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嗯,我相信你。」傅雪點頭。

  壺七公呵呵一笑,轉頭看向戰天風,道:「你給我助氣,不要多了,只須以一縷靈力從我鼻下人中穴透入即可,氣不要濃,但也不可斷,十二個時辰之後,周天運轉,這傷便可全癒。」

  說著側身躺倒,身子縮攏如一隻彎曲的老蝦公,手腳亦縮攏,兩手五指更攏成鼠爪之形,對傅雪擠個笑臉,道:「我天鼠門這門奇術樣子不好看,但絕對管用。」又對戰天風道:「行了,你以一指點在我人中上,略輸一縷氣即可。」

  說完閉上眼睛,開始運氣,戰天風到他面前盤膝坐下,以一指點在他人中穴上,緩緩輸入靈力,感覺中,壺七公鼻間似乎有一條細細的通道,又似乎是一張小小的嬰兒的嘴,慢慢的細細的吸著他的靈力,那種感覺十分的奇異,而且別的門派要借氣都是從命門或丹田輸入,壺七公的卻是從人中輸入,也是見所未見,戰天風心下暗暗稱奇:「什麼週天神鼠搬運術,又是跟老鼠學的了,倒也奇異。」

  傅雪一直都是一臉的擔心,直到壺七公慢慢的進入深長的呼吸,她緊鎖的眉頭才微微鬆開,看一眼戰天風,戰天風恰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對,傅雪臉上一紅,她心中顯然仍然有抱歉感,其實戰天風明白是她救了壺七公,不但完全不怪她,反而感激她了,看傅雪不好意思,他本來想開個玩笑,叫聲大嫂,不過話到嘴邊也收住了,傅雪性子靦腆,萬一羞了她,壺七公傷好可不會饒他,臨機一動,道:「對了,那個左先豪不是什麼大俠嗎?難道也是天欲星的弟子?」

  傅雪聽他問這個,尷尬的神情略微好轉,道:「不是的,我師父只收女弟子,馬玉龍是惟一的例外,也只是記名弟子,那還是衝著枯聞夫人的臉面,左先豪本來確是俠義道中人,但他十分好色,便落入了我師父的局中,被我師父控制了,後來我師父見左珠長得漂亮,又收了左珠做弟子,然後又見到了胡嬌嬌,也收做了弟子,左家和我天欲門便更加分不開了。」

  「原來如此。」戰天風點頭:「怪不得左珠胡嬌嬌即會演戲床上功夫又那麼好,原來都是天欲星的弟子啊,她們的床上功夫該都是天欲星教的,這天欲星玩女人還真是有一手,對了,七公老吹他床上功夫了得,前天還說要教我一個什麼久戰之術,他又說以前和天欲星關係不錯,該不是也跟天欲學了兩手吧,這個哪天到是要敲出來。」

  轉著念頭,又問道:「天慾星的女弟子多不多?」

  「多,非常多。」傅雪點頭:「我雖也是他的弟子,但到底有多少師姐妹,我自己都不知道。」

  「他的這些女弟子其實都是他的女人是不是?」戰天風這句話本來怕羞著傅雪,不好問,但他實在想知道左珠她們的床上功夫到底是誰教的。

  傅雪一張臉剎時脹得通紅,點點頭,道:「是。」卻又急忙搖頭:「也有例外,例如他的記名弟子,當今皇后越萍,還有——還有我——我——我也——不是。」

  後面的話她終於沒說下去,一張臉通紅若火。

  「原來越萍是天欲星的記名弟子啊,哈哈,當今皇后,卻是天欲星的弟子,有趣了,難怪玄混蛋給她迷得神魂顛倒。」戰天風哈哈笑,他是故意這麼笑,以引開傅雪的尷尬,至於傅雪說她不是天欲星的女人,戰天風也信她說的是實話,因為傅雪是天欲星找了來要送給壺七公的,天慾星便再好色,也不至於對她下手,送個月餅給人,難道自己先咬一口?那不可能的。

  「請你輕點兒聲,別驚了七公。」傅雪果然為壺七公擔心起來,尷尬稍減。

  「啊,我忘了。」戰天風順勢住嘴。

  其實壺七公這門周天神鼠搬運術,一旦運功,中途是不會醒來的,一定要到十二個時辰,周天灌注,才會醒轉。

  兩人不再說話,只是眼光偶爾碰到,傅雪臉上就會一紅,可以說,她臉上的暈紅就一直沒退過,戰天風心下即好笑又奇怪,想:「我這位未來的大嫂還真是愛紅臉呢。」他卻不知道,傅雪是心中不自在,她先前的話只說了一半,她確實仍是處女之身,天慾星確實沒有碰過她,但天欲星為了她將來能替他迷住壺七公,卻讓左珠等女弟子教了她不少的床上功夫,傅雪怕他猜到這個,所以一碰他眼光就心中發慌。

  戰天風看傅雪實在不好意思,便索性閉上眼睛,練起功來,不過他能感應到傅雪好象心緒一直不太平靜,心中只是偷笑,也沒多想。

  大約過了個多時辰,天已完全黑了下去,傅雪突然起身,輕輕走了出去,戰天風也裝做不知道,女孩子事多,他若問,傅雪說不定又要不好意思了,然而戰天風想不到的是,傅雪這一去,竟再沒回來,半個時辰沒回來,一個時辰沒回來,兩個時辰沒回來,戰天風又奇怪又擔心,猜測傅雪到底去了哪裡,擔心她遇到什麼事,而且戰天風是個喜歡疑人的人,說老實話,除了他特別信任完全不懷疑的那幾個人,他看任何人,都首先往壞裡想,這時就有些懷疑,傅雪所謂救壺七公是不是仍是個計策,會不會再引了天欲星來對付他和壺七公,因此加倍凝神,聽著洞外的動靜,只有稍有不對,他就要帶了壺七公出洞,不過擔心半夜,一直沒什麼動靜,傅雪即沒回來,也不象戰天風擔心的,帶了天欲星等大批人來。

  一直到天亮,傅雪始終沒有回來,又過了大半天,期間除了有一頭狐狸到洞口歪著腦袋看了半天,給戰天風一瞪眼嚇跑了外,再無任何動靜,這會兒戰天風不疑傅雪,到是有點擔心起來。

  近傍黑時分,壺七公醒了過來,睜開眼,噌的一下就跳了起來,四下一看便叫道:「雪兒,雪兒,傅雪呢?」

  他後一句是問戰天風,戰天風道:「昨天你入靜不久,天剛黑她就出去了,也沒跟我說,我也不好喊她,以後她只是到外面逛一下,結果卻一去不回?」

  「你為什麼不喊住她。」壺七公勃然大怒,急衝出洞,傷勢看來是真的全好了,邊跑邊叫:「雪兒,雪。」第二個兒字沒出口,嘎然止住,戰天風心中一跳:「出了什麼事,傅雪不會死在外面吧。」

  急追出去,還好,跟她亂猜的不一樣,外面並沒有傅雪的屍體,而是在洞口的小樹上掛著一幅紗巾,紗巾上寫得有字,卻是用鮮血寫成,可能是傅雪咬破指頭寫下來的,上面寫的是:「七公,謝謝你,雪兒一生孤苦,從小受盡白眼,及長,見多的也只是男人的色眼,惟有你,才給了我那種全心疼愛的眼光,你曾問我會不會嫌你老,怎麼會呢,你可知道,當雪兒感受到你那種充滿了真愛的眼光,是多麼的開心啊,雪兒真的願意服侍你一生一世,雪兒什麼都不要,只要你那麼看著我就好,只是我不能回去向師父請罪,師父救了我,沒有他,我七年前就死了,他雖從來沒有象你看我那樣看過我,但他也從來沒對我不好,教我養我,在我心裡,我已經把他當成了我的父親,我背叛了他,一定要回去跟他請罪,如果師父肯原諒我,或許我們還有再見之期,師父若不肯諒解,則雪兒會向佛祖祈求,讓雪兒有來世,讓雪兒來世再遇上七公,再回報你對雪兒的愛。」

  「雪兒。」壺七公看完,一聲痛叫,怒目看著戰天風道:「你為什麼不叫住她,她若有事,老夫絕不同你甘休。」

  「不會。」戰天風斷然搖頭。

  他如此肯定,壺七公一時倒奇異起來,惱恨稍減,道:「為什麼?」

  「很簡單,天慾星想殺我,敢殺你,但你我即然沒事,他就絕對不敢害傅雪。」戰天風看著壺七公:「我的天算星師父在九詭書中曾說過,慾望越多的人,捨不得的東西也越多,而最捨不得的就是他的命,天慾星絕對是個慾望強烈的人,他對自己的命也一定看得極重,在真正置我兩個於死地之前,他一定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所以他絕不敢害死傅雪,只除非我對天欲星的判斷有誤,你了解天欲星,他是個可以不計一切的人嗎?」

  「不是。」壺七公搖頭:「天慾星生性正象他的外號,慾望極強,好酒、好色、好亨受,他絕不是個捨得的人。」

  「那你的雪兒肯定沒事。」戰天風嘿嘿一笑:「只要他捨不得,他就一定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不過現在麻煩的是,怎麼在左先豪帶俠義道那些白痴來找我之前,先找到傅雪。」

  「這個容易。」聽了戰天風的分析,壺七公也不那麼擔心了,嘿嘿一笑,道:「雪兒便是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她。」說著轉身就走。

  戰天風又驚又喜,急跟上去,道:「你也給了傅雪一粒妙香珠。」

  「不是妙香珠。」壺七公搖頭:「是一盒胭脂。」

  「胭脂?」戰天風大奇:「胭脂到好象是有香味,可是那個香味一洗臉不就沒有了嗎?女孩子又愛洗臉,象鬼瑤兒一天都洗得十七八次,胭脂塗得再多也洗掉了啊。」

  「不會。」壺七公得意的搖頭:「我送給傅雪的,非是一般的胭脂,這胭脂名叫醉顏紅,也是出自百花集吳家,但卻是吳家一代聖手吳千山專為他心愛之人所製,絕不外賣的,老夫最初替芸兒偷胭脂時都不知道,後來才知道的,醉顏紅為胭脂中絕品,一絲化開,滿面桃紅,便如微醉後的情形,因而得名,它不僅只是增色,而且有美容的奇效,若常年塗用,則肌膚永如十八歲的少女,除了美容,這醉顏紅還能放出異香,只要抹過一次,半個月之內都會有淡淡的異香發出,雪兒已經抹過一次,所以半個月之內,只要她經過的地方,都會有一抹香味留下,而老夫的鼻子是經過特訓的,便在萬人之中,也能把這抹香味聞出來,所以我說無論她到天涯海角,我都知道。」

  「厲害。」戰天風聽得目瞪口呆,不絕讚嘆,卻忽地惱了起來,道:「七公,我說你也太不仗義了吧,我跟你混了這麼久,你也知道我和晨姐鬼瑤兒好,就一盒胭脂,卻也沒見送我一盒兩盒的,若晨姐也抹了這什麼醉顏紅,那我也就可以輕鬆找到她了。」

  他這一說,壺七公也惱了,道:「你這話好笑了,先誰想得到蘇晨會給人擄走啊,而且你小子女人多了,難道你找一個女人,老夫就要巴巴的送你東西讓你去哄她們高興,你真以為老夫是你的管家,不但隨時要拍你的馬屁還要想法子討你的女人們歡心啊。」說了一通,見戰天風嘟著嘴,壺七公倒笑了:「臭小子,老夫袋子裡東西多了,以後你把蘇晨找回來,老夫先把袋子裡的東西向你逐一稟報一次,看你小子要哪樣不要哪樣,免得你小子秋後又來算帳,好不好?」

  他這麼一說,戰天風也笑了,道:「一言為定啊。」

  「空口無憑,還是擊掌為誓吧。」壺七公斜眼瞟著戰天風,伸出手去。

  戰天風嘻嘻笑,做勢伸手,卻猛一下跳了開去,笑道:「君子一諾千金,擊掌就免了吧。」

  看他逃開,壺七公嘿嘿冷笑,收了手,道:「話說在前面,是你自己不肯擊掌的啊,可不要說老夫說話不算數,要反悔,現在還來得及。」

  「說了君子一諾千金,反悔的就不是君子。」戰天風嘻嘻笑,卻又逃開一步。

  「算你小子識趣。」壺七公哼了一聲,鼻子聳了兩聳,面色一凝,縱身掠起,戰天風知道他聞到了醉顏紅的香味,忙也跟上。

  傅雪似乎是先去了息水城,不過人並不在息水城裡,只是停留了一下又出城了,往另外一個方向去,與戰天風估計的不同,傅雪沒有去左先豪家,而是奔向了相反的方向。

  空氣中的香味似乎也是時有時無,有時候壺七公要在一個地方繞一圈才能重新嗅到氣味,但總是能嗅到,醉顏紅香味之持久,壺七公鼻子之靈,都讓戰天風驚嘆,因為無論他怎麼聳鼻子,也是半點香味都聞不到,心下暗想:「晨姐即便抹了醉顏紅,若只是我自己,那也是休想能跟蹤得到的,還是得借老偷兒的鼻子。」

  壺七公一路嗅下去,一直嗅了數百里,到天黑時分,他突地興奮起來,道:「雪兒一定就在前面,這香味太濃了。」

  聽了他這話,戰天風也試著聳了聳鼻子,好象也聞到一點香味兒,那香味清幽如蘭,若有若無,不經意間能聞得到,好意著力去聞,卻反而聞不到了,不由暗暗搖頭。

  壺七公往前急掠,這時已進入山區,越過一座山嶺,前面現出一座高山,山腳下一座極大的莊院,院中燈火通明,且隱隱有絲竹聲傳來。

  「摸到天欲星老窩裡來了。」戰天風喜叫。

  「應該是胡天帝的密窟之一。」壺七公點頭。

  「密窟之一?」戰天風訝叫:「難道他有很多這樣的密窟?」

  「多不多,至少七八處有吧。」

  「老天。」戰天風張大嘴巴:「這樣的密窟能有七八處,天慾星可真是有錢啊。」

  「少見多怪。」壺七公大大的哼了聲:「這算什麼?你知道老夫有多少個身份,又有多少處產業宅子,這種山裡面的小茅棚子,嘿嘿。」言下之意大是看不起,可就把戰天風驚了個撟舌難下,歪了頭只是盯著壺七公看,壺七公給他看得不耐煩起來,瞪他一眼道:「看什麼看,是不是老夫又沒有向你一一稟報啊。」

  「不敢。」戰天風忙搖手,心下暗暗嘀咕:「老偷兒豹皮囊裡的東西多,腦子裡的東西更多,哪天真要想個法兒給他好好翻翻看。」

  一看見那宅子,壺七公便停住了身子,往那宅子裡細看了一會,對戰天風道:「我敢肯定雪兒必在這宅子裡,你說我們是直衝進去,還是隱身摸進去?」

  他在戰天風面前一直老氣橫秋,最是有主意,但這會兒心中緊張,到是拿不定主意了,戰天風略微一想道:「當然是隱身進去,先把傅雪救出來再說,然後再對付天欲星胡天帝不遲,胡天帝,他二舅的,這名字取得猖狂。」

  反手撥鍋,手伸到腰間卻停住了,原來那宅子裡有幾個女子飛了出來,當先一個,正是胡嬌嬌,迎著兩人直飛過來。

  戰天風沒想到會在這裡又見麼胡嬌嬌,愣了一下,急道:「七公,我們快躲起來。」

  「不必。」壺七公搖頭:「胡天帝知道我的本事,也知道我會追蹤而來,所以特地叫她們來迎我們的,哼哼,我到看他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手段使出來。」

  「原來他早知道了啊,那麼是故意在這裡等我們了,有種。」戰天風嘿的一聲,道:「胡天帝功力如何?」

  「功力一般,和我最多在伯仲之間,不過所學較雜,亂七八糟的東西比較多,卻也沒什麼了不得的。」壺七公哼了一聲,卻又扭頭看一眼戰天風:「不過這老色鬼敢這麼等在這裡公然叫板,必有所恃,倒不可大意,也許他後面有枯聞夫人撐腰也不一定。」

  「這裡離歸燕太遠點兒,枯聞夫人不敢扔下玄混蛋跑這麼遠吧。」戰天風有些懷疑。

  說話間胡嬌嬌幾個已到近前,胡嬌嬌見了戰天風,並無半絲尷尬驚懼之色,仍是一臉的媚笑,站住,更先向戰天風大大的拋個媚眼,這才向壺七公行禮道:「壺老,戰兄,我師尊有請二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