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你要來個仙人指路啊。」戰天風嘻嘻笑。

  「指你個頭啊。」白雲裳氣得捶他。

  戰天風照著白雲裳的指點急掠,他要走前面,卻又感應不到閻晶晶的具體位置,到一個岔路口就要白雲裳指點,好在白雲裳倒是不厭其煩,煩的是壺七公,若不是白雲裳在前面攔著,他早就照著戰天風屁股一腳踢過去了。

  閻晶晶竟不在第一層,而是到了第二層,第二層的入口進去也是個洞子,不過比第一層的洞子要小得多,第二層卻是個七星陣,戰天風照著白雲裳的指點,直奔陣眼,進陣眼,眼前霍地一闊。

  陣眼也是個大洞子,和第一層的那個洞子差不多大,不過沒有那麼高,約摸只有十來丈高,在洞子的盡頭,布置成神殿的樣子,兩旁擺著無數棺材,少也有數百具,都以石凳懸空架著。

  原來玉龜島的第二層是閻家歷代先祖的安靈之地,閻家所有直系親屬,死後靈柩都會安放在這裡面,這也是閻世聰沒能發現第三層地宮的一個重要原因,他心中一直有鬼,並不敢坦然面對閻家先祖的亡靈,到了第二層便心虛,每次就算勉強跟進來,一完事也是飛快的就出去了,再不敢到處亂竄去看還有什麼秘密,若非如此,地宮的第三層也必會給他發覺,閻晶晶就休想藉第三層秘道脫身更在第三層地宮安身了。

  閻晶晶就站在神殿前面,閻世聰也在,卻是跪在地下,戰天風幾個跟進來驚動了閻晶晶兩個,兩人都回頭看來,一眼看到戰天風,閻晶晶苦笑一聲:「戰兄還真是神通廣大,龍珠竟也阻不住你。」

  「我沒那個本事。」戰天風搖頭,向白雲裳一指:「是我雲裳姐指的路。」

  「這位姐姐是——?」閻晶晶給關了幾年,沒聽說過戰天風的名字,也不知白雲裳下山的事。

  「我叫白雲裳,來自白衣庵。」白雲裳合甚為禮。

  「原來是來自白衣庵的高人,怪道如此了得。」閻晶晶也回了一禮,看了白雲裳道:「白小姐,這是我閻王殿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白雲裳略一猶豫,點頭,道:「可以,但我有一個條件,九州九鼎為天朝重寶,鼎中龍氣牽扯我天朝龍脈,非真龍天子,不可吸取,所以還望殿主不要吸取。」

  「白小姐放心。」閻晶晶點頭:「九鼎在我閻王殿數百年,我們從來也沒打算吸取,我不會,閻家以後的子孫也不會。」

  「如此殿主自便。」白雲裳合什。

  「謝白小姐。」閻晶晶點頭致謝,轉頭看向一直低頭跪著的閻世聰,厲聲道:「閻世聰,你即然自己到祖宗靈位前來跪著了,那你就在歷代先祖靈前交代吧,你哪裡做錯了,該受怎麼樣的懲罰,你也自己說。」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該死啊。」閻世聰竟然猛的打起自己耳光來,打得啪啪響:「其它的都不說,我最對不起的是兩個人,一個是義父,一個是晶晶你。」

  「原來你也知道。」閻晶晶哼了一聲,但看閻世聰這麼打自己,她心中的怒火倒小了許多,這一聲哼裡便也沒有先前那般嚴歷了。

  閻世聰這種在女人面前痛哭流涕大打自己耳光的情景,以前戰天風在龍灣鎮上倒是常見,這兩年沒見著了,想不到在這裡又看見了,又是吃驚又是好笑,不由就讚了一聲:「有前途啊。」

  白雲裳不明白,道:「什麼?」

  「閻世聰鹹魚翻身,就是這幾巴掌了呢。」戰天風瞟一眼白雲裳:「你們女人啊,就是心軟,尤其是餘情未斷的那種,天大的怨氣,兩巴掌下去,氣立刻就消了,只怕還心疼了呢,這種事,我在龍灣鎮上見得最多了。」

  「原來是這樣啊。」白雲裳掩嘴而笑:「那我下次告訴蘇晨和鬼瑤兒,讓你多打自己兩巴掌,切莫要上你的當。」

  「我可不是這種軟骨頭男人。」戰天風一臉牛皮,到惹得白雲裳又笑了。

  閻世聰道:「當年我餓暈在雪地裡,如果不是義父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又哪有後來的一切,義父待我,恩重如山啊。」他說著,放聲痛哭起來。

  「四叔在天有靈,只怕也要活活給你氣死了,你卻還有臉到他靈前來哭。」閻晶晶仍是青著臉,只是語氣已遠不如先前嚴歷。

  「我是豬油矇了心啊。」她這一說,閻世聰又重重扇了自己兩個耳光,大聲哭道:「義父,真希望你能活過來啊,希望你狠狠的打我,晶晶對我多麼好啊,從小到大,她都是一心一意的待我,我們整天在一起,她對我任何時候都是千依百順,這樣的好女孩子,可我卻騙了她,傷了她的心,我真的不是人啊。」

  「這樣的話你不要說了,算我瞎了眼吧。」

  「晶晶,你能原諒我嗎?」閻世聰回頭看閻晶晶。

  「你說,我應該原諒你嗎?」

  「是啊,我是不值得原諒。」閻世聰點點頭,轉頭看向靈牌,道:「義父,你救錯了我,我這樣豬狗不如的人,不應該活在世間。」說到這裡,他忽地從懷中抽出一把短劍,一下刺進了自己腹中。

  「世聰哥。」閻晶晶沒想到閻世聰竟會突然自殺,大吃一驚,剎時把先前的一切全忘了,急奔過去,一把抱住他,急叫道:「世聰哥,你怎麼這麼傻啊,我雖然怪了你,可你也用不著自殺啊,快給我看看,快。」

  「你不要救我了,我是死有餘辜。」閻世聰慘笑搖頭,看著閻晶晶,道:「晶晶,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只是豬油矇了心,一心想化身成龍,又怕你阻止我,所以才騙了你把你關起來,但在我心裡,我是真的喜歡你,所以我雖然暗算了你,卻從來也把你怎麼樣,我撥了最好的丫頭服侍你,所有衣食也一切照舊,其實我一直就在想,只要一化身成龍,我就立刻要放你出來,和你共亨所有的一切。」

  他這話真正打動了閻晶晶,哭叫道:「是的,世聰哥,我知道你是真心對我,只是野心害了你,你放心,有龍珠在,我無論如何都要把你救過來,經過這一次,我相信你不會再有野心了,我們又可以回到以前的那些日子了。」她說著,從懷中掏出龍珠,放到閻世聰手裡,道:「世聰哥,你快借龍珠的靈力護住心脈,我給你撥了短劍,你不要怕,有龍珠在,你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事的。」

  「晶晶,謝謝你。」閻世聰一隻手接過龍珠,另一隻手卻仍按在腹部的短劍上,閻晶晶叫道:「世聰哥,你鬆手啊,我給你看看,不要怕痛,沒事的。」話未落音,閻世聰忽地自己將腹中短劍抽了出來,順手一送,一下便刺進了閻晶晶胸口。

  先前龍珠一入閻晶晶之手,閻世聰便知道硬來絕無可能,但就此收手,他卻無論如何也不甘心,他和閻晶晶從小一塊長大,對閻晶晶的性子十分了解,知道閻晶晶是那種天性純真善良的人,尤其對他打小痴戀,即便受騙,也不會真個恨了他,於是心中生計,搶先一步到天醫星靈前跪下,等閻晶晶追來時便裝出誠心悔過的樣子,果然就騙得了閻晶晶信任,而他早在腹部墊了軟甲,短劍看似入腹,其實只是他腹部肌肉凹進去了吸住了,閻晶晶心急之下沒有提防,龍珠出手,便再次著了閻世聰暗算。

  閻世聰裝得實在太象,戰天風從來是不太輕易信人的,白雲裳更是慧眼如電,可他兩個卻都沒看出來,變生倉促,誰也來不及阻止,戰天風怒從心頭起,衝口大罵:「王八蛋。」飛身向閻世聰撲去,白雲裳同時撲出,但閻世聰短劍一送,立時伸手從閻晶晶懷中奪過九龍袋,斜身一閃,從一側的洞口射了出去。

  「老子就不信你這兔子今天能跑得了。」戰天風咬牙要追,白雲裳卻道:「先救人。」到閻晶晶面前,將她斜抱在自己懷裡,叫道:「閻殿主,你還好吧。」說是這麼說,可她靈力微一感應便是心中一寒,閻世聰這一劍下的是死手,從閻晶晶心窩處斜送入閻晶晶心臟,若非閻晶晶功力也是極為了得,這會兒早已落氣。

  得白雲裳靈力相助,閻晶晶神智稍復,伸手從懷中掏出一丸藥服了,看向戰天風,道:「戰兄,閻世聰必然要再次吸收龍氣,請你再辛苦一次,再去鎖上困龍鎖,一定要阻止他。」

  「放心好了,今天若給閻世聰跑了,我戰天風從此跟他姓。」戰天風捏拳頭,當先急掠出去,白雲裳抱了閻晶晶隨後跟出。

  回到大殿,遠遠的便看到九鼎重又立在了先前的地方,而且龍珠正在急速升向空中,戰天風反手取鍋,同時對白雲裳道:「雲裳姐,你們先在這殿中等一等,不要驚了這兔子。」邊說邊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喝了,運起斂息功急掠向九鼎。

  戰天風剛掠到第一隻鼎前,龍珠已停止上升,戰天風急咬指滴血,剛鎖上第一隻鼎的困龍鎖,龍珠光芒一炸,九束白光射出,射向九鼎,戰天風還要掠向第二隻鼎,耳邊傳來白雲裳的傳音聲:「風弟,閻殿主說白光入鼎,鼎中之龍已被喚醒,不能再鎖困龍鎖了,否則會有不測之禍。」

  「什麼不測之禍。」戰天風不信,仍掠向第二隻鼎,剛把血滴在龍頭上,念動法訣,鼎中忽地發出一聲異嘯,困龍鎖上同時傳出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猛擊向戰天風,戰天風嘴中雖然說不信,心裡還是留了神,急將雙掌護在胸前,掌力一接到那股巨力,立時借力後躍,但那股力量實在太強,雖然他應付得當,及時擋住了那股巨力又沒有硬拼,仍給那股巨力擊得一退數十丈,在空中連翻了十幾個跟頭,胸口更是一陣陣發緊,氣息不暢,好不容易站穩身子,不由暗暗撫胸:「不愧為天朝重寶,還真是邪門得緊呢。」

  這時九鼎中同時發出嘯聲,嘯聲越來越大,青光一閃,八隻鼎裡同時飛出八條龍來,每條龍都有十餘丈長短,顏色各不相同,有青有紫,有黃有黑,看見八龍出現,四圍驚呼聲一片,群豪不自禁的紛紛後退,但八龍卻並沒有飛出青光圈,只是在青光圈裡圍著龍珠上下翻飛,那種情形象什麼呢,就象突然見了活水的一群泥鰍,只是這些泥鰍太大了些,但上翻下飛左穿右繞的情形卻真的是一模一樣。

  八龍出來後,不再作嘯,但給戰天風鎖上困龍鎖的那隻鼎裡卻不停的作嘯,而且嘯聲越來越急,顯然那給鎖住的龍心急了,尤其是見其它八龍出來,更顯急燥,不但困龍鎖崩得筆直,整隻鼎似乎都在不絕的抖動。

  「這條孽龍不會破鼎而出吧?」戰天風剛領教了鼎中龍氣的厲害,可就有些擔心起來,自己先退遠一點,凝神看著那鼎。

  那鼎並不象戰天風擔心的那樣破成兩半,但鼎中的龍嘯卻是越來越大越來越急,鼎中的龍急,天空中歡舞的八條龍久久不見剩下的那條龍出來,也急了,開始作嘯,似在催促,先只是一兩條龍作嘯,後來八龍齊聲作嘯,其嘯聲聞九天,草木倒伏,戰天風身上的汗毛似乎都根根豎了起來,他是個膽大的,這會兒也暗暗心驚,想:「這些孽龍,叫起來還真是嚇人呢。」

  八龍催促,鼎中的龍更急,驀地裡一聲震天長嘯,那鼎重重一震,天搖地動,隨著這聲嘯,空中八龍亦同聲作嘯,口中忽地同時噴出火來,噴向盤膝坐在鼎陣中的閻世聰。

  閻世聰也沒吸過龍氣,不知到底是個什麼情形,聽得龍嘯,他也不知道怎麼辦,只是竭力凝住心神,在陣中死等,再沒想到左等右等沒等來龍氣,卻等來了八股火柱,幾乎來不及起身,整個人就給燒成了一團焦炭。

  這變化過於奇異也過於恐怖,包括戰天風在內,所有的人都驚呆了,直到白雲裳幾個掠到身邊戰天風才醒過神來,忙取水解了湯力,看向閻晶晶道:「這是怎麼回事?八龍怎麼沒給他龍氣反而噴火燒死了他啊?」

  「必要九龍齊聚,才能藉龍珠吸取龍氣,八龍出而一龍被鎖,那八龍一腔孽火便反會發洩在召喚他們的人身上,所以噴火燒死了他。」閻晶晶看著火中燒成焦炭的閻世聰,眼中淚滾滾而下,道:「他真的很聰明,就是野心太大了點。」

  「天作孽,猶可救,自作孽,不可活。」戰天風冷哼一聲,白雲裳卻唸了聲阿彌陀佛。

  閻晶晶微一凝神,對戰天風道:「戰兄,求你件事,呆會八龍入鼎,龍珠光芒收斂的時候,請你替我收了龍珠和九鼎,龍珠入手,收鼎放鼎之法你自然就知道了。」說著勉力傳音,傳了戰天風收珠之法。

  戰天風用心記了,凝神看著八龍。

  八龍噴火燒了閻世聰,盤旋一陣,眼見始終無法喚出另一條龍,似乎沒有耐心了,其中一龍首先飛入鼎中,另外七條龍隨即也跟著飛進了各自的鼎中,八龍入鼎,龍珠射出的九束白光同時消失。

  「戰兄收珠。」閻晶晶一聲低喝,戰天風急要掠出,異變忽生,群豪隊中忽地射出一個黑影,奇快無倫的掠到龍珠面前,一下子抓住了龍珠。

  「荷妃雨。」戰天風白雲裳齊聲叫了起來。

  便在戰天風兩個的驚呼聲中,大地忽地重重一震,這一下猛烈之極又突然之極,就好象一個巨漢抓著大地突地猛烈抖動了一下,包括戰天風壺七公在內,廣場周遭數千人,沒一人站得穩腳跟,絕大部份人都是一跤栽倒,反應最快的也是一個踉蹌,即便身手高絕如白雲裳,也是往前一栽,不過身子隨即掠起,立在了空中,戰天風壺七公卻是一前一後,栽了兩個腳朝天。

  這一下猛震後,便是天崩地烈的一聲響,天空忽地大亮,紅光耀眼,所有人同時扭頭看去,只見閻王島方向,一條赤紅發亮的火柱衝天而起,直刺夜空,這條火柱的勢頭是如此的猛烈,彷彿來自幽冥的狂魔,要以熾熱的巨茅一下將夜空刺穿。

  這條赤紅的火柱只一下便竄起數百丈高,燒紅了整個天空,也燒走了夜的漆黑,整個天地閃耀著刺眼的紅光,就彷彿遠古傳說中十個太陽同時掛在了天上。

  所有人都完全驚呆了,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更讓人震驚的,是那條火柱衝上極空後,突地轉向,火頭直向玉龜島這一面撲來,那情形,象極了一條千丈的火龍,發出駭人的咆哮,狂撲而來。

  「是火山噴發。」給白雲裳抱在懷中的閻晶晶忽地驚叫起來:「快跑,快跑,往西跑。」她叫到後來,幾乎已經是嘶聲狂叫。

  白雲裳修為深湛,立即反應過來,一晃身便抓住了戰天風的手,同時運起玄功,長聲叫道:「是火山噴發,大家跟著我,快跑。」照著閻晶晶手指的方向,向西急掠。

  「七公,快跑。」戰天風可不象白雲裳心憂天下,他只招呼壺七公一個,老偷兒的反應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快捷,半步不拉的跟在了白雲裳身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