺七公穴道,再叫兩聲,壺七公眼神仍是直直的,也不應他,只是張著嘴不住喘氣,那情形便如一條被捆住了四條腿的發情的公牛。

  「這鬼琴,真的這麼厲害?」戰天風心下驚怒,鼻中卻聞到了香味,立即明白是那些裸女灑了春藥,想:「這鬼琴該不會讓人發情,讓人發情的是這春藥,這春藥和馬玉龍用的那春藥不知是不是一種,那個解藥用得不?」腦中想,手上早把上次在馬玉龍身上搜到的解藥掏了出來,抹了一點到壺七公鼻下。

  馬玉龍雖是胡天帝的記名弟子,但一則功力高,二則更是枯聞夫人的徒弟,因此胡天帝對他十分喜愛,便給他配的春藥也是極品,同樣地,解藥也是極品,若是一般的解藥,想解這些裸女帶的春藥還真有些不太管用,但馬玉龍的那瓶解藥效力卻足夠,一吸到解藥,春藥的熱性立去,壺七公腦子冷下來,神智便也很快清醒過來,發覺自己動彈不得,急叫道:「戰小子你搞什麼鬼,點我穴道做什麼?」

  「七公你清醒了。」戰天風大喜,忙解開壺七公穴道。

  壺七公卻也明白了,道:「我剛才迷糊了?」卻又有些疑惑的看著戰天風:「你小子沒迷糊?沒道理啊,老夫明白琴音惑人之理,知道怎麼抵擋,定力應該比你強。」

  「不是我定力強,我也陷進去了,這鬼琴還真是有鬼。」戰天風搖頭:「後來是金果老師兄幫了我。」一指地下的裸女死屍:「這些光屁股女人一抱我,我是無所謂,金果老師兄不幹了,佛光一現,百邪齊消,鬼還是鬥不過佛啊。」

  壺七公在閻王島見過戰天風身上的佛光,他一說,再一看裸女春藥,也明白了,駭然道:「我兩個都陷進去了,你小子還真是運氣好,不過不只要謝金果大師,還要謝胡天帝的愚蠢,他要是不用裸女春藥,金果大師的佛光未必會出來。」說著想到胡天帝:「胡天帝呢,雪兒呢?」

  「溜了,屁滾尿流,嚇得琴都沒要了。」戰天風走過去拿起一夜春雨琴:「這鬼琴,還真是害人呢。」雙手舉起便要就地摔碎。

  「不要。」壺七公急步過來一把搶過,大大的瞪戰天風一眼:「敗家子。」

  「什麼敗家子。」戰天風不服了:「這鬼琴留著做什麼,下次再害人啊?」

  「刀子還殺人呢,是不是天下的刀子都要折斷啊?」壺七公再瞪他一眼:「物無好醜,看誰在用,這一夜春雨琴乃琴中絕品,用之邪魔力無窮,用之正卻是雅奏天成,胡天帝彈害人,將來雪兒彈,那就是仙音妙品了。」說著小心翼翼的收進了豹皮囊中。

  「反正我是不聽。」戰天風嘿嘿一笑,經過這一回,他是記了心,再不敢小看這些以音惑人的東西,四面一看,道:「胡天帝莫非逃出去了。」一閃出莊,壺七公跟出來,鼻子一聳,道:「不對,雪兒沒有出莊,還在這莊子裡。」

  「這莊子裡好象沒人啊。」戰天風運靈力掃了一下,沒有半點感應,疑惑的看著壺七公:「你確定嗎,可別給那老白臉溜了。」

  壺七公對戰天風的懷疑顯然大大不滿,翻個白眼,也懶得和他說,當先又掠回莊中來,戰天風也只好跟回來,壺七公在庄中飛快的搜了一遍,很快就發現了機關暗道。

  「原來鑽地底下去了。」戰天風冷笑:「今天你便是鑽到閻王殿,本大神鍋也要挖你出來,七公,我來開路,保證把你的雪兒給找出來。」

  「不要以為跟天巧星學了點兒三腳貓的機關之術便來老夫這裡吹。」壺七公全不領情,一把撥開戰天風,找到暗道機關,打開暗道門,當先掠進。

  「忘了老賊頭也是對付機關暗道的高手了。」戰天風搔頭,跟著進去,壺七公一進地道,就從豹皮囊裡掏出一顆極大的夜明珠來,戰天風則反手把鍋子撥在手裡,機關暗道裡往往藏有暗器冷箭之類,本來以戰天風的功力,一般的暗器冷箭並不放在眼裡,但他剛剛才因大意吃了一次虧,這會兒就加倍小心了,吃一塹未必長一智,但吃了虧卻一定會記住痛,這是從小吃了無數的苦痛後鉻在心中的記印。有了鍋子在手,即便閃躲不及,也可用鍋底擋開,那便保險些。

  暗洞口開在莊子二進的一堵牆後面,但和戰天風想象的不同,不是直入地底,而是斜斜往莊後延伸出去,莊後是大山,暗道該是鑽進了山中。

  暗道有一人高兩人寬,兩邊徹了條石,用的功夫極大,到不見有冷箭暗器。

  先前在外面戰天風聞不到香味,一進暗道,立覺幽香撲鼻,那香味特別的濃,進地道便先大大的打了兩個噴嚏,戰天風可就捏了鼻子叫了起:「七公,這便是那什麼醉顏紅的香味嗎?果然是香,只是也太刺鼻子了吧。」

  「臭小子,你饒了老夫好不好啊?」壺七公嘆氣搖頭:「這種俗不可耐的脂粉香也能和醉顏紅相提並論,你到底有點簽賞能力沒有啊?」

  「我不象你老一樣整天鑽妓院,所以實在沒有這方面的籤別能力。」戰天風嘻嘻笑,卻又誇張的大大的打了兩個噴嚏。

  壺七公也懶得來理他,只往前急鑽,地道筆直往前延伸,進去約有兩三里,眼前一闊,到了一個大山洞子,顯然已深入山腹之中,戰天風先以為這洞子是天然的,細一看不對,到處有斧鑿的痕跡,竟彷彿是人工開鑿出來的,就算是天然的,至少也經過人工的擴充,象洞子左右,各有一條入口,有些地方就明顯是擴充了的,路也是經過修整的。

  「這本錢下得不少啊。」戰天風四面一看,叫了起來:「若這還只是胡天帝的密窟之一,那你們七大災星也太富了。」

  不過壺七公的眼光可比他老到多了,掃了一眼便搖頭道:「這洞子有年月了,不是胡天帝鑿出來的。」他擔心傅雪,說著話,毫不猶豫的便往左手那個洞口鑽了進去。

  進去數十丈,進了一個石室,石室約有數丈方圓,左右各有一扇石門,但石門都是閉合的,小小的石室裡,瀰漫著濃重的脂粉香,壺七公卻非常肯定的走到右手那石門前,飛快的找到機關,打開石門,鑽了進去,顯然他聞到傅雪是從這扇門進去的。

  「這裡面石門居然還有機關,嘿嘿,真的捨得本錢。」戰天風暗叫,不過也暗暗凝了神。

  石門後是一條甬道,有七八丈長,過了甬道,又進一個石室,到這石室裡,壺七公神情一凝,戰天風在他後面,更看到他耳朵動了兩下,知道壺七公必是聽到了什麼,但他豎耳去聽,卻什麼都聽不到。

  壺七公找到石門的機關,石門緩緩開啟,門一動,一陣轟隆隆的聲音立即鑽進戰天風耳朵裡來,戰天風先以為壺七公是疑神疑鬼,這時才知道壺七公是真聽到了,那石門極厚,密合得也極好,壺七公竟能隔著石門聽到聲音,戰天風不得不再一次佩服他的聽力。

  那轟隆聲象是水聲,戰天風心下嘀咕:「石門後難道有條陰河?」

  石門半啟,進去,是一條甬道,長約十餘丈,走完甬道,眼前霍地一闊,戰天風放眼看去,不由失聲驚呼:「這是到了哪裡啊?」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極大的山洞,上次在閻王殿下面見到的那個洞子,還不到這個洞子的一半大,但叫戰天風驚呼出聲的,不是這洞子的大,而是洞中的奇異景致。

  戰天風兩個立身處,是一個斷崖,其實甬道的後半截,是一條石橋,一條斷橋,戰天風兩個就是站在斷橋上,斷橋前伸約有七八丈,象一隻伸出的手臂,斷橋的下面,黑不見底,並不知有多深,那麼先前聽到的轟隆聲是從哪裡來的呢,轟隆聲是水聲,在洞子的對面,有一道瀑布,飛洩千尺,洩下的水聲便形成了這種震耳欲聾的轟隆聲,洞子的這面到那面,至少有兩三百丈寬,但這麼遠看過去,那瀑布仍是雄偉之極,由此可見瀑布的巨大,而從這轟隆的水聲中,又可以去猜想,斷橋下面的高度,至少也在百丈以上,崖底會是什麼呢?是一條陰河?或者乾脆就是個大湖?河底或湖中會有什麼?那就不必去想了,沒人敢去想。

  洞中有光,光線不知來自何處,只是極為昏暗。

  昏暗的光線,照著數百丈方圓一個巨大的洞子和一條巨大的瀑布,水聲轟隆,水汽蒸騰,人站在斷橋上,是那麼的渺小。

  戰天風壺七公都是玄功高手,定力如山,可置身這洞中,站在這斷橋上,竟也有一種搖搖欲墮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只是一晃而過,戰天風凝定心神,四面一看,同時運起靈力一掃,並沒有感應到任何活物,也沒有看到什麼洞口,他有些疑惑的轉頭看壺七公:「七公,你這次是不是聞錯了。」

  壺七公也在四面看,聽了他的話,哼了一聲,並不理他,縱身而起,繞著洞子飛快的轉了一圈,甚至沿著瀑布上下看了一遍,也沒有發現什麼洞口或暗道機關。

  壺七公立身空中,微一凝神,隨即一頭向下栽去,戰天風先前就站在石橋上,見壺七公一頭栽下,消失在水汽中,忙也跟著下去。

  水汽如霧,戰天風先以為下面會是水霧籠罩伸手不見五指,其實錯了,水汽只有十多丈厚,穿過水汽,便隱約可以看到崖底,崖底果然是一個湖,黑黝無底,奇異的是,在湖中心的水面上,卻有一個亭子,亭子裡有一張石桌兩條石凳。

  戰天風迅快的沿著水線把崖底掃了一遍,除了那個亭子,同樣沒發現什麼異常之處。

  壺七公跟他一樣,一雙精光發亮的賊眼四面亂掃,不過顯然也沒發現什麼,最後眼光也落到那亭子裡,飄身落下,戰天風也跟著落下。

  進亭到近前才看清,那桌子上還畫得有一張棋盤,上面擺了七、八枚棋子,分繪著將、帥、兵、卒等字樣,中間以界河隔開,界河上寫得有字,黑一面寫的是鬼界,紅一面寫的是人間,這竟是一盤象棋殘局,不過那些棋子比較大,每一枚都有戰天風巴掌大小,黑黝黝的,不知是石磨成還是鐵鑄成。

  「竟然有人在這地方下棋,也不知是雅興還是傻興了。」戰天風哈的一聲,仍在四面亂看,卻一眼看到壺七公一動不動的盯著棋盤,他奇怪起來:「怎麼著七公,你老還是個棋迷不成。」不過話一出口,他就知道錯了。

  在這斷崖之底的湖中,徹這麼一個亭子再安這麼大一張石桌弄這麼些古裡古怪的棋子擺這樣一個殘局,絕非無因,若壺七公的鼻子沒錯,胡天帝確是帶著傅雪等進了這洞子,那麼暗道入口的機關十九就在這桌殘局上,而戰天風雖然說壺七公有沒有聞錯,不過他心裡其實知道,壺七公的鼻子是不會聞錯的。

  「原來玄機在這局棋上。」戰天風叫:「胡天帝那老白臉是要我們下殘局?」

  「你總算明白了。」壺七公哼了一聲:「怎麼樣,看得明白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