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易水送壯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更深人靜,就連窗外明月也悄悄藏匿起半邊臉龐,在一片烏雲之後偷眠。此時此刻,能放心安穩沉睡的只有夜。夜裡的大殿上,燈燭已闌珊,殿上之人,卻依舊毫無睡意。清醒的心,在寂寥的夜裡更顯澄淨透徹。

    「傍晚時分探子來報,秦國大將王翦已經在五日前攻下趙都邯鄲,俘虜了趙王,盡收其地。如今,秦軍已達趙燕邊境。」太子丹心情沉重地道。

    荊軻與田光獲此消息,不禁相顧失色。

    沒想到,事情來得如此突然。荊軻思忖良久,覺得是自己出征的時候了。一顆心是喜是憂依舊無法理清。他只知道,一切結局即將浮出水面。

    田光略略思索,對太子丹分析道:「秦國這次攻打趙國盡出大軍,足以見得是蓄勢已久。如今咸陽空虛,本應乘此良機,派精銳大軍直搗咸陽,必定可以擊潰秦國。但是,燕國距離秦國路遠途遙,長途跋涉,軍未至而將士疲,糧草又恐供應不及,所以此計不可行。但,那秦軍剛剛攻陷趙國,士氣大振,又盡奪趙國珠寶糧草,給養充足,軍備整齊,若在此時大舉進犯燕國,以燕國十萬之眾倉促應戰,恐怕是艱難至極。」

    太子丹蹙眉問道:「不知先生言下之意究竟為何?還請先生明言。」

    田光瞥了荊軻一眼,發覺荊軻也正在看著自己,眼神中有說不出的堅定。

    田光無言,荊軻不語。然而,他們都想著同一個答案,也是唯一的答案。

    「刺秦的時機終於到了!」荊軻忽發此語。

    太子丹一驚,田光一震,荊軻一笑。

    「時勢使然,荊軻該執行任務了,只是在行動之前仍需要周詳計劃才是。」荊軻侃侃而道。

    「荊卿所言極是,丹也不願見你輕易涉險,只不過如今情況危急……」太子丹不忍再道,一時沉默。

    田光沉著道:「太子殿下,臣有一愚見。」

    「先生請說!」太子丹忙道。

    「不知太子殿下還記得那樊將軍否?」田光問。

    「丹當然記得,樊將軍至今依然安身賢士館內。」

    「如今秦王正懸賞千兩黃金、萬戶食邑要索樊將軍的項上人頭。只要能夠把樊將軍的首級獻給秦王,那麼必然能順利獲得秦王召見,果能如此,取他性命,便多了許多勝算!」田光分析道。

    太子丹一震,還拒道:「樊將軍逃亡來到燕國,投效於丹,一直致力於操練我軍士兵,只期有朝一日可以率領大軍攻打秦國,報效我燕國。而今,為了能讓荊卿近身秦王,而不惜犧牲其性命,這等不義之事,斷不可為!萬望先生再另謀良策!」

    荊軻示意田光一眼,田光又對太子丹勸道:「殿下,犧牲樊將軍一人之性命,卻可換來燕國之長存,及天下百姓之安居,孰輕孰重,還請太子三思!」

    太子丹望著田光,嘆口氣問道:「難道再無他法了?荊卿,你以為如何?」說著,目光忽移向荊軻,眼中盡是殷求之意。荊軻低下頭,輕聲而堅決道:「在下駑鈍,但認為此計可行。」田光在一旁促道:「大丈夫行事應當果決。如今您若一時不忍而遲疑不決,待秦軍一舉攻破薊城,則一切晚矣!」

    「罷了!暫且勿提此事!」太子丹悲痛道。

    「欲見嬴政,光憑樊將軍的項上人頭還不夠,況且荊軻入秦王宮殿,身上絕無法佩帶刀劍。因此,最好找一樣即可藏兵刃、又不會讓秦王心生警戒的東西。」田光又提一議。

    荊軻道:「我向來慣用長劍,照田先生的說法,長劍是無法攜帶了。那該使什麼兵器才好?」

    田光微微一笑,道:「我以為匕首甚好。」

    「匕首?」荊軻眼睛一亮。

    「匕首?」太子丹原本神色萎靡,聽聞此言,也不禁好奇起來。

    「對,匕首!只有匕首短小易藏而不會被發覺。」田光解釋道。

    「但那秦宮中戒備森嚴,凡進宮晉見嬴政者,入殿之前皆需經衛士仔細搜查全身方可通行,若欲將匕首藏於身上,似乎不大可能啊!」太子丹憶起過往為質於秦國的情景。

    「這倒真是個難題。」田光當下也覺得十分為難。

    便在此刻,荊軻見到案上的竹簡忽靈機一閃,微微一笑,道:「我有一個法子,還請太子、田先生聽聽,是否可行?」

    田光精神一振,連忙催荊軻言明。荊軻輕聲道:「在下想到的法子,可能又會讓太子十分痛心而不捨。」太子丹催道:「只要不是樊將軍的首級,殺得了嬴政,哪怕是丹的人頭,丹也願意雙手奉上。」

    「太子言重了。臣要的,是督亢地圖。」荊軻一字一頓明白道出。

    「督亢地圖?」

    田光恍然大悟道:「妙計也!荊軻,你是否想將匕首卷藏在地圖中,趁攤開地圖,讓秦王細閱之時,拔出圖中的匕首,一刀叫他斃命?」

    「先生所言極是!」荊軻臉上浮起胸懷勝算的笑意。

    「丹明白了,這點犧牲換來燕國之安樂,再值得不過!」

    不知不覺,外頭已經傳來了公雞啼曉之聲,荊軻與田光相偕步出宮殿,只見東方欲曉,天際慢慢浮出了一片魚肚白,曉風殘月,宛若勝利的初兆。

    一轉眼,日子又溜過了幾天。

    在這燃眉之際,每逝去一刻時間,就彷彿失掉一分存活的機會。

    燕國上下,人人都不由暗自祈禱光陰的腳步稍作歇息,哪怕只是為生命多爭取一刻的時間也好。沒人知道,下一刻還能夠繼續存活的會是自己;更沒人清楚,一旦強秦入侵,自己究竟還能存活多久?

    但有種人是例外的,他們勇於和時間搏鬥,他們不追趕時間,反倒能夠讓時間跟隨他們的腳步走。亂世英雄的可貴之處便在於此。

    這天,薊城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好天氣,艷陽高照,浮雲悠遊,風和日麗得讓人好生訝異。畢竟這是暮冬季節裡罕見的異象,悲觀而敏感的人就稱之為暴風雨前的寧靜。

    的確,賢士館內正醞釀著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血雨腥風……

    田光向荊軻一頷首,起身對樊於期說道:「將軍當年為秦國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戰功,後來為了一點小事得罪那暴君嬴政,落得滅族流亡的悲慘結局,實在是令人深感不值。而今,外面四處流傳著懸賞千兩黃金、萬戶食邑求購將軍首級的消息,不知將軍……」田光有意頓住,凝視著樊於期,只見樊於期早已淚流滿面了。

    樊於期哽咽道:「每當夜深憶及那不堪的過往,就叫我感到有如椎骨之痛一般難耐,往往因此而徹夜不得好眠。那殘虐的暴君全然不念我樊氏數代為秦國立下的赫赫戰功,竟能一夕變臉,滅我全族,此仇今生不共戴天!」樊於期激動萬分,對於自己過去臣服的君王,如今他真恨不得飲其血、啖其肉。

    「如今,我苟延殘喘地活著,便是等待著有一天可以讓我重率大軍,攻入咸陽,手刃那暴君,為我死去的親人復仇,更為天下蒼生除害!」

    田光、荊軻聽他說得聲淚俱下,一時也感慨不已。過了片刻,荊軻站起身,走到樊於期面前,沉聲道:「樊將軍,如今我等有一計得以除去嬴政,將軍願意知道嗎?」

    樊於期激動地說道:「荊先生有何妙計,請快快說來!」

    荊軻緊盯著樊於期,果決地說道:「我欲前去刺殺秦王,想藉將軍項上人頭一用。」

    樊於期「啊」了一聲,後退半步,驚詫得望著荊軻。

    荊軻以為樊於期不肯,上前一步,鏗鏘有力地繼續說道:「荊軻此去,將喬裝成燕國使者,獻上將軍的首級和督亢地圖,想那嬴政見此厚禮,必然會在大殿上召見我,荊軻便可將督亢地圖獻上,只待他展開地圖之際,我即以藏在地圖中的匕首,刺向嬴政的胸膛,準叫他血濺五步,當場斃命。如此一來,燕國的憂患自解,而將軍的血海深仇也得以報了。」

    樊於期臉上神情變幻莫測,沉默半晌才凜然道:「你竟想在大殿上公然刺殺秦王?」

    荊軻從容道:「此乃唯一的機會。」

    樊於期神色冷如寒霜,雙目如刀,死死盯著荊軻。荊軻坦然直視,神情清冷自若。

    好一會兒,樊於期忽然哈哈大笑:「好計策,好漢子!只要報得大仇,區區樊於期的項上人頭,藉與你又何妨!」豪音剛落,反手抽出腰中長劍,刷地在頸上一劃,頓時鮮血如泉湧一般奔放,瞬間將白色長袍浸染成了淒厲的暗紅。

    只見一雙怒目圓睜,閃動著無限痛楚,又隱含著無比快意。一代名將樊於期倏然倒地。

    「荊軻就此別過將軍!」語畢,荊軻快劍斬下樊於期項上人頭,沒有落下一滴眼淚。英雄流血不流淚。

    人或許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可有時候卻可以選擇自己的死亡方式,究竟是重於泰山還是輕若鴻毛。

    荊軻知道,樊將軍的死重於泰山,他的血印深了荊軻亡命的足跡。

    荊軻刺秦的決心重過樊將軍的死,那樣深沉的重量,足以改變一個天下的興亡。

    同樣目擊這般壯烈之舉的田光,禁不住心頭一酸,濕潤了眼角。也許,他不能像荊軻一樣,深刻明白死亡的意義。

    此時,門外忽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及滾滾的車輪聲。旋即,太子丹心急如焚地奔進來,大聲呼道:「樊將軍——樊將軍——」

    荊軻捧著樊於期的頭顱緩緩步到太子丹面前,太子丹見狀方知為時已晚,不禁倒地撫屍痛哭。許久,才止住了悲泣。為了順利刺殺秦王,太子丹做了許多準備,甚至作了太多犧牲,也許這次的痛哭可以讓他盡情發洩,而以後,恐怕就連流淚的機會也沒有了。

    夜深時分,田光捧著一個精心製作的銅匣來到荊軻房裡,哽聲道:「已經將……將他……用防腐藥醃好,封在這匣子中了。明日,我與你一同前去拜訪鑄劍大師徐夫人,求購一把匕首。你……你……」他向來口舌伶俐,此時竟無法再多言一句,輕輕地將匣子放到了桌上,默然離去。

    荊軻捧著銅匣,默默凝視著,樊於期戟張的鬍鬚、怒睜的雙眸再次浮現眼前。

    「砰!」他用力推開了窗戶,窗外寒風呼嘯,暴雨如注。

    一種迫人窒息的壓力旋即迎面襲來。

    殺戮的血腥味瀰漫空中,黑壓壓的樹影幾乎佔據了仰頭可及的天空,但四周其實異常空曠,也因此才更顯淒涼的意境,一整片空蕩蕩的淒涼。

    荊軻的心,被這樣的淒涼壓迫得無法舒張。他覺得,那難受應該更甚溺水之人所感受的滋味,或許這是一個將死之人才能體會的絕望吧。

    又濕又冷的氛圍裡,不由叫人感到心灰意冷,一切的希望竟是如此虛無。

    幾日後,燕國有名的勇士秦舞陽忽從楚國比武回來了。

    荊軻從太子丹口中得知,那秦舞陽自小就力大無比,神勇異常。他十三歲時,鄰居家遇盜賊,秦舞陽聞聲出來,只見兩個身高馬大的盜賊,搶了東西,正欲逃遁。他攔住馬頭,喝道:「還不下馬受擒!」那兩個盜賊見是一個稚氣未脫的小孩攔路,不覺大笑,其中一個躍馬衝過來,舉刀便砍。秦舞陽人小力大,閃身躲過,一伸手就把那人擒下馬來,用力擲出,那人當即摔個半死。另一個強盜揮刀來砍,又被秦舞陽閃過,奪刀,反手一揮,那強盜已人頭落地。由於犯下命案,秦舞陽便離家出走避禍。他長大後又遍訪名師,學得一身好武藝。只是秦舞陽相貌醜陋,所以常人見了,都有些害怕。當時,太子丹收攬勇士之時,便派人將其招在麾下。不過,秦舞陽性格衝動,脾氣暴躁,不適合單獨行事,所以太子丹並未委以重任。後來,愛武成痴的秦舞陽聽說楚國有一高手,便向太子丹求去,前往楚國找那個高手比試,一去經年,此刻方回。太子丹聞得秦舞陽回來,隨即命他充當荊軻副手,更保刺殺行動萬無一失。這一年,秦舞陽正是個年方十九歲的熱血男兒。

    為了確保刺殺成功,荊軻更提議,應該在匕首上淬毒,如此,只需傷到秦王,就能讓秦王即刻斃命。太子丹旋即請來了城中最有名的藥師,在匕首上淬上劇毒,又從囚牢中提出一名死囚一試,果然,只用匕首在死囚手上淺淺劃開一道傷痕,不到片刻,死囚就一命嗚呼了。這樣驚人的效果,著實讓太子丹與荊軻信心倍增。這刺秦之計,到如今已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終於決定了啟程的日子,正是冬至當日——全年之中,白晝最短暫的一日。

    自從購得匕首歸來,知道荊軻就要前往秦國,田光的神色一直有些異樣。荊軻心中納悶,又不便發問。出發前夜,田光突然來到荊軻房中,笑著對荊軻道:「明日荊兄弟就將動身前往秦國了。此後,田光就再也幫不上你什麼忙了。」語意寥索,又十分傷感。

    荊軻不甚明白田光的意思,但想到明日和田光一別,也許兩人從此相見無期,又念起當年田光與自己相識的情景,心頭頓時湧上無限感慨:「荊軻此生受先生恩惠良多,至今未能報答一二,實在有愧。明日別後,尚要先生日日思念,月月掛懷,荊軻今生恐無以為報了!只有盼望來生變作牛馬,報答先生。」

    田光握緊荊軻雙手,略帶責怪地說道:「荊兄弟莫要這般說。你我一見如故,我田光有友如此,已經擠乾開懷,此生不虛了。」他略帶傷感地嘆了一口氣,接著道:「今日,我備了一些酒菜,先來給你餞行,咱們邊喝邊談。」說著,從旁邊的籃中捧出兩罈醇酒、幾碟小菜來。

    幾碗烈酒下肚,兩人的話也漸漸多起來。田光好像有了些醉意,含糊說道:「前幾天我去見太子,商議刺秦一事,臨行時,太子忽然對我說‘我們所談的,都是國家機密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洩漏給他人知曉’唉,沒想到太子竟然還是對我放心不下。」

    荊軻聞言,微微皺眉,勸道:「先生醉了!當初還是先生將我推薦給太子的,太子始終敬仰先生,又怎麼會不信任先生呢?想必是先生酒喝多了,記不清話了。別胡思亂想,咱們喝酒,今日一定要喝個一醉方休!」

    「好,一醉方休!」田光舉起酒杯,仰頭痛快一飲而盡,隨即長嘆了一聲,「田光為太子做事,卻又讓太子見疑,這如何配得上俠者之名!」言語中不勝唏噓。

    荊軻大感為難,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勸慰田光。田光神情從容,淡淡道:「荊兄弟,你此行定要一舉除掉嬴政,不負太子和我的重託!明日送別之時,煩請你告訴太子,就說田光請太子放心,從今以後,田光再也不會多嘴,更無可能洩漏機密了!田光就此別過了!」話音未落,寒光一閃,田光已經抽出腰中寶劍,橫劍一揮。

    匡噹!

    長劍落地,田光倒下。

    荊軻愕然,四周寂然……

    這一夜,咸陽宮中同樣是不甚平靜的一夜。

    燕國決定派出使臣來朝,甚至連朝晉背後不為人知的目的,秦王也瞭如指掌。秦宮裡卻不見任何該有的行動,一向果敢堅決的秦王,忽然一直沉默不動,人心反而惶惶不安了。秦王膽怯了嗎?沒有人能窺見秦王心中的想法。

    他膽怯嗎?秦王其實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一個王沒有膽怯的權利。而他,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王。

    愈是在孤寂冷清的夜晚,愈是渴望有人陪伴。天下眾人如此,天下的王更是如此。差別之處僅在於承認與否。

    秦王才從夢境中清醒過來,就發現身旁的麗姬已被驚醒,正定定地盯著自己,臉上盡是茫然的神情,秦王輕聲道:「愛姬說過每每會出現的夢境至今依舊嗎?」

    麗姬點頭道:「嗯,只不過最近幾夜的夢境有了一些改變。」

    秦王有些好奇,她長久以來反復出現的夢境,究竟發生什麼變化了,疑惑道:「喔?是什麼樣的變化呢?」

    麗姬同樣為此改變深感疑惑,無奈道:「很模糊不清的夢境,麗姬一時也無法清楚表達。」

    「那,愛姬想聽聽寡人常會出現的夢境嗎?」秦王忽然興致勃勃。

    「麗姬也想知道大王的夢境。」麗姬睜著晶瑩的眸子,輕仰下頷,對秦王道。

    秦王深深看了麗姬一眼,忽而閉起雙目,像是在沉思什麼,跟著緩緩道出夢中的情境:「大殿上,像是有人欲刺殺寡人,忽然一隻手抓住了寡人,看不見他的相貌,寡人一把甩開了那隻手……結果,就在寡人要看清他的容貌時,他突然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口中隱約喊著,‘沒有理由,就是要為他死,誰都不能阻撓。’寡人心中一震,這才恍然大悟,那隻手原是為了援助寡人而伸出的。」麗姬發現秦王的臉上,似乎有著極度悲傷的神情,這不是她印象中面對著自己的秦王會有的神情。

    秦王沉默片刻忽而繼續道:「便在此刻,那刺客赫然出現在眼前,但很詭異的是,寡人竟也未能看見他的容貌。他就活生生站在寡人面前,寡人沒理由見不到他的容貌。突然間,一股神秘的力量逼著寡人轉身向後跑,寡人愈是拼命向後奔,那追趕的腳步聲就愈加緊湊不斷。一陣慌亂中,寡人忽聽聞身後傳來聲聲淒厲的哀號,而後又清楚聽見,‘大王是天下的王,誰都不能傷害他!’寡人轉身一看,只見大殿上忽然遍布屍首,鮮血四溢……他們都是為寡人而死的。寡人不知道來者究竟是何人,只知道寡人絕對不能輕易被擊倒,這些人的血,都是因寡人而流的。有人想殺寡人,卻也有人是為阻止寡人被殺而死的……」秦王的神情更加哀傷了,麗姬也更加瞭解秦王心中的苦楚。

    有人想殺秦王,卻也有人是為阻止秦王被殺而死的。如此深奧的一句話恐怕只有秦王自己才能懂。

    麗姬見秦王良久不語,才開口道:「大王徹夜難眠,就是因這噩夢擾人嗎?」

    「不,那不能算是個噩夢。寡人雖感到驚奇,卻也無畏。」秦王語氣堅定地道,就連在夢境裡,他都不允許自己忘卻一個王的身份。

    秦王又道:「愛姬,害怕寡人嗎?」

    「怕,也不怕。」麗姬起身離開秦王身邊,悠悠道,「大王是天下萬人景仰之王,麗姬只是一介弱女子,畏懼高高在上的王是必然的。但自從麗姬決定伴君左右,就不能有害怕的理由。」

    麗姬忽又轉身看著秦王,反問道:「那麼,大王怕過嗎?」

    「縱橫天下,至今尚沒有可以讓寡人害怕的事。」秦王目光炯炯,依舊不改一個王的本色。

    麗姬意味深長地看著秦王,語出驚人地道:「若是麗姬此刻行刺大王呢?如此大王依舊能夠絲毫無懼嗎?」

    秦王一驚,喝道:「隔牆有耳,愛姬怎可口出狂言!寡人說過,天下之大尚且無讓寡人懼怕之事,何況是你?寡人相信,永遠也不會有那麼一天的。」秦王不知,當下就已有一件足以讓他懼畏莫名的事,那就是要他逼著自己下令殺了眼前的人。秦王衷心希望,這一刻永遠不會到來,便在此時,他已暫時忘卻了一個王的使命。

    「大王害怕孤獨。若非如此,麗姬則會如同眾人一般畏懼大王。」麗姬淡然道。秦王無語。

    秦王愛麗姬。麗姬愛秦王嗎?或許她愛的只是秦王的孤獨。

    麗姬眼中的秦王同樣只是一個普通的血肉之軀。他有血有淚,只不過不能敢愛敢恨。

    麗姬的心,秦王始終無從窺見。她只是一介弱女子,卻是一個王的弱點。

    秦王凝視著麗姬的雙眸,那裡是他愛慾的深淵,他的心沉落於此,無法自拔。他緩緩上前,將心中所有的柔情,化作深深的一吻。他的舌細細描摹著麗姬嘴唇姣好的輪廓;他的唇陶醉地吸吮著麗姬口中的蜜汁;他的手如同微風,輕輕拂過麗姬身體每一處光滑的肌膚。

    麗姬感覺秦王的手彷彿帶著火種,所到之處,令自己的皮膚燃燒出無數簇小小的火焰。火勢漸漸蔓延,燒灼得麗姬口乾舌燥,氣息深重。她伸手輕柔地為秦王除去衣物,手臂纏繞著秦王的頸項,將他的身體拉向自己。纖手滑上秦王堅實的脊背,柔唇吻上秦王寬厚的胸膛。秦王的身體在這溫軟的觸撫下,變得緊繃,體內洶湧的欲望即將噴薄而出。而麗姬在他的身下微微顫抖,對他的身體已達到極度的渴望。

    秦王挺身而入,與麗姬融為一體。在他們的第一次之後,秦王便知,麗姬是自己一生在等待的女子,他們的身體是如此契合,再沒有其他女子可以像麗姬一樣,給予他巔峰的快樂。

    麗姬此時目光迷濛,幸福的淚水由頰邊滑落,口中輕喚著秦王的乳名:「政,我的政,我的愛……」秦王在這嬌吟聲中,更加沉醉地紓解著自己脹滿的愛欲。情潮使他們兩人同時置身雲端,隨風飄搖,四周一切皆是虛無;又彷彿置身湖泊,身體在溫暖春水的包裹中,自在盪漾。

    夜闌人靜,冷月朦朧。

    只有慾望的潮水,輕輕將他們淹沒……

    冬至。日漸升。

    易水河畔。北風卷地。波濤洶湧。

    太子丹及其隨從,加之高漸離、蓋聶等一行人來到易水河畔送別荊軻。人人都是素衣白冠,面色淒切,儼然是一支送葬的隊伍。

    「錚」的一聲響起,只見高漸離坐於一塊巨石之上,為荊軻擊筑送別,築音鏗鏘有力,清脆低迴。荊軻聞築,高聲和歌: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歌聲慷慨而激昂,絲毫不見悲傷與膽怯。即便如此,在場的眾人還是忍不住淚流滿面,場面終究避免不了無限淒楚。

    高漸離長身而起,眼中盡是悲涼,堅定地對荊軻說道:「你此去秦國,定要萬分小心,別忘了凱旋之時咱們再把酒言歡!」

    荊軻含淚凝視高漸離,復又在高漸離耳邊輕聲苦笑道:「我這一去,哪得生還!只可惜今後你我再也不能歌築相和!你且多多保重!」

    高漸離像是有所意會,淒然低頭,不複言語。築音又起。

    太子丹走上前來,遞上一杯酒給荊軻,泣聲道:「荊卿多多保重,且飲薄酒一杯,權當為卿餞行。」

    荊軻扶住太子丹雙臂,朗聲笑道:「荊軻此番是出使秦國,並非赴湯蹈火,太子殿下何必如此?」

    太子丹連忙擦掉臉上眼淚,喏喏道:「是!是!丹期待你早日歸來!」說完,先仰頭喝下了杯中之酒。

    荊軻道聲:「謝太子。」也一口飲盡。

    「荊軻代田光敬太子一杯,願太子大業早成。」無限追思中,荊軻一飲而盡杯中苦酒。

    「早成大業!」太子丹一舉杯,酒灑落黃土,空中祭英魂。

    蓋聶走到荊軻面前,默默為荊軻倒了一杯酒,然後將自己的酒杯斟滿,舉杯道:「荊兄弟,此去一路千萬保重,但願心想事成。」荊軻也舉起杯子,沉聲答道:「承蓋先生金言,荊軻當盡力而為。」兩人都把酒一口乾了,彼此的目光中傳遞著深深的情誼。

    寒風蕭蕭,江水滔滔,似有無盡悲涼的在心頭。

    荊軻別過眾人,登上馬車,揚起長鞭,駕車而去。衛莊等人也登上車子,啟程向秦國進發。

    「荊大哥——蘭兒為你做好飯菜了——」忽聞一聲呼喊。眾人不禁轉身向後望去,只見蓋蘭蹣跚奔跑向前的嬌弱身影,手中緊提著為荊軻做的早飯,臉上已爬滿了失望的淚水。

    「停下來!求求你!蘭兒求你了!」聽見了風中的哭喊,荊軻沒有停下馬車,反而將馬車駕得更快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耳邊呼嘯不已的風聲,像是在呼應著隱隱哭泣的心。

    「難道你連讓蘭兒見你最後一面也不肯嗎?」蓋蘭淒厲地嘶聲喊道。

    「荊大哥——」蓋蘭撲到在地,淒惻的喊聲響徹天地,惟有寒風蕭蕭,江水滔滔作和。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