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龐玉泉一怔,再又叩頭:「宋大俠,你一定有辦法讓我變鬼的是不是,請你一定成全我,這一世我報答不了你,來世我做牛做馬,也一定報答你的恩德。」

  宋朝山點點頭,道:「我有一術,名為凝陰大法,能最大程度的將你的氣血凝結於七陰絕脈中,不使流散,現在離刑期還有七日,你依術而行,我再以藥物相助,必可在那日保住你魂魄不散,你就可以變鬼了。」

  「多謝宋大俠成全。」龐玉泉喜極而泣。

  「我也是看你受冤,心中不忍而已,而且讓你變鬼伸冤也是下策,只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宋朝山也是一臉感傷的樣子,龐玉泉越發感激。

  宋朝山隨即在龐玉泉耳邊傳了凝陰大法,龐玉泉細細記了,宋朝山再又從懷中取一丸藥,讓龐玉泉服下,那藥入肚,龐玉泉只覺肚中剎時一片冰寒,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宋朝山讓他盤膝坐下,依術練功,化開藥力,宋朝山自己也盤膝坐在他身後,以一掌貼在他命門,助他行功。

  藥入肚時,龐玉泉全身冰寒,象跌入了一個冰窟窿裡,但練了凝陰大法,全身的寒氣卻慢慢凝於一線,本來他初學,功法不熟,但有了藥力加宋朝山靈力相助,第一次練功便也頗見成效。

  大約過了個多時辰,宋朝山鬆開手,龐玉泉睜眼起身,宋朝山卻伸手按住了他肩膀,道:「你不必起來,我先去了,時間緊,你沒事就練功便是,記住,今夜我對你說的話,切不要露出風聲給人知道。」

  「我記住了。」龐玉泉用力點頭。

  宋朝山拍拍他肩,出牢去了,龐玉泉心下激動,好一會兒才能重新靜下心來,再又練功,天明時元郎中海大鵬等人醒來,問龐玉泉,昨夜宋朝山來沒來,說了什麼話,龐玉泉記著宋朝山的話,只是搖頭,說他等了一夜,宋朝山並沒有來,海大鵬幾個也看不出他在說假話,更不知他另得了祕法。

  龐玉泉心懷冤望,一心成鬼,日夜練功,眨眼過了七天,刑期已到,這七天裡,宋朝山再未露面,不過龐玉泉練著凝陰大法,日有進境,心下堅定,並無絲毫疑慮,當然,宋朝山的俠名也是一個定心丸,堂堂花江六君子之一的宋朝山宋大俠,當然是不可能來騙他這樣的小人物的。

  這天倒是個好天氣,秋高氣爽,萬里無雲,難道要殺人老天爺的心情特別好嗎?這倒是奇怪了,不過其實也不奇怪,因為大家的心情好象都很好,人山人海,笑鬧喧天,海大鵬本來有些子傷心的,看見這麼多人,倒又高興了,在囚車上大吼了兩嗓子:「十八年後,老子又是一條好漢。」兩邊彩聲如雷,他越發得了意,唱起小曲來,一路唱到刑場。

  元郎中一路東張西望,也不知在看什麼,元郎中的事,龐玉泉在牢中也大略聽說了些,元郎中曾有個相好的妓女,據說還給他生了個兒子,元朗中可能就是在找那妓女和他兒子吧。

  龐玉泉也一路東張西望,他在找宋朝山,不過一直沒有看到,但宋朝山說了行刑那日會來,龐玉泉相信他是一定會來的。

  宋朝山果然來了,不過龐玉泉沒看到,只耳朵裡聽到了宋朝山的聲音,那時懸令正在一一宣讀各人犯的罪名,龐玉泉沒怎麼聽,還在找宋朝山,便聽到了宋朝山的聲音:「不要找我,要竭力去想你的冤屈,讓冤氣凝聚,你恨你的後母和龐喜他們嗎?那就努力去恨他們。」

  聽到宋朝山的聲音,龐玉泉心下狂喜,放下心來,依言去想自己所受的冤屈,越想越恨,越恨,心頭就越憋悶,越憋悶,心中那股寒氣也就越重,到後來,似乎五臟六俯全都給凍結起來了,冰寒一片。

  午時三刻,所有人犯一排跪好,劊子手執刀站定,到這一刻,喧鬧的刑場終於安靜了下來,四圍死一般寂靜,龐玉泉耳邊,只有海大鵬呼呼的喘氣聲,龐玉泉身子不自覺的顫抖著,越來越冷。

  刀揚起時,龐玉泉耳中再次傳來宋朝山的聲音:「恨天恨地,大聲喊冤。」

  他這聲音有些怪異,而且似乎能帶龐玉泉心中的寒氣,龐玉泉只覺心中寒氣一凝,忍不住縱聲狂叫:「我冤啊。」

  冤字出口,刀落頭斷,邊上海大鵬元郎中的腦袋都是一刀落地,惟有龐玉泉的腦袋直衝起丈許來高,那個啊字,竟是在半空中叫出口的。

  龐玉泉頭一飛起,忽地裡一陣狂風,塵沙飛揚,龐玉泉身周數十丈方圓內,沙塵迷矇,伸手不見五指,所有劊子手人人閉眼,便是四面圍觀的人,也休想看進塵沙裡去。

  惟一能看進塵沙裡的,只有三雙眼睛,戰天風,鬼瑤兒,還有壺七公,他三人易了容,擠在人群中,龐玉泉頭一斷,沙一起,一個人便飛進了塵沙中,別人看不見,但戰天風幾個是何等眼光,自然看得清楚,那人正是宋朝山,宋朝山飛到龐玉泉屍身前,雙手扶了龐玉泉肩膀,伸嘴到龐玉泉斷頸前,對準頸口,猛力一吸,一條血柱直飛入他口中,那血柱直有拳頭粗細,數尺長短,若是用盆來接,至少有大半盆,可以說,龐玉泉全身的血,幾乎都給他這一口吸乾了。

  宋朝山一口吸畢,立時急掠開去,等風息塵淨,眾人睜眼時,只看到一地的無頭死屍,更不知中間另有變故,有一具死屍的血已給人吸乾了。

  戰天風幾個也隨即離去,當然,也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只有一個登徒子瞄上了鬼瑤兒,鬼瑤兒雖然易了容,卻掩不了絕美的身姿,尤其從背後看去,走動間腰肢輕扭,更是妙曼無倫,那登徒子一眼看到,神魂顛倒,竟跟著鬼瑤兒幾個擠出人群,而且想伸手去摸一下鬼瑤兒的屁股,手伸到一半,鬼瑤兒裙子一動,裙底蓮足飛起,正中那登徒子小腹,剎時斃命。

  老虎屁股摸不得,鬼王之女,她的屁股又豈是任何人都可以摸得的?

  又是子時,夜色如晦。

  花江城東岸四十里,一座莊院中,來了三條黑影,正是戰天風三個,卻是做先前仇郎中的裝扮。

  他三個一進莊,莊中立時響起警號聲,戰天風揚聲道:「範大俠,我是仇郎中。」

  原來這是范長新在花江東岸的一座秘宅,范長新聽到戰天風的聲音,現身出來,臉上露出驚疑之色,抱一抱拳道:「原來是仇郎中,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戰天風斜眼看著他,冷哼一聲道:「你好象對我有疑懼之心啊,那就算了,我們走。」說著裝做轉身,范長新果然立時改了臉色道:「不是的不是的,先生不要見怪,快請進來,范某陪罪。」

  戰天風哼一聲,轉身進宅,范長新又叫整治酒菜,戰天風搖手叫不必,看了范長新道:「範大俠和宋大俠之間的衝突,我都知道了。」

  范長新眼珠轉動,道:「兄弟鬩于牆,倒叫江湖中朋友笑話了,不過他做大哥的要欺負人,我這做弟弟的也不得不奉陪。」

  「我知道,而且江湖中很多朋友都知道,錯不在範大俠,是宋朝山逼人太甚。」戰天風點頭,看著范長新轉動的眼珠,心下冷笑。

  易千鍾羅昆身敗名裂不到一月,范長新和宋朝山之間的關係也急劇惡化,六君子死了兩個敗了兩個,六家控制的產業因為力量對比的消長而失去平衡,會有一些變故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變故來得如此之快之猛,卻是范長新宋朝山兩個都完全沒有想到的,幾乎是一夜之間,突然就形成了劇烈的矛盾衝突,利益衝突之外,還加雜著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各種謠言誤會,要命的是,這些謠傳裡,很多都是範宋兩人的絕密,一直以為只有自己知道的,現在突然傳出來,自然就想,必是對方平日偵知了自己的絕密,這時故意放出來打擊自己的,於是一下就把對方恨到了骨頭縫裡,自然更要想法反擊,形勢也就一下子便變得不可收拾起來,當然,面子上兩人都還板著,明裡並沒有大的衝突,到底都是六君子中的人物呢,平時一口一個兄弟的,這麼勢成水火,豈非叫外人看笑話,但暗地裡,都有恨不能生吃了對方的心。

  聽了戰天風的話,范長新裝做感慨道:「先生知道我的委屈就好,只是兄弟間這麼鬧,實在是惹人笑話了,我躲到這裡來,就是不想見人呢。」

  「範大俠怕人笑話,宋朝山卻是不怕呢,而且他還想要把範大俠往死裡整呢。」

  「他真要欺人太甚,我范某人總是奉陪就是。」范長新大怒。

  「那不知範大俠要怎麼奉陪呢?」戰天風斜眼看著他:「範大俠又做了些什麼準備呢?」

  「這個,這個。」范長新自然有準備,不過當然不能跟戰天風說,但戰天風問得如此直接,他一時倒不知要如何轉口,吱唔起來。

  「我知道,範大俠功力雖不如宋朝山,但有毒功傍身,也不輸於宋朝山。」戰天風說到這裡,微微一頓,語氣一轉道:「但宋朝山另找了克制毒功的秘法,不知範大俠知不知道呢?」

  「另找了克制毒功的祕法?」范長新哼了一聲,嘴角掠過一絲不屑之色:「我早猜到他會去找克制毒功的秘法,但天下的毒,何止千萬,我雖不才,所知的能用的毒也不下百種,他除非功力到絕頂之境,養成了元嬰,否則想以毒抗毒,怕是癡人說夢吧,無論什麼秘功,都休想克制得了天下所有的毒。」

  「血屍鐵甲呢?」

  「什麼?」戰天風這幾個字並不重,范長新卻一下子猛跳起來,臉色大變:「血屍鐵甲?他怎麼會練血屍鐵甲?」

  「你先別管他怎麼知道的?」戰天風搖頭:「你只告訴我,你所知的毒功裡,有能攻得破血屍鐵甲的嗎?」

  「血屍鐵甲,其血如鐵,堅凝若甲,雷電不可擊,百毒不能侵。」范長新口中喃喃,看著戰天風,嘴巴大張著,象一條垂死掙扎的魚:「你說的是真的嗎?怎麼可能呢,血屍鐵甲為當年荼毒天下的血屍門護門秘法,後血屍門因過於歹毒,犯了眾怒,為天下正道共滅之,其法已失傳千年,宋朝山是怎麼知道的,而且據我所知,練血屍鐵甲,要用七陰絕脈之人的血,這七陰絕脈之人,極為罕見,百萬人中也未必找得到一個,所以我覺得。」說到這裡,范長新沒有再說下去,他先前的臉色象個即將要溺死的人,但這會兒卻又有了一點點紅色,恍似有人抓著他的頭髮將他拖出了水面一般。

  他沒說出口的話戰天風自然明白,當頭給他一捧:「你覺得不可能是不,呵呵,有個消息告訴你,今天中午,四水縣舉行秋決,其中被殺的一個人叫龐玉泉,就身具七陰絕脈,而且宋朝山已經吸了他的血。」

  「什麼?」范長新一個踉蹌,剎時間又是臉白若死。

  「龐玉泉因犯的是殺父之罪,其屍棄市三日,你若不信時,可以自己去看他的屍體,一看自明。」

  「那麼說是真的了。」范長新從戰天風的眼睛裡,沒有找到哄騙他的意思,越發震驚:「姓宋的真的學得了血屍鐵甲的秘法,否則他吸七陰絕脈之人的血做什麼?」

  戰天風冷眼看著范長新死人般的臉,不說話,范長新一時也不再出聲,過了好一會兒,才對戰天風道:「謝謝先生告訴我這個消息。」聲音有氣無力,生似垂死之人最後的哀鳴。

  「範大俠好象完全絕望了啊。」

  「我。」范長新張了張嘴,卻沒有再說下去,他的眼光非常清楚的顯示,他確是完全絕望了,他功力本來就不如宋朝山,宋朝山再練成了血屍鐵甲,他的毒也再起不了任何作用,那他對著宋朝山,哪還有半絲抗手之力。

  「血屍鐵甲,也並不是天下無敵吧?」戰天風哼了一聲:「真的就沒有破法了?」

  「除非功力到了絕頂之境,否則不可能有辦法。」范長新頹然搖頭。

  「血屍銅甲呢?」

  「什麼?」范長新霍地抬眼:「血屍銅甲?」

  戰天風不吱聲,只是看著他,范長新的眼光卻又慢慢的黯淡下去,道:「傳說中,血屍銅甲確是可以克制血屍鐵甲,但即便在當年的血屍門中,血屍銅甲也屬絕密,現今江湖中,不可能再有人知道血屍銅甲的練法,而且據我所知,練血屍銅甲,必要吸七陽絕脈之人的血才能成功,即便有此祕法,一時半會,又到哪裡去找身具七陽絕脈之人呢。」

  「這個都不難。」戰天風看著他:「只是你敢不敢練,這可是江湖上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歹毒邪功,一旦漏了風,你範大俠的一世俠名可就全毀了。」

  「這。」范長新略一猶豫,眼中隨即射出狠厲之色,咬牙道:「宋朝山練得血屍鐵甲,我范某人憑什麼就練不得血屍銅甲,他姓宋的不怕,我姓范的憑什麼怕?」說到這裡,他忽地就對著戰天風跪了下去:「先生若知此法,千萬傳授於我,此恩此德,范長新永世不忘,而且我可以發下血誓,只以此法對付宋朝山,收拾了姓宋的後,即便散去此功,絕不仗之荼毒江湖。」

  戰天風並不扶他,斜眼看著他發著油光的臉,點了點頭,道:「你即有這個決心,我可以將血屍銅甲的秘法轉贈給你,更可告訴你到哪兒找那身具七陽絕脈之人,不過你要想清楚了,學了此功,一旦漏風,可是後患無窮啊。」

  「我想清楚了。」聽說戰天風可以授功還可以告訴他到哪兒找七陽絕脈之人,范長新眼中露出貪濫之色,毫不猶豫的點頭。

  「即如此,我便把這秘譜轉贈給你。」戰天風點頭。從懷中取出一本小冊子,遞給范長新,那是一本看上去年代極其久遠的羊皮冊子,封頁上寫著四個古字:血屍銅甲。

  看到這四個字,范長新眼光大亮,急急翻看,他身手接近一流,對毒功更是素有鑽研,雖是粗粗一看,也知確是真本,臉上頓時露出狂喜之色。

  他的神色自然都落在戰天風眼裡,戰天風嘴角掠過一絲酷厲的冷笑,道:「此譜是我無意中所得,不過確係真本,你放心好了。」

  「是是是。」范長新不好意思起來,合上小冊子,細細放入懷中,看著戰天風道:「只是不知那身具七陽絕脈之人。」

  「所謂陰陽相吸,七陰絕脈之人出生之地,百里之內,必有七陽絕脈之人。」

  「先生的意思,這人也在四水縣?」范長新急叫。

  「是。」戰天風點頭:「四水縣有一夥水賊,水賊頭子霸天雷就是身具七陽絕脈之人,以你範大俠之能,抓這一個小毛賊該不必別人替你出手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