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雲裳那一聲叫裡,暗含了佛門「當頭棒喝」的無上禪功,群豪及閻王殿武士雖在極度震驚中,仍給她這一喝震醒過來,立時各借玄功,跟在了她身後。但閻王殿能以遁術飛掠的,不到兩百人,餘下的護殿武士及丫頭僕役只有眼睜睜看著,驚慌駭叫,但即便以白雲裳的慈悲之心,也是無能救得他們。

  那岩柱的火頭來得快速之極,閻王島離玉龜島有將近四十里地,岩柱卻是一晃即至,灼人的熱浪則先行一步,狂風般掃至,這卻反而加快了群豪的飛掠,群豪在熱浪的托送下,人人遁術大進,一下便給送到了十數里地之外,卻也個個背心灼熱無比,生似給燒紅的鐵板鉻過了一般。

  戰天風自也不例外,但就在他覺得自己要給烤熟了時,白雲裳身周突地現出佛光,白雲裳一直牽著戰天風的手,她身上現出佛光,這圈佛光竟也同時將戰天風裹在了中間,佛光遮體,戰天風立覺通體清涼,再無半絲灼熱之感。

  前面現出一個小島,比玉龜島略小,島上有一座神廟似的建築,閻晶晶一指那島,對白雲裳道:「白小姐,那是藥王島,到那裡該可以落腳了。」

  這時離開玉龜島至少已在二十里以上,周遭雖仍是熱風鼓盪,不過熱浪也已不再灼人,白雲裳聞聲住腳,收了佛光,同時也鬆開了牽著戰天風的手,回身看去,群豪遠遠落後她數百丈之外,見她停步轉身,也先後停下,回望玉龜島。

  玉龜島這時呈現出另一幅奇景,從閻王島噴出的火山岩漿,斜斜劃過數十里空間,落在了玉龜島上,前面的火頭落下了,後面的岩漿卻還在噴,遠遠的看去,一條粗約數十丈的火柱便如一道赤紅的彩虹一般,搭在兩島之間,駭人至極,卻也美麗絕倫。

  但真正讓人看得目瞪口呆的,不是岩漿搭成的彩虹,而是在這條岩漿彩虹的最高處,緩緩盤旋著的九隻巨鼎,九鼎仍呈九宮之形,卻又大了數倍不止,凌空旋轉著,先前鑽進了鼎中的龍又鑽了出來,圍著九鼎不停的鑽繞翻滾,戰天風細數了一下,仍是只有八條龍,另一鼎中的龍還是給鎖住了,沒有出來。

  在鼎的上面數十丈左右,盛開著一朵巨大的黑蓮花,黑蓮花上面,凌空托著那粒龍珠,龍珠放射出炫目的白光,即便是岩漿柱的紅亮,也無法掩蓋這種白光。

  橫亙天空的岩漿柱搭成的拱橋,拱橋上盤旋的巨鼎,鼎陣中穿繞的火龍,再上面盛放的黑蓮花和蓮盤中托著的龍珠。

  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景象?

  沒有任何人可以形容,也從來沒有任何人見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腦子裡幾乎都是一片空白,戰天風的腦子永遠都是滴溜溜亂轉的,這會兒也停止了轉動,只能是張嘴呆看著。

  不過這種奇景很快就消失了,落在玉龜島的岩漿漫溢到湖裡後,冷熱交鋒,無量的湖水剎時化為白氣沖天而起,白霧如幕,遮天蔽地,將玉龜島及身後的一切盡竭遮蔽,群豪只能在哧哧的水氣轟響聲中,看著白霧海浪般翻騰。

  視線被遮斷,戰天風醒過神來,猛地叫道:「那九隻鼎落到荷妃雨手裡了。」

  「那人是傳說中黑蓮宗的黑蓮花嗎?」閻晶晶也醒過神來,問。

  「是。」戰天風點頭:「她叫荷妃雨,我雲裳姐在黑蓮花中現出佛像,荷妃雨也在佛珠開出了黑蓮花。」

  「果然了不起。」閻晶晶點頭。

  白雲裳道:「九鼎不能落到荷妃雨手裡,我去搶回來。」

  「現在不能去。」閻晶晶急叫:「岩漿和湖水蒸出來的蒸汽,不但溫度極高,而且裡面的汽浪更有著驚人的力量,任何人都休想在那汽浪裡運使遁術。」閻晶晶說到這裡,看向白雲裳,道:「六十年前我爺爺也是見鼎在岩漿柱上盤旋,想去收鼎,卻給湖水蒸起的白汽一下子裹了進去,裡面汽浪翻滾,根本駕不起遁術,完全身不由己,我爺爺幸虧沒有深入,總算掙了出來,卻也受了重傷,白小姐雖然了得,但僅以功力論,不見得比我爺爺高。」

  「也是。」戰天風點頭:「蒸包子的那個蒸汽最燙人了的,我以前在龍灣鎮上偷人家的包子,著實燙過幾次好的,雲裳姐,你不要去,幾隻破鼎,沒什麼了不起的,就拿給荷妃雨玩玩好了。」說到這裡想起一事,看了閻晶晶道:「對了,你不是說抓那龍珠要口訣嗎?荷妃雨是怎麼知道口訣的?」

  「她不可能知道。」閻晶晶斷然搖頭,道:「龍珠認主,一旦與主人氣脈相連,任何人都休想拿走龍珠,象閻世聰一樣,即便知道了口訣,我不放手,他也拿不到,當然,他若不放手,我也拿不到,但龍珠在召喚鼎中九龍時,若不能把龍喚出來同時吸取龍氣,那龍珠自身便會因玄功耗損過大而出現短暫的虛弱,這時若出手,就能把龍珠抓在手裡,所以先前閻世聰喚不出九龍,龍珠光芒一暗,我就可以收回龍珠,這次黑蓮花也是抓住了這個機會,閻世聰死,龍珠脫力,她才得的手,否則任她黑蓮花再了得,也是近不了龍珠的。」

  「是這樣啊。」戰天風明白了:「龍珠入了荷妃雨之手,可就有些麻煩了。」

  「但黑蓮花雖然拿到了龍珠,最多是知道收鼎放鼎之法而已,此外也沒什麼用了,不知道法訣,龍珠不認她是主人,她也就控制不了龍珠。」閻晶晶再次搖頭。

  「有這種事?」戰天風眼光一亮:「那我只要有機會,還可以把龍珠偷過來了。」

  「是。」閻晶晶點頭,卻又搖了搖頭,道:「我觀那荷妃雨功力高絕,雖然她不能藉龍珠之力護身,但想在她身上偷東西,怕不是那麼容易吧。」

  她這個擔憂有道理,壺七公向來自吹沒有偷不到的東西,這時卻也不接口。

  「暫時偷不到也沒關係啊,明偷暗搶,只要龍珠在她手裡,本大神鍋終有一天要拿過來。」戰天風嘻嘻笑:「而且九鼎給我鎖了一隻鼎,她也吸不到龍氣,讓她多玩幾天,沒有關係。」

  閻晶晶點頭,看著戰天風,一臉懇盼道:「戰兄,我求你件事好嗎?」

  「別說那麼嚴重嘛。」戰天風看她臉色不對,也收起嬉皮笑臉,正色道:「有事儘管開口,這天下我戰天風做不到的,還真是不多。」

  「這牛皮吹的。」壺七公暗哼一聲,不過戰天風接下來的一句又讓他樂了,戰天風道:「不是我吹牛哈,明裡有雲裳姐的劍幫我,暗裡有天鼠星壺老的妙手空空,無論做什麼,明暗兩路我都有最強的幫手。」

  「我相信戰兄做得到。」閻晶晶點頭,道:「我求戰兄的,是請戰兄有朝一日拿到龍珠收回九鼎後,請將九鼎仍送回閻王島地宮中好嗎?」

  其實戰天風早猜到閻晶晶是要他拿回九鼎,而即便是為了白雲裳,九鼎他也是一定要拿回來的,所以他才敢吹,但沒想到閻晶晶要他拿到九鼎後再送回閻王島來,一時可就呆住了,猶豫著看向白雲裳。

  「白小姐。」閻晶晶明白他的心理,也看向白雲裳,一臉懇盼。

  白雲裳與她眼光一對,微一沉呤,道:「九鼎為天朝重寶,本應為天子保有,但此時天子勢弱,則此寶現世未必是福,所以若能拿到九鼎,送回閻王島收藏反為上策。」

  有她這話,戰天風立即點頭:「是這理,玄信小兒不配玩九鼎,只要拿回九鼎,我一定送回閻王島來。」

  「多謝戰兄。」閻晶晶眼中射出狂喜,道:「要打開困龍鎖,另有法訣,九鼎回來,安於地宮中後,請戰兄打開那一鼎上的困龍鎖,九龍護鼎,則火山永不會噴發。」說著強凝氣,傳音到戰天風耳中,說了開鎖的法訣,堪堪說完,猛地一口血噴出來,暈了過去,白雲裳吃了一驚,急加倍輸入靈力,好一會兒閻晶晶才悠悠醒轉,嘴巴動了動,似乎又想張嘴,戰天風急了,道:「你別說話了,先給自己治傷吧。」

  「多謝戰兄關心。」閻晶晶苦笑搖頭:「我心脈已斷,只是藉著藥力和白小姐助力勉強維持而已。」

  「心脈斷了。」戰天風吃了一驚:「你不是說那個什麼回心針配著什麼秘功練可以護著心脈嗎?」

  「我沒練過。」閻晶晶搖頭,眼光微垂,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你為什麼不。」最後一個練字沒出口,戰天風突然就意識到閻晶晶為什麼不練了,她是女孩子,如果練了那回心針,在乳尖上生出一根黑毛來,那也太難看了。

  閻晶晶蒼白的臉上血色微現,自然是明白了戰天風心中的想法,她微一凝神,抬眼看向白雲裳,道:「白姐姐,請你再幫我一下,送我下去,我把一些未了的事交代一下。」

  白雲裳點頭,抱閻晶晶落到島上,到那神廟前,見門上懸著一塊匾,寫的藥王殿三個字,閻晶晶見戰天風眼光在那匾上掃過,微微一笑,道:「我閻家的一位先祖曾在這島上採到一味極罕見的藥物,狂喜之下,就在這裡坐化了,後人就建了這座殿,將這位先祖的遺物供在殿中。」

  她說到這裡,有些接不上氣來了,戰天風卻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會兒還說這些閒話,只是點了點頭,閻晶晶見他似乎沒有多少興趣,微覺失望,轉眼對白雲裳道:「白姐姐,就放我在這殿前吧。」

  白雲裳依言放下她,扶她盤膝坐好,自己坐到她身後,一手按在她背心,身上霍地現出佛光,佛光圈將閻晶晶也遮在了裡面,原來白雲裳察覺到閻晶晶心脈越來越微弱,普通的傳送靈力,幾乎已起不了作用,所以才用佛光傳功,閻晶晶得她佛光相助,精神一振,對戰天風道:「戰兄,請你先把閻王殿的人叫來。」

  閻王殿兩百餘人聽得戰天風傳喚,到殿前,由牛頭馬面四大護法率領,一齊跪下,牛頭叫道:「小姐,我們罪該萬死,請小姐重重處罰。」

  「罪不在你們。」閻晶晶搖頭。

  「多謝小姐。」牛頭馬面等心中一直惴惴,聽到這話,都鬆了口氣,一齊叩頭。

  「過去的事不必再說了。」閻晶晶道:「我已經知道,你們都只是中了閻世聰的毒,現在閻王殿已毀,我也沒辦法再給你們配解藥了,但閻世聰下的這毒忌熱,牛頭馬面追魂索命,你四個率他們出海去吧,往北走,盡北之處,有北冥之海,中有寒魚,若長年以寒魚之肉為食,則熱毒永不會發作。」

  「多謝小姐成全。」牛頭等忙又叩頭。

  「牛頭馬面,你們動身之前,先以鬼霧把群豪送出去。」說到這裡,閻晶晶有些接不上氣,微微喘息了兩口,道:「送出群豪後,你們只需在一個月之內往北趕出一萬里之外,就不會有事了,好了,你們去吧,記住,不要胡作非為給閻王殿丟人,否則休怪我不念舊情。」

  「多謝小姐,拜別小姐。」牛頭等一齊叩頭,有些護殿武士更是哭了起來,他們自然看得出來,白雲裳要以佛光圈遮住閻晶晶,不是要控制閻晶晶,而是閻晶晶受了極重的傷,而且他們要遠走極北之地,不論閻晶晶傷勢是否能治癒,以後只怕都沒有再見面的機會,心念舊情,不能不傷感。閻晶晶心中也自傷感,卻是強行凝定心神。

  牛頭馬面等到群豪面前,重又讓群豪排隊站好,一根根繩子串了,閻王殿雖遭大難,但今夜的情形過於震撼,群豪並無一人敢吱聲,老老實實牽了繩子,戰天風過去,對單千騎道:「龍頭,你回去告訴我大哥大嫂,我現在要和白小姐去找黑蓮花拿回九鼎,以後有空再去看他們。」

  「不勞戰少俠吩咐,我自會轉告。」單千騎大聲應了,昂著頭,老臉上油光四射。

  看牛頭馬面等帶了群豪離去,閻晶晶輕輕嘆了口氣,從懷中取出兩個玉瓶子,從其中一個玉瓶子倒出幾粒藥來,對戰天風道:「戰兄,這是你們幾個的解藥,開罪之處,還望戰兄多多諒解。」

  「沒事。」戰天風擺手,接過解藥,給壺七公淨塵淨世各一粒,自己那一粒卻並不服用,閻晶晶看他把藥拿在手裡卻不服用,眼中露出敬佩之色,點頭道:「我就知道,戰兄即能察覺到我下的毒,定也能將毒排出來,戰兄果是非常之人。」

  「哪裡,不是我了不起,是雲裳姐了不起。」戰天風向白雲裳一指:「我能排毒,是雲裳姐傳了我白衣庵的排毒心法。」

  「原來是白衣庵神功。」閻晶晶點點頭:「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說著將另一個玉瓶子遞給戰天風,道:「這是解瘴毒的藥,只需在鼻前抹一點,進出毒龍澤便再無妨礙。」說到這裡微微一頓:「其實仙女湖有水道直通大海,水道兩邊五百餘里都是高山,山尖上瘴毒籠罩,而在水道上二十丈以下,由於水流帶動湖風外吹,是沒有瘴毒的,我閻王殿日常所用,都是以船出湖到沿海的城鎮採購,所以戰兄若是有閒時,不妨就坐船出去。」

  「難怪你們有這麼多船,原來另有水道可以出去啊。」戰天風恍然大悟。

  「是。」閻晶晶微笑點頭:「我們日常出湖,不打閻王殿的旗號,沿海諸國,只知有閻神醫自海上來,呵呵。」

  這時天剛好亮了,一抹晨光射在白雲裳的佛光圈上,映射出七彩的光芒,閻晶晶微微笑著,蒼白的臉,在晨光中透出紅暈,遠望的眼神裡,光芒流動,竟是說不出的美麗,戰天風可以肯定,閻晶晶一定以另一種面目在沿海諸國出現過,那會兒,她可能是閻神醫的孫女或者什麼的,而這時,她顯然是又回到了當時的那些情景中。

  出了一會兒神,閻晶晶眼光回收,道:「白姐姐,收了佛光吧,辛苦你了,能認識姐姐和戰兄,晶晶死而無撼。」

  白雲裳一夜三度釋出佛光,確是大耗靈力,但她感應到閻晶晶心脈越來越弱,細若懸絲,卻是不敢收回佛光。

  閻晶晶轉頭看向玉龜島的方向,那邊仍是白霧籠罩,閻晶晶的眼睛亮了一下,似首極力要看穿那層白霧,嘴角邊慢慢的掠起一絲苦笑:「閻家殺人無數,活人無數,也終於是到頭了,卻不知到了真正的閻王殿,閻王爺的帳薄上,是記著殺的人多呢,還是活的人多。」

  她神情有些恍惚,戰天風幾個看著她,都不吱聲。

  「閻世聰,世聰哥,你真的很聰明,只是太聰明了,不過我也不怪你,世聰哥,你知道嗎?爹爹一直極力反對我嫁給你,他臨去之前三日,本來是要殺了你的,是我以死相脅,爹爹才放過你,爹爹嚥氣前還說,我一定會反悔的,一定會後悔。」

  她聲音越說越細,白雲裳感應到她心脈一跳,似乎斷了,但略略一頓,竟又接上了,白雲裳心中驚異,只聽閻晶晶低聲呤道:「春日遊,杏花插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聲音慢慢的隨風而散,白雲裳收回佛光,將閻晶晶的身子緩緩放倒,她已經嚥了氣,臉上那種夢一般的情形卻仍未散去,嘴角倔犟的向上微微翹起,似乎在和誰賭氣,又似乎是在表示她的決心。

  到死,她也沒有後悔。

  「這男女之間的事啊。」好久,壺七公才嘆了口氣,掏出雞公壺,喝了口酒。

  「你兩個會不會做法事啊?」戰天風看一眼淨塵淨世:「要不給她念卷經也好,送她一程吧。」

  淨塵兩個默默合手,在閻晶晶屍身前坐下,念起經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