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原來還有困龍鎖,那太好了啊。」戰天風喜叫:「那鎖怎麼鎖的,讓壺老摸進地宮中鎖上就行了啊。」

  「不可能。」閻晶晶搖頭:「放置九鼎的地宮之門,必要有龍珠在手才能捏訣打開,壺老進內宮容易,想進地宮絕無可能。」

  「那怎麼辦?」戰天風沒轍了。

  「方丈好象有隱身之術是吧。」閻晶晶看著戰天風:「在閻世聰吸取龍氣那天,九鼎出了地宮,方丈借隱身術摸到九鼎邊上,便可鎖上困龍鎖。」

  「原來還是得我動手啊。」戰天風大喜:「行啊,包在我身上,那鎖怎麼鎖,用鑰匙還是另有什麼機關?」說著又搔頭:「現在我用俗家名字,你就叫我戰天風好了。」淨世兩個叫他方丈還好點,別人叫他方丈,他真是全身彆扭。

  「好的,那我以後叫你戰兄。」閻晶晶微微一笑,略一猶豫,道:「有上鎖的法訣,到時我會告訴你。」

  到這會兒她竟仍不肯說,戰天風有些惱,只得點頭道:「好吧。」

  又商量一會兒,閻晶晶道:「淨世兩個出來久了怕惹他們生疑,要不讓他兩個先回去。」

  戰天風道:「也差不多了,反正後天先看閻世聰演戲,大後天到玉龜島來動手,其它若還有變故,臨時再說,我們就先回去了。」

  「這樣也好。」閻晶晶點頭,微露歉意道:「有些不得已之處,還望戰兄見量,事成後,我必有所報,請戰兄壺老相信我的誠心。」

  「相信相信。」戰天風本是有些生惱,但她又這樣說,到是不好意思了,閻晶晶隨即親送戰天風兩個出來,淨塵淨世回閻王殿,戰天風兩個自然仍回那小島去,那小島也有名字,叫碧螺島。

  淨塵淨世本還有許多話要和戰天風說,但也怕回去晚了惹人生疑,只得合什去了,戰天風和壺七公與閻晶晶告辭,借一葉障目湯回碧螺島來,在空中回頭看玉龜島,玉龜島倒也不小,約有七八里方圓,島上一座矮峰,如龜背之形,峰腳一座宮殿,大小和閻王島上的差不多,只是略顯蒼古,顯然是閻家先祖所建,與閻王島上那宮殿不同的是,這座宮殿前是一個巨大的廣場,至少能容上萬人,那廣場好象是一整塊石板,有月光下反射著青光。

  戰天風看了那廣場,點頭道:「閻世聰把九鼎搬到這裡來吸龍氣,到是個好主意,地方也大,離得閻王島又遠,火山噴發再厲害,也噴不到這裡來。」

  壺七公點頭,想到一事,道:「白小姐傳你的排毒心法也排不了閻家的毒?」

  「誰說的,當然能排。」戰天風哼了一聲:「這丫頭左也心眼右也心眼,若不是看著閻世聰討厭,我就不幫她,想用毒來挾制我,嘿嘿,她還差點兒。」

  壺七公卻搖了搖頭:「這丫頭其實不錯了,換了其她人,若也是這麼孤零零一個人,惟一信任的人又騙她害她關她,必然心性大變,可閻家這丫頭,雖然小心謹慎,心態卻一直比較平和,可見她本性實在是不壞,現在事事小心,只是說明她長大了。」

  他這話讓戰天風想到臨告辭前閻晶晶那歉意的眼神,心中氣倒是消了,揮揮手道:「算了吧,不和她小丫頭一般見識。」其實閻晶晶年齡明顯比他大,不過他硬要充老大而已。

  兩人回到碧螺島,重又鑽進龜甲裡,閻王殿的底細都摸得差不多了,兩人便不再出去。

  第三天,閻世聰命群豪上閻王島,卻不准用遁術,而是用船把群豪運過去,群豪上島,在閻王殿護殿武士的指引下,一隊隊整整齊齊的排著,聚在大殿之前,個個斂氣屏聲,戰天風壺七公兩個在龜甲裡看了群豪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相顧搖頭。

  「王爺駕到。」司儀高呼聲中,先是牛頭等四大護法出現在高高的台階上,四人都戴了面具,和寺廟裡常見的那些牛頭馬面追魂索命一模一樣,雖是大太陽下,卻顯得鬼氣森森。只是不見淨塵淨世兩個,估計可能是站在後面,在下面便看不到。

  「裝神弄鬼。」戰天風哼了一聲,對壺七公道:「出去看看,到看那閻世聰長得什麼鳥樣兒。」煮一鍋一葉障目湯分喝了,兩人出來,就站在單千騎旁邊。

  兩人出來,台階上也現出一個青年男子來,顯然便是閻世聰了。

  閻世聰二十七八歲年紀,身量高挑,長相也頗為英俊,只是雙眉上挑,一臉飛揚之氣。

  戰天風一眼看到閻世聰,腦中閃電般想到一個人:馬玉龍。

  除了臉形,無論身材功力眉眼以及那種飛揚驕橫,閻世聰與馬玉龍幾乎都是一模一樣。

  「果然不是個好東西。」戰天風暗暗呸了一口。

  閻王殿大殿前的台階分三層,每一層都有數十個階梯,從閻世聰立身處的台階最頂層到群豪所處的廣場,至少有二十多丈距離,更高出廣場七八丈,閻世聰出來,群豪中除了後面一截,前面大部份人看他都要抬頭仰視,形成一種巨大的壓力感。

  但真正叫群豪驚怖的不是這種視覺造成的壓力,而是另外一種無形的壓力。

  閻世聰現身,眼光從前向後,緩緩掃過群豪,隨著他的眼光,一股巨大之極的靈力如潮水般直壓過來,而且是一浪接著一浪,越來越強,越來越大,所有人都覺得自己被這種巨大的靈力淹沒了,胸口發緊,想要吸一口空氣都要費極大的力氣。

  群豪本來排得整整齊齊,但隨著閻世聰的眼光掃過,頓時就踉蹌後退,東倒西歪,人人臉上變色。

  「拜見王爺。」隨著牛頭在上面的一聲厲喝,群豪爭先恐後拜到,惟一挺立的,只有戰天風壺七公兩個,不過他兩個隱了身,別人看不見,因此巨大的廣場上,看上去便是人人拜伏。

  壺七公對戰天風傳音道:「我知道江湖上對閻王殿恐懼的真正原因了,不是它的神秘和它的勢力,而是在進殿後的這種感受嚇住了所有曾進過閻王殿的人,這樣的力量,完全不是人所能抗拒的,任何人也無法抗拒,自然也就嚇住了所有的人,出了殿再一傳,越傳越廣,誰又還敢和閻王殿做對。」

  戰天風點頭:「這九鼎的力量還真的是強大得嚇人,最邪門的是,真就象是閻世聰身上發出來的一樣,完全感覺不到是他從九鼎身上引來的。」

  眼見群豪拜伏,閻世聰仰天狂笑,笑聲中那種無形的靈力更加強一倍,象山一樣壓在每個人的頭頂,群豪更是手搖心顫。

  閻世聰收住笑聲,靈力同時撤去,閻世聰道:「諸位不要害怕,本王召你們來,並無惡意,乃是要宣告天下,失蹤數千年的天朝重寶,九州九鼎,其實在我閻王殿。」

  「天朝重寶,九州九鼎。」群豪齊聲驚呼。

  「是。」閻世聰又是一陣狂笑,道:「我閻王殿擁有九鼎數百年,一直誠心供奉,並無問鼎天下之心,然而最近九鼎龍鳴,天搖地動,本王夜觀天象,乃是當今天子失德,天下將亂,該當是真龍天子出世,重整山河,因而震動九鼎,而觀星象,真龍天子正出在我閻王殿,所謂天與不取,反受其咎,因此本王誠心禱天後,決定吸取龍氣,化身成龍,若天意真在本王身上,本王便要出殿問鼎天下,以濟蒼生,以拯萬民,本王召諸位來,就是請諸位觀禮,見證本王化身成龍的盛典。」

  「什麼以濟蒼生以拯萬民,真讓人嘔心。」壺七公大大的哼了一聲。群豪卻是議論聲四起,亂糟糟的,多是驚嘆之聲。

  對群豪的驚訝議論,閻世聰似乎很滿意,站在上面看了好了會兒才道:「今夜子時,請諸位觀禮。」說完背手退去了。

  閻王殿管事複用船將群豪送回碧螺島,並過來大批丫頭,讓群豪人人沐浴薰香,戰天風看了又是破口大罵。

  天一黑,戰天風煮湯喝了,與壺七公到玉龜島,只見島上已多了不少人,忙忙碌碌的,顯然是在為夜間的事做準備。

  戰天風照先前和閻晶晶約定的,在島西一個暗洞裡找到機關,通知了閻晶晶,不多會閻晶晶便現身出來,以浮萍接了戰天風兩個從湖底進入島內石洞,議了一會情勢,基本和先前預料的差不多,閻晶晶便將困龍鎖的法訣告訴了戰天風,卻是用傳音的方式,不過她也並沒有說要戰天風不再告訴壺七公,可能她估計說也沒用吧,戰天風兩個隨後再回碧螺島來,途中壺七公自然要問困龍鎖的法訣,戰天風也不瞞他。

  兩人回到碧螺島時,群豪已經開始登船動身,戰天風兩個其實完全沒必要回來,但閻晶晶可能另有準備,沒讓他兩個就留在玉龜島,這時便只好跑一次回頭路了。

  群豪到玉龜島,跟白天一樣,由護殿武士引導,在那個大廣場上排成數十個方隊,不過這個廣場大得多,群豪的方隊只佔了廣場的一小半,一大半空了出來,自然是給閻世聰留著的。

  護殿武士四面戒備,不過白天閻世聰那麼狐假虎威的露了一手後,群豪怵惕之心越重,個個肅然端立,氣氛倒是十分的莊嚴。

  提前一個時辰,閻世聰便從殿裡出來,開始了繁瑣的祭天儀式,戰天風壺七公兩個自然是看得罵娘了,群豪卻是人人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終於把一大串禮儀搞完,司儀高呼一聲:「現鼎。」

  「來了。」戰天風急取鍋煮湯,怕喝半鍋時間不夠,便先煮一鍋給壺七公喝了,自己再喝一鍋,從龜甲中竄出來。

  兩人站在單千騎邊上,都往殿裡看,其實群豪都一樣,都在往殿裡看,都想第一眼看到九鼎抬出來的樣子,但奇異的是,所有的護殿武士都是肅身端立,殿中也全無動靜,動的只有閻世聰一個,只見他站起身來,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黃綢袋子,大小就和戰天風的玄女袋差不多,他先把袋子放到香案上,恭恭敬敬拜了三拜,復又站起,打開袋子。

  「難道九鼎竟然藏在這小小的袋子裡,那有多大啊?」戰天風大覺怪異,群豪的感覺自然十九和他一樣,人人屏息,眼巴巴看著閻世聰手中的袋子。

  閻世聰打開袋口,左手捏訣,袋中忽地射出一道白光,那光約有百丈高下,其粗如柱,光中現出一點青影,先只是小小的一點,但隨即越變越大,到拳頭粗細時已可看清,果然是一隻鼎,四足兩耳,通體呈青黑色,這鼎在光中越變越大,也越升越高,眨眼升到十數丈高的空中,而鼎身竟也變得巨大無比,高約十丈,粗約七八丈,每一個腳都有數丈高丈餘粗,在白光中緩緩的旋轉著,就象一座小山。

  「我個神天啊。」戰天風失聲驚呼:「這麼大的鼎,這該有多重啊。」

  他實在是太驚訝了,這聲驚呼不是用的傳音之術,不過沒關係,因為發出驚呼的不只他一個,而且這會兒實在沒有任何人會來留意他,所有人的眼光都完全被那鼎吸引了,人人抬頭望天,再不顧身週的一切。

  那鼎升到十餘丈高下後,不再升高,而是緩緩降下,當鼎身落在地面時,所有人都覺得地皮震動,彷彿整個大地都要裂開了一般,有不少人都是踉踉蹌蹌,有人甚至還一家夥跪倒在地。

  「好傢伙。」戰天風差點也是一個踉蹌,細看那鼎,越看越是撟舌難下。

  第一個鼎落下,白光中也現出第二個鼎來,也是由小變大,第二個鼎形狀和第一個鼎一模一樣,只是鼎身上繪的圖案不相同,不過戰天風只是隱約掃了一眼,並沒細看,鼎的大小也相同,落地時同樣是天搖地動,不過有了第一個的經驗後,群豪倒是人人站穩了,並沒有踉蹌摔跤的。

  九個鼎先後出來,在廣場上按九宮之形排列,便如九座小山,九鼎圍成的中心地帶,隱隱有青氣透出,若山岳之勢。

  「九州九鼎,鼎定天下。」司儀一聲高呼:「拜。」

  群豪齊齊拜倒,包括閻世聰在內的閻王殿人眾也一齊拜倒,戰天風一時倒猶豫起來,不知要不要拜,因為不知如何,他心裡就想拜,不過想到是閻世聰在玩把戲又不願拜,不過這個難題壺七公給他解決了,因為壺七公拜了下去,於是戰天風便也拜了下去,拜下去心中還嘀咕:「不愧是天朝重寶,倒也值得本大神鍋一拜。」

  群豪拜畢,司儀喝一聲起,又叫:「祭鼎。」這是閻世聰的事了,又是一套繁瑣的禮節,戰天風立即意識到,這是鎖上困龍鎖的最佳時機,運起斂息功,從群豪中急步穿出去,群豪隊與隊之間相隔的距離還不到一丈,戰天風從中間穿過,雖然運起了斂息功,還是有很多人感應到了,但卻沒有一人吱聲,因為抬眼不見人啊,這種情形下,可沒有誰敢亂叫起來,擾亂了閻世聰的祭鼎儀式,那可真不知道是福是禍了,還不如悶聲大發財吧。

  閻王殿護殿武士本來在群豪之前布有一道警戒線,不過一則稀疏二則功力低微,可感應不到戰天風,那邊閻世聰祭鼎香煙繚繞,這面戰天風已順順利利摸到了鼎前。

  到近前看鼎,真如螞蟻觀山,戰天風仰頭看去,甚至有頭昏目眩的感覺,心中不自覺的有些發緊,有一種不敢看的感覺,急吸一口氣,心凝神定,這才仰頭看去。

  鼎身為青銅之色,陽面浮雕繪以山川地理之形,最奇異的,當戰天風凝睛看那浮雕時,眼前突地現出幻影,浮雕上的河流山川竟是栩栩如生的出現在眼前,彷彿不是在看浮雕,而是在空中俯瞰大地一樣,一山一水一樹一石都是那麼清晰,戰天風先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閉一閉眼睛再看,仍是如此,這才知道鼎的玄異,通過鼎竟可以看到浮雕所繪出來的山川實景。

  「不愧是天朝重寶。」戰天風暗暗感概:「象這個樣子,不要出門,只要坐在家裡看鼎,天下的一切便清清楚楚了。」

  鼎的兩耳上,各有一個龍頭,龍口中含著一個巨大的銅環,環身粗如兒臂,但卻不是一個整環,在龍嘴兩牙之間的那一段是斷開的,裂開約有半尺,這便是困龍鎖了,閻晶晶告訴戰天風,一旦鎖上,銅環便會合攏,鼎中之龍再不能出來。

  「能鎖肯定也能開啊。」戰天風心下嘀咕:「不過開鎖的法訣那丫頭肯定是再不會說了。」看了一會,飛身掠起,照閻晶晶吩咐的,右手捏訣,咬破左手中指,將一滴血點在鼎左耳龍頭的兩睛之間,同時念動法訣,只聞輕輕一聲脆響,龍嘴中的銅環果然合攏了,再無半絲縫隙。一隻鼎只要點一下就可以,左耳的鎖上了,右耳上的便也會同時鎖上,不過戰天風還是看了一眼,右耳龍嘴中的銅環也確實是同時鎖上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