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是有些不對。」壺七公皺眉,賊耳動了動,道:「上樓看看。」

  樓高三層,兩人一層層躍上去,一個人沒見著,一直躍到樓頂上,戰天風一屁股在屋頂上坐了下來,沒好氣道:「那傢伙莫非是在逗我們玩兒?」

  壺七公卻在東張西望,忽地往不遠處一指:「往那裡看。」

  戰天風順著他手指看去,只見樓西三四里開外,有一座莊子,傍山而建,靜靜的屹立在月光下。

  「一座莊子啊。」戰天風沒看出什麼:「怎麼了?」

  「過去看看。」壺七公當先躍下,戰天風略一猶豫,也跟了上去。

  隔著里餘,壺七公便聽出莊中有巡哨的腳步聲,扭頭對戰天風道:「小心了,這莊子可能才是正主兒。」戰天風點頭,運起斂息功,將身法盡量放輕。

  兩個悄無聲息摸到莊前,見莊門上一塊匾,寫著三個大字:風雨莊。

  「原來在這裡。」戰天風喜叫一聲。

  「噤聲。」壺七公瞪他一眼,摸到莊子一側,莊子四面都有崗哨,不過這當然難不住壺七公,從無人處翻牆而進。

  兩人進莊,到一個高處往莊中看,這莊子沒有神蠶莊大,可也不算小了,在莊子的側後,有一座塔,戰天風一看那塔,心中忽地生出一種極怪異的感覺,彷佛塔中有一頭怪獸,正躲在某一個陰暗的角落裡盯著他,不過細一感應,這種感覺又好象沒有了。

  「七公,你看那塔?」戰天風指給壺七公看。

  「看見了,怎麼了?」壺七公奇怪的看著他。

  「你沒覺出什麼怪異嗎?」

  「沒有啊。」壺七公一臉詫異,耳朵尖愣愣支起來,對著塔,戰天風看到他的耳朵竟然動了兩下,不由大大感奇異,但壺七公聽了一會,卻仍舊搖了搖頭:「沒什麼特別的動靜啊,不過以那塔為中心,布了兩層崗,那塔裡面該有些重要的東西。」

  「過去看看?」戰天風問。

  「當然。」壺七公斜眼看他:「你不是怕了吧。」

  「說什麼笑話。」戰天風嘿的一聲:「這世上能讓我戰天風害怕的東西還沒生出來呢。」

  「是嗎?」壺七公哼了一聲:「那就跟老夫來吧。」當先摸去,戰天風緊緊跟上,但越靠近那塔,心中那種的不安的感覺就越發強烈,卻又不好吱聲。

  塔的外圍有一道圍牆,壺七公到牆邊停下,略聽一聽,翻身便跳了進去,戰天風也跟著跳進去。

  在翻過圍牆的剎那,戰天風看到了一個人,背對著他,盤膝坐在塔下。

  那是個女人,背影有些熟,不過戰天風一時沒想起來,越過圍牆的壺七公就呆立在牆邊,老眼中銳光四射,戰天風一愣,道:「七公。」

  「枯聞夫人。」壺七公低叫,兩眼死死的盯著塔下那人。

  他一說,戰天風也閃電般想了起來,那確實是枯聞夫人的背影,腦中同時閃電般想到,枯聞夫人這樣盤膝坐在塔下,明擺著是在等著他來。

  「這是個陷阱。」這個念頭在戰天風腦中一閃而過。

  「快走。」壺七公晃身上牆。

  戰天風卻沒有動。

  他敢肯定這是個陷阱,而絕不可能是巧遇,枯聞夫人不守在玄信身邊而跑到這裡來,更半夜三更坐在塔下,沒有這個道理。

  如果只是巧遇,以他和壺七公的身法,想跑不難,但預設的陷阱是另一回事,枯聞夫人即然挖了陷阱,便不會輕易讓他們跑掉,枯聞夫人或許會因自負而輕視天下任何人,但在經過刺殺玄信那一次後,她絕不會再輕視戰天風。

  戰天風腦中同時想到,這個指引他們來的人,不是鬼瑤兒,絕對不是,鬼瑤兒無論如何恨他,也不會這麼害她,愛恨且不說,這不符鬼瑤兒的性子,鬼瑤兒若恨了一個人時,只會自己動手,而且不會允許別人動手,就如當日滿天下追殺戰天風時,九鬼門放出的消息是:舉報者有獎,但殺了戰天風者滅門。

  不出戰天風所料,幾乎在壺七公上牆的同時,遠遠的有靈力的波動傳來,而且是四面同時出現。

  「還有埋伏。」壺七公話中有一種難以置信的味道,以枯聞夫人的身份,竟還會在四面佈下埋伏,實在是一件讓人難以相信的事情。

  壺七公急,戰天風卻突地笑了,斜身靠在牆上,饒有興趣的看了枯聞夫人道:「我說夫人啊,你這半夜三更的,在這裡做什麼呢?和小情人幽會?嘖嘖,古話說人老心不老,你老人家還真是春光爛漫哦。」

  不逃命卻說起瘋話來,壺七公怪眼鼓出,差點從牆頭上一跤栽下。

  「小子休要逞口舌之利。」枯聞夫人轉身站起,冷眼瞟著戰天風:「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在她說話間,四圍百丈的空中,現出六個人影,正是文玉梅等六大弟子,六人十二隻眼睛死死的盯著戰天風,其中又以文玉梅的眼中恨意最強,殺氣最烈。

  戰天風反眼回視,嘻嘻一笑:「我說文老姑娘啊,你這麼情意綿綿的看著我做什麼?對了,我有禮物送給你呢,你的神蠶莊給本大神鍋一鍋端了,你知不知道,怎麼樣,這個禮物還可以吧。」

  他是故意這麼問,他當然知道,文玉梅必然已經收到神蠶莊被滅的消息了,新仇舊恨,全都寫在文玉梅的眼光裡呢。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的死人頭。」文玉梅眼中殺氣更烈:「呆會我會一塊一塊切了餵狗。」

  「拿我的腦袋餵狗?」戰天風怪叫:「你難道不知道我的腦袋有多麼的補嗎?拿這麼大補的腦袋去餵狗,真虧你想得出來,暴殮天物,你要遭天打雷劈的。」說著大大搖頭,一臉挽惜之色。

  壺七公聽著戰天風瘋言瘋語,心中嘆氣,腦中大轉念頭,他知道戰天風素來詭計多端,有些時候,連他這個老江湖也不得不佩服,但這會兒他真的想不出戰天風能有什麼足以逃命的詭計生出來。

  他哪裡知道,戰天風心中也是百無一計,在意識到這是個陷阱時,戰天風就知道絕沒有那麼容易輕鬆逃走,枯聞夫人何等玄功何等身份,一般人甚至她都不屑於出手,何況是設下陷阱,但即然是她設下陷阱對付的人,這陷阱就絕不簡單。

  他以前在街頭混,走投無路時,便以言語相激,在對方激怒之下露出破綻時,他就有逃命的機會了。逃得性命,瘋言瘋語便是妙言妙語。

  「你是怎麼知道神蠶莊的事的?」枯聞夫人眼光緊吸著戰天風眼光:「神蠶莊隱密之極,如果不是得到消息,不可能有那麼巧給你碰到,給你消息的是什麼人?」

  「想知道誰給我的消息,著啊,清夜無事,咱們來做一買賣。」戰天風擊掌:「我告訴你這個人可以,但價錢是,你先告訴我,是誰讓你在這裡等我的,你可別說真是在這裡和小情人幽會給我撞破了,我可不觸這樣的霉頭。」

  然後話一出口,戰天風腦中突然電光一閃,想到一個可能。

  文玉梅滿眼殺氣,枯聞夫人在任何情況下卻始終都十他冷靜,她一直在看著戰天風眼睛,留意他神情的變化,戰天風眼神一動,她立即便察覺了,並且馬上猜到戰天風想到的是什麼。

  而她的眼神一變,戰天風自然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四目相對,兩人同時點了點頭。

  「是同一個人。」戰天風嘿的一聲:「一劍刺雙虎,嘿嘿,這人還真是個高手呢。」

  「害死靈棋木應的,也是這個人。」枯聞夫人點頭。

  「擄走晨姐的,是不是也是這個人呢?」戰天風心下轉念,但這話沒有說出口來。

  「好大的一張蜘蛛網啊,我們都是他網裡的蚊子。」戰天風看著枯聞夫人眼睛:「夫人也算是神通廣大了,真的猜不出這人是誰嗎?」

  枯聞夫人眼中露出凝思之色,竟仍有幾分迷惑,忽地眼光一凝:「你不必猜了,想想還有什麼話要說吧,本座給你機會。」

  枯聞夫人似乎仍然沒猜到那人是什麼人,戰天風心下失望,嘻嘻一笑,道:「寫遺書嗎?這個可要好好想想了。」眼珠一轉,卻又笑道:「夫人你自己的遺言想好了嗎?指定哪個做掌門弟子沒有,我九鬼齊出之下,夫人必然是要陪葬的了,若沒指定掌門弟子,你一落氣他們就打了起來,那可就死不閉眼了。」

  「你不要再打那個主意了。」枯聞夫人冷然一笑,手一揚,掌中多了個東西。

  「傳國玉璽?」戰天風叫了起來:「傳國玉璽在你手裡。」

  「本座借來一用,專為你送葬。」枯聞夫人手微微前伸,靈力發出,掌中傳國玉璽忽地光芒大盛,激射出丈許方圓一圈紫光,紫光中一條銀龍不絕遊走。

  傳國玉璽中有龍戰天風是知道的,上次馬橫刀讓他看過,但枯聞夫人這回兒弄出來,他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嘻嘻一笑道:「傳國玉璽給我陪葬嗎?這待遇還勉強,本天子可真是做過一晌天子的呢。」

  「別太想好了。」枯聞夫人哼了一聲:「此璽中紫光,名為東來紫氣,內育真龍,為天地間至陽至剛之氣,你便九鬼齊發,也絕對破不了本座以此紫氣練成的紫龍罡。」

  隨著她的話聲,傳國玉璽發出的那丈許長的紫光霍地抽緊,光圈縮小了一半,凝成了一面紫色的光盾,豎在枯聞夫人面前。

  戰天風看得一呆,紫光卻已散去,枯聞夫人收手,看著戰天風,眼中微有得色,道:「小子,認命了吧。」

  九鬼齊放是戰天風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再沒想到枯聞夫人會出來個什麼紫龍罡,一時間真的傻了,好半天才點點頭道:「看來真的是要寫遺言了,七公,孤命你為本天子的顧命大臣,遺言九九八十二條,你且記下了。」說著轉頭看向壺七公,傳音道:「我以九鬼齊出掩護你闖出去,告訴雲裳姐,不要替我報仇,她是個以天下為重的人,不要為了我而讓她為難,走。」

  「你以為老夫是個不講義氣的人嗎?」不想壺七公沒動身,卻是勃然變色。

  戰天風一愣,苦笑:「七公,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不管你是什麼意思。」壺七公斷然搖頭:「你小子想要老夫做那不講義氣之人讓江湖中人笑話,那絕對不行。」

  「七公。」

  「不必廢話了,婆婆媽媽的象個娘們。」壺七公不讓他再說下去,看向枯聞夫人,喝道:「枯聞夫人,有什麼本事儘管拿出來吧。」

  「那好吧。」戰天風苦笑,掃一眼文玉梅幾個,心中又生一計,看向枯聞夫人:「我也沒什麼遺言了,倒是你先挑一下吧,九鬼齊出,毀天誅神,即便破不了你的紫泥鰍盾,但殺你幾個徒弟還是容易的,殺誰留誰,你做師父的放個話,我好下手。」

  他要以必死之心,在文玉梅幾個心中種下陰影,無論如何,即便真破不了傳國玉璽那紫氣,也要給壺七公打開條路來,他沒死壺七公不肯走,但九鬼齊出神魂俱滅,壺七公沒了想頭,自然就會闖出去了。

  不想枯聞夫人沒吱聲,文玉梅卻一聲厲喝:「休要再生詭計以逞妄想,你就衝著我來好了,我與你同歸於盡。」

  再沒想到詭計竟給文玉梅看破,戰天風這回真的只有苦笑了,斜眼瞟了文玉梅,大大的嘆了口氣,道:「前面看你平胸,後面掃你扁臀,左面量你腿拐,右面瞄你脖歪,唉唉唉,與你這樣的醜女人同歸於盡,本大神鍋可真是丟人啊。」

  文玉梅雖然不算什麼美女,可也不醜,戰天風這麼說,仍是一條詭計,但盼激得文玉梅衝過來,包圍圈生出破綻,或可藉機突出,文玉梅果然中計,咬碎銀牙,啊的一聲怒叫,撥劍便要衝上來,但卻給枯聞夫人伸手止住了。

  「玉梅,不必中計。」枯聞夫人始終平靜得和她身後的古塔一樣,冷眼看了戰天風,緩緩撥劍,道:「戰天風,本座聽說了你在西風城大破雪狼王的事蹟,敢在本座劍前刺殺天子的,也只有一個,你也算個人物了,所以本座對你客氣三分,你卻休要給頭上臉,無論你有什麼詭計,今夜都是必死無疑,出手吧,看你撐得幾招。」

  「原來驕傲如枯聞夫人也看得起這人啊,不過我夜觀天象,這人無論如何不該死於今夜。」一個聲音如夜風輕拂,遠遠送來。

  一聞此聲,始終古井不波的枯聞夫人臉上霍地變色,轉眼看向聲音來去,低叫道:「黑蓮花荷妃雨。」

  戰天風也扭頭看去,只見一個黑點如電而來,身形越來越清楚,正是荷妃雨,依舊是古冠大袖,傲然卓立,天風拂衣,鳳目如電,別具一股攝人之意。

  枯聞夫人眼中銳光大盛:「玉梅玉全以陰陽勢隨我圍死此人,玉仁四個攔住荷妃雨。」聲落劍出,一劍向戰天風刺來。

  她劍一起,戰天風立覺呼吸一窒,身子彷彿突然間給一道大鐵箍箍住了,動彈不到,而一星劍點,正破空而來。

  戰天風知道這是枯聞夫人玄功給自己造成的幻象,急一凝神,低喝道:「七公小心,四面遊鬥。」聲出腳跨,玄天九變身法展開,一步掙出枯聞夫人靈力的籠罩,同時間雙手凝字,美女江一鍋煮七字如風打出。

  壺七公不要他招呼,身形早動,上次在西風折了烈火神雞,偷天鼠也吃了點小虧,壺七公再不敢放寶貝,身子斜走,雙手如啄,遙遙截擊。

  枯聞夫人對壺七公根本不理不踩,長劍一圈,將戰天風七個金字盡數圈滅,捎帶著就把壺七公的兩股爪力也消於無形,一點劍光,只盯著戰天風,如影隨形,劍氣呼嘯,草木倒伏,古塔亦彷彿在輕輕搖動,但戰天風的身子卻如夜風中的幽靈,枯聞夫人枉自劍氣如山,卻只將戰天風一個身子吹來吹去,再莫想挨得到他半塊衣角。

  文玉梅張玉全一左一右呈陰陽魚之勢,形成一個百丈左右的圓圈,隨著戰天風身子的轉動而不絕遊動,兩人絕不衝近來,只是遠遠盯著,總之就是不讓戰天風能有一下便衝出去的機會。

  曾玉仁四個則迎頭截擊荷妃雨,四劍合力,實力已在荷妃雨之上,雖圍不住荷妃雨,但荷妃雨想衝過來,一時間卻也做不到。

  戰天風緊記著白雲裳的話,展開玄天九變,竭盡變化之能,總之就是不讓枯聞夫人追近三丈之內,雙手金字則象是層出不窮的黃蜂,對著枯聞夫人亂打,但正如白雲裳所說,對枯聞夫人這樣的絕頂高手來說,三丈外打出的金字,完全沒有任何威力,劍一圈一掃就掃得乾乾淨淨,有如秋風掃落葉,加上壺七公,不過是多加一片落葉而已,因為壺七公也實在是不敢近身啊,這樣遠遠的遙擊,說真的搔癢都不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