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無論是戰天風還是壺七公,都是那種應變特別靈活的人,兩人手腳迅快無倫,戰天風一下就從裝天簍裡掏出寶劍割那絲網,壺七公更是雙手齊動,左一樣右一樣,一眨眼連掏了七八樣東西,別人都沒看清他掏的是什麼,或者劃一下或者剪一下,不行馬上就換了,然而那絲網極其古怪,看上去特別細,比蜘蛛絲還細,卻是堅韌無比,無論是戰天風的寶劍還是壺七公那些亂七八糟的寶貝,竟然都弄不破那網,一兩下沒弄斷,絲網剎時收緊,將戰天風兩個身子緊緊裹著,再不能動彈。

  一朵浮萍中綠光一閃,一個女孩子現身出來,正是昨夜那女孩子,站在湖面上冷冷的看著戰天風兩個,戰天風兩個隱了身,她看不見,但這女孩子功力極高,雖看不到卻也能感應到戰天風兩個的掙動。

  壺七公這會兒仍不死心,絲網纏緊,他身子便也越縮越小,盡量騰出空間讓雙手活動,然而隨著他身子縮小,絲網也一步步纏緊,而壺七公的一切努力也都沒有效果,他幾乎恨不得用牙齒咬了,卻始終沒能弄斷一根絲。

  那女孩子一直就那麼站著,她能感應到戰天風兩個的掙動,自也知道他兩個在想辦法弄破絲網,卻完全不加干涉,就那麼看著,直到戰天風兩個現出身來,戰天風的一葉障目湯是和壺七公分喝的,管的時間不長,七七八八舞得一下,時間自然也就差不多了。

  眼見現形,戰天風終於死心,看向那女孩子,道:「你是什麼人?」腦中飛轉:「這女水鬼功力極高,眼中神光和瑤兒都有得一比,她會是誰,馬面還是追魂索命,不是說那幾個都只是一流身手嗎?難道她是閻世聰,可淨世沒說閻世聰是女的啊,難道他忘了說男女,唉,這呆瓜和尚。」

  那女孩子沒吱聲,卻轉頭望向閻王殿的方向,兩人急掠而來,正是淨塵淨世兩個,淨世奔在前面,一眼看到那女孩子,又一眼看到戰天風半浮半沉的給網在絲網裡,驚怒交集,看了那女孩子厲喝道:「你是什麼人,放開他。」雙手結印,胸前現出金光閃閃的「邊」字,便要一字打出,淨塵卻一把拉住了他,看著那女孩子道:「你是閻晶晶?」

  戰天風腦子飛轉:「淨世不認識她,淨塵卻認識她,她卻又姓閻,奇怪,會是什麼人?」

  那女孩子點點頭:「原來還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很好,我知道你們是佛印宗的,這人是你們的方丈,要你們方丈活命,那就跟我來。」說著手一指,一朵浮萍飛起,同時變大綻開。

  她的意思很明白,是要淨塵兩個進浮萍,淨塵兩個毫不猶豫,同時跳了進去,戰天風來不及阻止,浮萍已經閉合,閻晶晶自己也進了一朵浮萍,她一進浮萍,把戰天風兩個也連人帶網拖進了浮萍裡。浮萍看上去小,戰天風兩個進去,卻象是進了一座宮殿,和在龜甲裡的感覺差不多。

  進了浮萍,戰天風兩個仍給絲網裹得死死的,那網絲實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越纏越緊,水裡掙不開,出了水同樣掙不開,戰天風聽壺七公輕聲罵了一句:「這到底是什麼鬼玩意兒?」

  戰天風徹底死心了,壺七公這超級老偷尚且無可奈何,他就省點力氣吧,抬眼看閻晶晶,閻晶晶也在看他,四目相對,戰天風道:「你叫閻晶晶,閻世聰是你什麼人?」

  閻晶晶不答他話,反問他:「你的法號是什麼?」

  她這話還真把戰天風問呆了,金果那次給他排過一個法號,可他不想當和尚,自然也不會去記那什麼法號,早忘了,皺起眉頭,用力回想:「對了,本方丈的法號是什麼來著?」但再怎麼用力也想不起來,當然這話不能說,腦中一轉,嘻嘻笑道:「我現在留頭髮了,可不能告訴你法號,免得敗壞我佛印宗的名聲,我俗家名字叫戰天風,江湖人稱神鍋大追風。」

  「戰天風?」閻晶晶微微凝了凝眉,戰天風原以為她會知道這個名字,但看樣子閻晶晶竟是不知道,道:「你來閻王殿,有什麼目地?」

  「沒什麼目地啊。」戰天風嘻嘻笑:「你閻王殿大發生死牌,別人都有,偏偏我沒有,不公平啊,所以混進來看看。」

  閻晶晶對他的話顯然並相信,哼了一聲,道:「難怪你能做到佛印宗的方丈,能混進閻王殿,也算有點本事了,你是怎麼混進來的?」

  「那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和閻世聰到底是什麼關係?」戰天風自然不是那麼老實的人,學著她反問。

  閻晶晶見他不答,哼了一聲,不再問他,甚至轉開了臉,懶得看他了。

  「你便不說,本大神鍋遲早也要摸你個清清楚楚。」戰天風也暗哼一聲,腦子亂轉,暗猜閻晶晶的身份,從淨世和淨塵的話以及閻晶晶把他們往湖底帶這些事上,他能大致猜測到,閻晶晶和那閻王爺閻世聰的關係絕對不會是太好,但他也可以肯定,閻晶晶絕對是閻王殿的人,只是處於一種特殊的地位,所以淨塵才認識她,她也才說竟還有人知道她名字的話。

  「這丫頭身上的鬼很多,要好好的把它們全挖出來。」戰天風暗轉念頭。

  雖然身在浮萍中,戰天風仍能感應到浮萍在水底急速掠動時的情形,顯然閻晶晶要帶他們去的地方不算近。約摸過了半個時辰,浮萍忽地一下急停,戰天風壺七公兩個的身子不由自主往前一衝,隨即綠光一閃,浮萍到了閻晶晶手下,裝著淨世兩個的那朵浮萍也到了她手上,淨世兩個現身出來,一眼見到網中的戰天風,淨世急叫一聲:「方丈。」急撲過來,要扶起戰天風,淨塵也叫了一聲方丈,卻斜身攔在戰天風邊上。

  閻晶晶並不攔阻淨世兩個,收了浮萍,反身到一張椅子上坐下,戰天風給淨世扶坐起來,這才注意到是置身在一個大石洞裡,石洞有十餘丈方圓,高數丈,估計是在湖底,不過卻不覺氣悶,顯然有通氣孔。

  淨塵見閻晶晶不過來加害戰天風,身子略移開一點,合甚為禮道:「閻小姐,我知道你和閻世聰有矛盾,但我們並不能真的算閻世聰的手下,我寺方丈更完全和他沒有關係,所以請你高抬貴手,放了我寺方丈。」

  「她果然和閻世聰有矛盾。」戰天風精神一振。

  有丫頭給閻晶晶奉上茶來,閻晶晶先不答淨塵的話,而是喝了一口茶,這才看著淨塵道:「你還知道我什麼事?」

  淨塵不知她這話是什麼意思,略一猶豫,看一眼戰天風,戰天風也急切想知道了,一臉催促,淨塵轉眼看著閻晶晶,道:「我對小姐的事知道不多,也是背地裡聽閻王殿的人說的,說閻小姐才是前任殿主的親生女兒,閻世聰只是前任殿主四弟的義子,閻王殿的這一代殿主本來是小姐,但在幾年前小姐突然失蹤,閻世聰說小姐是閉關練功去了,但閻王殿的下人暗地裡猜測小姐是給閻世聰害了或者關起來了,我聽到的就是這些,其它的不知道了。」

  「原來下人們還是能猜到是閻世聰做了手腳。」聽了淨塵的話,閻晶晶似乎頗為激動,點了點頭,道:「是,我是給閻世聰騙了,關在了地宮中。」

  「原來真是這樣啊。」淨塵低呼一聲,合什道:「阿彌陀佛,恭喜小姐出困。」

  閻晶晶點點頭,冷哼一聲:「閻世聰以為把我關在湖底我就出不來了,哼哼,他雖然狡詐,但我閻家的根底,他還是有許多不明白。」說到這裡,看向戰天風,道:「戰天風,我的事你大致知道了,我本來是閻王殿的這一代殿主,但為閻世聰賊子所害,給關了幾年,現在我脫困了,想要奪回閻王殿,不過我一人力量太弱,閻王殿的下人又不知道誰是真心向著我,所以我要借助你們的力量,你願意和我合作嗎?」

  「當然願意。」戰天風大喜,一口答應,動了動脖子:「不過你先放開我們吧,你這麼綑棕子似的捆著我們,怎麼跟你合作啊。」

  見戰天風答應,閻晶晶也是臉露喜色,卻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子,倒出四粒紅丸子,讓丫頭以盤托了,道:「但你們四個得先服了這藥,我才能放你們。」

  「果然還要留個後手。」戰天風冷笑,他有白雲裳所傳排毒心法,全然不怕,剛要開口答應,淨塵卻先開口道:「還要用藥控制我們,你這根本不是誠心合作嘛。」

  「不是我不誠心。」閻晶晶搖頭:「只是我給閻世聰害過一次了,所謂吃一塹長一智,我不能不防,但請諸位放心,只要事成,我立即給你們解藥,並重重相謝。」

  「你說閻世聰心性不良,可閻世聰對我們卻從來沒有這樣,一直是坦誠相待。」淨世憤然開口。

  「是嗎?」閻晶晶冷笑:「那我可以告訴你,你們兩個光服這一粒藥不行,還要多服一粒?」

  「你什麼意思?」淨世身子一崩。

  「你不要誤會。」閻晶晶冷冷的看著他:「你有沒有發現,左胸處最近是不是多了根毛,那根毛而且不能扯,一扯就鑽心的痛?」

  「你怎麼知道?」淨世淨塵幾乎一齊開口,聽到對方的話,又頗此對視,齊聲道:「原來你也有?」

  「我當然知道。」閻晶晶嘴角微翹:「那毛叫回心針,又叫一息痛,乃是我閻王殿獨門秘藥,平時沒有感覺,但若連著七天不得解藥,那毛便倒往里長,入肉一截其硬如針,頂在心尖上,每吸一口氣,心臟就象給針扎一下一樣,痛徹心肺,而且此針不能撥,撥就痛,猶如挖心,你便忍得痛硬撥出來,一日一夜間,此毛又會生出,再撥再生,直到你死,永不得脫。」

  「什麼?」淨塵淨世齊聲驚呼,淨世一臉憤怒:「是閻世聰給我們下的毒,真想不到,他這人面上一臉坦誠熱誠,背地裡卻下陰手。」

  淨塵心細得多,疑道:「閻世聰是怎麼下的手,我們中了毒,怎麼會不知道?」

  「你們都是一流高手,一般的毒都是入體即知,立時會排出來,但我閻王殿這回心針神奇無比,說白了並不是毒,而是一種專護心脈的奇藥,若是配合著我閻王殿秘功一起練,那便有護脈的作用,任多重的傷,多絕的毒,回心針總能護著心脈,它不是毒,所以你們無法察覺,但若不配合著練功,藥就是毒了,那就要服藥克制。」

  「竟然是這樣。」戰天風幾個聽得目瞪口呆。

  見戰天風幾個發呆,閻晶晶下巴微抬,露出驕傲之色:「天下萬物,皆有陰陽兩面,用之善是藥,用之不善便是毒,江湖上只知我閻王殿神秘恐怖,殺人如麻,卻誰也不知道,我們閻家世代神醫,於天下活人無數,我們姓這個閻字,設這座閻王殿,意思就是閻王殿就在這裡,我們若要那人活,閻王就休想要那人死,爾之生死,盡在我手,嘿嘿。」

  「閻姓,對了,天醫星閻老兒不是姓閻嗎?」壺七公猛地叫了起來:「難道天醫星竟是閻王殿出來的?」

  「對了。」閻晶晶點頭,臉上的傲色更濃:「七大災星之一的天醫星,便是我四叔,嘿嘿,天醫星,我爺爺說,我四叔的醫術在我閻家,進不了前五。」

  「老天。」壺七公失聲驚呼,聲名赫赫的天醫星竟是出身閻王殿,而且醫術在閻家進不了前五,這也太驚人了,老偷王雖自負,也要大吃一驚。

  「只可惜六十年前那場大難,我閻家元氣大傷,進不了前五的四叔在江湖上竟成了天醫星,後來四叔也過世了,我閻家的醫術已是大半失傳。」說到這裡,閻晶晶驕傲的頭低了下去,一臉神傷。

  出了一回神,閻晶晶恢復常態,從懷中又掏出個小玉瓶子,再倒出兩粒藥放在盤中,看了淨塵兩人道:「你們現在信我的話了吧?服了這藥,回心針自脫。」

  淨塵兩個自然早就信了,但看著丫頭托到面前的盤子,卻都有些猶豫,看向戰天風,等他決定。

  戰天風皺一皺眉,道:「你們閻家醫術這麼厲害,順手是藥反手是毒,我們根本防不勝防,又怎麼知道你利用完我們後,會不會給我們解藥呢,到時你若不給我們解藥,我們豈非一世要受你控制。」

  「這個。」閻晶晶咬了咬嘴唇,眼皮一抬,道:「那我實說了吧,這個其實不是毒藥,也是解藥,服了這藥,可以克制你們體內的毒七天之內不發作。」

  「什麼?」淨塵幾個齊吃一驚,淨世叫道:「你又下了毒,這又是什麼毒?」

  戰天風壺七公卻同時運氣自察,戰天風更運起白衣庵獨門秘法,果然微覺肺脈有異常的博動,這種博動若不說穿,他根本不會在意,而這種異常顯然就是閻晶晶下的毒了,可他卻完全想不到閻晶晶是怎麼下的毒。

  壺七公卻沒有察覺,連運數次氣都毫無異常,便轉頭看向戰天風,眼中露出詢問之意,戰天風點頭:「是,是中了毒。」

  他這話倒叫閻晶晶驚訝起來,道:「你能察覺體內有異常嗎?是哪兒?」

  「手太陰肺經。」

  閻晶晶眼光大亮,點了點頭:「沒錯,你能做到佛印宗的方丈,果然是有些真本事,難道你的前世真的是銀果大師?」

  「我家方丈確係靈佛轉世。」淨塵淨世異口同聲,可就叫戰天風哭笑不得:「本方丈這察毒之法來自白衣庵,是你們的死對頭,卻不是你們的師叔死後還魂。」

  「果然靈異。」閻晶晶臉上訝異之色,深看戰天風一眼,道:「不過這也不是毒,同樣是藥,專治肺脈,不論寒喘熱喘經年咳嗽,此藥都有奇效,但若本身無病,此藥入體便成毒了。」

  「我明白了。」戰天風恍然大悟:「就跟人參一樣,要死的人吃了吊氣還陽,但若好好的人一枝老山參下去,反要給補死了。」

  「是。」閻晶晶微笑:「基本是這個理,我們閻家是不用毒的,只是用藥有正反而已,正是藥,反是毒。」微微一頓,道:「至於我怎麼下的藥,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也直說了吧,就是這香,藥就在這香中,聞了香味,藥便入體了。」

  在她身邊,點著一枝小小的線香,輕煙微繞,但一則戰天風幾個未察覺有異,二則那香是先燻到她再有微煙飄過來,誰又會提防呢。戰天風幾個聽她說穿,不由都是暗暗搖頭。

  即然說穿戰天風兩個本已中了毒,再網著也就沒必要了,閻晶晶使個眼色,邊上的丫頭要過來鬆開絲網,壺七公突地叫道:「等一下。」

  戰天風莫名其妙,斜眼看壺七公,心下暗叫:「老狐狸是不是骨頭癢,這麼網著很舒服啊。」卻見壺七公在閉目運功,頭臉脹得通紅,全身汗氣如霧騰起,正在全力運功蒸衣服,戰天風不知他這是什麼意思,眼見蒸氣略稀,剛要開口問,眼前一花,壺七公一個身子竟然到了網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