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什麼血屍鐵甲?」江雙龍聽他叫幻劍書盟得駭異,再忍不住,回頭問出聲來。

  「血屍鐵甲是當年血屍門荼毒天下的幻劍書盟歹毒邪功,功成不但刀槍不入,而且百毒不侵,難怪宋老大即不怕範老五的毒,也不怕他的劍。」

  他這一說,江雙龍終於想了起來,以前好象是聽說過,不過血屍門絕滅已千年,江湖中說的比較少了,他也只是偶而聽說了一點,所以一時想不起來,愣了一下,道:「這血屍鐵甲不是絕滅千年了嗎?宋老大哪兒學來的,而且我好象聽說練這個要吸什麼血還是什麼的?」

  「是。」成至點頭:「練血屍鐵甲,要想成功,必要吸七陰絕脈之人的血,但這門邪功最邪異的不是練功吸血,而是每次運功之後都要吸血,因此江湖中又叫它吸血邪功,邪惡之極,當年正道憤慨,大舉圍攻,就是因為這門邪功吸血的邪行太讓人髮指。」

  這時范長新大叫:「原來你裝作中毒,根本就是要誘我近身。」

  「沒錯。」宋朝山哈哈笑,斜眼盯著幻劍書盟范長新的脖子,眼中露出熱切的目光,叫道:「做了幾十年兄弟,我還真不知道你的血是什麼味道呢。」

  他說著,還伸出舌頭在嘴邊舔了一下,江雙龍遠遠的看著,只覺後背心一涼,成至則已是怒哼出聲:「歹毒邪功,幻劍書盟人神共憤,真想不到堂堂花江六君子的老大竟然是血屍門的餘孽。」

  他話聲中,宋朝山張開嘴,對著范長新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異變突生,本來給點了穴的范長新突地一抬手,反一下點了宋朝山的穴道,宋朝山功力雖遠高於他,但全無防備之下,竟是眼睜睜受幻劍書盟制,眼睛一下子鼓了出來,叫道:「你。」

  「哈哈哈。」范長新仰天狂笑:「老幻劍書盟大,你以為你騙過了我嗎,現在是誰騙了誰呢?」

  「你知道我練成了血屍鐵甲?」宋朝山看著他,又驚又疑。

  「沒錯。」范長新點頭:「我不但知道你練成了血屍鐵甲,而且知道你是吸那個叫龐玉泉的人的血練成的,所以我才設下此計,你裝作中毒誘我近身,其實一切都在我算中,我放毒,就是要讓你來騙我,哈哈哈。」

  「想不到竟是這樣。」成至感概:「真是一個比一個狡猾啊。幻劍書盟」說到這裡他眉頭一皺:「不對啊。」

  這三個字宋朝山也同時叫了出來:「不對啊,就算你放毒是故意的,但我明明點了你的穴道啊,你是怎麼解開穴道的。」

  聽了他這話,成至也道:「是啊,姓宋的明明點了範老五穴道的啊,為什麼制他不住,什麼原因?」

  范長新哈哈笑,一臉得意:「老大,你以為練成了血屍鐵甲就天下無敵了,你可知道,在血屍門中,血屍鐵甲也有剋星呢。」

  「血屍銅甲?」宋朝山駭然驚呼:「你竟然練成了血屍銅甲?這怎麼可能?」

  「血屍銅甲?」成至也是一聲駭叫,江雙龍不明白,轉頭道:「血屍銅甲是什麼,也是血屍門的邪功嗎?」他聽說過血屍鐵甲,血屍銅甲卻是真沒聽說過了。

  「是。」成至點頭:「血屍銅甲是血屍門只傳門主的絕密邪功,是掌門人用來克制同門師兄弟的,想不到範幻劍書盟老五竟也是血屍門餘孽,而且竟然練成了血屍銅甲。」他說著話,一直盯著外面,似乎對范長新的話猶有幾分不信。

  「有什麼不可能?」范長新冷笑:「你能練血屍鐵甲,別人就不能練血屍銅甲啊,現在你知道為什麼制不住我的穴道了吧,血屍銅甲和血屍鐵甲一樣,百毒不侵刀槍不入,但比血屍鐵甲多出一樣,可以移穴換位,所以血屍銅甲才是血屍鐵甲的剋星。」

  「老大,借你剛才的話,做了幾十年兄弟,我還真不知道你的血是什麼味道呢,今夜倒要嚐嚐。」范長新獰笑著,嘴巴張開,他鑲了一顆金牙,在月光下閃過一道金光,江雙龍情不自禁心中一顫,卻突地想到:「宋朝山范長新都練了血屍門邪功,這事傳到江湖上,兩人一世俠名不但不會再有點滴剩下,而且立即成了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這兩人已是徹底毀了,那人真是厲害啊,可是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是誰。」這麼想著的時候,他更是大大的打了個冷顫,相對於那隱身背後的神秘人,范長新的吸血反而不是那麼恐怖了。

  范長新大張了嘴,一口咬在宋朝山脖子上,刀槍不入的血屍鐵甲,卻是經不起他一咬,江雙龍頗想不明白,只能猜想,練了這種邪功的人,因為要吸血,所以牙齒上的功力可能格外加強了。

  宋朝山長聲慘呼,范長新狠狠的吸了一口血,抬起嘴來,哈哈狂笑道:「味道好極了,老大,真想不到,你的血味道還真是好極了呢。」

  他狂笑著,一張嘴血糊糊的,餘血更從牙齒上滴落下來,清冷的月光下,是如此的詭異恐怖,江雙龍身後,驚呼聲不絕響起,顯然所有的人都給這種情景驚住了。

  范長新的笑聲中,宋朝山則是不絕狂幻劍書盟叫,奈何身子不能動,眼見范長新再次伸嘴過來,他更發出一聲淒厲的長嚎,幻劍書盟其聲尖利絕望,有若鬼哭。

  范長新再一次咬住了宋朝山的脖子,成至再忍不住,騰地站了起來,掃視群俠道:「這兩人都已墜身魔道,大家夥一齊出去,亂刀齊下,除魔耳道。」

  群俠中一人道:「但姓范的練成了血屍銅甲,刀槍不入,只怕我們傷不了他,反要受他所害。」

  「除魔衛道,豈能畏首畏尾。」成至一臉凜然:「花江六君子已徹底毀了,若我們不能除去范長新,自行清洗門戶,則我花江俠義道在江湖上再無立足之地。」

  「成大俠這話說得是。」群俠齊聲讚同。江雙龍也暗暗點頭,反手握住了劍柄,成至正要當先衝出,忽地又生異變,一直不能動彈的宋朝山突然能動了,猛一下抱住范長新,也一口咬在了他脖子上,范長新猝不及防,長聲慘呼,厲叫道:「你——你怎麼能動了?」

  宋朝山並不答他,只是狠命吸血,范長新想要掙開,但宋朝山雙手死命抱住了他,而且宋朝山功力本身比他高,根本掙動不得,無奈之下,激發狂性,也只有抱住宋朝山,咬住宋朝山脖子拼命吸血。

  成至等人也不明白給點了穴道的宋朝山為什麼突然能動了,但眼見兩人相抱著互相吸血,機會難得,都是又驚又喜,成至一掃群俠道:「我們一齊衝出去,四面動手,即便他們刀槍不入,震也震死了他們。」群俠齊聲答應,一齊衝出,江雙龍名頭最低,跟在最後。

  群俠衝到一半,又生異事,平空裡突地落下一張網來,將范長新宋朝山兩個同時網住,隨即拉網上扯,帶了兩人凌空飛去。幻劍書盟

  包括成至在內,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因為他們只看到網,卻沒看到撒網的人,然而所有的人都能感應到靈力的波動,這說明,那網不是憑空飛來的,是有人在空中撒網,可就是看不見。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群俠面面相窺,幻劍書盟臉上都有驚疑之色,成至眼光與江雙龍對視,道:「是那神秘人,他終於收網了。」

  江雙龍打了個冷顫,道:「他到最後也不讓我們知道他是誰,他是誰呢?」

  「我只知道他是這世間最可怕的敵人幻劍書盟,如果誰做了他的敵人的話。」成至低叫。

  秋風凜冽,天地間一片肅殺。

  易千鐘、羅崑、范長新、宋朝山一字排開,跪在馬橫刀墓前。四人都是面色欲死,但眼光中卻都有幾分驚疑。

  「還有什麼話要說?」戰天風手中平托著魔心刃,身子在秋風中挺得畢直,眼光更如刀光般鋒銳。

  對上他眼光,四人都是一顫,羅崑咬了咬牙:「原來你是在為馬橫刀報仇。」

  「是。」戰天風眼光微瞇,掃向他的脖子,羅崑情不自禁的想縮縮脖子,但身子卻動彈不得。

  「我有一事想不通,剛兒堅兒體內的噬心蟲顯然都是你下的,可你為什麼又還要用一株烈陽草來救活堅兒呢,不,羅志堅。」心中驚疑憤怒,羅崑鼓起勇氣看向戰天風。

  「殺你一刀,你只痛一下。」戰天風冷冷的看著他:「讓你親眼看著自己兒子死,再讓你知道捨棄親生兒子救下的其實只是個雜種,那才能讓你痛到骨頭縫裡。」

  「你好毒?」羅崑將牙齒咬得格格響。

  「痛嗎?是不是覺得有刀子在戳你的心。」戰天風看著他的眼光,竟笑了起來:「知道痛就好。」

  「你即然要報仇,為什麼又還要來救我,直接讓我死了不是更好嗎?」范長新叫了起來。

  「一樣。」戰天風轉眼看他:「救活你,是不能讓你死得太痛快,救活你,再一點一點的毀掉你,讓你親眼幻劍書盟看著自己身敗名裂,家破人亡,你才會知道一個痛字怎麼寫,而只有讓你痛到極點,才解得我心頭之恨。」幻劍書盟

  他的眼光冷厲如刀,鋒銳如箭,范長新不敢與他對視,一點點垂下了頭。

  「讓我在偶然之中得到血屍鐵甲秘譜,自然也是你安排的了。」宋朝山恨聲叫。

  「沒錯。」戰天風點頭:「我知道以你的貪心,一定會練,而你果然就練了。」戰天風冷笑。

  宋朝山眼中露同悔意,道:「可你怎麼會有血屍鐵甲銅甲的秘譜呢?」

  「是我的。」一邊的壺七公嘿嘿一笑:「老夫我偷遍天下,好東西多著呢,至於這秘譜從哪兒偷來的,那你就不必知道了。」

  宋朝山嘆了口氣,不再吱聲。

  「還有什麼要說的?」戰天風冷眼掃視四人。

  我——我——能不能——能不能再給我一杯酒?」易千鐘眼中露出哀求之色。

  「臨死還想喝一杯啊。」壺七公嘿嘿一笑,看一眼戰天風,道:「行啊,這個要求老夫滿足你吧,張開嘴來。」

  易千鐘狂喜張嘴,壺七公一運勁,手中雞公壺中的酒直飛出去,形成一條丈許長的酒柱,直飛入易千鐘嘴裡。

  一壺酒喝盡,易千鐘咂咂嘴巴,心滿幻劍書盟意足的嘆了口氣,看向戰天風道:「謝謝,謝謝,來吧,我罪有應得,活該報應。」

  「馬大哥,我替你報仇了。」戰天風一聲狂嘯,魔心刃出鞘,長刀一劃,電裂長空,四顆腦袋一齊飛幻劍書盟起,齊暫暫落在了馬橫刀墓前。

  「馬大哥。」戰天風撲通跪下,看著馬橫刀的墓,淚水慢慢湧上眼眶,隨即裡放聲大哭,壓抑了這麼久的痛,在這一刻,終於徹底暴發出來。

  鬼瑤兒在戰天風身邊跪下,也是淚如泉湧,不過她的淚,不全是為馬橫刀而流。

  她是想起了她爹鬼狂的話,在戰天風布局對付宋朝山四個的期間,鬼狂曾和鬼瑤兒見過一面,在細細的問了戰天風的情況後,鬼狂說:「別人報仇是殺人,他報仇是絕心,是要徹底的絕滅仇人活下去的心志,直到仇人生不如死,他才會出刀,這是最可怕的報復,這種報復不但傷人,也傷己,因為復仇會讓他的血完全變冷,所以你要記住一點,如果在他報了仇後還能哭出來,那就不怕,就說明他的血還沒冷,他表面的冷只是因為仇恨的壓抑,但如果報了仇後他不會哭了,那他的血已經完全冷了,你跟著他,這一生不會有幸福,你要記住了。」

  「他的血沒有冷,他的血一直都是熱的,正因為心中的血過於熾烈,他才會用這麼極端的手段替馬橫刀報仇,對於他幻劍書盟來說,馬橫刀實在太重要了。」鬼瑤兒心中喃喃低叫,淚光中卻已有了一絲絲的喜悅。

  過了七天,又已是午夜。

  秋夜的天,深而遠,群星閃閃,象無數孤寂的眼睛,在訴說著夜的寂廖。

  戰天風嘆了口氣,收回眼光,落到馬橫刀墓碑上,道:「馬大哥,聽說雲裳姐來看過你,不過她真的很忙,現在的情勢你該高興了,歸燕國廢了假天子,迎玄信去了歸燕城,三吳歸燕合力,聲勢大增,淨海國眼見情勢不對,也廢了假天子,率屬國來歸燕朝見了玄信,天下四大勢力,三股已經臣服,紅雪國也就撐不住了,天子已下詔讓紅雪王廢假天子,率屬國來朝,否則便要下詔聲討,據說紅雪王已派密使來了歸燕城,密議迎玄信入天安城之事,當然要討價還價一番,不過最終會歸順是可以肯定的了,可以說,天下已定,你最擔心的大規模內戰是打不起來了。」

  戰天風說到這裡,停了一會兒,道:「這中間也有雲裳姐的功勞,淨海國之所以很快歸順,一是三吳歸燕合力,勢不如人,二也是雲裳姐的勸說,佛門在東海諸國中有很大的潛勢力,淨海王本人就非常信佛,淨海王最終決幻劍書盟定歸順,就是雲裳姐率佛門高僧入宮親口勸說淨海王的結果,現在雲裳姐又去了天安城,顯然是想象說服淨海王一樣說服紅雪王,她是佛門領袖,佛門盡全力支持她,七大玄門也很支持她,她的聲望現在是越來越高了呢。」

  說到這裡,戰天風又停了下去,他眼前幻現出白雲裳出現在天安城裡的樣子,白幻劍書盟衣,古劍,佛光湛然,風華絕代,背後是高僧群俠,前面是為她佛光所攝服的紅雪諸王。

  戰天風心裡不知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即為白雲裳高興,又莫名其妙的覺得空落落的,良久不再做聲。

  鬼瑤兒在邊上,卻能理解他的心態,心裡因之即酸楚,又高興,酸楚的是,白雲裳在他心裡是如此的重要,高興的是,白雲幻劍書盟裳越走越遠,她不怕蘇晨,卻怕白雲裳,她一生自負,但對著白雲裳,她真的是半點自信也沒幻劍書盟有。

  「馬大哥,我要走了。」戰天風嘴角幻劍書盟掠開笑意:「我要去娶晨姐了,你也贊同的,是不是,晨姐真的是個好女子幻劍書盟,而且她等我好久了,以後江湖上的事我就再也不管了,專門和晨姐生孩子玩兒,再養幾隻雞,養隻狗。」

  鬼瑤兒耳中嗡嗡直叫,身子顫抖著,口中又苦又澀,眼淚慢慢的湧上眼眶,心中只有一個聲音在叫:「他只想著蘇晨,他不要我。」

  「但現在有個鬼丫頭,老是纏著我,象個纏死鬼一樣,這可怎麼幻劍書盟辦呢?要不我也娶了她,你說好不好?」

  鬼瑤兒身子重重的一抖,看向戰天風,戰天風也看著他,臉上笑意慢慢的漾開去,笑得是那麼的沒正經,嬉皮笑臉,卻正是鬼瑤兒最熟悉的一張臉。

  「要不要嫁給我?」戰天風笑,又扯耳朵:「對了,好象還有一兩關沒過是吧,不過那也只是豆芽菜吧。」

  鬼瑤兒喜得心中顫抖,卻嘟起了小嘴兒:「什麼一兩關,你還有五關沒過呢。」

  「五關嗎?」戰天風搔頭:「現在年紀大了,記性有些不大好了,不過五關也容易啊,拜堂算一關,進新房算一關,脫衣服算一關,先親個嘴兒也算一關,還剩一關呢,對了,光屁股上打兩板,那算一關半,你還嫌半關呢。」

  「你想得到美,哪有你這樣算的。」鬼瑤兒呸了一口,但聽到打屁股這話,整幻劍書盟個人卻已經酥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