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龐玉泉點頭,感激的看了龐喜道:「喜叔,今夜之恩,他日玉泉定當有報。」

  龐喜的臉在夜色中微微的紅了一下,道:「先別說這個,跟我來,我帶你去見老爺。」

  龐喜引路,一起到後院,進一個房間,房中點著一盞細細的油燈,光線有些暗,房中床上,龐玉泉的爹龐誠閉眼躺著,被外的臉,瘦得皮包骨,兩眼更深深的陷了下去,鬍子拉碴,也不知多少日子沒有起床梳洗了。

  龐玉泉一見爹這個樣子,悲從中來,一步撲到床前,悲叫道:「爹,爹。」

  聽到他的叫聲,龐誠勉力睜開眼睛,看清是他,眼中射出喜色,手從被中掙出來,龐玉泉握了爹的手,那隻手也是骨瘦如柴,一時更是又痛又怒,道:「爹,有話你儘管說,兒子一切都聽你的。」

  但龐誠喉嚨裡好象有痰堵住了,看得出他有些急,卻就是說不出話來,龐玉泉忙給他輕撫胸口,道:「爹,你別急,慢慢說。」

  在他輕撫下,龐誠喉嚨裡的痰似乎下去了,剛要張口,卻突地兩眼猛睜,他本來說話也無力氣,這時卻不知哪來的力氣,竟一下坐了起來,嘶聲叫道:「玉泉,後面。」

  龐玉泉急往後看,頭剛扭到一半,腦袋上猛地著了一下,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龐玉泉醒來,只見四處燈火通明,人聲鼎沸,不但四鄰八舍全來了,還有公差,他後娘金氏在號哭著,他爹龐誠躺在床上,眼睛閉著,被子扔到了床裡,龐誠的胸前,竟然插著一把殺豬刀,那刀的刀把很新,好象就是龐玉泉臨回來時在張麻子處買的那一把。

  龐玉泉先還有些迷糊,看到刀,他猛一下清醒過來,急叫道:「爹。」要撲過去,卻發覺身子動彈不得,忙看身上,自己竟是給五花大綁了,一時又急又怒,大叫道:「為什麼綁著我,快放開我。」

  正自掙扎,背上猛地一痛,卻是給邊上的公差打了一棍子,那公差喝道:「你這逆子,為爭家產不得,竟忍心殺死親父,真真豬狗不如,還敢亂叫,再不老實時,一頓亂棍就打死了你。」

  爭家產不得殺死親父,這話如一個炸雷,猛轟在龐玉泉頭頂,他一時也不知哪來那麼大力氣,一掙之下,竟把繩子掙斷了,猛地站了起來,大叫道:「不是的,是他們害。」話沒說完,腦袋上卻又重重的著了一棍子,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第二日縣衙升堂,龐誠遺孀金氏狀告龐玉泉為爭家產不得而殺死親父,龐玉泉竭力辨解,但所有證據都對他不利,在他身上,搜出一份假冒龐誠之名寫的遺囑,說是要把所有的家產全部給他,把金氏母子趕出去,這是他要爭家產的鐵證,龐玉泉完全不知道這份遺囑哪裡來的,但卻是有口也說不清,牆外的短梯是一個證據,他是龐家長子,要回來為什麼不光明正大,而要半夜三更翻牆呢,插在龐誠胸口的刀是另一個證據,張麻子做證,刀是頭天龐玉泉在他輔子裡買的。

  因後母金氏忌恨,龐玉泉在家中一直呆不住,本來是在縣中輔子裡做事的,是龐喜偷偷到縣城,說他爹帶信給他,他爹快要給金氏母子折磨死了,要他夜裡偷偷的回去,制服金氏母子,再召集族人休了金氏,把住家產,龐喜會和他裡應外合,因此龐玉泉才依言回去,並在三更後等龐喜的短梯翻牆進院的,龐喜應該說是最重要的人證,然後龐喜到堂上,卻說他從未進過縣城,那夜還喝醉了在床上大睡,什麼給龐玉泉遞短梯裡應外合的事,全是龐玉泉胡編的。

  龐玉泉因為急怒,腦子裡一直是亂哄哄的,但聽了龐喜的話,他一下子就清醒了,所有這一切,都是金氏母子的計策,他是長子,雖然金氏母子趕得他在家中立足不住,但到龐誠百年之後,家產一定有一半是他的,那會兒金氏再潑再悍也沒有用,族中自有公斷,金氏母子想獨霸家產,所以買通龐喜,給他設下了這個套子。

  鐵證如山,龐玉泉百口莫辨,以手殺親父大逆不道罪,判處極刑:斬。

  打入大牢,朝庭批復後便可處刑,龐玉泉在牢中日夜泣血喊冤,卻也是喊天不應,喊地不靈。

  這天子夜時分,死囚牢中來了個人,這人整個身子罩在一張大披風中,看不到頭臉,只是感覺得出這人身形比較高大。

  這人由牢頭引著,沿著死囚牢一排排看過來,到龐玉泉前面,這人忽地停住了。

  龐玉泉已是萬念俱灰,躺在爛草從中,只是望著牢頂發呆,對身邊的一切都視若不見,但這人的眼光有若實質,龐玉泉竟給他的眼光刺醒了,情不自禁扭頭看去,他看到了一對眼睛,牢中昏暗,這人的眼光卻象刀鋒般閃亮。

  龐玉泉給這對眼光盯著,竟是呆住了,一時間什麼也不能想,牢頭把門打開,那人走進牢中,到龐玉泉面前,直到他伸出手抓向龐玉泉的手,龐玉泉才猛醒過來,心中不由自主的有些害怕,忙要縮手時,那人的手卻是快若電閃,一下扣住了他脈門,隨即便有一股寒流沿著龐玉泉手臂衝向他體內,那股寒流是如此的冷,龐玉泉忍不住慘叫起來,不過那人只一下就鬆開了他的手,寒流也倏忽不見,龐玉泉慌忙縮手,驚恐的看著那人,那人也看著他,不住的點頭,眼中滿是喜色,口中喃喃:「七陰絕脈,七陰絕脈,絕對錯不了。」

  「什麼七陰絕脈?你是什麼人?」龐玉泉驚恐的問。

  「我是可以救你的人。」那人看著龐玉泉:「不要怕,明天晚上我會再來。」那人說著,轉身走了出去。

  這人出牢門的時候,也許是因為心中激動,斗蓬在牢門上掛了一下,臉露了出來,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對面死囚牢中一個死囚正好看到,那死囚是個獨眼,僅剩的那隻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張了張嘴,不過並沒有叫出聲來。

  那人出去,獨眼死囚立時擠到牢門邊,對龐玉泉叫道:「龐老弟,你有救了。」在死囚牢中關了這些日子,彼此間都熟了,邊上幾間牢房的死囚都認得龐玉泉,龐玉泉也大致能把他們認出來,知道這獨眼叫海大鵬,他還有些呆呢,那人臨走時的話讓他想不通啊,聽海大鵬又是這麼說,便道:「海大哥,你為什麼這麼說,你認識剛才那人嗎?」

  「你不認識?」海大鵬有些怪異的看著他。

  「我不認識。」龐玉泉眼前又浮現出那人如冷電般的眼睛,確定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對眼睛,搖了搖頭。

  「倒怪了,你不認識他,他為什麼來找你。」海大鵬自己嘀咕一聲,道:「那人是宋大俠啊。」

  「宋大俠?哪個宋大俠?」龐玉泉一臉疑惑。

  「還有哪個宋大俠,花江六君子之一的宋朝山宋大俠啊。」

  「宋朝山宋大俠?」龐玉泉一下子驚呼起來。這裡已是花江下游,離著花江城有好幾百里,但只要花江左近的人,便沒見過花江六君子,也一定聽說過,龐玉泉自然是聽說過的,所以驚呼起來,他完全無法想象,聲名赫赫的花江六君子之一的宋朝山宋大俠,怎麼會來到這死囚牢裡,並對他說那樣的話。

  「宋大俠跟你說了什麼話?」海大鵬看龐玉泉的樣子不象做假,越發好奇起來。

  「宋大俠說——說什麼七陰絕脈,又說他是可以救我的人,可我從來也不認識他啊。」

  「七陰絕脈?」邊上一個人猛地叫了起來,這是個老頭子,六十多歲了,龐玉泉只知道他姓元,是個郎中,同牢的人都叫他元郎中。

  「七陰絕脈是什麼東西?」海大鵬看元郎中一臉激動的樣子,疑惑的問,龐玉泉也迷惑的看著元郎中。

  「人身經脈,手三陽,手三陰,足三陽,足三陰,共是六陰六陽,世間之人,大抵如是。」元郎中說到這裡,捋了捋亂七八糟的灰鬍子,道:「但偶爾也有例外,就是那閏年閏月閏日閏時所生之人,會感染四閏之氣,如果出生之時,母親恰巧又身當大悲或大喜,靈竅大開,四閏之氣便會因竅而入,則胎兒的經脈就會有變化。」

  「難道會多出一條?」海大鵬有些不太信他的話。

  「不是多出一條,是有一條會變。」元郎中搖頭,道:「至於具體哪一脈會變,要看懷胎女子的情緒,那憤怒到極點的,陽火聚積,胎兒便會多出一條陽脈,或手或足,為七陽五陰,這樣的胎兒,在醫家稱為七陽絕脈,若是悲苦到極點的,陰氣凝結,則會多出一條陰脈,七陰五陽,稱為七陰絕脈。」

  「給你說得神乎其神的。」海大鵬眨巴眨巴眼睛,轉眼看向龐玉泉,他還是不信,但龐玉泉卻點了點頭,道:「我還真是閏年閏月閏日閏時生的,所以我的小名兒就叫閏生,而且聽我娘說,生我之時,恰好得到消息,說外婆家遭洪水,外公外婆一家七八口全遭了難,娘生我本來還要些時日,聽到這消息一著急,我就落地了。」

  「那就是了。」元郎中興奮的一擊掌:「你身上一定是七陰絕脈。」說著雙手亂搓,似乎很想來搭搭龐玉泉的脈,只是中間隔著過道,手伸不過來。

  「還真有這樣的怪事啊。」海大鵬這會兒終於信了,鼓起一對水牛眼對著龐玉泉上看下看,似乎看不出什麼,扭頭對元郎中道:「七陰絕脈的人怎麼樣,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這個從外表看不出什麼。」元郎中捋著鬍子,道:「七陽絕脈之人,血氣特別暴烈,醫書記載,七陽絕脈之人若遭遇斬首,而心有冤屈的話,其血可以噴出三丈餘高,七陰絕脈之人則相反,其氣血陰寒凝鬱,若心有冤屈而遭遇斬首,會頸血倒流,凝結於五臟之中。」

  「你是說他砍了頭不流血?」海大鵬眼珠子差點鼓了出來,怪異的盯著龐玉泉看,那情形,似乎恨不得現在就斬了龐玉泉的腦袋來試一下。

  元郎中搖搖頭:「醫書所載,到底是怎樣的,老朽也不清楚。」

  龐玉泉給海大鵬殺豬似的眼睛看得極不舒服,回身重又躺下,又想到宋朝山的話,想:「他真的是宋大俠嗎?他說能救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可是我跟他無親無故啊,他憑什麼要救我?」心中輾轉,卻又想到七陰絕脈上來,想:「宋大俠好象是在找七陰絕脈之人,我如果真的身有七陰絕脈,宋大俠因了這一點,可能會救我,但宋大俠找七陰絕脈之人做什麼?」想了半夜,怎麼也想不明白。

  第二日夜間,那人果然又來了牢中,但奇異的是,那人來時,牢中所有的人都昏睡了過去,元郎中不停的說夢話,海大鵬的呼嚕聲則是有若雷鳴。

  花江六君子是花江名人,龐玉泉雖然無緣結交,但也遠遠看過兩眼,昨夜沒留意,這夜那人來時,龐玉泉便細看了兩眼,果然是有些象宋朝山,但還不敢肯定,見那人今夜的眼光似乎頗為和氣,便大膽問道:「請問大俠是宋朝山宋大俠嗎?」

  「是的。」宋朝山見龐玉泉認出了他,點了點頭,索性將斗蓬放了下來,露出頭臉。

  得到確認,龐玉泉驚喜交集,猛地拜倒,泣聲道:「宋大俠,我冤枉啊。」

  「我知道。」宋朝山點頭:「我就是因為這個才來找你的。」

  「宋大俠是特地替我來伸冤的?」龐玉泉狂喜。

  「我本來有這個想法,但遲了一步。」宋朝山搖了搖頭:「你知道我昨夜做什麼去了嗎?我去找你的後娘和那奸僕龐喜去了,本是想抓了他們,審出實情,以洗你的冤屈,但昨夜我去,你後娘母子和龐喜卻都死了,就是死在昨夜,後來我聽其他僕人說,好象是龐喜爭功,多要銀兩,你後娘母子不肯,起了爭執,你後娘母子都為龐喜所殺,但龐喜卻也給你弟弟臨死前刺了一刀,也死了。」

  「啊。」龐玉泉一下子呆住了,也不知是悲是喜,愣了好一會兒才道:「那我的冤屈豈非永遠也洗不清了。」

  「死無對證,確實是再無辦法了。」宋朝山遺撼的搖頭。

  「可是要我揹著殺父的惡名去死,我不甘啊。」龐玉泉大哭起來。

  「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什麼?」龐玉泉猛抬頭:「宋大俠,你另有辦法替我伸冤是不是?」

  「是。」宋朝山點頭:「但要看你自己願不願意。」

  「我願意。」龐玉泉再次叩下頭去:「只要能洗去殺父的罪名,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很好。」宋朝山看著他:「有一個辦法,雖然不能保得你的性命,但可以洗刷你的罪名,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冤枉的。」

  「是什麼辦法?」

  宋朝山略略停了一下,看著龐玉泉眼睛,道:「你可能不知道,你體質非常獨特,體含七陰絕脈,帶有這種體質的人,如果身受重冤而受極刑,則氣血會凝聚於五臟之內。」

  「元郎中說的果然沒錯。」龐玉泉點頭。

  「元郎中?」宋朝山眼中射出疑惑之色。

  「他就是元郎中。」龐玉泉向還在說著夢話的元郎中一指,道:「他說我這種七陰絕脈體質的人如果被冤斬首,頸血會倒流。」

  宋朝山眼光刀鋒般的在元郎中臉上一掃,夢中的元郎中似乎也給他的眼光嚇著了,竟一下停止了說夢話,大張了嘴巴,露出焦黃的牙齒,一隻蒼蠅飛過來,停在他左邊的門牙上,昏暗的牢房裡,蒼蠅的屁股在他牙齒上反射著淡淡的綠光,形成一種特異的景觀。

  「不僅僅是頸血倒流而已。」宋朝山將眼光收回來,看著龐玉泉:「頭雖斷,但氣血凝於五內,一口冤氣便可久久不散,而成厲鬼。」

  「厲鬼。」龐玉泉驚呼一聲,但臉上的驚惶隨即就僵住了,慢慢變成一種慘痛的神情,點點頭道:「變成厲鬼也好。」

  「不是變成厲鬼也好。」宋朝山搖頭:「對你來說,變鬼是你替自己洗刷冤屈的惟一辦法。」

  「變鬼來喊冤嗎?」龐玉泉看著宋朝山,不明白。

  「是。」宋朝山點頭:「變鬼託夢,給判你極刑的懸令,給所有你相熟的親朋戚友,四鄰八舍,而如果你的冤氣夠強悍,甚至可以抓了龐喜和你後母他們的魂魄來,逼他們也託夢給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得了相同的夢,自然不信也要信,也就知道你是冤死的了,你的冤屈也就洗刷了。」

  「這樣就太好了。」龐玉泉興奮的叫:「我情願變鬼。」

  「但並不是有七陰絕脈就一定能保得魂魄不散。」宋朝山忽地又給他潑了一瓢冷水:「魂魄若散了,一口冤氣只能去閻羅殿,想託夢卻是不能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