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是,那是。」范長新狂喜點頭:「不敢有勞先生。」說到這裡,他看著戰天風道:「先生即對我贈藥之德,活命之恩,現在又授我奇功,我實在是受之有愧,更不知如何報答先生。」

  戰天風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是奇怪我為什麼要這麼幫你吧,這當然是有原因的,不過暫時不能告訴你,不過有一個事實是明擺著的,我要是想害你,那就不必救你。」

  「是是是。」范長新把一個頭點得象雞啄米,他先前心中確是有幾絲疑問,但戰天風這話卻把他心中的懷疑徹底打消了。

  鬼瑤兒壺七公一個看天一個看地,再沒人看他傻笑的胖臉。

  又是月餘,範宋兩家的爭鬥越來越激烈,短短數月時間裡,聲名赫赫的花江六君子兩死兩敗,剩下兩個還勢成水火,許多人都看不下去,尤其是花江俠義道更是著急,想盡辦法要給兩人說和,但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找不到範宋兩個,他兩個恍似平空失蹤了。

  這些日子,江雙龍鏢局裡的生意仍是非常清淡,不過有了那一壇金瓜子,一世沒生意他也不著急,其實他已經有關了鏢局的心了,準備買個百把頃田,安安穩穩的做個田舍翁,但他心裡隱隱的在期待什麼,所以鏢局便仍是有心沒緒的開著。

  這天夜間,突然有人送貼子來,上面只寫了一句話:請你看點東西。貼子下面,畫了一個酒罈子,酒罈子裡裝的不是酒,而是金光燦燦的金瓜子。

  一看到那酒罈子,江雙龍心中怦怦狂跳,他知道,他一直期待的東西果然來了。

  送貼子的人引路,到了一座大山中,在一個十分隱密的山谷裡,江雙龍見到了成至等花江俠義道中的人物,都是老熟人了,上兩次見證易千鍾羅昆真面目的人,都在這裡,見到成至等人,江雙龍一點也不驚訝,他早就猜到會是這樣了,而成至等人也和他一樣,沒有半絲驚訝的樣子。

  難道他們心中也早有這樣的預感,江雙龍心中越發駭異,他怎麼也猜不到,這主事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江雙龍想問一下成至,卻又不知如何開口,或者說,他心中害怕,不敢問。

  成至等人也不開口,十餘人默默端坐,四周有一排小樹,透過濃密的樹葉,隱約可以看到谷中的情景,晚風微微,秋草搖曳,有兩隻野兔在吃草,不知如何,互相打鬥起來,驚起一隻抱窩的野雞,跳出來咯咯的叫了兩聲,似乎是在抗議。

  夕陽慢慢的落下去,金色的陽光照著狗尾巴草,連同草葉上停著的一隻蚱蜢,都給染成了金黃色。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靜,但江雙龍確信,一些不平靜的事,必然要在這谷中發生。

  天慢慢的黑了下去,江雙龍耳中突地傳來成至的聲音:「江總鏢頭,不要回頭,也不要出聲,我有些話跟你說,你只須點頭或搖頭就好了。」

  江雙龍心中一跳,月亮還沒升起來,谷中漆黑一團,他竭力睜大眼睛,也看不到十丈以外,但他心中有一種感覺,有眼睛一直在看著自己,也看著這樹從後包括成至在內的所有的人。

  他輕輕點了點頭,即便如此,他心中卻仍是猛烈的跳動了一下,似乎這輕輕的一點頭,已給別人看見了。

  「江總鏢頭,我有種感覺,讓易老四羅老二身敗名裂的,都是一個人,你說我的感覺對嗎?」

  「是。」不過這個字江雙龍沒有說出口,只放在心裡,點了點頭。

  「你果然也是這種感覺。」成至輕輕感嘆了一聲,道:「據我所知,那人對付易老四時,是通過你的鏢局來設的局,你可以說是我們所有人裡惟一和那人有過直接接觸的人,我想問一下,你對那人有什麼了解嗎?那人到底是什麼人?」

  聽著成至的話,江雙龍眼前一一閃過小令母子和酒管家的臉,但他有一種直覺,無論是那古里古怪的酒管家,還是身懷不知真假的天殘十式秘技的小令母親,都不是正主兒,事實上這些日子他已想過無數次,但無論如何也猜不到這人的身份。

  他輕輕搖了搖頭。

  「完全沒有半點了解嗎?」成至似乎不甘心:「這人是什麼來頭?和易老四羅老二到底有什麼仇?你完全不知道嗎?猜也猜不到一點點?」

  江雙龍堅決的搖了搖頭。

  成至又輕輕嘆息了一聲,沉默了下去,好一會兒才道:「我猜,那人今夜找我們來,又是和對付易老四羅老二一樣,讓我們來做個見證,而且我有一種預感,那人這次要對付的,仍是花江六君子中人,不是宋老大,就是范老五,你說呢?」

  「他們果然也是這麼猜的。」江雙龍心下暗暗震驚,點了點頭。

  「卻不知是哪一個?」成至這話,似乎是在問他,又似乎是在自問。

  「這次只怕是兩個都要栽進去。」這是江雙龍的預感,但這話不能說,也無法說,只是搖了搖頭。

  「那人來歷如迷,神通廣大,算計精到老練,手段陰狠毒辣,別人只要入了套,便永無翻身的機會。」說到這裡,成至停了一下,好一會兒才緩緩的道:「可畏,可怖,可畏,可怖啊。」

  他這四個字,象山一樣,重重的壓在了江雙龍胸口,江雙龍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

  月亮慢慢的上來了,滿谷清輝,秋蟲唧唧,響成一片,遠處的蟲聲忽地一靜,隨即一個人飛掠進谷中來,江雙龍定睛一看,這人竟是范長新,雖然早在意料之中,心下仍是暗暗感嘆:「果然如此,看來不讓花江六君子死盡敗絕,那人是不會罷手了,只不知又設了個什麼套子給范老五鑽。」

  范長新在谷中停下,側耳聽了聽,看到他臉上的神情,江雙龍心中一緊,忙屏住呼吸,不過隨即便想到那夜守在羅志堅家中的情形,當時距離也很近,也是藏身花樹之後,照正常情形,以羅崑的功力,不可能感應不到他們的呼吸聲,可當時羅崑對他們的存在偏偏全無所覺,當時江雙龍以為是羅崑大意了,但事後想來,十九不是羅崑大意了,而是算計羅昆的那人用了什麼通天的手段,而使羅崑對近在咫尺的人充耳不聞,因而肆無忌憚的自己揭開了自己的假面具。

  羅昆功力還在范長新之上,羅昆無法察覺,范長新自然也做不到。

  果然,范長新聽了一下,全無所知,抬頭看了看月光,似乎覺得時間還早,盤膝坐了下來。

  雖然在江雙龍預料之中,眼見真個如此,江雙龍心中仍是駭異莫名,情不自禁扭頭看向成至,成至只是鼓起眼睛看著他,江雙龍不敢出聲,也看不出成至老眼中的意思,只有轉頭,剛轉過頭,耳中傳來成至的聲音:「你注意看那些樹葉。」話落,成至忽地咳嗽了一聲。

  他這一聲咳嗽雖不大,但在這靜夜裡,也是驚人了,江雙龍嚇一跳,急看范長新,照理說范長新不可能不聽見,可盤膝而坐的范長新不但沒睜眼,連眉毛也沒動一下,竟是充耳不聞。

  「看出什麼了嗎?」江雙龍只顧吃驚了,忘了成至先前的話,成至這一問,他才想起,細看面前的樹葉,只見樹葉在微風中輕擺,除此並無異樣,實在看不出來,只得搖了搖頭。

  「那些樹葉一直在輕輕的擺動啊?」成至道:「有風無風都是這樣。」

  他這一說,江雙龍這才注意到,這會兒確實沒有風,樹葉卻仍在微微和擺動,這是什麼怪異?江雙龍完全無法理解,只是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點頭的意思是他看到了樹葉的擺動,搖頭是他不明白為什麼。

  成至卻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你細看那些樹葉,是由裡到外,一層一層的擺動著的,就象一層層波浪,每一層波浪,都可消掉一點點我們發出的聲浪,等到聲音傳出樹從時,已經細不可聞了,所以範老五不但聽不到我們的呼吸聲,甚至我們咳嗽他也聽不到。」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又道:「不過我也只是猜的,但十九應該是如此。」

  他話未落音,江雙龍也咳了一下,不過他不是故意的,而是極度吃驚之下猛吸了一口冷空氣,忍不住咳了出來,但這一咳他自己注意了,確實,隨著他的咳聲,本來只是微微擺動的樹葉突地急劇擺動起來,從裡到外,一層一層盪出去,真的象一層層的水浪一樣,而外面的范長新仍是充耳不聞。

  「真的是這樣,樹葉真的可以阻擋聲浪,老天,這人到底是什麼人啊。」江雙龍忍不住在心底驚呼,他真的很想回頭問問成至,但頸脖似乎僵硬了,怎麼也無法扭過頭去,他怕,真的害怕,越來越怕。

  成至似乎感覺到了他心中的恐懼,道:「那人請我們來,就是要我們做見證,對我們倒不會怎麼樣。」說到這裡他,他停了一下,道:「也幸虧如此,我若真有這樣的敵人,那還是趁早自殺,死得痛快些。」

  江雙龍覺得成至這話,其實是對范長新說的,看著月光下范長新顯得有些虛胖的臉,他心底忽地湧起深深的同情。

  月到中天,盤膝而坐的范長新突地站了起來,江雙龍心神一凝,只見谷口方向人影一閃,一個人飛掠進來,卻是宋朝山。

  成至道:「是宋老大,那人看來是要將範老五宋老大一網打盡。」

  江雙龍心裡也是這麼想,點了點頭,心下凝思:「那人這一次不知又是設的什麼套子,易老四羅老二都是身敗名裂,范老五宋老大只怕也脫不得這下場,不知兩人又有什麼把柄落到了那人手裡,真想不到,堂堂花江六君子,竟個個都是偽君子。」對那神秘人,他雖然害怕,卻也情不自禁的敬服,因此范長新宋朝山兩個雖還未露出惡跡,他卻已認定兩人必然都是偽君子。

  范長新一見宋朝山,嘿嘿一笑:「老大還真是守時呢。」

  宋朝山也是嘿嘿一笑:「你來得更早啊,看來是一切都佈置好了,在這谷中下了多少種毒啊?」

  范長新打個哈哈:「哪裡,老大功力通玄,我那些雕蟲小技,哪裡拿得出手。」

  宋朝山四面一看,冷哼一聲:「不必廢話,不論你有多少種毒,儘管放出來就是,照說好的,一戰定輸贏,贏者獨霸花江,輸者死。」

  「就是這話。」范長新點頭:「輸贏都不必糾纏,也免得叫外人笑話。」

  「好。」宋朝山點頭。

  聽了兩人的對話,江雙龍大致明白了,兩家勢成水火,但大規模的公然衝突,怕有損他花江六君子的名聲,所以兩人約定了在這裡私下解決,贏的獨霸花江,輸的連勢力帶性命通通放棄。

  「果然是假惺惺,偽君子,暗裡吃人不吐骨頭,明里卻還要假模假樣的維持著俠名。」江雙龍暗罵。

  范長新兩個說明白了,一時卻並不動手,只是互相凝視,范長新身子忽地一晃,圍著宋朝山轉起圈子來,邊轉圈子,雙手邊急速甩動,甩出一些淡紅色的粉霧,也不知是什麼東西,是毒粉這一點卻是可以肯定。這毒粉擴展極速,范長新繞著宋朝山轉了不到半圈,粉紅色的毒霧已迷漫了十數丈方圓,而且還在擴展。

  宋朝山始終背手而立,並不阻止範長新施放毒粉,直到毒粉快漫到他身邊,才嘿嘿一笑道:「五毒障也讓你放了,可別說做大哥的沒給你機會。」笑聲一收,反手撥刀,一刀向范長新劈去,竟是破霧直入,對范長新的毒霧不閃不避,刀起處,毒霧向兩邊急速飛飄開去,顯示出深厚的功力。

  「如此還要領大哥一個人情了,多謝多謝。」范長新也打個哈哈,雙手迎著宋朝山刀風急甩,兩道紅霧凝成霧柱,有若實體般打向宋朝山,宋朝山大刀一振,左右飛切,霧柱剎時給切成整整齊齊的十餘節,江雙龍遠遠看著,暗暗點頭:「宋老大不但功力精深,這一手刀法也是爐火純青,只可惜空背了俠名。」

  范長新霧柱打出,同時撥劍,一劍飛刺,竟是中宮直入,直刺宋朝山膻中穴,青濛濛的長劍有如一條青色的毒蛇,在銀色的月光下吐著可怕的長舌,范長新功力不如宋朝山,劍法卻著實了得,並不在宋朝山刀法之下。

  兩人剎時間鬥在一起,范長新右手使劍,左手仍是不絕的灑出毒粉,眨眼鬥了數十招,招法上兩人不分勝敗,忽地裡錚的一聲響,刀劍相交,兩人同時後躍,宋朝山復要撲上,卻忽地面色一變,叫道:「你這個不是五毒障。」

  范長新嘿嘿笑:「是五毒障,不過我知道老大你閉氣的功夫厲害,所以另外加了一點豹王粉。」

  「豹王粉?」宋朝山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那是什麼東西。」

  「豹王粉不是毒。」范長新陰笑:「只是一種春藥,人聞了,會加速氣血的運行而已,老大你的閉氣法雖然了得,但豹王粉只要沾著皮膚就能起作用,春情勃發之下,再想閉氣,自然就有些難了。」

  「你好狡猾。」宋朝山怒叫,執刀欲上,身子卻猛地一晃,手中刀失手落地,身子也搖搖欲墜。

  「老大,你認命了吧。」范長新哈哈大笑,邊笑邊緩緩走上兩步,手腕一振,一劍刺向宋朝山胸口。

  「想不到宋老大就這樣死在了範老五手裡。」江雙龍暗嘆一聲,卻突地眼光一凝,原來范長新一劍刺在宋朝山胸口,竟然沒能刺進去,反而錚的一聲,青鋼長劍斷作了兩截。

  江雙龍完會沒想到會有這種異變,他身後的成至等人顯然也沒想到,因為他耳中聽到了包括成至在內的好幾聲驚咦聲。

  他們沒想到,場中的范長新似乎也沒想到,劍一斷,他竟是一呆,即沒有趕快給宋朝山補上一掌,也沒有退開,而宋朝山的反應卻是迅快之極,手臂一長,反手點了范長新的穴道,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一臉得意。

  范長新胖臉上露出無法置信的神情,叫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身體會刺不進,就算沒有中毒,也不可能刺不進啊,你身上披了什麼軟甲?或者藏了什麼寶物?」

  「軟甲?寶物?」宋朝山哈哈一笑,霍地撕開衣服,露出光光的胸口:「你自己看?」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范長新叫,這邊江雙龍等人也一起在心中發出疑問,范長新功力或許不如宋朝山,但說一劍竟然刺不穿宋朝山身體,那也是絕不可能的,只除非另有古怪。

  「好歹兄弟一場,我讓你死個明白。」宋朝山笑:「聽說過血屍鐵甲嗎?」

  「血屍鐵甲?」范長新驚呼出聲。

  江雙龍卻一時沒想起血屍鐵甲是什麼,疑惑間,背後的成至卻叫了起來:「血屍鐵甲,他竟然練成了血屍鐵甲,怎麼可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