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戰天風想到一事,道:「那人擄了王妃往哪裡去了?」

  「往東土。」涯塵非常肯定的回答:「貧道靈力雖然鎖他不住,但最初也還是有點感應,拼死跟了一段,雖然沒追上,但貧道可以肯定他是把王妃擄往東土去了。」

  「莫非是枯聞夫人?」壺七公看著戰天風,不過他自己也搖了搖頭:「枯聞夫人是個野心勃勃的傢伙,這段時間正是四海賓服,玄信即將要回駕天安的關健時刻,枯聞夫人便和你有天大的仇,這會兒也不會離開玄信來抓走蘇晨。」

  壺七公分析得有理,象枯聞夫人那樣野心勃勃的人,大與小之間分得最為清楚,而且白雲裳馬橫刀都說過,紅雪等三國雖然歸順,心底並不甘願,玄信沒能回到天安正式登基之前,一切都還存在變數,這種時刻,枯聞夫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玄信一步的。

  「要不是黑蓮花?」壺七公叫:「不過她擄走蘇晨做什麼,沒有理由啊。」

  「應該不會是黑蓮花。」戰天風搖頭,想了一會,他緩緩轉頭看向鬼瑤兒,道:「瑤兒,門主這段時間一直不見,他在做什麼?」

  「爹爹一直在坐關參悟。」鬼瑤兒回看著他,嘴唇顫抖:「你——你——懷疑是爹爹——爹爹抓走了蘇晨?你到今天還是不相信我?」

  戰天風不吱聲,只是看著她,鬼瑤兒心中滴血:「我知道了,你是猜我獨佔慾太強,以為我想一個人霸著你,所以暗裡叫爹爹抓走蘇晨是嗎?你是這樣想的,是不是?」

  「瑤兒。」戰天風艱難的吸了口氣,緩緩的道:「瑤兒,我以前不喜歡你,非常的不喜歡,但我現在喜歡你,非常的喜歡,我真的盼著和你還有晨姐在一起,三個人相守終生。」

  他後面的話沒有說下去,但他對鬼瑤兒說這樣的話的意思,鬼瑤兒如何不明白,只覺腦中嗡嗡直叫,身子一蹌,差點跌倒,邊上的鬼冬娘忙伸手扶著,看了戰天風厲聲道:「戰天風,沒憑沒據的,說話可要當心。」

  「乳娘。」鬼瑤兒抓著鬼冬娘的手,阻止她再說下去,看向戰天風,點點頭道:「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我會回去問爹爹,放心,無論如何,我一定會給你個說法。」說著飛身掠起,身子一起,卻一口血直噴出來。

  「瑤兒。」戰天風心中一顫,急飛身相扶,但不等他挨著手,鬼瑤兒已飛掠了出去,鬼冬瓜夫婦急忙跟去。

  戰天風想追上去,卻終是沒有邁開步子,看著鬼瑤兒消逝的身影,戰天風心中有一絲絲隱痛,鬼瑤兒對他的好,他深深知道,但這件事卻真的不能讓他不懷疑,鬼瑤兒一直阻止他擁有蘇晨的事在他心中留有陰影,但最主要的,還是玲兒叫的那有鬼兩個字和涯塵說的身法如電,九鬼門一切都和鬼連著,玲兒叫出有鬼兩字便毫不稀奇,而帶著兩個人仍然身法如電,這世間能做得到的人並不多,功力和鬼狂差不多的能數出幾個,同等功力而能達到鬼狂身法的,卻是一個也沒有,功高如白雲裳荷妃雨,僅論身法,也是絕趕不上鬼狂的。

  「鬼丫頭這一次是真的傷了心了。」壺七公嘆了口氣,道:「但這事還真只她家最可疑,九鬼門通門上下就她這一個女寶貝兒,哪肯和蘇晨來分亨丈夫,鬼老兒把蘇晨帶走還真是有可能的,不過這種沒證據的事,光靠猜也不行,唉,本來蠻好的一樁事,天婚加鬼婚,也算是緣份了,怎麼就成這樣了呢。」

  扯了半天鬍子,壺七公看向戰天風:「小子,現在怎麼辦?」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找到晨姐。」戰天風一臉堅決。

  腳步聲雜沓,卻是王志華拙李一刀等人聞訊趕來了,王志遠遠拜倒在地,激動的大叫:「大王。」

  「老將軍快快請起。」戰天風忙伸手相扶。

  「大王,你終於回來了。」王志看著戰天風,白胡顫抖,老淚橫流。

  他如此激動,戰天風實在有些心虛,王志赤膽忠心,但他這七喜王是假的啊,這份忠心實不該他受,面上卻不露出來,道:「這些日子,辛苦老將軍了,七喜全靠老將軍,才能撐到今日啊。」

  「這是老臣該當的。」王志越發激動,道:「而且這一年多來真正最辛苦的是王妃,只嘆大王回來了,王妃她卻又給賊人擄去了,王妃有大德於民,卻屢遭劫難,難道老天真個無眼嗎?」

  眼見王志一臉痛怒,戰天風心下感動,輕拍他手,道:「老將軍放心,我會去找王妃回來,她不會有事的。」

  「大王又要走?」王志失聲驚呼,不過馬上就點了點頭,道:「是,一定要把王妃找回來。」

  「國事還要多勞老將軍。」

  「大王請放心,只要老臣還有一口氣在,必定殫精竭慮。」王志用力點頭。

  「有老將軍坐鎮,我非常放心。」戰天風點頭,看一眼華拙李一刀兩個,對王志道:「老將軍以為他兩人如何?」

  王志雖老,頗有識人之明,與華拙李一刀兩個年餘交道打下來,對兩人的才智也有了較深的認識,道:「華拙沉穩多謀,能擔大任,有丞相之材,李將軍勇寇三軍,任事果敢,有鎮國之威。」

  「很好。」戰天風點頭,對華拙微微一笑,道:「當日說要你做七喜國丞相,你說不做,今日不做是不行了,從今日起,你就是七喜國丞相。」又對李一刀道:「七喜國的大將軍就是你了,你做山大王威風凜凜,做大將軍更要鼓起威風才行。」掃一眼兩人,道:「你兩個一文一武,都受王老將軍節制,有老將軍坐鎮再有你兩個幫手,國事該當無憂。」

  華拙李一刀一齊拜倒,王志不知道戰天風玩的稀奇花樣,李一刀兩個卻是親眼目睹了戰天風從大將軍到七喜王再到天子的諸般奇蹟的,尤其西風一戰,兩人早將戰天風視為天人,對他的話再無半絲違拗,至於戰天風為什麼當著天子卻又跑到了這裡,兩人雖心有疑惑,卻再不敢問,事實上戰天風做了天子的事,兩人也節制部屬,不許洩露半個字,敢多言者,有一個殺一個,因此王志等人竟是全然不知。

  戰天風心牽蘇晨,無心多耽,交待完畢,便與壺七公飛掠而起,迴轉東土。

  但到哪兒去找蘇晨呢,戰天風雖然懷疑是鬼狂抓走了蘇晨,然而並沒有確實的證據,還有一點,鬼瑤兒陪在身邊時不覺得,鬼瑤兒一走,鬼瑤兒的癡情和對他的好便一點點在心裡浮現出來,想到鬼瑤兒,他幾乎不敢去面對真象了,如果真是鬼狂抓走了蘇晨,那要怎麼辦,他真的不知道。

  壺七公老而成精,眼見戰天風並不直奔九鬼門,便大致能猜出他的心思,也不吱聲,只跟著戰天風走,每到一個大些的城鎮便多停一會,試著打聽蘇晨的消息,事實上兩人都知道,以抓走蘇晨那人的身手,不不可能讓蘇晨輕易脫手的,這麼打聽,純粹是虛應故事。

  眨眼過了七八天,半點蘇晨的消息也沒有,這天兩人剛離了一個小城,前面飛來一人,卻是鬼冬瓜,這會兒的鬼冬瓜,人如其名,一張臉拉得真的象一個冬瓜了,到戰天風面前,冷冷的道:「我家小姐問過門主了,蘇晨不是門主抓走的,小姐說了,愛信不信,隨便你了。」

  鬼冬瓜說完,扭頭就走,從頭到尾就沒正眼看過戰天風,戰天風張口想叫,卻終是沒能出聲。

  鬼冬瓜帶來的這話,即讓戰天風鬆了口氣,又讓他的心更懸到了半空,抓走蘇晨的,到底是什麼人呢?又安著什麼心?

  不過有一點,那種宗師級的人物必然自重身份,不會折磨虐待蘇晨是肯定的,而即然出手抓走蘇晨,必有所為,也就不會輕易殺了她,壺七公把這話來安慰戰天風,戰天風自也知道,事實上他隱隱有一種感覺,那人抓走蘇晨,真正的目標是他,雖然不知道那人有什麼目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在對付了他之前,不會對蘇晨怎麼樣。

  戰天風等著那人找上門來,卻一直沒有動靜,眨眼又過了年,始終沒有半點消息,天朝卻又遭了一場新的劫難。

  玄信是在十二月底來的天安城,正式登基為帝,年號更始,此時四方臣服,天下稍定,玄信自認為苦盡甘來,每日與皇后越萍飲酒作樂,不知國事為何物。

  而在西北的五犬,這一年卻經歷了一個最嚴酷的寒冬,大雪遮住了天地,無數牛羊凍餓而死,開春雪化,青草未生,為爭奪僅有的一點草料存糧,五犬互相攻打,血水染紅了草原,最終犬猙獲勝,壓服其餘四犬,四犬共奉犬猙汗黑狗為大汗,改名金狗大汗,五犬迎來了數百年來的第一次統一。

  五犬雖然統一,彼此不再爭戰,但青草未生,飢荒依舊,金狗大汗登上汗位第一天,商議的第一件事,便是出兵天朝打春荒。

  玄信歌舞昇平,金狗卻已揮兵入關,數十萬精騎如一群餓紅了眼的飢狼,烏壓壓撲過來,所到之處,人畜一空。

  玄信給架上朝,聽了軍報,失聲叫道:「不能吧,孤登基這才幾天啊,五犬怎麼就來了啊。」哇的一聲,竟然在朝堂上號啕大哭起來。

  白雲裳一直住在寶林寺,玄信登基第一件事便是分封四霸,歸燕第一,紅雪第二,淨海第三,三吳第四,而朝政幾乎就完全掌握在歸燕王和枯聞夫人手裡,歸燕得利最多,紅雪等三霸口服心不服,暗流湧動,白雲裳竟是脫身不得,玄信在朝堂上大哭的消息傳來,三神僧搖頭感嘆,白雲裳卻想到了戰天風,想到了西風城頭那張迎風勁挺的悍惡的臉。

  「玄信只要有他一分的潑悍,五犬絕不敢有半隻腳踏進天朝韁域。」白雲裳心頭暗嘆,忽地又想到了馬橫刀,心中低叫:「馬大俠,把傳國玉璽還給玄信,可能真的錯了,錯了啊。」

  玄信哭,白雲裳嘆,歸燕王在枯聞夫人鼓勵下倒是信心十足,紅雪等三霸不服,他知道,枯聞夫人更知道,枯聞夫人的意思,藉著五犬入侵,好好的打個大勝仗,三霸自然就服了,此後就真正可以睡安心覺了。

  歸燕王信心百倍,讓玄信下詔給三霸,出兵勤王,共抗五犬。

  紅雪出兵二十萬,淨海也是二十萬,三吳十萬,歸燕調兵三十萬,合計八十萬大軍,號稱一百五十萬,出白虎關迎敵。

  金狗大汗率五犬精騎一路撥關破國,沿途四十餘國,竟無一城可攔五犬一步,白虎關西七十里,五犬精騎一頭撞上諸候大軍。

  是日天色詭異,日缺一角,相師稟報歸燕王,此為天狗食日,而五犬大汗名字正叫做金狗,天象有利於金狗,戰必不利。

  歸燕王頗有兩分梟霸之材,並不把天象的變異當一回事,下令迎戰。

  歸燕王將中軍,紅雪王將左軍,淨海王將右軍,三吳掠後,當日西風城外,雪狼王以精騎突後陣而使諸候大敗的教訓,白雲裳記憶深刻之極,說了給歸燕王聽,因此歸燕王才特叫三吳軍掠後。

  但金狗並沒有派精騎從後突襲,他採用了一種極其古怪的打法,二十多萬大軍全體猛攻歸燕王的中軍,對諸候軍左右兩翼全然不顧,恍似兩翼四十萬大軍不存在一般。

  金狗這種打法,若碰上勁敵就十分危險,中軍只要一僵持,敵軍左右兩翼包抄過來,大軍立馬就會給包了餃子。

  但諸候軍並不是勁敵,尤其四霸同床異夢,歸燕王本與紅雪淨海兩王約好,金狗攻左則右應,攻右則左應,攻中間則左右齊應,其勢如常山之蛇,靈活策應,但金狗大軍猛攻歸燕王中軍,紅雪淨海兩王卻按兵不動,兩王抱的都是一個心思,歸燕勢力最大,先讓他跟金狗拼一下,若拼個兩敗俱傷,自己再來收拾殘局,那時即能打退五犬,又折損了歸燕元氣,可說是兩全齊美。

  兩王再也想不到,他們的這點小算盤,正落在金狗算中,原來金狗來得雖急,卻先遣玄功高手入天安打探了天朝情勢,知道了四霸間同床異夢的事,更知道歸燕王得利最多,此時也最賣力,而紅雪等三霸心懷忌恨,必有觀望之心,只要一舉擊破歸燕王,諸候軍立敗,所以才採用了那種怪異的打法,全軍猛攻歸燕王。

  歸燕軍根本不是五犬精騎的對手,而歸燕王在陣中數次展動令旗召喚左右兩翼而毫無動靜後,立刻就慌了神,急令後撤。

  說是撤,其實兵敗如山倒,兩翼觀望的紅雪淨海兩王,還做著坐山觀虎鬥的好夢了,一眨眼歸燕已是全軍潰敗,這下兩王也慌了神,跟著敗退,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三吳本來擺在最後,這時逃起來自然更快。

  歸燕王在玄功高手保護下,一直逃回天安城,枯聞夫人聽說百萬大軍一擊而潰,驚怒交集,她雖是一代宗師,此時卻也是六神無主,歸燕王下令棄守天安城,裹挾天子退往歸燕城,他的想法,五犬再兇悍,也不可能深入內地,況且歸燕國內還有二十多萬大軍,只要天子在手,仍可挾天子而令諸候,枯聞夫人想想也有理,便依了他,帶了玄信和百官,連夜過江奔歸燕去了,一城百姓,盡數丟下。

  紅雪淨海等三王得知歸燕王裹挾天子去了歸燕,都是急怒大罵,恨自己手腳太慢,沒能搶得到天子,這時也沒有了辦法,各自歸國,一座天安,棄如敝履。

  只白雲裳一人呆立城頭,仰天痛叫:「馬大俠,錯了,我們真的錯了。」

  次日,五犬大軍衝進天安城,燒殺搶掠一番,隨後退去,這一路洗劫,已足夠五犬度過春荒了。

  此一役後,歸燕元氣大傷,紅雪淨海立時生出不臣之心,五犬一退,兩王幾乎是同時遣使到歸燕城,請天子重回天安,兩國將派大軍護衛,這話說白了,就是要從歸燕手中把玄信搶過去,自己挾天子而令諸候,歸燕王自然不乾,以天安城被五犬燒毀,無宮殿安天子,一口拒絕。歸燕王仍想拉攏三吳來壓制紅雪淨海,但三吳王吃一塹長一智,不但不幫著歸燕王說話,反遣使來,說要迎天子去新修葺的三吳城小住,把歸燕王氣了個半死,卻又毫無辦法。

  玄信短暫的統一局面就這麼結束了,雖然紅雪淨海等三霸表面上仍是奉的天子正朔,並沒有什麼另立天子之說,但四國明爭暗鬥,內亂之象已成。

  戰天風和壺七公一直在江湖中晃蕩,尋找蘇晨,小半年過去,卻是半點消息也沒有,也並沒有任何人找上戰天風,到後來戰天風都迷糊了,那樣的絕頂高手,如果沒有任何目地,抓蘇晨去做什麼呢,有一天他突然想到個理由,對壺七公道:「是不是有一世外高人,或者天外仙人無敵神人什麼的,偶爾見到晨姐,一看她面相,蘭心惠質,驚為天人,所以帶了她去,要傳她絕世神功呢。」

  他十分興奮,壺七公卻當面一口:「呸,你小子演義看多了吧。」

  戰天風其實也就一說,事實上知道不可能,不過和壺七公笑笑罵罵的,心裡倒是沒有那麼悶了。壺七公其實也知道他心裡不好過,而且還有點子犯賤,罵他他還開心,所以也是毫不客氣。

  這天傍黑時分,戰天風打了隻野兔烤了,壺七公有得吃,對他的手藝倒著實讚了兩句,說笑一回,夜色漸深,兩人盤坐練功。

  子夜時分,戰天風忽地感應到靈力的波動,睜開眼來,卻見壺七公也同時睜開了眼睛,戰天風功力這時比壺七公已高出許多,但老偷兒天生賊耳,聽力遠異於常人,沒有感應到靈力波動,卻先一步聽到了掠風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