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搶擄我天朝的財寶都落在了我手裡,錢多著呢,派人去南方買點糧食來就是。」

  這時白雲裳插口:「去南方買糧食,只怕緩不救急。風弟,你好人做到底,先撥一部分軍糧接濟一下吧。」

  「姐姐真是菩薩心腸。」戰天風笑,點頭,當即命魯能撥出一半軍糧給慕傷仁。但天軍一路慢慢走,軍糧剩下的已經不多了,後面的運糧隊一時半會兒還上不來,報上數來,戰天風頗有些發愁,這時卻突報陀光明來了。原來陀光明聞得戰天風率天軍來打天安,他就運了了大批糧食來勞軍。戰天風狂喜,握了陀光明的手道:「大哥,你可來得太及時了。」就把陀光明帶來的糧食撥給慕傷仁,道,「慕大哥,天安城你熟,這事就交給你,你組織百姓去船隊領糧,要告訴百姓,這糧食可是陀家救濟的。」

  「這個我省得的。」慕傷仁狂喜答應。

  陀光明見戰天風把糧食全接濟了百姓,道:「二弟,那我在去運一批糧食來。」

  戰天風忙搖手道:「不要了不要了,大哥,你再這麼弄下去,陀家要破產了。」

  「這叫什麼話!」陀光明急了,「你是陀家二少,現在你領軍,別說這點糧食還敗不了陀家,就算真是傾家蕩產,那也是要全力支持你的。」

  戰天風知道陀光明的性子,不好再說,笑道:「行了行了,大哥,正因為我是陀家二少,所以我不能看著陀家太虧啊。這樣好了,我破五犬得了大批金子,我本來是要派人去買糧食的,但說到做生意,你肯定更拿手,不如就由你代買吧,這樣也免得讓那些黑心糧商欺生詐我們的銀子。」

  他這麼一說,陀光明倒是同意了。戰天風便叫逸參撥了三十萬兩銀子給陀光明,軍糧就由陀家船隊負責了。

  夜深了,虎威江邊仍是燈火通明,歡聲喧天,那是飢民再陀家船隊領糧。慕傷仁一面派人維持秩序,一面廣發通知,讓遠近的飢民都來領糧,得到消息的飢民絡繹於途,有糧食領,又哪管天黑天白,夜深夜淺。

  天安城數歷戰火,皇宮夜多以殘破,但御花園中的花卻反而開得更好,爭奇鬥艷,異香滿園。

  戰天風倚坐在亭子一角,將白雲裳抱在懷裡,白雲裳換了晚裝,如雲的長髮披散著,靜靜地倚著戰天風,聽著虎威江邊的歡鬧聲,回想上次金狗入侵,虎威江邊哭聲震天,前後對比,心中感慨萬千。

  「雲裳姐,想什麼呢?」戰天風在白雲裳的秀髮間輕輕地嗅著。白雲裳的晚裝較為寬鬆,在他這個角度,可以一直看到白雲裳的衣領裡,峰巒起伏,無邊的艷色,這讓他又有些蠢蠢欲動。

  白雲裳並不理會他伸進衣服裡的怪手,但卻輕輕嘆了口氣。

  戰天峰收回手,輕托白雲裳下巴,讓她轉過臉來,看著她的眼睛,道:「姐,怎麼了?好端端的又嘆什麼氣啊?我惹你不高興了?」

  「不是。」白雲裳伸嘴在他唇上輕輕吻了一下,道,「你雖然是個小壞蛋,但姐姐是不會生你氣的。」

  「那是為什麼?」戰天風開心了,也回吻了白雲裳。

  白雲裳卻又輕輕嘆了口氣,把頭埋在了戰天風脖窩裡,好一會兒才道:「我是在想,如果你是天子,而整個天下都象今夜的情形一樣,徹夜不息的都是歡呼聲,那該是多麼的好啊。」

  戰天風的手本來又有些蠢動,聽了這話再次停止了動作,箍緊了白雲裳的身子,道:「姐,你放心好了,在這次揮兵入關之前,我就想清楚了,一定要平息所有的戰亂,要讓百姓過點兒太平的日子。那一花一草的清香,晨霧中丁丁當當的牛鈴,夕陽下飄揚的酒旗,馬大哥那天說的這些話,我當時並沒有太聽懂,就是現在,我也還是不太懂,但我聽得出他話中飽含的深情。還有你,我的好姐姐,當日金狗入侵,你在天安城頭仰天痛哭,我當時也不太了解,我心中只有恨,恨玄信,恨他害死了馬大哥。而現在我對你也多了一點理解,我理解了你和馬大哥的心,我知道你們想要什麼,你們就是要天下的太平啊。」

  白雲裳抬起頭,深情的看著他,道:「是的,風弟,讓天下太平,讓百姓過上安樂的日子,這就是馬大哥唯一的心願,也是我唯一的心願。」

  「我一定替你們做到。」站天風緊緊的抱著她的手,道:「我不管佛門反對還是不反對,明天我會讓仁送信給歸燕王,讓他把玄信送到天安來,然後讓天下諸侯都來天安朝拜,讓所有的王對天立誓,終他們一生,他們的軍隊不能出國境一步,誰違反了這個誓約,我就要他國破家亡。」

  「你的意思是」白雲裳步太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不。」戰天風搖頭,「姐,你不要誤會我會替玄信出力,不可能的,諸侯來朝拜的,不會是玄信,我可以不做天子,但玄信無論如何也不能再做天子了,可以在皇親中另選一人做天子,但玄信一定要退位。姐,你說這樣行嗎?」

  說到這裡,戰天風仍是有些擔心,看著白雲裳的眼睛。

  白雲裳的眼睛裡卻是另一層意思。她輕輕撫著戰天風的臉頰,道:「風弟,你真的不想做天子嗎?」

  「那爛天子有什麼做頭?煩得要死!」戰天風哼了一聲,卻又嘻嘻一笑,「不過姐,你若想做我的皇后呢,那我就勉為其難做幾天好了。」

  「我會做你的妻子,但不想做什麼皇后。」白雲裳微微搖頭。

  「那不就得了。」戰天風笑,「你若不做皇后,這天子還又什麼做頭?」

  白雲裳深情的看著戰天風的眼睛,她確信戰天風這話完全出自本心。

  「小傻瓜,你真是我的親親小傻瓜。」白雲裳話中是無限的柔情,送上紅唇,深深長吻

  次日,戰天風召集逸參等諸侯商議,派人給玄信和歸燕王送信,讓歸燕王把玄信送到天安來。如果歸燕王拒絕送,或者玄信拒絕來,就將發兵歸燕。待玄信來天安後,再發詔給天下諸侯,讓天下諸侯齊來天安朝拜。

  諸王自然一致贊同,他們不知道戰天風的真實意思,只以為戰天風是要誅滅假天子把傳國玉璽拿回來,卻不知戰天風只是想換一個天子而已,不過這些話戰天風現在自然不會說。

  十天後,使臣沒回來,東海三僧卻來了.不過三僧不是在朝堂上找的戰天風,而是直接進了皇宮。當時戰天風正摟著白雲裳在御花園裡輕聲說笑著,白雲裳突然抬眼看向遠方道:「東海三神僧來了。」

  「他們三個來做什麼?」戰天風哼了一聲,看著白雲裳。

  白雲裳點點頭:「最好能說服三位大師,若真是不能,那也沒又辦法了。天下民生為重,借助於你的力量,現在有了讓天朝重新平定的機會,我決不會錯過。」

  她的眼光一般都是平和超然,充滿了圓融的智慧,但這一次,卻少見的顯出堅毅之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