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我信。」蛇化點頭:「你天鼠星偷遍天下,偷進無聞莊也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我聽說,血神蟲和解藥都是枯聞夫人隨身帶著的,你天鼠星雖然妙手空空,但想去枯聞夫人身上偷解藥,怕也是做不到吧。」

  解藥竟是枯聞夫人隨身帶著的,這下壺七公傻眼了,他無論怎麼自負,但說去枯聞夫人身上偷東西,這種牛皮他還是不敢吹的。

  戰天風也有些發呆,眼珠子一轉,忽地臉一沉道:「蛇老怪,你只怕枯聞夫人,難道就不怕我嗎?血神蟲能讓你生不如死,我沒有血神蟲,同樣可以叫你生死兩難。」

  「我信。」蛇化回視著他,臉上並無懼色:「這天下敢和枯聞夫人做對的人,實在找不出幾個,而你是其中之一。」

  他嘴上說戰天風厲害,臉上卻並不害怕,戰天風倒奇怪了,道:「那你不怕我?」

  「我不怕。」蛇化平板僵硬的臉上竟然露出了笑意:「因為死人是不知道害怕的。」說話間,他臉上突地抽了一下,似乎是在強忍痛苦的樣子,嘴角隨即便有血流了出來,他先前也噴了不少血,但這一次流出來的,卻是黑血。

  「你服了毒?」戰天風措手不及,又驚又怒,卻又想不清楚,蛇化明明手腳被制不能動彈,那毒卻又是如何進的嘴呢?

  「是。」蛇化嘴角邊竟又掠開了笑意,說老實話,老魔笑起來真的不好看,只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他似乎看出了戰天風的疑惑,道:「你想不清我是怎麼服毒的是吧?其實除了血神蟲,我還吞了我自己的萬蛇丹,也是半年服一次解藥,如果能得到血神蟲的解藥,就服萬蛇丹的解藥,如果萬一得不到而突然受制,那就自己了斷,免得到時生死兩難。」

  戰天風兩個明白了,一時默然,看著蛇化嘴角強扯開的笑意,卻只感到一種悲涼。

  白光一閃,偷天鼠叼了化蛇下來,化蛇丈許長的身子象條布帶子一樣軟軟垂著,已是死得透了。

  看到化蛇屍體,蛇化眼中射出又痛又怒的神情,咬了咬牙,看向壺七公道:「壺老,我們前世無仇往世無冤,看在我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能不能向你老求個情,不要吃了我的化兒好不好,求你了。」說著又轉眼看向戰天風,眼中透出哀懇的神情。

  老魔一直硬氣,沒想到為一條死蛇竟會求人,戰天風兩個即覺怪異,又都有一點不忍之心,壺七公點頭,道:「行啊,你這蛇也沒什麼吃頭,老夫答應你了。」口中吱吱兩聲,偷天鼠明白他的意思,頭一甩,將化蛇一個屍體甩到蛇化身上,壺七公同時凌空一指,解了蛇化穴道。

  「多謝。」蛇化眼中露出感激之色,雙手伸出,輕撫化蛇的屍體,口中低叫:「化兒,化兒。」聲音出奇的溫柔,便如父親在低喚自己的孩子,叫得幾聲,就那麼閉上了眼睛,到死,雙手仍緊緊抱著化蛇屍體。

  夜風輕拂,靜夜無聲,戰天風兩個心裡都有點怪怪的,壺七公咳了一聲,強笑道:「這老怪神經有點毛病了。」戰天風能聽出他笑聲中的勉強,沒有應聲,甩了甩頭,四下一看,道:「這裡倒好放火,弄點柴來把他連人帶蛇一起化了吧,免得呆會什麼野物叼了他的寶貝蛇兒,晚間再托夢來問我們要,可沒地兒給他找去。」

  「這話有理。」壺七公點頭,兩人抱了柴來,堆成一座小山,再放一把火,連半座山都燒著了。

  戰天風道:「那邊該差不多了吧。」

  「早該完事了。」壺七公應聲:「鬼符道人和望犀那花和尚先就死了,只餘下些小嘍羅還能起什麼用?」

  戰天風點頭,兩個往神蠶莊來,戰天風道:「三個老魔都死了,不知那些教頭有一個活的沒有?」

  「你還想他們指證枯聞夫人啊,省省吧。」壺七公哼了一聲:「就有活口,肚子裡有血神蟲,誰又敢開口,蛇化的榜樣你沒見著嗎?」

  「我沒想他們來指證枯聞夫人,只要有一兩個人開口,說背後的黑手是枯聞夫人就行,那群老道尤其是古劍門那幾塊靈牌聽了能對枯聞夫人生出二心,那就算成功。」

  「空口白牙沒人信的。」壺七公搖頭:「就算其他人信的,古劍門那四塊靈牌也不會信。」

  戰天風想想有理,道:「愛信不信,沒什麼了不得的,至少這麼一來,三木頭的掌門是再跑不了了,他對我兩個初一十六的鬼話信得實,以後必定不肯聽枯聞夫人的話,道德觀三派跟他一邊,七大玄門可是一分為二了。」說到這裡想到一事,道:「蛇老怪這些人該是老早以前就給枯聞夫人收羅在手下了的,也真是怪了,枯聞夫人在正教中也算是頂尖高手了,名頭也大,她又何再蒐羅這些黑道道魔頭呢,不怕一旦身洩,身敗名裂嗎?」

  「這有什麼稀奇,人心不足蛇吞象,古來如此,白小姐出來之前,枯聞夫人可算是白道第一人,卻還不能算是江湖第一人,但如果再掃平了黑道呢,黑白一統,天下第一人,那才真叫一個風光呢。」說到這裡,壺七公斜瞟一眼戰天風,哼了一聲,道:「你以為個個是跟你一樣的怪胎啊。」

  戰天風惱了:「好好的說枯聞夫人,怎麼又說到我頭上了,我什麼時候是怪胎了?」

  「傳國玉璽有得送,皇帝寶座濫人情,你不是怪胎,哈哈,天下沒怪胎了。」這話在壺七公心裡藏了很久,這會兒終於說出來了。

  不想戰天風卻仍以大不屑的口氣回了他一句:「那爛椅子有什麼坐頭?」

  到今天他還是這話,壺七公想罵,一口風恰好灌進嘴中,一時大咳,戰天風還關心的問一句:「七公,你老怎麼了,最近好象你經常咳,不會是有個老肺病吧。」

  「你才是腦子有病。」壺七公大罵。

  到神蠶莊,先從神蠶嶺上看下去,但見莊中燈火通明,並不聞打鬥之聲,莊門口則已有道士布哨,很明顯神蠶莊已給群道完全控制了。

  嶺上只能看個大概,戰天風取煮天鍋煮一鍋一葉障目湯與壺七公分喝了,兩人摸進莊中,聽得右面人最多,摸過去一看,原來是投降的神蠶莊弟子,約摸還有三四百人,全給押在了大院子裡,四面有道士看守,卻不見木石等主要人物,戰天風兩個又摸回來,到正廳,各派首腦果然都在,大廳上議論紛紛,戰天風兩個聽了一會便明白了大概,一眾魔頭果然死硬之極,沒一個投降的,盡數死在群道手中,雖然也有不少神蠶莊弟子投降,木石等審了半天,卻都是一問三不知,沒問出什麼有用的情況,也沒帶出枯聞夫人來,對於害靈棋木應的兇手,群道到認定不是鬼符道人,因為神蠶莊弟子都說這幾個月鬼符道人從未離莊,鬼符道人日常雖以頭套蒙面,但身形聲音沒變,神蠶莊弟子自然認得,人在庄中,當然不可能遠出數千里外殺人了,害死靈棋兩個的仍然是個迷,到是木石得意洋洋,木泉卻神色灰敗,顯然是認命了,不過蛇毒倒是排出來了,老命無虞。

  戰天風兩個聽了一會,沒興致了,當下離莊,回到嶺上,戰天風道:「這事玩完了,害死靈棋的兇手還是找不到,七公你說,我們剩下來怎麼辦?到哪裡再去找這真兇?」

  壺七公翻了翻怪眼:「靈棋木應的死關老夫屁事,哪怕他四木五靈死絕呢?老夫現在最想揪出來的,是那個跟蹤老夫的傢伙。」

  「那人和害死靈棋兩個的,十九就是一個人呢?」

  「你怎麼這麼肯定?」壺七公冷眼看著他:「你小叫雞是會掐呢還是會算啊。」

  「當然也有可能是兩個人?」戰天風給他這一麼一逼問,沒信心了,搔頭:「這人到底是什麼人呢,竟然能跟蹤我兩個,而且我兩個換了面具他還知道,可真是碰上鬼了。」看著壺七公:「七公你有什麼好主意沒有?到哪裡去找這個人?」

  壺七公捋著鬍子,想了想道:「老夫料定,這人一定還會找上門來。」

  「難道坐在這神蠶嶺上等著他來?」

  「那你小子說到哪裡去找他?」壺七公惱了。

  戰天風一想,猛然生出個主意,道:「有了七公,那人不是在白塔城的酒店裡找上我們的嗎?我們索性換回原先的面目,再又回那酒店裡喝酒去,說不定那人又會找上來呢?」

  「那人又不是那酒店店主,也肯定不是住在白塔城裡,只是跟蹤我們到的那酒店吧,怎麼可能又會去那店裡等我們,你以為是和你的小情人約會啊,老地方等?」壺七公翻起怪眼,但他自己卻也想不到辦法,左右一想,道:「那店裡的小菜還不錯,比你小子做的強,就去喝一杯也可以。」

  戰天風大不岔:「哈,每次不是燒雞就是烤兔子,你老什麼時候吃過我做的小菜了。」

  兩個當即回白塔城來,在距城十餘里的無人處收術落地,以避免無謂的糾紛,對於有遁術的人,有心人自然會多留意些,而兩個面目一般不會遁術的普通人,便不會有人注意。

  他兩個是響午進的白塔城,到先那酒店,兩個換回了面目,小二倒還認得,很熱情的招呼他兩個進店,打了酒上來,又切了一大盤牛肉,兩個小菜,兩人喝著,壺七公始終是怪眼向天,他是不信那人還會來店中找他們,戰天風其實也不太信,不過左右也不知往哪裡去,有酒喝就先喝著吧。

  還真是怪事了,到午後,那店小二來,又遞給戰天風一張條子,說是上次那大爺給戰天風的,那位大爺當然和上次一樣,上午就走了。一聽店小二這話,壺七公眼光暴漲,他雖不信那人會再找上門來,其實賊耳尖尖,一直留意著酒店百丈方圓內的動靜,什麼人說了什麼話,尤其是店小二的一言一行,幾乎全在他監聽之中,可那人來了又去了,交代了店小二他卻沒聽到,這叫他如何不驚?

  戰天風看那條子,上面寫道:「第一江山第一樓,無風無雨燕歸來。」

  「這是什麼啞謎兒?」戰天風把字條拿給壺七公看。

  「這也該是說的地名兒。」壺七公想了一想,道:「龍騰江中段,有一處地方風景絕佳,有古人在江崖上題了天下第一江山幾個字,後來人附庸風雅,在那兒建了個酒樓,號稱天下第一樓。」

  「竟有這麼個地方兒啊,天下第一江山,嘿嘿,好大的口氣。」戰天風嘖嘖連聲,道:「那這無風無雨燕歸來又是什麼意思,啊,對了,上次在西風國,鬼狂好象說過,說枯聞夫人暗暗成立的風雨盟,有風雨燕歸來這話,無風無雨燕歸來,莫非說的風雨盟?」

  「有可能。」壺七公大大點頭:「這人看來是和枯聞夫人較上勁了,撮了我們去,必又是拆枯聞夫人的台。」

  「那好啊。」戰天風擊掌:「雖然這人的真實目地我們不知道,但我聽到枯聞夫人這四個字就眼裡出火,只要是和枯聞夫人做對的,我通通都乾,七公你說呢?」

  「還有什麼說的。」壺七公嘿的一聲:「去啊,逮著線頭就要摸,老夫不信永遠摸不到這傢伙的狐狸尾巴。」對付枯聞夫人,壺七公興致遠沒有戰天風大,但給那神秘人屢屢牽著鼻子走,他卻是惱了。也是,老偷兒偷遍天下,從來也沒給人盯上過,這會兒不但給人盯上了而且還找不出人來,也太沒面子了,這叫他如何不惱。

  戰天風眼見壺七公吹鬍子瞪眼,自然明白老偷兒的心思,心底暗笑,兩人當即動身。

  天下第一樓在騰龍江南岸,好幾千路,戰天風兩個一則不急,二則壺七公不甘心,一路時時留意,總想找出盯梢的人來,玩盡了花樣,有時夜行曉宿,有時又曉行夜宿,有時又和戰天風一前一後,有時乾脆往回跑幾百里,說什麼這樣可以來個出奇不意,結果什麼奇也沒見著。

  戰天風雖然覺得壺七公這麼玩十九沒什麼用,但他也不敢開口,老怪明擺著是想要挽回面子,他要橫裡阻攔,那還不給罵死,悶聲大發財吧。當然,他也盼有意外出現,能把那人找出來,對這神秘人的身份,他先前猜,這人和殺靈棋木應的是一個人,後來給壺七公罵一通,他多想了一下,想到了鬼瑤兒,也許是鬼瑤兒在暗裡幫他,那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真是那鬼婆娘,那要怎麼辦呢?」有一段時間戰天風就呆想,卻真的不知道怎麼辦,這段時間偶爾的回想,他越發的感受到鬼瑤兒的真情癡愛,然而疑念也始終難消,在沒找到蘇晨之前,他真的無法坦然的將鬼瑤兒抱在懷裡。

  不過意外並沒有出現,什麼礙眼之人也沒見著,壺七公的脾氣倒是每日見長,戰天風急了時便也反唇相譏。

  這麼一路鬥嘴,三天的腳程用了差不多七八天,終於到了天下第一樓。

  戰天風兩個是夜裡過的江,江風列列,江水嗚咽,到江心時,月亮突然從雲裡鑽了出來,江天一片瑩白,一面巨崖,迎風而立,崖高千仞,險俊雄奇,有直裂蒼天之勢,再近一點,便可見到崖壁上六個大字:天下第一江山。字體蒼古,不似人刻,倒彷似神鬼刀削斧劈而成。

  「果然好景致,不愧天下第一江山。」戰天風大讚。

  壺七公卻大打哈哈:「你小子別搞笑了,人家說的天下第一江山,是從崖頂看江景,水天一色,放眼萬裏,你小子卻倒過來看,哈哈。」

  「難道這景致不好嗎?」戰天風強辨。

  「字還不錯。」壺七公點點頭,道:「不要鬼叫了,跟老夫來,我們最好繞著走。」身子斜走。

  崖頂上一座高樓,想來便是天下第一樓了,遠遠看去,相對於絕劈千仞的江崖,顯得有些小,戰天風明白壺七公的意思,如果天下第一樓真的跟神蠶莊一樣,是枯聞夫人的某一個秘窟,自然警衛森嚴,直闖過去顯然是不妥的。

  戰天風跟著壺七公繞一個大彎,在離天下第一樓兩三里外過江,再以輕身法向樓邊摸去,在江上看樓,樓不大,但在岸上近處看,這天下第一樓還是頗為雄偉的,不過這會兒戰天風兩個可沒心思看樓,只是運起斂息功,悄悄摸近,同時凝神留意樓中動靜。

  如果這天下第一樓真是風雨盟的一個秘窟,理當是守衛森嚴的,但出乎戰天風兩個意料,天下第一樓裡靜悄悄的,並沒見有什麼守衛巡哨。

  「好象有點不對啊。」戰天風看壺七公。

  「不要吱聲。」壺七公一揮手,當先向樓邊摸去。

  兩人摸到樓邊,聽樓中有幾人熟睡的呼息聲,其中一個的呼嚕幾乎可以說是驚天動地,但明顯沒有一個是修真之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